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恋爱

29.8万浏览    42230参与
星座每日运势嗨翻你

星座每日点评嗨翻你2022/01/20

星座每日点评嗨翻你2022/01/20

樱酱的鲱鱼罐头🐟

契合 和宋亚轩恋爱的300天

写给我的洁洁乖乖。

日记形式

2021背景

(二)

_ _ _ _ _ _ _ _ _ _

2021 9.30  多云

    运动会将至,各种各样的事落在我头上,她虽然帮了我很多但是还是觉得烦躁的慌。我问她国庆有什么安排,因为上次的缺席再次提出去重庆的提议,她犹豫了。说来她很久没提过那个叫宋亚轩的男孩了,比起去重庆看风景,我其实更好奇那个叫宋亚轩的。

    今天听了学姐的英文版学...

写给我的洁洁乖乖。

日记形式

2021背景

(二)

_ _ _ _ _ _ _ _ _ _

2021 9.30  多云

    运动会将至,各种各样的事落在我头上,她虽然帮了我很多但是还是觉得烦躁的慌。我问她国庆有什么安排,因为上次的缺席再次提出去重庆的提议,她犹豫了。说来她很久没提过那个叫宋亚轩的男孩了,比起去重庆看风景,我其实更好奇那个叫宋亚轩的。

    今天听了学姐的英文版学月总结,真的觉得自己还是差好多!!那天和她写稿子的时候突然发现“ song "是宋的拼音,我悄悄咪咪看了一眼她,其实我一直都在想宋亚轩是怎样的人,不如我试着相信相信她,毕竟傻人有傻福。

    音乐不会骗人,这是我俩都相信的。


2021 10.2   小雨

    我俩达成了共识,等这两天忙完运动会的事,就去重庆玩几天。我在运动会的宣传海报上添了一部分小告示,大概也就是召集一下歌曲。我在最后写“ love is song "

    期待和她去重庆。


2021 10.3   多云转晴

    我们终于启程,她笑我不是去旅游的,到像是去相亲的。我带了两箱子的裙子和各种配饰,还有化妆品。她说我这行头都可以去重庆定居了。其实她要是愿意,我们可以在重庆定居。就是她不要嫌山城太燥热,我怕我交不起电费。她笑我们可以AA,我哪里舍得让她出钱。

    深夜我问她关于宋亚轩,她只是回应阿宋是个很好的人,我瘪了瘪嘴,她见我那么好奇也只是说你早晚会见到的。

    我默默的嘀咕说是哪百年的早晚啊。



筱熊baby

【原创】明月星光🌟第二章

原创勿抄/勿换头/长篇小说青春校园爱情辣~


❤️

致那些青春那些单纯的美好。


❤️


[图片]

很有感觉的公交站~



❤️


“你,你说啥?”

我下意识后退了一下。

他又靠上来。

“我说,我喜欢你,童晓玥。”

还没等我做出反应,下课铃就响了。


也许是杨嘉星害羞了,也许是我的沉默不语让空气尴尬了。

这下课铃就跟解放号角一样,杨嘉星罕见的飞奔出操场,连留恋都没留恋一下,

蹭的一下可逃跑了。


韩宇慢了半拍之后也飞奔出操场。


后来我问杨嘉星时,他是这么说的:

“赶着上课嘞~”

切,我真信🙄️

更何况那节课是语文……

撒...



原创勿抄/勿换头/长篇小说青春校园爱情辣~


❤️

致那些青春那些单纯的美好。


❤️


很有感觉的公交站~



❤️


“你,你说啥?”

我下意识后退了一下。

他又靠上来。

“我说,我喜欢你,童晓玥。”

还没等我做出反应,下课铃就响了。



也许是杨嘉星害羞了,也许是我的沉默不语让空气尴尬了。

这下课铃就跟解放号角一样,杨嘉星罕见的飞奔出操场,连留恋都没留恋一下,

蹭的一下可逃跑了。



韩宇慢了半拍之后也飞奔出操场。



后来我问杨嘉星时,他是这么说的:

“赶着上课嘞~”

切,我真信🙄️

更何况那节课是语文……

撒谎也不先打打草稿。




自从那次大冒险,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直到我们两个猖狂到被班主任发现了。。。



那次都怪杨嘉星!

美术老师上课给我们播电影呢,

他就非要在底下拉我的手,

我拒绝他,他就用他的狗勾眼盯着我。



我也不想妥协的,可是他对我撒娇耶……

于是我就把我的手悄悄递给了他,

他的右手牵住我的左手,

我们两个手心都出汗了还不分开。



但是我们两个专心于“看电影”,丝毫没有看到老班就趴在窗户上,



【死亡凝视】




so……en……当我下课被老班叫到办公室时,我还是懵逼的。

我做错什么了么?

我上次周测不是考到班级前十了么?

我最近也没犯错啊?

我也没得罪老班啊?



一瞬间我想了种种原因,

可就是漏掉了杨嘉星。



我故作镇定的走到办公室门口。

打开了门。



“报告。”

“进。”



“出来说吧。”

老班带着我来到了学校的天台,知道她要说杨嘉星的事时,我突然有些感激她。



这事要是被其他老师听到,她们可没老班那么开放,

有一些还是老教师,你一嘴我一嘴的会把我淹死的。



“晓月,我知道你已经在青春期了,也是大姑娘了,上一次的周测你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因为你是女孩子,我觉得给你说会比较好,杨嘉星这个孩子,是初二新转来的,你知道他为什么转学么?”



说实话我有问过他,但是他好像不愿说,我也就没强求。



“那杨嘉星他为什么转学啊。”



老班顿了一下,

“杨嘉星他在小的时候就被爸爸带去武术馆学武术,练就了一身本领。”

“有一天,他所在的班级失了火,原因是

他和他的几个好朋友在班里实践课上用火柴时不小心把窗帘点着了,后来虽然灭了火,但还是违反了校规,杨嘉星一口咬定是自己不小心弄的,于是就被开除了。”



“我跟嘉星的妈妈认识,嘉星妈妈希望把嘉星转到我们樱花一中我们初二(1)班,希望他从新开始,做回那个阳光的大男孩。而我也看出来了,杨嘉星确实做到了。来的第一天他就准备好从新开始了。”



“晓月啊,老师给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说,别影响学习,以后争取考上同一所高中,平时好好的,老师我不反对。”



“嗯,谢谢老师。”

我微皱的眉头一松,向老师咧嘴笑。



我与老师聊了一会就回去了。





我一回班就又被杨嘉星拉出来,



“你有事没童童?老班有没有为难你?她为啥不找我谈话啊?是不是故意的?我现在就去找她!”

“诶!没有没有。”



我暂且不计较他叫我童童那么肉麻的称呼,

“没有,老班给我讲了你的事,对于咱俩,她不反对。”



“都告诉你啦。”

“嗯,都告诉我啦。”

我以为他会给我解释什么,结果他想了想之后担忧的问我:“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傻啊。”



“嗯……不会啊,你很勇敢呀,要为我们的嘉星小盆友点赞👍!”

“嘿嘿”

杨嘉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突然又反应过来

“诶,不对啊,你才是小朋友!”



我见状不妙连忙逃回班里坐到座位上,

对着冲过来的杨嘉星语气平稳,

“杨嘉星小朋友,请你,做回座位,我们要,上课了。”



杨嘉星揉了一把我的头心满意足的做到了座位上。



“诶,发型!我的发型!”

我拿手撩了撩根本不存在的空气刘海。

杨嘉星但是对我的一系列操作习以为常,

倒是宗紫妍倒是被我逗的够呛,

“邪恶”的笑声不停了,



我报复性的转过身子去挠她的痒痒肉,我们两个又闹开了。



杨嘉星一把把我捞回来,

“干嘛,闺蜜的醋也吃啊~”

明明脸都僵了,还是找借口,

“滚你丫的,没看见物理老师来了么。”





……………………………………


物理老师的课好漫长啊……

这我跟本听不懂啊,根本不听好阀。

我只好转头欣赏杨嘉星的侧颜,



嘿嘿嘿,

认真学习的嘉星最帅了……



“咳,童晓玥!起来这个公式是由哪个基本公式推理出来的?”



我蒙b的站起来,

一脸茫然。。。。。。。



“V=s:t”

杨嘉星在底下用书挡着嘴偷偷提醒我。



“啊……那个……V=s:t……”

“坐下吧,下次上课用心听。”

“啊……哦……”



呼……差点就芭比Q了!

想到这,我感激的看了一眼杨嘉星。



耳边传来的是杨嘉星咬牙切齿的声音

“童晓月,用,心,听。”

切,

白瞎我的感激。




下课之后我去找了物理老师,回来就一下子趴到桌子上,无精打采的。



“咋啦小猪。”

我抬头,哦,杨嘉星啊。

不过除了他也没人会叫我猪了。



我勉强抬起眼睛看了看他,

“哎呀……物理老师让我把这道题学会了放学之前给她讲,这我上课都没听懂诶……”



我向我面前的纸抬了抬头,眼珠一转,

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嘉星~你给我讲讲呗……”

“为啥。”

“这还问为啥?”

“嗯,还有问题,有啥好处?”



“嗯……你要是不给我讲了,我就要放学留下来,我留下来就没人陪你一起坐公交,没了我陪你,你不孤单么?”

“嗯……好处呢?”



我白了他一眼。直男。



“满足我一个要求。”

“好!女子一言,万马难追!”

杨嘉星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勾了勾嘴角。






什么?你问我之后发了什么?哎,就是他把我教会了,我成功的按时放学,成功陪杨嘉星一起回家(我们两家上下楼)。



至于那一个要求嘛,杨嘉星说他还没想好,容他想想再告诉我,切,真准备好好坑我一笔,完蛋玩意儿……












——————————❤️——————————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啦,第一次尝试原创,家银们多多支持哈🙏


让我看到你们的小红手❤️个小蓝手🔵

感谢🙏观看


一张免费的粮票就可以康康一张我jio的很有感觉的昏暗小路~爱你们~


🌚谢谢😁







爱意葬于黎明

冰糖葫芦

     两个人的关系就像冰糖葫芦,入口是细腻的甜,在糖化了之后就只剩下酸涩的山楂。受到重重阻碍的恋爱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但肯定不是掉眼泪。

      我有一个闺蜜叫甜,我亲眼见证她和吴从陌生到情侣,怎么说呢,她们两开始是令人羡慕的小情侣,整天腻腻歪歪,打打闹闹,时不时秀一波狗粮,的确是小情侣该有的样子,我们也由衷的为他们感到开心和祝福,记得秋游的时候,他们的眼神和举止都透露出甜蜜二字,大家都发出来单身狗的哀嚎,哈哈哈,他们一定要长长久久呀!...


     两个人的关系就像冰糖葫芦,入口是细腻的甜,在糖化了之后就只剩下酸涩的山楂。受到重重阻碍的恋爱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但肯定不是掉眼泪。

      我有一个闺蜜叫甜,我亲眼见证她和吴从陌生到情侣,怎么说呢,她们两开始是令人羡慕的小情侣,整天腻腻歪歪,打打闹闹,时不时秀一波狗粮,的确是小情侣该有的样子,我们也由衷的为他们感到开心和祝福,记得秋游的时候,他们的眼神和举止都透露出甜蜜二字,大家都发出来单身狗的哀嚎,哈哈哈,他们一定要长长久久呀!

       可是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老师发现了不对,他把吴叫过去质问“你娃儿是不是早恋了?”,吴否认了,两人迫不得已开始避嫌,甜受不了这种装作不认识的氛围,但是吴还要有未来,两人在学校就收敛了几分,你以为就这样平静下去了吗?不,在班主任查监控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两人的亲密行为,他把那段视频发给了吴的妈妈,吴的妈妈放学时愤怒的拉走了吴,对吴提了非常多的要求,吴似乎快崩溃了,此后两人便不断发生矛盾。

         一次出游,当时还不算太晚,吴的妈妈便开始催促吴回家,不然吴的下场会很惨,可是甜不想让吴走,就又耽误了一点时间,时间越来越晚,吴越来越没了耐心,他提出打个车让甜回家,可甜要他送,好巧不巧,这附近没有车可以骑,吴崩溃了,第一次对甜发怒,很吓人,眼睛布满了血丝,脖子上青筋暴起,用拳头重重锤在墙上,甜上去拉他,他却甩开了甜的手,想来是真的生气了吧?他把校服,钥匙,手机什么的都摔了,甜帮他捡起了,他又摔,在甜半夜向我哭诉时已经是凌晨了,我应该劝分吗?算了吧……

          没过多久,吴主动道了歉,两人和好如初,我感到很欣慰,但是……矛盾多了总归是不行的,每一片雪花都会是雪崩的造成,有一段时间他们天天吵架,吴也经常骂脏话,表示对甜的不信任,不想管他了,他说过很矛盾的话“你以后别和我讲你们这些事了,我不想听,也不想管”“我是你男朋友,你不给我说?我是你男朋友还是他是你男朋友”我表示十分不理解,可是也不好多说什么。

           每一次的矛盾,每一次的道歉,很多时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吴的发泄,甜的委屈,真的会长久吗?希望我们都能奔赴最好的彼此……

素墨

【源霖】故恋②

勿升正主


勿升正主


剧情玛丽苏


              夜幕降临,给整个世界穿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张氏集团的十八楼ceo办公室里正发生着一场明争暗斗————


          “张真源!你别不识好歹!”路希希冲着张真源大吼大叫,看得出她很愤怒,茶杯碎在...




勿升正主


勿升正主


剧情玛丽苏



    


              夜幕降临,给整个世界穿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张氏集团的十八楼ceo办公室里正发生着一场明争暗斗————



          “张真源!你别不识好歹!”路希希冲着张真源大吼大叫,看得出她很愤怒,茶杯碎在地上,文件也散落的到处都是,这个办公室凸显出说不出的狼藉。张真源自顾自的坐在原位办公,就像这一切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张真源!妈说了!你必须要娶我!你不能再跟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人在一起了!”张真源头也不抬的敲着键盘,终于在听到“没有价值”的时候猛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路 希 希 !,婚约 ,是你们自己定的 ,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也没有问过我的意见,而且,他不是我妈!我妈只有一个但已经走了!最后!你才是那个最可笑,最没有价值的人!今天的事情我不与你计较,希望你好自为之!”说完张真源关闭电脑扬长而去,办公室里只剩下一个气到快不能呼吸的“疯子”



         当张真源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只有霍妈在等他。


        “少爷回来啦~”霍妈迎了上去,帮张真源把外套挂了起来


       “贺儿呢?”张真源四处张望急切的眼神流露出来


       “先生已经睡了,他让我交代几句话,该做的都做完了,今天有些不舒服,先睡了,明天一定调整好”听着这些捎带恳求的话语,张真源不禁心痛起来,是啊,上辈子这些…都习以为常啊…


        张真源蹑手蹑脚的来到了贺峻霖的房间,刚开门就有一股寒气逼得他连退几步,张真源推门进去只见床上有一个紧紧缩在一团的小丸子,天冷了,要不是这次张真源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贺峻霖的房间是没有地暖的,冬天冷的要命,而又背光,贺峻霖身子薄弱,正因如此落下了一身的病可他从未抱怨过,这样的屋子就算张真源这身强体壮的住一天都会受不了,上辈子,就是这样的屋子贺峻霖却足足住了七年。


       现在张真源只觉得眼前这人被自己折腾的可怜,他将贺峻霖抱起来,可能是这人真的有些不舒服睡得熟没有醒,又或者是张真源的胸膛太温暖,使得这人就算睡着也下意识的往里靠了靠,相反,张真源的卧室宽敞明亮冬暖夏凉,无论谁住都是一种享受的存在,他将贺峻霖放进柔软又暖和的被窝,没过多久自己也睡下了,可能是太舒服了,贺峻霖的呼吸渐渐平稳,深重,而张真源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眼前这个人,终是自己伤的太多了——



          一缕阳光穿过窗户散落在贺峻霖的脸上,这梦中的美人,醒了


           贺峻霖感觉到了环境的不对劲,少说自己在哪个房间住了也有一年了,怎么可能会有阳光呢,怎么可能这样温暖…霎时间,他感觉到了这个房间除了他还有第二个人在呼吸…顿时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慢慢回过头果然是张真源那张又喜欢,又害怕的面孔。


       吓得贺峻霖一哆嗦,起身道歉,浑身冷汗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可能是梦游了,你相信我,我错了…我这就走,这就走…”贺峻霖慌慌张张的就往床下跑,此时传来张真源那属于清晨的声音,可能是没睡醒声音略显沙哑


        “说过了没有!说够了在陪我睡会儿——”说着又一把将贺峻霖揽了回来,话说贺峻霖也没有睡醒加上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一觉了,一股困意钻了上来,张真源一手搂着他得腰,把脸靠在贺峻霖的肩上,呼吸声在贺峻霖耳边回荡,贺峻霖心脏乱死了,砰砰砰跳个不停,脸也红到了极致

话说这是结婚以来,他们第一次同床共枕吧。





            睡吧,把我藏进你的梦,永远不要醒来——————

随便L

再也不见 第五章

再也不见 第五章 

作者:随便L 

车继续往前开,渐渐上了山。看着渐渐变暗的天空,我好像明白为什么要来这里了。秦晸皱着眉的看向前方,这么难看的表情在他面容姣好的脸上居然这么迷人。怪不得都说是别人家的孩子呢,还真是方方面面都这么出众。 

“别看了,到了。”秦晸开口。 

“你长得是真帅啊,是个小姑娘都会被你这张脸迷倒的吧。”我逗趣道。 

“哦?是吗?包括你吗。”秦晸毫无情绪的说。 

秦晸这人还真是让人无奈和恼火,很多话都能噎我。其实我真的是个没什么感觉的人,十六年来,自己一个人做着不属于自己的事,早就没有感情了。 ...

再也不见 第五章 

作者:随便L 

车继续往前开,渐渐上了山。看着渐渐变暗的天空,我好像明白为什么要来这里了。秦晸皱着眉的看向前方,这么难看的表情在他面容姣好的脸上居然这么迷人。怪不得都说是别人家的孩子呢,还真是方方面面都这么出众。 

“别看了,到了。”秦晸开口。 

“你长得是真帅啊,是个小姑娘都会被你这张脸迷倒的吧。”我逗趣道。 

“哦?是吗?包括你吗。”秦晸毫无情绪的说。 

秦晸这人还真是让人无奈和恼火,很多话都能噎我。其实我真的是个没什么感觉的人,十六年来,自己一个人做着不属于自己的事,早就没有感情了。 

“呵呵。我哪算小姑娘啊。”我尬笑回应。 

秦晸不再理睬我,把车停好后,拉着我继续往上走。再往上看来是没有让车走的路了,我抽开自己的手,跟秦晸保持着一段距离继续走,秦晸倒是也完全没有什么反应。 

虽然是夏天,但现在天色已经有点晚了,而且我们还在山上。今天穿的格外单薄的我确实是冷得不行了,心里有无数个后悔闪过。我斜眼看着秦晸,忘了什么时候,他搭在我身上的衬衫被他拿回去穿在身上了。 

“冷了吧,赖我没有说,衬衫你穿。”秦晸边说边把衬衫脱下来递给我。 

这人还真是又讨厌又贴心。现在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T,也不知道他冷不冷。秦晸走的也是不快,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等我。 

虽说我长着一米七几的个子,但初三后也是再也没有怎么动过了,体育素质实在是跟不上。这山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没有尽头一样,累得我起了一层薄汗,有一阵阵小风吹过,让我很不是滋味,总觉得肯定得感冒。 

“秦棘。”秦晸说着已经走到我身边,一把把我横抱起来。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进入了他的胸膛。我刚开始很想挣扎,但是秦晸把我固定的很死,我自知我也没力气走下去了,便任由他抱着。 

秦晸的胸膛很宽阔,贴着他也暖和了不少。明明已经睡了很多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累的,我往他怀里挪了挪,闭上了双眼。 

 

PS: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允许请勿搬运抄袭,一经发现严惩不贷!

春树

祺鑫:太阳①

    我的太阳是最耀眼的

    起码在我心里是最耀眼的

————————————————————

    “同学们,今天是我们齐盛学院的毕业典礼,我们在齐盛学院,一同度过了四年的光阴,我们经历了痛,苦,泪水,汗水,我们都经历过去了,大学的门府虽然不能为我们每一位同学开放,但我们,也曾是为青春拼过一次的菁菁学子,我们的青春没有遗憾,没有后悔……”


    校长在台上激昂的演讲着毕业致辞,丁程鑫看着台上的马嘉祺开始发了愣,那...

    我的太阳是最耀眼的

    起码在我心里是最耀眼的

————————————————————

    “同学们,今天是我们齐盛学院的毕业典礼,我们在齐盛学院,一同度过了四年的光阴,我们经历了痛,苦,泪水,汗水,我们都经历过去了,大学的门府虽然不能为我们每一位同学开放,但我们,也曾是为青春拼过一次的菁菁学子,我们的青春没有遗憾,没有后悔……”


    校长在台上激昂的演讲着毕业致辞,丁程鑫看着台上的马嘉祺开始发了愣,那是他喜欢了四年的男孩子,在他刚踏进齐盛学院时,在他的眼里,第一眼就是这个男孩子了,就是马嘉祺,马嘉祺很温柔,帮他搬东西,帮他买水,帮他辅导功课,帮他值日,在这四年里,两个人三年都在同一个班级里,丁程鑫无时无刻都在注意着他,但马嘉祺似乎对每个人都是这样,那么温柔,每一帧的微笑都刻在他心里,一直循环播放,是马嘉祺救赎了丁程鑫,是太阳,是光,是他唯一的心之所向。


    “接下来有情学生会会长马嘉祺进行毕业致辞…”


    台下的人群开始鼓掌,马嘉祺扬了扬嘴角,开始了他的演讲。


    丁程鑫就这么一直盯着,盯着他的太阳,就这么一直看着,直到马嘉祺演讲完,察觉到了丁程鑫的眼神,对视了一眼,笑了一下,下了台。


    为什么要对我笑…


    毕业典礼结束后,大家都在一旁拍照纪念,但还都不能离开,因为毕业照还没拍,马嘉祺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来找丁程鑫,等人群散开,丁程鑫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眼睛无神的盯着地面发呆,直到马嘉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怎么了?怎么心不在焉的?不舒服吗?”


    “没…没有,祝贺啊,毕业了,你应该能上很好的大学吧”


    “嗯…还没决定,分数还没下来嘛,问这个干嘛?”


    “就问问,没什么”


    “我在同学那里借了相机,拍个照呗?”


    丁程鑫对着马嘉祺笑了笑“好啊”


    丁程鑫和马嘉祺站在一起,马嘉祺的手搭在丁程鑫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持镜,拍下了他们的第一张合照。


    “这个照片…可以留给我作为纪念吗?”


    “当然可以啊”


    这时,有人在背后喊“马嘉祺!老师叫你过去!”“好!马上来!”


    “你先去吧,学校的事情重要”


    “好,等会儿一起拍毕业照”


    “好”


   马嘉祺走后,丁程鑫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拍毕业照时,丁程鑫站在第三排,马嘉祺站在第四排,丁程鑫的眼睛直视着前方。


    拍完照…我们是不是就要分别了,再也见不到了…


    拍完照,同学们就四散回家了,马嘉祺站在第四排,看着丁程鑫的背影,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谁又知道呢…


    过了几天之后,毕业照分别寄到了各位同学的家中,丁程鑫拿到毕业照之后,不是先看自己,而是看站在第四排的他的太阳,马嘉祺。


    但他却发现,马嘉祺拍照时没有看着镜头,而是看着,丁程鑫。


    丁程鑫手中拿着他们毕业时拍的合照,心里一直在想着他的太阳。


    马嘉祺,你会不会…也会喜欢我呢…


————————————————————

    过了几年,丁程鑫从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到处投简历找工作,在他准备投第四份简历的时候,有人给他发来了消息。


    “丁程鑫先生,经过我们仔细查看您的简历之后,发现您符合我们公司的标准,若没有什么疑问,请于11月25日下午两点来其公司面试。”


    下面的署名是“Q·X公司”


    这一次,他一定要成功。

    


    

    

    

    

一碗向日葵.

摘星(祺鑫)

ooc私设

一二年的夏天,马嘉祺拖着很重的行李箱,望着荒凉的路口微微出神。


可能是落差太大,见过了大城市车水马龙繁华喧闹,突然看见这一个小村庄让他有点适应不来。


下午两点钟的太阳烤得人浑身发烫,树荫下的野花却还倔强的挺着,马嘉祺仔细看了看。


那花样子像向日葵,但又不是。


无奈​身处于毒辣的日光下,马嘉祺只能拖着行李往树荫下走走。


树上有蝉,一直叫得聒噪,马嘉祺扣了扣耳朵,身上早已经冒出细汗。


在他发呆的时候,一个年轻女人端着块西瓜走了过来:


“小伙子长的真俊啊,渴了吧,吃块西瓜。”​


北方方言很浅显,即使不会说意思也能听明白。


马嘉祺...


ooc私设

一二年的夏天,马嘉祺拖着很重的行李箱,望着荒凉的路口微微出神。


可能是落差太大,见过了大城市车水马龙繁华喧闹,突然看见这一个小村庄让他有点适应不来。


下午两点钟的太阳烤得人浑身发烫,树荫下的野花却还倔强的挺着,马嘉祺仔细看了看。


那花样子像向日葵,但又不是。


无奈​身处于毒辣的日光下,马嘉祺只能拖着行李往树荫下走走。


树上有蝉,一直叫得聒噪,马嘉祺扣了扣耳朵,身上早已经冒出细汗。


在他发呆的时候,一个年轻女人端着块西瓜走了过来:


“小伙子长的真俊啊,渴了吧,吃块西瓜。”​


北方方言很浅显,即使不会说意思也能听明白。


马嘉祺有些犹豫,看了眼女人。


“哎呀不用客气的赶紧吃吧。”


西瓜应该是刚拿出来,还有些微的水附在皮上,握在手上,丝丝的凉。马嘉祺低头咬了一口。


西瓜很甜。


“小伙子是从哪旮来的啊?”


马嘉祺听了,有些停顿,她应该是问自己从哪里来的吧?


“郑州来的。”


“哎哟,郑州来的,那挺老远哪”女人微微惊叹。


“你在这呆半天了,这儿有没有来接你的人啊。”


“有。”


“叫啥?”


“刘秀英。”马嘉祺啃完西瓜,瓜皮拿在手上不知道从何安置。


女人一把接过瓜皮,扯过他的行李箱。


“先上我家院儿来凉快凉快,你在搁这旮待下去就得中暑了。”


盛情难却,马嘉祺跟着女人进了院子。


院子里有个男人听着收音机,扇着蒲扇,抬头看了他一眼。


“嫂子要接的人是这小伙儿?”


“嗯,我进屋给嫂子打个电话,你给他崴碗水凉快凉快。”


马嘉祺有点腼腆地站在院子里,男人搬了个板凳擦了擦,放在他脚下。


“坐吧。”


“谢谢。”马嘉祺开口。


“就这点儿事儿谢啥啊”男人笑了,“你叫啥名儿啊?”


“马嘉祺”。


“马嘉祺……不错,小伙儿长的也俊。”


马嘉祺低头,将钱递了过去。


男人很不解“你这要干哈”


“刚刚吃了你家的瓜。”


“就那点瓜算啥啊,你收回去。”


“家教严。”


不善言辞的少年用这轻飘飘的三个字让这钱添上了很沉的重量。


男人笑了笑,无奈地开口“瞅瞅你这孩子真是,吃瓜又没啥。”


男人收下了钱,转身去了屋里,马嘉祺就四处张望


一个不算大的院子,鸡鸭鹅狗倒一应俱全,地上也扫的干干净净,只有男人的摇椅还在微微晃。


男人进屋舀了碗水,递给他 。


“等会儿叫嫂子来接你,不用着急。”男人看着他。


马嘉祺点点头,将怀里的吉他抱了紧些。


他马嘉祺是个被遗弃的孩子。


父亲沉迷赌博,在酒桌上一掷千金。​全然不顾公司里的狼藉。


最后剩下的,是被贴满了封条的那个曾经的“家”,和连夜跑路不曾看过他一眼的母亲。


父亲被政府押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嘉祺,转身,走。”


“不要回头。”


不要回来。


于是马嘉祺带上他父亲最后一点家产,来到了这个村子投奔表姑。


他躺在床上,仍旧觉得这一切不太真实。


屋子很小,但干净,整洁,他坐起来,听着壁钟钝钝的声音,疼痛袭来,他再次卷在床上。


其实下午刘秀英过了一会儿就来接他了,他不太适应地坐在电动三轮车上,看着刚刚那个男人拿了兜东西塞给他。


“小伙儿精瘦精瘦的,这也不是啥太好的东西,嫂子你给他拿着吧,补补。”


“哎呀不用,我家也有,他家里人也寄来不少东西。”


“你跟我撕吧啥,给孩子的又不是给你的。”


刘秀英半推半就的收下了。


看着马嘉祺波澜不惊的眼眸,笑了笑。


“走,咱们回家。”


刘秀英开电动车的技术很不好,一路颠颠簸簸,他坐在电动三轮车后的小凳上,小凳也晃得吱呀作响。


“到了。”刘秀英拔下电动车钥匙“以前你爸就搁这长大的。”


这是他的家。


院子空空的,在院门口有一颗很大很老的梨花树。旁边稀稀疏疏地栽了几颗月季。


一个不算大的彩钢房。但是屋内环境很好。


马父是在这个小村庄里长大的,在后来职场得意的时候也不忘修缮老屋。


刘秀英把东西给他放下,简单交代几句,就去忙自己的了。


于是马嘉祺坐在床上。


他从小就有这个怪病,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腹痛,父亲带他到医院全身检查也没检查出个所以然来。


他就这么受着。


也不知道疼了多久,感觉消散,只剩床上挂的风铃叮当作响。


叮 



声音其实很好听,马嘉祺坐起来,原来已经日薄西山,染的远方一片绯红。


马嘉祺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等他收拾完,天也完全黑了,家家灯火阑珊,他开了灯。


低头摆弄自己的吉他。


吉他声音悠悠扬扬,弹吉他的这个少年也眉目如画。


马嘉祺坐在梨树旁,回头看着自己留的门前灯,冰冷而又没有温度。


让他在这个夏天的晚上彻骨生寒。


“嘿!你是秀英婶说的城里来的孩子吗?”


马嘉祺抬头,夜色渐浓,只看见篱笆上趴了一个人,浓浓的夜色让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是小牙却白的发亮。


他怔了一下,从喉咙里憋出了一声“嗯。”


“你弹吉他真ne道哦,真好听。”​


马嘉祺听见,定定地看他,这声真挚的夸赞在他过去的十几年里头一次出现。


他有点不知所措。


“兔崽子!滚回来吃饭了!”


一声女人的怒吼让篱笆上的人抖了一下,又扯着嗓子回道:“知道了!!”


“我是丁程鑫,你叫啥名?”夜色中的少年开口。


“马嘉祺。”


屋子里的女人风风火火地走出来,开了门前灯,作势要去拧丁程鑫的耳朵,而马嘉祺也看见了灯光下丁程鑫红润润的嘴唇。


“兔崽子,你老娘要叫你……”


女人站上来,拧了丁程鑫的耳朵,刚要把他摔下去,却看见篱笆外的马嘉祺。


“这,秀英姐的侄子?”


“嗯呐呗,妈。”丁程鑫护着耳朵,有点不满的说。


“嘉祺没吃饭吧,我这刚做好的,也不是啥好菜,好歹吃点。”女人松了手,丁程鑫趁机从她身后逃脱。


不容拒绝的,女人打开篱笆门,拉着马嘉祺的手就往屋里走。


三人进了小屋,丁程鑫很利落地添了副碗筷,又帮他把饭盛上了。


一副盛都盛了你不吃也得吃的模样。


马嘉祺失言,只能坐着,在动筷子之前说了句谢谢。


很普通的一汤一菜,茄子炖土豆,柿子鸡蛋汤。


马嘉祺不太喜欢吃饭,但是秉着不能浪费的原则,他还是把女人往他碗里夹的菜一点点吃光了。


而他也看清了丁程鑫的样貌,一双杏眼泛着水光,鼻子很高,脸上有两个痣,看着他的时候眼里发光。


丁程鑫一边扒着碗里的饭,一边含糊的说:


“妈你不知道,他弹吉他老好听了,那叫一个绝。”


“是吗!不愧是大城市来的孩子,郑州那边的教育也好!”


女人有点艳羡地说道,她和刘秀英关系比较好,也知道马嘉祺的大概情况。


“而且小伙儿长的也俊,以后娶媳妇儿肯定不用愁。”


“妈,他还小我一岁,娶媳妇儿的事儿肯定远着呢。”


丁程鑫瞟了他一眼 


“是,要是你要有他那模样儿,早八百年都想着娶什么样媳妇儿呢!”


女人半开玩笑地说道,随即便豪爽地笑了起来。丁程鑫也笑了,两只眼睛弯的像天边的月牙尖尖。


马嘉祺也禁不住,跟着轻轻地笑了起来。


不知怎的,他感觉到了以前没有的温暖。


这种温暖潜滋暗长,缓缓铺在他心底。


吃过了饭,几个人在院子里乘凉,女人摇着扇子,看着丁程鑫往地上撒小米,哄得一群鸡在他脚旁咯咯叫不停,女人就趁机问他。


“你妈上哪儿去了?”


马嘉祺沉默了


自从他看着母亲转身离去后,他就明白,自己再也没有母亲了。


女人忽而噤了声,像是为自己的心直口快感到抱歉,打了个哈哈,说


“啊,没事,你要是不想说你就不说吧…以后”


“她死了。”


马嘉祺突然梗着声音开口。


自从她离开这个家的那一刻起,那个母亲就在马嘉祺的世界里灰飞烟灭。


女人无奈地笑笑,只能躺在摇椅上看着天空。


丁程鑫撒完最后一把小米,雀跃地跳过来,将脚旁的鸡惊地飞了几下。


“妈,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他弹吉他老好听了!”丁程鑫像是感觉到了两个人气氛的微妙“你会弹什么啊?”


“自己写的可以吗?”马嘉祺抬手抹去眼角的微红,抬头问他。


马嘉祺湿漉漉的眼睛就那么看着他,白白净净的皮肤和恰到好处的角度。夜色无边,只是浅浅拂过,想要将他淹没。


丁程鑫咽了口口水。


“自己写的,那可太有才了吧!”女人听了笑了笑,又使劲摇了摇蒲扇,门前灯发出的灯光昏昏黄黄,打在女人脸上。


马嘉祺也笑,起身去拿吉他。


他坐好板凳,抱着吉他,轻轻缓缓的琴声和悠悠扬扬的乐声交织在一起,还能依稀听见几声微弱的蝉鸣,连星星也一起发出快乐的音。


一切又归于平静



马嘉祺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种种,想到男人家里凉凉的西瓜,想到刘秀英电动车的颠簸,想到了今天晚上的那顿饭,想到了扒着饭冲他笑的丁程鑫。


丁程鑫


“丁,程,鑫”


马嘉祺顿顿地读着他的名字。


“丁橙心。”


“你在叫我?”


窗外冷不丁传来一个声音,“我进来了奥。”


马嘉祺惊地爬起来,“嗯。”


丁程鑫走进屋内,环视四周,看着马嘉祺在床上孤零零地坐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晚上蚊子多,我妈让我来给你送蚊香。”


丁程鑫支上蚊香的小铁板,点燃那绕成一圈圈的蚊香,还顺手放了个盘子垫着。


其实屋里好多年没人住了,密不透风,除了阴森森的冷以外,没什么问题。


丁程鑫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听我妈说,你是从大城市来的。”


马嘉祺听了,歪头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道:


“不算是。 ”


“那也和我们这犄角旮旯不一样。”丁程鑫狡黠地笑。


刚入夏,日头虽然有了夏天的毒辣,但夜晚仍旧有着春秋的寒气,丁程鑫冷的打了个寒噤,站起来跺跺脚


“你家也太冷了吧,哎呀妈呀冻死我了。你不觉着冷吗?”


小小少年抱着臂膀,来回搓着一层层的鸡皮疙瘩,马嘉祺感受了一下


“我觉得还好。”


“还好什么还好,你摸摸这床…”丁程鑫直接拉着马嘉祺的手,放在床上,突然被马嘉祺指尖的温度惊了一个寒颤。


“你身上咋这老凉?”丁程鑫开口,一双温热的手覆了上来,他又像自我回答似的“这屋多少年都没住进人了,一点儿人气儿都没有,那可不冷嘛。”


马嘉祺微怔,丁程鑫手上的温度一点一点渡到他手心,他冰凉的肌肤甚至能感受到丁程鑫湿热的手汗。


马嘉祺轻轻缩了一下手,却被丁程鑫的手劲死死摁住,他的指尖轻轻划过冒着寸寸热意的手心。


嘶。


两个人心中都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丁程鑫松了手,脸颊悄悄爬上了几片酡红。贴心的黑夜掩盖住了少年红彤彤的面庞,却掩盖不了少年局促的声音。


“内啥,你家这屋还是得通通风透透气。”丁程鑫边走边环绕屋子,想要转移话题:“你看都没有人气儿,这得好好透透。而且你家这窗纱也挺密,估计蚊子也飞不进来。”说着就一扇扇地打开了窗户。晚风一下子透进来,窗外鸣蝉的声音也真实了很多。


“兔崽子!你死人家屋里了!?”窗外女人的大嗓门传进来,丁程鑫尴尬地干笑了两声:“你等一小会儿哈。”随即转身出门。


女人见儿子终于出来,又开始上手拧耳朵“咋了长本事了,你还想死人内屋里啊?!”


“诶妈停停停!”丁程鑫护着自己的耳朵:“你不知道他内屋老冷了,哇凉哇凉的,内屋都不能住人。”


“这样事儿的啊。”女人松开了耳朵:“那这样,我给你俩抱两床被,你今天就陪他睡去啊。”


丁程鑫震惊:“妈?你干哈啊?”


“今天晚上我可得守着电视看,你要是不想睡觉就回家睡。”


“那算了。我陪人家去。”丁程鑫秒怂,毕竟他可知道自己老妈看电视能看一整晚。


屋内的马嘉祺见半天丁程鑫都没回来,刚要起身出去寻,就见丁程鑫可怜兮兮的抱着两床被子出现在门口。


少年仍旧是黑的发,红的唇,脸颊也有丝丝的红润,委屈巴巴的开口:


“内个,今天晚上我只能和你睡了,我妈把我赶出来了。”


马嘉祺轻笑,侧身让他进了屋。


房间里就一张大床,睡一个人很宽敞,但是要挤下两个少年,空间还是有点困窘。


丁程鑫一边铺被子一边絮叨:“咋俩咋睡啊,横着睡还是竖着睡?咱俩差不多高竖着睡应该行。”


马嘉祺只是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床上的人儿忙碌。


深夜。


两个少年躺在床上,丁程鑫好像暖暖的火炉,马嘉祺躺在他身旁,一直冰凉的手脚也渐渐回暖了起来。

林栀北

最动人的情话就是你的名字

是第一人称

文很短

——————————

“张真源!”

“哎,在呢宝贝,”他从我手中接过砍了一半的甘蔗,“宝贝下次不要买整根的甘蔗了喔,你动手切东西很危险的。”

我不满的噘嘴,“张张~你是在说我笨嘛……”

“怎么会,”他腾出一只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只是怕宝贝伤到了,我会心疼。”

空气里散发着香甜的气息,不知是甘蔗的甜香气,还是我们缱绻的呼吸。


“张真源~”

“哎,我在呢宝贝,”他从一堆手稿里抬起头,冲着我笑。

下午的阳光落在文稿上,落在他脸上。我受不住美色诱惑,跑过去坐在他腿上。

“宝贝怎么又不穿鞋?”他摆出生气的样子。我当然知道他是在吓唬我。

我抱紧他的脖子,亲了...

是第一人称

文很短

——————————

“张真源!”

“哎,在呢宝贝,”他从我手中接过砍了一半的甘蔗,“宝贝下次不要买整根的甘蔗了喔,你动手切东西很危险的。”

我不满的噘嘴,“张张~你是在说我笨嘛……”

“怎么会,”他腾出一只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只是怕宝贝伤到了,我会心疼。”

空气里散发着香甜的气息,不知是甘蔗的甜香气,还是我们缱绻的呼吸。


“张真源~”

“哎,我在呢宝贝,”他从一堆手稿里抬起头,冲着我笑。

下午的阳光落在文稿上,落在他脸上。我受不住美色诱惑,跑过去坐在他腿上。

“宝贝怎么又不穿鞋?”他摆出生气的样子。我当然知道他是在吓唬我。

我抱紧他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我想你了,我们不要异地恋了好不好?”

他抱紧了我,在我耳边轻轻说:“卧室到书房就是异地恋了啊?宝贝真可爱。那我们去卧室同地恋好不好?”

说完,他咬了一下我的耳垂,在我颤栗还没缓过神的功夫,他打横抱起我,回了卧室。

手稿散落一地,字里行间都是我爱你。


“张~真~源~”夜晚的街道很少有人经过,我肆无忌惮的喊着他的名字,冲向他的怀里。距离他上次出差已经过去小一个月了。

“哎,我在。”他张开双臂迎接我,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宝贝,我好想你。”他的头埋在我的肩颈,难为他一米八的大个子埋在我一米六的脖子上。我心疼他刚赶回来还要弯腰抱着我,努力踮起脚尖,试图让他靠的舒服点。他索性把我打横抱起。我吓了一跳,赶紧拍他,“控制一点,万一有粉丝看见多不好。”

他亲了亲我,听话的把我放下。我松了口气,然后就听到他对着街道大喊:“张真源有老婆啦!”

我慌乱的想捂住他的嘴,他比我动作更快的抓住了我的手,按在我背后,不容抗拒的堵住了我的嘴……

我被亲的蒙头转向,歌手的肺活量好大,我都快断气了。我软软的瘫在他怀里,他抱着我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

我越想越气,气喘匀后,也对这街道大喊:“张真源是我的!”

他也不甘示弱的喊:“对对对,前面说话的是我老婆!”

远处传来一位中气十足的奶奶的声音:“大晚上的不睡觉啦!小情侣要作妖回家作去!年纪轻轻的不嫌害臊。”

我瞬间怂了下来。张真源还是很上头:“我最后再喊一句,张真源的老婆是最可爱的老婆!”

我弱弱的打了他一下,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会儿之后就开始傻兮兮的笑。笑够了,他掂了掂我,“宝贝儿,你真想我了吗?你这是化思念为食欲了?”

“打你啊!我那不是帮你把饭吃了嘛!哼!”

行人寥寥的街道,我们肆无忌惮的表达爱意。


思念的空虚被见面的欣喜填满,我们牵着手,回到只属于我们自己的秘密基地。


——————————

“妈妈,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叫爸爸名字啊?我看幼儿园别的小朋友说,他们的妈妈都叫他们的爸爸老公的。”

“因为,爸爸的名字,是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

他走了进来,“儿子,怎么还不睡?爸爸只答应把妈妈借给你半小时,这都35分钟了。”

“我想再让妈妈陪我一会儿嘛……”

“你都是大孩子了,不可以!快把我的老婆还给我!”张真源强行给儿子盖紧被子,拉着我出了门,转手把儿童房的灯关上,“晚安儿子。”

他把我按在儿童房门口的墙上,轻轻在我耳边吹气,“宝贝儿,该陪我了。”

我把他头摆正,直视着他,“张真源,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的宝贝,晚安。”


大概幸福就是爱人日日在耳边道晚安。

愿长情相伴,岁岁安澜。

亮哥体娱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亮哥体娱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亮哥体娱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亮哥体娱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亮哥体娱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亮哥体娱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亮哥体娱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明非爱听歌
海与天一色,风无意让多少花折落
海与天一色,风无意让多少花折落
惠淘机数码
冬天没有甜甜恋爱它只会把人冻成冷憨憨
冬天没有甜甜恋爱它只会把人冻成冷憨憨
博文家的小柴犬
小美和甜甜恋爱的感觉来啦
小美和甜甜恋爱的感觉来啦
亮哥体娱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岛国综艺太敢了,陌生男女只接吻不交流,那么他们会因此恋爱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