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恐怖游戏

73776浏览    1117参与
牙妹又来了
模型制作:诡异出租屋,住一晚就会老六十岁?!
模型制作:诡异出租屋,住一晚就会老六十岁?!
小芙超勇的啦

我在恐怖游戏里当NPC

4、鬼新娘

众人来到三楼被锁的房间外,文景和在慢慢悠悠的开门,蒋文涵看文景和太慢了伸手想抢过钥匙开门被文景和打了两巴掌。

蒋文涵:哼!臭男人。

“吧嗒”

门开了,映入眼前的是大片的灰扑扑的红色,几乎所有家具都是红色的,而且满是灰尘。

可以看出这个房间是婚房,而且空置很多年了。

一整个房间都是古老的家具,有的甚至比楼下的古董看着还要久远。

路北走向靠墙边的书桌,打开其中一个抽屉,发现里面有好几打信件,另一个抽屉则上了锁。

路北翻开信件看,路南则去寻找钥匙。

文景和说他有洁癖,然后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忙碌。

蒋文涵向他比了个中指后加入了寻找钥匙的行列。

看完信件的路北脸色很凝重。......

4、鬼新娘

众人来到三楼被锁的房间外,文景和在慢慢悠悠的开门,蒋文涵看文景和太慢了伸手想抢过钥匙开门被文景和打了两巴掌。

蒋文涵:哼!臭男人。

“吧嗒”

门开了,映入眼前的是大片的灰扑扑的红色,几乎所有家具都是红色的,而且满是灰尘。

可以看出这个房间是婚房,而且空置很多年了。

一整个房间都是古老的家具,有的甚至比楼下的古董看着还要久远。

路北走向靠墙边的书桌,打开其中一个抽屉,发现里面有好几打信件,另一个抽屉则上了锁。

路北翻开信件看,路南则去寻找钥匙。

文景和说他有洁癖,然后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忙碌。

蒋文涵向他比了个中指后加入了寻找钥匙的行列。

看完信件的路北脸色很凝重。

“找到钥匙了。”

这个时候蒋文涵在床下的夹板上发现了一个钥匙。

打开抽屉之后发现里面只有一本日记本,日记的主人公叫安丽·玛特纳。

他的父亲是当地最有钱的商人,她的母亲是伟大的建筑学家。她从小被父母娇宠长大,很是天真烂漫,18岁那年她在母亲的花房遇到了母亲的学生也是她的真爱乔·迈斯,他们很快坠入了爱河,他们常常在花房私会,两个人都很喜欢古堡独有的粉色的花,觉得这是他们爱情的象征。很快他们就决定决定在这个古堡,也是女孩的从小到大的家里举行婚礼。

他们一直很恩爱,可是婚礼前三个月乔却说他要退婚。

安丽不敢相信,但是他怎么也找不到乔。

后面几页就被撕掉了。

这个时候路北口述了信件的内容。

“写这十几封信的人分别是四对爱人,共同点是这四个男人都在结婚前消失了,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他们的名字里面都带有乔字。”

“!”

蒋文涵拿过信件一看,乔·迈斯,乔·森特斯,乔·维纳特。还真的是,名字都有乔。

蒋文涵咽了一口气,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所以说,这所以婚礼都是有预谋的啊,太可怕了。”

路南一脸沉思,感觉事情不简单。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今天看见的女鬼可能不是王娇娇,而是安丽·玛特纳。”

路北立即说到:“那她说的新郎可能就不是李乔,而是乔·迈斯。”

“对,可是这都一百多呢了,上哪找人啊。”

这个时候文景和说话了。

“那面墙不太对劲。”

“怎么了。”

“那面墙是歪的。”

蒋文涵站在文景和的角度一看,还真的是,如果不是站在文景和这个角度一直看,恐怕还真看不出来。

“不过歪的又怎么样了。”

“你们别忘了,安丽的父亲是当时最有钱的商人,这么有钱,女儿房间的墙怎么可能会歪?而且隔壁那间房间门也打不开。”

“所以隔壁那间房间可能是密室!”

“快找找,机关应该在墙上。”

众人急忙在墙上摸索,终于在在床头底下找到一块凸起,按下去,墙就哗啦啦向两边打开,露出两人宽的通道。

【叮!恭喜玩家找到真相2/3】

几个人进来一看,里面是一间废弃的囚室。

最里边有一张小的不成样子的小床,墙上有锁链,房间中间有一把椅子,上面放着一本圣经和几张纸。

墙壁上则是挂着好几个女生看也不敢看的道具。

长而细的鞭子,尖尖的类似锥子之类的东西,还有几个圆圆处处短短的东西,有的上面还毛茸茸的,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是啥。

看得蒋文涵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哇,这大小姐还挺变态的。”

他们打开圣经,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我有罪”这三个字。

把圣经上面的字和信件对比,发现被囚禁的人就是乔·迈斯。

那几张纸上面则写着彻底杀死鬼新娘的办法。

就是找到她的尸体,然后用明火烧掉,还要把骨灰和新郎的放在一起,才能消除鬼新娘的怨气。

OK啊又回到原点了,尸体在哪?

路北拿出手机一看,探索度才到80%。

所以他们肯定还有线索没找到。

“那个”一个女玩家提醒大家:“既然日记提到了他们在花房约会,那我们不如去看看?我记得之前好像有人找到了还加了30%的探索度,这个应该挺重要的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在文景和的带领下来到花房。

一进来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已经瞎了。

怎么有人会在满是水晶,眼睛都睁不开的房子里面谈恋爱啊!(其实你们前面就有一个)

“我记得,日记里面说花是粉色的吧。”

可是,现在这花红的和血一样。

“会不会是过了这么久,花变异了。”

所有人都白了蒋文涵一眼,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这花人让我想起了绣球花。”

“你是说,这地下埋了人?”

“很有可能。”

众人拿来铁楸,除了两位女生所有人都开始挖土。

挖了大概两米,还不见花朵的根,文景和不耐烦了,他拿了几把见到,把花从茎的部分剪掉,然后再把根拔起来。

“啊”

那个胆小的女生忍不住尖叫起来。

根上竟然缠绕着一根骸骨。

路南之前当过医生,他仔细端详这个骸骨,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女人的小腿。

所有人都学着文景和剪掉花茎,把花根拔出来,然后一共得到了两具骸骨。

“我想这就是安丽和乔了。”

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午夜12点。

众人想起管家说过12点之后不要出房间的话,连忙把骸骨搬出花房烧掉。

看着燃烧之后剩下的骨灰,众人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叮!恭喜玩家烧掉鬼新娘安丽·玛特纳和爱人乔·迈斯的骸骨,已获得探索度85%】

“叮咚”

午夜12点到来了。

“嗨,小家伙们,你们找到我的新郎了吗?”

小芙超勇的啦

我在恐怖游戏里当NPC

3、鬼新娘

第二天众人醒来发现新娘的尸体不见了,路南建议去新郎新娘房间看看。

大家来到新郎房间敲门,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已经被死了的新娘王娇娇!

所有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吸。

只有文景和毕竟淡定,他问王娇娇:“李乔呢,我们找他有点事。”

“他在休息呢,昨天太开心了,睡得比较晚。”

王娇娇把门打开,众人看到了还在熟睡的李乔。她声音一如刚见面那般娇滴滴的,整个人看着也和活人没有区别。

“噢,那你快点叫醒他吧,虽然婚礼在晚上,但是白天的准备也有很多。”

“好的”

#########

“怎么回事啊,新娘不是已经死了吗?”

“所以,我们刚刚见到的不是人,是鬼吗?”

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3、鬼新娘

第二天众人醒来发现新娘的尸体不见了,路南建议去新郎新娘房间看看。

大家来到新郎房间敲门,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已经被死了的新娘王娇娇!

所有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吸。

只有文景和毕竟淡定,他问王娇娇:“李乔呢,我们找他有点事。”

“他在休息呢,昨天太开心了,睡得比较晚。”

王娇娇把门打开,众人看到了还在熟睡的李乔。她声音一如刚见面那般娇滴滴的,整个人看着也和活人没有区别。

“噢,那你快点叫醒他吧,虽然婚礼在晚上,但是白天的准备也有很多。”

“好的”

#########

“怎么回事啊,新娘不是已经死了吗?”

“所以,我们刚刚见到的不是人,是鬼吗?”

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路南却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她也太像一个活人了吧,无论是声音,状态,还是神情都和我们第一天来的时候没有区别。”

路北接着说:“除非,我们来的第一天新娘就死了。”

路南路北对视了一眼,他们不愧是兄妹,想到一起去了。

有人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等,按照大部分游戏思路,等到婚礼开始我们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而且我有些想法不知道对不对。”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看来我们是时候去和管家聊聊天了。”

……

路北找到了在正在浇花的沈司珏。

“您好,请问沈管家有时间吗,我有些问题想问您。”

【叮!请帮助玩家寻找真相】

“好的,没问题。”

“我记得您之前说以前有好几对情侣想在古堡结婚,那这些情侣后来都怎么样了。”

“我记得在我小时候就有两对情侣来古堡结婚,但是在婚礼的前一天新娘都死于非命,而新郎都失踪了。我听我父亲说过在他担任管家的时候也有好几对想在古堡结婚的情侣在婚礼前一天都是新娘死亡,新郎失踪。”

“!”

听到这,路北更加确定了内心的想法。

看来,这次新郎应该会在婚礼前“消失”才对。

【叮,恭喜玩家路北找到真相1/3】

##########

“噔噔”

墙上的钟声响起,七点整,婚礼时间到了。

众人专心致志的盯着楼梯。

古堡的楼梯很大,占了大厅的1/3。

“哗啦啦”

人未到,声先至。只见一大摊血迹顺着楼梯和扶手流下来。

然后便是“哒,哒,哒”的高跟鞋走路的声音。

新娘终于登场了。

不过她的身边并没有出现新郎。

鲜血染红了她的裙角和高跟鞋,不过“王娇娇”还是和上午见到的时候一样美丽,现在没有人有心情欣赏就是了。

走到一半新娘就停住了,她微笑地望向众人:“啊,我的新郎不见了呢,你们有谁看见了我的新郎吗?”

没有人回答,她就再问了一遍。

还是没有人回答,她有点生气了,撕破了脸上的面具,鲜血顺着她的眼眶流出,瞳孔凸出,脖颈是满是青紫痕迹。

这分明就是婚礼前一晚的死相!

一位大汉忍不住叫了一声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到了“王娇娇”的身边。

众人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醒过神来竟然到了花园中,“王娇娇”和那位大汉站在台上,一副进行婚礼的样子。

沈司珏兼职婚礼司仪。

“这位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王娇娇”又恢复成了活着时候的样子,她朝着大汉露出了一个幸福的微笑:“我愿意。”

沈司珏又问向大汉:“这位新郎,你愿意娶新娘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我,我,我……”

这个人早就下吓得差点尿出来,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一直过去了三分钟“新郎”都说不出那三个字。

新娘又生气了,她恶狠狠地瞪着男人:“贱人,你竟然骗我!你说呢你爱我,结果我愿意三个字你都说不出口,你个骗子!”

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新娘就直接徒手把大汉的心掏了出来。

她看着那颗鲜活的,红彤彤的心脏喃喃自语:“原来你的心是红色的啊,那为什么你会不爱我呢。”

直到手上的心脏不再跳了,王娇娇才把它扔掉。

“接下来,选谁好呢。”

她看向众玩家,最后意味深长地看向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叔:“就你了。”

“啊,不要,为什么是我!”

大叔挣扎着,但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自己走上婚台。

既然上来了就只好接受现实,只要他说我愿意应该就好了,大叔心里这样想着,在沈司珏问你愿意去她吗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

没想到新娘还是很生气。

“你根本不爱我!你不是我的新郎!”

最终大叔也被掏心而死……

只要有人想要阻止就会被新娘以掏心的方式杀死。

就这样,新娘连续杀了五个人。

众人已经麻木了,这不是恐怖游戏,是杀戮游戏吧!

突然,新娘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跪在地上捂脸痛哭。

“啊乔,你究竟在哪里啊,为什么,为什么要抛下我,呜呜呜”

然后又恶狠狠地看向众人说到:“我明天还会再回来的。”

此时场上只剩下了七位玩家。

其中有一个人被吓尿了裤子,喊着“我不要被掏心”“我不要被掏心”躲回了房间。

另一个人恶狠狠地质问李双:“你不是说新手局都很简单的吗,现在已经死五个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双腿都软了:“我,我不知道啊,我经历的第一局明明很简单啊。”

蒋文涵上前扒拉开两人。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想想明天怎么办才是正事。”

“哼!”男人瞪了李双一眼,不再说话。

“那我们要怎么办呢?”

“既然新娘想要新郎,我们找到新郎应该就可以了。”

“那我们要怎么样找新郎呢。”

众人陷入了沉思。

一直没说话的文景和突然插了句嘴:“这是新人关卡。”

对啊,路南和路北突然想到,新人光卡一般都会有提示的,既然他们找不到,直接问NPC不就好了吗,现在面前就有一个现成的。

文景和走到沈司珏面前,很斯文地问到:“啊珏,你知道新郎在哪里吗?”

沈司珏很严肃地咳了两声说,十个焦糖布丁。

听到沈司珏的话,文景和几乎收不住脸上的痴汉表情了,他心想又有借口可以找啊珏了,便一直点头。

“我不知道新郎在哪,但是发现了这个。”

沈司珏摊开手心,里面放了一把钥匙。

“这个是三楼其中一间房间的钥匙,里面应该有线索。”

“谢谢你,阿珏。”

文景和拿走钥匙,手指头还在沈司珏手心勾了勾。

沈司珏只觉得手心痒痒的。



小芙超勇的啦

我在恐怖游戏当npc

2、鬼新娘

这里没有一盏灯,但是亮的不得了。

【叮!恭喜玩家文景和找到秘密花房,奖励100000积分+30%古堡探索度】

【叮!恭喜npc沈司珏完成任务,奖励积分100000积分+一根永远吃不完的棒棒糖】

看来这个花房应该挺重要,不然不会给这么多积分的。

沈司珏抬眼看了看周围,这里大概有十几平方米大,水晶铺满了一整个墙体,亮晶晶的仿佛要亮瞎人的眼睛,只有盯着中央盛开的花才会好一点。

忽然,沈司珏上方出现一片阴影,原来是文景和用袖子遮在了沈司珏额头上方。

“咳,这样不会那么闪眼睛。”

沈司珏愣了一秒回答:“谢谢。”

花房进去就覆盖着泥土,上面只有一种花,盛开的时候很像玫瑰,但又......

2、鬼新娘

这里没有一盏灯,但是亮的不得了。

【叮!恭喜玩家文景和找到秘密花房,奖励100000积分+30%古堡探索度】

【叮!恭喜npc沈司珏完成任务,奖励积分100000积分+一根永远吃不完的棒棒糖】

看来这个花房应该挺重要,不然不会给这么多积分的。

沈司珏抬眼看了看周围,这里大概有十几平方米大,水晶铺满了一整个墙体,亮晶晶的仿佛要亮瞎人的眼睛,只有盯着中央盛开的花才会好一点。

忽然,沈司珏上方出现一片阴影,原来是文景和用袖子遮在了沈司珏额头上方。

“咳,这样不会那么闪眼睛。”

沈司珏愣了一秒回答:“谢谢。”

花房进去就覆盖着泥土,上面只有一种花,盛开的时候很像玫瑰,但又能让人觉得它不是玫瑰,它比玫瑰要高,起码有一米六高,花茎很细,要十几朵花缠绕在一起才能直立起来,叶子是很鲜艳的绿色,但是花瓣却是血红色的,有的甚至有点发黑,美则美矣,就是有一股阴沉沉的味道。

沈司珏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花,剧本上面没说,但是应该是玫瑰的一种吧。

文景和看着这些话说到:“虽然不太好看,但是先勉强一下吧。”

“什么?”

说完文景和就隔着衣袖摘下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想把花送给沈司珏,没想到才过一会花就枯萎了。

文景和送花的手停在半空中,他愣住了,沈司珏也愣住了。

“啊这,我原本是想摘朵花送给你的。”

????你不觉得这花开的有点诡异吗?为什么这么理所当然地送给我啊。

“。。。。。。”

“可是这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枯萎了,我不是故意的。”

“。。。。。。”

“虽然这花枯萎了,但是我对你是真的。”

“。。。。。。”

沈司珏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们不会以前认识吧,可是他现在失忆了而且变成npc了啊,该怎么回答啊!我不说话的话他应该会自己走掉吧……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站了快一个小时,气氛很还是尴尬。

突然,一声女生的尖叫划破天空,传到了两人耳中。

沈司珏找到了离开的借口,急急忙忙回到大厅。

大厅正中间上方的吊灯上面挂着一具女尸,女尸脸部正面对着大家,面目狰狞,一看就是死不瞑目的,大家也都猜到了,她就是新娘王娇娇。

王娇娇的身上还穿着白天见面的白色裙子,裙角破破烂烂,血污明显,明明看不到什么致命的伤口,但是血还是顺着脚滴答滴答地留下来,她的脚上没穿鞋子,青筋浮现在小腿肚上,可以看的出来她有很用力地挣扎过,目测脚板离地有两米五以上。

王娇娇双手呈着扣着脖子的样子,脖颈上面青紫色的痕迹纵横交错,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嘴唇却是血一样的红色,双眼凸出,死死地瞪着下面,面目狰狞,好像看到了很可怕的事情。

看得众玩家是心惊胆战,有的女玩家甚至尖叫了好几声,虽然大家都知道今天晚上新娘会死,但是没有想到死相会这么惨烈。

而沈司珏看到的和他们完全不同,他只看到了一坨大大的马赛克……

哇哦,这让他一点都不害怕呢。好像今天没他什么戏份了诶,还是继续去员工休息室摸鱼吧。

路南看到尸体第一时间去三楼找了新郎李乔。

新郎一路跑下来,看到新娘王娇娇的尸体,“噗通”一声跪下来痛哭流涕。

“娇娇啊!你怎么死了!!!我们,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啊!不!!!呜呜呜……”

新郎悲伤不能自己,瞬间晕了过去。

几位玩家手忙脚乱地把新郎抬回房间。

几个人想着把王娇娇的尸体先放下来,没想到刚刚碰到她,尸体就动了下,差点把他们吓死,最后只能任由尸体挂在吊灯上。

“李双大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啊。”

“呃,我们先集合一下,然后一起探讨探讨?”

“对啊对啊,我刚刚听见游戏通报有人找到隐藏支线了,哇,那个人真的好厉害啊。”

“喂,老文,他们在谈论你呢。”蒋文涵用胳膊肘顶了顶文景和,文景和还是那幅思考问题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想什么人生大事呢,结果他是在想送什么可以和沈司珏么么哒^3^(做梦呢)。

“切,又不理我。”

“我们现在探索度已经达到了68%,大家有什么收获吗?”

“我在三楼一个房间里面找到了几封信,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纪的,送信人和收信人已经看不清了,最近的一封信里面说的是一对情侣他们过几天就要在古堡举行婚礼,但是他实在是太思恋对方了,所以希望对方能在明天午夜12点在他们相爱的地方见面。”

“我觉得这几封信的内容应该挺重要的,因为它们足足加了10%的探索度。”

“三楼有好几间打不开的房间,而且找不到钥匙,我刚刚去问了女仆小红,他说古堡所有的钥匙都在杂物室,如果杂物室没有那就是没有钥匙了。”

“我探查过二楼,没有什么发现。”

“花园也是,很普通的样子。就是有一个不深的水池,旁边放着一个告示牌,上面写着小心溺水。不过那个水池才到我们的大腿吧,真的很奇怪。”

“一楼也没什么线索。”

##########

另一边,沈司珏躺在休息室的躺椅上看电影看到男女主殉情后哭的稀里哗啦的。

“呜呜呜,怎么这么感人啊。”

刚想吃个布丁转换一下心情就发现布丁已经吃完了,其他零食也没了,一看余额只剩3000了。

这个吝啬的破游戏!

为什么一把手枪只要500积分,焦糖布丁要5000啊!啊啊啊啊啊!

矿泉水只要100积分,可乐却要3500积分。他不爱吃的红豆饼只要200积分,爱吃的绿豆饼却要5000积分……

看来不是所有吃的都贵,为只有他爱吃的零食辣么贵!

为什么!!!

沈司珏怀着化悲愤为工作欲的心情走出了员工休息室。

此时大厅里的玩家们正在喝茶,贴心的女仆们为每一个玩家都送上一盒焦糖布丁。

看得沈司珏眼睛都直了,他在休息室吃5000块一盒的焦糖布丁把自己吃破产了,而玩家在游戏里却可以吃到麻烦的焦糖布丁。

沈司珏的内心在嚎啕大哭。

文景和一眼就看到沈司珏出现了,见他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焦糖布丁,拿起他自己那份走到沈司珏面前说到:“沈管家,刚好我不吃这个,你吃吗?”

“给我吃吗?”

沈司珏意外了一秒,满心欢喜地收下了,转过身三秒干完了一盒焦糖布丁,然后把盒子还给了文景和。

“等等,我还有。”

蒋文涵正准备吃布丁,然后手上的布丁就被文景和抢走了。

蒋文涵:???

沈司珏看得心痒痒,正准备接过焦糖布丁,就听见文景和说:“咳,这个可不是白吃的。”

沈司珏:?

“吃了它,你就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沈司珏心想,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然后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沈司珏。”

文景和听完心花怒放,把其他人还没吃过的焦糖布丁通通抢过来交给沈司珏。

“阿珏,以后我就这么叫你好吗?”

“嗯嗯。”毕竟吃人的嘴软嘛。

其他人:。。。。。。

路北:幸亏我刚刚先咬了一口。




牙妹又来了
模型制作:闹gui的房子,进去了就出不来!
模型制作:闹gui的房子,进去了就出不来!
小芙超勇的啦

我在恐怕游戏里当npc

1、鬼新娘

【失忆咸鱼Npc美人受✘脑子有点大病的恋爱脑痴汉攻】

新纪元2088年,一款名为暮色的真人恐怖游戏席卷全球,X-1088主星系发生大爆炸,2/3人的灵魂都被困在一个叫做暮色的游戏内,暮色的管理员表示在游戏里面所有人都会拥有第二次生命,在暮色里面有上亿种恐怖游戏,只要通关就能获得一笔不菲的积分,只要你积分够多,你可以在游戏里兑换所有东西,甚至连复活劵都有。一百亿积分就可以兑换复活劵回到现实世界。

没有人知道这个游戏的原理和管理员的身份,但是谁会不想要第二次生命呢?

参游戏的人有的人欢喜,有的人害怕,但是沈司珏不一样,他有点懵逼,因为他失忆了,他除了知道自己叫沈司珏,其他什么都......

1、鬼新娘

【失忆咸鱼Npc美人受✘脑子有点大病的恋爱脑痴汉攻】

新纪元2088年,一款名为暮色的真人恐怖游戏席卷全球,X-1088主星系发生大爆炸,2/3人的灵魂都被困在一个叫做暮色的游戏内,暮色的管理员表示在游戏里面所有人都会拥有第二次生命,在暮色里面有上亿种恐怖游戏,只要通关就能获得一笔不菲的积分,只要你积分够多,你可以在游戏里兑换所有东西,甚至连复活劵都有。一百亿积分就可以兑换复活劵回到现实世界。

没有人知道这个游戏的原理和管理员的身份,但是谁会不想要第二次生命呢?

参游戏的人有的人欢喜,有的人害怕,但是沈司珏不一样,他有点懵逼,因为他失忆了,他除了知道自己叫沈司珏,其他什么都忘记了,游戏管理员说因为NPC部人手紧缺就招聘他为新人npc,还和他们签了五年的灵魂合同。

“所以我现在是NPC对吗?”

“对,因为人手紧缺,所以你第一次工作现在就要开始了,你的任务是接待一群新手玩家,然后适时地给予他们一点帮助就行了,你一个人可以吧”

沈司珏顺手打开商城,里面琳琅满目,什么都有最上面有一个灰色的框框,放的就是复活劵。

“应该可以?不过,npc可以做任务获取积分吗?”

“emmmm,按理来说是可以的,不过咱们是恐怖游戏嘛,那肯定是越恐怖效果越好你拿到的积分越多。喏,这是你的身份卡片,按照上面的做就行了。到时候你要做什么都会有提示的,完成的好有特殊~奖励哦。”

“噢,谢谢。”

沈司珏接过卡片,上面有他的大头照,还有个人简介,背面是游戏规则和故事介绍。

【人物:城堡管家(沈司珏)】

【性格:对城堡主人忠心耿耿,精通各种技能】

【鬼新娘(故事介绍):

李乔和王娇娇是一对新婚夫妻,王娇娇想要在城堡举办婚礼,李乔突然想到他远房表叔有一座空置的古堡,于是他们就决定借用古堡来举行婚礼,并且先和朋友们在城堡玩几天再办婚礼,没想到第一天晚上新娘就出事了……】

看完介绍,沈司珏大概懂了,把卡片收起来准备开始工作。

他穿上准备在一旁的西服,早早地等在城堡大门内。

##########

城堡外,一群人正在大眼瞪小眼,他们看着手机中的身份画面,有些迷茫。他们中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参加恐怖游戏的新人玩家。

【鬼新娘:

你叫✘✘✘,是新郎新娘的朋友,被新郎新娘邀请来古堡参加他们的婚礼,刚到的第一天晚上就看见新娘惨死,不料隔天婚礼竟然正常举行……】

【今日任务:

1、存活第一天

2、探索古堡进度:0%

3、参加最终的婚礼(灰色)

4、获取新娘身上的钥匙(非必要)】

“咳咳,我叫李双,之前有听过别人说起这个游戏,不过是第一次玩,鬼新娘这个名字一听就好吓人啊。”

“我叫刘启明,这是我玩的第二局游戏。”

……

大家互相交换了名字后发现任务都是一样的。

在听到刘启明说他不是第一次进入游戏,好几个围在他身边,希望刘启明传授点经验。

“咳咳,其实我也是听上一句带我的老人说的。这个游戏叫“暮色”,你们应该都听过吧。”

“是听过,之前闹的沸沸扬扬的,我还以为是假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这游戏是不是真的能让我复活啊。”

“对啊对啊,我才18岁,我还不想这么早死啊。”

刘启明拍拍手,大声说到:“大家安静安静听我说,这个游戏其实不可怕,只是有点恐怖而已,大家只要听我的话慢慢来,就不会有事。复活劵也是真的,之前就有好几位前辈已经复活了,要不然大部分人也不会知道“暮色”这个游戏了。”

刘启明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人打断了:“该进去了。”

##########

“噔噔噔”

一阵敲门声响起。

【请打开大门并向新手玩家介绍你自己】

随着电音落下,一段橙色大字出现在空中。

原来这就是管理员说的提示吗,突然有点期待奖励了。

沈司珏打开大门,入目是十几个模样各异的男人女人,为首的那个看着有一米九或者两米高,剑眉星目,有点小帅。

那些人本来叽叽喳喳的,一看到开门的是一个好看的青年,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为首的那个男人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沈司珏,仿佛要从他脸上看出花来。他旁边的人从包里拿出一张黑色的请帖递给沈司珏。

“您好,我是蒋文涵,李乔的朋友,来参加他们的婚礼的。”

沈司珏从容的接过,并向他们做了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是这座城堡的管家,我姓沈,大家可以叫我沈管家,欢迎各位来参加李先生的婚礼。”

话音刚落,机器人般的声音出现在沈司珏耳边。

【叮!恭喜npc沈司珏完成任务,发布奖励10000万积分+一个奇形怪状的钥匙】

哇,自我介绍就有一万积分,好多噢,当npc真不错。

沈司珏来不及多想就带领所有人来到了大厅。

城堡大厅极大,约摸有两三百平方米,可以容纳一百多人,屋内所有家具都是上世纪的老古董,看得很有年纪感,不过保存完好。正中间有一张大方桌是12人座,刚刚好可以容纳这些人。

“各位客人们请入座,李先生和王小姐要晚上才会下来,二楼的房间客人们可以随便挑,李先生和王小姐住在三楼第一间房间。客人们请喝茶,这位是女仆小花,这位是小月,有任何事情你们都可以叫她们,当然,叫我也可以。”

这个时候提示又出现了

【请让玩家们提问你三个问题并且回答他们】

沈司珏沉思了几许对十几位玩家说到:“在李先生下来之前,你们可以问我三个问题,我会尽可能回答你们。”

座位上的玩家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小声讨论了起来。

“喂,你们说这是不是npc给的福利啊。”

“我们该问什么啊?”

“我之前玩过很多提示,这个npc估计是来给我们提示的。”

只有文景和一直看着沈司珏,眉头紧锁,似乎有什么问题想问但是不好意思开口。

“这位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问题需要我解答的吗?”文景和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看着这么年轻,为什么会成为城堡的管家呢?”

沈司珏听到这个问题,不由得轻轻笑了一下,双眼轻轻的眯了起来,本来就很美了,这一笑让人更加移不开眼,让本来想骂蒋文涵的队友怔住了。

“嗯,这个算是子承父业吧,因为我的父亲是上一任城堡管家。”

文景和还想问点什么立马就被他旁边的男人捂住嘴巴,天杀的,就三个问题,你问了一个和游戏毫不相干的问题还想问,要不是这里人这么多,我肯定要打死你。

这个男人脸上带着一副金色边框眼镜,看着文文弱弱的,竟然能一把治住看起来比他还高大的蒋文涵。

男人向沈司珏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说道:“那个,不好意思,我叫路南,我很开心能来城堡坐客,我想知道城堡最近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当然可以,不敢据我所知没有。”

“这样啊”

路南不由得有点失望。

“不过嘛,我知道城堡之前不止有五对夫妻想来这里办婚礼,但是最后都出了意外没办成就是了,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也是听我父亲讲的。”

玩家们听完都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讨论了一会决定由一位女生来问问题。

“沈管家你好,我叫路北,我想问一下城堡有什么禁忌么。”

沈司珏刚想回答没有,就听到叮的一声。

【请告诫玩家们午夜12点之后不要出门】

晚上12点之后不要出门么。

“有的,请你们午夜12点之后切勿出门。”

“好的,多谢沈管家。”

“不用谢,我现在去为各位准备午餐,各位请自便。”

【叮!恭喜npc沈司珏完成任务,发布奖励10000积分+一个破破烂烂的玩偶】

哇哦,不到半小时两万积分到手,看来这个npc的工作还挺好当诶,沈司珏心想。

沈司珏一走,大厅立马变得闹哄哄的。

蒋文涵用手戳了戳文景和:“喂,你这么从进来到现在一直不讲话。”

“我在想沈管家是不是喜不喜欢我。”

?????

蒋文涵惊了,这都什么鬼啊。

“你帅到爆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你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吧,而且他是一个npc啊!”

“对啊。”文景和用手肘撑着桌子,漫不经心地笑了:“可是他刚刚对我笑了诶。”

?????!

“等等,沈管家那是在对我笑吧。”

“。。。。。。嗤”

文景和没有理蒋文涵,他独自上了楼把蒋文涵一个人留在桌上风中凌乱。

##########

时间来到晚上19:00,李乔和王娇娇把玩家们都召集起来,说是有事情要宣布。

李乔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他的女朋友王娇娇却长的很美,温温柔柔的,就是笑得有点假,像个假人。

“我的朋友们,我现在有一个重大的消息要和你们宣布!”

“我们的三天后的婚礼提前到明天了!”

大厅鸦雀无声,李乔一瞬间眯了眯他的小眼睛,扫视了一瞬所有玩家,脸色颇有些阴沉:“看来的朋友们听到这个好消息似乎有点不开心呢。”

作为本场游戏唯一一个“老”玩家,李双赶紧解释道:“没有,没有。我们只是觉得明天的话时间会不会太赶了。”

李乔听完直接大笑:“哈哈哈,怎么会呢,一点都不赶,你们也觉得行我和娇娇就开心了。我们先上楼准备了,你们自己参观参观古堡哈。”

看到李乔搂着王娇娇走了,所有人才放下刚刚一直悬着的心来。

“呼,这个新郎刚刚看着好可怕,他是不是就是最终Boss啊。”

李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大概就是了。离午夜12点还有一大段时间,我们先分配一下任务吧。”

“李哥你是老玩家了,不如给我们解释解释,我们有些地方看不太懂。”

“我也不算啦,不过比你们多玩一局就是了。”李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基本上每一个游戏都有存活第一天的任务,这个呢只要我们不乱跑基本上没事,这几天只要大家午夜12点之后不出房门应该就没事了。探索度是大家通用的,基本上没有人刷到100%,谁找到了都会通报,第一个找到线索的人积分会更多,然后解锁越多,奖励的积分也会更多一点。灰色的是还没解锁的任务,基本上要到了后期才会解锁,然后非必要的任务可以不完成,就相当于游戏支线任务,有一定的危险。”

说完玩家们就开始分配任务,除了住着新郎新娘的三楼之外,一楼,二楼,天台,花园都分别组队寻找线索,并约定好十点集合。

吃过晚饭的沈司珏很满足,这npc的员工室真不错,还可以看小电影,出来消食的时候看见大厅只有文景和还在原地,其他人都不见了,心里暗想,这个时候大厅这么还有人,玩家们不是应该去寻找线索吗?难道他也和我一样在摸鱼?

正想着呢,文景和突然开口问沈司珏:“请问沈管家你平常都在干些什么呢?”

沈司珏思考了下,恐怖古堡的管家平常都干些什么呢,他还真的不知道诶,总不能是跟他一样摸鱼躺平吧。

“或许我有空会修修花什么的?”

“怎么说这个古堡还有花园咯?”

【叮!玩家文景和触发隐秘支线】

【叮!请npc沈司珏带领玩家进入神秘的花房】

随着声音消失,沈司珏面前出现了好几个大大的剪头,隐隐指向花园。

“花园里面没什么花啦,不过我记得古堡里面有一个很好看的花房,你要不要参观一下?”

“乐意之至。”

文景和开开心心地跟在沈司珏身后,沈司珏扮演着一个合格的管家,心里却在想整个人刚开始看着挺正常的,怎么现在这么像一个傻子,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文景和看着沈司珏的背影,内心独白从沈司珏喜欢什么花变到他们以后的孩子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花房了。

穿过花园小路边的灌木丛,走到墙边最高的树木旁,剪头就指向这里。

沈司珏用肉眼看不出来这里有哪里有花房的,难不成是密室?

左敲敲右敲敲,终于发现左边的墙里面是空的。

可是也没看见门把手啊?难不成……一个想法在沈司珏脑海浮现。

沈司珏蹲下身,拨开草丛,果不其然右下角有一个生锈了的金属扣,上面有一个很快精致的小锁,能看出来放了很久了,沈司珏抬起锁,上面的孔样子很奇怪,说不出来像什么。

突然沈司珏想起了背包里面那把奇怪的钥匙,他赶紧拿出那把钥匙,很顺利就把锁打开了。

不过我为什么会这么熟悉啊,难不成我以前是一个小偷!这么想着,沈司珏的脸色有点难看。

沈司珏轻轻一推,还推不动,要文景和帮忙,两个人一起才推得开这道门。

大门是实心木质的,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打开就可以看见边缘破损的很厉害,自从打开后就一直发出“吱呀”的声音,沈司珏定睛一看,原来门把手在里面,怪不得开门这么费力。

一进门,沈司珏就被迫闭上双眼。












♡(*´∀`*)人(*´∀`*)♡

奇怪的同学----引子

“放学了,你快点。”

“好好好”

“那你快点”

“好了,好了,走吧”

“总算是好了,走吧”两个背着包的小身影走出了校门。

两人一路聊一路走,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公交车站。

“拜拜!明天记得给我带书”

“好der”说话的女孩踏上了59路车。车上人很多,女孩刚上车就被后面的人的人挤进了人流。

车一站一站的过,人也一点一点的变少。最后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女孩眯着眼睛听着耳机里的《稻香》坐在窗边的座位上。没有人说话,四周一片寂静。

“快来找我呀!”空灵又俏皮的女声充斥着车厢,座上的女孩打了个冷颤,却又自觉是幻听马上又放松下来。

“快来!快来!我就在这里”女声再次响起,话音刚落,她又“咯咯......

“放学了,你快点。”

“好好好”

“那你快点”

“好了,好了,走吧”

“总算是好了,走吧”两个背着包的小身影走出了校门。

两人一路聊一路走,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公交车站。

“拜拜!明天记得给我带书”

“好der”说话的女孩踏上了59路车。车上人很多,女孩刚上车就被后面的人的人挤进了人流。

车一站一站的过,人也一点一点的变少。最后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女孩眯着眼睛听着耳机里的《稻香》坐在窗边的座位上。没有人说话,四周一片寂静。

“快来找我呀!”空灵又俏皮的女声充斥着车厢,座上的女孩打了个冷颤,却又自觉是幻听马上又放松下来。

“快来!快来!我就在这里”女声再次响起,话音刚落,她又“咯咯咯”的笑起来。女孩马上明白不是自己幻听了。她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偌大的车厢找不到第二个人。

女孩额上冒了一层冷汗,她马上想到,车上还有司机呢!

女孩跑去找司机。但这一找,更是让女孩坚定的认为---这是灵异事件。那坐上的人,听见了女孩的呼声缓缓向她转过头来。可那双眼镜压跟不是活人该有的,他的眼睛里头一片白,没有一丁点儿的黑。只见他开口,发出了几声笑声,这声音空灵而俏皮,分明是与刚才响起的女声无二。女孩呆呆的站在那里,就像扎根在此了一样,一动不动。

“既然你不来,那我就只能亲自把你带来咯”话音未落,女孩连同她的一切至此的痕迹都消失不见......



                                                                                            

我的文笔好渣啊!我现在单纯就是在练文笔,我太拉了。

我闺蜜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我,她看到我了就会在评论区骂我。这是她说的,就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骂我。

我闺蜜她也在写小说,不过我们都是小学六年级,要小升初。所以不定时更新。不过在学校都会持续写手写稿,什么时候发就不一定。就像是我这一个引子是在开坑当天写的,但我想在才发。

最后一句。

我是来练的,欢迎捉虫。\\\\٩( 'ω' )و ////

最近几天考试了,我好拉。才86.5,哭死(●❍(工)❍●)


牙妹不好了
模型制作:诡异厨房,一进去就老十岁?
模型制作:诡异厨房,一进去就老十岁?
Centimeter(。・Ⅴ・。)

我上网课の二三三事儿

  家银们抑郁了,昨天上课的时候,我看《烟火》的游戏实况解说,www,费了我一包纸巾(இдஇ; )哭死我了www!为什么这么虐却又这么好看啊😭


  《烟火》现在是火过了(大概),但是还是很火!那段时间我对游戏不感兴趣的,不过下了b站,关注了阿怕之后,我就看游戏实况了,考古的我看到了很久之前的《烟火》,虽然当时对游戏不感兴趣,但是也是有所耳闻。正巧是晚自习,还是娟姐(英语老师)值班,管的也不严,我就没关摄像头,直接看了。


  大概看了两节晚自习多一会儿,我看完了。......


  家银们抑郁了,昨天上课的时候,我看《烟火》的游戏实况解说,www,费了我一包纸巾(இдஇ; )哭死我了www!为什么这么虐却又这么好看啊😭

  

  《烟火》现在是火过了(大概),但是还是很火!那段时间我对游戏不感兴趣的,不过下了b站,关注了阿怕之后,我就看游戏实况了,考古的我看到了很久之前的《烟火》,虽然当时对游戏不感兴趣,但是也是有所耳闻。正巧是晚自习,还是娟姐(英语老师)值班,管的也不严,我就没关摄像头,直接看了。


  大概看了两节晚自习多一会儿,我看完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的天啊怎么这么好哭啊www!小娟妈妈不要s啊(இдஇ; ),这是什么公公婆婆,我直接过去两个大b兜,芳芳是个好好孩子啊www!陈老师我爱你!!!我永远记得你!😭😭😭小林同志你怎么这么淡定啊!叶医生也是好人啊啊啊!


  他们都好温柔(除了那仨sb),我哭死!!!


  我一边看一边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关键是我没关摄像头啊!还好我躲到一边哭去了,真的难受。


  睡觉之前又看了一遍,又哭了一遍,陈老师真的好温柔啊www,她才没有死!她只是变成星星坠入星河了!(给孩子刀傻了)


  想说的话有好多,但是兜兜转转到了嘴边,一张开口就是哭泣的哽咽声,还没反应过来,眼泪就哗哗地往下掉。


  “我的尸体不会腐烂在泥土里,我会像鸟儿一样,死在天空中。”


  “写在作业本上的每个字,都会生根发芽,开出遍野的花。”


  “妈,这鱼真好吃。”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我想成为那个扔绳子的人。”


  “或许它们只是一团死灰,又或许里面还在燃烧着火焰”


  “我没有继续追赶那辆灵车,我停下脚步,目送那辆灵车……直到它消失在视野中。”


  “这是一场没有逝者的葬礼。”


  《烟火》真的是神作,我不会说什么富丽堂华的话去夸赞,我没文化,我只能说,好看!nb!!!


  

伊·露楸

狼人杀游戏(前言)

最近班里狼人杀又火起来了,

突发奇想有了这个灵感。

不想更文,

就写了这个前言。

正文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

以及一些说明:

1.本合集纯属个人想法(幻想),切勿和现实联系在一起。(性格和学号等除外)

2.可以理解为一场真人游戏,共35名参赛者(全班人数),编号是他们在现实中的学号。1号~37号,但20号和30号没人。

3.楸还邀请了几位老师一起来写,可能会交替着写哦~(^-^)

4.正文中的一些场景可能描述的并不准确,令各位难以想象,请多加理解~o^ - ^o

外注:更文困难,会很慢的,楸会加油更的!

最近班里狼人杀又火起来了,

突发奇想有了这个灵感。

不想更文,

就写了这个前言。

正文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

以及一些说明:

1.本合集纯属个人想法(幻想),切勿和现实联系在一起。(性格和学号等除外)

2.可以理解为一场真人游戏,共35名参赛者(全班人数),编号是他们在现实中的学号。1号~37号,但20号和30号没人。

3.楸还邀请了几位老师一起来写,可能会交替着写哦~(^-^)

4.正文中的一些场景可能描述的并不准确,令各位难以想象,请多加理解~o^ - ^o

外注:更文困难,会很慢的,楸会加油更的!

再长一厘米
今年最喜欢的恐怖游戏:popp...

今年最喜欢的恐怖游戏:poppy’s playtime

任何人不玩poppy’s playtime我都会伤心的OK?

今年最喜欢的恐怖游戏:poppy’s playtime

任何人不玩poppy’s playtime我都会伤心的OK?

冒冒施
第一眼印象:好酷酷酷酷!!!...

第一眼印象:好酷酷酷酷!!!

于是飞快的摸了

第一眼印象:好酷酷酷酷!!!

于是飞快的摸了

玖杏乐yue

新的梦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睡太早,今天五点半左右就醒了,迷迷糊糊醒来时,还记得刚刚做的新的梦:

梦见有十个孩子,我好像附在其中一个孩子身上。这十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穿越到了一个恐怖游戏世界里。这个游戏世界是个学校,有很多很高很高的树。学校里的师生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想要抢夺这十个孩子的异能。其中一个孩子的能力是火,一个是音乐(控制系的感觉),还有一个是生命复苏(别的不记得了)。孩子们逃啊逃啊,死了八个,还剩最后两个。之前死去的一个孩子,把自己控火的能力通过一根树枝(别问我为什么是树枝,问就是做梦我不知道),给了还活着的一个孩子。他们逃啊逃啊,最后爬上了好高好高的树,但还是没用。最后,能力为生命复苏的女......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睡太早,今天五点半左右就醒了,迷迷糊糊醒来时,还记得刚刚做的新的梦:

梦见有十个孩子,我好像附在其中一个孩子身上。这十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穿越到了一个恐怖游戏世界里。这个游戏世界是个学校,有很多很高很高的树。学校里的师生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想要抢夺这十个孩子的异能。其中一个孩子的能力是火,一个是音乐(控制系的感觉),还有一个是生命复苏(别的不记得了)。孩子们逃啊逃啊,死了八个,还剩最后两个。之前死去的一个孩子,把自己控火的能力通过一根树枝(别问我为什么是树枝,问就是做梦我不知道),给了还活着的一个孩子。他们逃啊逃啊,最后爬上了好高好高的树,但还是没用。最后,能力为生命复苏的女孩子还是被捉住了,另一个不知所踪。

感觉过了很久,又是这个恐怖游戏世界,一个女孩来到了这个世界,又开始被追杀,然而结局变了。原本一起追杀女孩的一个玩偶熊,原来正是最初的十个孩子之一,也正是那个能力为生命复苏的女孩子,于是她俩互换了身份。“勇者变成了恶龙,但公主却变成了勇者。”(梦里直接出现的文字,同时还有两人互换身份的大头分镜)最后,[公主]成功干掉了当初杀了他们所有人的罪魁祸首——这个游戏里的boss(梦里好像是个美国探员啥的,和学校的老师一起猎杀有异能的游戏者)。

嘿嘿姐

18条校规

*新手写文    微恐      注意避雷

_

5

贺峻霖眼疾手快,拔出张真源的枪,打穿了李主任的头颅,和安娜娜的心脏


贺峻霖大口喘着粗气。


刘耀文:上前扶着贺峻霖,你没事吧。


贺峻霖:刘...刘耀文,我答应你。


刘耀文:什...什么


贺峻霖笑着:我说刘耀文我答应你那天晚上说的。贺峻霖缓过来了


刘耀文:那天晚上你没睡啊


“如果睡了,可就听不到你说的了”贺峻霖笑着回答。


系统提示<18条校规>逃亡结束。恭喜各位玩家。


“马哥跟......

*新手写文    微恐      注意避雷

_

5

贺峻霖眼疾手快,拔出张真源的枪,打穿了李主任的头颅,和安娜娜的心脏


贺峻霖大口喘着粗气。


刘耀文:上前扶着贺峻霖,你没事吧。


贺峻霖:刘...刘耀文,我答应你。


刘耀文:什...什么


贺峻霖笑着:我说刘耀文我答应你那天晚上说的。贺峻霖缓过来了


刘耀文:那天晚上你没睡啊


“如果睡了,可就听不到你说的了”贺峻霖笑着回答。


系统提示<18条校规>逃亡结束。恭喜各位玩家。


“马哥跟你说贺峻霖答应当我男朋友了”刘耀文激动的说。


马嘉祺说:我知道了。


张哥,丁哥,翔哥,亚轩霖霖答应我了”刘耀文喊到


宋亚轩一脸黑线:这孩子疯了吧,都叫一天了。



-


end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大家可以看看我的新文坑叫<电竞团伙>新文应该会比<18条校规>有进步,希望大家支持】

只是恰巧路过
鬼知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有多想笑...

鬼知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有多想笑……

救命,这个称呼真的可爱到我()

兴奋让我连夜摸好图

鬼知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有多想笑……

救命,这个称呼真的可爱到我()

兴奋让我连夜摸好图

淡风轻云

终于,第二章可算是出来了,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几个月光看着消息😂😂😂

用P2网友说的一句话,又是鸽子游戏,出处在最后一p


终于,第二章可算是出来了,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几个月光看着消息😂😂😂

用P2网友说的一句话,又是鸽子游戏,出处在最后一p



仓鼠君
“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一二章男主差别好大。守墓人勇是真的勇,食尸鬼现身他还有一茬没一茬跟其交谈,临时跑路不忘叫路西带斧头,真的想跟食尸鬼干一架啊小哥,目睹路西变身关注点却是对方是否还能吃夜宵。。。个人感觉他对动物还算和善,虽然初见路西就觉得她笨笨的(笑死)


当然杰克老婆温柔也是真的温柔🥵谁不喜欢亲切和蔼的大哥哥,还会小心翼翼哄你那种。雾城,一款我的老婆嘶哈嘶哈🥵🥵🥵💥

“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一二章男主差别好大。守墓人勇是真的勇,食尸鬼现身他还有一茬没一茬跟其交谈,临时跑路不忘叫路西带斧头,真的想跟食尸鬼干一架啊小哥,目睹路西变身关注点却是对方是否还能吃夜宵。。。个人感觉他对动物还算和善,虽然初见路西就觉得她笨笨的(笑死)


当然杰克老婆温柔也是真的温柔🥵谁不喜欢亲切和蔼的大哥哥,还会小心翼翼哄你那种。雾城,一款我的老婆嘶哈嘶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