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恐怖美术馆

99537浏览    1274参与
逝火

【Ib同人】SWH小剧场 1

阅读前请先看合集简介。

SWH是“Straggle With Hesitation”的缩写哟。

[图片](摄影师逝火,二创作者逝火,工具MIX,Canva


『时间线』

第六章,Garry玫瑰重生并恢复记忆后


“还不放手吗,抱着我这么久,你一定累了吧?”我轻声地询问着这个与我紧密相拥的令人安心的男人。

“不会的啦,Ib是个很轻盈的女孩子哦。而且……”他轻轻地动一动左臂,把我捧到胸前。于是在Garry有些沉重的呼吸声中,我们再一次四目相对。

啊,好像有点儿喘不动气。明明不是像刚才那样抱得那么紧……

“而且?”在又一阵沉默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这样问道。毕竟...

阅读前请先看合集简介。

SWH是“Straggle With Hesitation”的缩写哟。

(摄影师逝火,二创作者逝火,工具MIX,Canva


『时间线』

第六章,Garry玫瑰重生并恢复记忆后


“还不放手吗,抱着我这么久,你一定累了吧?”我轻声地询问着这个与我紧密相拥的令人安心的男人。

“不会的啦,Ib是个很轻盈的女孩子哦。而且……”他轻轻地动一动左臂,把我捧到胸前。于是在Garry有些沉重的呼吸声中,我们再一次四目相对。

啊,好像有点儿喘不动气。明明不是像刚才那样抱得那么紧……

“而且?”在又一阵沉默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这样问道。毕竟换作我遭受这种情况,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啊。

等等,我恢复记忆的时候有说什么吗?现在想想,我从进入这个美术馆开始,又说过多少话呢?

嗯,好像没几句。


在确信了这一事实后,我抬起方才陷入沉思的脑袋,在Garry温柔地吐露心声后倚在他的胸口,“你也是,辛苦了。”

“对了,Garry。”懒洋洋的时候最适合问些轻松的话题,“为什么你恢复记忆的时候反应就那么大啊,在地板上一颤一颤地胡言乱语着呢。”

“人家也不是很清楚呢,Ib是怎么想的?”闪躲的眼神出卖着他的窘迫,让我想起了他唯一一次拒绝“翻译”一本书的时候。

大人们总是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破的吗?

不过现在的我,还不想顾忌这些就是了。


“也许是因为Garry是大人吧。虽然语气怪怪的但经历更多、脑内的信息量也就更大吧?”


明明只是这样一句普通的话,却惹得他羞红了脸、瞪大了眼,支支吾吾像是失神断了线——应该是说中了。

……

“Garry,你在吗?”

“或许是……是吧。”

“能放我下来了吗,差不多过去十分钟了。”

“在啊,直到离开这里为止,人家不会再离开你半步的……”


呃,你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啊?


“Ib,这一路走来你也累了吧?人家的肩膀可以借给你的,地上还是太凉了。”Garry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蹲了下来、坐在地上,“我们就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一小会儿就好。”

我微微一笑,只是更自然地倚在他的身上。


还是,败给了他的坚持呢……

青   霾
“我操你妈,当初是谁说谁都不能...

“我操你妈,当初是谁说谁都不能说谎来着?”


这个女人我记得好清楚。。。。

“我操你妈,当初是谁说谁都不能说谎来着?”



这个女人我记得好清楚。。。。

哑音未阳

【无CP向?】雷安的恐怖美术馆之旅-2

·OOC有

·原创人物有,无Ib注意

·私设雷狮除了卡米尔还有妹妹,雷安经过凹凸世界带着记忆来到凹凸学院,算非典型朋友。

·进度极慢,详略不得当,惭愧

·没有存稿,正式开学后更期不定…

2-

嗒,嗒,嗒,嗒…

毫无起伏脚步声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死寂的美术馆内,引得在楼梯口站定未动的两人神经紧绷。

安迷修不住回头,但是当然,除了雷狮,无论看向哪里都没有一个动态的事物。

只是突然,错觉一样的看到了一个影子从楼上的窗边走过,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又折返回伸出灰黑的手,在窗上用力拍了两下,甚至留下了拍痕。

安迷修心下...

·OOC有

·原创人物有,无Ib注意

·私设雷狮除了卡米尔还有妹妹,雷安经过凹凸世界带着记忆来到凹凸学院,算非典型朋友。

·进度极慢,详略不得当,惭愧

·没有存稿,正式开学后更期不定…

2-

嗒,嗒,嗒,嗒…

毫无起伏脚步声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死寂的美术馆内,引得在楼梯口站定未动的两人神经紧绷。

安迷修不住回头,但是当然,除了雷狮,无论看向哪里都没有一个动态的事物。

只是突然,错觉一样的看到了一个影子从楼上的窗边走过,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又折返回伸出灰黑的手,在窗上用力拍了两下,甚至留下了拍痕。

安迷修心下一沉——二楼外墙,可是光滑地没有一点可以给人类落脚的地方。而且太巧了,如果刚才他没有回头的话,他很可能会将这个影子略过。

四周脚步声从未停下。

简直就是恐怖片的标准开头。

雷狮眉关紧锁,警惕四周,不过片刻就知道了这莫名其妙的脚步声不过是唬人的把戏。在安迷修依然伫立之时,率先迈出了探索的脚步。

见状,安迷修警惕着周身,跟了上去。虽然此时也并不是非常愿意跟着雷狮,但现下诡异形势,作为两个仅有的人类,他知道分开绝对不是最好的办法。

围绕《深海之世》的人群消失,地上的大画更露出了其阴冷的一面。可怖的大鱼张着血盆大口,仿佛要将来者一口咬下,拖入不尽黑暗的世界中去。

两人皆沉默着,走过一圈。并没有什么出奇的,美术馆还是那个美术馆,空荡荡还是那样空荡荡。除了某一幅《咳嗽的男子》猛地一咳吓得本就紧张的安迷修差点跳起来,阴沉的雷狮差点平地摔之外,一切仍有着不详的安宁气息。

回到原处,雷狮不禁感到了失望。即使搜查过二楼就已有所预感,但真正找不到卡米尔和梅阿丽时,他还是起了一丝无力的担忧。他从未像个弱者一般想着“如果什么就好了”这样的话,可现在却不禁也起了感慨。他当然不会屈服于什么困境,就算意料之外的变故发生,他也一定会拼出一条路来。只是,卡米尔…在心里念了念这个名字,他想,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不远处安迷修已经走去拉了拉门。果然,紧锁着,根本没有打开的可能。他转向窗,外面是不真实的模糊。做好了无用功的心里预警,默念一句抱歉推向了窗子…不出意外,没开。

看向略有走神的雷狮,安迷修也知道他在担忧的是什么,刚想安慰,眼神被一片鲜艳的红勾去,随机猛的一阵恶心一一像是什么人从上方倾下一桶红颜料,完美的将窗子挡了个透。那不真实的灰蒙蒙的一片,再也看不见了。

完美的被惊了一下的安迷修略显狼狈的倒退两步,心情不禁蒙上了一层灰影。而此时,没有什么比猛一下再看到雷狮欠揍的笑更令人火大的事情了。

然而十分紧绷的神经下,他没有把什么情绪发泄出来。怒火在骑士心中溜了一圈,不经意间带走了不安的情绪,像顽皮的小孩,轻轻地在骑士心尖不注意的地方点了一下,又渐渐消了下来。

“别再费劲了安迷修,看来正常的方式就是无法出去了。看这样子,恐怕这里和刚才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是看完那幅《空想的世界》……不,应该是开始走近那一段没有人站立的墙时就开始了。啧,说这个也没用,还是从其他的地方找找吧。”说罢,他转过身,细细检查过两侧的墙壁,又重回了一楼展厅。

的确,安迷修想。看了眼雷狮离去的方向,选择了跟上去。并不是说他已经离不开雷狮,他也绝不会让自己就此困在这里一一雷狮有他在意的弟弟妹妹,他也有不能放下的师父。他相信自己若能找到离开的方法,绝对会毫无保留的与雷狮共享,但是他并不认为雷狮也会如此。与其各自为政,不如共渡难关,现在又不是大赛,他也和雷狮没什么不共戴天之仇,没必要你死我活。

准备耐下性子的他突然又回忆起迷宫赛时他们的互相敌对,明白了雷狮的态度已经决定了合作。与对抗小黑洞时不同,在这么久的相看两厌里,他们对彼此也算是有了新的了解,更何况两人此刻没有元力,也不是非要摆那个正邪不相容的样子。没必要。没必要坚持对立,没必要一直紧跟雷狮,没必要秉持自身骄傲拒绝合作,这些都没必要,因为大赛早已过去,现在是同处困境。他笑笑,在后方换了一个方向走去。

 

虽然说团结就是力量,但是在这样的绝路面前,团结,也不过是让人更快的感到无力罢了。

无功地再绕了一圈,分头行动的两人面对面地重逢于《精神的具象化》前,彼此都不再觉得意外:竟已经习惯了这种出不去的情形。

那,是二楼吗,要回到像是开启一切的墙前吗?

然而一个像是送来的路已经出现在了眼前:《深海之世》的护栏不知何时已断开了一角,一道蓝色颜料的小孩足迹直直通向画中。

“呵,终于出现了吗?”雷狮眼中出现了一丝兴趣,仔细查找没有结果,反倒是随便走走就触发条件,“反正也没有离开的方法,不如顺着这条路下去看看怎么样?我有预感,接下来,会有很多有趣的事。”

虽然变动可疑而诡异,还有不知道有没有再次变动的二楼没有探索。但对无聊的太久的海盗头子来说,这和旁边的骑士一样,算是仅有的消遣了。话音未落,他已大步踏入了深海之中,竟也真带出了一片水声。

安迷修看着荡漾的水波的画面,并未犹豫多久。步下,是一条完全漆成蓝色的正经楼梯通道,不知要下到什么地方。安迷修也有预感,有什么,终于要开始了。


浅唱
曲奇与棉花糖。 (情人节贺图之...

曲奇与棉花糖。


(情人节贺图之2(

(一画情人节就特别有动力(

(GarryIb你俩快去结婚(

曲奇与棉花糖。


(情人节贺图之2(

(一画情人节就特别有动力(

(GarryIb你俩快去结婚(

犬槑槑槑丸子x

恐解rap的女孩子们!

我太能拖了,就这几个小人我竟然拖了半年【时代眼泪

恐解rap的女孩子们!

我太能拖了,就这几个小人我竟然拖了半年【时代眼泪

哑音未阳

【无CP向?】雷安的恐怖美术馆之旅-1

·OOC有

·原创人物有,无Ib注意

·私设雷狮除了卡米尔还有妹妹,雷安经过凹凸世界带着记忆来到凹凸学院,算非典型朋友。

·进度极慢,详略不得当,惭愧

·对画的点评全凭美术课听课结果,写不出雷万分之一的优秀,要不你们略过那一段自己脑补一下?

·没有3000好像进不了副本(笑哭)

·好像一时也想不起什么了先这样吧


1-

“我说——”走过几个小型画作,安迷修停在了一张比深海之世还大的画作前,叫住一直都像是不耐烦地走在他正前方的的雷狮,“你既然这样刻意地表现对画作毫无兴趣,那...

·OOC有

·原创人物有,无Ib注意

·私设雷狮除了卡米尔还有妹妹,雷安经过凹凸世界带着记忆来到凹凸学院,算非典型朋友。

·进度极慢,详略不得当,惭愧

·对画的点评全凭美术课听课结果,写不出雷万分之一的优秀,要不你们略过那一段自己脑补一下?

·没有3000好像进不了副本(笑哭)

·好像一时也想不起什么了先这样吧




1-

“我说——”走过几个小型画作,安迷修停在了一张比深海之世还大的画作前,叫住一直都像是不耐烦地走在他正前方的的雷狮,“你既然这样刻意地表现对画作毫无兴趣,那不如直接去接待处待着——反正梅阿丽小姐也已经没有跟着我们了——在下认为跟着你这恶党简直是对艺术的轻视。”

雷狮嗤笑,“哦,谁说我只是闲逛?这边大多都是Guertena后期的画作,最突出的是情感象征,没必要非一个个笔触看下来——就说这个,《空想的世界》,用色大胆,在大片的黑色中左右两角用了对比色不说,两边还以间色串连,冷暖交替。但是这样的构建不但不显花哨,由于主色调是黑色,这样的点缀更增加了画面的阴暗诡异。

颜色的流向像是一条蜿蜒小路,四维时空的表现:虽然是非常粗糙的笔触,但是我们依然可以辨认出,玫瑰,黑手,右上角扭曲狞笑的脸,不同的元素分布在小路边——不觉得像冒险游戏关卡中所见一样吗,《空想的世界》,其实也就是G内心的世界,要经历一关一关的考验才能通透吧。

我并不了解美术界那些派落,但是在那个写实主义备受推崇的时代,摒除写实绘画常有的构图,甚至把自己已有的精致的肖像画《红衣的女子》也落于其间,以超印象的方式绘画,G在这些画中,一定还寄寓了更多……”

 

安迷修愣了许久。尽管他知道雷狮家世显赫,也料想过他能理解艺术,但当真真切切地听到雷狮认真的分析,他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优秀。他从来没有怀疑过雷狮的优秀,尽管他也从不认可雷狮的理念。大赛前几要是没有几点过人的的能力品质都是不可能的。但因为背负着什么,因为要赢的坚定信念,凹凸大赛里又有那么多的闪光点被隐藏。但是在和平的环境里,那些金子终于发光,这样的雷狮就是极少见的光,明亮(虽然是别样的)、耀眼。安迷修知道自己仍没有认同雷狮,但是依然被这样的他所吸引,短暂地、意外地、产生了一点不可忽视的触动。

不过雷狮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感动“我不过就随便说说,怎么,安迷修,听傻了?”

果然。安迷修顿时脸黑,咬牙切齿地回瞪。恶党就是恶党,这种人还是不能对他有什么期望。

愤愤地迈着被良好修养压下声响的脚步,安迷修错过玩味地笑着的雷狮,步向走廊另一边的《黑色身姿的你》,尽力地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眼前的的画上。

尽管如此,男人低沉的声音却依然回荡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

近乎无意识地晃过同一面墙的几幅画,掠过拐角,安迷修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不详的预感漫上心间。连忙转过头去看身后的雷狮。

也就是刹那,眼神对上了别有深意地看着他的雷狮。

安迷修压抑下下意识想转过头的冲动。意料之外地,突然间竟因为这恶党有了一丝安心。

这次雷狮没有再多说什么毁坏气氛的话。只是一对眼,快步走上前,没有在他身边停留,直直地冲过拐角,到走廊另一端的拐角张望。

“啧。”

安迷修已经完全恢复了清醒,自然没有放过雷狮此时表情的阴沉。大步跟上,视线落在了雷狮看向的地方。

身为大赛第五,安迷修的动态视力当然不差,但是他实在不敢相信,定睛一看,依然没有改变。他的心沉了下去。不详的预感实现了。

美术馆一直播放的典雅大方的音乐停止了可以说是刚才所处位置远离广播,四周变得安静可以说是吵闹的小孩被家长带走,刚才那面墙前只有他和雷狮可以说是巧合——但是,那方才接近人声鼎沸的二楼一连两条长廊都没有一个参观者,就什么也说不通了。静下心去听,周围也只有两个呼吸声。

两人短暂对视,想法不谋而合。

齐齐迈向向下的楼梯——

空旷的楼梯口回荡着干脆利落的脚步声。

灯闪了两下,灭了。

招待处里空无一人,连带那本溢出大展厅的喧声。

不是错觉。

美术馆,一下子空了。


TBC

新建用户
大扫除翻出来的黑历史作

大扫除翻出来的黑历史作

大扫除翻出来的黑历史作

浅唱

是pocky game!

(2p存的过程

情人节贺图之一(

落书

是pocky game!

(2p存的过程

情人节贺图之一(

落书

哑音未阳

【无CP向?】雷安的恐怖美术馆之旅-前

·入坑凹凸很久了终于决定交点党费

·OOC有

·原创人物有,无Ib注意

·私设雷狮除了卡米尔还有妹妹,雷安经过凹凸世界带着记忆来到凹凸学院,算非典型朋友。

·好像一时也想不起什么了先这样吧

前-

 

那是一个天空阴沉的下午。

要不是妹妹强烈要求要来,雷狮绝对是一步也不会踏进美术馆的。然而就是这样忍着不耐烦地踏入美术馆,却发现了更让他不耐烦的人——安迷修。

“安迷修!”身旁的妹妹倒是兴奋得很,蹦蹦跳跳地跑去安迷修面前享受摸头福利去了。

“梅阿丽小姐,在下非常荣幸能够受邀共享美术盛宴。但是这里是美术...

·入坑凹凸很久了终于决定交点党费

·OOC有

·原创人物有,无Ib注意

·私设雷狮除了卡米尔还有妹妹,雷安经过凹凸世界带着记忆来到凹凸学院,算非典型朋友。

·好像一时也想不起什么了先这样吧

前-

 

那是一个天空阴沉的下午。

要不是妹妹强烈要求要来,雷狮绝对是一步也不会踏进美术馆的。然而就是这样忍着不耐烦地踏入美术馆,却发现了更让他不耐烦的人——安迷修。

“安迷修!”身旁的妹妹倒是兴奋得很,蹦蹦跳跳地跑去安迷修面前享受摸头福利去了。

“梅阿丽小姐,在下非常荣幸能够受邀共享美术盛宴。但是这里是美术馆,不是玩闹的地方。在下认为既然来了,就应该保持安静。”安迷修对着少女温和地说。

看到少女重重点头的样子,安迷修以满意的微笑回应,转向雷狮,露出了正经的神色。“既然都是被梅阿丽小姐庄重邀请而来,在下希望恶党也稍微收敛,好好欣赏美术作品。”

雷狮嗤笑一声,不再理会他惯常的针对,百无聊赖地将头转向一边,以示“我也不想理你”的友好。

看着气氛逐渐僵硬,梅阿丽果断拉起一直默不作声的卡米尔,俏皮的对身后人笑笑,走进了美术馆。

 

于是产生了这样一个奇妙的组合:高大的紫眸男子百无聊赖地迈着大爷似的脚步,视线简单地扫过周围价值连城的作品;面容精致到像从画中走出的的少女拉着另一面无表情的秀气男孩跳跃式地介绍着一幅幅画,金色的秀发在空中不断地飞舞着,也不顾蓝色的视线是否跟上;棕发的男子注视着少女讲述的画像,若有所思。

不过很快雷狮发现了什么不对劲,比如他亲爱的弟弟妹妹突然不见了,以及,面前的棕发骑士一脸一言难尽的目光。

“梅阿丽小姐提出要去旁边的儿童区看看……让我们不要走散了。”虽然美术馆并没有儿童区。感觉得到身后火辣辣的目光,安迷修还是尽量维持着一贯的态度。不过,就算是他也不禁为现在女生所希望的事物感到无奈。谁会想要和死对头待在一块啊!

“啧,麻烦。”雷狮虽有不满,但也没有要直接甩开安迷修走掉的意思。就像来自己一点也不感兴趣的美术馆,他一直以来对梅阿丽在无关紧要的地方都有着一丝纵容,尽管有时候与他的自由有了一点冲突。

于是乎变成了气氛更加奇怪的两人组了呢。

 

暗处,梅阿丽拉着卡米尔暗中观察。

“你不觉得他们两个真的配一脸吗?”梅阿丽以一种非常严肃的口吻说道。

“……”

本来卡米尔就不看好这桩婚事梅阿丽的做法,不想说话。只是在这种和平的大环境下,就算留大哥一个人和安迷修待在一起,他也不至于不放心,所以选择了随她去。

“大哥也没什么异议。如果大哥反对的话……”他拉高了围巾,一时感觉到有什么与他一向的理智违和的东西一直贯穿着他们的生活。他眼神暗了暗,暂时压下了那个想法。

旁边的少女依然喋喋不休地念叨着她心心念念的CP,卡米尔的思维却已远远脱离。

为什么,是在这里……

提樂.st.
是漂亮的大姐姐(不 蹭蹭lof...

是漂亮的大姐姐(不

蹭蹭lof的滤镜

着实不会画衣服和背景

是漂亮的大姐姐(不

蹭蹭lof的滤镜

着实不会画衣服和背景

未刑刑刑刑
【授权转载】 【‼️禁止二改二...

【授权转载】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


作者:rifsom

链接🔗:戳这里 


原链接🔗:戳这里 


授权图:请移步《授权图》合集

【授权转载】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


作者:rifsom

链接🔗:戳这里 


原链接🔗:戳这里 


授权图:请移步《授权图》合集

雷王星的牢饭听说很好吃⚡🔒🚫
好久没画Garry了,画完发现...

好久没画Garry了,画完发现⋯

帅哥您哪位?

我认不出来自己画的Garry了⋯

这张也是躺着用平板画的⋯

好久没画Garry了,画完发现⋯

帅哥您哪位?

我认不出来自己画的Garry了⋯

这张也是躺着用平板画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