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恩奇都

0
210.6万浏览    1235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1-28 06:57
yaki_TEKE li-li
如上,是恩meme。 虽然但是...

如上,是恩meme。

虽然但是,没想到西之魔王系列的恩一个人就能凑齐......

从上往下,按系列内的作品划分依次是东之森→人偶之家→西之魔王→春之国→终叙之诗。

按照代号划分,依次是怪物→魔法师→魔王→妖精→白恩。

白恩是什么暂且保密(喂

如上,是恩meme。

虽然但是,没想到西之魔王系列的恩一个人就能凑齐......

从上往下,按系列内的作品划分依次是东之森→人偶之家→西之魔王→春之国→终叙之诗。

按照代号划分,依次是怪物→魔法师→魔王→妖精→白恩。

白恩是什么暂且保密(喂

卯行星
图文无关) 我:我爬墙很快大家...

图文无关)

我:我爬墙很快大家不要因为铜仁关注我其实主要是搞oc的

还是我:(一个礼拜没动oc了又摸了张恩

图文无关)

我:我爬墙很快大家不要因为铜仁关注我其实主要是搞oc的

还是我:(一个礼拜没动oc了又摸了张恩

濒野
迦勒底:“既然过年不然来玩个牌...

迦勒底:“既然过年不然来玩个牌怎样”

迦勒底:“既然过年不然来玩个牌怎样”

Yuki_雪霁初晴时

从恩奇都蛋里诞生出了恩奇都!


可能会印少量的立牌玩玩。

从恩奇都蛋里诞生出了恩奇都!


可能会印少量的立牌玩玩。

Yuki_雪霁初晴时

很潦草的摸鱼。恩奇都蛋诶呜呜呜呜呜芜湖!!!!

很潦草的摸鱼。恩奇都蛋诶呜呜呜呜呜芜湖!!!!

凤舞康泰宗保护基地

【闪恩】王宫觅食记(上)

  夜深了,就算是王的寝宫,也只有几盏小小的火光亮着。吉尔伽美什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就在今晚,他突如其来地想阅读一些文章来辅助睡眠,此时,恩奇都早就蜷缩着在他旁边睡着了。

  他第十次捏着恩奇都的下巴让祂的牙关松动,好把自己被咬住的胳膊肘拿出来。被咬过的地方有些泛红,还有些牙印,国王随意地在恩奇都的睡衣上蹭掉了口水,吹熄所有的灯,不到一分钟就陷入了睡眠。

  恩奇都磨了磨牙,左右翻转,也没有在熟悉的位置找到熟悉的胳膊,眼睛朦胧地睁开,从做着美食的梦中清醒过来。

  祂盯着一室漆黑,很快反应过来这里已经没有醒着的人了,而且祂的夜视能力绝佳,在黑暗中行动毫无磕绊,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

  夜深了,就算是王的寝宫,也只有几盏小小的火光亮着。吉尔伽美什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就在今晚,他突如其来地想阅读一些文章来辅助睡眠,此时,恩奇都早就蜷缩着在他旁边睡着了。

  他第十次捏着恩奇都的下巴让祂的牙关松动,好把自己被咬住的胳膊肘拿出来。被咬过的地方有些泛红,还有些牙印,国王随意地在恩奇都的睡衣上蹭掉了口水,吹熄所有的灯,不到一分钟就陷入了睡眠。

  恩奇都磨了磨牙,左右翻转,也没有在熟悉的位置找到熟悉的胳膊,眼睛朦胧地睁开,从做着美食的梦中清醒过来。

  祂盯着一室漆黑,很快反应过来这里已经没有醒着的人了,而且祂的夜视能力绝佳,在黑暗中行动毫无磕绊,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祂很小心地从吉尔伽美什的身上抬起手臂,又动了动腿,即便在睡梦中,王也接受到了好友“想要翻身”的信号,曲起膝弯,让恩奇都顺利地把腿也抽了出来。头发还有相当一部分被压着,这可怎么办呢?再让吉尔伽美什动下去,他可要醒了。

  恩奇都认真思考着把对方叫醒的方案,即使真的把吉尔伽美什叫醒了,祂也有把握令他继续睡下去。

  只是……终归有些麻烦。

  祂趴在床上,花了将近十分钟才连抽带拽地取回所有自己的长发,不过为了某个目的,这都是值得忍耐的考验。

  在黎明前的黑暗还要之前,也就是所有人刚睡不久的时候,是恩奇都一天中最自由的时光。

  在这段时间,就算王宫里那复杂得像个小迷宫的厨房,也绝不可能每个十字路口、每个储藏室都有人。祂可以闲适地在那些蜘蛛网似的通道里散步,遇到一个房门,就走进去吃一点东西。祂会和猫一样静悄悄的,每次吃的东西也和猫一样少,谁都不会发现。有时候厨师们还会彻夜煮一些汤,运气好的话,能嚼一些热乎乎的新鲜羊肉——通常到了第二天的餐桌上,这些肉和蔬菜都会被当做配料而无情地抛弃,祂只能喝到一小碗汤,小小的,能握在祂如女人般细巧的掌心里。

  祂成功下了床,立刻奔赴自己心中乌鲁克最伟大的宝地。

  需要强调的是,此时的恩奇都心中完全没有一点“偷偷做点好吃的让好朋友惊喜”这种高尚的想法。虽然不够高尚,但祂依然完全无师自通且本能地理解了什么是紧急避险,所以厨房遭受的绝不算什么单方面侵略。

  厨房是数个大房间和数十个小房间组成的建筑群,其渠道一直畅通无阻地通向王宫之外,以便获得新鲜的食材。白天时,这里的每一个房间都热火朝天,厨师挥汗如雨,奴隶如同红细胞那样挨挨挤挤,把每一样需要用到的东西送到该去的地方。没有阳光而昏暗的屋子也相当豪迈地点满了灯,菜叶上哪怕一个虫眼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绝不会让贵人们入口的东西出一丝一毫的差错。在恩奇都心中,白天的厨房是一个神秘又热闹的地方。祂只见过它寥寥数次,每次都被巨大的音量和嘈杂的人群震惊。祂从来搞不清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能各司其职,同时对从其中源源不断端出来的香气扑鼻的人类食物垂涎三尺。

  但在夜深人静的当下,厨房的所有声音都宁静了下来。大房间里的厨师们都回去歇息了,他们是这个小世界里顶有身份的人,所有人都要听他们调遣,此时回去养精蓄锐,以应付第二天的战场。小房间里只剩下烧茶和热水的几间亮着,但也只点着一根昏暗的蜡烛,值夜的人轮流打着瞌睡。

  恩奇都嗅了嗅空气,它们凉了下来,但还是可以嗅到白天时复杂的烟火气,以及菜肴的香味。祂辨别出了中午和晚上吃的烤肉,所用的香料香气特殊,在祂的印象中留下了鲜明的一笔。而在冷冷的、沉淀下来的所有气味中,祂又闻到了一些热乎乎的新鲜的蒸汽,这代表着一些陶锅还在炉火上咕嘟咕嘟地冒着烟。祂开心起来,脚步更加轻盈。

  并不急着直奔主题,而是先去了摆放瓜果蔬菜的房间。祂照例从每一筐蔬果里拿一两颗,如果是无花果或者其他小巧的果子,那就拿三个。祂边拿边吃,混不在意瓜皮果核,统统吞下肚去。祂足够小心也足够敏捷,一滴清甜的汁水都不会滴到衣服上,什么证据也留不下来。

  新鲜的牛奶还没送来,昨天的黄油也不错,但是黄油是很容易被看出来被取用的痕迹的。祂在那张桌案旁徘徊了大约一分钟,十分遗憾地前往属于那些咕嘟冒着泡的陶锅的房间。

  ——恩奇都早就发现,下人那边吃的东西里,虽然可能不够新鲜,好吃的花样却很多。他们不敢把隔夜的东西送给王,自己煮一锅乱炖却是很划得来的。吉尔伽美什面前永远都不可能出现乱炖。

  恩奇都就悄悄给自己盛过很多次,从那些看起来很丑的粗陶罐子里。肉块和炖得快要化掉的块茎一直满到罐口,闻起来还有奶油和香料的味道,用有细小孔眼的小陶碗把罐口盖住,放在火上烧到香味蔓延出三个房间。

  有时候这些下人们也会讲究起来,仿照王族的饮食为自己做一顿美味。他们会取一口大锅,装满清水,再把盛满食材的小陶碗或者陶罐用树叶和棉线封口,放在大锅里一直煮。恩奇都看到过这种烹饪方式,但因数量有限,只好按下好奇心,在暖暖的炉火边看了许久才离去。幸运的是,第二天祂就在饭桌上见到了这种菜的进阶版,厨师连着炖锅一起端上了餐桌,祂和吉尔伽美什一人一个,再从炖锅中取出盖得紧紧的小碗。

  当然,依然是精致简洁的分量。

  可以说,自从恩奇都住到王宫里来,祂就一顿饱饭都没吃过。


  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吃饭的时候,通常会在一张桌子上相对而坐。两人的菜式大致相同,但厨师长可能被一些外在因素迷惑住,给恩奇都的那份总是多一点色彩鲜艳又偏甜的水果和小食,并且主食的分量只有吉尔伽美什的三分之一。

  短短一顿饭,祂总是越吃越绝望。侍从们按着顺序上菜,上一道就少一道,也意味着这顿饭离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祂吃不饱,但祂不说,因为人类的城市里所有人都只吃这么一点点东西。包括吉尔伽美什。他吃的东西在恩奇都看来也绝不算什么令人饱足的分量,但可恨的是他吃的还是比祂多。

  沙姆哈特在城门口握着祂的手,殷殷嘱咐,从此你就是人民的希望了,千万不要站到大家的对立面去啊!

  一顿饭吃掉别人一个月的口粮显然是在对立面了。

  恩奇都吃完(为自己规定的一点点分量)以后就无意识地盯着对面的盘子,又看一会吉尔伽美什,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看。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即便是吉尔伽美什,也不是每顿饭都能吃完的。准确来说,厨房永远不会刚好准备他们能吃完的东西。如果说铺张浪费是身份的证明,那么食物也必然在其中之一。国王陛下的餐桌每天至少有一半的菜品原封不动。

  吉尔伽美什用餐刀往嘴里送一块肉,他正有点无聊,脑海中已经漫无目的地联想到了午睡之后的冰泉,盛在水晶杯子里,再放一些冰块……牛奶也可以,恩奇都一定会喜欢。

  他垂下眼帘,认真咀嚼,最后还是没忍住抬眼看了恩奇都,却发现对方已经盯着自己不知道多久,不禁有些愕然。

  “你吃呀,看我做什么。”恩奇都懒洋洋地说。祂已经吃完了,面前的白盘子空空荡荡的。祂的用餐礼仪肉眼可见地好,剩下的酱汁都只在盘子的中心区域,被用最后一口食物刮擦成半弧形。

  祂还是注视着吉尔伽美什,看他吃东西,也看他吃的东西。吉尔伽美什本来坦坦荡荡,却不知怎么被祂越看越不好意思,他自己都觉得不对劲了,还是抑制不住那种手发抖的劲。

  他太想知道恩奇都在看什么了。是手里这把用纯金装饰了刀柄的小刀吗?是自己值得学习的进食仪态吗?还是说祂想尝尝自己的食物味道呢?没关系的呀,只要祂提出来,大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王是很大方的。

  他几乎要沉醉在恩奇都向自己提出请求的幻想里了,可突然间,他发现对方的目光实质上是长久地停留在那些只是用来看的食物上的。

  他还没有思考出答案,冷汗就已经在后背起了薄薄一片,紧接着,那个答案也被想出来了:

  祂觉得我浪费!

  太合理了,这才是最合理的情况。作为约束王的天之锁,如果看着吉尔伽美什铺张浪费却毫不作为,完全说不通。祂金绿色的锐利双眼已经锁定了视线所及的缺陷,难道要还祂亲自说出来吗?王立刻吩咐:“把总管叫来。”

  总管走向餐桌的时候腿是软的,人也有些绝望,他发觉自己有一段时间没写遗书了,人生总有变化,如果来不及安排,那将是一桩憾事。他也在心中左想右想,揣度上位者的心思:是饮食不合口味了,还是饭菜出了差错?总不至于吃出头发吧,那也太可怕了……他发了一下抖,并且每想到一个可怕的差错都抖一下,看起来简直抖个不停。

  他快速地看了一眼桌子,两位大人一位已经吃完了,另一位,也就是砍掉了自己上一任双手的那位,才刚吃到一半。完全猜不出到底是什么事。

  “把这个,这个,还有这些。”吉尔伽美什的手在空中潦草地画了个圈,“全部撤走,以后只上我们吃的东西就行了。”

  他想了想,出于某种不知名的心理,又硬把自己往饥饿的深渊推了一步:“本王的分量削减到原来的二分之一。”

  他看到恩奇都眼里的震惊,觉得自己真是太棒了。

  中午下的命令,到了夜里他就饿得辗转反侧,恩奇都困得不行,问了他好几次:“吉尔,你还不睡吗?”

  他平静内心,说:“你先睡吧,我看会书。”

  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恩奇都刚睡到床的时候,经常半夜三更不睡觉,在床遥远的另一个半边打滚,滚一圈,蜷起来蜷一会,比起动物,更像是某种蠕虫的习性。

  那时候的吉尔伽美什也不习惯和别人亲近。他对认识恩奇都这件事是很开心的,而表达这种开心的方式也十分直接且简单——他差不多想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都给祂,财富、地位、名称,什么都给,最好所有人都把祂当做另一个吉尔伽美什来尊敬,但他依然不知道和自己喜欢的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要怎么表现。

  他故作轻松地躺在自己那一半床上,闭上眼睛,想要安安静静而且看起来游刃有余地入睡,过不了一会,恩奇都就会凑过来,用气音在他耳边说:“……吉尔,现在就睡了吗?”

  如果他不说话,恩奇都也只是看他一会,然后继续在另一半床上滚来蜷去,他通常没办法忍住不说话,他会睁开眼睛,继续和祂玩一会。比如说试图抓着对方的后脖子把祂掼到枕头后面去,又比如说在床上摔跤,弄得所有褥子都乱糟糟的,让第二天来打扫的宫女大惊失色。

  他们睡在一起的时候从不失眠,几乎每天都是无比充实地精疲力尽的睡着的,有时候要闹到礼官来劝好几个回合才肯睡下,就像两个总也玩不够的孩子。

  等到第二天早上,王的床上可谓是精彩纷呈。被褥和枕头几乎可以组成山岭盆地高低起伏的世界地图,两个人的睡姿也从不循规蹈矩,要不就是互相离得十万八千里,要不然就互相缠着——有时候恩奇都大人还会呈现出很危险的窒息姿态,如脸朝下完全埋在被子里,但祂总能很离谱地睡得很香。

  吉尔伽美什骚了骚翘起来的刘海,心想,不应该啊,我记得有一天晚上……也许就是昨天晚上,也可能是前天晚上,恩奇都特意抬起我的胳膊睡到我怀里来了,我还闻到祂脸上有苹果味了,嗯,也可能是胡椒味,总之是有这么一回事没错的。

  他这边坐在床沿发呆,恩奇都已经活力满满地跑来跑去了。祂在宫女捧着的银盆里洗好脸和手,又喝掉送上来的牛奶,接着伸头去看他们今天可能会穿的衣服,看起来激动的同时还有点小期待。

  吉尔伽美什又仔细想了想。

  恩奇都是一个很直白的人。尽管不想承认,但对方钻到自己怀里的原因,多半还是睡觉的时候被抱着很舒服……

  他叹了口气,伸长手臂,任由宫女为自己换上新衣服。昨天的那身已经报废了。

  一直到吃早饭的时候,他还在四处游神。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信号,吉尔伽美什的生活丰富到他并不需要通过想象来打发时间,而如果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事情,就说明他忽视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并且潜意识在疯狂往回找。

  他偶尔回神,就能看到对面的恩奇都在快乐地吃喝。那种快乐真是由内而外,祂往面包上抹了厚厚一层黄油,嘴角都在上翘,眼睛也圆圆的,看起来非常可爱。祂还是吃得很给厨师面子,几乎所有东西都吃光了,厨师也不得不给国王面子,今天餐桌上除了能吃完的东西别的什么都没有。

  接着,他也发现今天的早餐格外美味,快速蠕动的肠胃十分欢迎食物的到来,也许是因为昨天的晚饭只吃了平时一半的分量?

  早餐结束后,他觉得自己比往常清醒,但也觉得自己比往常懒。他还是时不时地走神,经常想到一些碎片的、无法串联的信息,几乎都和恩奇都有关——一会是苹果味的光滑侧脸,一会是半夜握住自己胳膊的冰凉指尖,一会是餐桌上看自己的眼神。他不动声色地瘫在座位里,恩奇都依然很有活力,虽然祂也只是安静地坐在窗台上(那已经是祂的专属位置),看起来却兴致勃勃地随时会跳到外面去。

  一只小鸟飞过,接着又是一只,一阵布料被风吹起来的声音之后,恩奇都果然跳到窗户外面去了。那阵风呼啦啦地在室内卷了一圈,把国王吹得清醒了一点。

  他好像才发现面前的地上站着人似的,漫不经心地说:“……昨天让你们减分量,今天就说厨房不对劲?而且什么证据都没有,只是怀疑也敢捅到本王耳边,我看你们最近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想把这件事拿出来当个乐子说给王听的侍从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让你多嘴,王的脾气哪里比过去好了!

  吉尔伽美什却话锋一转:“依然如此……本王就来帮帮你们的忙好了。”

  恩奇都从窗外探头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祂莫名其妙地看着国王,吉尔伽美什正在意义不明地微笑。刚刚在窗户外面听到的两三个关键词十分刺耳,什么厨房啦什么丢东西啦。但目前,怎么劝阻挚友彻查好像才是最重要的。

   

TBC


白菜(wing—x)

古巴比伦的第一美人儿。

(有参考穆夏的作品)


古巴比伦的第一美人儿。

(有参考穆夏的作品)


差域

冬日屯粮(X)


很多很多鼠粮

冬日屯粮(X)


很多很多鼠粮

Citron.夕城
虎年限定小恩🐯 大概会做无料...

虎年限定小恩🐯

大概会做无料贴纸

非商用自用自印🉑


虎年限定小恩🐯

大概会做无料贴纸

非商用自用自印🉑


远川泽纳污

我居然上色了,但是进行了一个摆大烂的敷衍💧

不想细化,细化好麻烦

我居然上色了,但是进行了一个摆大烂的敷衍💧

不想细化,细化好麻烦

白菜(wing—x)
是考试失败的产物。现在只有画画...

是考试失败的产物。现在只有画画能让我心情平静。

是考试失败的产物。现在只有画画能让我心情平静。

氯灯子
把史诗的毛怪(?)和fgo的泥...

把史诗的毛怪(?)和fgo的泥块进行一个融合

把史诗的毛怪(?)和fgo的泥块进行一个融合

江燃

稍微改了改

原图的睫毛我觉得太过了,没有仙气了(卑微)

稍微改了改

原图的睫毛我觉得太过了,没有仙气了(卑微)

D君

奇妙恩抱枕的故事☺️(梗来源于p4

奇妙恩抱枕的故事☺️(梗来源于p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