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恩底弥翁

491浏览    8参与
Yvette

牧羊少年

旅者的眼睛像烟火撞碎的星辰,上个世纪的他喜欢有兰斯和文森特的夏天,短笛牵着虫鸣,被大雨庄严地存在德文郡的凌晨。夏季结束的那天,人们在棺材上洒满雏菊,自此,经纬被藏进旅者的独行,韶华正当,永恒游走于青涩与成熟的边界。二十一岁的少女抱着月光沉入大西洋,挣扎呼吸中沉睡,喃喃念着浪漫的诗歌

A thing of beauty is a joy for ever

凡美的事物就是永恒的喜悦

lts loveliness increases

它的美与日俱增

It will never...

旅者的眼睛像烟火撞碎的星辰,上个世纪的他喜欢有兰斯和文森特的夏天,短笛牵着虫鸣,被大雨庄严地存在德文郡的凌晨。夏季结束的那天,人们在棺材上洒满雏菊,自此,经纬被藏进旅者的独行,韶华正当,永恒游走于青涩与成熟的边界。二十一岁的少女抱着月光沉入大西洋,挣扎呼吸中沉睡,喃喃念着浪漫的诗歌

A thing of beauty is a joy for ever

凡美的事物就是永恒的喜悦

lts loveliness increases

它的美与日俱增

It will never pass into nothingness;

它永不湮灭

 But still will keep

它永远

A bower quiet for us, and a sleep

为我们保留着一处幽亭,让我们安眠

Full of sweet dreams, and health, and quiet breathing.

充满了美梦、健康和宁静的呼吸


活着的人托风捎来思念的水汽,旅者想起曾经的雨夜——普罗旺斯的薰衣草,海德公园的鼠尾草,轻轻揭开天竺葵的面纱,初见的少年,散发着青涩的诱人气息;随着体温上升,皮革纠缠曼妙身姿,牧羊少年深情一吻,奶油肉豆蔻和焚香消失在浓雾的钟声里。


为爱永眠的少年,幻化出香甜而诱人的沉静香气,雨季是你我之间的永恒。

墓碑断裂,此后多年兰斯与文森特的心中干涸,再不下雨。


雨季再次来到中央公园,湖的西面有丹麦小说家安徒生的塑像,还有一只丑小鸭在他脚下。据说夏季尾巴的周末有远道而来的旅者在这里为小朋友们说故事,牧羊人模样的欧洲少年讲着几个世纪前神话一样的诗

“凡美的事物是永恒的喜悦。———诗人说,'我坚信我们还会在这世上见到彼此。'”


请当做我春天会回来。


草履虫杀手协会副会长
这回是修普诺斯和恩底弥翁(x

这回是修普诺斯和恩底弥翁(x

这回是修普诺斯和恩底弥翁(x

Paradise_

凑了近期的希神🙏🏻搁了挺久的


p1.2 塞勒涅和恩底弥翁

p3.4 厄洛斯和普赛克


凑了近期的希神🙏🏻搁了挺久的


p1.2 塞勒涅和恩底弥翁

p3.4 厄洛斯和普赛克


mint明牙

红——(1)

“凡美的事物就是永恒的喜悦:

它的美与日俱增:它永不湮灭,

它永不消亡;它永远 

为我们保留一处幽亭,让我们安眠,

充满了美梦、健康和宁静的呼吸。”

——济慈《恩底弥翁》


十五的夜晚,月亮满盈,如同白昼一般灼热。沈君璧悄自穿过小院,来到大门前,四顾无人,便将手伸进信箱里摸索,待借着月光认了落款,方屏息将信收入怀里,悄悄回到房中。


屋里,大她六岁的兄长沈君延见到她回屋,便急急问她:“回信了吗?”


她将洁白的信笺抽出来扬了扬,旋即坐在桌前,展开一阅,却立刻凝起眉头。沈君延立在她身后,见她不语,已是有点不耐烦,“小妹你别卖关子,那顾小姐究竟说什么...


“凡美的事物就是永恒的喜悦:

它的美与日俱增:它永不湮灭,

它永不消亡;它永远 

为我们保留一处幽亭,让我们安眠,

充满了美梦、健康和宁静的呼吸。”

——济慈《恩底弥翁》





十五的夜晚,月亮满盈,如同白昼一般灼热。沈君璧悄自穿过小院,来到大门前,四顾无人,便将手伸进信箱里摸索,待借着月光认了落款,方屏息将信收入怀里,悄悄回到房中。


屋里,大她六岁的兄长沈君延见到她回屋,便急急问她:“回信了吗?”


她将洁白的信笺抽出来扬了扬,旋即坐在桌前,展开一阅,却立刻凝起眉头。沈君延立在她身后,见她不语,已是有点不耐烦,“小妹你别卖关子,那顾小姐究竟说什么了?”


“感佩沈先生高才,愿结知己。”君璧轻声说。


“就这点儿?”沈君延拿过信来,翻来覆去看了,奈何不识几个大字,见那信不过寥寥两行,便信了大半,“头一封信便回了,这已是不错了,果然小妹好文采,助我不会有差错。我来日便回军中了,你便继续同她通信就是了。”


“嗯。”君璧应下来,眼见兄长出了门去,在灯下又将那信展开。只见信首一行清瘦的字,俨然是:


“沈君璧小姐台鉴,”






这信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沈君延从军中回家来,午后便将小妹君璧叫到屋里,说与她一件好差事。


军中他认识了一个纨绔,家财万贯,家里老头儿酷爱收藏,近来对一晋商手里的一幅画心痒不已。


晋商姓顾,几年前一个股东撤资,票号周转不济,很是惨淡经营了一阵子,其独女顾梓恩一手好丹青,不得已出让了一张早年画作。后来生意转危为安,顾梓恩亦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便由其父出面将那画作复买了回来,如今记在顾家的收藏名下。


顾家主人不愿强卖女儿画作,老头儿见顾家正陷在分家之事里,便找到二房商量,趁画变成嫁妆之前分一杯羹,二房夫人立马答应瞒着顾梓恩将画让给老头儿。谁承想还没过手,那顾家主人竟在收款途中遭劫被杀了,顾梓恩舍了大半家产给二房三房的叔婶,把画要到了自己手里。


眼看购画之事就要泡汤,老头儿心痛不已,一连数日阴沉着脸,纨绔做了点荒唐事,正撞在枪口上,就被丢到军中来受罪了。



当说时,沈君延脑子一转,便同那纨绔说:他能从顾梓恩手里替老头儿购得这批藏画。纨绔自然不太相信,但许下不少好处,除了钱财,还许诺待他服役结束之后,帮他谋个好活计。


“若真到手了,要什么不行?”纨绔大笑道。


“你又信口胡说!你与那顾小姐何曾有半点交集?”君璧又好气又好笑。


沈君延故弄玄虚道:“自然八杆子打不着,不过,以后便会有了。”


“不知所云。”


“这事缺不了小妹你相助。”


“嗯?”


“为兄是个白字大王,只好麻烦你替我给顾小姐写信了。你是握笔杆子的,文采自然好,女子喜欢什么样的话,你便写些什么。”


君璧瞪大眼睛:“下九流!”


“你想到哪里去了?”沈君延大笑起来,“小妹莫急,听我说完。我并非要以男女之情来骗她的画作,不过交个朋友,攒几封来往书信来临一临。你自幼跟父亲习字,最擅长便是仿人字迹,到时信封抹上料,拓下指印,造一封转让书还不容易?我们不过替她卖画,钱自然还是她的。”


“这,也是强盗行径啊。即使钱款给了顾小姐,依然是违背她意愿。顾小姐以家产换画,难道会稀罕这钱财吗。”


“我也知道,这样做是不太好,不过但看结果,却是一石四鸟啊。头一件,顾梓恩尚未婚配,如今分了家,依旧独身怕落人口实,长辈必会将她尽快嫁了,这样一来,画便成了夫家的财产,依旧不是她的,倒不如托付给一个惜画之人;其次,她娇养多年,如今千金散尽,想必也不好过,得了这笔钱,也算帮了大忙;第三,兄长退伍后有个好营生,母亲也不必如此操劳;还有……那纨绔家在文化界是说得上话的,我想,小妹整理的父亲遗作,亦有机会发表。”


君璧沉默不语,良久,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TBC



阿彪-被憎恶的骑士

埃律西昂

        写在前面:

1、本文CP为牙阝教 恩底弥翁×阿莱斯特,接受无能请绕道

2、渣文笔,有魔改,夹带私货

3、人物性格胡乱猜测

OK?


         “你小时候是个可爱孩子呢,”阿莱斯特就这样百无聊赖地靠在在创圣魔导王的身上,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扔给可怜的魔导王,腾出手来玩弄他银色的卷发,“唉,怎么现在都变成糟老头子了。”这恬不知耻的召唤师夸张地叹了口气。...

        写在前面:

1、本文CP为牙阝教 恩底弥翁×阿莱斯特,接受无能请绕道

2、渣文笔,有魔改,夹带私货

3、人物性格胡乱猜测

OK?








         “你小时候是个可爱孩子呢,”阿莱斯特就这样百无聊赖地靠在在创圣魔导王的身上,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扔给可怜的魔导王,腾出手来玩弄他银色的卷发,“唉,怎么现在都变成糟老头子了。”这恬不知耻的召唤师夸张地叹了口气。


  魔导王并不理会贴在他身上像狗皮膏药一样的阿莱斯特,看他的眼神像是给他放上一个可有可无魔力指示物。并不计较召唤师比他这个实际上还算年轻“糟老头子”大一千多岁的事实。阿莱斯特似乎是被时光忽视了,岁月的刻刀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依然像千年前一样年轻而美丽,现在他只穿着亚麻的便服,绿色和灰色的头发在烛光下显得柔和,变成卡里古拉时的角还留在头顶,在这奇怪的气氛中,他就是苍白而诱人的恶魔。


  魔都至高的创圣魔导王和十恶不赦的召唤师这样和谐地依偎,若是魔法师们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必会不假思索地跳到魔导兽笼子里自寻短见,被魔导兽啃地血肉模糊的同时又振臂高呼“创圣魔导王万岁!”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别人了。这里是属于阿莱斯特一个人的“埃律西昂”。


  召唤师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未在意魔导王的漠然,侧过身,面对地跨坐到他的腿上,用尖而长的指甲划拉魔导王的脖颈和脸颊,一路向上,顺势摘下那隐藏魔导王容貌的面具。恩底弥翁成为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魔导王更像是一种象征强力和权力的符号,而恩底弥翁便躲藏在这面具之后,用于放置王不该拥有的犹豫和软弱。阿莱斯特摘下他的伪装,恩底弥翁便真实地在他眼前呈现,这就是一个英俊而疲惫的青年,深红色的眼睛处于散焦的状态,透露出迷茫。


  恩底弥翁的视线就这样径直穿过面前的恩底弥翁,看到更远处的什么。阿莱斯特稍稍愣了一下,又挂上笑容:“唉,笑一下嘛,一直板着脸会老得很快的。”恩底弥翁犹豫地把手伸向了阿莱斯特,那层薄薄的布料根本阻止不了任何东西,这接触更像是把什么点燃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失去了控制。


  胡狼和科库托斯的躯干开始融化。


  “太碍事了。”


  胡狼的鬃毛缠上科库托斯的尾巴。


  “隔在我们之间的这层皮肤。”


  龙族的钩爪生长在了胡狼身上。


  “实在是太碍事了。”


  胡狼长出了翅膀,最后的,也最完美魔导兽诞生了。


  “你爱我吗?”


  ——“我■你。”


  梅尔卡巴被银金公主所驾驭。


  “至少这种时候对我好一点吧。”


  ——“我■你。”


  银金公主无法从梅尔卡巴脱身。


  “没关系,我尊重你的意思。”


  ——“我■你!”


  梅尔卡巴和银金公主融合。


  “但是,我爱你。”


  ——“我■你……”


  完美的世界达成了。


  阿莱斯特的视界开始模糊,似乎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他看到年幼的王子,预言这将是伟大的魔法师,变了朵孤火花作为礼物,王子接受了。


  他疯狂的把自己变为卡里古拉,就在被反噬之际,一位强大的魔法师把他拉了出来。


  他被赤身裸体地寖泡在玻璃罐中,一位不知名青年趴着玻璃罐上看着他,不知道什么力量吸引着,他们隔着玻璃完成了一个吻。


  他从一片黑暗中脱身,把关押自己的书院变为光体,对这个不应存在的国度发起复仇。他憎恨这个地方,却唯独不能憎恨这里的王。而王选择了国家和臣民,把他视作威胁。


  他攻入了王宫,王宫已然开始坍塌,至高的创圣魔导王就坐在王座上,掉落的砖石和来势汹汹的召唤兽仿佛和他没有关系。王就应该在王座上迎来终结。


  他走近了王,想要说出一直想说的话。他大张着嘴巴吸入许多的空气,他想发声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这样滑稽的场景就这样持续了几秒钟。他就像不入流喜剧里的丑角,自讨没趣地问万人瞩目的女主角愿不愿意嫁给他,收割一箩筐观众的嘲笑。王就那样沉默地坐着,王宫的地毯开始拉长,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拼命向前奔跑,却仍是无济于事。天花板开始大块地塌陷,他无能为力地看着,他看到王好像也无声地说着什么。


  “我也■你。”


  他看不真切,他也不知道魔导王临死前说了什么。


  他躲进了埃律西昂的幻象中。

  

  阿莱斯特回过神来,很快忘记了刚才的画面,眼前恩底弥翁担忧而又怜爱的注视着他。


  “傻孩子。”阿莱斯特环住恩底弥翁的脖子。


  恩底弥翁俯下身亲吻他 ,他也回吻,他们吻着,中间像是隔着玻璃。

        

FIN

豆_白夜千灯

关于相处模式的猜想41

(请忽视语言差异)


塞勒涅:有一点我不懂:你们这些男神怎么都喜欢把自己的爱人变成植物?你们对“植物人”有特殊偏好吗?


众:你是最没资格说这话的吧!


(请忽视语言差异)



塞勒涅:有一点我不懂:你们这些男神怎么都喜欢把自己的爱人变成植物?你们对“植物人”有特殊偏好吗?


众:你是最没资格说这话的吧!


雀斑兔
很早很早以前立过一个flag要...

很早很早以前立过一个flag要写18世纪中期欧洲画家与模特的AU…于是就这么开始啦🌟可能会更的很缓慢哈哈x这文的风格可能有点像唯爱永生…剧情缓慢结局憋屈,看文的天使们注意避雷。有历史常识上的错误欢迎指出啦(对啦五百粉贺图正在画啦!最后选的是教堂神父梗,不知道啥时候能画完大家憋急)

很早很早以前立过一个flag要写18世纪中期欧洲画家与模特的AU…于是就这么开始啦🌟可能会更的很缓慢哈哈x这文的风格可能有点像唯爱永生…剧情缓慢结局憋屈,看文的天使们注意避雷。有历史常识上的错误欢迎指出啦(对啦五百粉贺图正在画啦!最后选的是教堂神父梗,不知道啥时候能画完大家憋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