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恩恩

3720浏览    35参与
沉舟.

  看物料的时候看到这里心跳真的漏了一拍

  深情男二的感觉呜呜呜

  

  看物料的时候看到这里心跳真的漏了一拍

  深情男二的感觉呜呜呜

  

小溪水
我也没懂我是啷个想起了 生活不...

我也没懂我是啷个想起了 

生活不够刺激 

一点半还在等红绿灯 😑


我也没懂我是啷个想起了 

生活不够刺激 

一点半还在等红绿灯 😑



了几天

给舍友画的头像

她们都超爱的说(自豪ing)

给舍友画的头像

她们都超爱的说(自豪ing)

龙爹专属颜狗

成亲

改编自tvb版西游记,恩恩和悟空假结婚的片段。

注意,是改编,与原著剧情不同,雷者勿入。

内存私心,所以有私设,看时请自行代入张空空。

— — — — — — — — 


孙悟空满腹怒火地从天庭离开,在院中拜别了师父,驾起筋斗云向东方飞去。他不能回花果山,四海均将他视为仇人,天下之大,他竟无处可去。


他坐在云端,独自生着闷气,东海龙王的死他大概能猜出是谁所为,可苦于他拿不出证据,东海的众人又纷纷指认他是凶手,那只疯猴子的疯婆娘真是把他逼上了绝路。


愁闷之际,一阵欢声笑语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低头看...

改编自tvb版西游记,恩恩和悟空假结婚的片段。

注意,是改编,与原著剧情不同,雷者勿入。

内存私心,所以有私设,看时请自行代入张空空。

— — — — — — — — 


孙悟空满腹怒火地从天庭离开,在院中拜别了师父,驾起筋斗云向东方飞去。他不能回花果山,四海均将他视为仇人,天下之大,他竟无处可去。


他坐在云端,独自生着闷气,东海龙王的死他大概能猜出是谁所为,可苦于他拿不出证据,东海的众人又纷纷指认他是凶手,那只疯猴子的疯婆娘真是把他逼上了绝路。


愁闷之际,一阵欢声笑语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低头看去,是恩恩和一众与他交好的妖怪,独自发愁总不是办法,他干脆从云端跳下去,找他们排解心中的忧愁。


“空空!”恩恩看着从天而降的人,高兴地扑了上去,记起他不喜欢她抱他,又连忙收回了手,只是激动地看着他。


“诶呀,大圣爷。大圣爷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里啊?你不是随圣僧去取西经吗?”恩恩的母亲扇着扇子走上前来,笑盈盈地询问着。


“唉,别提了。我跟你们说……”孙悟空对着众人吐了好一阵苦水,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末了又叹了口气,“所以我就在这了。”


“太过分了!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冤枉你。”恩恩轻声咒骂着天庭的愚蠢,心中却有着一丝卑劣的欢喜,孙悟空不去取西经了,那她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蜘蛛精看着内心雀跃的女儿,无奈的摇了摇头,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被牵扯进去恐怕会有大麻烦,但是女儿心悦大圣爷,这件事注定是躲不过的。“不过,大圣爷,圣僧那么重情义,他定会来寻你,你可有对策?”


正如她所言,不出多时便有土地来报,说唐僧三人正向东方行进,沿路寻找悟空。孙悟空顿时慌了神,急的抓耳挠腮,不知该如何是好。


最终还是她献上一计:“出家人不可成亲,大圣爷若是成了亲,圣僧自然也就不好寻您了”说着,她将恩恩向前推了推,“大圣爷可敢一试?”


因着母亲的话,恩恩顿时羞红了脸,低下头去不敢去看孙悟空的反应,她虽然不想因为这样的理由让孙悟空娶她,但只要能嫁给孙悟空,怎样都是好的。


悟空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于是众人全都忙开了,为两人换上了大红色的婚服,蜘蛛精为恩恩盖上了红盖头,几名男妖驾起花轿,敲锣打鼓,大摇大摆地走在唐僧三人必经的路上。


唐僧三人被乐声吸引了注意,循着声音过来,蜘蛛精连忙迎了上去,扇着扇子开怀大笑,“圣僧啊,圣僧,我今天很高兴,我今天嫁女儿啊。”


唐僧看着这花轿、乐声不似作假,心中也为恩恩找到归宿而开心,“真是恭喜啊。不知恩恩是嫁与何人?”


“我啊!”孙悟空抓住时机,从花轿中钻了出来,然后回过身,扶着恩恩从花轿上下来,“来,介绍贱内给你们认识。”


八戒和沙僧瞬间炸开了锅,叫嚷着“大师兄你怎么能成亲”,却被悟空一甩袖怼了回去:“谁是你们的大师兄?我现在是妖猴,妖猴你懂不懂?”


八戒一时语塞,他深知自家猴哥的脾气,往死里这猴子最厌恶的就是被人称作“妖猴”,每每被人这样称呼,都会闹着小性子不肯吃饭,总要师父亲自去哄。如今竟自称为“妖猴”,看来这是铁了心要和他们划清界限了。


唐僧看着面前的大徒弟,明明是一身大红的婚服,却被他穿出了战袍的感觉,好似站在这里的不再是取经途中的孙行者,而是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他知晓悟空没有情根,做出此出戏来,怕也只是想逼他们放弃,于是了然笑笑,“好啊,你要成婚,为师便给你做媒,你要生孩子,为师便帮你带孩子,如何?”


“你,你这个臭和尚,你胡说什么?!”孙悟空着实是被这一番话吓傻了,他没料到唐僧会说出这种话,明明离灵山只有一步之差,他们马上就能取得真经,修成正果,却偏偏跑来找他,明明他只是一只妖猴,从五百年前就被天庭喊打喊杀,他根本就不值得让师父做到这种地步,“谁要你一个和尚做媒?你去取你的经,我成我的婚,互不干涉。快走,快走,别误了我的吉时!”


“为师刚刚不是说过了?你要成婚,为师便给你做媒。”唐僧的笑容更深了一些,他知道悟空绝不会真的成亲。


“你这个和尚真是难缠,既然你这么说,那可别后悔!”孙悟空咬了咬牙,转身上了花轿,既然赶不走,那就让他看着好了,等他们拜了堂,他一定会放弃的。


恩恩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孙悟空会选择继续成婚,她本来已经做好了他跟圣僧离开的准备,能为他穿一次嫁衣也值得了,但是现在,她开始奢望更多了。她上了花轿,坐在他身边,期盼着他们真的能拜堂成亲。


成亲的时候都会说“我爱你”对吧?这一次,她能听到这三个字了吧……


众妖面面相觑,搞不懂大圣爷这又是在唱哪出戏,只好抬起花轿,敲锣打鼓,把戏继续演下去。唐僧三人默默地跟在花轿后面,陪着他们把戏演下去。


成亲的地点选在了一座寺庙,这是孙悟空刻意为之,曾经的佛门弟子如今在佛像面前拜堂成亲,一是为了让唐僧知难而退,二是他心中还装着自己的小心思。


孙悟空扶着恩恩下了花轿,他们是妖,不必守人间那繁琐的规矩,一切就如唐僧所言,由他做媒,两人拜过了恩恩的母亲,夫妻对拜过后被众妖簇拥着进了洞房,唐僧三人站在门口看着,笃定了他不会继续下去。


事已至此,只能咬着牙把这出戏唱下去,孙悟空拿起床边的喜秤,轻轻的挑起了恩恩头上的红盖头,暖黄的烛光映照着她的面庞,悟空不得不承认他之前从未仔细看过恩恩的容貌,不比小云雀的清纯,也比不上人间小姐的秀气,但也别有一番韵味,头上戴着一支鎏金的簪子,一看就是在人间的小商贩手中买的。


掀下了盖头,恩恩睁开眼睛满心欢喜地看着孙悟空,一只小妖为他们端上来两杯酒,两人端起酒杯,在众目睽睽之下喝下了交杯酒。


见唐僧三人还在门口站着,孙悟空终于耐不住性子,衣袖一甩,开始赶人:“看什么看?还不走,要看我们圆房不成?走,走,走,取你的西经去!”


众妖见大圣爷发火,连忙拖着唐僧三人离开,恩恩看着扒着门缝听着外面动静的孙悟空,苦涩的笑了笑,果然,她不该奢望太多的。


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恩恩笑着开口:“孙悟空!你还不快追上去?圣僧还等着你呢!”


得了她的这句话,孙悟空略带歉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开门出去。


她知道,他们都知道,从见到唐僧的那一刻,孙悟空的心就不在这里了,他想回去,世俗的这一切是留不住他的,唐僧还在佛像前等着他的大徒弟,没有什么能拆散他们师徒四人,她早就知道的。


孙悟空冲进佛堂,唐僧三人果还在这里,见他进来,八戒笑着对沙僧说:“看吧,我早说这猴子没有情根,不可能成亲的。”


蜘蛛精看着这师徒重逢的感人场景,心中牵挂着女儿的情绪,赶忙来到柴房,推开门,“恩恩呦,大圣爷他……”


恩恩看着推门进来的母亲,笑了笑,眼角微微泛红,“这一世,我嫁过他了……”


我为他穿过嫁衣,与他成亲,死也值了……

— — — — — — — —


番外一:


师徒四人修成正果后的一日,沙僧突然问起大师兄在寺庙与恩恩假成亲的往事,八戒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他问道:“记得那只该死的蜈蚣精吗?”


沙僧点了点头,八戒看向面前的茶水,叹了口气,“那臭猴子在寺庙中欠下了恩恩三个字,自然要在寺庙中还给她。可惜……自古多情空遗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啊。”


沙僧摸了摸头,不太理解,但师兄不明说,他还是不多问了,双手合十,念起了心经。


番外二:


孙悟空欠着恩恩两条命。


孙悟空被万妖女王控制是因为恨。


没有爱,会有恨吗?


或许,这是齐天大圣的秘密,也是斗战胜佛的秘密。

花想容

空恩同人文 情坠盘丝洞(一)

“师傅究竟在哪儿?”悟空按照那只绿蜘蛛指的路线,慢慢地走进了一个洞穴。

       昨夜,他们来到了一个只有老弱病残生活的很奇怪的村子,还没来得及搞清楚为什么村子里遍地老弱病残,师傅就莫名其妙地被几只蜘蛛精抓走了。

       他和八戒、老沙找了师傅一夜,也没有结果,通过询问土地,土地只说那几只蜘蛛精狡兔三窟,不止一处洞穴,连土地也搞不清楚她们究竟藏身何地。

       正在...

“师傅究竟在哪儿?”悟空按照那只绿蜘蛛指的路线,慢慢地走进了一个洞穴。

       昨夜,他们来到了一个只有老弱病残生活的很奇怪的村子,还没来得及搞清楚为什么村子里遍地老弱病残,师傅就莫名其妙地被几只蜘蛛精抓走了。

       他和八戒、老沙找了师傅一夜,也没有结果,通过询问土地,土地只说那几只蜘蛛精狡兔三窟,不止一处洞穴,连土地也搞不清楚她们究竟藏身何地。

       正在悟空烦恼之际,土地告诉了他一个很重要的讯息, 七只蜘蛛精都喜欢英俊多情的男人,于是,他在市集化身一位英俊又多情的翩翩公子,果然引来了一只绿蜘蛛和一只老蜘蛛的注意。

       可是谁想,那只绿蜘蛛竟误以为他孙悟空要殉情自杀,误打误撞地救了他,早前,从她和那只老蜘蛛的对话中,他便知晓了两人是母女关系,于是,他心生一计,挟持了那只老蜘蛛,威胁那只绿蜘蛛说,不告诉他,她们的洞穴在哪儿,就杀了她母亲。

      那只绿蜘蛛年纪尚幼,不谙世事,被悟空这么一吓唬,瞬间没了主意,为了保全母亲,她只好告诉了他,她们的洞穴在哪儿。

  她相信,如果姐姐们知道了,她是为了救母亲,也会原谅她的 。

  为了防止其他蜘蛛精不还师傅,悟空给绿蜘蛛和老蜘蛛两人使了定身法,让八戒老沙两人在洞外,看住绿蜘蛛和老蜘蛛两人,必要的时候,可以双方交换人质。

  他孙悟空做事,一向是又细心又缜密的。

  此时此刻,他并没有显出本相,仍然是一副英俊潇洒的翩翩公子装扮。

  他身穿一袭深蓝色的缎子衣袍,身材高挑秀雅,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折扇,他的目光平视着前方,因为还没有找到师傅,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焦急。

  从未见过这么俊美的男子,洞内的其余蜘蛛精,都被这样英俊的悟空给吸引了,连忙现了身,跑到了悟空身边……

  有的伸出纤纤玉手,轻轻地抚着他的胸膛,有的走到他的身后,双手一下一下轻抚着他的后背,有的用穿着绣花布鞋的脚,轻轻地摩擦着他脚上的黑靴,而有的直接蹲下了身,手在他那穿着蓝色布裤的双腿上乱摸着,伸出粉红色的柔软香舌,一下一下轻轻地舔着他的腿……

  这样英俊不凡的悟空,让这盘丝洞里的蜘蛛精都深深地着了迷,跌进他的男人魅力漩涡里,再也爬不出来!

  被一群蜘蛛精缠上,这让悟空心里很是反感,他连忙现出了猴子本相,冲周围的蜘蛛精们发出了一声猴子特有的尖叫,看到自己倾慕的美男子,突然间变成了一只猴子,这让蜘蛛精们大吃了一惊。

  蜘蛛精们连忙远离了悟空,朱媚媚双手叉腰,冲悟空没好气地说道:“死猴子,真是冤家路窄!”

“没想到吧!你们这伙蜘蛛精,说,把我师傅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奉劝你们一句,快点把我师傅交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悟空从耳朵里掏出了金箍棒,将它变大了,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呵!想要你师傅,得看看你这死猴子有没有这个本事!妹妹们,快做法!”

  朱媚媚冲周围的蜘蛛精们喊道,朱媚媚话音刚落,蜘蛛精们便从嘴中吐出了一堆白丝,白丝飞快地向悟空飞去。

“呵!就这点雕虫小技,怎么困得住本大圣爷!”悟空帅气地挥舞手中的金箍棒,用手中的金箍棒缠住了蜘蛛精们吐出来的丝,悟空握着金箍棒的手一个用力,大力地拖拽了一下金箍棒,那几只蜘蛛精便在金箍棒强大的拉力下,一个踉跄,都摔倒了。

“定!”蜘蛛精们的身体刚一着地,便被悟空用定身法给定住了。

“快说!我师傅在哪儿?再不说的话,我就把你们通通打死!”悟空举着金箍棒,威胁着那几只蜘蛛精。

“饶命!饶命!我不想死!我说!我说!”朱晶晶眼中含泪,连忙向悟空求饶。

“晶晶,不能说,大姐平时对我们不薄,你怎么能够出卖她?”朱翠翠连忙说道。

    “翠翠,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这个时候,你给我谈什么姐妹情谊,不觉得可笑吗?要不是大姐,我们也不至于落到这只猴子手中!”朱晶晶冲朱翠翠说道。

    “好了!都这个时候了,还起什么内讧,”娘和恩恩下山去帮大姐打听多情人的事,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怕也是凶多吉少,现在,正该是我们姐妹团结一心的时候,我们怎么能起内讧呢!”珠珠大声地说道。

    “好了!别吵了!吵得我头都痛了!你们要是不把师傅还给我,今天,你们全都别想活!”

“住手!”就在悟空高举起金箍棒,要打地上的几只蜘蛛精时,一道女声响起,悟空放下了手中的金箍棒,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大蜘蛛朱诗诗从另一处洞穴里走了出来。

“妖精,快还我师傅!八戒!老沙!快把人带过来!”

 洞外的八戒老沙听到了悟空的话,连忙把朱妈妈和朱恩恩两人带了进来。

   “娘,恩恩!”见到朱妈妈和朱恩恩两人在八戒和老沙的手中,朱诗诗整个人都慌了神。

   “原来你叫恩恩啊!名字挺好听的!”悟空扭过头去,瞥了一眼被八戒按住肩膀的朱恩恩。

 她看起来年纪很轻,生得肤白貌美、模样十分娇俏可爱,她身着一袭薄纱绿衣,光滑的脖颈上戴着一根白色的珍珠项链,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被几根浅黄色的丝带轻轻挽起,头上扎着的几朵浅黄色的花,更加显得这位女妖清甜可人。

    “我好心救你,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这样对我和我的家人,你快放了我们!”恩恩眼中含泪,冲悟空说道。

   “要我放了你们,可以啊,除非,你们先放了我师傅!”悟空扭过头去,冲恩恩说道。

   “喂,我这儿可有你的六个同伙,想你这六个同伙活命,你最好乖乖放了我师傅!”悟空冲朱诗诗说道,他的眼神凌厉得如一把锋利的尖刀。

   “你先听我说,我并没有伤害你师傅,我请他过来,只是为了搞清楚一些事情,你师傅现在在我的厢房里,他很安全,麻烦你,把我的娘亲和几个妹妹放了!”朱诗诗有礼地冲悟空说道。

   “呵!你们这些妖怪狡猾多端,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少废话,快把我师傅放出来!”悟空手拄金箍棒,冲朱诗诗低吼了一声。

   “悟空,不得无礼,快放了几位施主!”就在这时,唐僧从洞穴里走了出来。

   “师傅……”见到唐僧完好无损,悟空内心很是高兴。

   “师傅,她们都是些妖怪,悟空暂时还不能放了她们,她们诡计多端,谁知道她们下一步会使出什么鬼伎俩,我怕我一放了她们,她们就会马上联合起来攻击我们!”悟空说道。

   “悟空,你连师傅的话也不听了吗?快点放了几位施主!”唐僧提高了音量。

   “好……好吧……”见唐僧一副神情严肃的样子,悟空连忙松开了施展在蜘蛛精们身上的定身法,放了她们。

   “娘,我们走……”身体得到了自由之后,恩恩连忙扶着朱妈妈的身体,走到了朱诗诗身旁,其余几只蜘蛛精也连忙从地上爬起,跑到了朱诗诗的旁边。

  “师傅,你为什么要袒护她们?”悟空手拄金箍棒,问着唐僧。

  “对啊,师傅,你老实告诉我老猪,你是不是破了色戒,被她们给……”八戒把唐僧拉到了一旁,贼笑地问着他。

  “乱谈!为师是出家人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姑娘们,事到如今,你们还是快些把真相说出来吧!”唐僧冲蜘蛛精们说道。

  “师傅,事情都明摆着,还有什么好说的!她们不是看你长得帅想侮辱你,就是想吃你的肉长生不老!”悟空直截了当地说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们!你都没听我们说,也没听你师傅说,就这样冲动地妄下定论,不觉得太草率了吗?”

  “难道你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子的人吗?只凭自己的主观臆断,就对别人妄下定语,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不礼貌也很不尊重人诶!”

恩恩走到了悟空跟前,对他说道。

  “小丫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诶!我可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人称大圣爷,你居然敢教训我?我活了八百多年,还用不着你这么一个小丫头来教我做人的道理!”悟空抱着双臂,瞪了一眼恩恩。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虽然年纪小,但我也懂得做人要有礼貌、要尊重别人、要分清是非黑白,不像某些人,动不动就拿着一根棍子,喊打喊杀的!”恩恩也抱着双臂,嘟了嘟嘴。

   “好好好!那你们说说看,抓我师傅到底是为什么?我坐下来好好地听你们说,这样行了吧?”

悟空只觉得这小绿蜘蛛,伶牙俐齿,自己和她斗嘴的话,未必斗得过她,反正现在师傅也没事,他倒不如坐下来,听她们讲。

   “几位大师,事情,是这样的……”见悟空安静地坐在了一旁,朱妈妈才慢慢地开口了……

@空总的小娇妻 

小溪水
跟蛋蛋一样 挺好哒 哈哈哈哈哈...

跟蛋蛋一样 挺好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跟蛋蛋一样 挺好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小果是个弟弟
小恩恩不会生我的气气吧~
小恩恩不会生我的气气吧~
花想容

空恩有爱小段子(一)

“哼!这个毛茸茸,今天白天,居然说我衣着暴露,真是讨厌,人家衣着哪有很暴露啊,很普通的衣服好不好!”恩恩摇了摇绢扇,原地转了个圈,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绿裙。

“毛茸茸啊毛茸茸!你说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干嘛一天到晚管着我啊!我衣着暴露,我看,你是没有见过真正的衣着暴露是什么样子!哼!”恩恩一个人走在回房的路上,自言自语道。

“你是不是希望我不要穿呐!”耳畔回响起了今天白天的时候,自己对悟空说的话,恩恩突然灵机一动,想了个主意。  

  她连忙转过了身,往悟空的房间走去。

  来到悟空房门口,她先是礼貌性地敲了敲门,见屋里...

“哼!这个毛茸茸,今天白天,居然说我衣着暴露,真是讨厌,人家衣着哪有很暴露啊,很普通的衣服好不好!”恩恩摇了摇绢扇,原地转了个圈,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绿裙。

“毛茸茸啊毛茸茸!你说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干嘛一天到晚管着我啊!我衣着暴露,我看,你是没有见过真正的衣着暴露是什么样子!哼!”恩恩一个人走在回房的路上,自言自语道。

“你是不是希望我不要穿呐!”耳畔回响起了今天白天的时候,自己对悟空说的话,恩恩突然灵机一动,想了个主意。  

  她连忙转过了身,往悟空的房间走去。

  来到悟空房门口,她先是礼貌性地敲了敲门,见屋里没有动静,她才轻轻地推开了门。

 “毛茸茸,毛茸茸,你在吗?”恩恩将小脑袋探进门内,讷讷地喊了两声。

   没有得到回应,恩恩便高高兴兴地走进了悟空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她嬉笑着来到了悟空的床前,三下两除二地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紧接着,她便躺到了悟空的床上。

 “毛茸茸,等会儿,我非吓死你不可,谁让你老欺负我,哼~”恩恩嘟了嘟嘴,在心里暗想道。

  另一边,悟空正走在回房间的路上,今夜,师傅非要拉着他、八戒、老沙一起听那位寺庙主持讲经说法,主持一谈到佛法,就如江水一般滔滔不绝,一直谈到戌时,几人才散去。 

 可是师傅似乎对那位主持的言论,特别的感兴趣,非要和主持一起彻夜长谈,可是,悟空并不想一直听那位主持漫无边际地侃侃而谈,吩咐师弟们照顾好师傅之后,他便离开了大殿。

“那位主持,怎么那么能说啊,说了好几个时辰,都不嫌累,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也就师傅耐性好!”说话间,悟空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他轻轻地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听到了脚步声,恩恩偷偷地笑了笑,但她心里也有一丝丝紧张,一丝丝羞涩,毕竟,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把这么完整的自己暴露在一个男人的眼前。

  悟空走到了床边,当他看到了躺自己床上,一丝不挂的恩恩时,他整个人瞬间就被吓了一大跳,他吓得连忙后退了好几步,吹了吹桌子上的灯烛,这时,灯烛燃了,照亮了整间房,他才真真正正地看清楚床上的人儿。

 当看到床上一丝不挂的恩恩时,悟空疑惑地问:“你干嘛光着身子躺床上?发烧把脑子烧傻了?”

“谁发烧把脑子烧傻了啊?我只是想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暴露!”恩恩坐起了身,下了床,一丝不挂地走到了悟空面前。

“拜托,妖孽,你别闹了好不好!这么晚了,你光着身子在这儿,不怕伤风感冒啊!”快把衣服穿起来,回房睡觉去!”悟空以一种严师的姿态,教训着恩恩。

“哎哟!毛茸茸!你也太不解风情了吧!你看看,觉得我身材怎么样?”恩恩嬉笑着,在悟空面前转了个圈。

“妖孽,你有病啊!我一个吃斋念佛的和尚,对你身材没兴趣!我现在要睡觉,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你赶紧把衣服穿起来,然后,就回你自己房间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伤风化,不成体统,你知不知道!”悟空用手在恩恩的小脑袋上轻敲了一下,紧接着便转过了身,不再看恩恩,而是自己躺到了床上,侧过了身子,用背对着恩恩。

“哼!”见悟空这种态度,恩恩轻哼了一声,跺了跺脚,走到了自己放凳子上的衣服面前,很快就将衣服穿好了。

 她轻瞥了一眼侧着身子躺床上的悟空,再度哼了一声,之后便两手叉腰,鼓着腮帮子,气冲冲地走出了悟空的房间。

“哎!这个妖孽!真是妖性不改!”悟空轻叹了一口气,紧接着,便闭上了眼睛。

小溪水
龙头寺三宝 榨菜海椒和豆花 一...

龙头寺三宝

榨菜海椒和豆花

一年多没吃

我要去买个碗 下次带起

开心极了

龙头寺三宝

榨菜海椒和豆花

一年多没吃

我要去买个碗 下次带起

开心极了

小溪水
老子真的好烦选吃饭的地方

老子真的好烦选吃饭的地方

老子真的好烦选吃饭的地方

黑瞎子宁可真抠

【孙悟空cp向】be三十题

30 无爱者(空恩)

  孙悟空是一只石猴,有的只是一颗石头心脏。不会爱,不会恨。

  蜘蛛精付出了千年的道行和一条命才明白这件事。从前她以为的另眼相待,不过是那个人日复一日的谆谆教诲。

  不过是一念之差的先动了心,才让无爱者的眼里看着像是载满了情。

  蜘蛛精故意选择了一种近乎惨烈的方式死在猴子面前。甚至算计好了将那几滴温热鲜血溅入火眼金睛的角度。

  这一回,总能在你眼里留下点什么了吧。

  初见时妖娆又纯真的妖精,终是在眼前散成了满天红色的霞。

  天生地养的石猴生平第一次产生了某种陌生的慌乱和无力感。他好像错过了某种一定会后悔的东西。

  头顶的金箍毫无预兆...

30 无爱者(空恩)

  孙悟空是一只石猴,有的只是一颗石头心脏。不会爱,不会恨。

  蜘蛛精付出了千年的道行和一条命才明白这件事。从前她以为的另眼相待,不过是那个人日复一日的谆谆教诲。

  不过是一念之差的先动了心,才让无爱者的眼里看着像是载满了情。

  蜘蛛精故意选择了一种近乎惨烈的方式死在猴子面前。甚至算计好了将那几滴温热鲜血溅入火眼金睛的角度。

  这一回,总能在你眼里留下点什么了吧。

  初见时妖娆又纯真的妖精,终是在眼前散成了满天红色的霞。

  天生地养的石猴生平第一次产生了某种陌生的慌乱和无力感。他好像错过了某种一定会后悔的东西。

  头顶的金箍毫无预兆地开始收拢,钻心的疼,孙悟空以拳头撑着头。他一定要去西天,把这该死的金箍拿掉。

  到那时,他就能……

  到那时,他就能——

  自由了。

  

  

小溪水
忘忧草 - 周华健

感恩节也有礼物收

感恩节也有礼物收

北了个光🐐

“喂喂喂妖孽,都话咗唔可以挨得太近咯”

“点呀,惊心动啊~?”

我磕空恩磕上头了,p2是粉粉色调,如果想抱图拿去调色当头像的可以存第三张原图!

“喂喂喂妖孽,都话咗唔可以挨得太近咯”

“点呀,惊心动啊~?”

我磕空恩磕上头了,p2是粉粉色调,如果想抱图拿去调色当头像的可以存第三张原图!

文刀为先雨木霖

我喜欢上了这个人 但是我现在很多很多 不能包容她的选择 要知道自己什么定位 什么水平 要更强

我喜欢上了这个人 但是我现在很多很多 不能包容她的选择 要知道自己什么定位 什么水平 要更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