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恭平

10564浏览    21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01 11:57
极天的流星雨

为什么黑白2的主角不活用一下电话呢
出于这样的联想画了这东西
十分潦草,并且完全没有细节,不要打我

为什么黑白2的主角不活用一下电话呢
出于这样的联想画了这东西
十分潦草,并且完全没有细节,不要打我

撻吉糰子🍡

因为画的草还占tag被拖出去打死了JPG

因为画的草还占tag被拖出去打死了JPG

蟲

自己撸的图,主要是修恭,有羞羞~

自己撸的图,主要是修恭,有羞羞~

撻吉糰子🍡
pmo的无料卡片——!微博疑似...

pmo的无料卡片——!微博疑似屏蔽了晚点再试试看好了(๑•́ωก̀๑)

pmo的无料卡片——!微博疑似屏蔽了晚点再试试看好了(๑•́ωก̀๑)

樱饼红茶🌸🍃
N黑把恭平压在床上说啊嘞啊嘞,...

N黑把恭平压在床上说啊嘞啊嘞,优秀的A班居然有五个人不及格,B班可是只有我一个呢🌚👀
以下:
透也:什么玩意
修:卧槽
心操:啧,有意思有意思🌚

N黑把恭平压在床上说啊嘞啊嘞,优秀的A班居然有五个人不及格,B班可是只有我一个呢🌚👀
以下:
透也:什么玩意
修:卧槽
心操:啧,有意思有意思🌚

电车针

下垂眼和猫猫嘴是好文明
(大头画手石锤了)

下垂眼和猫猫嘴是好文明
(大头画手石锤了)

蟲

口袋妖怪的小男孩们,恭平和透也

口袋妖怪的小男孩们,恭平和透也

1999

倒计时5!

为什么倒数第五天有两张啊!【】

明天去slo  不知道能不能画完计划啊2333 希望可以

倒计时5!

为什么倒数第五天有两张啊!【】

明天去slo  不知道能不能画完计划啊2333 希望可以

NinthGrave.
这个坑冷到我自己产粮 草

这个坑冷到我自己产粮

这个坑冷到我自己产粮

名字都是浮云

[恭平×透也] TyuIop_序

CP:恭平×透也 ←这点请一定要注意

微N主♂,绿赤

只有三章的短篇,一周一章(不食言了这次(大概

后补:假的,这篇坑了,别催了

略……嗯,略gou xue请注意

----------------------------------------


Tombstone_

塔的外面下着酥润的小雨,淅淅沥沥的,冲淡了白色鲜花所散发出的芬香。

栗色头发的青年站在一座有些陈旧的墓碑前,手放在了墓碑的上方,闭上眼睛沉默了许久,仿佛是在对着埋葬在墓碑之下的人说些什么。

墓碑下方放着的是,这个青年来到时放置的白色鲜花,与一个红白相间的精灵球。

很沉重的气氛,沉重的让...

CP:恭平×透也 ←这点请一定要注意

微N主♂,绿赤

只有三章的短篇,一周一章(不食言了这次(大概

后补:假的,这篇坑了,别催了

略……嗯,略gou xue请注意

----------------------------------------


Tombstone_

塔的外面下着酥润的小雨,淅淅沥沥的,冲淡了白色鲜花所散发出的芬香。

栗色头发的青年站在一座有些陈旧的墓碑前,手放在了墓碑的上方,闭上眼睛沉默了许久,仿佛是在对着埋葬在墓碑之下的人说些什么。

墓碑下方放着的是,这个青年来到时放置的白色鲜花,与一个红白相间的精灵球。

很沉重的气氛,沉重的让人不由地眉头一皱。

“很久不见了呢,前辈……”身旁突然多出来一个少年,同样是栗色的头发,同样是有些乱翘的头发,而且头戴着一顶红白相间的鸭舌帽。

“好久不见,你为什么还不出发呢?”

栗发青年不由地回头,手也终于从墓碑上挪开。缓缓看向声音的主人,道出的话语也正好说明了他们是旧相识。

“因为我感觉,我可能再也到达不了目的地了,”少年沉默了一会儿,对着青年笑道,随后眼神又黯淡了下去,“所以与其这样的话,还不如用剩下的时间来陪陪在这里的大家……我是这样子想的。”

“哈哈……你真是个大公无私的人啊。”

青年伴装着笑了笑,原意可能是想表达嘲讽的心情,但是苦涩的笑容与紧皱着的眉只让人联想到苦闷。

“前辈才是呢,在这里陪赤前辈多久了?”听到这话少年不爽了,便有些赌气地说着,视线落到了面前的墓碑上。

白色的鲜花与红白色的精灵球,有些微微的刺眼,从塔中的窗口射入的阳光照在墓碑的下半部分,阳光映出了篆刻在墓碑之上的、墓碑主人的名字。

RED——如他本人一样火热的名字。

“我亏欠了他太多,在他消失的时候甚至没能看到他的最后一面,”青年闭上了眼睛,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中,如走马灯一般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挥之不去。“所以我成为了他的Graveyard keeper,一辈子都不忘记他。这样的话应该可以……可以弥补那时候的遗憾的吧。”

一旁的少年眯了眯他那清澈的栗色眼睛,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看了看墓碑下方放置着的洁白的鲜花,随后便转身离去。

“那可不一定呢,前辈你知道赤前辈生前真正想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吗?”

青年愣了愣,悄悄握紧了双拳,有些疑惑地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

“那么,你现在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青年朝着远处的少年喊着,看起来好像是对着少年说出的疑问,但仿佛却是对着身旁这座墓碑喊着一般。

少年抬手压了压黑色的帽檐,转过身去,没有回答后面青年提出的问题,自顾自地走向了一座墓碑的后方。

看着四周的墓碑,青年围绕着走了一圈后便鞠躬离去。

留下来作伴的,只剩白色鲜花的芳香,与外边淅淅沥沥的雨声。



Start_

恭平最近听到了很多来自关东地区的传闻,这些传闻的内容千奇百怪,但都围绕着一个中心——紫苑镇。

紫苑镇,这是一个十分诡异的地方。

以‘被美丽紫色覆盖’命名,十分优美的一个小镇。

但同时也是灵魂的安息之所,世上所有生灵的埋葬之地,每天去祈祷灵魂超度的人不计其数。当然这并不是最诡异的地方,这些大概也不能称之为‘诡异’。

之所以说紫苑镇诡异,是因为那里闹鬼。

“哎……明明知道我很怕鬼的,为什么还要让我过去调查呢?!该死的联盟!”恭平回想起在白天联盟的人寄了一封任务表给他,叫他前往关东地区调查最近紫苑镇的谣言是否属实。一想到这个奇怪的任务,恭平就十分生气,一脚踹中路边喝剩丢弃的可乐罐,可乐罐也很配合地飞出了约三米远,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好几圈之后才停下,同时洒了一些残余的可乐在街道的地面上。

——其实要说只是闹鬼的话也没什么的啦,挺一挺闭一闭眼就过去了。

不过他现在还在找一个人,因为这个荒唐的任务而错过了关键消息的话那可就以小失大了!!!

还好他已经拜托了之前认识的N,如果有那个人的消息务必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N前辈是一个很靠得住的人呢!这样我应该也就可以放心去关东地区了……』恭平想了想,自认为是万无一失了,才放心地做好了明天就起程去关东调查的准备,『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早点完成调查任务早点回来会比较好吧。』

这样想着的恭平加快了步伐,快速走向精灵中心,登记完之后走到自己房间,关上门然后直径躺到了床上。

换了个方向,侧着身子,睁开眼睛看着被压在头下的白色枕头,恭平不禁发了会呆。

那个人……透也前辈他到底去了哪里呢?

不过说起来,透也前辈就如同枕头下面微微露出的羽绒一样洁白。

而且透也前辈在照片中温和的笑容真是让人向往。

透也前辈和前辈所驾驭的雷西拉姆果然都一样是白色的。

透也前辈,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

前辈你知道吗?虽然我被他们说和你很像,但是我和前辈你真的一点都不像的啦。初次看到前辈的照片时我就这么认为了,前辈是我所不能比拟的,前辈永远都是前辈。

前辈就如同清晨的太阳一般,很柔和,简直是柔和过头了,超犯规的。

前辈…你肯定不知道,我这半年来一直在找前辈你哦。消失了两年半的前辈,你为什么要躲着大家呢?

透也前辈……我好想见到你。

这么想着的恭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精灵中心枕头中的洗涤剂味很独特,那好像是一种花的香味,又好像是家乡田野中的味道。

“啪嗒”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声音,就像是水滴滴在岩石上四散开来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恭平意识清醒了过来,但是放眼望去,四周一片漆黑。

尝试着想要驱动自己的手,但是毫无反应,身体好像并不属于他一样不受控制,留给他的只是微弱的听觉和清醒的大脑。

『这种感觉……我现在其实是在做梦?』恭平不愧是恭平,一下子就想到了点子上,『可是据说,做梦的人是不会在梦中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个‘清醒梦’,难道是托梦吗?』

根据‘做梦’这个信息点可以想到托梦这种不现实的东西,也只能说恭平不愧是恭平了。

“啪嗒”“啪嗒”“啪嗒”

连续三声,虽然身体感觉不到,不过是个有水的地方吗?

最近是夏天,但就合众这地形也不像是会下雨的地方——难不成这不但是梦,而且还是梦到了合众之外的地区发生的事情?早就听说过所有的梦都是根据近来身边发生的故事演变而来的,就算是托梦什么的……可是我最近有去到别的地方吗。

“你……我认识你。”

在一片漆黑的意识里,突然传出这么一道声音。

『欸?认识我?可是我连你的脸都看不见,这里一片黑漆漆的闹哪样?!』

恭平想要说出这些话,但是做不到,只好在心里吐槽道。

“……呜哇!”

耳边传来了另一个不同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吓到了一样。

听到这里恭平也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对我说,只是另外两个人的对话而已,刚刚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没、没记错的话你就是…说过的…吧?”

同样出自那个被吓到的人的声音,听起来是一个男生,声带好像并没有发育完全一样,听起来没有那么低沉,很温柔的声音。

真是容易让人沉迷的声音!红颜祸水吗?!

『不过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刻意模糊了,刚刚的话仔细一听缺少了很多信息,有点连接不上。』

恭平丝毫不敢怠懈,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听力上,生怕漏掉什么信息。

“哦,明白了。你是…叫过来的。”

……所以说不要把关键的东西都给我屏蔽掉啊!!!

“嗯,…说叫我来问…就能知道原因了。”

靠!!!明明是梦而已,重要的信息都屏蔽了还能说是托梦吗?!

“你也是……。所以才会这样子的。”

这次省略的东西好像更加多了?!恭平快要无力了。

“……是什么?是在说……吗?这和我目前……有什么关系呢?”

『我的大脑快要跟不上了!省略的东西应该都是最重要的,但是重要的东西都没了我还听什么啊!』

恭平有些着急了,一边不断地痛斥对话省略没有良心,一边努力地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去听着对话。

“你的名字。”

这次终于没有屏蔽了,不过也有可能是根本没有重要消息的缘故吧。

“我叫…,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吗?”

——果然死性不改!!!

“…,你们那边最近是不是多出了一座若隐若现的墓碑?”

唉……恭平都不好说什么了,不过这次省略的应该也是一个人名吧。

“啊,…你叫我吗?不过说来在几天前的确是,多出来了呢。之前我还和…猜测过到底是谁的墓碑。”

第三者的声音,果然是另一个人。

『可是——墓碑?』一直都在脱线的恭平这次终于抓住了重点。

“那墓碑上面写着的名字是?”第一次听到的声音发问了。

“…,写着的名字是…。”

啊哈哈……果然,好像只要是人的名字都会被屏蔽。

“那、那么就是说?!!”

那个拥有着温柔声音的男生此时应该很惊讶吧?毕竟连声音里都透露出一股不可置信的感觉。

“没错……”

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你现在已经死了。”

——啥??!

『这是什么情况,给我说清楚啊!!!』

恭平也惊讶了,明明都还能说话但是却被人说是死亡了是怎么回事?!

想要继续听下去一探究竟,但是再也没有声音了。

“啪嗒”

随着又一声水滴滴落的声音,恭平的意识逐渐陷入了模糊。

『看起来,这次的梦境终于要结束了。』

不过……刚刚那水滴落地的声音,更像是泪水滴落在地面上四溅开来的声音吧?

——真是可笑,这两种声音有什么不同吗?

……快要没意识了,我醒来了之后还会记得吗?

还会记得梦里的一切吗?

…………

……

“唔……”

睁开眼睛,现在已经天亮了。

刺眼的亮光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射在床上,映在床的被单中衬得整个床仿佛都是洁白的云朵一样。

四周很亮很亮,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梦的话,恭平恐怕早就已经起床了吧。

『奇怪……我昨天明明有把窗帘拉好的。』

恭平纳闷,然后看到了藏在窗帘后面蠕动着的小东西。

『果然又是这个家伙!』

“蒂尼,你果然又偷偷跑出来了呢。”

恭平笑了笑,然后只见窗帘后面的小家伙一颤,伸出了一个小脑袋来。

V字形状的奇怪造型,湖蓝色的大眼睛,两颗小虎牙和一副装可怜想要哭出来的卖萌表情。

这家伙是维库蒂尼,但它可不是我的精灵,这点请千万别误会了。

在一个星期前,我走到透也前辈的鹿子镇,想要送一些之前得到的愤怒馒头给前辈的母亲。当然最终目的还是向伯母打听一下前辈的情况。

“啊拉?这不是恭平吗,又来了呢。”

前辈母亲的笑容很好看,和前辈一样四周仿佛散发出温和的味道,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接近。

啊!这里又有一点要说的,那就是我根本没有见到过前辈。

在收集徽章的旅途中,虽然我也听各色的训练师跟我提起过前辈,不过那时候我还不以为然。直到遇见了N前辈,听他说了很多关于透也前辈的故事,之后我才正式喜欢上了透也前辈。

在N前辈的口中,透也前辈是一个有些倔强但是很温柔的人,N前辈也和我说过:‘透也有一种十分神奇的力量,在透也身边的感觉,就像是被久违地治愈了一样呢。’

N前辈就好像是一个传教者,其他话题都聊不来的他,一聊起透也前辈的话就会滔滔不绝。

但这些都是题外话了,不过其实我也是经N前辈介绍,才知道透也前辈的家在鹿子镇。这点还是要感谢N前辈才是。

“很可惜的就是,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我儿子的消息,抱歉了。”

几乎每次来看望伯母时,伯母都会对我说这句话,伯母好像隐约知道些我的什么,但却从来没有说出来,每次都只是对着我微笑。

那次我来到鹿子镇时还是春天,不过也是差不多到夏天了。

田间金灿灿的麦子随着微风的吹拂随意摇曳,空气中透露出一种奇特的麦香味。深呼吸后吸进去的麦子味,让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酥了一般。

那时我受伯母的邀请到了前辈家附近的一小片麦田里,伯母突然就递给我一个精灵球。

“这、这是?”我小心翼翼地接过了精灵球,有些不解地看向透也前辈的母亲。

“在两天前,透也的一只精灵突然就出现在家门口,”透也的母亲闭了闭眼,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看起来是自己独自跑回来的,手里抱着自己的精灵球,很坚强的一个孩子呢。”

我听伯母讲着,突然看到麦田里有个身影,眨了眨眼之后就消失了。

我揉了揉眼睛……幻觉吗?

“我当时就想,应该是透也那边遇到麻烦了,不想连累这个孩子,于是让它独自一人飞到这里来了吧,”顿了顿,伯母又继续说着,“但是我现在没有什么力量去保护这只有些特殊的精灵了,我已经老了。”

听到这里,我不禁喊了出来:“伯母你其实很年轻啦!!!”

“是吗?”我看着透也的母亲笑了笑,“不过就算你这样说,该流逝的时间,总是要流逝的!不要为我感到不平哦。”

“其实我是想把这只精灵托付给你的,恭平。”

……诶?

我看着手中的精灵球,这个——其实是透也前辈的精灵球吗?!

“看你惊讶的呢,”伯母笑着,然后对着麦田的某处喊着,“蒂尼,出来吧!”

只见麦田里飞出一只即视感是红色和黄色相间的精灵,待它飞到我眼前时我才看清,那只精灵……头顶鲜明的V字!!

维库蒂尼!!!

维库蒂尼看了看我,开心地笑了笑便趴在了我的头顶。

“太好了,这孩子认同你了呢。”伯母伸过手去摸了摸维库蒂尼头上的V字,维库蒂尼在我头上蠕动着,应该很舒服吧?

“那么,这只孩子就暂时交给你了,恭平。我相信以你的实力,一定可以保护好它的!”

“嗯,我一定会的!”

回忆结束,恭平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当时自己为什么就接了这么个苦差事。

维库蒂尼很喜欢到处乱跑,还经常不呆在精灵球里,搞得他每天起床的首要任务就是到处乱跑找到维库蒂尼。

可恶的是,如果逮住了乱跑的维库蒂尼的话,这小家伙会露出要哭的表情,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你,着实让人受不了。

说起来这次维库蒂尼倒是没有乱跑,而且有种想要他早点起床的感觉。

嘛……想那么多也没有用,还是准备一下出发去关东吧!

“维库蒂尼,不要躲着了。”

恭平这么一说,维库蒂尼马上飞了出来,趴在了恭平的头上。

恭平穿好衣服,洗漱完毕之后拿好挎包,点清楚物品后拿着装有图腾鸟的精灵球走出了精灵中心,来到了附近的一片草地上。

顺便一说,维库蒂尼全程趴在恭平的头上睡觉。

拿好地图,放出图腾鸟,恭平一只手抱着睡着的维库蒂尼坐在图腾鸟的背上。

“出发,目的地是——关东!”



----------------------------------------------

招待不周!!!(自行脑补创真语气

实在是很抱歉,辣么久没更新……

希望能原谅我!!!这个短篇应该再过两个星期左右就会完结

虽然很想说千万不要信我,自认为是不定期更新……吧?

看心情而定,同时,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这个脑洞~

满满的紫苑镇气息,最近受紫苑镇影响蛮深的orz

下次更新再啰嗦啦!

[ps,题目那些英文是乱打上去的←_←b

你說你沒有穿內褲?
不會畫PM,想狗帶 完稿啦!...

不會畫PM,想狗帶

完稿啦!

下周再搞宣傳…


不會畫PM,想狗帶

完稿啦!

下周再搞宣傳…


清茶与酒🍃

【BW/BW2】“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宝可梦黑白2》延伸文

*我流主人公和精灵设定

*八百年过去了我还在搞黑白,谁会不喜欢N呢(但实际上本文N也没有出场很多.jpg)

*本文涉及双透加N奇妙的非情侣但非常亲密的三人组关系,同时有黑连×白露,恭平×芽衣

*私设时间为BW2以后,黑白女性主人公姓名为「透子」,黑白男性主人公姓名为「透也」,黑白2女性主人公姓名为「芽衣」,黑白2男性主人公姓名为「恭平」


“哎呀,你们是来拜访透子的吗?”眼前的女性露出笑容,“她说去接人了,很快就会回来,请先进屋坐坐吧。”...

“欢迎回来”

 

*《宝可梦黑白2》延伸文

*我流主人公和精灵设定

*八百年过去了我还在搞黑白,谁会不喜欢N呢(但实际上本文N也没有出场很多.jpg)

*本文涉及双透加N奇妙的非情侣但非常亲密的三人组关系,同时有黑连×白露,恭平×芽衣

*私设时间为BW2以后,黑白女性主人公姓名为「透子」,黑白男性主人公姓名为「透也」,黑白2女性主人公姓名为「芽衣」,黑白2男性主人公姓名为「恭平」

 

 

 

 

“哎呀,你们是来拜访透子的吗?”眼前的女性露出笑容,“她说去接人了,很快就会回来,请先进屋坐坐吧。”

 

现任合众地区总冠军恭平露出窘迫的神色,虽然是被前辈的母亲邀请,但还是从心理上感觉很是拘谨。

 

反而是他身后的芽衣眼神发亮,一个劲地戳青梅竹马敏感的腰窝,让他赶紧应下。见恭平死活不开口,她干脆自己把用于伪装的帽子一掀,连声答应道:“好呀好呀!”

 

最近在合众地区宝可梦好莱坞中大放光彩的女演员为了心中偶像完全抛弃了半个小时前说要低调行事的作风。

 

“我很喜欢你演的‘公主殿下’,很可爱。”

 

透子的母亲将他们两人带进客厅,一人送上一杯热茶暖和暖和在冬季室外被冻僵的身体。

 

那部电影情节很是精彩,昨天电视上正在首播,不过很可惜她昨天光顾着和女儿打电话而忘了看结局。现在主演就坐在她面前,这让她忍不住问道。

 

“后面小公主有成功离开魔王的城堡吗?”

 

芽衣点头,笑起来的模样和电影中的公主殿下一模一样的可爱:“是的,她最后那个计划终于成功了,逃出城堡的时候还和王子遇见了……王子当时的表情可以说是本色出演了哈哈哈哈哈。”

 

恭平露出无奈的神情。

 

对面的女性将温和的目光转移到这位年轻的冠军身上,感觉透过他挺拔的身姿有些看到自己孩子的身影,她笑道:“王子是恭平先生出演的吗?”

 

透子前辈的名号在整个联盟都是有所耳闻的,加上两年前他还未从桧扇市的学院毕业时,透子曾到过那里作为前辈指导过他的对战。现在让前辈的母亲称呼自己为先生,实在感觉压力太大。

 

他好像被茶水呛到一样连连摆手:“不不不,您称呼我为恭平就好……当时我只是被拉过去客串,因为我也不知道女主角是芽衣出演的。”

 

芽衣瞪他:“我演的不好吗?”

 

恭平举手投降:“非常精彩的演技,修看了都要落泪。”

 

“?”

 

“正面含义、正面含义。”恭平立马补救。

 

“你们关系真好,就像透子和透也一样。”温柔的女性微笑起来,为两位年轻的拜访者将茶满上,“说起来今天还有两位说要来拜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敲门声,同时还有一两句抱怨。

 

“白露,以前我就跟你说出发前一定要做检查,你看这次你忘了带东西回来了。”

 

“呜啊啊——”被点名的人企图蒙混过关:“不是我没有定闹钟!是闹钟它自己坏了!”

 

“……闹钟会自动撞墙把自己弄坏吗?”

 

“说不定呢哈哈哈哈哈。”这个有些熟悉的女声尴尬地笑了起来,试图转移话题:“走吧走吧我们快进去,我还带了伴手礼要给透子他们。”

 

恭平和芽衣对视了一眼,这回换成芽衣整个人坐立不安起来。

 

“恭平……”她很纠结地询问自己身旁淡定下来的竹马:“要不然我们先告辞?”

 

“就算现在出去也会撞上黑连老师他们的。”恭平提醒。

 

两年前黑连刚作为新任一般属性道馆馆主的同时也兼任了桧扇市精灵学校的老师,芽衣当年作为总是低空飞过考试及格线的学生,每次都会被拎到教师办公室进行教育,导致她现在听到黑连老师的声音就条件反射快有心理阴影了。

 

“阿姨好!”

 

他们坐在客厅里听见那位给他们带来初始精灵的博士助手小姐活泼的问候声。

 

接着果然是黑连老师冷静又略带疑惑的声音。

 

“阿姨好,今天是有其他人来拜访吗?”

 

“是的,恭平和芽衣,你们应该也认识。”

 

“啊!芽衣也在吗!她之前演的公主真是太棒了!”

 

“……白露,你这个回答和问题没有任何关系。”黑连的声音顿了顿:“认识是认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来拜访透子。”

 

毕竟自己教过的学生中,一位成了现任合众地区的冠军,另一位成了宝可梦好莱坞的大明星,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你们先去客厅坐,我去厨房再给你们泡些茶。”

 

“好的——”

 

白露熟稔地回答,然后轻车熟路地推开客厅的门就看见目前整个合众地区都很出名的两位明星僵硬地坐在桌前,仿佛两个排排坐的小学生,见到她身后的黑连第一反应是——

 

“老师好!”

 

“……”

 

白露回头看黑连,发现对方因为无话可说准备下意识地想推眼镜,结果发现自己眼镜早在很久以前就拿下了。

 

发现自家女友偷笑的黑连咳嗽了两声,佯装无事发生。

 

他正想找个话题缓解一下四人忽然见面好似官方工作会面现场的凝重氛围时,门外又一次响起了声音。只不过这一次声音可大得多,就算他们在房间内也能听见破空而来的呼啸声,甚至还有不分前后而来的雷电的轰鸣。

 

但是冬天为什么会打雷?

 

在场战斗经验更丰富的恭平和黑连迅速起身跑到窗边,手已经压在了腰间的精灵球上,两人把芽衣和白露护在身后,如果情况不对就准备让她们先带着伯母离开。

 

窗外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两道白色的尾痕,云层被翻搅成破碎奇特的形状,将天空一分为二,一边是晴空万里的模样,另一边是电闪雷鸣的模样。

 

由远及近间有两只精灵从高空俯冲,白色与黑色交替前行,双方好像比赛般互不相让,最后一个冲刺同时在鹿子镇的一户人家门口停下。

 

然后在客厅里的四个人听见一道清亮的女声。

 

“谁赢了?”

 

“同时到的!”另一个带着帽子的少年从精灵背后冒出头。

 

“莱希拉姆和捷克罗姆说你们这个游戏很无聊。”第三个声音传出来。

 

“明明祂们自己也玩得很开心……哇!”

 

少女的话音还未落下,黑白两只精灵就已经抖了抖身子,将他们三人抖下去。

 

N先掉在还未铲净的松软雪堆中,接着透也直接以躺着的姿势压在他身边,最后透子从天而降成功偏离了两人去接她的手,满脸是雪地着地。

 

“欢迎回来。”

 

有谁的笑声传来。

 

年长的家人与许久未见的朋友正站在他们面前。






グラス

海外組日常 1(不定更)

只是想寫海外組的天使們而已

這裡是恭平認識透夜、卡勒姆(並且知道是前、後輩)

卡勒姆和透夜不認識,但兩人都認識恭平

透夜可能打成透也請不要介意

可能會更新(你)

劇情大概不會有連貫的(滾)

 

 

想死的心都有了──by透夜語

 

 

一直以來背負著英雄的名號,有著精神上的依託,感覺人生都變得相當沉重,或許這是一種逃避或是這是一種藉口,透夜覺得他逃了,尋找N或許找的到或是一無所獲,經歷了這兩年透夜覺得夠了,他也累了,像拋棄一切一樣的都無所謂了,也許輕鬆一生不成為英雄不成為冠軍或許才是他追求的人生,因此透夜來到異地開始他全新的生活...

只是想寫海外組的天使們而已

這裡是恭平認識透夜、卡勒姆(並且知道是前、後輩)

卡勒姆和透夜不認識,但兩人都認識恭平

透夜可能打成透也請不要介意

可能會更新(你)

劇情大概不會有連貫的(滾)

 

 

想死的心都有了──by透夜語

 

 

一直以來背負著英雄的名號,有著精神上的依託,感覺人生都變得相當沉重,或許這是一種逃避或是這是一種藉口,透夜覺得他逃了,尋找N或許找的到或是一無所獲,經歷了這兩年透夜覺得夠了,他也累了,像拋棄一切一樣的都無所謂了,也許輕鬆一生不成為英雄不成為冠軍或許才是他追求的人生,因此透夜來到異地開始他全新的生活

 

也許有人會說他自私,也許有人會說自己過分讓親友擔心,心裡雖然有愧疚,但透夜依然沒有打算跟親友聯繫,或許這就是開啟他全新人生的堅持......

 

 

 

靜謐的村子裡,一大清早就被紅頭夜鷹喚醒的卡勒姆疲憊的睜開雙眼,旅行結束後他回歸正常生活,本來打算跟塞蕾娜一起去大城市求學,但是因為錯過入學申請時間,因此沒有辦法入學,於是開始在當家裡蹲後就變成晚睡晚起的少年,雖然被媽媽吼過好幾次,但是久而久之媽媽表示他已經不想管自家兒子了。

 

卡勒姆伸著懶腰,看到床頭鬧鐘才7點左右於是打算倒下去繼續睡,但是看到紅頭夜鷹虎視眈眈的看著他便知道回籠覺是沒可能的,於是只好認命更衣盥洗吃早餐,當卡勒姆走進廚房後便看到一位棕色頭髮少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靦腆的跟自己媽媽說話。

 

「啊!卡勒姆醒啦,我還以為你會睡很晚呢!」母親看到卡勒姆反倒嚇了一跳

 

「......」不是你讓紅頭夜鷹叫我起床的嗎?卡勒姆無語的撇開頭,然後正好看到褐髮少年也在看他,於是說道:「請問你是......」

 

「他叫做透夜,聽說從合眾來的訓練師,鐵甲犀牛似乎很喜歡他不讓他走,我就讓他進屋了。」母親說著還招手讓卡勒姆過來吃早餐

 

卡勒姆想著自家那隻要他出門像要他命一樣的鐵甲犀牛竟然會親近陌生人,這少年感覺應該不簡單

雖然某方面是對了,但某方面又微妙的不對了

 

「吶!卡勒姆反正你在家也是閒閒沒事做不如帶透夜去卡洛斯四處看看吧,他剛搬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而且你現在也只是家裡蹲的身分,還有你雖然不胖的還是要多運動,我很擔心你會變成......」看母親一直撈叨個不停,卡勒姆趕緊阻止說道:「我知道了,我會帶他出去走走的。」

 

原本透夜想說不用麻煩的,但是看卡勒姆的母親這麼堅持,於是找好接受人家的好意,況且看卡勒姆跟自己差不多大,年齡相近應該能有很多共通話題,一路上應該不會太尷尬,但透夜發現他太天真了......

 

當他看到時裝店裡的衣服價位時下意識的捂住錢包,然後看到卡勒姆像是買飲料一樣的將卡拿給店員刷的時候,透夜深刻的發現自己好像認識了一位土豪

接下來的精靈美容院、餐廳甚至連咖啡廳透也夜都不禁覺得要在卡洛斯生活的人還真不簡單,透夜開始考慮是不是該去打工或是打劫路邊訓練師和道館館主

 

最後兩人在路邊的一家咖啡店外休息喝咖啡(卡勒姆請客),兩人便開始閒聊......

 

「透夜怎麼會想來卡洛斯呢,說起來合眾地區離這裡很遠吧!」卡勒姆攪拌著咖啡問道

 

「我想多見識一下世面,而且我......抱歉,有些事我不太想說......」透夜看著卡勒姆一臉疑惑的表情欲言又止,有些事一般人是不能理解的吧

 

「嘛嘛......沒關係的,每個人都有秘密和自己的為難嘛,我以前旅行時也遇多了。」卡勒姆微笑的擺擺手讓他別在意這些

 

「你也旅行過?」透夜不禁睜大雙眼,看著面前這位白皙的少年還以為他一直都是個家裡蹲

 

「有啊,我為了幫博士收集圖鑑去過不少地方,還挑戰了聯盟,還有......」卡勒姆話還沒說完透夜突然抓住他的手說:「難道卡勒姆也是圖.......」

 

就在透夜話才說一半時,突然聽到有腳步聲高速的往他們的位置衝來,隨後而來是一聲『前輩~』然後便有個人撲到透夜身上去了,而同時卡勒姆驚呼聲也傳來「恭平前輩!」

 

總之當時的場面只能用兵荒馬亂來形容,後來透夜才知道恭平這幾天正好來卡洛斯拍戲,拍完後順便在這裡渡假,卻沒想到這麼巧遇只有一面之緣的前輩和被他死纏爛打的後輩,在經卡勒姆無意識的出賣,恭平知道透夜現在居住在朝香鎮後就說要跟前輩一起住,然後直接打電話退掉房間的

行動力還是一樣驚人啊,恭平/恭平前輩。

 

 

「所以說透夜前輩打算在卡洛斯地區定居嗎?」恭平睜大雙眼問道

 

「對啊,聽說還是我的鄰居......」卡勒姆毫不猶豫的繼續出賣著前輩

 

「咦?這樣啊......」雖然對於前輩不告而別跑到卡洛斯來定居實在很意外,但是恭平卻沒有說什麼,這一點讓透夜感到很欣慰,但是在透夜來不及欣慰完時恭平突然又說道:「話說透夜前輩放棄找那位負了前輩心意的N先生了嗎?」

透夜剛剛喝進嘴裡的咖啡差點噴出來,而本來拿著咖啡杯卡勒姆的手也一抖咖啡濺出了幾滴也不自知,透夜現在心裡是崩潰的......

而恭平依然呆萌的看著透夜

卡勒姆看著眼前的場景不禁在心裡計算透夜前輩心裡的陰影面積有多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