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恰拉

1806浏览    53参与
啊嗚無。
祝@Percy 生日快乐!!...

 祝@Percy 生日快乐!!!

刚认识的时候还是15年,现在都已经二字打头了,感叹时光飞逝……不过底迪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少女小可爱ớ ₃ờ!

抱歉因为最近ddl太多就只能简略画贺图了,是刚刚学会化妆,表演开场前的小公主恰拉——拉开幕布闪闪发光吧!祝考试全过,天天快乐!

 祝@Percy 生日快乐!!!

刚认识的时候还是15年,现在都已经二字打头了,感叹时光飞逝……不过底迪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少女小可爱ớ ₃ờ!

抱歉因为最近ddl太多就只能简略画贺图了,是刚刚学会化妆,表演开场前的小公主恰拉——拉开幕布闪闪发光吧!祝考试全过,天天快乐!

思泉儿
就,想了想,还是用大号发吧ww...

就,想了想,还是用大号发吧ww,小号那就掉马了啊草草。(我宁愿被茶茶笑也不用小号)


没见过送草稿的……咱好寒碜啊@亚白世界第一菜 


手动打水印(别问!问就是咱的水印它飞了)


大概是被传染了,画啥都想打cptag(明明没有cp向)

就,想了想,还是用大号发吧ww,小号那就掉马了啊草草。(我宁愿被茶茶笑也不用小号)


没见过送草稿的……咱好寒碜啊@亚白世界第一菜 


手动打水印(别问!问就是咱的水印它飞了)


大概是被传染了,画啥都想打cptag(明明没有cp向)

怡怡

222貓節~喵~

  • 娘塔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子分組

  • 國家設W學院

  • 歐/盟部真可愛~

(W學院,新聞部)

櫻:所以,我們去訪問這個如何呢?

莫妮卡:貓節嗎...我家沒有呢。

櫻:去採訪大家喜歡什麼動物就好了...

愛麗切:我家有貓節哦!2月27日!還有11月17日的黑貓節!

愛麗切:去年11月17姐姐穿了超~可愛的黑貓女僕裝哦!

櫻:請給妾身照片!

愛麗切:是莉迪婭姐姐傳給我的,應該是歐/盟部活動之一。

櫻:今年會扮裝嗎?

愛麗切:嗯~不知道呢。去年是歐/盟部活動之一,今年不知道會不會有,而且那是黑貓節的。

櫻:這樣啊...

愛麗切:找到了,妳...

  • 娘塔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子分組

  • 國家設W學院

  • 歐/盟部真可愛~

(W學院,新聞部)

櫻:所以,我們去訪問這個如何呢?

莫妮卡:貓節嗎...我家沒有呢。

櫻:去採訪大家喜歡什麼動物就好了...

愛麗切:我家有貓節哦!2月27日!還有11月17日的黑貓節!

愛麗切:去年11月17姐姐穿了超~可愛的黑貓女僕裝哦!

櫻:請給妾身照片!

愛麗切:是莉迪婭姐姐傳給我的,應該是歐/盟部活動之一。

櫻:今年會扮裝嗎?

愛麗切:嗯~不知道呢。去年是歐/盟部活動之一,今年不知道會不會有,而且那是黑貓節的。

櫻:這樣啊...

愛麗切:找到了,妳們看,照片。

櫻:好可愛!

愛麗切:在姐姐面前不能說哦~

櫻:是~

(走廊)

瑪格麗特:動物?我的話當然是北極熊啦,這是我家的熊莉醬...

愛麗切:唔哇~好可愛!

熊莉:我餓了,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那去食堂吧...

櫻:...熊派一人,愛麗切桑是貓派吧?

愛麗切:我都很喜歡哦。不過姐姐喜歡花栗鼠!

櫻:花栗鼠嗎...妾身的話也是都很喜歡...菊養的波奇超可愛的...莫妮卡桑是狗派吧?

莫妮卡:對,我家養了三隻狗。

櫻:羅莎桑她喜歡兔子...然後...


櫻:要殺到歐/盟部來真不容易。

莫妮卡:總之先敲門吧。

三人:打擾了!

(歐/盟部)

伊莎貝拉:歡迎喵~

莉迪婭:今年的活動是扮貓喵~

克里斯蒂娜:席爾貓落跑了喵~

愛麗切:唔哇~好可愛!

艾比利:歐盟部所有成員都得服從喵!(戴上貓耳)

莫妮卡:哈!?

愛麗切:喵~姐姐呢?

艾比利:剛剛睡著了喵~

愛麗切:這樣喵~

櫻:是,是這樣的喵...

伊莎貝拉:妳不是歐/盟部的,不用勉強喵。

櫻:這樣啊...今天是想來訪問各位喜歡的動物的喵...

伊莎貝拉:喵~沒有特別喜歡的喵。

克里斯蒂娜:我喜歡兔子喵~

莉迪婭:我喜歡狗喵~我有養一隻哦。

艾比利:貓狗我都喜歡喵,但偏向貓。

伊莎貝拉:查瑞拉的話喜歡花栗鼠喵。

愛麗切:花栗鼠很可愛嘛~

櫻:那...好像差不多了呢。

莫妮卡:是啊,我們去打報紙了...喵...

艾比利:掰掰~

伊莎貝拉:我要去一趟食堂,你們要去嗎喵?

艾比利:我留下喵。

克里斯蒂娜:我要去找可愛的小兔子喵~

莉迪婭:我去找姐姐喵...

艾比利:掰掰~


查瑞拉:...呼喵~...好累。

艾比利:我下次準備個床吧,恰拉醬。

查瑞拉:!!?(摔下沙發)艾比利哥哥!

艾比利:查瑞拉很可愛哦~

查瑞拉:啊啊啊啊啊!討厭!哥哥你該不會一直在看我什麼時候會醒吧!?

艾比利:是呀。

查瑞拉:不是吧!!!唔哇啊!!

艾比利:很可愛哦~

查瑞拉:不是那個問題啦...

艾比利:快到放學時間了呢。

查瑞拉:是,是啊...(站起)唔啊!嘶...

艾比利:腳麻了?

查瑞拉:是,是啊...我等等自己回去,哥哥先走吧。

艾比利:嘿咻。

查瑞拉:!?

艾比利:好~那麼今天我就負責把查瑞拉醬抱回宿舍~

查瑞拉: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艾比利:不要~讓哥哥我任性一下嘛~查瑞拉好香~

查瑞拉:哥~哥~!

艾比利:啊哈哈~我們走吧。

查瑞拉:咪唄...

艾比利:恰拉醬。

查瑞拉:嗯?

艾比利:貓節快樂哦,喵♪(親)

查瑞拉:......貓,貓節快樂,艾比利哥哥。

查瑞拉:......喵。(親)

艾比利:...恰拉醬好可愛~

查瑞拉:閉嘴啦!



Percy
恰拉给安东尼的生日礼物

恰拉给安东尼的生日礼物

恰拉给安东尼的生日礼物

顾间

面恰/恰面小短篇

                  印象

    宇智波家里基因真不是盖的,第一次见到宇智波佐助时我被他的样貌惊艳到了,到底是同性,看多两眼也没什么了。

     浪荡、花心、游戏人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印象。

“小猫咪,愿意和我约会吗?”他举着艳红的玫瑰给班上的一个女生。对方拽了拽裙角一脸羞涩的。

“如果是面麻君的...

                  印象

    宇智波家里基因真不是盖的,第一次见到宇智波佐助时我被他的样貌惊艳到了,到底是同性,看多两眼也没什么了。

     浪荡、花心、游戏人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印象。

“小猫咪,愿意和我约会吗?”他举着艳红的玫瑰给班上的一个女生。对方拽了拽裙角一脸羞涩的。

“如果是面麻君的话我就愿意。”

     宇智波佐助死死盯着我,眼里全是嫉妒,不满。他的目光让我十分不舒服,我本想装作没看见,结果他跳上了桌子。

“你,漩涡面麻,我总有一天会打败你。”。

     我淡淡的回了声好,然而他似乎更生气了。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坐在前面的鹿丸不小心撞到佐助,结果他没稳住向我扑来。年幼的我十分讨厌肢体接触,但又不能让同伴受伤只好拦腰接住他,体温和心跳扔隔一层布料传递给我。这一过程在别人眼里就像是佐助主动钻进了我的怀抱。不可避免带上一些暧昧。教室一瞬间安静了。

“宇智波佐助,你,给,我,从,面麻,怀,里,出,来。”高分贝女音划破了空气。

    佐助在我怀里一瞬间脸色变得煞白,然后就晕了过去。事后宇智波富岳请我和爸爸共进晚餐说是要感谢我。

“我小儿子年纪轻轻就开眼了,多亏了你啊,小面麻。”

    我唯一想吐槽的是:您儿子以后必定成就不凡

                         20/1/25

怡怡

舞蹈社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非國設,校園風

  • W學院主校(黑塔)、W學院A校(娘塔)、M學院P校(異色)、M學院H校(異色娘塔)

  • 通常直接稱主校、A校、P校、H校

  •  @_Budino_ 貝太太生快~!沒錢所以只好打楓糖番茄慶祝貝太太生日了!愛你呦!

  • 是說貝太太和普爺同一天太巧了

  • 擅長跳流行舞的查瑞拉和擅長芭蕾的梅格

(舞蹈教室)

瑪格麗特:好多筆記啊...

查瑞拉:這些是歌詞,我負責。

查瑞拉:樂譜的話是布蘭達寫的。

查瑞拉:這邊是舞蹈編輯,羅維負責。

查瑞拉:然後這裡全部的服裝都是弗拉維做的。

瑪格麗特...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非國設,校園風

  • W學院主校(黑塔)、W學院A校(娘塔)、M學院P校(異色)、M學院H校(異色娘塔)

  • 通常直接稱主校、A校、P校、H校

  •  @_Budino_ 貝太太生快~!沒錢所以只好打楓糖番茄慶祝貝太太生日了!愛你呦!

  • 是說貝太太和普爺同一天太巧了

  • 擅長跳流行舞的查瑞拉和擅長芭蕾的梅格

(舞蹈教室)

瑪格麗特:好多筆記啊...

查瑞拉:這些是歌詞,我負責。

查瑞拉:樂譜的話是布蘭達寫的。

查瑞拉:這邊是舞蹈編輯,羅維負責。

查瑞拉:然後這裡全部的服裝都是弗拉維做的。

瑪格麗特:不過...唱歌的是誰呀?最近聽得出來換了一個唱歌的人,本來是弗拉維奧吧?

查瑞拉:對,我讓他專心做衣服去了。歌我讓萊西哥來唱,他歌喉可好了。

瑪格麗特:舞蹈社的團長真辛苦啊...

查瑞拉:對了!

瑪格麗特:怎麼了嗎?

查瑞拉:瑪格麗特妳教我芭蕾吧!芭蕾!

瑪格麗特:诶?芭蕾可沒有那麼容易學啊...

瑪格麗特:首先身體素質...妳好像都具備。

查瑞拉:我發育可好了!

瑪格麗特:妳有絕對音感嗎?對音樂的敏感性要很好哦。

查瑞拉:我和萊西哥一樣遺傳媽媽,我們媽媽可是做音樂家的。

瑪格麗特:那妳身體的爆發力...

查瑞拉:爆發力...(看向天花板)(蹲下,跳上去)

查瑞拉:(摸到天花板,跳下)這算嗎?

瑪格麗特:...算。妳以前有學過芭蕾嗎?

查瑞拉:六歲的時候去俄/羅/斯學過一陣子,回來沒多久爸媽就死了,我沒多少念舊呢,畢竟我和他們相處少。

瑪格麗特:這樣啊...那可得好好小心哦,學芭蕾非常容易受傷。(脫下鞋子)看,這就是那時弄傷的。

查瑞拉:知道了~所以會教我吧?

瑪格麗特:A校女神都拜託了誰能拒絕啊...

查瑞拉:哼哼~那就先去買衣服吧!弗拉維奧總不可能生出一件給我吧?

弗拉維奧(從衣服堆冒出來)妳太小看我了,姐。

查瑞拉:嚇死老娘了。

弗拉維奧:我這就去整,還有,學芭蕾可是很痛苦的旅程,別以為很容易。

查瑞拉:啊,你學過對吧?

弗拉維奧:嗯。等我,我這就去生給你。(鑽進衣服堆)

瑪格麗特:(舞蹈社...好奇妙啊~)

查瑞拉:這衣服可真不得了...那就拜託妳囉,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收到~



释释释释释释释、
瓦尔加斯咖啡厅☕️。 是某个语...

瓦尔加斯咖啡厅☕️。

是某个语擦群世界观延伸的爽图,
拿来混更。

瓦尔加斯咖啡厅☕️。

是某个语擦群世界观延伸的爽图,
拿来混更。

雙南意痴漢催婚大隊長!

滑稽一下

“嗯?罗维你手上怎么一堆咬痕?”

搓搓手腕的痕迹,嘴角稍稍扬起角度,心情似乎很好

“猫咬的”

看向他的后颈,安东尼奥吃痛的哼了一声

“嘶……罗维你家猫猫抓的真重啊,满背都是,要不要亲分给你擦擦药?”

“算了吧你擦一擦就开始乱摸了啊岂可修!”

“……嘿嘿嘿”露出标准傻笑后就溜回自己位置上

‘嗯?猫的牙齿似乎不是平的吧?而且前天我明明才去帮他们家猫猫剪指甲呀…? ’开会途中思绪飘到外太空的安东这么想到

----------------------

“ve!姐姐的脖子上怎么一堆红点???”

似乎不爽的抽了抽嘴角,呆毛都卷成一团了,压低声音愤怒道

“臭蚊子咬出来的!” 气...

“嗯?罗维你手上怎么一堆咬痕?”

搓搓手腕的痕迹,嘴角稍稍扬起角度,心情似乎很好

“猫咬的”

看向他的后颈,安东尼奥吃痛的哼了一声

“嘶……罗维你家猫猫抓的真重啊,满背都是,要不要亲分给你擦擦药?”

“算了吧你擦一擦就开始乱摸了啊岂可修!”

“……嘿嘿嘿”露出标准傻笑后就溜回自己位置上

‘嗯?猫的牙齿似乎不是平的吧?而且前天我明明才去帮他们家猫猫剪指甲呀…? ’开会途中思绪飘到外太空的安东这么想到

----------------------

“ve!姐姐的脖子上怎么一堆红点???”

似乎不爽的抽了抽嘴角,呆毛都卷成一团了,压低声音愤怒道

“臭蚊子咬出来的!” 气愤的转过身用力抓着自己的脖子

“ve!?姐姐那么用力抓会红掉的啦!”

做飯時才想到似乎有看到姐姐的脸和耳朵都红了,不自觉想著‘欸?姐姐刚刚有抓脸和耳朵嘛? ’

雙南意痴漢催婚大隊長!

今天的羅維諾依舊撩人失敗

*啦啦啦我就喜歡直白,劇情很爛我知道啦啦啦

*好占tag啊x


“欸查瑞拉”交出番茄庫存的羅維諾復仇進行中


“幹嘛”歡快啃番茄的人


“你知道我最喜歡的人是誰嗎?”


“你搞笑啊?我幹嘛知道?”


“……你不能假裝好奇一點嗎!”


看著被自己啃一半以上的番茄,嗯回不去了呢

“誰這麼可憐?”


“這叫被眷顧!眷顧懂不懂啊豈可修!”


“蛤?!是惡夢吧!上輩子好事做不夠的後果啊笨-蛋-”

於是兩人打了半天,直到羅維被打了滿身番茄下去沖澡,才驚覺不對,再戰!興奮的羅維蹦迪到查瑞拉床前,語速也不自覺地快起來


“你猜我最喜歡誰”


“嗯?”


“你把我說的話第一...

*啦啦啦我就喜歡直白,劇情很爛我知道啦啦啦

*好占tag啊x


“欸查瑞拉”交出番茄庫存的羅維諾復仇進行中


“幹嘛”歡快啃番茄的人


“你知道我最喜歡的人是誰嗎?”


“你搞笑啊?我幹嘛知道?”


“……你不能假裝好奇一點嗎!”


看著被自己啃一半以上的番茄,嗯回不去了呢

“誰這麼可憐?”


“這叫被眷顧!眷顧懂不懂啊豈可修!”


“蛤?!是惡夢吧!上輩子好事做不夠的後果啊笨-蛋-”

於是兩人打了半天,直到羅維被打了滿身番茄下去沖澡,才驚覺不對,再戰!興奮的羅維蹦迪到查瑞拉床前,語速也不自覺地快起來


“你猜我最喜歡誰”


“嗯?”


“你把我說的話第一個字重複一遍”


“你剛剛說啥?”瀟灑拔耳機


“……”


今天的羅維諾依舊撩不到人


雙南意痴漢催婚大隊長!

今天的羅維諾依舊撩人失敗

#重製版什麼的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第一篇就重製真的好嗎


“嘿查瑞拉,問你些問題”


“問”


“木頭做的門叫甚麼門?”


“這TM的弱*問題你也不會?!”拿著手機的手受到了驚嚇


“先回答問題啊豈可修!”跳起來吼叫,想到後面查瑞拉臉紅的樣子(當然是想像的),他忍!!!


“木門,行了吧”送一記白眼


“鐵做的門呢?”


“鐵門”二記白眼


“幸福做的門呢?”眼睛閃爍著奇怪的光芒


查瑞拉看著他,堅定的說

“他們”並指向正在互喂的弟弟妹妹們


“……”


今天的羅維諾依舊撩不到人

#重製版什麼的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第一篇就重製真的好嗎


“嘿查瑞拉,問你些問題”


“問”


“木頭做的門叫甚麼門?”


“這TM的弱*問題你也不會?!”拿著手機的手受到了驚嚇


“先回答問題啊豈可修!”跳起來吼叫,想到後面查瑞拉臉紅的樣子(當然是想像的),他忍!!!


“木門,行了吧”送一記白眼


“鐵做的門呢?”


“鐵門”二記白眼


“幸福做的門呢?”眼睛閃爍著奇怪的光芒


查瑞拉看著他,堅定的說

“他們”並指向正在互喂的弟弟妹妹們


“……”


今天的羅維諾依舊撩不到人


雙南意痴漢催婚大隊長!

今天的羅維諾依舊撩人失敗

#最近糧不夠,自己來!

#這些是小廢文,所以當然不會有文筆問題啦--(升天

#要簡體請留言撩人語錄請留言!

#可能不會像你們所想的個性,我會慢慢改進的!


“嘿查瑞拉,問你些問題”


“問”


“木頭做的門叫甚麼門?”


“這TM的弱*問題你也不會?!”查瑞拉拿著手機的手和呆毛受到了驚嚇


“先回答問題啊豈可修!”跳起來吼叫,想到後面查瑞拉臉紅的樣子(當然是想像的),他忍!!!


“木門,行了吧”送一記白眼


“鐵做的門呢?”


“鐵門”二記白眼@


“幸福做的門呢?”眼睛閃爍著奇怪的光芒


“……沒門”


“……”


今天的羅維諾依舊撩不到人

#最近糧不夠,自己來!

#這些是小廢文,所以當然不會有文筆問題啦--(升天

#要簡體請留言撩人語錄請留言!

#可能不會像你們所想的個性,我會慢慢改進的!


“嘿查瑞拉,問你些問題”


“問”


“木頭做的門叫甚麼門?”


“這TM的弱*問題你也不會?!”查瑞拉拿著手機的手和呆毛受到了驚嚇


“先回答問題啊豈可修!”跳起來吼叫,想到後面查瑞拉臉紅的樣子(當然是想像的),他忍!!!


“木門,行了吧”送一記白眼


“鐵做的門呢?”


“鐵門”二記白眼@


“幸福做的門呢?”眼睛閃爍著奇怪的光芒


“……沒門”


“……”


今天的羅維諾依舊撩不到人


☆

女仆恰拉
画到脚那里发现纸不够了x

女仆恰拉
画到脚那里发现纸不够了x

🍰casa!

摸鱼,西葡意英荷女体(……)

其实并不满意

摸鱼,西葡意英荷女体(……)

其实并不满意

漪子杳☆

【枢轴兄】马(三,四)

#这是三个月前写的一点点东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继续动姑且先发上来吧,架空战争设,普爷x恰拉,看了战马这本书后的产物#


 三


  恰拉是在我们开始训练过后的第一周来的,她牵着一匹白马,站在操场旁跟少校说着什么,我们站得不远,他们的声音正好能听到。

  

  “小姐,打仗是男人的事,你来能干什么呢?再说这匹马可是母的。”少校好像是这么说的。

  

  恰拉却用瞧不起人的眼神盯着少校:“那只是别的女人,我从六岁起就跟着爷爷去野外打野兔,加上从小干农活,力气不比你们差多少,端把实枪肯定不在话下,而且察哈尔也是我养大的,帮你们照个马也完全没问题,察哈尔我自己有办法照顾,我有的是方法。”

  

  少校...

#这是三个月前写的一点点东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继续动姑且先发上来吧,架空战争设,普爷x恰拉,看了战马这本书后的产物#


 三


  恰拉是在我们开始训练过后的第一周来的,她牵着一匹白马,站在操场旁跟少校说着什么,我们站得不远,他们的声音正好能听到。

  

  “小姐,打仗是男人的事,你来能干什么呢?再说这匹马可是母的。”少校好像是这么说的。

  

  恰拉却用瞧不起人的眼神盯着少校:“那只是别的女人,我从六岁起就跟着爷爷去野外打野兔,加上从小干农活,力气不比你们差多少,端把实枪肯定不在话下,而且察哈尔也是我养大的,帮你们照个马也完全没问题,察哈尔我自己有办法照顾,我有的是方法。”

  

  少校他哈哈大笑,他的语气比起劝告更像挑衅:“为什么不在家好好照顾亲人呢?”

  

  恰拉有些不满的翻了个白眼说:“弟弟在北方读书,爸爸妈妈二十年前闹瘟疫死了,爷爷前天被炸弹炸死了,我已经跟弟弟写信说我和爷爷去南方安全的地方了,等仗打完再联系,再说我还得拿军饷供那个蠢货的学费。”

  

  然后恰拉就留下来了,在部队里帮忙照顾战马,她的白马被拴在了她单独住的地方门口的树上,她经常哼些她家乡那边的曲子在马棚里转悠,是西方的语言,我听不懂。

  

  但是我记得,第一次和恰拉说上话,是训练完休息的时候,我看到她走向我,但很快,我意识到她并不是走向我,而是我在离她很近的地方。

  

  她也不说话,只盯着我。

  

  “我身上沾了脏东西吗?”我问她。

  

  恰拉哼了一声说:“你全身都脏得要死。”

  

  我从小在家里跟着父亲打铁,没跟家人以外的什么打过交道,也就只好尴尬的笑了笑问她是不是找我有事。

  

  “我就是好奇你根本不喜欢马为什么当了骑兵。”她这么说着,当时我感觉很不自在。


  我一直小心的不让别人发现自己不喜欢马,甚至每次骑上配给我的马之前都要学着别人的样子轻轻抚摸,再试着跟它说几句话,这位小丫头却看出来了,当时可是吓了我一跳。


  “你怎么看出来的?”


  “动作,眼神,力度。”她像在解释一样平常的物品一样很随意的说出口,“你虽然努力学着别人去对付一匹马,但那也只是对付而已。”


  我又忍不住笑了:“小丫头,你喜欢那种动物不代表我也得喜欢吧?”

  

  “切。”恰拉没说什么了,唱着她家乡的小曲儿走远了。

  

  四

  

  再一次和她搭上话,是在战场上。

  

  她是以战地护士的身份在不远处守着,我骑在自己的马上,跟着指令向前冲去,但是有一个子弹直接打中了我的战马的鼻梁,它倒了下去,我也摔伤了腿。

  

  几个士兵把我抬到后面去,恰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连自己的马都不信任,怎么可能当好一名骑兵。”


  但她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就认认真真的帮我处理伤口,然后把脱臼的地方接了回去,很痛,但我没出声。


  等所有的都弄好了,我被人架起来,要往营地去了,我就回了她一句:“没有人会没原因的讨厌或喜欢一样东西,你为什么喜欢马?”

  

  恰拉很认真的看着我,她绿色的眼睛像装了森林一样好看,她说:“马,救了我们全家。”


  我被抬走了,不太清楚她的意思,当时觉得大概是类似家里起火了被养的小狗提醒之后得到帮助之后开始喜欢狗一样的感情吧,但是后来发现不是。

  

  后来我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养腿,恰拉半夜悄悄来找到我,说实话,当我打开门看到一个姑娘站在门口时可以说非常惊讶了。


  毕竟那是非常喜欢马的恰拉呀。


  但是恰拉来并不是因为马,而是因为别的东西。


  


漪子杳☆

【枢轴兄】马·上(一,二)

#最近看了本叫战马的儿童读物/?,突然想写,虽然开的坑已经够多了来的,ooc有,基尔x恰拉,可能会是be,但是不排除我写到最后推翻大纲重新来个he的情况,想努力写出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但是好像每次都失败了。。战争背景但是因为懒得查一战二战资料所以故事是架空的,马的名字是乱取的,没有什么含义,不长,只是我没空一口气写这么多,一共分上中下或者上下,我的大纲满短的#


在南方的一个小镇里,那条只有一个白化病的老人住的小巷,是这个热闹的小镇唯一不热闹的地方,小镇的四处,都被人群、音乐和吵闹声围绕着,这里却似乎与世隔绝一般,没有任何声音,除了偶尔会从小巷里传出老人半跑调的歌声,没有任何显示此处还有人居住...

#最近看了本叫战马的儿童读物/?,突然想写,虽然开的坑已经够多了来的,ooc有,基尔x恰拉,可能会是be,但是不排除我写到最后推翻大纲重新来个he的情况,想努力写出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但是好像每次都失败了。。战争背景但是因为懒得查一战二战资料所以故事是架空的,马的名字是乱取的,没有什么含义,不长,只是我没空一口气写这么多,一共分上中下或者上下,我的大纲满短的#


在南方的一个小镇里,那条只有一个白化病的老人住的小巷,是这个热闹的小镇唯一不热闹的地方,小镇的四处,都被人群、音乐和吵闹声围绕着,这里却似乎与世隔绝一般,没有任何声音,除了偶尔会从小巷里传出老人半跑调的歌声,没有任何显示此处还有人居住的痕迹。

在二十年前,那条小巷就已经是那样了,我曾背着父母跑进那条小巷里,想找点外面没有的什么东西去向朋友们炫耀,巷子很深,在尽头,有一个马棚,里面关着一只纯白的马,比我高出近三个头,我愣愣的看着那匹白马,虽然我并不懂马,但是我却一眼看出那是匹好马,英俊、壮观。

当时还是中年人的老人从我的身后叫住了我。

“嘿,小伙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啦?迷路吗?”老人走近来,怜爱的抚摸着我的头。

“不,我不是迷路,我是来探险的!”作为一名六岁的小孩,我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误入了他人的领地,我大声的嚷嚷着,想炫耀自己的勇敢。

老人笑了起来,发出沙哑的笑声:“哈,小伙子,你是个勇士,但很遗憾这里没有什么值得你一探究竟的,回家吧。”

我看着对方白得有些吓人的脸庞和银花花的头发,再看了看面前的这匹白马,沉默了,现在想来,当时才六岁的我,大概是有些害怕了吧。

“看上去你很喜欢慕希?”老人走向马棚,伸手够向白马,白马很温顺的低头让老人的手放上自己的额头,“每个人都会喜欢慕希,她的妈妈可是匹真正的好马,假如恰拉还在的话她可会跟你嚷:‘察哈尔是最棒的,哪怕是她的女儿也不可能比得上!’但是连慕希也不得不承认,她的妈妈是世界上最棒的马!”

老人眼中有什么东西溢了出来,年幼的我看不明白,现在再回忆,虽不太清晰,但那估计是思念与无奈吧。

“察哈尔?恰拉?”我默默的念了一下这两个奇怪的名字,抬起头看向背对着我的老人,“他们是什么?”

“小伙子,我给你讲个小故事吧。”老人转过身来,背靠着马栏,苦涩的笑着,“故事不太可爱,但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我已经长大啦,我能帮妈妈提满满的一个水桶!我在心里悄悄抗议着,但却认真的点点头,小孩子谁不愿意听故事呢?

而这个故事,也是接下来我要将给你们的,一个关于军人的传奇故事。

二三十年前,这个国家并不太平,时不时就会有要打仗了的传闻从好事者的嘴中飘出,然后又在风中消散,我是村里铁匠的孩子,有一个读书的弟弟,他很可爱,我因为天生就白得可怕,没法混到人群中去,我的父亲告诉我:“你没必要跟他人一样,你只需要跟着我学好打铁,能生活下去。”我也明白,这大概是我唯一的出路。

那时,我是最讨厌马的,我喜欢狗,喜欢猫,喜欢鸡鸭,喜欢鹅,但唯独讨厌马,因为我的母亲是死在马蹄子下面的,一只我们全家人宠爱着的农耕马的蹄子下面。

然而在我开始帮着父亲工作过后两三年吧,战争开始了,我们镇上也开始招收士兵了,那时,是我的弟弟想参战。

“作为一名军人死在沙场上,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他老这么一板一眼的,但我和爸爸都不愿意让他去那种残酷的地方,他的手不该握上那些粗糙的枪支,他应该在学校好好读书才对,我们都这么想。

爸他经常因为这无聊的事吵起来,所以我就说:“嘿,你们别吵了,死在沙场确实是种荣誉,威斯特是文人,怎么能拿那种粗东西,那就让我这个粗人代替威斯特去吧。”

弟弟有点生气,不过他向来把这些气话咽在肚子里:“不行,哥哥,很危险。”

“去吧,基尔伯特。”我的父亲却沉默了片刻允许了,“记住,你是不一样的,所以不干出大事可不行。”

我是个白化病人,在那个年代当然无权力去享受安宁的生活,参加战争指不定能得到存在的意义吧,我当时反正是这么想着,可能后悔过,但现在想来,我绝对不会后悔。

“身体很健康,只要不看你那白得吓人的皮肤的话。”军医是这么说的,“白化病很少见,但是不妨碍你成为军人。”

“嘿,新兵,会骑马吗?”站在一旁查看情况的少校打量了我一番,轻轻挑起眉毛。

“会一点,少校。”

“骑兵团差人,你跟着他们好好训练,用不到一年,你就会成为一名刚毅的军人。”

于是,我加入了军队,明明从来都最讨厌马的我,却可笑的成为了一名骑兵。

漪子杳☆

【枢轴兄】猫

#普爷x猫妖恰拉,bg,非常短小,ooc大量,傻白甜,没了#

基尔伯特爱上了一只猫,一只黄灰色的毛头顶和背部有褐色斑块的猫,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母猫。

那天,天下着大雨,基尔伯特一回到家,看到一只小猫窝在沙发上,浑身湿漉漉的,就小心的把它的毛用毛巾擦干,小猫看上去很不高兴,一直试图挣开他的双手。

后来?

后来雨停了,小猫却不打算走了,她赖在了基尔伯特家里,白吃白喝,但是不大听话的,从来没把基尔伯特当成自己的主人,但基尔伯特却丝毫没有介意,并且还认真的宠爱着这只小猫。

以上都是基尔伯特的两位恶友向外界宣传的故事,基尔伯特听了也不过笑笑。

“那可是姐姐大人呀。”他总是这么面对别人的疑惑...

#普爷x猫妖恰拉,bg,非常短小,ooc大量,傻白甜,没了#

基尔伯特爱上了一只猫,一只黄灰色的毛头顶和背部有褐色斑块的猫,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母猫。

那天,天下着大雨,基尔伯特一回到家,看到一只小猫窝在沙发上,浑身湿漉漉的,就小心的把它的毛用毛巾擦干,小猫看上去很不高兴,一直试图挣开他的双手。

后来?

后来雨停了,小猫却不打算走了,她赖在了基尔伯特家里,白吃白喝,但是不大听话的,从来没把基尔伯特当成自己的主人,但基尔伯特却丝毫没有介意,并且还认真的宠爱着这只小猫。

以上都是基尔伯特的两位恶友向外界宣传的故事,基尔伯特听了也不过笑笑。

“那可是姐姐大人呀。”他总是这么面对别人的疑惑,“和普通的猫不一样。”

他还说小猫经常给他讲有关小动物的故事,“虽然总是不情愿的样子,但很可爱。”

“没救了。”恶友一号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没救了。”恶友二号放下了手中的番茄。

每天,基尔伯特回到家,他会先说一句“我回来了,今天是沙丁鱼。”然后就会有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子从客房了揉着眼睛走出来,她是有着栗色长发和像森林一般的绿眼睛的,表情慵懒,带着一股傲气。

那就是他的小猫,与众不同的小猫。

“姐姐大人这个称呼是小爱丽丝的姐姐大人的意思。”基尔伯特偶尔会跟恶友解释一下,“爱丽丝在我弟弟家里,很可爱,毛茸茸的,比姐姐大人温顺很多。”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爱丽丝反而喜欢查瑞拉?”恶友一号问完,按下了小猫因为不满而抬起的头。

“爱丽丝是很可爱但她不是查瑞拉呀。”基尔伯特很随意的回答,小猫的脸埋到了恶友一号的怀里。

这是在害羞吗?

恶友二号如实想到。

小猫正在沙发上安静的舔着自己的爪子,基尔伯特挤到它身边坐下,拿出鱼罐头放到小猫面前。

“为什么姐姐大人要在我家住下?”

“有吃有喝的为什么要走?”小猫懒洋洋的卧在沙发上。

“可是养你很花钱。”

“你是想赶我走?”小猫一下子跳了起来。

“不,我是说,你又不认我当主人,那总得有个理由让我来养你吧?”

“那你打算怎么样?”小猫把头扭向一边。

“结婚吧。”

【玩家基尔伯特受到来自玩家查瑞拉的一记头锥,生命值扣除9999点】

“woc,弗朗吉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婚礼上,有着森林一样清澈的双眸的女子身着洁白的婚纱挽着基尔伯特的手腕一步一步走入教堂。

“东尼儿,基尔他什么时候有个这么标志的女朋友了?他不是跟他猫求的婚吗?”恶友一号推了一把恶友二号的胳膊。

“我以人格担保,我从来没听说过基尔身边有这么姑娘。”恶友二号伸手比了个发誓的姿势。

“woc,基尔一点都不把我们当朋友,交了女朋友都不跟我们说,哪像哥哥我,晚上跟谁过的夜都跟你们汇报了!”

“喂喂弗朗吉,我们对你每天晚上的艳遇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们这是嫉妒!嫉妒哥哥我的美貌!”

【恭喜两位在场下嚷嚷的男性同志收到了来自新郎的一记白眼】

让我们回到基尔伯特求婚当夜吧。

“我们猫妖一辈子只能和一个人结婚,如果那个人死了,只能选择寻找他的下一世或者终身不娶不嫁,如果改变心意会心脏爆裂而亡,你是人类,和你这个混蛋在一起太麻烦了,我才不要。”女子气呼呼的嘟起嘴,转而露出些许伤感的表情,“四百年前,有个猫妖喜欢上一个人类男子,他们结了婚,男子想找到永生的方法和猫妖永远在一起结果得罪了吸血鬼,受到诅咒,每次轮回都会被怪病缠身,最后那个傻瓜死掉了。”

“然后呢?”基尔伯特揉揉女子的脑袋。

“然后,猫妖决定守护那个男的但不干扰他的正常生活,也许不接触才是最好的摆脱方法吧,只是听说这一世是白化病的。”女子低下了头,神色带着点点委屈。

“假如我是那个男子,就算你一辈子都不以人形出现我也一样会喜欢上你,因为是查瑞拉嘛。”基尔伯特倒是笑了,拍了拍女子的头。

“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笨蛋。”

一边说着一边泪水顺着脸颊滚了下来。

Nazusa-夏纱
…干嘛盯着这边看啦? 一个夏天...

"…干嘛盯着这边看啦?"

一个夏天的子恰拉♪

"…干嘛盯着这边看啦?"

一个夏天的子恰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