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恶搞 

12298浏览    5941参与
君水烟

猜猜我是谁(卫聂版)

卫庄:师哥在干什么呢?


盖聂:(削木剑中)he,he,he


卫庄:要去吓他一跳,(上前蒙眼)我是谁呀?


盖聂:哦,是谁呀。手上有戒指的话,原来是小庄啊。


卫庄:………(你为什么不按程序走)


盖聂:小庄,把手放下吧,你这样我没办法削剑了。


卫庄:这不是削剑的问题,wuli信赖母鸡鸡。


盖聂:可我已经猜出是你了。


卫庄:总之数到三,说出我们第一次接吻的感觉。


盖聂:一定要说这个吗。


卫庄:心虚了吗,剑圣大人。


盖聂:该的心虚不是我,而是你吧,一


卫庄: 二


…………


卫庄:祈祷nia


盖聂:说之前再...

卫庄:师哥在干什么呢?


盖聂:(削木剑中)he,he,he


卫庄:要去吓他一跳,(上前蒙眼)我是谁呀?


盖聂:哦,是谁呀。手上有戒指的话,原来是小庄啊。


卫庄:………(你为什么不按程序走)


盖聂:小庄,把手放下吧,你这样我没办法削剑了。


卫庄:这不是削剑的问题,wuli信赖母鸡鸡。


盖聂:可我已经猜出是你了。


卫庄:总之数到三,说出我们第一次接吻的感觉。


盖聂:一定要说这个吗。


卫庄:心虚了吗,剑圣大人。


盖聂:该的心虚不是我,而是你吧,一


卫庄: 二


…………


卫庄:祈祷nia


盖聂:说之前再让我问一个问题吧。


卫庄:说。


盖聂:前两天我看到小高的颈椎扭伤了,到端木姑娘那里去治,所以如果我没答出来会怎么样呢?


卫庄:(笑)当然是帮你回忆一下了,我们接吻的感觉。






     我叫荆天明,是墨家巨子。

     墨家不仅外部四面树敌,而且内部还会自相残杀。

     前两天我的手下小高因为没有回答出雪女姐姐的问题而被她扭伤了颈椎,动弹不得。真不知道这样一个门派该怎样继续下去。

     幸好我还有大叔。

     不过今天我看到卫庄那个大坏蛋从背后捂住了大叔的眼睛……

       呃,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到窗根底下呆着,保护一下大叔吧。不过事情竟然渐渐向奇怪的地方发展过去了。

       我是不是该走了呢?

       总之还是再看一下屋里面的情况吧……


        Σ(っ °Д °;)っ???


         (☞0 ☜)!!!


         ▄█▀█●…………


         我叫天明,是墨家巨子。我承受了这个年纪所不该承受的。


         我裂开了。

         

        

       



         

         我叫少羽,是墨家巨子天明的大哥。虽然他本人一直不肯承认这一点。

         今天我路过盖先生房间的时候,发现这家伙竟然蹲在窗根底下。嘴里念叨的什么:

           “他们竟然亲在了一起,这怎么可能呢?他们竟然亲………而且还……”


            我很疑惑,他到底是有多迟钝呢。而且难道从没有人告诉过这小子——

            卫聂是真的吗?

             


     






小尹同学

好像有点问题,重发一遍囧rz 

好像有点问题,重发一遍囧rz 

CAOHAN

第一眼看到这个模板,脑子里就有画面了

第一眼看到这个模板,脑子里就有画面了

懒被子
新鲜出炉,小猪格瑞(「・ω・)...

新鲜出炉,小猪格瑞(「・ω・)「嘿

新鲜出炉,小猪格瑞(「・ω・)「嘿

葫芦也能盘~💜

来来来,新一波的表情包吖~

我就不多说什么啦~

啾咪~(ʃƪ ˘ ³˘)拜~

(❤´ʚ`❤)喜欢你鸭


来来来,新一波的表情包吖~

我就不多说什么啦~

啾咪~(ʃƪ ˘ ³˘)拜~

(❤´ʚ`❤)喜欢你鸭



穷的要死可拉咪
长腿部获得了本丸赛跑大赛第一名...

长腿部获得了本丸赛跑大赛第一名,为了奖励他,华农审决定给他发一个又大(胸)又肥(臀)的老婆。

部部:我tm谢谢您阿路基

灵感来源av84042863

长腿部获得了本丸赛跑大赛第一名,为了奖励他,华农审决定给他发一个又大(胸)又肥(臀)的老婆。

部部:我tm谢谢您阿路基

灵感来源av84042863

山午.

【ALL金】无题

无题1~3


之前的不小心删了【尴尬】,原稿没了,只好重新写的,有改动。【说这些干嘛,反正又没人看!!】


极度OOC预警


这只是一个因为我有多动症手痒痒时写的无脑产物


不喜者勿入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哈


占个tag,很抱歉哦~


01.

金醒来了,朦胧的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昏暗,微弱的光在头顶上像苍蝇一样不停摇闪,是唯一的小吊灯在微微摇晃。发出刺耳的噪音。金扶着额头,混乱的思绪在脑袋里炸开。


头好痛。


金边扶着脑袋边望向四周,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小小的杂物间里堆满了各种纸箱,地上是厚厚一层灰。墙上斑驳的划痕能看得出这座...

无题1~3


之前的不小心删了【尴尬】,原稿没了,只好重新写的,有改动。【说这些干嘛,反正又没人看!!】


极度OOC预警


这只是一个因为我有多动症手痒痒时写的无脑产物


不喜者勿入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哈


占个tag,很抱歉哦~







01.

金醒来了,朦胧的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昏暗,微弱的光在头顶上像苍蝇一样不停摇闪,是唯一的小吊灯在微微摇晃。发出刺耳的噪音。金扶着额头,混乱的思绪在脑袋里炸开。


头好痛。


金边扶着脑袋边望向四周,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小小的杂物间里堆满了各种纸箱,地上是厚厚一层灰。墙上斑驳的划痕能看得出这座房屋年代久远。并且这好像还是木制房。脚踩在地板会发出咚咚的脚步声。这看上去有一丝丝的诡异。茫然的看着他所不熟悉的这一切,头又不自主地疼了起来。他难道不是应该躺在家里温暖的大床上安稳的睡着觉吗?他为什么会在这种鬼地方?


我……是被绑架了吗?


金疑惑了一下,但他还是立马否认了这个想法。他不可能会被绑架的。第一,身上没有任何被捆绑而留下来的红痕。第二,姐姐会让别人轻易带走自己?还是在这三更半夜?


想着,金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我不会是在做梦吧?!金狠狠地掐可以把自己的胳膊。嘶……金皱着眉看着被掐红的胳膊肉,感到烦躁不已。这说明我不是在做梦?!比起现实,金希望现在自己是在做梦。毕竟谁会想要呆在这种诡异的小房间里啊!


接着,金就静悄悄地来到了门边。金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冰凉的触感让金倒吸了一口气。这种刺激的感觉是什么鬼啊我说?!金轻轻地用力,门发出了轻闷的声响后露出了门缝。金吸了口气,心中的半吊着的大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woc,我明明什么也没干,为什么会想做贼似的啊啊啊啊?


金在心中默默的吐槽自己,背心不知不觉的冒出冷汗。金慢慢地探出头来观察外面的情况,结果金只看到了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长廊。长廊里的光线不好,流动的空气中弥漫着寂静恐怖的味道。不知从何处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演奏钢琴的声音。让金忍不住打寒颤。


金不喜欢这种阴森恐怖的氛围。


『有人吗——?』金小声的呼喊。过了许久,也没人回答。金见没人回答,于是自顾自的走了出来。即使金再怎么放轻脚步,木质的地板还是发出了轻闷声。搞得金精神紧绷,生怕自己走错一步路。


金一直走到了楼梯间,也没发现一些奇怪的东西。好奇心极其强大的金忍不住下了楼。整座房子都有一种西方国家的古风格,墙壁上都挂着一些风格迥异的画。在微乎其微的光线下闪闪发光。金四处观察着这些。如果再豪华、崭新一点,应该就像电影里那些古伯爵一样的府邸了吧。金想。


转眼间就已经摸索到了底楼,金看到了一扇大门。这扇门是半开半掩着的,给门后的东西增添了几分神秘感。金走了过去。透过大门可以看见一个类似于教堂的地方,很大很大,除了中央从屋顶的阁楼上泄下的光芒外,其他的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金小心翼翼地进来了,他被一样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个巨大的石像,放在正中央沐浴着光的温暖。石像下刻着一行整齐规划的字:骑士道与神永在


金陷入了沉思,殊不知黑暗中一双灰绿的眼睛正盯着他。


这是用来供奉神明的地方吧?金猜测。意外的是,这座神像前摆着一个大棺材。很令人惊讶的是,这个棺材里面只有一些用来陪葬的光束什物,却没有所谓的埋葬者。这是什么意思呐?金忽然觉得一阵寒颤。


『找到你了,闯入者』


一阵熟悉的声音传入金的耳膜,同时手也搭在了金的肩膀上,一阵冰凉。金瞳孔骤缩,转头间对上了一双阴沉的祖母绿,以及那一缕缕棕发。金甚至有点惊喜,高兴得要哭了,一个人待在这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安迷修学长……』


但是,金立马就后悔了。


因为一把鎏金色的长剑在一瞬间埋进了自己的腹部。促使着金强硬的挤出了一个难看而又僵硬的笑容。金僵硬的低下头看见了那把捅进肚子里的长剑,而此时执剑的人则是他亲爱的学长大人——安迷修。


『为……为什么啊?』金的喉咙里卡着腥味的鲜血,让他的声音变得很沙哑。剑还深深地插在肚子里,传来了不可理喻的气味——那是肉被烤焦的味道。金甚至听见了滋滋的声音。


好疼好疼的啊。


安迷修猛的拔出了利剑,殷红的鲜血染红了金的衣服。金倒下了,倒在了自己留的血泊中。在闭上眼睛前,他看见了安迷修嗜血般的表情,以及冷漠的眼神。真是冷得不可理喻啊…………


02.

『啊啊啊啊啊啊……?!』


『叫什么叫啊金!快起床啊!要迟到了!你想让隔壁的格瑞等多久?!』秋毫不留情的掀快了金的被子。金睁开眼睛,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身上。金惊恐地摸向自己的腹部,还好没有贯穿……


秋看见自家弟弟惊恐的眼神,担忧的问『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金愣了半天,才露出了僵硬的微笑的回答『好像是的呢……』


……………………


收拾好东西的金背上书包打开门,对上了一双紫罗蓝色的眼睛。


『好慢。』格瑞的眉毛微微皱起,看见金的身影后合上了手里的复习书。金满脸歉意的笑着,想要来抱一下格瑞但被无情拒绝。于是只好一蹦一跳跟在格瑞身后。


『格瑞,我和你说啊,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特别的梦……』


『金,早上好呀。』一声温柔尔雅的问好传入金的耳膜中。转头看,是安迷修。他正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向金。金突然想起了昨晚上做的梦,本能地躲在了格瑞身后。露出了警惕的眼神看着。


格瑞:…………(爽歪歪)


安迷修:…………ಥ_ಥ我做什么了吗?


03.

傍晚,金想起昨晚上做的梦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所以……今天一定要早点睡,说不定就会做个好梦,把昨天梦到的都忘掉。嗯……一定会的!!想着,金毅然决然的闭上了眼睛……


金再次睁开眼睛时。


金:…………啊啊啊啊啊啊!?


瓦特?!我怎么又回到开头的那个杂物间!?


「欢迎来到这里~昨天没能来迎接你很抱歉!是系统出了点小问题啦!那么,我正式的向你介绍一下,欢迎来到本游戏,少年!你即将迎来你的第一关挑战——在毫发无伤的条件下强吻安迷修!!少年,请努力吧!!」


金:………………!?CNM……


『……我tm又不是基佬我为什么要吻男的?!』金反应过来后第一个意识到的问题就是‘强吻安迷修’。金恶狠狠的瞪着双眼,可惜他看不到系统。


「抱歉,这是任——务——,所以请你认真的去对待它!」系统特意将‘任务’两个字拖长音,「不认真的完成任务或者是任务失败的话,结果是会很惨的」


『什么?』金几乎是尖叫出来的,气愤冲击着金的理智。这么说,没完成任务还会有惩罚的啰?明明不是自己要参加这个游戏的!金突然觉得有点委屈,『我要退出这个游戏!』


「不可能的。从你进入这个世界起,就不再可能退出这个游戏了。这是不可违背的规则。」金的声音刚落,系统的声音便在金的脑中响起,不带一丝委婉。仿佛像冰冷的机器不带任何感情,像是复读着天天都在念叨的话。接着,系统又说了一句让金动摇的话,「只要你通过了游戏,我就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吗?』金深思片刻,试探的问系统。「当然。」系统面无表情地说,接着又冷笑着问「怎么?你有什么愿望吗?」系统看着眼前这个满脸问号的金发少年,心中涌现了一丝怜悯,它仿佛已经看到了这张可爱玲珑的小脸待会露出绝望的表情。


『哦…………可是我好像并没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诶?』金想了好久才道。「没有吗?嗯……也不用急,我想你以后会有一个答案给我。」系统悠悠地道,「可前提是你能在安迷修的剑下……」


轰————


一声巨响掩盖了系统的声音。


「活下来……」


『找到你了,闯入者。』









葫芦也能盘~💜

明星粉丝神回复【一】

真的笑死人了

明星粉丝神回复【一】

真的笑死人了

周末依然上课的医学狗

【香蜜】演员不同角色灵魂替换之来啊,互相伤害啊!(三)

      在申赫仔细研究了那个用昆仑镜逆转时空的方法。

    “这个办法确实可以把我们送回去,但是付出的代价太大,需要以血献祭,之后可能会有一些后遗症。”

    “我一定要回去,我爸妈还在等我。就算是有问题我也不在乎。”小雪有些急促。

    谢童皱着眉“我也一定要回去,我的家人在那里,我的女朋友在等我结婚。”

    申赫看着韩雪,韩雪回视,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

      在申赫仔细研究了那个用昆仑镜逆转时空的方法。

    “这个办法确实可以把我们送回去,但是付出的代价太大,需要以血献祭,之后可能会有一些后遗症。”

    “我一定要回去,我爸妈还在等我。就算是有问题我也不在乎。”小雪有些急促。

    谢童皱着眉“我也一定要回去,我的家人在那里,我的女朋友在等我结婚。”

    申赫看着韩雪,韩雪回视,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挣扎和愧疚。

    四人商议,分头行动,谢童负责去拿到天帝宝库中的昆仑镜,其他人准备需要的物品。

    却说这边,长芳主发现锦觅失踪,凭借遗落的羽毛找到了翼渺洲向鸟族讨要精灵。鸟族自从穗禾离开后就是隐雀做主,长芳主咄咄逼人,隐雀也不是什么好相与为的。二人交手后,长芳主一气之下断了鸟族的粮,隐雀便将此事告到了太微面前。

    这一下,锦觅的存在就暴露了,谁不知道旭凤涅槃回来,带了一个葡萄精灵。

    太微自然要给鸟族和花界一个交代,传唤了旭凤和锦觅。

    谢童好不容易才从天帝宝库中偷到了昆仑镜,四人正在研究怎么利用宝物回家。这下只好先放下,先去应付天帝。

    太微虽然在男女感情的问题上渣了一些,但是其城府很深,心机谋略不差。旭凤作为太微疼爱的儿子,自然很是了解,谢童虽然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到底也只是个普通人,很快就被发现了不对劲。

    谢童空有旭凤的凤凰之身,运用并不熟练,只能被拿下。天帝嫡子被人夺舍,自然不敢让人知晓,天帝派人请来太上老君商议,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法子,为避免外界猜疑,以养伤为名将谢童软禁在栖梧宫。

    是夜,申赫三人偷偷潜入栖梧宫,找到了法力被封困在结界当中的谢童。不说锦觅的法力不高,就是申赫和韩雪也无法熟练的运用原身的法力,无法破开结界。

    “这可怎么办?谢童哥出不来”小雪很着急,毕竟谢童是她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

     申赫心知单凭自己是无法搞定昆仑镜的,“龙鳞可破世间所有的结界,我这里正好有一片”说着从怀中拿出一片流光溢彩月牙状的鳞片。

    韩雪:所以大龙送给锦觅的定情信物就这样蝴蝶了。

    申赫调动自身法力注入龙之逆鳞,向着结界全力一击,一声巨响结界破碎,龙鳞也涅为粉末。

    “快走,这么大的动静,必回有人来。我们去人间,鱼龙混杂,一时间找不到我们。”韩雪和申赫都在人间长期居住过,很有经验。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等到天帝不得不亲自出手在人间找到天界的两位殿下时,二人都倒在血泊中,还有鸟族的穗禾公主和一个花界精灵。四个人都是血淋淋的,法力耗尽。

    将四人带回天宫,清理干净处理伤口之后,天帝陛下自然发现同梓芬相像的锦觅,不说又是一番怎样的纠缠,天后娘娘此刻守着旭凤是寸步不离,一时间顾不得找大殿和情敌女儿的麻烦。

    只说四人醒来,天帝陛下亲自确认两个儿子还都是自己的儿子不是之前那个夺舍的孤魂野鬼,心安了很多,只是暗中还派人去追查此事。

     天后娘娘自然是不想放过应龙之身的大殿,只是四人醒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先不说一向低调的大殿下如何更加神隐,一向奉承天后的穗禾公主近来不大来天界,水神新认的女儿锦觅仙子知道自己是花神之女就自己回到花界,水神和风神也跟着住在花界。天界第一美男子的火神殿下却让所有仙吃够了瓜,这位刚醒来的时候,脑子似乎不怎么清醒,一直叫嚣着完成什么音乐梦想,还要去找什么关关。过了两日,似乎是清醒了,人也变得安静了很多,有过了几日,火神殿下自请镇守忘川河畔。

    那些后来~

    锦觅在花界修炼很是用功,自从去上清天去了伽蓝印之后,更是常年闭关,直到功法大成晋升为花神以后,新花神亲上天界状告天后谋害先花神。

    旭凤自请镇守忘川后,至后荼姚被废打入毗娑牢狱,才回天界见了母亲一面。之后,请求天帝对废天后照拂一二并不为其求情。天帝问其因,答曰:兰因絮果。帝欲立次子为储,火神辞:长兄在前。复问长子,亦辞。火神再次前往忘川,不知归期。

    天帝将夜神之位还给了润玉,润玉照旧做着他昼伏夜出的工作,只是夜神殿下对岐黄之道颇为感兴趣。

    穗禾在翼渺洲大刀阔斧的整顿从长老手中夺权,天后被废,穗禾在鸟族的权威却无人可以撼动了。只是偶尔鸟族这位组长会来天界看望一下夜神。

    天帝在润玉和旭凤都叛逆的不要储君之位后,很是生气。新纳了妃妾,然而始终没能生下孩子。直到天帝太微私用禁术修炼走火入魔身归混沌,由火神带头拥立长子润玉为帝。次月,废天后荼姚薨。又一年,立鸟族穗禾为后。同年花界重附天宫。

——回到现代的四个人

    小雪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在家里,厨房里妈妈正在烧菜的香味是那么熟悉。

    刘梅突然被人抱住,回头看是自家闺女“怎么了?我这正忙着呢。”

    “妈妈,我发现我好爱你。”

     “呵呵呵!”刘梅和正在看报纸的夏东海一起笑出声。

    “爸爸,我也爱你!”

     “哟!这是上演什么母女父女情深呢?”听见刘星熟悉的语气,小雪觉得有点感动。

    “刘星,我决定以后对你好一点。”

    “哦?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我亲爱的姐姐这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刘星,你找打!”

——

    “别——”谢童从梦中惊醒,浑身冷汗。

    “怎么了?”

    “做了个噩梦。”

     “梦见什么了?这么吓人。”

     “梦见我和邱莹莹……”

     “好啊!你居然梦见别的女的,还是我闺蜜。”

    “不是的,我是梦见你不见了,邱莹莹帮我找你。”

    “找着了吗?”

    “这不吓醒了,你还在我身边。”

——

    申赫毕业后成了一名儿科医生,他用四十岁以后接手家业和申爸爸打成了暂时的和解。只是因为他不肯找对象结婚,又成了新的矛盾。

    这天申赫被急诊叫去会诊,急匆匆赶去急救室,因为等电梯太慢(我们医院的电梯就超慢),在楼梯间一路狂奔,不小心就撞到一个姑娘。

    “对不起,我赶时间,你没事吧?”

    “申赫?!”

    “小雪!”

    ……

终于写完了,大概就是四个人的记忆和性格对原身产生了一些影响,让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一章写的非常非常艰难,但是终于写完了三个月。我建了一个群962644386,其实是想找人聊天,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加群和我聊天。接下来有一些新的想法,准备写一个魔道江澄的同人,有同好可以交流一下。



夜闌風

是画画渣就承认吧

今天我没认真码文,兴起想说那来画画,就画银色冲浪手好了


想着想着找了张原图来模仿试试▼

[图片]


于是我就画了,嘛,87分像,果然我画画技巧还是糟的要死啊▼

[图片]


后来想了想,这不是银色冲浪手,这根本是琦玉老师!

▼我说这是银色冲浪手,你信吗?

[图片]

光头有了,滑板有了,闪亮亮的头顶有了。

你说不是我也不认!笑死!


今天我没认真码文,兴起想说那来画画,就画银色冲浪手好了


想着想着找了张原图来模仿试试▼




于是我就画了,嘛,87分像,果然我画画技巧还是糟的要死啊▼




后来想了想,这不是银色冲浪手,这根本是琦玉老师!

▼我说这是银色冲浪手,你信吗?


光头有了,滑板有了,闪亮亮的头顶有了。

你说不是我也不认!笑死!


沐子卿
永远不要对【钉钉】说不 htt...

永远不要对【钉钉】说不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929453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AztebFUzAjVQYAFgHC4cLhx_GihLLkh6GGQFinfoc&ts=1581827190271(链接可在评论底下点开观看)

永远不要对【钉钉】说不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929453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AztebFUzAjVQYAFgHC4cLhx_GihLLkh6GGQFinfoc&ts=1581827190271(链接可在评论底下点开观看)

最爱嗑cp的老艺术家

没啥,练练手

第二章  现实

    “嘶!大哥握老半天了,老娘我手上还插着针头,你再抢容嬷嬷饭碗吗?”顾凌恼了遇到这种呆里呆气的追求者,她也很绝望。”顾凌不耐烦道。

    “媚生跟我结婚,秦氏少奶奶的位置一直等着你。柯宴他不值得......”秦庭轩渴望着她的回答。

    原著里顾凌不明白帅气多金的秦公子人家顾媚生瞧不上,偏偏做柯宴的舔狗。这次莫名其妙地穿越让她有了一次体验爽文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顷刻间病床上的女人憔悴落目,眉间微颤,可见眼角隐隐的粉红色,梨...

第二章  现实

    “嘶!大哥握老半天了,老娘我手上还插着针头,你再抢容嬷嬷饭碗吗?”顾凌恼了遇到这种呆里呆气的追求者,她也很绝望。”顾凌不耐烦道。

    “媚生跟我结婚,秦氏少奶奶的位置一直等着你。柯宴他不值得......”秦庭轩渴望着她的回答。

    原著里顾凌不明白帅气多金的秦公子人家顾媚生瞧不上,偏偏做柯宴的舔狗。这次莫名其妙地穿越让她有了一次体验爽文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顷刻间病床上的女人憔悴落目,眉间微颤,可见眼角隐隐的粉红色,梨花带雨惹人怜惜。“嗯,我答应你。”顾凌明白,只有这样才是摆脱顾媚生命运的唯一方式。开启上帝视角都混得差的话,她也就是最失败的穿越者,没有之一了。

    原著里顾媚生是个国际上小有名气的歌剧演员,她是业内的明珠。从小就被贴着人间四月天,家境优渥,天才,智慧,冷艳的标签,她的演出一票难求。有人甚至为了一睹女神的真容,不惜倾家荡产。自女神嫁给柯氏总裁,全球粉丝心寒腊月,大家柠檬树下报团取暖。

   “虽说顾媚生婚姻不幸​终其一生,但有这现在这条时间线和顾媚生开挂般的人设已经够我做龙傲天了,顾媚生你看着老娘怎么让你翻身吧。”顾凌勾勒着胸前的宏图大志,嘴角勾起一抹反派的微笑。

   ​有人进来了,听这脚步,顾凌眼前一黑,一股神秘的力量使她的脑袋疼的嗡嗡作响。穿越过后自己的脑中总是闪过顾媚生的记忆。顾凌低着头痛苦得喘息,一双油量的皮鞋进入视线里,是他,那个伤害顾媚生的男人,柯宴。

    “听说你和秦庭轩那小子订婚了,没想到啊,把你甩了过后魅力越发大了,你这样让我挺舍不得啊。离婚协议一直没给你,我后悔了,这个婚咱们别离了,我要让你明白什么叫活着比死更恶心。”​柯宴自上往下冷冷盯着顾凌。

    “兄弟眼睛不好出门左拐慢走不送,什么叫甩了顾媚生后人家魅力焕发?国际女神任你糟蹋?渣男。”​顾凌很想与柯宴来一发舌战,但鉴于身体不适只能任其言语辱没。

     柯宴冷冷的离开了。正在顾凌思考怎么帮顾媚生收拾柯宴这个大猪蹄子时,又有人来送祝福了。不过还好,来的人是顾媚生的闺中密友,李婷婷。

    “柯宴是你说今后要对老娘下手的,惹我顾凌你就等着接下21世纪白莲花的伤害吧。有了李婷婷这个朋友,咱又可以外挂升级了。”顾凌窃喜,穿书爽文开始了。

    ​

Count 2 Ten

【银英】点图,帝国相关沙雕表情包改图

(懒得写梗概了总之no offense

恶搞注意

【银英】点图,帝国相关沙雕表情包改图

(懒得写梗概了总之no offense

恶搞注意

闲悯

情人节快乐!

:情侣们该听的歌(一点点小恶搞,别介😊)

《体面》

《说散就散》

《分手快乐》

《分手那天》

《分手就分手》

《分平》

《分手的距离》

《分手假期》

《分手在那个秋天》

《分平总要在雨天》

《分手以后》

《分手的拥抱》

《分手吧》

《分手了就不要再想起我》

《分手的伤》

《分手总在秋天》

《分手了别来打扰我》

《分手依然爱你》

《分手吧是我让你累了》

《分手的理由》

《分平后的伤》

《分手也不一定分手》

《分手之后不在挽留》

《分手后不要做朋友》

《分手不是我要的结果》

《分手需要练习的》

《分手日记》

《分手十次方》

《分手的季节》...

:情侣们该听的歌(一点点小恶搞,别介😊)

《体面》

《说散就散》

《分手快乐》

《分手那天》

《分手就分手》

《分平》

《分手的距离》

《分手假期》

《分手在那个秋天》

《分平总要在雨天》

《分手以后》

《分手的拥抱》

《分手吧》

《分手了就不要再想起我》

《分手的伤》

《分手总在秋天》

《分手了别来打扰我》

《分手依然爱你》

《分手吧是我让你累了》

《分手的理由》

《分平后的伤》

《分手也不一定分手》

《分手之后不在挽留》

《分手后不要做朋友》

《分手不是我要的结果》

《分手需要练习的》

《分手日记》

《分手十次方》

《分手的季节》

《分手物语》

《分手了就不要记得我》,

《分手了就不要联系》

《分手了就不要再联络》

《分手了就不要回头》

《分手吧算了吧》

《分手歌》

《分手纪念》

《分手了就不要再继续》

《分手》

《分手快乐》

《好心分手》

《分干没有什么大不了》

《和平分手》

《天亮以后说分手》

《第二代次分手》

《爱到尽头是分平》

《不该和你分手》

《选择分手》

《流着泪说分手》

《不能和你分手》

《我们能不能不分手》

《快乐的时候说分手》

《坚强分手》

《来生不分手》

《笑着说分手》

《和寂寞说分平》

《无痛分手》

《全世界分平》

《和她分手》

《风一样分手》

《不能分手的分手》

《分开也不一定分手》

《不爱了就分手》

《不能分手的分手》

香浓芝士

[jojo]我不做人了——情人节特刊

今天情人节,给荒木庄众人送礼物,对只是借着情人节的名号送礼物折磨他们而已……

OOC预警,恶搞预警,不要打我,我爱你们。

甜美爱情不存在,只有屑中屑。

在下正是屑中战斗机。

对,我平行世界的身份是多拉A梦........

————————

“啊,不知不觉时光飞逝,情人节怎么又来了?”

站在荒木庄公司的讲台上我正用我充满感情的机器猫的声音做着演讲,因为今天情人节,我计划给荒木庄的众人一个难忘的节日体验。

虽然台下的反派朋友们都一脸你在干嘛、你怎么还不去死的表情,但是我厚着脸皮继续说道。

“因为情人节嘛,所以我给你们都准备了情人节礼物。”

说着我拍了拍手,让吉良推着一车的东西从...

今天情人节,给荒木庄众人送礼物,对只是借着情人节的名号送礼物折磨他们而已……

OOC预警,恶搞预警,不要打我,我爱你们。

甜美爱情不存在,只有屑中屑。

在下正是屑中战斗机。

对,我平行世界的身份是多拉A梦........

————————

“啊,不知不觉时光飞逝,情人节怎么又来了?”

站在荒木庄公司的讲台上我正用我充满感情的机器猫的声音做着演讲,因为今天情人节,我计划给荒木庄的众人一个难忘的节日体验。

虽然台下的反派朋友们都一脸你在干嘛、你怎么还不去死的表情,但是我厚着脸皮继续说道。

“因为情人节嘛,所以我给你们都准备了情人节礼物。”

说着我拍了拍手,让吉良推着一车的东西从门口走了进来。

我为了让我的礼物看起来很贵,我特地嘱咐吉良往底座垫了几层泡沫。

看到迪奥抽了抽嘴角、卡兹一脸忍耐、迪亚波罗拿出一把刀要往脖子抹、吉良黑色发黑、普奇神父眼泪汪汪看着迪奥,我感到满足的笑了笑。

“来来来,一个个来拿礼物,我特地花心思准备的!”

想着如何用礼物折磨他们可花了我十分钟的时间!

“首先是最伟大最厉害胸最第二大的迪奥sama,来来来,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此时我当面拿出了一个压路机,“这个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压路机!”我摁下了压路机底座的按钮。

熟悉的男声从压路机里像加上了特大喇叭地发出:“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

整个房间大震,吉良和普奇更是开始往地上钻,迪奥倒是一副强撑着的模样,他的嘴角抽了又抽,“这是?”

“可以发出欧啦声的压路机,我为了准备这个亲自找阿强同学录的,听说是给你,这个录音的时间长达一个小时呢。”

“........”

“不说谢谢吗?”

“谢谢.......”迪奥接过了压路机,他原本苍白的脸庞更加苍白,我想他大概是太感动了。

接着我让卡兹过来,不过卡兹不理我,因为迪奥理我是因为他想让我多写些他和乔纳森相亲相爱的同人,而卡兹没有什么想法,而且他心里是瞧不起我的,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多啦A梦........

“那卡兹,反正我的礼物很无聊,我就不送你了吧。”

说着,我遗憾地把灭霸的无限手套放到了自己的小兜兜里。

我把目光放到了吉良身上,他的脸色发黑,我问他:“你最近是不是加了太多班了啊?”

上班族吉良吉影摇摇欲坠,奈何我手太短脚也太短,我接不到他。

“嘭!”吉良倒地了.......

我迈着小步子,让他睁开眼睛,“吉良朋友,我送你灭霸的手手,你开心吗?”

我举起灭霸紫黑色的断手,这个是我用任意门跑到复联5的开头捡的,因为我听说他喜欢手,于是我就以我的什么给他挑了个大手手。

我略感吃力地摇着大手,好让它的形状得到全方位的展示,结果吉良翻了个白眼然后侧过头昏了过去。

“........”

“就当你很喜欢,接受了哦。”我把大手塞进了他的怀里,然后看向了迪亚波罗。

“大波罗!”

“是迪亚波罗!”

“一样啦!”

“你要给我什么?”

“什么都不给!”

“.........”

其实我也给大波罗准备了礼物,但是这个不能让他看到,因为这是一种很创新的死法,叫做美死你了!

发动这种死法,只需要我掏出美死你了喷雾,我赶紧朝着他喷了喷。

果然,他一口吸入之后,脸上就出现了红晕,他拨弄着自己的长发,一脸陶醉,“我好美啊!”

众人一脸嫌弃地看着迪亚波罗沉迷在自己的美貌里无法自拔,卡兹更是一副见鬼的表情。

我为迪亚波罗喜欢我的礼物,感到高兴地挑了起来,然后打到了迪奥的膝盖........

对比他们,我实在太矮了。

不过,这无法掩饰他们打不过我的事实,毕竟我是只全能的多啦A梦!

“普奇,你也有礼物哦!”

看到普奇要往门口跑,我赶紧喊了他一声。

“是嘛……不过我肚子疼。”

“我有药!”

“我想去厕所。”

“我有厕所还带门!”

“不,我.......”

“快过来,不然我就把你和迪奥的办公位置调开!”

“好的,我来了。”

普奇最终还是臣服在了我的威严之下,我当着众人的脸给了他一个心形的罐子。

“为什么他是心形的?”卡兹问。

“因为他够屑!”

对,普奇是我最想折磨(划掉)疼爱的朋友。

我把罐子给了他顺便还给罐子上了一个呼吸器。

“这是干嘛?”

“让你吸纯氧啊!”

普奇转身又想跑,这次我直接拿出了一个有束缚功能的椅子,让他坐了上去,我恶狠狠地叫嚣道:“给我把他全吸光!”

迪奥想上来帮普奇,然后我又拿出一个播音机,点下播放按钮。

“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

白金之星的声音响彻云霄。

最后,为了让这次活动有个完美的收场,我摁下了定时炸弹的按钮,在一阵爆炸声中,看着反派朋友们活泼的身影,我感到满足地笑了。

真希望我的反派朋友们会喜欢我的礼物。

情人节快乐,各位!





夜怨同人站
情人节快乐, 先给大家上个下午...

情人节快乐,

先给大家上个下午茶嗝。

正餐在路上了(≖‿≖)✧

情人节快乐,

先给大家上个下午茶嗝。

正餐在路上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