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恶灵

2068浏览    62参与
基隆市北宋街3段57号手摇饮料店

灵巧24hours||10:00-11:00:甜品

  咚咚、滴滴答答。

  

  凌晨四点,还有一个小时阳光就要降临城市。巧克力却还没入睡,筱瑀用说着是全新实则只是比较没那么破烂的咖啡机给他泡的浓咖啡在经过五小时的空气摧残下早已变凉。

  

  繁星作为医者亦作为巧克力挚友的善意叮咛他是记得的,可组织需要他,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一切,佐久和Moco是他无法痊愈的伤口,他不能再让任何人离开。 于是最后提醒随着被按下删除的程式消失。 他托着头,想着明天的人员配置出了神。 要不是忽然闯到的细细敲门声巧克力就要睡着,可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问题——谁会在太阳还没出头就来探访领袖?

  

  他瞬间在脑海就模拟出多种...

  咚咚、滴滴答答。

  

  凌晨四点,还有一个小时阳光就要降临城市。巧克力却还没入睡,筱瑀用说着是全新实则只是比较没那么破烂的咖啡机给他泡的浓咖啡在经过五小时的空气摧残下早已变凉。

  

  繁星作为医者亦作为巧克力挚友的善意叮咛他是记得的,可组织需要他,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一切,佐久和Moco是他无法痊愈的伤口,他不能再让任何人离开。 于是最后提醒随着被按下删除的程式消失。 他托着头,想着明天的人员配置出了神。 要不是忽然闯到的细细敲门声巧克力就要睡着,可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问题——谁会在太阳还没出头就来探访领袖?

  

  他瞬间在脑海就模拟出多种不同状况,虽然他失忆了、但还没记起来的、曾经的多次战役为他的身体训练出的高度的集中力仍在,一旦进入专注的思考模式、这里 距离总部又有点距离,是有可能不会注意到战斗的。

  

  他有点慌了,连忙站起身到门旁侧耳倾听,可是除了带稳定节奏的敲门声外什么也没听见。 门外的人好像有些烦躁了,指节拍打声成了轻力踏步声,巧克力这才有些小心翼翼的开了门,对上了一双有些怒的紫罗兰眸,可当他眨眨眼,起皱褶的眉又被舒展回来、好像从没发生。

  

  把挂在衣领的墨镜拿来敲棕色脑袋,他闪身进了巧克力的房间,把手里盖着铁造盖子的盘子放到巧克力声称「乱中有序」的桌子上。

  

  「您再不开门我都要以为领袖您猝死在房间里面了噢。还请好好注意身体,不然我们很难办的。」

  

  用还没变音稚嫩嗓吐出和年龄不符的话语。 刚想开口反驳就被后关心话语堵住了嘴。 巧克力扁扁嘴,拉开椅子又坐了下来。 恶灵却是好像才是房间主人一样,随意在床上躺了下来。 他是没什么在意,开始研究起对方放在桌上的东西。

  

  「恶灵灵,这是什么啊?」

  

  他有些疑惑,只见恶灵一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瞳里闪烁着得意兴奋的光芒,甚至忽略了巧克力对他的称呼,站起来,一手撑住桌子,胸膛正好抵上巧克力头颅。 他有些羞红了脸,好像能听到他心跳的频率,一下一下的充满着生命力。

  

  巧克力并没有忘记恶灵是感染者,再也无法感受痛楚、心脏再也没有律动,可他就是无法抑制对恶灵的感情。 他试着将其压下,已经扎根的爱意却没那么好根除,他只能看见日渐益壮的幼苗长成参天大树,懊恼着自己的不争气,又忍不住的用理由去找恶 灵说话。

  

  对的,偶像剧——他在书本上读过,那就是剧里最常见的套路,谁谁谁喜欢上谁谁谁,但是永远无法相爱。 在这个世界似乎正是,最常听见的是活在当下,毕竟谁也不知道上一秒紧紧相拥的人下一秒会不会在来不及逃跑的天灾下陨落,成为街道上某具不知 名的尸骸,最终成灰、被遗忘。

  

  他害怕吗? 当然了,可那终将会到来。 他束手无策,仅可以看着内心最底一层恐惧缓慢而有力的向他袭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倒数着它将他扑倒的一瞬间,那感觉比被捏住自己的喉咙更难受。 是的,他试过,豆大的泪水从那双紫瞳里滴落,他听见、他最亲爱的妹妹白皙的皮肤被黑色符咒似的纹路缠上,颤抖的声音藏着哭腔。

  

  

  

  她说:「哥哥,救我。」她这样说。

  

  他轻轻的抚上变得黯淡的黄发,细声道:「没事的,佐久,我这就帮你。」

  

  属于她的血溅到了他的脸上。

  

  

  

  他跪在了她的妹妹旁边,好久,她变得冰冷,笑着看着他。 他知道那是她获得解脱的笑容。 可这成了巧克力的梦魇,每个不安的晚上他都能梦到小佐久——他宠在心尖上的无血缘妹妹看着他,哭着看他,抽抽泣泣说她好痛苦,可当巧克力好像平常那样的伸手去揉揉她的脑袋时、她就化成了那具无温度的躯体,满身是血,什么都没做、只是盯着他而已,但已经足够让他回想起那晚的恐惧。

  

  从那一刻起他就长大了,不过是一个夜晚的事,他变得比以往更要优秀和完美无缺,他被所有人推举成了幸存者们的领袖,他成了生存的标志,大家都说、只要巧克力在就再没有人会离开,欢天喜地将他捧在救世主。 只有他恐惧着,活在过去的阴影中。

  

  但恶灵不一样。 那时候他们的寝室被暴躁的、想要复仇的感染者组织给破坏掉了,闪闪忙着指挥大家重筑基地,他也没闲着,组织起一队防御小队去防范对方的再次入侵。 全部人都累得倒地,更何况是巧克力,终于在第六个不眠不休的夜晚时、遭到了亚麻发男子拖到了勉强存活的休息室的沙发上。

  

  「……我睡不着。」他顶着困意辩解,恶灵半眯着眼睛看他,搂住他倒在了沙发上。

  

  「可我想睡了。」他沉声道,靠在巧克力耳边让他耳根红了一片,他调了调躺姿缩得更小,在恶灵温暖的怀里坠入梦乡。

  

  他不清楚他睡了多久,他醒时恶灵还在旁边,他的头枕在他其中一边手臂上,另一只手环在他腰上,大抵是也刚醒不久,他的声音又低又沙哑,嘴角含笑看他,放轻声音说:「早安,Leader。」

  

  称呼明显是故意调侃。 平常也有新人这么唤他,他也是颔首回应,可从没觉得此名能被念出别的声调别的含义,他觉得热度从项间蔓延上双颊。 偏偏恶灵好像还觉得不够,鼻尖碰上巧克力的,唇刚张门就被撞开:

  

  「巧克力你是不是醒——」

  

  来报告的筱瑀:……

  来报告的喵哈:wooooooooooooooo

  被打断的恶灵:?  ?  ?  ?  ?

  筱瑀:你别说,我们都懂

  

  两人带着儿子长大了的眼神退了出去。

  

  当事人巧克力:……但累

  

  「……你要是醒了就去工作啊,躺着干嘛。」

  

  他这才扶着因为睡得太久有些昏的脑袋坐起来,重重叹了口气,有些没好气的瞪向恶灵,埋怨道。 恶灵只是看了看他,扁嘴拍拍压出皱褶的衣领,不服的反驳着:

  

  「可是是巧克力拉着我的衣服不让我走的噢?」

  

  语毕,他还把衣服扯到巧克力跟前给他看,他一把拍开他的手站了起身,给了恶灵一个白眼、扶着桌子站起、有些摇晃,恶灵想要去扶他却被躲开了。

  

  他没看见恶灵瞬间黯淡下来的眼神。

  

  

  

  「巧克力?」

  

  他才回过神来。

  

  亚麻色的发蹭过颈间有些痕痒,他勉强给了恶灵一个浅笑,算是告诉恶灵自己并无异样,抬了抬下颚指了指盘子。

  

  可恶灵偏偏戳中他的痛穴。 他轻力、小心到巧克力没有反应过来——脑袋或许在侧过时掉出了些什么——他尝出了巧克力奶油的味,甜得让人落泪。 他不知、耳朵好像被按下静音,爆炸的小宇宙被温柔捂住,他借糖霜的味得知恶灵在「新作」里失败过好几次以致于他的唇染上了七彩缤纷的糖果。

  

  唇。

  

  他再度炸开来,但恶灵没有让他退开,扣紧他脑袋加深了这个突如其来且生涩的吻。 这下巧克力真的哭出来了——他也没料到,指的不是恶灵没有先兆的行为而是自己啜泣的软弱,不知所措下他往那条舌尖一咬,尝到的是铁锈味 。 倒吸一口气才退开,恶灵的视线从那双泪眼移走,沉默良久后率先打破沉默的还是他,却被一把捂住嘴巴。

  

  「听着,不管你要说什么我都不会接受。」

  

  犹豫几分,他的声音还颤抖、带着哭腔,扭过头不去看恶灵,可接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擅长随机应变的指挥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封了口心却破一个洞。 他何尝不想答应恶灵,可他实在无胆,用不知哪时会结束的生命去赴一生之约。

  

  他想答应他啊。

  

  他想拥抱他亲吻他,想诉说心意,可此生相逢的时机太错了、错得离谱,这明明是巧克力乐意的、渴望的——被喜欢的人告白、和他在一起干点什么、过上幸福的人生——什么啊,他也才二十出头,刚是个青春少年,为何得负这种生死大任?

  

  他埋怨、可能怨谁? 天、又或人? 他一向乐于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却从没想到他被捉弄时会是如此大的玩笑,是不可抗逆的命运、是他无力遭受的嘲笑,以胜利者姿态讽刺巧克力自以为成功的一切。

  

  不,他确实成功了,仅仅败了自己。

  

  无损地凯旋归来是假的,他早就沦陷了,在恶灵手下、在自己人手下,每场战争都有意无意的护着恶灵,得到的结果是其他人的伤痛。 不该如此、为一己之私错失良机,他不配当领袖、不配获得所有人的信任。

  

  泪流满面。恶灵静了,任他一人沉默,才将椅子转向他那边,单膝下跪捧起他双手。

  

  「巧克力,」巧克力摇头,「我喜欢你。」

  

  他终究还是说出来了。

  

  自私自利,只因为想将自己的情感传达出来就不理巧克力阻止,执意将墨守成规的禁忌出口,给彼此压力。 可恶灵是真的喜欢巧克力,并非爱、他只是想要将巧克力拥入怀里而已、正大光明,抛开身分顾虑为他抹干眼泪。

  

  「巧克力我们侦测到你的情——绪有、波……动……」

  

  喵哈冲了进来,筱瑀紧随其后,发出短促尖叫让巧克力想要逃离,可他只是将膝盖强行挤进巧克力大腿间、强迫人有点红肿双眼只看着自己,捏住对方脸颊的手有些用力,不管他有没有留心在听:

  

  「Leader、指挥、队长……怎样叫也好,我喜欢的不是那个在战场上勇武地冲来冲去的人。」

  

  他顿了顿,未够冷静让他脸颊红了,在脑袋里模拟多次到真正上战场时却紧张得准备好的台词都忘得一干二净,他深呼吸几下,重新作好心理准备, 看向巧克力,说的话语放缓了速度。

  

  「你是怎样想自己的都好……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优秀的、带领着我们的人。

  

  你并不是完美的,没有人是,你会为了战败而悲伤、你会失误、会为停滞不前而自责。

  

  你说自己不够好,可从来没有人要求你成为最好的人。

  

  你会为伤员祈祷,你会照顾每个人的情绪。 败阵是因为你不愿看到死亡,失误是因为对方耍了阴谋,停滞不前只是休息。

  

  你不需要自责,你已经做得比任何人更好了。

  

  王冠太重,低头会掉,你也不用强迫自己戴着的,我会扶着你。

  

  独自一人要承担的压力太大了,让我陪着你,好吗?  」

  

  实际上他已经做好了会被揍、和远离的准备,但他不介意,他会加入组织的原因本就是巧克力。 一见钟情吗? 兴许吧,见到那冲锋陷阵的棕发少年时他就对他萌生好感,想要接近他、帮助他、了解他,原来只想站在他身旁,可逐渐就对包裹甜美巧克力糖衣的毒药上瘾 。

  

  既然如此,那就放手告白吧,但巧克力却迟迟没有回答,呆坐如当机电脑。 到巧克力应话时脸上泪珠已经干涸得七七八八,他张唇:

  

  「所以。」

  

  恶灵一吞唾沫。

  

  「我指挥时不可爱吗?」

  

  恶灵:……?

  筱瑀:……

  喵哈:……

  巧克力:OAQ?

  

  巧克力委屈巴巴,恶灵三人倒是笑得欢,喵哈更是笑得需要筱瑀来扶着,还不觉得自己搞错了重点的巧克力不太悦,扯扯恶灵衣角要他回答。 恶灵抹掉溢出眼角的泪,揉揉巧克力棕色脑袋。

  

  「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好老套……」

  

  一声喜欢藏着柔情,可哭傻了的巧克力只是凭着本能嫌弃着这一老梗,恶灵无奈也只得苦笑,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日后被嘲笑也无差 、现在喵哈跟筱瑀也看得到领袖哭到呆住的笨样子,若是巧克力要旧事重提他也能将这一事给抽出来,不亏。

  

  恶灵脑里又冒出了几个坏点子。

  

  「所以、巧克力是答应恶灵了吗?」

  

  还在思考着要怎么实行,一旁站着很久的筱瑀就发问,食指抵唇歪歪脑袋煞是可爱,可对巧克力来说却是恶梦,恶灵一下子就来精神了,站起来双眼有神紧盯巧克力。 巧克力倒有些尴尬,这么久他也不懵了,埋怨着看筱瑀。

  

  筱瑀只是晃晃俏丽蓝发给他一个微笑。

  

  另一面恶灵还等着他回答,巧克力犹疑了几下,若是恶灵是兽人的话耳朵尾巴一定晃得像个过度活跃症,最终才在喵哈一脸看戏表情和恶灵满是期待双眼下点点头。

  

  恶灵这才欢呼一声拥住巧克力。

  

  「你是某品种大型犬吗。」他也只是拍拍恶灵在颈项间乱蹭的发,侧过头去瞪一旁拿起手机的喵哈,筱瑀见状用过长衣袖下手拍拍喵哈。他刚以为筱瑀良心发现,喵哈就恍然大悟,从不知道哪拿出一部照相机喀嚓一声按下快门。

  

  巧克力:(´·ω·`)

  喵哈:(。’▽’。)♡

  筱瑀:✧٩(ˊωˋ*)و✧

  恶灵:❓

  

  不出一小时这一切就会传遍全组织,以喵哈邪恶的笑容和筱瑀搞事的眼神大概只要半小时。 巧克力有些感叹后悔——他应该先把两个小搞事仔「请」出去的。

  

  算了,随便吧。

  

  他揭起亚麻色浏海落下一吻、小心翼翼。

  

  

  

  如对待珍宝。

Guest311

【企划】灵巧24hour:沉

#没有笔名

@基隆市北宋街3段57号手摇饮料店的企划

======================================

         我不相信这种命中注定爱情,从来不。可是他的出现打破了我的原则,为我晦暗的生活开了一扇窗,把光明撒进来,将黑暗驱散。


曾经我觉得,他就是一个幻象,如此不真实,如此触不可及,自由与禁锢,是个相对的概念,可是,他的出现,打破了我的原则。


我握住床边那双温热的手,他张开有些疲惫的紫罗兰色眼睛,那双眼睛在疑惑,我笑著摇了摇头,「没事。」他放心下来,又...

#没有笔名

@基隆市北宋街3段57号手摇饮料店的企划

======================================

         我不相信这种命中注定爱情,从来不。可是他的出现打破了我的原则,为我晦暗的生活开了一扇窗,把光明撒进来,将黑暗驱散。


曾经我觉得,他就是一个幻象,如此不真实,如此触不可及,自由与禁锢,是个相对的概念,可是,他的出现,打破了我的原则。


我握住床边那双温热的手,他张开有些疲惫的紫罗兰色眼睛,那双眼睛在疑惑,我笑著摇了摇头,「没事。」他放心下来,又沉沉睡去。



        这是一个发生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后的故事。经济萧条,民不聊生。


掌握著仅存科技的人创造出一座座浮岛。这些浮岛被送上太空,远离已经残破不堪的地球。



         我们的主角——巧克力,就是被送上其中一个浮岛的人类之一,他身为巧克力岛国的下任继承人,每天过著不算太差的生活,却像个笼中鸟,被监视,被控制,被利用。


用他自己的话说,活得不像个人,像个物品。


傀儡一般的他,忧愁,烦闷,每天还要在代理人的监控下批公文,自然没什麽心情去关心其他的事了。



        但是,他曾经也有过喜欢的人,那个人誓言要带他览尽世界繁华。


     「巧克力少爷,午餐就放在这裡了。」那个和他一样,有著一头亮丽的棕色短髮髮的执事,把餐点轻轻地放在了办公室的桌子上。


「好。」我随意应著,瞟了一眼站在我身后,所谓的副手。


那名为巧克白的执事向我挤挤眼睛。


哈哈,那可是我们之间的神秘暗号!他今天晚上又要带我出去玩了!我将辫子上的橡皮筋拆下,重新绑好。


「今晚老地方见。」我绑头髮的动作示意。


他不动声色,静静从房间退出来。



        当晚,我看见窗外有手电筒的亮光晃来晃去,显然他已经到了。我佯装成已经睡著的样子,躲过了查房,随即飞身下楼。


「这种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既视感是怎麽回事?」他笑道。


「谁知道?」为了这天,我还特意准备了一套方便行动的衣服。我们在黑暗裡游走,他紧紧抓住我的手,向前走。他手掌的温度在漆黑的夜裡让人无比安心。


「到了。」他停下,来到了一处悬崖边。只见满天星斗,他背著淡淡的星光,笑著。


「生日快乐,巧克力。」这裡的星空像一块纱,星罗棋布的镶嵌著鑽石,这纱还点缀著晶亮的粉末,覆盖在漆黑的夜空。


我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从我出生开始,伴随我的只有硝烟瀰漫,从来没有这麽惬意过,他在悬崖旁边的歪脖子树上刻了自己的名字,又回头微笑。


「谢谢......」我悄声,转过头,不想让他看见我有些发红的脸。


他拉起我的手,在上面烙下一吻......


本应该是这样的,本来以为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光会如同悠久的星空,绵延不断,可是在这一次过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他现在只留在梦中。


死了?消失了?他就这样把无助的我丢下,永远留在只有工作,政治,与末世的岛上。



        从那时开始,他一蹶不振,仿佛看尽世间万物一般,再也提不起兴趣。


每天做好「副手」要求他做的事,像个提线木偶一样社交,工作,外交,演讲,一切儘在「副手」的掌控之中。


当初是巧克白给这个傀儡一丝希望,生活却把这一点点的亮光也要全数偷走。



      「你怎麽这麽贪心啊......」带走了我的希望,也带走了我的心,什麽时候你会回来呢?


生活就要一个恶俗的编剧,把所有狗血剧情都放进我的生活裡。

======================================

        嘘,我为打破你四周的囚牢而来,览尽世界,为你沉沦。


        他是一名其他岛国来的外交官,今天可是会见他的日子,明明交给副手就好,他非要来见我是怎麽回事?


在克白离开之后,我虽然表面上一如往常,实际上却忧愁烦恼。


我把那乱蓬蓬的头髮重新梳顺,绑成马尾,这样清爽多了。


我看了看床头合照,给自己鼓起勇气。



        偌大的会议厅裡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其他人都不在。


那人身著端正的西装,一丝不苟,也不知道他严肃的墨镜背后在想些什麽,但是一开口,他的形象立刻碎光光了,我捂住嘴巴憋笑 ,连马尾尖都一颤一颤的。


不行了,他真的有当喜剧演员的天分,还有点反差萌呢。


虽然他这样,却意外的贴心温柔,很多小细节他都尽收眼底。


他就像个朋友一般,态度不卑不亢。临走前他递给我一个小盒子,裡面是一颗紫罗兰色的眼泪形状吊坠,就好像......他墨镜背后的那一双清澈的眼睛。



        那个盒子被巧克力藏在枕头下,他像个缺爱的孩子一样,每天都要把那个盒子拿出来摸一摸,看一看,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对他释出善意,对他好的人了,不管是真心还是有目的性的。

======================================

是否是幻觉呢?你也会离我而去吗?


那就离开吧,从框架中离开。


窗外黑影说著,如此说著。



      「噗。」看著平常不正经的恶灵穿的这麽正式,还说著如此帅气的话,真是太滑稽了。


「笑什麽啊?真会破坏气氛!」恶灵哼了一声,故作生气地瞪了我一眼。


「根本满满违和感好不好......」我憋笑,「这王子救公主的剧情太不适合你了!」


「哼,我堂堂恶灵才不会跟你计较这些,时间不多了,赶快走吧。」他向我伸出了手。那一刻,他背著月光,在我的生活中闪耀。


紫眸的主人牵起我的手,跟克白不一样的温度。却一样令人安心。


他带我跃出窗外的那个瞬间,连天上那些暗淡的星星仿佛都亮了起来。


他打开了那扇囚禁我的门,囚禁了心的黯淡心情。那一瞬间,我居然觉得,跟著他过,好像也不错?


「咔哒。」轻巧的皮鞋落地声。在静夜裡迴响。他抱著我,在暗夜裡潜行,以防被人发现。


我这时候才意识到我已经真正远离了那个「华丽的」鸟笼。


这个感觉好像中学生偷偷摸摸谈恋爱一般刺激。心脏砰砰地跳著,好大声。


我这样想,没有绑成马尾的头髮随著风飘来飘去。


然而好景不常,该死的巡逻守卫发现了我们。


「你们到底是谁!来这裡做什麽的!」


「呼叫支援!包围这两个可疑人物!」我大惊失色,开始有些慌张,却什麽也没说。


恶灵也一言不发,抱著我跑向偏远的树林,显然负重跑步不利于逃跑,更何况是穿著皮鞋!


我贴在他的胸前,已经感受到他在大喘气,有种体力不支的感觉。


我悄声道:「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可以的。」


他没听见,后方人的脚步声步步紧逼,还传来各式各样的喧哗声。只能跑了,一直往前,一直往前。


从前只有我一个,现在由恶灵做我的灯,带著我向前。


在不知道跑了多久之后,「唰」的一声从一片茂密的灌木丛裡鑽出,眼前顿时一片明朗。


后方追击大队的声音也逐渐远去。


我瘫软在草地上。刚才经历了那般追击,谁还能冷静下来?


即使这个时候恶灵也不忘损我两句:「又不是你跑,怎麽你比我还累?」


「颠簸的要命好不好!而且我是心情紧张导致疲惫。」


「体力真有够差的哈哈哈......」在我们嘴砲期间,我才注意到,这块大石头竟然是一座悬崖。


等等......看向那棵奇怪的树,我仿佛梦回几年前。


恶灵看出我惆怅的样子,歎了口气:「想起以前的事了?」


「嗯......」今天像那天漫天星,没有月亮。他牵起我的手,轻轻烙下一吻。


我连忙把手抽起,装作没事的表情,却还是掩饰不住脸红。


希望这辈子就停留在这一刻吧,不要再回去那个烂地方了。


「那就走吧。」他看穿了我。


见我还在走神,他又重複了一次。「那就走吧。」像是有魔力一般,我向他伸出手。


两个黑影穿梭在林中,穿梭在街道裡,穿梭在人群四周,消失在浮岛。


后记:

王子不见造成了很大的骚动,各大报纸的头版都是关于失踪的事件。


可是,在孩子们的故事裡,他们在很远很远的另一座浮岛,正幸福的活著。

==============Fin====================

#水魚初號機 Waterfish#

Crypto & Wraith

Apex legends


出镜:@SpicyTofu_Lark

Crypto & Wraith

Apex legends


出镜:@SpicyTofu_Lark

发炎。
改了一下重发一遍

改了一下重发一遍

改了一下重发一遍

基隆市北宋街3段57号手摇饮料店

灵巧:他家小朋友

灵巧邪教入侵lofter!明年119会有挺多灵巧的可以期待一下x

恶灵X巧克力,年上有

《灵巧:他家小朋友》

  恶灵家有个小朋友。

  小朋友今年15岁,长着一副奶萌奶萌的娃娃脸,身高只有155,身上总是散发着一阵淡淡的巧克力香味。可他本人皮肤却一点都不黑,白皙中透着粉嫩,就像是肌肤底下藏了几颗红苹果似的,尤其是关节位置特别明显。

  小朋友很瘦,又挑食,体重总是在过轻边缘徘徊。每次吃晚餐时就会把装着蔬菜的盘子推得远远的,筷子倒是经常往肉类那边去夹。但只要恶灵一看他,他就会识趣的把手伸去夹菜放到碗里,然后趁恶灵不注意将菜夹到恶灵碗里。

  「吃菜。」

  「不要!灵灵嘛……」...

灵巧邪教入侵lofter!明年119会有挺多灵巧的可以期待一下x

恶灵X巧克力,年上有

《灵巧:他家小朋友》

  恶灵家有个小朋友。

  小朋友今年15岁,长着一副奶萌奶萌的娃娃脸,身高只有155,身上总是散发着一阵淡淡的巧克力香味。可他本人皮肤却一点都不黑,白皙中透着粉嫩,就像是肌肤底下藏了几颗红苹果似的,尤其是关节位置特别明显。

  小朋友很瘦,又挑食,体重总是在过轻边缘徘徊。每次吃晚餐时就会把装着蔬菜的盘子推得远远的,筷子倒是经常往肉类那边去夹。但只要恶灵一看他,他就会识趣的把手伸去夹菜放到碗里,然后趁恶灵不注意将菜夹到恶灵碗里。

  「吃菜。」

  「不要!灵灵嘛……」

  「不吃蔬菜会不健康,不健康会感冒,感冒就不能亲亲了哦。」

  「恶灵哥哥嘛……」

  「还是巧巧想让我也感冒?」

  小朋友犹豫一会,颤颤巍巍的将绿油油的蔬菜放进嘴里,眼角溢出泪水,一阵咀嚼后张开口、连小巧的舌头也伸出来、好向恶灵证明自己真的有乖乖吃掉蔬菜。

  看着小朋友一脸逼良为娼的可怜模样,恶灵真是哭笑不得,可还是绕过餐桌,蹲下来揉揉小朋友的褐髮,顺道揭开棕色浏海落下一吻。

 //

  小朋友意外的害怕打雷。

  小朋友爱逞强逞凶,双手抱胸狠狠丢下一句「小朋友才会怕那种东西!」就跑回房间,恶灵只好苦笑,趁着还是毛毛细雨时跑出露台把衣服收进屋子。

  如同往常一般的和小朋友道了晚安,恶灵回到自己房间工作了一会,做完的时候雨势已经大得像是可以打穿玻璃窗一样。

  天文臺永远不准确。恶灵暗自在内心唱了几句哈利路亚,便早早上床休息。他本来就不是可以迅速入睡的人,被雨声和雷声一弄更是烦躁,好不容易快要睡着的时候房门被打开,啜泣声夹杂着滴滴答答将睏意全数赶走,某种软绵得像棉花糖的东西用力撞上他的后背,不痛不痒,却让他在脑海里骂了几句儿童不宜的话,回过头来想要看看是谁搞他的后面再质问他有甚麽问题、顺道叫他离开他的床。可不是嘛,好好的不睡觉竟然来扰人清梦,却只看见一颗乱糟糟的巧克力色头颅和水汪汪的大眼睛,嘴里还在发出一些不明的呜咽声。

  工作太忙,他都忘了自家口是心非的小朋友了,他在心里用子弹把自己扫射了千万遍,才急忙抱紧像是吃了洋葱一样的小朋友轻声安慰。

  小朋友始终还是小朋友啊。

 //

  小朋友啊,终究还是会对性有点兴趣的。恶灵家的小朋友也是如此。

  他总爱在恶灵赖在沙发时一下扑上去,小朋友轻飘飘的,宽鬆的衣服可以隐隐看到漂亮的锁骨。他会揭开恶灵衣服下襬,小心翼翼的碰上恶灵锻练有素的小腹,然后摸着摸着就不知怎的往下了,被捉住双手后会向恶灵吐舌,凶巴巴的瞪着他,却不知道稚气的容颜让表情变得可爱。小朋友的手腕很细,彷彿一折就断,恶灵一手就可以捉住。为了惩罚不乖的小孩子和自己的私慾,恶灵会将算不上修长、却还是骨节分明的手指拉到自己的唇前,轻力啃咬舔弄,满意的听着对方骂自己变态下流不要脸和性无能,等觉得欺负够了才放开。

  「我是不是性无能这件事,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咬牙切齿的愤怒模样被这一句给打断,褪去的红晕再次攀上脸颊,甚至比方才更为红润,他思索一会都想不出词语用来骂恶灵,只得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转身离去。

  恶灵无奈的拿起茶几上一颗苹果,苦笑然后咬下。

  苹果很甜,但是,他家小朋友更甜。

 //

  小朋友的头髮比同龄男孩更要长,比肩膀长一点。他平常就喜欢把把它束成一个小辫子,然后用髮夹夹住。虽说喜欢长髮,但他还是不想被当成班上那些娇声娇气、看见恶灵就偷偷脸红装温柔的小女生。

  醋醰子都要打翻啦,却只能乖乖闭在心里,恶灵一直坚持着要小朋友不能将两年的关係说出去,说他还小、说出去会被嘲笑的,小朋友吵过闹过,得到的结果始终一样,最终还是靠亲亲和好几盒巧克力拉回来的。

  恶灵也心痛啊。看着原本活活泼泼的小男孩沉默下来,双手紧紧攥着衣服下襬,鼓起双颊、眼角还渗泪的样子,恶灵多想要冲过去狠狠将小朋友抱到怀里,细细诉说爱意、告诉他自己溢出心底的喜欢,那是从没有过的悸动,恶灵吻过他的前任,抱过他的初恋,却只对小朋友御下心房。他爱着他的小朋友,因为那是他最喜欢的小朋友。

  「巧巧,我们回家了好不好?」

  「我不要理你……」

  「巧巧……」

  夕阳馀晖映着两人的身躯。长的影子弯下身、牵住矮的影子,说了些甚麽,矮的影子看向了另外一个影子,细声问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长的影子回:

  「是喔,我最喜欢巧巧了哦。」

 //

  正值严寒,即使热水澡很舒服,但小朋友还是不想脱下衣服,有好几次都要直接套着衣服冲进淋浴间,幸好恶灵注意到了才避免一场惨剧的发生。恶灵无奈,也只好用尽威逼利诱想办法请小朋友去洗澡,最后还得万般请辞才不情不愿地拿起衣服跑进浴室的。

  今天依旧是两人的心理战,终于以两包棉花糖达成了协议让小朋友洗澡。恶灵就坐在客厅,百无聊赖的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他手上还拿着电视的的摇控器随意转换着频道,等他第三次看见巧克力慕斯的做法,小朋友才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髮跑出来,顺理成章的将自己埋进恶灵怀中。

  水珠滴滴答答的落在睡衣上,小朋友好像也没想要去吹头髮,恶灵只得把树懒般的小恋人从自己腿上抱开去拿吹风机。也就直接站在沙发后替小朋友吹,小朋友直勾勾的盯着电视上的甜品,双眼发亮的可爱模样让恶灵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还收到了小朋友一个回头瞪。

  他关掉吹风机,再次搂过小朋友,嗅到了那股熟悉的奶香。

  「週六给你做好不好?」

  「嗯!」

 //

  小朋友吵着说要去游乐园,恶灵当然不答应。小朋友鼓起腮帮子,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眨着水汪汪大眼睛软软喊着「灵灵哥哥……」、恶灵终于鬆口——他最受不了小朋友的撒娇啦。小朋友欢呼着套上了之前恶灵求他穿了好久的水手服。嘛男人,总要给些甜头才会听话。他得意看着恶灵想做事却不敢做的样子,拉着他的手去车站。

  两人在乐园里玩得乐不可支,过山车海盗船甚麽的都玩过了好几遍,到黄昏才停下。他们找了个位置让小朋友坐下,恶灵去买了两枝波子汽水味的冰棒回来,小朋友可欢啦,拆开包装就咬,恶灵却一副隐忍模样,小朋友当然知道恶灵在想甚麽啦,轻笑几声将几缕碎髮别到耳后,原本大口大口的享用也成了伸舌舔弄冰棒柱身,有时还会将冰棒整枝送入口中,分离时带了一条晶莹的银丝,配上因运动过度而红扑的脸颊,看得恶灵好不心动,但他也只是伸出手去拍小朋友的后脑勺,让他好好吃冰棒别做些有的没的,小朋友这才回復成大口咬,可脸上的笑意从没褪去。

  他怎麽会没看到自家哥哥红透的耳尖呢。

  吃完冰棒的两人去了坐摩天轮,正巧赶上烟火,小朋友兴奋得站了起来,双手恨不得将车窗扒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五光十色的夜空。恶灵也目不转睛。

  「恶灵你看,烟花好——」

  「嗯。」

  「的确很美。」他笑道。

Jon Hone
恶灵圣诞树 blingblin...

恶灵圣诞树

blingbling~

恶灵圣诞树

blingbling~

咸鱼想翻身_(:з」∠)_

今天翻巧巧视频时偶然发现的
僵尸大逃杀AV46400378 
巧巧跟在筱瑀后面  恶灵冲过来打了筱瑀一下
巧克力:欸 恶灵你干嘛 筱瑀是我的你走开
弹幕:淬不及防一口糖
嗑巧瑀令我快乐AwA

今天翻巧巧视频时偶然发现的
僵尸大逃杀AV46400378 
巧巧跟在筱瑀后面  恶灵冲过来打了筱瑀一下
巧克力:欸 恶灵你干嘛 筱瑀是我的你走开
弹幕:淬不及防一口糖
嗑巧瑀令我快乐AwA

发炎。

带颜色的被BAN了,发线稿试试…

带颜色的被BAN了,发线稿试试…

张总管49
是稿子,存图的会被我拉来一起爆...

是稿子,存图的会被我拉来一起爆肝画画

是稿子,存图的会被我拉来一起爆肝画画

煨灶透

指绘好玩!!!


第一次做动图不知道能不能成功hhhh

指绘好玩!!!


第一次做动图不知道能不能成功hhhh

LAVA
My name's Wrait...

My name's Wraith. Come and find me.

My name's Wraith. Come and find me.

张总管49

改了下腰带和脸部   实验了一下新画法  貌似这张已经重新画了四五次了.......

图2.3重绘历史(´-ι_-`)

改了下腰带和脸部   实验了一下新画法  貌似这张已经重新画了四五次了.......

图2.3重绘历史(´-ι_-`)

奈何岛
Wraith Mendo 他是...

Wraith Mendo

他是我的小天使55556

Wraith Mendo

他是我的小天使5555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