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恶灵附身

55.8万浏览    2497参与
ERR_FAILED

摸了点儿时ru和ste😢👉👈

摸了点儿时ru和ste😢👉👈

Sparrow
赛哥你镜子又裂了(

赛哥你镜子又裂了(

赛哥你镜子又裂了(

Rootping

西方美术史让我神志不清,杀了我,杀了我就不用复习了!

西方美术史让我神志不清,杀了我,杀了我就不用复习了!

吾念苍生

【TEW/AllSeb】黑暗系30题

1.最近写多了bg小甜饼,来点暗黑向ooc无道德男同爽爽。


2.一句话三十题,来猜猜每题是哪对吧~


***


1.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别担心,Seb,吃掉你这愚蠢但还算美味的脑子后,我会用我的大脑来支配你这副强健的肉体,我们会彻底融为一体,这才是真正的完美。


2.占有欲


You are mine.


3.与你同在


不要为我难过,Seb,我永远与你同在。


4.异性恋


亲爱的警探,抬起头来,让你的妻子好好看看你高潮的脸。


5.爱你爱到变成你


Daddy,你什么时候开始戴眼镜了呀?


6.忌妒心


死掉的......

1.最近写多了bg小甜饼,来点暗黑向ooc无道德男同爽爽。


2.一句话三十题,来猜猜每题是哪对吧~


***


1.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别担心,Seb,吃掉你这愚蠢但还算美味的脑子后,我会用我的大脑来支配你这副强健的肉体,我们会彻底融为一体,这才是真正的完美。


2.占有欲


You are mine.


3.与你同在


不要为我难过,Seb,我永远与你同在。


4.异性恋


亲爱的警探,抬起头来,让你的妻子好好看看你高潮的脸。


5.爱你爱到变成你


Daddy,你什么时候开始戴眼镜了呀?


6.忌妒心


死掉的人就该安安份份呆在地狱里,否则就要做好再死一次的准备,你说是不是,Oda警探?


7.恋物癖


Sebastian困扰地发现Lily又一次偷偷藏起了他还没来得及洗的背心。也许是太过缺乏安全感吧,满心愧疚的父亲轻轻抽走了女儿怀里的衣物,然后把她搂进了怀里。他不知道本该熟睡的女孩睁开了眼,右眼闪过诡异的蓝光。


8.储物柜


我在黑暗里颠簸了很久,终于,后备箱被打开了,他推了推眼镜,疲惫的脸上展开了一个苍白病态的微笑。


9.标本


即使苛刻如Stefano也不得不承认Sebastian是他所有收藏里最棒的那个。


10.偏执狂


糟透了。Sebastian想着,我身边全他妈是一群变态偏执狂。


11.造人


见多识广的警探,你说Alpha会不会怀孕呢?


12.人格分裂


快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离我Daddy远一点!这我可做不到,你的Daddy好像很喜欢我呢,小公主。


13.自我惩罚


难道你惩罚自己的方式就是每天喝得烂醉然后去给别人当婊子吗?!


14.木偶戏


这次给我们的警探编一个怎样的梦好呢?


15.监控


Sebastian飞快地躲进阴影里,天空中巨大的蓝色眼珠转了转,没有注意到他。


16.年华逝去


成为我的艺术,你将获得永生!


17.信仰


在STEM里,Ruvik就是全知全能的神。可惜Sebastian从不信神。


18.记忆混乱


Sebastian按着胀痛的太阳穴,看着眼前捧着红玫瑰的意大利男人,疑惑地想着:我什么时候有了个男朋友?


19.美食


没想到抓捕了那么多罪犯的警探居然是一个Cake,真了不起。人民的公仆,现在是时候履行你的使命了,别担心,你的每一寸血肉我们都不会浪费的。


20.礼物


Sebastian总是收到奇怪的礼物,要么是大脑切片要么是血淋淋的“艺术照”,再附上一些语义不明的话。肯定是连环杀手的挑衅,警探一边想着一边把东西上交给了鉴定科。


21.捉迷藏


Knock knock,我可爱的猎物在里面吗?一定要藏好哦,被我抓到就去死吧。


22.妄想


Sebastian总是梦见自己带着Lily逃离了STEM,开始了平静的生活,可他睁开眼依然是无边的炼狱。


23.精神入侵


精神被侵犯时就好像被生生挖掉大脑又被整个碾碎,在无止境的痛苦里Sebastian的意识早已千疮百孔,只待恶魔抛下一个甜蜜的诱饵。


24.梦魇


别挣扎了,承认吧,你永远无法摆脱灯塔精神病院的阴影。


25.绑架


够了,Seb,别再试图逃跑了,我不想打断你的腿。你知道的,即使你变成了哑巴瞎子瘸子,我也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好搭档。


26.纹身


心口染血的玫瑰,多么美丽!让我想想,接下来在你的小腹和腿根刻上“FUCK ME”和“BITCH”怎么样?绝赞的艺术点子。


27.你是我的眼


你记得吗,你说过“我来当你的眼睛”,哦真甜蜜。所以我来帮你履行承诺了~不用担心,你棕色的眼睛在我眼眶里一定也很迷人。


28.幻觉


你已经安全了,Sebastian。


29.香水


妓女就该喷点香水,你现在闻起来就很不错,让我再给你加点血腥味怎么样?不用谢。


30.照片


Joseph涂掉了三人合照里的Kidman。

一条桌子
久违的更新一下恶灵附身骑士宇宙...

久违的更新一下恶灵附身骑士宇宙(狗头)

久违的更新一下恶灵附身骑士宇宙(狗头)

袍哥观影
真实存在的安娜贝尔,被恶灵附身的诡异娃娃
真实存在的安娜贝尔,被恶灵附身的诡异娃娃
孤酒yu

[Sebjo]阴谋论 ③

战损Joseph!⚠︎


时间线是二代STEM之后 


Mobius彻底消亡设定!


小乔无妻女设定!(我很不讲理的不管了)


 sebjo预警!!小学生文笔,不喜轻喷!


下篇大概会讲一些Joseph失踪时的事儿就是想补充下背景


不想考期中😭


前文

         


那么!

----------------------正文开始----------------------


杀不死的,都将强大。


Sebastian把办公室的门...

战损Joseph!⚠︎


时间线是二代STEM之后 


Mobius彻底消亡设定!


小乔无妻女设定!(我很不讲理的不管了)


 sebjo预警!!小学生文笔,不喜轻喷!


下篇大概会讲一些Joseph失踪时的事儿就是想补充下背景


不想考期中😭


前文

         


那么!

----------------------正文开始----------------------


杀不死的,都将强大。


Sebastian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Seb,这个女人…”


“你认识,对吗?”Sebastian与Joseph搭档多年,单看对方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


“我认识。可…我亲眼看到她死了,死在我眼前,又怎么会…”Joseph推了下眼镜。


“我和她握手时感觉到她的手凉的可怕。这件事可能没这么简单。”


“…”Joseph清明的眼神里罕见的出现了迷茫与矛盾。


“我想调查一下她。”Sebastian担心这个所谓的“上级塞进来的”女人是别有用心。


“……她…我想你可能是对的。”Joseph似乎在回忆过去的那几年,“她是一个神秘的人…她帮了我不少…她杀死那些‘怪物’的时候看起来实力很强……最后……死在我眼前……为了救出我…或许?”


Joseph的话随着回忆时断时续,没有逻辑,但Sebastian还是听得明白。


“听起来她不算个坏人,”Sebastian拍了拍Joseph的肩膀,“我想…今天下班我们去买点衣服吧,给你的,你现在都没衣服穿。”Sebastian的话锋突然一转,有人来了。


“…麻烦你了。”Joseph也看见了推门进来的Margery,顺着Sebastian的话说下去。


“抱歉打扰你们谈话了,不过这里有个案子需要我们去查。”Margery挥了挥手上的案件信息,将它放在了办公桌上。“位置我发给你了,警长。现场见。”说完,女人踩着恨天高飞速离开。


“案子为主。走吧,Seb。”Joseph理了理衣服,从容的向外走去,Sebastian也只好跟上。 


----------------------警局门口…


Joseph一眼就看到了走在前面的Margery。


“嘿,Knight!要坐我们的车一起去吗?”Sebastian冲Margery挥手,处于同一辆车里的超好观察机会一定不能错过。


“不必。现场见。”Margery利落带上头盔,骑着摩托就向外冲去。


“……真高冷。走吧Joseph,我们去现场。”


----------------------现场…


现场情况明显不太好,屋子里一片凌乱,血迹喷洒的到处都是,死者更是惨不忍睹。


几个警探带着一众小警员进了屋子,可屋子里浓郁的尸臭和尸体的惨状让这一种小警员瞬间逃出屋,扶着旁边的大树猛吐。


屋里只剩下皱着眉头四处张望的Sebastian和带着手套面无表情查案二人组(Joseph和Margery)


Joseph的出现场能力一直被警局里誉为“神人”,他似乎不受现场气味等环境因素的影响,只是收集线索。警局的人毫不怀疑,如果查案需要,Joseph甚至可以和尸体共处一室住一段时间。


只是Margery的表现令所有人惊讶,她似乎把尸体当成了普通的摆件,像在自己家里找痕迹。偶尔她会给Joseph提供一些思路,而后者通常会将这些思路记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


“这个新来的警探和织田警探一样神啊。”旁边几位躲在远处的老警员看着身边吐的昏天黑地的小警员感叹道。


Sebastian站在现场的角落呆呆的思考着。


“Seb?我想我们有大概思路了。”Joseph站起来,看着发呆的Sebastian,开口说道。


“?什么?”


“现场留下了不少脚印,凶手应该是个身高175-180的男性,体重偏轻。”Joseph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他留下了不少线索,”Margery在一旁接话,“有的凶手会返回现场以销毁证据。”


“通知大家,都先回去,轮班值守这里,守着犯罪嫌疑人回来。”Sebastian权衡利弊,这似乎是最好的方法。


如果那时他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出这个决定。








是夜,三位警探贴心的让小警员们回去休息,冷风刮在他们脸上,没人露出厌烦的神色。


Sebastian和Joseph拿着小酒壶坐在墙边装醉鬼,Margery则是坐在长椅上像个失恋的小姑娘将一杯杯酒灌下肚。


犯罪者果然回来了。


他轻蔑的瞟了一眼Margery,嘴里似乎嘟囔着什么。


Joseph离得最近,他清楚地听到那人说的是:“女人就是矫情,还是死了的看起来乖。”


‘看来他就是犯罪者了’Joseph在心里想着。‘他似乎相信了我们的身份。’


那人向四周张望了很久,Margery歪歪斜斜的向他走去。


Joseph和Sebastian也很快跟上。


谁能想到犯罪者的的警惕心并没有放下。他发现了身后的警探们。


他竟然有枪。


犯罪者回身就是一枪,Sebastian看着对方的姿势知道这一枪是冲自己而来的。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金属相撞的响声。


Sebastian充满疑惑的看向前方,Margery正挡在他和犯罪者之间。


‘这小姑娘什么时候藏的钢板?’


犯罪者撒腿往犯罪现场那个屋里跑,几人连忙跟上。


可他停下了。


几人意识到事情不对时已经晚了。


爆炸机关的按钮在那一刻被按下。


Margery一把拽着罪犯摔出了屋子,毫无防备的罪犯直接被摔晕了。


同时,Sebastian拽着Joseph向外跑,却被Joseph一把推出屋,除了与地面摩擦产生的微小擦伤他几乎可以说是毫发无伤。Joseph却留在了屋里面[注1]


Sebastian愣在原地[注2]。Margery却反应迅速的把晕过去的罪犯甩开,冲到坍塌的房屋前,迅速评估了一下状况后敲着大块的石板:“Joseph?还醒着吗?石块有砸到你身上吗?”


“…唔…醒着……压在身上了…咳咳!”Joseph并没有受到爆炸的直接冲击,只是被房子坍塌掉下的石头压在下面。但坍塌的房子起了火,不尽快把人救出来的话问题会更严重。


Margery没有犹豫,上手就开始搬石块。浓烟打在她的脸上,却并没有影响她的动作。


Sebastian刚回过神来,迅速的打了911和警队的电话(带走罪犯)。


“别愣着了,过来帮忙挖!”


Sebastian也很快冲上去挖石块。


各种形状的石块被两人接二连三的挖开,他们没有任何工具只凭着双手疯狂的挖着。Sebastian的手指已然染上红霞,Margery的黑色丝质手套也早已破烂,露出的部分反光到Sebastian脸上,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双金属制的机械手。


Sebastian没空想那么多,Joseph很快就被他们挖了出来,但Joseph腰上压着的巨大石块Sebastian根本搬不起来。


“你后退一步。”Margery一把扯下破烂的不成样子的手套,撸起袖子,露出闪着光泽的金属手臂。


Sebastian还没搞明白,Margery直接将那巨大石块抬了起来。似乎是从女人手臂上传出来的警报声几乎响彻夜空。


“把他抱出来!”


来不及惊异,Sebastian把Joseph安全的从石块下面抱了出来。


男人额头上的伤口渗着血,打理干净的头发也被血液黏在脸上,眼镜却竟然完好无损。那双黑色的皮质手套早已不知道哪去了,手上狰狞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你的手…”Sebastian刚开口就被打断。


“我会找机会跟你解释一下这个。”Margery放下石板走了过来,却是盯着Joseph的手看。“难怪这小子没摘过手套呢。[注3]


“什么?”突然而来的外国语言让Sebastian一阵懵。


“没什么。”


救护车来的很快,Sebastian跟着去了医院,Margery则是放下袖子又从内兜里掏出一双新的丝质手套戴上,掩盖住金属手臂后帮忙押罪犯回了警局。




Joseph的状况不算特别好。


到医院后,看着被推入抢救室的Joseph,Sebastian只能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等待。


他的脑子乱乱的。Joseph完全有可能跟自己跑出来,只不过那样两人都会受些不算太严重的伤罢了,为什么他把自己推了出来?那个Margery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有机械手臂?她看起来很在乎Joseph,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


一个个问题在Sebastian脑内交织,像一张大网困住了他的大脑。


“Joseph Oda的家属在吗?”一个医生从抢救室的门里面出来。


“这!”Sebastian‘腾’的从椅子上弹起来,跑到医生面前。


“你是他什么人?”


“上司。”


“直系亲属呢?”


“他…没有直系亲属了”


“有老婆吗?”


“没有。”不知为何,听到‘有老婆吗’的Sebastian突然觉得心脏一阵钝痛。为什么会这样?


“好吧…病人现在基本脱离危险了,再在ICU里观察一天没问题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家属先拿上这个去缴费。”


Sebastian松了一口气,正拿着缴费单想去的时候,一双戴着黑色丝质手套的手抽走了缴费单。


“罪犯伏法了。看来你这边情况也还不算差……我去缴费吧,我比较熟。[注4]”Margery说完就走,根本不给Sebastian一点反应时间。


‘比较熟?’Sebastian脑子里的混乱更甚,‘倒是省了我的事儿了。’他最终这么想。


另一边…………


Margery迅速缴完费,走到了医院的天台上。


“咕儿”一只游隼停在了栏杆上。


辛苦了,Ewing。”Margery从鸟儿的爪子上拿下了一个装着什么的小球。又摸了摸鸟儿的头。


他们的动作真的很快…我刚调到这边就盯上我了。虽然把那两个警探卷进来很可惜…不过他们是最佳实验对象。”Margery从上衣兜掏出了一封信递到游隼嘴里。“现在能逃脱他们视线的就只有你了。把这个送到教授那去。


名叫尤因的游隼听懂般点了点头,振翅飞走了。


Margery转身准备下楼回去,却发现有什么在盯着她。


她回身向那个方向莞尔一笑……


“他们是我的棋子,你们动不了。”

“你们已经在妄图杀了我吗?你们再一次失败了。”

杀不死的,都将强大。



----------------------正文结束-------------------




[注1]:这里不是想给Joe“女主剧本”,我是想写双强的感觉,也有在写Joe厉害的地方,不会女化Joseph。他会这么做也不是为了所谓的“美救英雄”,是因为STEM里长期、多次制造Seb受伤的假象刺激Joe去战斗清理那些‘怪物’,导致Joe对Seb受伤这件事产生了阴影,可以说如果Joe牺牲自己能换Seb不受伤,他一定会牺牲自己。



[注2]:Seb这里愣住是因为没想到Joe会这么做,虽然长期的警探生涯让他一般不会愣住不动,但这一次他不禁想起了STEM里看着Joe中枪倒下的事儿。(我想塑造更立体的人物,那就必须有弱点,如果说他们互相是对方的软肋和盔甲,那么STEM里发生的事就是他们的共同弱点。)



[注3]:身为一个原创人物,Margery本来是用于助攻的(我想干的事儿),但越写越发现她得是一个和两个警探极具正义感风格不同的角色才能推动剧情,所以我充实一下人设。[Margery Knight,美籍华裔,中文名懒得起也用不到,30岁,没有家庭(因为啥后面会说)]这里包括后面这样的话出现在她的话里说明这个人开启了“加密通话”模式(说的中文别人听不懂)。



[注4]:伏笔伏笔真的相信我!





最近可能会写一篇短打(突然而来的灵感),这篇我也会尽量快更(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


彩蛋仍然是Margery视角!对互相爱恋而不自知还整天腻歪的xql无语的日常。

夏月白

占tag致歉

最近我可能会闲来无事诈尸更新,虽然概率很小,但还是有概率。

随手写的锈湖兔子弟弟乙女和欧美联动文会有人看吗(沧桑)

有人看我就发。

最近我可能会闲来无事诈尸更新,虽然概率很小,但还是有概率。

随手写的锈湖兔子弟弟乙女和欧美联动文会有人看吗(沧桑)

有人看我就发。

一条桌子

画了傻鸟史蒂凡诺骚扰塞巴斯汀

画了傻鸟史蒂凡诺骚扰塞巴斯汀

破风movie
神秘魔床被恶灵附身!凡是碰过它的人,只要离开就会离奇死亡
神秘魔床被恶灵附身!凡是碰过它的人,只要离开就会离奇死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