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恶魔

12.7万浏览    4518参与
萧逸辰

好家伙我直接爱上了

恶魔天使什么的也太香了叭wwww

P5--6(仙女尖叫)

P7--8哈哈哈哈哈喝多了嘟嘟嘴要笑死我了

天使最狠的话:要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谢谢嘴角没了

好家伙我直接爱上了

恶魔天使什么的也太香了叭wwww

P5--6(仙女尖叫)

P7--8哈哈哈哈哈喝多了嘟嘟嘴要笑死我了

天使最狠的话:要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谢谢嘴角没了

叁鱼

是自家的孩子!设定是恶魔,小学五年级 (画的有点大了)

是自家的孩子!设定是恶魔,小学五年级 (画的有点大了)

cc看动漫
黑化学长背后计划摧毁恶魔学校
黑化学长背后计划摧毁恶魔学校
翰 融 한  융
补个之前画的假面骑士贞德,小樱...

补个之前画的假面骑士贞德,小樱这个皮套的长筒靴确实有点东西

补个之前画的假面骑士贞德,小樱这个皮套的长筒靴确实有点东西

安 身 立 命.

画了一些小恶魔 重刷极恶老大天使那集发现的 他不加胡子好可爱🤤🤤

画了一些小恶魔 重刷极恶老大天使那集发现的 他不加胡子好可爱🤤🤤

历史冷知识
人间的恶魔,是什么罪行让他背负上这个称号?
人间的恶魔,是什么罪行让他背负上这个称号?
老王动漫爆肝王
与恶魔共浴是什么体验,别怪我没提醒你:辣眼睛鸭!hhhh
与恶魔共浴是什么体验,别怪我没提醒你:辣眼睛鸭!hhhh
异世界的茶茶物语

【深渊梦境】恶魔欺诈者X魅魔婊子

  那只魅魔虞意,她只想在深渊摸鱼。

  但这里的生物暴虐而滥情,四处溢散着血与性交的味道。

  虞意把自己团缩在阴影里,不安分的尾巴却试图暴露她自己。

  尾巴貌似和魅魔是两种生物呢,虞意烦恼地看着代表自己生物本能的细尾巴。

  魅魔的王座上空无一人,大批的魅魔享受着这一次战役的胜利果实。

  大殿里淫靡的味道让虞意十分不舒服,她的瞳孔崩溃地改变大小。

  穿越至此三千六百年,她接受了死亡的重量,却始终反感性。

  听起...

  那只魅魔虞意,她只想在深渊摸鱼。

  但这里的生物暴虐而滥情,四处溢散着血与性交的味道。

  虞意把自己团缩在阴影里,不安分的尾巴却试图暴露她自己。

  尾巴貌似和魅魔是两种生物呢,虞意烦恼地看着代表自己生物本能的细尾巴。

  魅魔的王座上空无一人,大批的魅魔享受着这一次战役的胜利果实。

  大殿里淫靡的味道让虞意十分不舒服,她的瞳孔崩溃地改变大小。

  穿越至此三千六百年,她接受了死亡的重量,却始终反感性。

  听起来很婊子,是的。

  她厌恶魅魔们的放纵。

  藏起来的虞意抚摸着右手食指关节,尾巴最终还是躲到阴影里。

  三千多年间,虞意的躯壳一点点蚕食她脆弱的人性。

  某天她看着人体尸体终于产生强烈的食欲时,自穿越至此一直没出现的金手指出现了。

  很没用,却一点点复苏了魅魔腐朽的灵魂。

  虞意从没想过她的那些情绪,身为人类时极度膨胀又泛滥的爱,消融了她非人的想法。

  风雨飘摇的灵魂在它的帮助下,免于了崩溃的危机。

  虞意虔诚地亲吻她的右手食指关节———那里有着她仅存的人性。

  她每日甜蜜的生长,和躯壳里那些疯长的恶意纠缠在一起,最终变成奇妙的液体。

  想到此处,虞意咽了咽干渴的喉咙,手指尖凝聚出一团水流,她在尾巴里随意抓了一把,捞出来一个金色的杯子,小口小口地喝那些液体。

  有些认识虞意的魅魔一脸暧昧地看着她,虞意并不理会她们,而继续消化那些情绪变化成的水流。

  不要指望魅魔们的脑子——多半是些没营养的废料。

  魅魔狂欢盛宴举办时,资质符合的魅魔都要来到这里———如果她们不想被惩罚。

  神灵年年都会与深渊打架,异族的佼佼者有很多都会成为深渊的俘虏。

  自魅魔拥有了她们的主,她们得幸举办盛宴———瓜分那些雄性资源。

  虞意安静地在阴影里消化,她没有丝毫掩饰的意思。

  她知晓。

  没有恶魔会觊觎这些液体,他们都清楚那是什么,事实上,魅魔里只有一少部分像虞意这么做。

  但数量方面,一只手就可以数出来

  他们要喝下成分复杂的情绪杂合体,虞意眼里藏着阴影,都是她们这些魅魔自己调配的。

  大魅魔诺佩西喜欢放嫉妒,因此她是一只极端嫉妒的魅魔。

  选择用情绪代替情欲的魅魔,很多都在品尝情绪中疯掉了,虞意在脑袋里翻着那些魅魔的履历。

  其余魅魔们觉得虞意放的是傲慢,因为她几乎从不理会她的同类,除了那些情绪魅魔。

  “不知道到了哪步。”小魅魔们私下里讨论着虞意的力量。

  “看起来没那么疯,是不是没那么…”

  虞意:……

  她唯一的秘密只是她的配方里倒的是更为复杂的人性,这些年虞意一直在抽取她躯壳产生的恶意。

  慢慢地通过服用情绪液体来替换恶意,一点点改造着魅魔躯壳。

  虞意想到这里,便有些愉快地甩甩尾巴,它不同于普通魅魔的纯黑,而是在尖端染上了一层绯红,看起来很谲丽。

  她的恶意现在还做不到脱离躯壳,虞意把它封存在双眼中。

  在深渊,她目之所见最好是恶意。

  殿里的大魅魔,虞意的力量算得上无魔能敌,情绪魅魔们往往都出挑,只是很少有魅魔那么做。

  情欲更贴合她们的本性,更快速地送她们成长。

  今年的狂欢盛宴,魅魔们都非常期待,大陆里不可一世的第三百九十二代光明圣子被擒住,多方利益协调下,那位光风霁月的圣子诺泽落到了魅魔手里。

  虞意看着一些已经失去生命迹象的神职人员,迅速地打开了她的恶意。

  她的阴影一点点蔓延开,来到那些死寂的雄性旁,勾了下微弱的灵魂。

  只有一些灵魂比较强大的魅魔注意了,不过她们没什么动作。

  在盛宴前,魅魔们就通过战斗分配好所得。

  而虞意每年都要打很惨烈的架,弄得伤痕累累,惹魔觊觎。

  她要魅魔们留下那些奄奄一息的灵魂。

  这是从她有能力来开始做的事,虞意还会强迫每一个魅魔立下古老誓约,防止有些魅魔控制不住违约。

  十二万九千四百二十…一。

  虞意看着那个最后拿走的灵魂———属于圣子诺泽,难免有些意外。

  没人能逃脱魅魔,他们与魅魔交欢时会将灵魂一片片奉献出来

  可这位圣子的灵魂却保存的相对完整,就好像狡诈的圣子只留出很小一部分灵魂放纵。

  虞意亲眼看着那位圣子压着仅次于她的大魅魔泽恩雅翻云覆雨。

  一点也不光风霁月。

  泽恩雅被诺泽按在池水里,哦,见鬼。

  她总喜欢那么干,表演一个被强迫的魅魔。

  盛宴前,泽恩雅和虞意做了个交易,虞意帮她独占圣子。

  至于泽恩雅,虞意眨眨眼。

  圣子诺泽披着那身神袍,金色的长发被池水打湿,他粗重的喘息声和魅魔们的娇混杂在一起。

  泽恩雅挑逗着诺泽的底线,她当然擅长这些。

  她似乎被按着,却半刻不停止诱惑。

  那些若有若无的布料撩拨着谁犯罪,魅魔们助兴用的强效香一点点侵蚀着光明。

  虞意很快移开了视线,不感兴趣地合眼。

  十二万九千四百二十一

  迄今为止,她收集的灵魂。

  虞意咬着嘴,翻看手里的恶魔书。

  一般而言,偏爱吞噬灵魂的魔鬼才会去做这样一本恶魔书。

  至于虞意,她残存的良心促使她这么做。

  魔鬼们的恶魔书对灵魂可不是个好居处环境,虞意从魅魔手里拿到的灵魂异常脆弱。

  稍有不慎,灰飞烟灭。

  为了她的良心,虞意特意在恶魔书中加了点神血。

  其实能有这种东西,还是因为……

  算了。

  虞意讨厌魅魔的滥交。

  讨厌无爱的性,可她本身也无法摆脱这一点。

  虞意的眼盖上阴影,她触发了一点回忆。

  那不算得上不好,却也算不上美妙。

  深渊里又哪有什么好呢。

  “意,你在发什么呆。”泽恩雅笑意盈盈地喊了她一句,虞意反应过来看着她餍足的表情。

  这场宴会要收尾了,她们的新主将露面赐福。

  赐福…虞意古怪地在心里重复了这个恶魔词,哦,瞧啊。

  这可真不像只魅魔。

  当然,魅魔的主也从不会是魅魔。

  虞意无聊地想,她走出阴影,来到魅魔队伍最前列。

  猎食完毕的魔们,勉强整理好自己,像喝醉一样东倒西歪地列出队伍。

  “我刚刚那个很强哦,你的呢…”

  细小的讨论声不出所料地散开,魅魔们互相调笑。

  虞意按照步骤手捧着她的献礼,赤足踏入烈焰。

  这是用盛宴中魅魔们汲取的力量点燃的魔火,新主将根据献礼为魅魔们赐福。

  哦,更像无法反抗的主仆契约。

  随便了,虞意那么想着,反正也没有魅魔打的过主。

  她在今年才成为可以第一位献礼的魅魔,这很意外。

  虞意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水平到了哪里,所以她的献礼并没有那么好。

  精致包装的礼盒很快被火焰吞没,虞意念着她的祷告词。

  “尊敬的伟大的魅魔之主,虞意愿为您献礼,请求您的赐福。”她念念有词,却始终不说出服从。

  漆黑的烈焰吞没了她整个身形,虞意固执地重复祷告词。

  她早已出卖掉她的忠诚。

  “这可真糟糕。”火焰里传出熟悉的呢喃声。

  虞意瞳孔剧烈收缩,她不可置信地盯着魔火。

  这才看出来一点熟悉。

  “敬吾主,伟大的欺诈者。”虞意说出一个在地狱里如雷贯耳的代称词,她很不自在,却没敢外露出来。

  她迎接深渊时,为了生存所依附的一只魔鬼。

  也是唯一一只。

  哦,看在他最好看的份上。

  虞意在其身边侍奉了三年,然后被厌弃。

  她捧着神血与银色的手环走出魔鬼的宫殿,回归族群。

  再也没有回头。

  “你有些熟悉呢。”西泽尔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他正在思考。

  最后这些烈焰中逐渐凝聚出一只艳丽夺目的魔鬼,他缠绵悱恻,环抱住献礼的魅魔。

  “想不起来了。”欺诈者很快放弃回忆。

  虞意:……

  关于姘头,好吧,原金主翻脸不忘魔这件事她早有预料。

  毕竟已经过去三千五百九十八年了。

  虞意身后的魅魔们全都跪拜下来,痴迷地看着她们的新主。

  “一只玫瑰,你献上这个?”欺诈者新奇地捞出虞意的献礼,他一本正经地评价,“真不用心呢。”

  准确的说,那也是虞意用心培育出的玫瑰。

  它可以在地狱里发出最璀璨的光芒,简而言之,活靶子。

  好吧,开个玩笑。

  其实这也算得上一只小恶魔了。

  欺诈者没再理解虞意,他松手放开极其不自然的魅魔,让她下去,只是还在端详那只瑟瑟发抖的玫瑰。

  “喏,你来拿下看看。”欺诈者把玫瑰丢给泽恩雅,泽恩雅一怔,极其痛苦地握住玫瑰。

  她见过虞意这支玫瑰,非常的……

  针对魅魔。

  几乎在触碰到泽恩雅的瞬间,诡谲的阵图张开,一瞬间包裹住魅魔。

  泽恩雅痛苦地反抗那些如同流质般的阵图,却无济于事。

  哦,该死,比起上次,虞意绝对是又改良过了。

  这支玫瑰,它叫魅魔玩笑。

  触碰到的魅魔会被开个恼人的玩笑———变成性冷淡。

  虞意看着仙气飘飘的泽恩雅,险些忍不住笑。

  当然,对于其他恶魔来说,魅魔玩笑也有些作用。

  可以抵抗精神系诱惑,尤其是魅魔的。

  “嗯…”欺诈者收回玫瑰,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这会他认真看虞意了,端详一会后,他伸出一只手,拍拍虞意的肩膀。

  虞意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在魅魔躯壳里流动,那是从没见过的能力。

  大概是,来自她进不去的领域。

  抚摸着她充满恶意的眼,裹藏人性的心,最后流到她的恶魔书里。

  她看着规整的恶魔书,心有所悟。

  退离了献礼的队伍。

  盛宴时主立下的结界为她松开了口,她应该可以走了。

  虞意没动,她安静地在阴影里。

  等到最后一只魅魔欣喜地离去,她踏出阴影。

  “你考虑过追随强大麽。”欺诈者对她说。

  哦,见鬼。

  一模一样的话,虞意翻出了记忆。

  她的原金主,现主子,又看上她了。

  “你叫什么,哦,无所谓。”欺诈者缠上虞意,他将她拉上王座。

  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谢谢。

  这就是深渊,虞意想。

  好吧,好吧,至少他们还算契合。

  见鬼,她讨厌魔鬼的倒刺。

  虞意发抖地抵抗来自欺诈者无形的压力,他们身后张开虚空的口子。

  虞意沉溺地看着那些虚无,欺诈者轻笑一声,很快被拉到更深层黑暗里。

  时隔几千年,虞意又被拉到他的虚空王座上。

  在他的眷属眼皮底下乱搞男女关系。

  虞意呻吟着,放纵着。

  却也不得不分出意识来控制魅魔本能,笑死,她敢吗?

  三千五百九十八年前她不敢,现在更是。

  和欺诈者睡过的有很多,魅魔也不少,唯独虞意不敢去榨……

  好羞耻。

  “瞧啊。”欺诈者注意到她对本能的反抗,他低声诱惑着,“有什么关系呢,你不想麽。”

  虞意:……

  欺诈者膨胀着他的欲望,猩红色的眼凝视着虞意。

  虞意被这只魔鬼压在身下,她盛开着。

  时间过去了许久,虞意几乎要败落,欺诈者才最终释放。

  欺诈者看着虞意起身清理,有些诧异,他非人的瞳急剧收缩起来,了然,“是情绪之魅啊。”

  虞意:……

  救命,金主三千五百九十八年间经历了什么,仿佛脑子瓦特掉了。

  欺诈者领域的力量一点点蔓延到虞意身上,那是对追随者的恩赐。

  虞意非常惬意地趴在欺诈者身上,绯红色的尾巴愉快地甩着。

  这次能在欺诈者身边待几年?恶之眼凝视团上迷雾的领主,好吧,随意了。

  虞意悄然藏起内心的喜悦,她不想让欺诈者想起她,更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内心的欢喜。

  当年走出宫殿时,虞意非常难受。

  她被驱逐的理由就是———欺诈者发现她有了心。

  魅魔没有心,只有她们生出爱时,才会凝聚成一颗心脏,变成情绪之魅。

  虞意来到这副躯壳时,她的心便在缓慢凝聚。

  她感知情绪的力量在缓慢回来,本来这是个漫长的过程。

  意外出现的欺诈者却加速了这个过程。

  谁不会爱上一个为弱小者遮风挡雨的魔呢,虞意在深渊的阴影下,不可自拔地爱上冷漠的领主。

  自以为是的在他虚空的王座上肆意,直到那天他听到了

  她清晰的强壮有力的心跳。

  “这可不好。”欺诈者抚摸着她的胸膛,另一只手伸出恶魔火,灼烧她的脊梁,“你来到里多久了?”

  ……

  “三…三年。”虞意在极端恐惧中哆哆嗦嗦地回答,她忍不住地战栗,却不得不回答。

  “走吧。”欺诈者叹息,他给虞意套上两只漂亮的银镯子,还捞出来一滩神血,“好好藏住。”

  她走时,脊梁处熊熊燃烧着他的火焰,穿着他的力量凝聚的衣服。

  她浑身上下都被他的力量抚摸。

  而现在,那团火焰在多次拯救她后终于熄灭,那件衣服也已经消散,漂亮的镯子在她走出宫殿时就化作禁制为她隐藏了神血,而神血现在变成了她的恶魔书。

  她调配出的情绪又一点点洗掉了他留下的痕迹,甚至于她为了生存还吞噬了另一只情绪之魅。

  虞意早已面目全非。

  只她的爱意未曾变过。

  魅魔再强大也成不了领主,情绪之魅亦然,因此她走出他的虚空时,落下了心脏完整时的第一滴泪。

  虞意宫殿里种满了魅魔玩笑,它们由那滴泪水浇灌而成。

  她多希望她的爱从未存在,也便不会被驱逐。

  “你爱着谁?”欺诈者抚摸着虞意的脊梁,他并不在意这件事。

  “是的,那是一个……”虞意抬眼凝视欺诈者,“我终生也无法触碰的…人”

  “人?哈哈哈哈哈。”欺诈者嘲讽地笑起来,他指出虞意的错误,“你爱上了某个俘虏吗?”

  虞意:……

  打扰了,用词习惯了。

  她从欺诈者身上立起身,好奇看了一眼他的眷属,好像没什么变化。

  只是又多了些新面孔。

  “魅魔能成为您的眷属吗?”虞意忍不住开口,底下的眷属们悉悉索索起来。

  欺诈者有些意外,他看着虞意,微微点头,“可以。”

  趟过欺诈者的烈焰,斩下一千枚大恶魔的头颅,作为祭品投身欺诈者的狩猎场。

  最后活下来,成为唯一的胜利者。

  在欺骗的诡谲中找出自我,才能成为他的眷属。

  三千五百九十八年前,她就问下了这句话。

  虞意笑起来,她痛苦地看着由十二万多灵魂凝聚成的尖刀,刺穿了欺诈者的胸膛。

  “很少有魔走出来。”虞意呢喃道,“因为这里有您的倒映,对吗?”

  她早已经踏过欺诈者的烈焰,斩下千枚头颅。

  三千五百九十八年,最终试炼开了。

  虞意看着这一切破碎,最终露出真实的模样。

  提尔维德正盯着她。

  “您瞧。”虞意笑起来。

  我爱您。

  

柯南
本色出演,恶魔该有恶魔的气势
本色出演,恶魔该有恶魔的气势
LOL二哈
S8的恶魔,S9的天使,Theshy天使降临全局细节回顾!
S8的恶魔,S9的天使,Theshy天使降临全局细节回顾!
二次元的小矿工
【电锯人】枪之恶魔登场 「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电锯人】枪之恶魔登场 「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橘木动漫解说
第2集_在此超越极限,恶魔同化要成功了吗
第2集_在此超越极限,恶魔同化要成功了吗
作业本
“最凶恶”的恶魔果实能力
“最凶恶”的恶魔果实能力
一本正经电影会
男人为复仇囚禁女人在十尺密室,岂料女人才是恶魔,剧情片
男人为复仇囚禁女人在十尺密室,岂料女人才是恶魔,剧情片
CINESRA
肉肉(*ˊ˘ˋ*)。♪:*&d...

肉肉(*ˊ˘ˋ*)。♪:*°

肉肉(*ˊ˘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