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恶龙与骑士

193浏览    3参与
🌸はな🌸

【gb】难道这骑士不是我老婆吗(2)

        ◎美貌冷情恶龙♀a×装a的光风朗月骑士♂o

  ◎有gl

        ◎接上文(1) 


         2.

  恶龙将他带回了牢房。


  她有一座壮阔的石堡,里面装潢细致,鲜花,黄铜灯台和各式各样的藏书藏酒塞满了几层楼。地面铺以红色刺绣的羊绒地毯,墙上挂着各种毡毯和挂画,彩色拼装的...

        ◎美貌冷情恶龙♀a×装a的光风朗月骑士♂o

  ◎有gl

        ◎接上文(1) 



         2.

  恶龙将他带回了牢房。


  她有一座壮阔的石堡,里面装潢细致,鲜花,黄铜灯台和各式各样的藏书藏酒塞满了几层楼。地面铺以红色刺绣的羊绒地毯,墙上挂着各种毡毯和挂画,彩色拼装的玻璃外是优昙花一般的月色,迷醉得如同一座恢宏壮丽的行宫。

  恶龙将他丢了进去。


  牢房就在恶龙的卧房一角,他爬起来,牢房里有一张小矮凳和床铺,还有一盏灯,残留有一些生活过的痕迹,料想这就是被抓来的新娘的住处了。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栏杆将他与她隔开一段距离,他试着推开栏杆逃跑,毫不意外被电了回去,趴在地上。


  这头美貌的恶龙从木制的衣橱里取出一件暗红色宫廷长裙,背对着他换起了衣服。她肩上的伤口溃烂,边缘看起来红肿可怖,但她宛如不存在一般,径直将衣领系紧。


  有那么一瞬间骑士被禁制电得失去了意识。手臂麻痛到攥不住,他从地上抬起模糊的视线盯住她。她全神贯注整理自己的仪容,并不在意他在牢中做什么。


  比五年更久。他作为帝国骑士的尊严不再。

  他只觉得绝望。


  “你究竟想做什么……不必折辱我……”他含混不清地说着,贴在地上的脸因为电击而微微痉挛,“那些无辜的姑娘呢……我妹妹……你都杀了是吗……”


  恶龙慢条斯理地系好胸口的系带,修长的十指一绕,一个漂亮的结垂在腰上。这人的疑问和固执直指向她,这么多年过去,她对于这些复杂的人类情感依旧难以理解。


  被禁制的雷电之力惩罚,滋味想必不会好受,她这间房角住过的新娘没有几十也有十几,但也没有人真正想过逃跑,他是唯一一个触犯禁制的。


  但是他这种倔强,不甘又绝望的眼神有趣极了。即使狼狈不堪,那眼神依然不肯求饶。



  就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人类多是软骨头,心里有着这样那样的欲*望。爱,恨,种种坚持皆不能长久。而这个意志坚定不可摧毁的人,却是个象牙塔里养出来的可怜的精英,用无知换来的忠心,连自己该知道的都被蒙在鼓里。她便嗤笑了一声,饶有兴致地抬手掐起了他的下巴,迫使他与她对视。


          


  “你们的皇帝觉得五年训练出的屠龙小队就可以与我抗衡了,已经一把年纪了还是很天真。”


  “我本以为置之不理他就能识趣,可他乐此不疲。但是每次。他的人都走不过岛外的那道风暴壁垒,就悉数沉在那里。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骑士安静了下来。


  “因为风暴壁垒只会放omega进入岛中。你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装作自己是alpha,所以你的同伴代替你付出了代价。”


  骑士如遭雷击。那双水灰色的瞳仁不可置信地扩大,他看着她试图摇头,似乎是在消化庞大的信息量,又似乎是想从她的表情里,读出些别的什么来。


  “你的运气真的很好。你或许以为他们有人能杀我,你或许还曾经寄希望于他们中的某一个人把我的头颅带出去——但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们长什么模样,他们就死在了岛外。”


  掐着骑士下巴的手松开了,他还想再问些什么,门外有女孩娇滴滴的问候和敲门声,恶龙站起身去开门,他够了个空。


  “切尔。”



  甜甜的女声听去撒娇一样亲近,“塞列欧斯大人,按照惯例,这是您要的热水红酒棉纱布,还有您晚间的熏香和软巾子。”


  “好。”说着就要接东西。


  “您就让我把东西送进屋里吧,我也好想见见这次的是怎样的姐妹啊。大人您这次神神秘秘的,要是叫希雅知道您这么宝贝新来的,又该酸上好一阵子呢。”叫切尔的女孩嗔怪。


  恶龙在她端的托盘上翻翻捡捡,很是满意,便趁切尔戏瘾上身,夺过托盘把切尔关在外面。


  “塞列欧斯大人!”切尔愤愤。

  “这次不行。”

  


  

  恶龙拽着骑士的胳膊将他拖到床铺上,他还在失神,倒是听话得很,随便怎么摆弄。尽管他是omega,但却是被送来刺杀她的,这一点恶龙很清楚,她觉得自己并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必要。他的伤口扯出了血,他也浑然不觉,白衬衫上新旧血渍交织,竟有种残酷的美感。


  托盘被放在矮桌上,骑士恍若未闻。


  这样就承受不住了吗?


  她可没有杀omega的癖好。


  “不想让我擦你腺体的话,就自己动手。”


  骑士木然地抬起头,随后他开始动手解开自己的血衣,自行清洁伤口。骑士没有痛感一般,棉布粗暴地碾过伤口,仿佛这不是他的躯体,而是一具玩偶。可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恶龙,仿佛要将她的样子一遍遍刻进自己的骨子里,又像是为自己找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骑士的目光注视着她的时候,恶龙也在注视着他。


  那诚然是一具很漂亮的躯体,因着遍布的伤口而显得单薄可欺。他的目光满载着警惕,疑惑,不解,尽管痛苦,看过来时,却依然亮得如同天星,不肯放松半分。

  

  果真这样的人是在信念中养育长大的。他的信念坚定,他便傲骨不屈。

        终于有了点所谓“帝国之光”的样子。

  

  她裂开唇,无声地微笑了一下。


  远处,恶龙岛边的风暴壁垒依旧矗立着,如同一个铁做的,沉默数百年的牢笼。



  她心中隐约有了另一个猜想。她要去北方的祭坛一趟。


  难题或许要换一条思路走。

  若是男性omega的话,对于最终的结果,会有差别吗?



  她张开龙翼,从宽大的阳台飞出去。骑士留意着她的动作,警惕毫不遮掩。她回过头,白齿红唇森森一笑。

  语气平平,没什么杀戮味道。


  “没有人会害你。想活命的话,我劝你不要试图去逃跑。”

  “等你乖了的时候,我会放你出来。”


(未完)




这时已经开始有些想法的恶龙

与此时并不自知以后会成为新娘的骑士


我勤奋吗(求夸奖



说起来好想搞叶瑄爹咪gb啊

afd那玩意要怎么搞啊好复杂啊

我不懂啊

是搞了之后所有内容都需要负肺吗

另外,绘宝乖,能把向日葵拿开让我看看爹咪的翘pp吗

女儿的一把颜料都喷成七色彩虹了(猛猫落泪

🌸はな🌸

【gb】难道这骑士不是我老婆吗

        ◎美貌冷情恶龙♀a×装a的光风朗月骑士♂o

  ◎有gl

  

  1

  骑士坠落下去。


  海啸的力量将这艘可怜的船蹂躏抨击着,被帝国那些老贵族吹嘘“坚不可摧”的工艺在海浪里分崩离析。船上的水手已经失散在电闪雷鸣中,他在跌落海中之前,只来得及看清天际那穿梭于雷电中的巨影。

  是那头恶龙。


  海水很冷,骑士不太会水。


  冰冷咸涩的海水涌入口鼻,灌进肺里。骑士被逼着吐出几口空气,又被强迫着呛进去更多的海水。海水变作龙啸,他坠入龙的坟场,死亡的感觉翩然而至...

        ◎美貌冷情恶龙♀a×装a的光风朗月骑士♂o

  ◎有gl

  

  1

  骑士坠落下去。


  海啸的力量将这艘可怜的船蹂躏抨击着,被帝国那些老贵族吹嘘“坚不可摧”的工艺在海浪里分崩离析。船上的水手已经失散在电闪雷鸣中,他在跌落海中之前,只来得及看清天际那穿梭于雷电中的巨影。

  是那头恶龙。


  海水很冷,骑士不太会水。


  冰冷咸涩的海水涌入口鼻,灌进肺里。骑士被逼着吐出几口空气,又被强迫着呛进去更多的海水。海水变作龙啸,他坠入龙的坟场,死亡的感觉翩然而至。深海之中仿佛正有意念在引诱他,安眠吧,沉睡吧,但他伸出手去,想要在意识消散之前,奋力抓住云层中盘旋的,那只巨龙的身影。

  

  失败了。

  ——他将葬身于此。

  但是他没有。



  他苏醒在浅石子滩上。一场海啸,竟穿透风雷迷障,将他送进了恶龙岛。然而他的佩剑,同伴和补给都不知遗失在何处,两下加在一起,也实在说不上是不是因祸得福。


  他尝试着慢慢坐起来,伤口和疼痛让骑士惊呼了一声。夜色之下,满月光华璀璨,微风习习,恶龙岛上波光粼粼。有人在这里种了花,随处可见绵延不绝的花海,随着海浪的拍打暗香浮动。


  高崖之上,站立着一位额上生着龙角的白裙少女。


  那是一个从气息到气势均十分平稳强大的alpha。


  骑士注意到她的时候,她也低下头来看着骑士。她金色的竖瞳抿了一抿,忽然身后张开硕大的龙翼,光裸的足一发力,几个借力,她就轻盈地跃到了骑士面前。


  她肩膀上有很重的伤口,但她不以为意,她的兴趣显然被他所吸引。


  她端详这个狼狈的男人,就像验收自己的货物。


  骑士愣愣地看着她,直到一只白皙的手居高临下地托起了他的下巴。


  “你不是alpha。为什么要伪装?”


  骑士猛地一震,打掉了那只手。





        2

  恶龙岛上,有一只作恶多端的龙。


  有时它煽动翅膀,给帝国的村庄带去飓风和海啸;有时它腾挪飞旋,给帝国引来旱灾和飞蝗。恶龙生性贪财好色,相传它的龙洞里,藏满了从帝国搜刮的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它的身边,长眠着帝国的年轻女孩儿的尸骨。


  为了避开恶龙的锋芒,安抚这只躁动的怪物,帝国听从长老们的建议,主动向恶龙岛进献年轻貌美的omega少女,成为龙的新娘。


  骑士十七岁的妹妹被选中的时候,骑士听着长老们虚伪的交流和安慰,手紧紧地在袖下握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皇帝的诏令已经快传到了,接下来会有一笔充足的抚恤送给二老,足下大可不必这样忧心。”


  他甚至没能见到妹妹一眼。


  他的同僚告诉他。

  “每隔五年皇帝陛下都会选拔屠龙勇士前去登岛。若心有不甘,好好历练,到时候一击屠龙,救出令妹就是了。”


  这句话给了他继续下去的动力。


  他的剑术突飞猛进。


  无论是宫廷长老,还是平民百姓。见了他,无不交口称赞。

  帝国最光风朗月的alpha骑士。


  皇帝亲自接见他。


  “卿为何而战?”

  “自然是……为帝国的安宁。”他身着银白的护甲,单膝跪地,不卑不亢,掷地有声。

  挺拔如青松。

  皇帝哈哈大笑,很是满意。


  皇室给他嘉奖,赐予他代表皇室荣耀的宝剑,命他登船启航,务必凯旋。所有的枕戈待旦,厉兵秣马,都是为了能一剑,结果这条恶龙的生命,结束帝国百年来的噩梦。


  帝国最强的锋锐面对绝对压倒性的力量,也不过如此而已。他的长发湿了,铠甲丢了,从容和礼仪全然不见。纯白的衬衫浸着海水,紧紧贴着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时无刻不给予他疼痛。


  宝剑怕是早已经折断在海里。而困扰了帝国百年之久,无数灾难的恶之源,这个气势强大的少女,她只消俯瞰着他,就足以让他生出退却的念头。


  骑士绝望地瞪视着她。


  如果连他都做不到,那么还有谁能斩杀恶龙?谁能来救他的妹妹呢?


(未完)




喜欢文或者喜欢我,都要大声说出来!(无耻



清玠超甜

【他是恶龙】

当恶被下定义,真相便无处可寻。


——可小恐龙又不知道它后来会喜欢上吃水果啊。


从小就被定义“小坏蛋”的小恐龙与被条条框框束缚却仍执着于当骑士的骑士小姐。


小恐龙对着被“正义之士”们用宝剑划出的伤口不太灵活的吹了吹气。

那个姐姐告诉过它,这样可以缓解疼痛。

可是......

“为什么,你们比我还坏呢......”

那委屈又迷茫的声音,没有被杀红了眼的人们听见。


它是一只小恐龙,一只刚刚三岁半的小恐龙。

不过,在别人眼里,它是一头恶龙。

是童话故事里会捉走公主最后被人打死的存在。

自出生起别人就告诉它:你是要吃人的......

它懵懵懂懂迷茫的听着,没有人教...

当恶被下定义,真相便无处可寻。


——可小恐龙又不知道它后来会喜欢上吃水果啊。


从小就被定义“小坏蛋”的小恐龙与被条条框框束缚却仍执着于当骑士的骑士小姐。


小恐龙对着被“正义之士”们用宝剑划出的伤口不太灵活的吹了吹气。

那个姐姐告诉过它,这样可以缓解疼痛。

可是......

“为什么,你们比我还坏呢......”

那委屈又迷茫的声音,没有被杀红了眼的人们听见。


它是一只小恐龙,一只刚刚三岁半的小恐龙。

不过,在别人眼里,它是一头恶龙。

是童话故事里会捉走公主最后被人打死的存在。

自出生起别人就告诉它:你是要吃人的......

它懵懵懂懂迷茫的听着,没有人教过它,耐心的告诉它,怎么做是对,怎么做是不对。

它不懂好坏善恶。


从来没有人问过它,愿不愿意当个好孩子。


它在他人的言语中懵懂行事。

——哦,我是个小坏蛋。

——可是坏蛋是什么意思呀......

——噢,我要那样做才是一只小恐龙该做的。

——可为什么小恐龙就应该做那些呢.......


可是......

小恐龙委屈巴巴的看着面前向自己挥舞着宝剑的骑士,澄澈的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可是、可是我也想当个好孩子啊......为、为什么没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呜呜呜......”

“原来叫我‘小坏蛋’不是在夸我,为什么要讨厌我呜呜.......”

“明明是你们先跑来我家欺负我的呜呜呜......为什么要骂我......”

“没有人告诉过我水果比人好吃啊......”


漂亮的骑士小姐愣住了,面对哭的打嗝的小恐龙有些手足无措。

怎么哭了呀......

我只是想问个路啊......


短短胖胖的前爪不太灵活的擦不掉眼泪,小恐龙更加委屈了,气鼓鼓又委屈吧啦的变了个少年身形,它看了看自己白白嫩嫩的小手手,发现能摸到自己带着婴儿肥小脸后更加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

少年不太灵活的替自己擦着眼泪,漂亮的脸上尽是委屈。

骑士小姐面对变成少年的小恐龙更加手足无措了。

感觉自己好像一个欺负小孩子的坏蛋呀.....

骑士小姐心想。


“你、你别哭了!”

可能是觉得骑士小姐的语气很凶,小恐龙哭得更大声了。

骑士小姐无奈极了,软下嗓音,小心翼翼哄道:“别哭了好不好?我、我这里有糖,公主姐姐说,吃了糖心里也会甜甜的,就不会难受了......”

小恐龙抽抽噎噎着,瞪着圆鼓鼓的眼睛犹豫的朝骑士看去,眼里是藏不住的好奇。

精致漂亮的玻璃罐子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糖果,糖果晶莹剔透,颜色漂亮夺目,格外诱人。

小恐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随即委屈又失落的往后退去。

“上次也有个人说要和我做好朋友,可是吃了他的东西我肚子痛了半个月......”

剔透的泪珠子要掉不掉,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晶莹,与小恐龙满脸的失落相衬着,看着更加可怜了。


这小龙好笨哦,怎么被人欺负得这么惨啊......

骑士小姐有些头疼,抿唇从玻璃罐子里拿了一颗小糖果,自己吃了下去。

“看,我也吃了,没事的。”

骑士说道。

笨笨的小恐龙这下放心了,开开心心的抱着糖罐子吨吨吨的往嘴里塞糖。

“真好吃!”小恐龙笑了,少年模样的脸上咧出大大的笑脸,漂亮的眼睛笑得弯起,清澈的眸子与弯弯的月牙有些相似。

那颗在眼角悬挂了半天的泪珠子从月牙上掉了下去。

就像是在笑着哭。

向来软心肠的骑士小姐开始心疼了。


“给你看看我的宝贝!”天真烂漫的小恐龙在吃了骑士小姐的糖果后坚信骑士小姐是个好人,于是格外大方的将自己的宝贝们捧给骑士小姐看。

面对一大堆颜色艳丽漂亮无比的小蘑菇,骑士小姐即是好笑又心疼。

不是说龙族格外富有,巢穴里尽是珍宝吗?

怎么这只小龙穷的那么让人心酸呀?

骑士小姐怜惜的揉了揉小龙的头,眼神更加温柔了。

“这些小蘑菇是有毒的,不能吃哦。”

小恐龙懵懵懂懂“可是它们好看呀,我喜欢它们!”

说着,又有些低落的垂下了小脑袋“是不是我长得不好看,大家才会不喜欢我呀......”

骑士小姐觉得自己栽了,她从没有过一天之内对一个小家伙心疼过这么多次。

被情绪支配的骑士小姐忘了学习多年的礼仪,伸手握住了小恐龙的小手手,又捏了捏小恐龙白白嫩嫩的小脸。

少年模样的小恐龙有些害羞的红了脸,却仍是一副懵懂茫然的模样。

“听我说小家伙,你很好,那些说你是‘小坏蛋’的人才是坏家伙。”

“你自己是什么样的,眼睛已经说的清清楚楚。”


小恐龙觉得骑士小姐是它的小太阳,她教它认能吃的小蘑菇,她给它做漂亮的小玩具。

骑士小姐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人!

小恐龙咧出大大笑脸,开开心心的扑进了骑士小姐的怀里。


“我曾经是个被人抛弃的孤女,是公主姐姐救下了我,她很照顾我,想要把我培养成得不输于任何一个贵女。”

“可我想当一个骑士,我也想保护公主姐姐。”

“可是他们说,女孩子不能成为骑士。”

“哪怕,我比任何骑士都厉害。”


不被他人认可的懵懂小恐龙,与被性别所束缚注定完成不了梦想的骑士小姐,就这样相遇了。


......


“骑士姐姐,水果为什么这么好吃呀!”

“因为你可爱呀。”

“骑士姐姐你看!这是我编的小花环!送给你呀!”

“笨蛋,小爪子都伤着了,过来,我给你上药。”

小恐龙看着轻柔给自己上药的骑士小姐眨巴眨巴了几下大眼睛,它觉得,有骑士姐姐在的地方,连风,都泛着甜甜的味道。


......


“你们想做什么?它可并没有做坏事!”骑士小姐将小恐龙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骑士们。

小恐龙瘪瘪嘴,有些委屈,却还是小声对骑士们说道“我有好好待在家,没有伤害人的......”

一个骑士笑得温柔:“你做没做坏事,重要吗?”

“你是龙啊,早晚会做坏事的,我们不过是提早为民除害罢了。”

向来好脾气的骑士小姐生气了,悄悄握紧了小恐龙的手,冷冷道:“什么时候好坏由出身定义了。”

“想杀它,先打倒我吧。”

骑士们闻言有些惊讶,随及一声轻笑响起,一个骑士笑道“所以说女人做不了骑士啊,连注定会伤害公主的恶龙都要护着,黛丝小姐可真善良啊。”

“要打便打。”骑士小姐拔出了宝剑。

......

骑士小姐很厉害,没有骑士打得过她。

但是他们人很多,男女的体力差异让骑士小姐败下阵来。

恶狠狠的瞪着将剑刃直指自己的骑士,骑士小姐控制不住的喘着粗气。第一次,骑士小姐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是个女孩子。

锵——

小恐龙的眸底是直刺自己的剑刃,笨笨的它眨巴眨巴眼睛,有些茫然。

筋疲力尽的骑士小姐咬咬牙,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小恐龙护在怀里,挡住了骑士致命的一剑。

嘴里的血不受控制的喷出,弄脏了小恐龙身上自己给它买的小蝴蝶结。

“跑......”

黑暗降临的最后一刻,骑士小姐的目光落在了摔落在地的小花环上面。

啊......弄脏了。

如果,我是男孩子,就好啦......

眼角有泪滑落。


这是涉世未深的小恐龙第一次经历别离。


它不太懂死亡是什么,只知道,它的骑士姐姐,再也不会和它说话了。

它委屈极了,惶恐极了,“嘭”的一下变成了小恐龙该有的样子。

“为什么,总是要欺负我呢......”

“我.......”

小恐龙轻轻打开攻击自己的骑士,漂亮的眼睛吧嗒吧嗒的掉下眼泪。

没人会再听它的委屈了。

它的骑士姐姐已经没了。

“为什么,你们比我还坏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喜欢吃水果啊,吃了人是我不对,可是没人告诉我小恐龙也是可以吃素的啊......

算了......就当我是小坏蛋吧。

变成小坏蛋,是不是就不会失去骑士姐姐了......

......

卡兹王国发生了一件大事。

帝国最强的骑士团在讨伐恶龙的过程中惨遭失败,损失惨重。

而那头被世人所惧怕的恶龙,飞到了王宫,却只是抢走了一个骑士徽章。

后来,人们再也没见过那头粉红色的恶龙。

没人会知道,那头人人恨不得杀之后快的恶龙,不过是一个喜欢吃水果编花环的小笨蛋。



当恶被下定义,真相便无处可寻。


......


您的每一个小爱心或者小蓝手都至关重要QWQ

喜欢的话,请点一点吧。


@LOFTER图书管理员 

和无数个自己对话 

↑只是另一篇文文。

无数个自己相互责怪,却从未在自己身上找过原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