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悟空传

291.3万浏览    952参与
容忱Rin_

《悟空传》


“再多给我一万年活一分钟。”

《悟空传》


“再多给我一万年活一分钟。”

萧衍之(考试暂退)

记《悟空传》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仙道不公,我便诛仙;

     佛道不正,我便灭佛;

     天道无理,我便逆天而行。

     愿每个人的青春年少都有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阶段,不信宿命,只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看《悟空传》时,我不知道,孙悟空打死六耳猕猴时是怎样的心情,他的一棒...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仙道不公,我便诛仙;

     佛道不正,我便灭佛;

     天道无理,我便逆天而行。

     愿每个人的青春年少都有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阶段,不信宿命,只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看《悟空传》时,我不知道,孙悟空打死六耳猕猴时是怎样的心情,他的一棒子,打死的是从前的自己,是五百年前的自己,是那个无法无天的自己。

    每每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悲哀,天地浩大,孙悟空却早已失去了放荡不羁肆意妄为的权利。与其说他打死的是六耳猕猴,不如说他是亲手扼杀来一个即将变成五百年后无自由的自己。

      只是,亲手扼杀过去的自己的感受,我终究不是书中人,无法用词来形容他的感受。但是我想,大概会很痛吧!

        【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地去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是大海,当你能够畅游时,你要纵情游向你的所爱,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时候会到来,卷走一切希望和梦想。】

       生存之上,生活之下,我们每个人都是悟空,一点一点地变成我们未曾预想过的样子。时间的洪流之下,我们无法阻止这种改变。能做的,唯有牢记自己本来的样子。

       其实,记下这些,只是想让以后的自己记得自己此时的感受。若是日后,连我自己都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模样,那该是何等悲哀!

Asdfghjkl
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 何不忘...

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

何不忘了那个结局呢。

《悟空传》

坛水·Rose Quartz

------------------------

墨水过期了,颜色和之前好像有一点点不一样…

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

何不忘了那个结局呢。

《悟空传》

坛水·Rose Quartz

------------------------

墨水过期了,颜色和之前好像有一点点不一样…

草木

大圣!小猴子...

五百年后,美猴王受封成神,顶上了齐天大圣的威名。


可他一直都还是那只上窜下跳的小猴子,纠结,迷茫,无助的情绪总在他身边阴魂不散。


一个跟斗,几个转身,忘了一切~


我是谁?


美猴王?妖?魔?


不!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与天地齐名!


我是神!


我是五百年后守着蟠桃园的猴子,自守自盗。


惧我?高高在上的神明不屑!


我笑着,我还有我的金箍棒,我还有力气将一切砸烂!什么天条律例!什么玉帝如来佛!


闯天斗地砸天宫!


弑神诛仙屠四海!


杀妖降魔灭鬼族!


金光的甲胄!


赤红的披风!


黑亮的皂靴!


那个桀骜不驯...

五百年后,美猴王受封成神,顶上了齐天大圣的威名。


可他一直都还是那只上窜下跳的小猴子,纠结,迷茫,无助的情绪总在他身边阴魂不散。


一个跟斗,几个转身,忘了一切~


我是谁?


美猴王?妖?魔?


不!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与天地齐名!


我是神!


我是五百年后守着蟠桃园的猴子,自守自盗。


惧我?高高在上的神明不屑!


我笑着,我还有我的金箍棒,我还有力气将一切砸烂!什么天条律例!什么玉帝如来佛!


闯天斗地砸天宫!


弑神诛仙屠四海!


杀妖降魔灭鬼族!


金光的甲胄!


赤红的披风!


黑亮的皂靴!


那个桀骜不驯的身影如不败的传说!屹立于黑暗苍穹滚滚乌云之下!永垂不朽!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神,都烟消云散!


要这世间,再无我不可战胜之物!

帕布莉Ga

旧作《悟空传》读后感诗歌


亡身几处, 

空耗多少山水。 

我追着时间, 

重复慈悲。


哪里是人的源? 

哪里贡神的罪? 

几时承死生苦乐? 

何处求因果是非?


高高在上是佛, 

黄土不沾莲座。 

天道自然, 

要生要长  要枯要萎, 

皆定法规。

万民成物  自通七窍, 

仍需听遵香火

信之以为,

寥碌一世  哀哀轮回。


为...


亡身几处, 

空耗多少山水。 

我追着时间, 

重复慈悲。

 

哪里是人的源? 

哪里贡神的罪? 

几时承死生苦乐? 

何处求因果是非?

 

高高在上是佛, 

黄土不沾莲座。 

天道自然, 

要生要长  要枯要萎, 

皆定法规。

万民成物  自通七窍, 

仍需听遵香火

信之以为,

寥碌一世  哀哀轮回。

 

为何江向东流,我向西叩头? 

为何生本无性,又强命枷锁? 

雷音一响,诸佛也坐不定, 

天地孕藉,冥顽也化精灵。

 

捅破几百几十重天, 

翻手不过五指之间。 

大象无形烧骨成业, 

至死也敢桀视西天。

 

与有情人是我, 

宁为玉碎是我, 

求仁得仁是我, 

自在是我。

 

自在生我,自在是我, 

何佛能渡?何佛是佛? 

无处不苦海。

空土折花。

老不死的如是道来: 

高高在上是佛。

 

山桃笑了,松鼠也沉默。

饮马长川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还是我最喜欢的小猴子!


手动@任小静,置顶抽奖 

写出来了੭ ᐕ)੭*⁾⁾


底图源于网络,侵权致歉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还是我最喜欢的小猴子!


手动@任小静,置顶抽奖 

写出来了੭ ᐕ)੭*⁾⁾


底图源于网络,侵权致歉

易南朽(开学暂退)

浮云辞

看完再说我的标签,请不要刚刚点开就开始吐槽。下面开始进入正文

————————————————————————————

长安轻骑缓歌舞,

少年白衣玉带束。

桃源深处,

风帘帷幕。

将军百战风华露,

长剑指,

千营共一呼。

天欲曙,人无路。

染血山河负。

回眸处,

生死几度。

碧血红颜化白骨,

冷月黄沙葬手足,

热血一滴尚温,

红尘风云几翻覆?

痛哭六军,天下缟素。

月缺几回,花开几度,

明月照归途,

故园春草木,

他日相逢由天注。

城池有情,情深回眸。

凤凰台上,凤去何处?

月缺几回,花开几度。

[图片]
[图片]哎呀,你们给一点回音好不好我很尬...

看完再说我的标签,请不要刚刚点开就开始吐槽。下面开始进入正文

————————————————————————————

长安轻骑缓歌舞,

少年白衣玉带束。

桃源深处,

风帘帷幕。

将军百战风华露,

长剑指,

千营共一呼。

天欲曙,人无路。

染血山河负。

回眸处,

生死几度。

碧血红颜化白骨,

冷月黄沙葬手足,

热血一滴尚温,

红尘风云几翻覆?

痛哭六军,天下缟素。

月缺几回,花开几度,

明月照归途,

故园春草木,

他日相逢由天注。

城池有情,情深回眸。

凤凰台上,凤去何处?

月缺几回,花开几度。


哎呀,你们给一点回音好不好我很尬的,不说了开始选吧。

—————————————————————————————

1.魔道祖师

2.天官赐福

3.撒野

4.伪装学渣

5.浮生物语

6.时间海

7.哑舍

8.悟空传

9.龙族

哎呀还是这九个,那天有空了可以再整些其他的,希望你们可以喜欢😊

那个,关于浮云半书的图实在是太少了,实在不行我自己给你们拍。

易南朽(开学暂退)

浮生物语经典语录

来的先不要喷我的标签,翻到最后你就知道了😊


1) 他一生活得痛快,只因他拒绝活在别人的眼睛和嘴巴里。

2) 我自己容得下自己就成了呀。我做这些事,并不为他人之褒贬,只因我觉得做这些事是对的。有人说,朋友就是,打完架还能坐在一起吃火锅的人,没有记恨,没有抱怨,只有一只在你落难时,永远不逃开的手。

3) 不尝苦,何有甘,人生本就是甘苦与共的一段旅程。区别是,有的人有旅伴,有知己,有的人没有。

4) 但如果已成定局,不妨坦然接受。可能别人不能理解,就算是死亡,我也是抱着希望死去的。

5)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但正因为未来充满了各种变数,...

来的先不要喷我的标签,翻到最后你就知道了😊


1) 他一生活得痛快,只因他拒绝活在别人的眼睛和嘴巴里。

2) 我自己容得下自己就成了呀。我做这些事,并不为他人之褒贬,只因我觉得做这些事是对的。有人说,朋友就是,打完架还能坐在一起吃火锅的人,没有记恨,没有抱怨,只有一只在你落难时,永远不逃开的手。

3) 不尝苦,何有甘,人生本就是甘苦与共的一段旅程。区别是,有的人有旅伴,有知己,有的人没有。

4) 但如果已成定局,不妨坦然接受。可能别人不能理解,就算是死亡,我也是抱着希望死去的。

5)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但正因为未来充满了各种变数,生活才变得有意义,只要我们真诚的天性不曾改变,我们努力的目标不曾改变,我们充满希望的期待不曾改变。

6) 遇到危险,要么自救,要么自尽,别指望他人。

7) 忙碌永远是对不重要的人的借口。

8) 谁都应该诚实面对自己的感情。

9) 不管怎样,有人关心,总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10) 如果我们相遇,你忘了歌词,我会记得曲调。如果我们相遇,你在暮色中张望,我会点亮灯光。如果我们相遇,请向我走来。如果这一世不行,那就下辈子。




十条,不要说我吝啬哦,很难整的,嘿嘿,下面你们想看那个的呢,评论,那个多我下次发那个

1.浮云半书

2.时间海

3.龙族

4.撒野

5.天官赐福

6.魔道祖师

7.伪装学渣

8.哑舍

9.悟空传

不要再说我乱打标签了,我不打,你们怎么选?

期待(o^^o)你们会选哪个

我喜欢我的头像

《悟空传》摘抄

这个天地,我来过,我奋战过,我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


我要听到天的痛哭,我要听到神的乞求。

我知道天会愤怒,但你知道天也会颤抖吗?

苍穹动摇时,我放声大笑,

挥开如意金箍棒,打它个地覆天也翻。从今往后一万年,

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

齐天大圣孙悟空。


五百年,很漫长吗?

没有记忆能穿透它。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不如忘记吧。


五百年,很漫长吗?

失去的一切,

都无处寻找了吗?


那天上,有一轮那么蓝的月亮。满天的银河,把光辉静静照在一头哭泣的猪身上。


五百年很漫长吗?

只不过是一瞬吧。

闭上眼不听不看不想,

一切都消逝了。


事实上,他想...

这个天地,我来过,我奋战过,我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


我要听到天的痛哭,我要听到神的乞求。

我知道天会愤怒,但你知道天也会颤抖吗?

苍穹动摇时,我放声大笑,

挥开如意金箍棒,打它个地覆天也翻。从今往后一万年,

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

齐天大圣孙悟空。


五百年,很漫长吗?

没有记忆能穿透它。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不如忘记吧。


五百年,很漫长吗?

失去的一切,

都无处寻找了吗?


那天上,有一轮那么蓝的月亮。满天的银河,把光辉静静照在一头哭泣的猪身上。


五百年很漫长吗?

只不过是一瞬吧。

闭上眼不听不看不想,

一切都消逝了。


事实上,他想发怒,却觉得心里空空的,什么也涌不上来。


五百年很漫长吗?

你忘了哭,

也不再笑,

唯有沉默,

长久的沉默。


五百年有多漫长?

以前你说的话还算不算?

你忘了为何我还记得?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诸神窃窃私语,紫霞立在一片云端,望着被围得铁桶似的宫殿,脸庞平静,看不出她的悲喜。


也许每个人出生时都以为这天地是为他一个人而存在的,当他发现自己错的时候,他便开始长大了。


世界是这个样子的么?极目之处,无边无界,我却不能再前进一步?


”哼,一个群妖衍生之处,你想怎可能是风光秀丽?妖精们怎能住在花园里?只有神族天界才能风景如画。”


“我是当年跟随你的老妖,因反叛天帝而被斩了头颅,挂在这儿……不想得见美猴王,你什么时候带我们再大败天兵!”


“有些人宁愿死,也不想卑贱地乞讨生存。”


晚霞的绚丽是不会久的,灿烂过后,便是漫漫的黑暗了。


我爱你。

我却总是沉默。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即使我从未开言。

这是我的许诺,寂静无声。

你无须知晓。

它只在我心。


我知道天会愤怒。

如果人触犯了它的威严。

但天是否知道人也会愤怒?

如果他已一无所有。

当我乞求时,你傲慢冷笑。

当我痛哭时,你无动于衷。

现在我愤怒了。

我要听到天的痛哭,我要听到神的乞求。

我知道天会愤怒,但你知道天也会颤抖吗?

苍穹动摇时,我放声大笑,

挥开如意金箍棒,打它个地覆天也翻。

从今往后一万年,

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

齐天大圣孙悟空。


“花果山,什么时候才能重新长出花果来?不过,种子已经撒遍天下了。”他又抓了一把地上的黑土,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笑。


孙悟空一跃而起,将金箍棒指向苍穹。

“来吧!”

那一刻被电光照亮的他的身姿,千万年后仍凝固在传说之中。


待至英雄们在铁铸的摇篮中长成,

勇敢的心像从前一样,

去造访万能的神祇。

而在这之前,我却常感到,

与其孤身跋涉,不如安然沉睡。

(引用)


阿月流泪了,却努力微笑:“我想让你记住我最美的样子。”


五百年很漫长吗?

记得,

忘了,

或许没那么重要。

因为再重逢时,

我们仍然会相爱。


柱脚上,有一具半血淋淋半焦乎乎的残躯,骨肉脱离,已不成人形,唯有一处还有两颗晶亮的珠子,里面放出她熟悉的欢喜目光。

“我等你?没有,没有啊,我……只是想……你会来的……”

猴子有点儿慌,他说:“那天,我答应你蟠桃会回来就和你一起看晚霞……我很喜欢……花果山的大海……我常在那里……看太阳……太阳落下去了……其实……我是想说……等你来……和你说,花果山……那里的晚霞……很……”


“其实……还有,我一直想告诉你……你的梦,是真的……我见过那样一只松鼠,喜欢在树枝上看晚霞的松鼠。”


古老的陶罐上

早有关于我们的传说

可是你还在不停地问

这是否值得

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

山峰也会在黎明倒塌

融进殡葬夜色的河

爱的苦果

将在成熟时坠落

此时此地

只要有落日为我们加冕

随之而来的一切

又算得了什么

那漫长的夜

辗转而沉默的时刻

(引用)


齐天大圣?为什么,五百年前败了,五百年后还是要败呢?他什么时候又逃出天的手掌过?


孙悟空就那样站着,好像五百年来他从没有走开。他手里还拿着一个蟠桃在啃,他的笑从五百年前直到今天,没有染上一点儿风霜。


她忽然发现原来她从来不知道孙悟空该是什么样子。


没有边没有界,是我;

花园也是荒野,是我。

光阴,在花绽开中消亡;

歌舞,却永不停下。

他看见了那方寸中的世界。


我要天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他忽然觉得很累了。

方寸山那个孱弱而充满希望的小猴子,真的是他?

而现在,他具备着令人恐惧的力量,却更感到自己的无力。

为什么要让一个已无力作为的人去看他少年时的理想?

另一个孙悟空的声音还在狂喊:“你们杀不死我!打不败我!”

他又能战胜什么?他除了毁灭什么也做不了了。

孙悟空每向前走一步,就觉得自己变老一些,但他尽量把自己的头昂起来,尽量把步子迈得更稳一点儿。


“不,”猪八戒说,“她很快就会结束她的漫长等待了,大火很快就会烧过来,她会在期待中死去,带着她的美梦,好过她发现她苦苦等来的是一头猪!”


没有人能打败孙悟空。能打败孙悟空的只有他自己。


幻影消失后,现实是一片无边黑暗。

五行山已重现在人间。

一切不过是宿命。

一切不过是轮回。

一切愤怒和挣扎都是徒劳的。

只有五行山是战死者的墓碑,上面书写着:这个人曾经震撼天地。


“难道一切不都在你的股掌间?”玉帝问。

“不,他已经跳出去了。因为……

”他宁愿死,也不肯输。


啪,屋里传来瓷碗摔碎的声音,沙僧一声惨叫。

猪八戒狂笑道:“哈哈。碎了,这声音好听!破了,破成一片、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沙僧抱着头在屋里地上打起滚来。


“紧箍咒能压着他多久?金箍儿怎么可能压住这样的一个人?还有那么多愿意用自己的命换他的自由的人。我想,迟早有一天……”猪八戒说。

“我也在等那一天。”唐僧说。

“那一天他会消灭所有他面前的东西,包括你和我。”

“我知道,但我会等那一天。”

唐僧望着噼啪飞溅的火堆,火光映得他面色阴暗不定。


“是的,这个世界有你不能到达的地方,有你不应到达的地方,有你一辈子也不会到达的地方,你的世界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大。界限也许就在你身边,可你却以为你可以去任何地方。”


“你是谁?”

没有任何其他语言比这更冰冷。

它代表着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的悟空。

一无所有的紫霞。

你是谁?

能记得你的人已经不在了,我也已经不在了,没有人再爱着你也没有人再恨着你,一切不过是虚无。我也只是虚无,在宇宙间飘忽,没有倒影。光线穿透我而去,没有人看见我。

孙悟空活了,但活过来的真的是孙悟空么?


天空的云移过来,光阴被切成一层层、一片片的阳光在地上行走,翻山越岭,被风追逐。五百年,很多东西沉埋了,再过五万年,就不会有人记起,但它们还在,记录着当年的光线与光线所照过的人。你把它挖出来,它会告诉你一个故事。你觉得它很可笑,因为你看见了历史,原来它和你想的那么不一样。你不知道是该相信光,还是相信黑暗的岩石。五百年了,五百年不见阳光的岁月,所有的人都欲言又止,每个人都知道你的过去,他们认为你不应该是你。而你知道你就是你自己,从来也没有改变过。改变的,是世道与人心吧。

是的,眼前的人,都无比熟悉,无数次在五行山下的梦中,听见这些声音,却唯独没有自己的。他们在说话,没有回答者,你不知如何回答,他们在说着你毫不知晓的故事,你的历史和他们的历史错开了,不过是五百年。


他们在对谁说话?

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我。

也许曾有过那样一个我,那样地生活过。他的身影印在这个时代里,我看见了他的传说。


猪忽然抬起头,仰天一个字一个字地大喊:“我虽然是头猪!可是我不、任、你、们、宰!”


众妖的眼神中露着复杂的光芒,看着这个当年他们心中的英雄在谷底孤独嘶吼。

“大圣,你真的忘了当年?现在百万妖众又聚,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又能杀上天界,推翻那天庭,跟随你直到战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孙悟空冷笑一声转过头去。

老妖悲愤地发抖,忽然大声道:“只因心高嫌地窄,立心端要破瑶天!”

“你在念什么怪咒?”

“当年也不知是谁与我们说,若天压我,劈开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孙悟空狂笑道:“竟有人这般说么?哈哈哈哈!”


我常在那块大石上看日落月升,看满天银辉把大海绚得繁星万点,与银河连成一片。明月下,快活的身影在山间跳跃,自在的啸声漫山呼应。

可是这样的场景真的存在?我不是曾在每个夜晚时恐惧,害怕自己消逝在黑暗中,看不见明天的日出吗?


“传说山外的大海中有不死的神龙,但他们大多数时间孤独地沉在海底。纵然你可以留得住自己,你却留不住你身边的东西,看着身边所有的东西都改变了,只剩下自己,那种无法承受的沉重是时间,没有人能承受那种重量。”


“这是‘得到’,它是果实消失形体后变成的东西。它可以让你忘记自己,从而和这世界合为一体,喝下它你会觉得你就是这森林,这月亮,这河水。”


“我就是天,我就是所有!我最大!”石头涨红了脸,打了个嗝,开始手舞足蹈。忽然,他伸开双臂狂啸起来,石上的猴群跟着呼应,他纵身三两下攀上石台,加入到猴群的狂舞中去了。

“你看,你不就是已得到了一切么?”老猴看着石台上的影子,良久,默默转身走向大山的深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太阳会一会儿远一会儿近地移来移去,我们要追着太阳,不能离它太远,所以注定了要一生都花在奔波上,真正能停下来生活的日子只有一会儿。不过我在路上都会一直想着,为着这一会儿的相聚时光我都会尽力地飞翔。”


“……我会跟着他们,当他们飞不动了,他们会掉进大海里,我知道终会有那么一天,没有翔鸟是死在窝里的,我们在大洋上空飞越,直到最后投入大洋,就是这样。”


符笙未楔♥

对我来说,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家。可有的人却把家放在世界某一个地方,所以他们才会找不到,才会死在路上。

--《悟空传》今何在

对我来说,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家。可有的人却把家放在世界某一个地方,所以他们才会找不到,才会死在路上。

--《悟空传》今何在

易南朽(开学暂退)

江南今何在

龙族,十条

1、人类历史的终结,黑王尼德霍格必将归来,他是绝望,也是地狱,必将以他挂满人类骨骸的双翼遮蔽天空。他就是诗蔻迪的剪刀,在他复仇之日,纵然你是奥丁,你步出你的宫殿,带着战无不胜的长矛,踏上的也只是不归之路…

2、活着的意义……是在你快死的瞬间划过你脑海的那些事啊……

3、命运发端于兀尔德,被丈量与贝露丹迪之手,最终必然被裁割于诗蔻迪的剪刀下。

4、他总是看着头顶唯一的方窗,渴望鸟儿一样飞翔,渴望什么东西从天而降改变他的人生。

5、整个天空映在他的瞳孔里,这么看去,好像所有的雨点都是从天心的一点洒落,都会落入他的眼中。

6、什么是死?是终点,是永诀,是不可挽回,是再也握不到...

龙族,十条

1、人类历史的终结,黑王尼德霍格必将归来,他是绝望,也是地狱,必将以他挂满人类骨骸的双翼遮蔽天空。他就是诗蔻迪的剪刀,在他复仇之日,纵然你是奥丁,你步出你的宫殿,带着战无不胜的长矛,踏上的也只是不归之路…

2、活着的意义……是在你快死的瞬间划过你脑海的那些事啊……

3、命运发端于兀尔德,被丈量与贝露丹迪之手,最终必然被裁割于诗蔻迪的剪刀下。

4、他总是看着头顶唯一的方窗,渴望鸟儿一样飞翔,渴望什么东西从天而降改变他的人生。

5、整个天空映在他的瞳孔里,这么看去,好像所有的雨点都是从天心的一点洒落,都会落入他的眼中。

6、什么是死?是终点,是永诀,是不可挽回,是再也握不到的手、感觉不到的温度,再也说不出口的“对不起”.

7、你已手握刀剑,那么就准备战斗。

8、所谓弃组的命运,就是要穿越荒原,再次竖起战旗,返回故乡。死不可怕,只是一场长眠。在我可以吞噬这个世界之前,预期孤独跋涉,不如安然沉睡,我们仍会醒来。

9、你不难过,是因为我替你难过了。真残忍,不是么?

10、挥舞,摇晃身体跳起一支难看的舞来,嚷嚷着:“EVA开心!EVA开心!EVA开心!”它手里的硬币叮叮当当散落一地,女孩的泪水也滴落在金属地板上,溅起莹蓝色的虚幻的光。

悟空传,十条

 1、当五百年的光阴只是一个骗局,虚无时间中的人物又为什么而苦,为什么而喜呢? 


  2、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3、“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4、 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是大海,当你能够畅游时,你就要尽情游向你的所爱,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时候会到来,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 


  5、等到那一刹那,黑暗的天空突然被一道巨大的闪电划开. 孙悟空一跃而起,将金箍棒直指向苍穹."来吧"!那一刻被电光照亮的他的身姿,千万年后仍凝固在传说之中 


  6、神不贪,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千万生灵命运握于手中? 


  7、"原来像这样神仙没法管的东西都有个名字,叫做--妖 " 


  8、天蓬,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知道,因为我扶起了我所爱的人. 


  9、我要天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10.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阿弥陀佛,佛祖说过,众生平等

不要喷我,上一个是个感慨,我答应过的今天要发语录,没有发完呢,什么时候想起再发哈,随性


易南朽(开学暂退)

江南今何在

今:非逼我往事重提。我骂江南,他自己是不敢说话的。

  江:谁不敢说话?我在呢,大哥。

  今:三年之后又三年 而今相对却无言

  沉吟回首 看尽千帆

  海天之间 不再江南

  江:重见之际风雨来 旧事新提起嫌猜

  往昔已满目尘埃

  七天神散尽而今何在

  今:江南兄 词理穷 (江:自重)

  而今霸业成空

  曾屠龙 (血红)

  破浪风 (何所踪)

  谈何英雄 (引弓)

  (今:昔) 江:少年时平生意

  (早已) 遗落岁月空隙

  重心机 ...

今:非逼我往事重提。我骂江南,他自己是不敢说话的。

  江:谁不敢说话?我在呢,大哥。

  今:三年之后又三年 而今相对却无言

  沉吟回首 看尽千帆

  海天之间 不再江南

  江:重见之际风雨来 旧事新提起嫌猜

  往昔已满目尘埃

  七天神散尽而今何在

  今:江南兄 词理穷 (江:自重)

  而今霸业成空

  曾屠龙 (血红)

  破浪风 (何所踪)

  谈何英雄 (引弓)

  (今:昔) 江:少年时平生意

  (早已) 遗落岁月空隙

  重心机 (何时起)

  不由己 (争意气)

  何处寻觅 (记忆)

  江:无非悲喜

  今:悔当年相邀

  江:清韵一见即知交 若星汉天空缥缈

  心怀九州同奋笔 自有天籁不吹箫

  今:水*杨花江南调 风月过后是寂寥

  尤记帝都相别时 殷殷相托说年少

  夏:那时候柳文扬还活着,大角还没结婚,世界上还没有一本关于九州的杂志,而那些男人,他们还彼此相爱。

  江:羽烈南淮十二刀

  今:黑羽一朝凌云霄

  江:铁甲依然 魂梦缭绕

  今:鹤雪击天 眼神骄傲

  今:旧嫌隙 起何处 (江:恍惚)

  掩古卷 冲冠怒

  忍回顾 (当初)

  流年度 (留不住)

  几番寒暑 (结束)

  (误) 江:六年情 终陌路

  (顽固) 平生绝不认输

  艰难处 (曾托付)

  不愿诉 (付尘土)

  寂寞箫鼓 (记录)

  终归相负

  合:起何时相争

  今:耳边犹萦戏语声 北上少年常入梦

  陌上花开定归期 含笑惊醒已三更

  江:胸怀万里志鲲鹏

  独上京城 将水起风生

  踌躇满志许富贵 无言相告走麦城

  江:你真的恨我呀,我早该明白!

  今:是你先恨我的!

  江:我不比你啊,我说不上宽容,但我容易忘,容易失去斗志,而你一直有。

  今:是啊,你容易忘事。你三年前对九州说过些什么你记得么?要我提醒么?

  江:斜阳下何处挽歌 残灯旁谁人寂寞

  铁甲低吟无人和 风吹浅唱过阡陌

  今:笑谈戎马江山策 自诩尘世风流客

  盛世散时凄凉色 英雄无以载轩墨

  合:终冷眼看破

  今:泾渭何分清与浊 争执难见对与错

  旧日江南无处觅 纵得高下又如何

  江:人生从此无交错

  往事已过 留待谁传说

  昔时九州今何在 江山此夜任寥落

  合:斜阳下何处挽歌 残灯旁谁人寂寞

  铁甲低吟无人和 风吹浅唱过阡陌

  笑谈戎马江山策 自诩尘世风流客

  盛世散时凄凉色 英雄无以载轩墨

  江:我会一直写下去……这是我生命中不多的意义之一。

这是今晚的最后一篇文,感慨,为什么今何在大大和江南大大会这样。。。我是先看龙族,再看悟空传,最后接触九州系列的,为什么呢,龙族不能进入九州,为什么两个人会这样。。。真希望他们能够合好,看江南今何在,你会发现有些,事情的真相(;一_一),建议听一下江南今何在。






唉。。。。。。  今天三更,各位想了解的可以去查一下事情的真相,明天发经典语录哦(^_^)

ETCHER蚀刻者

摘抄

“你想学的是什么呢?”法明定住气问。

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你想学的是什么呢?”法明定住气问。

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今何在《悟空传》

颜玖YJ

#77

生我何用?不能欢笑。

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图片]

生我何用?不能欢笑。

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颜玖YJ

#76

云飘零  风不离

真心相拥  奈何相离

醉笑不提所谓的宿命


云散落  风不停

几度拥有  几度失去

不曾忘记前世的约定

云飘零  风不离

真心相拥  奈何相离

醉笑不提所谓的宿命


云散落  风不停

几度拥有  几度失去

不曾忘记前世的约定

颜玖YJ

#75

一路从黑夜到黎明

浮浮沉沉  寻寻觅觅

终是一场梦 不醒


原是场梦幻的泡影

一念不渝  永世不弃

终是一场空 无明

一路从黑夜到黎明

浮浮沉沉  寻寻觅觅

终是一场梦 不醒


原是场梦幻的泡影

一念不渝  永世不弃

终是一场空 无明

Surya

第一章绿皮妖怪与鹤

                           01

妖怪有些好奇,好奇于外面的世界。自诞生来,它已经在陶罐里呆了四十九年了,尽管如此,它还是个小妖怪。

妖怪想:

       我可以出去么?陶罐没有盖,我也不是没有脚,为什么不出去呢?但是我又为什...

                           01

妖怪有些好奇,好奇于外面的世界。自诞生来,它已经在陶罐里呆了四十九年了,尽管如此,它还是个小妖怪。

妖怪想:

       我可以出去么?陶罐没有盖,我也不是没有脚,为什么不出去呢?但是我又为什么要出去,我在这里四十九年了,我就是陶罐的妖怪,如果出去了我又该是什么妖怪?

妖怪有些害怕和担忧。

就像它可以自称为陶罐的妖怪,说是陶妖陶怪都是一样的,所有妖怪都会被用生活的地方或者跟脚命名,山里的妖怪是山妖,水里的妖怪是水妖,再细分一下,可以分成猫妖,狐妖,鱼妖,猴妖。但是它呢,它跟别的妖怪不一样,它没有跟脚。它就像是某一天,陶罐里凭空诞生的,它住在陶罐,却不是陶罐成了精。

如果出去,我也可以找个山头自称山妖,找个水坑自称水妖。妖怪想。我不怕水,不怕火,不怕旱,不怕涝,我什么地方不能去?但我不能自称什么地方妖怪。那样听起来太奇怪了。

但其实我又什么都不能改变,如果我自称山妖,山妖就会找来,随便换个什么名字那些什么妖也会找来,每个妖怪的名字在诞生时就写在了生死簿上,区别不过是什么纲什么科不同罢了。

它想起来诞生之前的事。

           地狱里

判官说:你活该走这一遭!上辈子作恶多端,下辈子报应不爽。你投胎妖怪,死后魂飞魄散!

它没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它喝了三碗孟婆汤,每一碗都要比那忘川河还要重。

它什么都不记得。

小鬼把它拉走了。

小鬼说:你下辈子要投个什么妖怪?

它:我想找个活的长的。

小鬼说:那可不巧了,因着那事儿,上头规定石头不能成精。

它:那就找个活的短的。

小鬼说:妖怪哪有活的短的,成了妖怪就是要你遭罪啊,就算扒皮抽筋,寻常生命可是死了,只有妖怪,要硬生生挨到魂飞魄散,那疼痛才算受完了。

它:我既无法选择,你为何与我说这么多?

小鬼说:你忘得我忘不得,我帮不了你,只想让你顺心些也好。

小鬼不说了,选了最小的门,那门在其他门的衬托下好像狗洞一般。

小鬼说:去吧。来世再不相见!

     

                               02

妖怪停止了胡思乱想,它认识到任何动作都没有意义。

瓦罐在前些时候被拾走了盖,这使得它能够稍微抬头就把整个脸都露出来。这在以前是做不得的,可是现在它却什么都不想去担心,也不想去思考。瓦罐外面是泥土,是蓝天,是静谧的,是喧闹的。

“世界多么美好啊!”它听见有人说。

说是人实在是不恰当,这声音又尖又细,还有着浓重的鼻音,听来直教人起鸡皮疙瘩。

妖怪听见了扑棱翅膀的声音,听见了泥土被踩下的声音,小草弯曲又弹起的声音……

“你好,瓦罐的妖怪,美丽的绿色妖精。”妖怪听见那个声音说。

妖怪没有应答。

“你也在思考吗?看来是了,我也一样。我见过很多妖怪,所以我能够一眼就看出你还是个小不点。说起来每个妖怪小的时候都会想一些有的没的,直到想得头昏脑涨,就不想想了。”

“你看我就是,不想之后就成年了。”他似乎有些骄傲地扬起脖子。

“是不想还是不想。”妖怪说。

“你在跟我玩文字游戏嘛,我以前也喜欢这样刁难别的妖怪。这样说吧,我想是二者皆有,这实在是说不准。”它说。

“你可以问我叫什么,你知道咱俩的对话可是为难死某个人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毕竟用妖怪代指每一个个体妖怪真的是太古怪了。”它说。

“好吧,你叫什么呢?”妖怪说。

仙鹤:“是了,这样就轻松很多。我叫仙鹤。”

妖怪:“那我叫什么呢?”

仙鹤:“这是你本该知道的事,不过在这里你可以暂时叫做妖怪。”

妖怪默认了。

妖怪一动不动。

仙鹤:“你是卡住了么?”

妖怪:“没有,我只是不想动。”

仙鹤:“是了,是了,有时候我也是不想动,却总是被误会了。”

仙鹤:“你知道么,人类总是赞叹我的姿态,说我  丹顶宜承日,霜翎不染泥 ,吓,明明我在吃饭嘛。”它忽然乐得停不下来,雪白的羽毛张开,忽闪忽闪,阳光下流光溢彩。

仙鹤渐渐停了下来,这次却没有再继续唠叨,跟着妖怪一起沉默发呆。

…………………………………………………………

“你每天都这样吗?”仙鹤问。

这已经是第不知道多少天了,太阳升了又降,风起了又歇,日子不能用几个白天黑夜来计量,可能无数次的睁眼都是黑夜,时间却已流失很多了。

妖怪沉默,它还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已经和瓦罐融在一起,是个死物了。

仙鹤:“和我聊聊天吧,不说话我受不了了。”

妖怪:“嗯。”

仙鹤:“那我可要说了。好吧,让我想想说些什么。”

它没有想多久,嘴巴就先于脑袋说了起来。

仙鹤:“看到你的样子我就想起了那个谁。你这幅呆样,一动不动的,真的是像极了。世上妖怪千千万,动物植物占了不少,现在连计算机都有成精了的,但算起来,像你这样的纯物件成精的实在是少。”

仙鹤:“人类总是把灵性当做妖性,妖怪队伍里就莫名多出了一堆镜子椅子牙签被子,它们连1+1=3都不知道算什么妖怪?”

仙鹤:“对了,就是那个谁,当初闹得可凶了,可还不是没了。没了就没了,连点谈资都没给落下,只能那个谁出了那档子事就那啥那啥了。全都是敏感词啊,通篇下来就只有那谁和那啥了。”

仙鹤:“谁还不知道那谁不就是用棒子那啥那啥了嘛,真不……”

仙鹤突然发现它只有一条腿了。

“诶呦妈呀,咋就一条腿了啊?不对呀,我本来就缩着一条腿。”仙鹤惊讶。

妖怪:“它没了。”

仙鹤:“不对不对我就是缩回去了,等我伸-诶呀伸不出来?”

仙鹤:“我刚才说啥了?让我翻翻看,棒子为啥也是敏感词啊!”

“诶呦!”

仙鹤没了。

妖怪呆住了。

妖怪:“棒子。”

不行么,它想。

妖怪:“谁还不知道那谁不就是用棒子那啥那啥了嘛,真不 。”

没有反应。

妖怪缩回了瓦罐。

                                03

这是妖怪第二次和仙鹤相遇了。不同于上次仙鹤的主动搭话,这次是妖怪踉跄走上前,却不敢靠近。

它看见仙鹤身上披着华美的丝绸,上面绣着祥云和焰火,被人类环绕簇拥。

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上次见面,仙鹤还是一只标准的山野妖怪,这次却像神明一样光彩照人。它的羽毛被打理,像上了蜡一样的光洁,反着圆润的珠光,它的尾羽嵌上了稀碎的宝石,爪子被打磨,闪出寒光……

这太不像一只鹤了,更何况是一只妖怪。

妖怪看着他们渐渐走远,震天的乐声和人们的欢笑声还绕在耳边不断。那欢乐的意味无需分辨,在脸上,在嘴角,在手足,在言语……妖怪也莫名欢乐起来。

它悄悄跟在人群后面。

它看见人们进了神庙。

人们出来,鹤还在里面。

在彻天的狂欢后人们离去。

妖怪进了神庙。

它又一次见到了鹤。

“仙鹤,你还是仙鹤吗?”妖怪问。

仙鹤看了眼绿皮妖怪,这绿色实在是醒目。

仙鹤:“如果我不是,还会有别的妖怪吗?”

但也许不会是你认识的妖怪,仙鹤想。

世界上有很多种妖怪,它们在一生中都会认识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妖怪。但没有妖怪能够保证下一次相遇的还是原本的那个妖怪。

这也许是以前的我认识的妖怪。

仙鹤看着妖怪绿色褶皱的皮肤,稀碎的纹路像是挣扎生长的苔藓。

仙鹤:“真是美丽的绿色妖精啊。看到你我就感觉有很多话要说。”

“这种感觉我说不好,但并不糟糕。”

仙鹤抖落了丝绸,摘下了宝石,它还是美丽夺

目。

“我有很多话想说。”它正色道。这像是完成

使命。

这也许就是我的使命。

“我会说很多,也许你不爱听,但我还是会

说。”

“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我所存在的意义就在

此刻。这不是我的意愿,我也乐意接受。”

“我的存在时间并不长,自从我被人类抓住,

到现在不过二三年。从年龄上来说,我不过是

刚睁眼的小小小妖怪。”

仙鹤有些发笑,它不过刚刚出生,在这里却像个长者。

“我被人类供奉,当做神的化身。”

“可即使我备受崇拜,在世人眼里却也不过是只妖怪。我的外貌在人类的历史中被反复称颂,我的气质被人类推崇至极……可是这有什么呢?这不过是我的外貌恰好符合了人类的审美,满足了他们对美的幻想,而与此同时我又是如此的容易接近,触摸我对于他们来说,不比触摸一只普通的猫狗更加神圣。”

“我常感到迷茫,”仙鹤说,“尽管这样子有些搞笑,但我在人间经历的多于山间百年千年。”

“我仅仅是在迷茫,仅仅如此。我说不出为何。”

“似乎世间对妖怪的惩罚,就是永无止境的思考。”

“但是这种感觉并不差,我能够在痛苦中感受。”仙鹤思索“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

“以致我在闲暇时向往,在痛苦时欣喜若狂。”

“人们不会感受到,他们有神明可以依靠。他们依靠的神明亦无需思考,他们生来就制定着万物的规则。”

“他们操纵着生死,命运,日升日落,阴晴圆缺……这都在他们的手中紧紧把握。”

“但也有他们做不到的事。”

“曾经有过,现在也有,未来还会更多。”

“我遇见你,我引导你,这是命运,却不是神所制定。”

“我感到幸运。”

仙鹤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它感觉身体越来越轻。

仙鹤:“你会觉得我唠叨吗?”

妖怪:“嗯。”

“那可真是太好了,你会一直记得我,直到遇到一个比我更唠叨的妖怪。在那之前,就让我暂时成为最唠叨的那一个吧。”

仙鹤的身体开始消失。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有什么都没想起来。”

仙鹤展开了翅膀,羽毛光华不在。

妖怪:“为什么?”为什么在消失。

仙鹤嘎嘎笑了起来,“我无法掩饰我的本欲,我无法嘴上装作不在意。高来高去的神不管人心,偏偏来紧盯我这漏风的嘴巴。”

“吓!真是好笑。”

鹤消失了。

妖怪感到落寞。

它不知道为什么。

——————————————————————

反抗命运的人迎来死亡,无力挣扎的人陷入泥藻,世间的准则要求安静,于是万物失去了声响。

饮水水

【润月】现世篇九:那些年被我气走的神仙师傅们

啦啦啦~小阿月缓慢成长进行时~


天元八百年五十年,月殿下已经长到和凡间六岁孩童相若的年纪。


小脸轮廓渐渐开始清晰,只是五官还没怎么长开,仍是一脸稚气,身子却拔高了不少,纤细玉立,不似之前肉嘟嘟圆通通的小萝卜墩了,娇柔可爱,灵气逼人。


眼看着小阿月已经到了要开始学习法术的年纪,但这段时日润玉公务繁忙,实在不得空闲,连带着已经有数月未见着小阿月了!


思虑再三,决定给小阿月挑个神仙师傅。


而小阿月本就年岁小,天界又没有与之年龄相仿的仙女仙童,这么多年来泰半时间都是润玉陪着,一路宠过来的。


现下连着这么长时间都未曾见到她可怜的单亲父帝,本就是微微委屈,如今更...

啦啦啦~小阿月缓慢成长进行时~




天元八百年五十年,月殿下已经长到和凡间六岁孩童相若的年纪。


小脸轮廓渐渐开始清晰,只是五官还没怎么长开,仍是一脸稚气,身子却拔高了不少,纤细玉立,不似之前肉嘟嘟圆通通的小萝卜墩了,娇柔可爱,灵气逼人。


眼看着小阿月已经到了要开始学习法术的年纪,但这段时日润玉公务繁忙,实在不得空闲,连带着已经有数月未见着小阿月了!


思虑再三,决定给小阿月挑个神仙师傅。


而小阿月本就年岁小,天界又没有与之年龄相仿的仙女仙童,这么多年来泰半时间都是润玉陪着,一路宠过来的。


现下连着这么长时间都未曾见到她可怜的单亲父帝,本就是微微委屈,如今更是听闻父帝要挑仙君来教她法术,心下更是气父帝不守信用,之前明明答应要亲自教导她的!


微微眯了眯忽闪的大眼睛,嘴角上扬,有了主意!




璇玑宫,西殿后花园,淡粉色的灵力球在空气里越来越大,隐隐有控制不住之势。


小阿月很不娴熟地运着灵力,摇摇晃晃地,看着正前方的目标耙子,脸上不期然地浮起一抹邪笑,眼波一转,轻轻瞟了眼坐在耙子旁不远处打着瞌睡的兀青仙君,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

佯装着要攻击耙子,双手用力向前一掷,灵力球不偏不倚便向着兀青砸去……


伴随着通天一声巨响,兀青顶着爆炸头,原先仙气飘飘的俊脸此刻已然漆黑如墨,乍一看,着实忍俊不禁。


他睁着一双在碳脸下十分突兀的白亮眼睛看着一脸关切和自责地望着他的小殿下,微微发怔。


只有正端着芙蓉酥过来的邝露心里知晓,抿着嘴,费劲地把嘴角压下,装成什么都没见着的样子别开了眼。


如果不是看到邝露微微颤动地身子,兀青也快相信这每天数十次地发生的小意外真的是意外了。




小阿月眨巴眨巴萌萌的大眼睛,很是自责,声音软软的,“兀青仙君,是月儿愚笨,法术总是学不好,请仙君责罚!”


说着,低垂着小脑瓜,一派委屈愧疚的样子。


兀青看着她乌黑的发顶,仰天长叹,小殿下的法术怕是只有天帝陛下能教了!


挥手使了个洁身术,安慰道,“殿下无需自责,刚刚习得法术,灵力掌握不足很是常见,多练习几次,捕捉其中蕴含地天地法则,便能掌控自如了!”


“诶?那这样的话,仙君快快在一旁休息,月儿多练习几次,这次定不往仙君那儿去!”

小阿月眼里闪过狡黠,脸上却郑重其事。


兀青哪里敢留下来,忙不迭声道,“这,小殿下,兀青突然想到这几日约了南华仙君,怕是不能陪小殿下操练法术了!”


小阿月面露遗憾,“啊?兀青仙君也不肯陪小月儿了嘛?”

声音听着倒是有些难过。


兀青苦笑,心里莫名有些嫉妒天帝,诶,陛下也真是的,丢着小殿下一个人多可怜!


于是十分耐心地和小阿月解释了良久,便怀着歉意去找天帝陛下撂职了。




润玉面无表情地听完兀青仙君的长篇大论,明里暗里都是指责他不关心小殿下。


微微皱眉,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六个了!


挥了挥手示意兀青退下,兀青自然没有其他表示,走之前还忍不住叹了句,“小殿下真是气运不好啊!”


润玉挑眉,嘴角抽了抽,怎么着?这还是本座的不是了!


默默想了想前五个仙君,好像每个都是这般意思?!心下叹了口气,罢了,确是本座的不是!


脸色平淡地看了看,堆得与自己齐肩高度的奏本,却是念起小阿月来,脸上浮起笑意。


数月不见,倒是不知可还生我的气?




分割线

兀青(叹息脸):诶~我和小殿下真是没有师徒缘分~

灵枢天君(薅着被烧掉半截的白须,疯狂暗示某神仙爹):小殿下天资聪颖,我等不敢担其师啊!

父帝玉(陷入沉思):月儿什么时候这般调皮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