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悟空

29657浏览    150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6 15:27
阿頭先生

昨天那張圖的續篇(?) (>傳送門)
從噗浪留言中得到了三隻猴子的靈感(笑cry)
大家不要想不開啊啊啊擁有三個悟空絕對會超吵的啊啊啊wwwwwwww

昨天那張圖的續篇(?) (>傳送門)
從噗浪留言中得到了三隻猴子的靈感(笑cry)
大家不要想不開啊啊啊擁有三個悟空絕對會超吵的啊啊啊wwwwwwww

脑装垃圾
不单独发这个根本对不起我画了好...

不单独发这个根本对不起我画了好久但是只出现了2秒的一个染色一个皮肤【

不单独发这个根本对不起我画了好久但是只出现了2秒的一个染色一个皮肤【

阿頭先生
這次是三藏跟兩個悟空(?) 是...

這次是三藏跟兩個悟空(?)
 
是說真的很感謝大家常常留言給我TTTTT
每次看大家的留言都會得到滿滿的能量TTTTTT!!
不好意思因為平台使用習慣所以不太回覆留言(太習慣噗浪可以亂貼表情符號了....)
如果有人想要找我歡迎到我的噗浪來玩 O///Q
▲ https://www.plurk.com/sagu3939
 
不過噗浪都是滿滿的廢話就是了...........(爆)

這次是三藏跟兩個悟空(?)
 
是說真的很感謝大家常常留言給我TTTTT
每次看大家的留言都會得到滿滿的能量TTTTTT!!
不好意思因為平台使用習慣所以不太回覆留言(太習慣噗浪可以亂貼表情符號了....)
如果有人想要找我歡迎到我的噗浪來玩 O///Q
▲ https://www.plurk.com/sagu3939
 
不過噗浪都是滿滿的廢話就是了...........(爆)

长肝长毛象

一周年生日大家来合照吧!悟空和06亲密一点?!等等....不是这样子!钟馗看镜头不要再看雷震子啦!(众人摆好姿势然而还在自拍的玉子。。。)最后。二雷强行用美图贴纸照了一张,小钻风很幸运的没有贴好贴纸。(扶额[ok])
ps:这张是二次创作,在互联网上看到一群人很沙雕的站在一起感觉超适合非人学院欢乐的气氛,p3是参考的动态[ok]祝非人学院越来越好!他们太可爱啦!!

一周年生日大家来合照吧!悟空和06亲密一点?!等等....不是这样子!钟馗看镜头不要再看雷震子啦!(众人摆好姿势然而还在自拍的玉子。。。)最后。二雷强行用美图贴纸照了一张,小钻风很幸运的没有贴好贴纸。(扶额[ok])
ps:这张是二次创作,在互联网上看到一群人很沙雕的站在一起感觉超适合非人学院欢乐的气氛,p3是参考的动态[ok]祝非人学院越来越好!他们太可爱啦!!

十七划 鵺

有幸为非人学园绘制了一周年only活动的宣传图

超开心

七月十三,在杭州,朋友们一起来玩啊!

————————————————————————

终于解禁啦,憋得我好辛苦,甚至一度忘记自己画过这张图

p2p3截一下自己很喜欢但是没怎么放出来的部分


有幸为非人学园绘制了一周年only活动的宣传图

超开心

七月十三,在杭州,朋友们一起来玩啊!

————————————————————————

终于解禁啦,憋得我好辛苦,甚至一度忘记自己画过这张图

p2p3截一下自己很喜欢但是没怎么放出来的部分



PGLoo♜记得看简介
海尔兄弟! 66他好喜欢冰激凌...

海尔兄弟!

66他好喜欢冰激凌啊——!

海尔兄弟!

66他好喜欢冰激凌啊——!

vanillashake

自汉化-论为何悟空会开始在办公室里午睡(最游记/三空)

**吃我安利吗!!!最游记!!!超好看!!!

**泥马一个外传天天虐我我都快哭瞎了好吗!!

**这篇是糖真的是糖嘤嘤嘤嘤

**我就是哭瞎了想找糖吃然后一个鸡血没忍住就翻了,这号真的不是专门汉化用的,大家谨慎关注噻

**悟空他们太可爱了我爱他们!!给三藏大人打call!!!

**汉化文请不要转载。

**原文地址☞「【最遊記】悟空が執務室で昼寝するようになったワケ【三空】」/「こまち@冬はお休み」の小説 [pixiv] 

正文↓↓↓↓↓↓↓↓↓↓↓↓↓↓↓↓↓↓↓↓↓↓↓↓↓↓

捡到了一只一脸傻乎乎的小猴子。

一开始的确是想找个人收养他算了,但是一提起这个话题...

**吃我安利吗!!!最游记!!!超好看!!!

**泥马一个外传天天虐我我都快哭瞎了好吗!!

**这篇是糖真的是糖嘤嘤嘤嘤

**我就是哭瞎了想找糖吃然后一个鸡血没忍住就翻了,这号真的不是专门汉化用的,大家谨慎关注噻

**悟空他们太可爱了我爱他们!!给三藏大人打call!!!

**汉化文请不要转载。

**原文地址☞「【最遊記】悟空が執務室で昼寝するようになったワケ【三空】」/「こまち@冬はお休み」の小説 [pixiv] 


正文↓↓↓↓↓↓↓↓↓↓↓↓↓↓↓↓↓↓↓↓↓↓↓↓↓↓


捡到了一只一脸傻乎乎的小猴子。

一开始的确是想找个人收养他算了,但是一提起这个话题,猴子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被别人说出来我大概会很生气,但不耐烦的确是我的毛病。再说,每次都给我摆出这副样子,想不烦都难。

(有想说的话就给我说出口啊。不想说的话就不要摆出一副想让人家听的样子啊。烦死个人)

不用想先忍不住的肯定是我。但是在那之前,发生了某件事。

——豆丁猴子的妖力限制装置金箍被摘掉了。

猴子还有一个跟他的脸一点都不相称的不得了的名字。

(才不是名字)

那个只是称呼罢了。所以不能接受的三藏用尽手段,让苏醒暴走的小猴子重新恢复了正常。以此为契机,三藏正式成为了监督人和保护人。

虽然觉得很麻烦,但不可思议的是三藏并没有想要拒绝。反而是想着与其交给其他哪个人来,还不如自己来。

 

(到了某个时候,你也许也能听到哦)

(某个人的声音)

(那到时候,硬着头皮我也把他找出来)

(对他说吵死了、找揍吗这句话)

 

“…下不了手呢…”

 

———我又要…被扔下了吗———……

 

“……”

从金色的眼睛里,流出瀑布一样的眼泪,要揍这样拼命说着上面那句话的孩子,就算是三藏也没有这样的兴趣。

就是、这样而已。

 

 

这样而已罢了。

 

 

 

——————————真的吗?

 

 

 

然后开始和小鬼一起生活。但是依然能察觉到对方偶尔偷瞄过来的视线。要是真有什么一定要说的,就自己过来跟我说啊。于是继续无视,但对方想说的话,大概也能猜得到。

高贵的东方第一的寺庙。那晚在现场看到过妖怪之力暴走的人自不必说,窃窃私语着为何要把那样污秽的生物带进这个圣域。三藏在寺庙内巡逻的时候到处都能听到这样的私语,忍不住掏出烟盒。

(你们这群人所谓的信仰原来能这么轻易地就被一个小鬼动摇啊)

三藏叼着烟,嗤之以鼻。然后直接回到了办公的地方。基本就相当于自己房间的办公室自然门也没敲就进去了,一眼就看到小鬼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在那里看。是最近给他的图鉴。记得是对他说他的任务是在山上乱窜的时候调查看到的动植物。

要是不这么说的话,这货估计就只会在山上野,更不要说学习了。但是三藏偶尔心血来潮的时候会讲一些杂学或者书评给他听,倒是一脸认真得很,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兴趣。

“啊。三藏。工作好了吗?”

“是不是傻。现在才11点半”

“切~还想让你告诉我的说”

“告诉你什么”

“这个这个、昨天找到的这个花。书上没有哎,想问你,我就找过来了”

“啊啊、这个是……”

正想回答的三藏,发现对方又在偷瞄自己了。带着显而易见的不安。

果然、是这样吗。

刚刚说了是找过来的。应该是听到了吧。那些僧侣的嘲弄和骂声。

“……。我也有想要问你的事”

“哎、三藏你?问我吗?”

“对”

鼓着脸,一脸要问什么?表情的小猴子——悟空听到“你不是有什么想说的吗”这句话后,睁大了眼睛。大概是没觉得自己已经暴露,还真是头脑简单到哭笑不得。

“那个……。没有、的说?”

“说”

“可是说了就完了”

“?什么完了”

“……”

俯视着对方还是保持着沉默。基本已经等同于告诉自己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3秒内不说,午饭没得吃了”

“呜。……无、无所谓!”

这下真的有点吃惊了。连脑子里都是胃的悟空,没想到居然能忍受不吃饭。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吗。对这个孩子来说。

三藏的手,覆上悟空的脸颊。

“悟空”

“三藏?”

手指梳了一下,将落在脸旁的头发撩到了耳后。

“发生什么了?”

意外地、非常温柔的声音。悟空眨了一下眼睛,又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开始“呜呜呜~~”地呻吟。泪水逐渐在眼眶里汇聚成一张水膜,悟空砰地一声扑进了三藏的怀里。

“太狡猾了~~三藏太卑鄙了”

“哈?”

被说成卑鄙,三藏皱起了眉头。养子挥着完全没有用力的拳头,将自己的脸埋在三藏的法衣里,砰砰地敲着。

“我、很努力很努力了。不想给三藏添麻烦的。可是”

“一只猴子操那么多心干什么。我还没堕落到会让你担心的地步吧。”

悟空无言地点头表示赞同。

“那个、三藏、那个哦”

“————打扰了!三藏大人!”

听到敲门声的同时门就已经被打开了。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寺庙的负责人、三藏的办公场所。没有得到身为主人的三藏的许可就匆匆忙忙闯入,看来事情非同小可。

进来的僧侣们看到把脸埋在三藏怀里的悟空时,虽然愣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严肃的样子。

“吵什么”

“是。其实是供奉天帝的佛堂里为了佛祖的加护而放置的数本经文上除了水渍,还有踩踏痕迹,已经无法阅览了!这件事绝对不能轻饶!”

那些经文是三藏自己按照规矩,一步一步供奉上去的。

“水渍?”

听到三藏的疑问,被抱在怀里的小孩身体颤抖了一下,变得僵硬。

“是。然后……恕我直言”

从僧侣们的视线来看,接下来他们想说什么三藏大概也猜得到。

“元凶正是那个孩子”

“不是……!”

正想反驳的悟空,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

“既然如此两天前为何你从佛堂跑了出来,你在那里做什么”

两天前的话,是三藏不在庆云院的时候。

“那是……”

“答不上来的话,你自己过去看也行!三藏大人,请暂且借用一下悟空————走吧!”

“喂”

问都不问自己就擅自下决定,三藏正想阻止的时候,

“没事的…。我、又没做什么坏事的说”

悟空他、一脸笑容地看过来,但是,左手微微颤抖着。

那双小小的手,正要松开三藏的法衣的时候。

“!”

三藏的右手,紧紧的握住了想要放开三藏的悟空的左手手腕。惊讶的悟空抬头看了过来。

“情况我都了解了。我来问悟空发生了什么事。经文的话再写一遍就是了”

这个回答大大地出乎了僧侣们的意料。也不算,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意料之中。

“三藏大人!但是…!”

“这孩子犯下那样的大错,却连个反省都没有,更何况他还是个妖怪啊!”

“所以呢、又怎样”

“三藏大人!您愿意给予慈悲满足自己是您的事,但您也要考虑一下这个寺院的名声才行啊!”

“是啊是啊,三藏大人!”

“果然还是应该告知三佛神,把他关到应该去的地方———”

 

“————吵死了!”

 

“!”

足以震动整个房间的音量。然后哈地吐了一口气,三藏一脸无趣地挠着头发。

“你们这群人,不要给我高兴地跟砍下了鬼头一样啊。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给我提意见了啊”

“唔……”

“退下。下次再没有我的同意就随便进来,等着吃子弹吧”

“~~您可别后悔”

“神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叫喊着败家之犬一样的台词,但是在三藏给他们展示了下衣袖里的手枪之后,就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哼。神也好佛也好,才不会管你死活”

就三藏的身份说这种话真的好吗,但是悟空想起自己在五百年的石牢中似乎也有过同样的想法,于是就不说话了。

(我又、……)

咬着下唇的悟空头上,轻轻地搭上了一只手。

“说吧。悟空”

这个名字很少被三藏叫过,但是悟空很喜欢三藏叫自己名字时候的声音。

还有三藏的头发、眼睛、手。

 

————喜欢三藏。

 

“对不起……”

抽抽噎噎的悟空的头发,被摸得更乱了。

“我是在问你发生了什么事”

“……咕、三藏、写…的书、…没有保护好、……”

悟空吸着鼻子发出了刺溜刺溜的声音,三藏叹了口气,将他抱了起来。靠在自己肩膀上“呜呜呜”地抱着自己的孩子,告诉自己就这一次,然后轻轻地拍着对方的背。

“不要哭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不是”

“……猫”

“啊?”

悟空小小声地说道。

“猫在佛堂下面,生了小猫。我都不知道的,但是母猫好像就快死了,还有那些小猫咪,声音都变得小小的弱弱的,所以我就,想让他们救一下它们的,就去拜托他们……”

“被无视了吗”

悟空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抱紧了三藏的脖子。

没听到有人说这件事。忘掉自身倡导的不杀生的佛道,反而执着于保护庇佑权利者的书物。真是无话可说。

小猫最后还是死了。悟空想着至少给它们做个坟墓就带着母猫和小猫的兄弟们打算埋在佛堂下面。

“但是和尚很生气地对我说不准把污秽之物带进来。我是没关系啦,但是我不想猫咪们被水泼到……”

逃到了佛堂里面。僧侣提着水桶泼过来,结果泼到了悟空背后被供奉在那里的经文上。

“……对不起。那个、是很重要的东西对吧,我知道的。但是那东西上面有三藏的味道、所以我……”

泼水的僧侣立刻注意到了这件事。一下子脸色苍白,抓着悟空的衣领叫到“都是你的错,你要是说出来的话会给三藏大人添麻烦的”,这么单方面地告知悟空后就逃走了。

而悟空的脑袋里只知道要是说了就不能再呆在三藏身边了这一点。

呆呆地在地板上坐了一会儿之后,轻轻地抱起猫们,把它们埋在了自己一直玩耍的后山那棵最喜欢的树下。

要是能像三藏一样给他们念念经就好了,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它们放进了仔细挖好的洞里。指甲里都是泥土和血迹,但是悟空没有在意。

对不起、不知道自己在道歉什么,但还是努力地挖着一个又一个洞,再用土重新掩埋。

“……”

听完事情经过的三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家伙,真的是”

“对不……噗”

大滴大滴落下的眼泪被三藏用袖子擦干。

“你最宝贵的是我?还是经书?”

“哎……”

“你要是早点坦白,明明就还有时间可以蒙混过关。被你这种业余的摆上的经书天帝怎么可能接受”

嘛啊、也要这个天帝懂得其中的好坏区别才行。不过。

“三藏……?”

“你以为我是谁啊,就那种随便写写的经书,我就是闭着眼都能默写出来”

“哎?哎?”

“干嘛”

眨着哭肿的眼睛,悟空问道。

“那个……我可以、呆在这里吗?”

“我有说让你出去吗?”

悟空拼命地摇头。

“你是愿意相信那群和尚的话,还是我的?”

“三藏的!除了三藏的话我都不听!”

“任性小鬼”

明明就是自己问的,三藏还嘲讽了一句,翘起了嘴角。把悟空放回到地上后、

“再说、你想放弃任务,还早了五百年”

“哎?”

“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把你看到的动植物带回来,调查它们名字的任务”

“……”

确实是说过。

而且现在三藏的桌子上,就摆着悟空想给三藏看一下的花朵。就算没有东西摘回来,也会在晚饭和睡觉前,告诉三藏今天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看到了这样那样的东西。

虽然三藏只会回答“是吗”或者“哦”,大概也没有特别认真,但还是有在听的。

石牢里的时候,没有谁的名字可以喊的悟空的声音终于有人听到了。

“咕……”

“干嘛哭”

“我才没有哭”

“那你说说,从你那么大的眼睛里流出来的是什么”

“这个是、汗水、的说”

三藏从喉咙里笑出了声。

“你还真厉害。从眼睛里流汗”

“我、我可是妖怪啊!大概可以的!”

“这理由真牵强”

“~~~!”

真的、这个鬼畜臭和尚,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让人吐露心声,还连种族之间的差异都给破坏了。

“今天晚上你先睡吧。我要晚一点。”

是为了要把弄坏的经文重新抄一遍。这点事情悟空还是知道的。

“……不可以呆一起吗?”

“混蛋。别人辛辛苦苦工作,你还想在旁边睡得一脸舒坦吗”

“不会打扰你的。我会躲到你看不到的地方的!”

“这里哪有地方给你藏?”

“那啥、唔。……脚、脚下面?被桌子挡着可能就看不到了”

三藏眯着眼睛俯视过去,悟空提心吊胆地想着再说些什么,“好吧”,三藏同意了。

“这里没被子,要睡就睡地上。要是你睡得太舒服,我就忍不住想按下扳机呢”

“不要啊!破坏僧!”

虽然是悟空难得的吐槽,三藏眉头锁的更紧了。

“……那个单词,谁告诉你的”

“哎?走廊上走着的时候,那些和尚们说的”

“嚯哦。看来明天的集会,要多一些内容才行”

“?不懂—”

“你不懂正常。总之先去吃午饭。边吃边做也行,把要用到的东西都拿过来。不要太闹腾把东西都弄坏了知道吗”

“嗯!”

之后,因为突如其来的紧急任务,总之明天能干的事就推到明天去做,三藏拿起了笔。

(好漂亮)

最初想着自己能不能帮忙而左顾右盼的悟空在知道自己老老实实呆着就是最不会添麻烦之后,就默默地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三藏,然后越来越困。平常这个时候都是在午睡,也怪不得会困。

(不能…睡着。三藏、还在、工作的说……)

正想躲到桌子下面的时候,突然对上了三藏的眼睛。对方就好像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眯着眼睛。

“好了睡吧”

“但是……”

“你睡着了更安静”

“你不是说睡着了就开枪……”

“我改变想法了”

揉了揉眼睛还是没有效果。头一点一点地就跟坐船一样,最后,慢慢地滑下桌子,转了个身落在了地板上。立刻响起了健康的呼吸声。

“真是的。小鬼还瞎操心,知道下场了吧”

不过就算是桌子底下,因为三藏坐的椅子有高低差,还是可以完完全全看到悟空的样子。对着睡得一脸安详的小孩三藏只能苦笑,拿出了休息时用的薄被子,然后站了起来。

 

从此以后,学到只要保持安静三藏就不会生气的悟空,就经常睡在办公室了。

END

懒癌晚期的禾页
猴哥是真滴帅 头像自取

猴哥是真滴帅

头像自取

猴哥是真滴帅

头像自取

平川长流

悟空,晚安🌙
京剧戏法...
未完待续...

悟空,晚安🌙
京剧戏法...
未完待续...

亚恋禁止转载

今天份的沙雕


死亡要素有


结果还是沙雕

今天份的沙雕


 

死亡要素有


 

结果还是沙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