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悟饭

3879浏览    187参与
鬼手画骨
午休速涂,涂着涂着,午休的时间...

午休速涂,涂着涂着,午休的时间就没啦!七龙珠!

午休速涂,涂着涂着,午休的时间就没啦!七龙珠!

枢衡

[龙珠][饭P]落落黄泉

那美克星篇开始前的故事,短笛偷偷探望悟饭的亲情小童话


***


  黑暗并不总是从天空出现。也不是因为太阳移走了视线,或者你在试图入睡时紧紧闭上双眼。从门缝,从床底,从被窝与肩膀贴紧的罅隙,黑暗就是从这些微小的地方流淌出来的。当它钻进脑海,就成为一滩腐臭的噩梦。

  悟饭被有关于黑暗和死亡的梦吓醒,他触电般抖动片刻,在静谧的病床上小心翼翼睁开眼。悟饭先是屏住呼吸看了眼飘动窗帘,又扭头环视摆设简单的房间,他轻轻呼出口气,惴惴难安地缩在被子里。

  具体梦到什么,悟饭努力回想,懊恼地发现是短笛先生。...


那美克星篇开始前的故事,短笛偷偷探望悟饭的亲情小童话


***


  黑暗并不总是从天空出现。也不是因为太阳移走了视线,或者你在试图入睡时紧紧闭上双眼。从门缝,从床底,从被窝与肩膀贴紧的罅隙,黑暗就是从这些微小的地方流淌出来的。当它钻进脑海,就成为一滩腐臭的噩梦。

  悟饭被有关于黑暗和死亡的梦吓醒,他触电般抖动片刻,在静谧的病床上小心翼翼睁开眼。悟饭先是屏住呼吸看了眼飘动窗帘,又扭头环视摆设简单的房间,他轻轻呼出口气,惴惴难安地缩在被子里。

  具体梦到什么,悟饭努力回想,懊恼地发现是短笛先生。

  “没用的小鬼,”短笛大概有这么说,“我教导你怎么活下去,教导你怎么战斗,但从来没有教导你临阵脱逃。”

  对不起、对不起!

  “不过这样也不错,以后我就永远不用被你拖累。最适合你的人生还是乖乖去上补习班,我是个不被你尊重的老师。”

  短笛语气很平淡,却让悟饭眼眶发热。他想辩解,并不是这样的,短笛先生,你是很好很好的老师,只有我是很坏很坏的学生。我的胆小,怯懦,却造成了你的……死亡……

  梦中严厉的短笛被身后黑暗中伸出来的无数把剪刀裁成碎片,悟饭颤巍巍站在原地,扑头盖脸的纸片混杂着他的眼泪,像场六月天徒劳的白雪。悟饭在这样的午夜醒来,仍旧很是伤心。他感觉自己无可饶恕,即便短笛先生已经饶恕了他——或者说,从来没有真正地怪罪他。悟饭的心脏像杯满溢的苏打水,飘满歉然的气泡。

  在他尚且年幼茫然的内心中,也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没滋味的蛋糕。美丽裱花和斑斓糖霜都是糊弄人的外壳,短笛先生即便因此多瞧得起他,迟早也会发现内在的软弱无味。悟饭愧疚到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独自大哭上三天三夜。

  病房门外响起脚步声。悟饭第一反应是缩回被窝里装睡,如果妈妈发现自己半夜三更像精神失常的病人一样坐在床上发呆,那接下来在医院的日子会更不好过。随后悟饭又反应过来,这样的深夜,妈妈现在应该在陪护房熟睡,不会心血来潮特地来看望自己。她白天已经够忙碌了,想必累极了。

  脚步声又轻又慢,悟饭从被窝边缘探出一双眼睛,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地聆听古怪动静。每一声脚步间隔很长,还伴有拖行的刮擦声。谁会用钉耙挠地板?这响动时远时近,最靠近的时候几乎是贴着这间病房的门,悟饭瞪大眼睛,乌龟般滑回被窝里。

  他想起补习班同学们午休时偷偷说的灵异故事,深夜游荡在医院的红丝巾女护士,从盥洗池爬出来的面条人,诸如此类,丰富了悟饭的想象,拷打了悟饭的神经。他越想越开始泛起害怕情绪。

  门外那未知的东西还在坚持不懈地走动,悟饭荒诞地想,它是不是想要进来?他隐约想起地缚灵一类的传说,觉得这些枉死的冤魂尤为可怜。悟饭用被窝捂住脸,歪头去看躺在开放式休眠仓的爸爸。孙悟空睡得直打呼噜,缠满全身的绷带让他像个颇有活力的木乃伊。

  悟饭稍微安心,他直挺挺地躺着,在心中催促自己赶紧睡觉。或许那是老鼠,是消防管道的风声,是某张医疗宣传海报垂落半边,孜孜不倦地拂弄墙壁。那是世间所有无关痛痒的东西在搅弄是非,给这样充斥愧疚的夜晚平添几分魔幻。

  床头柜上摆着果盘,窗外斜射进来的月光让它们看起来极有质感。悟饭迷迷糊糊地看着放置其中的苹果,隐约记起在很久以前的某个夜晚,自己也像这样被苹果围绕,旷野辽阔,漫天星辰,寒风吹得他眼泪汪汪。苹果真的很酸,这叫他很难忘怀。

 

  “你们还真是凄惨啊,没想到孙悟空之前说要对付的赛亚人这么强劲。”阎王低头看着桌脚下几个灵魂,“我都很久没看到像你们这种连灵魂都伤痕累累的人了。”

  “所以说我们才更要想办法回去啊!”天津饭急迫地说,“连短笛这家伙也死了,真怕看到悟空悟饭和克林他们也出现在这里。”

  靠在墙边的短笛没搭话,轻蔑地哼了哼。他打量着在阎罗殿外排长队的灵魂,内心的烦躁和恼火难以描述。什么叫“短笛这家伙也死了”?他可不想跟这群蠢货同样无能地待在这里,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转,渴望探听到地球战场的消息。但如果问他即便如此还会不会冲到悟饭面前,短笛的选择依然不会改变这个结局。他皱起眉,看上去更凶神恶煞,周围散发出极其阴暗的气息。

  悟饭,最好别让我在这地方见到你。短笛焦躁地“嘁”了一声,引来阎王侧目。

  一旁的神仙正在帮饺子重塑灵魂,他没理会内心波澜壮阔的短笛究竟在神神叨叨地想什么,转而对阎王说道:“阎王大人,看在地球危机的要事上,还请你暂时让他们留扣下来。”

  阎王为难地说道:“这个好办,难办的是之后要怎么做。”

  雅木茶挥着手臂说道:“阎王大人,我们可以等地球上的同伴集齐龙珠许愿,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复活啦!啊哦,前提是悟空他们打赢了。”

  阎王摇摇头:“你们的龙珠已经无法使用,连制造它们的人都死了,神龙不会再出现。”

  他把神仙和短笛以及龙珠的关系详细解释了一番,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无一例外陷入沉默。这意味着他们永远没可能重回人世,等在众人前面的唯一路途,似乎只有抹除记忆,转世轮回。

  只有神仙尚算从容,他沉声说道:“那个叫贝吉塔的人提到那美克星,这让我想通了一些事。至于龙珠,你们也不用太过悲观,就算我现在也处于死亡状态,我想还是有别的机会能挽回……”

  短笛打断了神仙,这是他被引渡到黄泉以来头次说话。“就没办法让我回地球吗?既然灵魂能从地球来到这里,也一定有折返回去的通道。”他咄咄逼人地看着阎王,“就让我回去看一眼,我什么事都不会插手。”

  “短笛,不要用这种无礼态度跟阎王大人说话!”神仙低声呵斥。

  他充耳不闻,双眼死死盯着阎王。后者倒没有生气,他皱眉想了想,说道:“可以倒是可以,我给你们开张通关文牒,黄泉门卫就能放你们回地球。不过嘛,你们跟孙悟空当时的情况不一样,他的肉身和灵魂并未分离,而你们只有灵魂在这里,力量大打折扣,即便我批给你们文牒,凭你的灵魂也没法通过黄泉大门的筛查措施,这条路本就是只给黄泉工作人员使用的。再退一步说,就算你挤过去了,地球的磁场对灵魂来说很难熬,大概就像身在绞肉机里吧。即使如此,你也还要回去吗?万一地球已经不存在了呢?”

  “不用说这么多,快给我批文牒。”短笛对可预见的艰难险阻毫不在意,他没说自己究竟想回地球做什么。他从不做蠢事,至少不会让人知道。

 

  悟饭一连几天没睡好,病房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响,有一回他甚至觉得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已经走进来了,这让他睁眼到天亮。但这个怪异情况悟饭又不想告诉琪琪,他知道妈妈的性格,如果听说悟饭的睡眠质量受到影响,一定会以“不利于病患恢复”的理由要求医生给他换间病房,并且琪琪会寸步不离守在悟饭身边。这让悟饭感到烦恼,他既不想让妈妈这么劳累,也不想成天被约束,于是倾诉的打算只好作罢。

  白天的孙悟空在休眠仓里扭动,悟饭放下手中厚重的昆虫图鉴大全,觉得爸爸很像条毛毛虫。他爬下床,踮脚扒拉在休眠仓边缘,探头叫到:“爸爸!”

  “哦,悟饭啊。”孙悟空眨眨眼,“今天好像天气很好呀,啊,我好想出去活动活动。”

  “医生说你伤口很严重,再乱动的话会很难恢复。”悟饭小声说。

  “可是绷带让我觉得好痒嘛!”

  “这是药物效果,说明你的伤口在正常愈合。”

  “唔,嗯嗯,那就好,总比打针治疗好。”

  “爸爸。” 

  “怎么啦?”

  “我还没问你在黄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故事呢。”

  “哎嘿,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在蛇道上跑啊跑,在界王大人那里也跑啊跑,修行就是需要坚持啦。不过因为神仙把我的躯体也转移过去,让我常常觉得肚子饿。”

  “灵魂不会饥饿吗?”

  “反正黄泉的人说是不会啦,或许也不会觉得痛吧。我看他们都是呆头呆脑的样子。如果阎王大人觉得你生前是好人,就把你分派到天堂,如果是坏人,就要去地狱受罪。不过地狱究竟是什么地方?不知道适不适合修行呀,听起来有很多不错的历练在里头。”

  悟饭开始神游。短笛先生无论如何也不会被阎王大人分错地方吧。他可是实实在在的大好人。

  可是如果短笛先生还全须全尾地站在这里,根本不必考虑到这类被动选择命运的事情。悟饭想起电视节目上的连环魔术,一个出路连着另一个出路,假如完完全全解错方向,就会永远困在死路里。悟饭觉得自己是生锈螺钉,把短笛先生的命运毁坏得稀碎。

  假如能有挽回的机会,他一定要刨除所有胆怯。短笛教给他最惨痛的课程,竟是不畏生死。

  这天夜晚如往常那样平静,悟饭嘴里咬着迷你手电筒,趴在被窝里继续他的手工作业。他每天都要换下许多卷绷带,尽管悟饭觉得自己身上的伤口根本不必这么大惊小怪——面对琪琪时他又很不好意思说出口。悟饭偷藏了好几条干净绷带,又从被套里偷偷抓出棉花,借由从琪琪针线包里拿来的工具开始了缝制布偶的工作。他花了两个晚上把这堆乱七八糟的边角料整出个人形,以此对抗病房门外那未知声响带来的恐惧。悟饭缩成小小一团,手电筒的幽幽光亮让他两眼模糊,近视的担忧在悟饭心中稍纵即逝。他拔开油性笔笔盖,在柔软布偶的背上写下“Piccolo”。

  他在思考怎么做尖尖耳朵,怎么捏出细小触角,又用什么颜料上色,描绘本尊身上的肌肉纹理和骨骼走向。悟饭努力回忆短笛先生的行为举止,这团棉被包是深夜汪洋中唯一怀念这位良师益友的岛屿。

  大约接近凌晨一点,悟饭的困意让他的裁缝梦想摇摇欲坠。他不得不关掉手电筒,捏着半成品布偶从被窝里冒出头,平平整整地靠着枕头睡下。悟饭忧心忡忡的,他把短笛同款布偶搁在枕头边,由衷希望那个怪声别再出现。不知道这个迷你短笛先生是不是也同样厉害?

  悟饭很快睡着了。黑暗从门缝中溜进来。短笛的灵魂在月光照射下若隐若现。他扒着墙壁,四肢缠绕着藤蔓似的黑雾,这些就是大门的“筛查措施”,专把滞留人世的灵魂拘回黄泉。

  白天时候短笛没法行动,只有到夜晚他才能试图靠近悟饭所在的病房。筛查措施却毫不留情地将他往黄泉拖去,地球磁场又无时无刻不在撕扯短笛的灵魂。他破散再重组,咬着牙想凑近看看悟饭那小鬼现在伤势怎么样。好几个夜晚他都在跟黑雾搏斗,愈靠近活人则愈难挣脱。大概黄泉也不想看到有恶毒灵魂跑到人世伤人的情形。

  短笛没有当恶鬼的打算,他只是个同样溺爱徒弟的无用老师。他习惯了附加于灵魂的痛楚,迈着沉重步伐靠近悟饭的病床。孙悟空那个笨蛋还睡得人事不省,看上去伤势严重但充满活力。这些家伙果然不会让人失望。

  他从没机会靠近这边,或许跟悟饭的失眠有关。小孩子对奇异事件尤为敏感,前几夜的短笛在挣扎时能透过房门察觉到悟饭正注视这边,只要他醒着,短笛受到的阻挠就难以克服。

  今晚悟饭睡得很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短笛浑身疲惫地走到病床边,筛查措施还用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将他向后拉扯。他看到悟饭像这一年来每次熟睡时那样宁静,脸颊贴着的胶带也随着呼吸起伏。

  贝吉塔造成的虚幻月光还在运作,悟饭的脸显得苍白,皱起的眉毛也显得心事重重。短笛又“哼”了一声。他感到不可思议,又觉得内心平静。他对悟饭的注视跟之前有不同的心情。欣慰居然占了多数,究竟是为什么?

  他注意到悟饭枕边躺着的一个半成品布偶,显然这是由绷带拼成的小玩意儿。短笛皱起眉,看到上面歪歪扭扭写着“Piccolo”,一时间五味杂陈。磁场再怎么摧残他的灵魂,短笛此刻也觉得不怎么痛了。

  犹豫片刻,短笛朝悟饭伸出手。这个小孩就像萦绕了淡淡光辉,衬得短笛更为透明。他把手掌贴在悟饭额头,像先前的某个荒野夜晚一样接触他。短笛忽然觉得只有争斗和征服的道路上也出现耀眼的华光了。

  他嘴角露出微笑,终于放松下来。黑雾趁虚而入,缠绕着短笛手脚,一溜烟就把这个游荡的大魔王的灵魂拽出人世,拉回黄泉。整个夜晚都还是那么静悄悄,又温柔。

 

  悟饭难得做了个好梦!他很高兴又梦到在修行时遇到的S型机器人叔叔。他给悟饭烹饪了好多妈妈不让悟饭多吃的甜点,他们并肩坐在遗迹大门口,聊着古老的故事。外头是朗朗晴空,有麻雀低空掠过。

  机器人叔叔上了年纪,在暖融融阳光的包围下打起瞌睡。悟饭小心翼翼地帮他关机,“滴答”声响,S型机器人的圆圆机体从顶端打开了。悟饭很忧愁地以为他的线路出现故障,只好小声说着抱歉,再手脚并用地爬上去查看。

  悟饭又矮又小,往机体内部张望时,就像站在深不见底的水井旁边。对于自己看到的景象,悟饭难以置信:短笛先生正在机体内部熟睡。

  阳光灿烂地包裹着悟饭,他小小声地叫道:短笛先生!

  短笛很不耐烦地动了动,歪头又睡着了。

  悟饭于是高高兴兴地爬进去,窝在短笛大腿旁边躺下来。他扯来短笛披风一角,觉得此时比哪时都温暖。

 

-完-


Francis源_

我想扩列呜呜呜呜身边没有人和我一起嗑龙珠嗑悟贝 好寂寞

我想扩列呜呜呜呜身边没有人和我一起嗑龙珠嗑悟贝 好寂寞

不要品

填了个比心问卷ww
无cp向!无cp向!无cp向!
看到题目觉得适合谁来做就画的谁✌
第一张是简答,详细图在后面🥳
画得好开心啊!!

填了个比心问卷ww
无cp向!无cp向!无cp向!
看到题目觉得适合谁来做就画的谁✌
第一张是简答,详细图在后面🥳
画得好开心啊!!

WHO

丹迪x悟饭


这是一个只有我吃的CP,么得同好,但是我还是要发出来给大家涨涨见识

丹迪x悟饭



这是一个只有我吃的CP,么得同好,但是我还是要发出来给大家涨涨见识

Eyus

这大赛有丶东西

强人锁♂男来了

这大赛有丶东西

强人锁♂男来了

沙雕老鸽晓曉xiǎo

是群里人xxx
p1是想要用鸡精谋害我的超级涮羊肉(?)
p2是昨天晚上突发新梗的两位

是群里人xxx
p1是想要用鸡精谋害我的超级涮羊肉(?)
p2是昨天晚上突发新梗的两位

栀栀栀吖✨
是比较草稿流的一幅QwQ是可可...

是比较草稿流的一幅QwQ
是可可爱爱的小悟饭w
软萌萌的好可爱哇
【部分参考原画】

是比较草稿流的一幅QwQ
是可可爱爱的小悟饭w
软萌萌的好可爱哇
【部分参考原画】

红烧大头鬼

龙珠十大迷惑

1. 为什么弗利萨比老爸矮那么多?基因突变了吗?

2. 为什么贝吉塔比老爸矮那么多?基因突变了吗?

3. 为什么明明赛亚人血统很强势,次世代潜力都很强,但性格上完全没有遗传到赛亚人的冷血好战(悟空是小时候脑子被磕了所以不残忍)?

4. 为什么明明比短笛只比悟饭大3-4岁,却要被叫叔叔?

5. 布罗利的老妈到底是干嘛的?为什么在两个版本里都完全没有提到?难道帕拉格斯无性繁殖??

6. 老比克大魔王是怎么生出那堆怪物的?明明都不是一个物种?

7. 为什么比克和短笛都被认为是男性?能生蛋的肯定是女性啊(无性繁殖中不存在男性),所以悟饭应该叫短笛姐姐

8. 同理弗利萨一家也都是女性哦,请...

1. 为什么弗利萨比老爸矮那么多?基因突变了吗?

2. 为什么贝吉塔比老爸矮那么多?基因突变了吗?

3. 为什么明明赛亚人血统很强势,次世代潜力都很强,但性格上完全没有遗传到赛亚人的冷血好战(悟空是小时候脑子被磕了所以不残忍)?

4. 为什么明明比短笛只比悟饭大3-4岁,却要被叫叔叔?

5. 布罗利的老妈到底是干嘛的?为什么在两个版本里都完全没有提到?难道帕拉格斯无性繁殖??

6. 老比克大魔王是怎么生出那堆怪物的?明明都不是一个物种?

7. 为什么比克和短笛都被认为是男性?能生蛋的肯定是女性啊(无性繁殖中不存在男性),所以悟饭应该叫短笛姐姐

8. 同理弗利萨一家也都是女性哦,请大家记住这个知识点

9. 贝吉特和悟吉塔到底应该回谁的家?

10. 为什么主角团感觉总在欺负弱势群体?几十岁的大老爷们组团打女性(短笛和弗利萨一家)、婴儿和小孩子(沙鲁和短笛)、智力障碍人士(布欧)?

亚恋禁止转载
军人世家 军服(虽然画的很烂但...

军人世家

军服(虽然画的很烂但是)有参考(。

半成品,抽空上色

军人世家

军服(虽然画的很烂但是)有参考(。

半成品,抽空上色

你家老赵

发个牢骚,那种老喊着野比饭的KY到自己花痴帖下真的烦,而且Z里面的悟饭和野比饭根本毛的关系没有,连野比饭和神饭哪个先出来都没搞清楚这不跟风黑嘛这不是。(也是遇到KY了,平时开玩笑叫叫我真不生气)

我生气是因为在我心中孙悟饭(你大爷,叫着叫着我也快叫他野比饭了,差点打出来)是个超好超好的存在。他小孩子一出场的时候就说自己长大了想当学者,最后也当了,文体两开花。他本性里是不喜欢战斗的,这也是和他爸最大的不同,所以最后才给他安排了功成身退的结局。悟饭有一个设定就是会出于愤怒而变得异常强大,这也是给打败沙鲁埋的一个伏笔,他爸甚至擅自把他这个属性作为战术应用,结果比克都看不下去了,发出了惊天告白:悟空...

发个牢骚,那种老喊着野比饭的KY到自己花痴帖下真的烦,而且Z里面的悟饭和野比饭根本毛的关系没有,连野比饭和神饭哪个先出来都没搞清楚这不跟风黑嘛这不是。(也是遇到KY了,平时开玩笑叫叫我真不生气)

我生气是因为在我心中孙悟饭(你大爷,叫着叫着我也快叫他野比饭了,差点打出来)是个超好超好的存在。他小孩子一出场的时候就说自己长大了想当学者,最后也当了,文体两开花。他本性里是不喜欢战斗的,这也是和他爸最大的不同,所以最后才给他安排了功成身退的结局。悟饭有一个设定就是会出于愤怒而变得异常强大,这也是给打败沙鲁埋的一个伏笔,他爸甚至擅自把他这个属性作为战术应用,结果比克都看不下去了,发出了惊天告白:悟空!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会去助悟饭一臂之力!……你错了,悟饭根本不像你那么好战,你现在的战术他知道吗?和他好好说过吗?你知道悟饭现在怎么想的吗?他根本不是在愤怒,而是在想他都快痛苦地死掉了,为什么爸爸还不来救自己!——其实事后回想,我觉得比克是关心则乱。悟饭不会这么想的,因为悟饭是永远为别人着想的,他为了别人是会无数次变强的,他根本不会怨恨任何人!所以到了布欧篇,悟空又把这壶提出来说(大意):愤怒吧悟饭!只要你怒起来你就无敌了!但是悟饭回的什么呢?(关键)他回的是:知道了,可是爸爸,这么难能可贵的一天竟然发生这种事,真是可惜了。——当时我觉得这孩子就是好到没边儿了。这就是龙珠对人心刻画很细腻的部分。就是总是为别人着想的悟饭,总是关心家人的悟饭,承担了很残酷的命运却最后总是能把所有事情都做好的悟饭。要说悟空多少有些辜负了琪琪吧,悟饭没有辜负任何人,完美地让人觉得虚幻。布欧篇开头,悟饭不仅没有丢下学业,还保持着惩恶扬善的热忱去做他的蒙面超人,他相对于他最终兵器的老爸来说,是一个和社会结合更紧密的一个人,他几乎是完美的。

所以,对这样一个人,你因为他,在续作中,因为一些原因,一些需要,荒废了,就不论场合地叫他野比饭,对他在续作中,战斗力相对下降这一点竭尽所能地去讽刺,认为战斗力就是一个角色价值的一切,骂他菜,这种行为,我很不齿。

有些续作我确实还没有有勇气看,但我大概知道一些走向。我就说我心中的悟饭,是能把一切问题都解决好的,他就是这样完美的角色,我不觉得他是会荒废武术的人。为什么不觉得他会荒废,一,他是天才,他能处理好;二,武术对他来说是什么?就真的那么无足轻重,只是别人硬塞给他的任务吗?如果仅因为武术对他是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就觉得他后期会荒废,我觉得这样想的同志龙珠是白看了。武术有他和他师父、父亲间的美好回忆,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其次就是有些技艺你学到一定境界你从中获得的纯粹的快乐是无法替代的,这个过程他是自得其乐的,只不过因为后来敌人太强变味了。所以介就是我觉得武术并不是那么轻易能从悟饭身上剥离出去变成野比饭的原因。

以上。

补充:我觉得比克能说出这番话真的是已经失去冷静了,他不仅忍不住了,而且还一定程度上判断有了小瑕疵。后面布欧篇大家以为悟饭死了,到后来神饭回来了,这期间的比克都是超级冷静的,鲜有情感流露。如果要我强行抠刀()的话,我觉得布欧时期的比克可能越来越放手了。

再补充:说到武术之于悟饭,其实每次悟饭的提升都和师父和爸爸有关,这是最关键的,正是在这两人的影响之下,悟饭没有对自身变强这种事产生什么犹豫,他是崇拜这俩的。以至于到了布欧篇,突然界王神就来找他们干活儿,他们二话没说就接下了,悟饭也只是说了句好好的团圆一天弄成这亚子好可惜,这在今天看也太太太太无私了。悟饭是有接班主角的考虑在里面,这种继承的倾向是很明显的,时常有双男主的那个意思,所以到了没有接班任务的续作就荒废,这是很生硬的,惋惜归惋惜,但是Z里面的悟饭真的是和野比饭无瓜,他是个好样儿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