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悠垒

267浏览    16参与
Zero_黄药师

大胆奶,下一个活动是凛明馆,而且是悠垒

大胆奶,下一个活动是凛明馆,而且是悠垒

翔空

【悠壘】終會成為

上一篇獨佔的完整版


「好想死。」

秋風壘大概永遠都想不到田中悠悠子會說出這種話。

還是在自己與她聊天的時候。

嚴格來說也算不上聊天,也就是自己一方面的在往對方身上狂灌珠緒前輩的事。

一直以來,她們兩個都是這樣聊的。

壘原本並不認為悠悠子會對這樣的事厭煩,但她顯然錯了,即使是對方也不喜歡一直聽自己講同一件事。

但比起先檢討自己,壘還有必須優先做的事。

「悠子!?別開這種玩笑喔!」

她一把抓住對方的肩膀,然後用力的搖啊搖啊搖啊搖。

搖到悠悠子擺手了示意她停止動作,放手之後對方還腳步不穩了一段時間才站直。

「沒有啦,只是最近有點累而已,你聽聽就算了。」

悠悠子一臉平常的說...

上一篇獨佔的完整版


「好想死。」

秋風壘大概永遠都想不到田中悠悠子會說出這種話。

還是在自己與她聊天的時候。

嚴格來說也算不上聊天,也就是自己一方面的在往對方身上狂灌珠緒前輩的事。

一直以來,她們兩個都是這樣聊的。

壘原本並不認為悠悠子會對這樣的事厭煩,但她顯然錯了,即使是對方也不喜歡一直聽自己講同一件事。

但比起先檢討自己,壘還有必須優先做的事。

「悠子!?別開這種玩笑喔!」

她一把抓住對方的肩膀,然後用力的搖啊搖啊搖啊搖。

搖到悠悠子擺手了示意她停止動作,放手之後對方還腳步不穩了一段時間才站直。

「沒有啦,只是最近有點累而已,你聽聽就算了。」

悠悠子一臉平常的說自己沒事,但這才讓壘更不安。

正是因為悠悠子是那種有話都憋在心裡不說的人,她才擔心。

看來還是減少一下在她面前無止境的談論前輩的事吧。

壘深知自己的缺點,在心中暗自下了決心。

而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她也確實做到了。

因為太過擔心悠悠子,導致自己各個方面都會讓著她,也很長一段時間沒在她面前說前輩的事情。

等到悠悠子的態度恢復的差不多了,壘才慢慢的恢復以往與她的對待方式。

她是很喜歡自己的前輩沒錯,但比前輩更常待在自己身邊的摯友,更值得她去珍惜。

壘高掛的心隨著悠悠子的心情好轉而逐漸放下。

--然後她就看到了對方放在枕頭旁的安眠藥。

壘只是一如往常的去對方房間把對方叫醒。

悠悠子也一如既往的翻過身說著再睡五分鐘之類的話。

就是這個翻身的動作,把悠悠子枕頭下藏著的安眠藥給露了出來。

壘差點克制不住自己大叫,但她是知道的,如果只是胡亂的開導對方,只會讓事情更嚴重。

壘不知道悠悠子是什麼時候嚴重到需要吃安眠藥入眠的,但她知道自己必須好好的照顧她。

「悠子,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你的,所以不要放棄。」

壘幾乎可以說是完全不顧自己,一心一意只向著悠悠子。

前輩的話題不聊了,不再抱怨悠悠子賴床了,還在大家面前推薦的悠悠子的主役。

「你是不是有點過頭了?我很好的。」

悠悠子苦笑著問她,壘只是從口袋裡拿了些東西出來。

散落的美工刀片、藥效更強的安眠藥等等,這些都是她在悠悠子的房間裡找到的。

壘拉起悠悠子的手,手臂上貼滿各種OK繃,那些都是她親自幫悠悠子貼的。

「有什麼話都可以跟我說啊,我們是朋友吧,有事我可以陪你一起承擔的,你不用一個人扛這麼多。」

壘希望對方不要覺得她只有一個人。

悠悠子只是笑了笑,

「那你可以保證今後一直看著我一個人嗎?」

壘沒有回答。

她在思考,為什麼悠悠子會提出這個問題。

不過還沒思考完,對方就補了一句:

「沒事,當我沒說過吧,我想回去睡覺了。」

壘沒有多做遲疑,她立刻讓悠悠子爬上自己的背,然後慢慢的走回桐花莊。

壘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過,沒有在當時回答她一句簡單的,「好」。

隔天的放學,正要回家的壘,聽到了悠悠子叫住自己的聲音。

她轉過頭,窗外的夕陽照著對方,而悠悠子就這樣坐在這夕陽的旁邊。

她坐在窗口上,搖啊,搖啊,搖啊。

「我很喜歡壘,只要我有一點點的難過,就會來給我擁抱。」

「只要我有一點點的不順遂,你就會給我安慰。」

「我要謝謝你為我做了這麼多,也要跟你說對不起,我太過貪婪了。」

壘沒反應過來,她只是歪著頭,然後感到些許不安的,往對方的方向走了幾步,

「悠子,你在說什麼?」

「壘。」

悠悠子露出笑容,

「如果我死了,你會為我哭泣嗎?」

壘幾乎是一瞬間就衝了過去。

但她還是抓不住,自己最珍惜的摯友。

夕陽已經一半沉沒於水平線,身旁的少女卻已不見人影。

壘感到非常痛苦。

粉身碎骨一般的痛苦。

壘不記得自己後來做了什麼,對警察的筆錄也都是由前輩們與目睹的同學們為自己澄清。

悠悠子的父母好像也來了,他們好像有說話,好像沒說話,但壘能感覺到他們抱著自己,因為肩膀好像有點濕。

壘不記得很多事,不記得的太多太多了。

只知道好像過了很久,自己拿著悠悠子的紅色外衣,回到了桐花莊。

她本應回到自己的房間,但卻不受控制,又像是自己有意識的,走到了悠悠子的房間。

她坐在悠悠子的床上,房間裡還留著悠悠子的味道,對方好像躺在床上,還喊著再賴床五分鐘。

但是將手伸過去之後,悠悠子消失了。

唯一留下的,只有手中的衣服。

壘的眼淚流了下來,完全無法停下。

她不斷的大喊,不斷的哽咽,不斷的悲鳴,不斷的懺悔。

是她害死了悠悠子。

是她害死了自己的摯友。

如果自己能夠早點發現。

如果自己能夠做的更多。

但是她沒有做到,她什麼都沒做到,悠悠子走了,她什麼都沒做到。

是她害的。

是她害的。

是我害的。

是我害的。

是我害的。

是我害的。

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的!

全部全部全部全部,都是我秋風壘的錯!

悠悠子最後的表情還在我的眼前,那是笑容?不對!是憎恨!憎恨我什麼都沒發現!憎恨我直到最後都沒發現她為什麼會做出這些事啊!

對不起,悠子對不起,對不起,我什麼都沒做到,是我的錯,是我讓你選擇了這條路,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對不起悠子,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等到壘走出悠悠子的房間,已經是三天後的事。

她是被音無伊千繪強硬著拖出房間了,再不補充點營養,下一個離開的就是她了。

被珠緒餵食的壘什麼都看不到,哪怕照顧她的前輩們都在這裡,她還是一直喊著對不起。

她無法睡著,但當她發現悠悠子留下的安眠藥後,她開始可以在夢裡與悠悠子見面。

夢裡對方都沒說話,只是默默的看著自己,但這樣壘就滿足了。

除了睡眠,壘不想再做其他事,因為只有夢裡可以見到悠悠子。

安眠藥的劑量越來越重,因為可以延長睡著的時間,這樣能見到悠悠子的時間就會越來越久。

當珠緒一邊哭著一邊把安眠藥搶走的時候,壘崩潰的捲縮在地上,她又陷入了無法睡著的困境。

夜晚的桐花莊很冷,沒有悠悠子在身邊的夜晚更冷。

壘披著悠悠子的紅衣,大小當然不合適,但只要能披在身上就夠了,就好像悠悠子在抱著她一樣。

不眠的夜晚無事可做,她翻出了悠悠子收藏的落語集錦,獨自在夜晚看著。

死神、壽限無、饅頭真可怕、越是觀看,就越是入迷,壘一方面讚嘆不已,也一方面唾棄自己,為什麼不早點進入這世界裡,為什麼不早點與悠悠子一同處在這美妙的世界中。

她開始記段子,在空無一人的宿舍裡,慢慢的練習說話的方式,講話的節奏。

對啊,為什麼不呢,壘突然想到了。

然後有一天,她從桐花莊消失了。

再也沒有人,再見過秋風壘。

……

……

……

「來啊來啊,落語大師田中悠悠子的落語劇場開幕了,不來的人,後悔也來不及了啊!」

披著紅衣,面對上百位的觀眾。

褐色長髮的女性落語家,開始說起了她的故事。

翔空

【悠壘】獨佔

那算是一次意外的失算。

本就該好好抑止的情緒,一不小心就被自己給說了出來。

田中悠悠子一直都聽著自己摯友的話。

成天在說前輩怎麼樣,前輩怎麼樣,前輩怎麼樣。

悠悠子不介意當垃圾桶,讓對方把自己當成傾聽的對象。

但是這種日子久了,還是會覺得煩躁。

尤其是當對方的這個話題持續了一年以上還在講。

悠悠子也有點累了,也這是因為這一瞬間沒有抑止住自己,

「好想死。」

簡單的詞句從她嘴裡說出。

世界從此變了。

最開始是摯友緊張自己會不會真的去做什麼,悠悠子緊張的解釋只是壓力太大,又過了幾天確定完全沒事之後,她又繼續聊著前輩的事情。

但是悠悠子發現了,自己身上的變化。

在對方擔心自...

那算是一次意外的失算。

本就該好好抑止的情緒,一不小心就被自己給說了出來。

田中悠悠子一直都聽著自己摯友的話。

成天在說前輩怎麼樣,前輩怎麼樣,前輩怎麼樣。

悠悠子不介意當垃圾桶,讓對方把自己當成傾聽的對象。

但是這種日子久了,還是會覺得煩躁。

尤其是當對方的這個話題持續了一年以上還在講。

悠悠子也有點累了,也這是因為這一瞬間沒有抑止住自己,

「好想死。」

簡單的詞句從她嘴裡說出。

世界從此變了。

最開始是摯友緊張自己會不會真的去做什麼,悠悠子緊張的解釋只是壓力太大,又過了幾天確定完全沒事之後,她又繼續聊著前輩的事情。

但是悠悠子發現了,自己身上的變化。

在對方擔心自己的這段時間內,她反而身心舒暢了一些。

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她不知道。

所以她決定做一點點的小實驗。

當對方發現自己故意放在床頭上,假裝沒藏起來的一整包安眠藥的時候,從她身上可以感覺到她的擔憂加重了。

她開始撥出很多的時間陪伴自己,她開始會去聽自己的抱怨,在自己面前提到前輩的次數也少了很多。

悠悠子品嚐到了快樂。

當對方的視線聚集在自己身上時,悠悠子感覺到了無與倫比的快樂。

在這樣的狀況下,對方的眼裡,只有自己一個。

她可以合理的佔有對方,她可以從對方身上得到無數的喜悅。

所以悠悠子,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房間裡藏的危險物越來越多,但每次都藏在一個能剛好被對方找到的位置。

對方的擔憂慢慢的升級,悠悠子也越來越喜歡這種感覺。

她想要對方從此以後只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

所以,已經回不去了。

「壘。」

悠悠子坐在窗口旁,看著對方,

「如果我死了,你會為我流淚嗎。」

然後,向後倒下。

啊啊,一想到對方再也無法忘記自己。

悠悠子就開心的,如粉身碎骨一般。

倉糬咕嚕嚕

【悠壘】特別

警告:

這是刀子,我已經說這是刀子了……

悠悠子視角(練習用不同視角寫的。)

===========================


「悠子、早上了!再不起床會遲到的!」


我喜歡壘早上為了叫醒我,每日敲完房門不問意見直接闖入,急急忙忙的搖醒我,半推半拉的帶我上學。


嘛……認真一點我還是能自己起床的,但我還是喜歡賴在壘身旁。


「啊啊啊……!今天的珠緒前輩的舞蹈還是如此美麗,那身體曲線……不、應該說每一寸肌膚都……」


「是是是……壘控制一下慾望、言論還有表情。」


我半吐槽半敷衍的回答壘,她還是老樣子對珠緒前輩沒有抵抗力呢……但我喜歡壘笑起來的樣子,即便讓她...

警告:

這是刀子,我已經說這是刀子了……

悠悠子視角(練習用不同視角寫的。)

===========================


「悠子、早上了!再不起床會遲到的!」


我喜歡壘早上為了叫醒我,每日敲完房門不問意見直接闖入,急急忙忙的搖醒我,半推半拉的帶我上學。


嘛……認真一點我還是能自己起床的,但我還是喜歡賴在壘身旁。


「啊啊啊……!今天的珠緒前輩的舞蹈還是如此美麗,那身體曲線……不、應該說每一寸肌膚都……」


「是是是……壘控制一下慾望、言論還有表情。」


我半吐槽半敷衍的回答壘,她還是老樣子對珠緒前輩沒有抵抗力呢……但我喜歡壘笑起來的樣子,即便讓她展開笑顏的人不是我。


「悠子醒醒——!現在是中午,該吃飯了!」


「壘、餵我,啊——」


我依然趴在桌上懶洋洋的,只是無理的張口要求壘餵食,她總是一副真那你沒辦法的眼神看著我,動起筷子餵我。


我沒有睜開眼,單憑著咀嚼感受食物的觸感及味道——今天是玉子燒。


我喜歡這份『特別』,直到壘對我告白那刻……


「壘,我不是珠緒前輩的代替品。」


不對……我明明不是想這麼說的。


「我對珠緒前輩是憧憬,與愛情是不同的,悠子……你總在我身旁、令我安心……」


後面的話我聽不清楚了……像是被推入深淵持續墜落著,永無止境的……


內心空洞的愛無法填補隱隱作痛,我確定我是愛著壘的,也從壘的話語中得知她對我的愛,但為什麼……


「悠子、你在哭嗎?」


啊啊……我在哭嗎……?直到壘伸手擦拭我的眼淚我才知道。


壘……求求你別再對我溫柔了……這句話沒有說出口,我以最糟糕的方式逃離。


沉於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享受這份『特別』的我,是個自私自利的人啊……


我害怕著關係的改變,更害怕被人愛著,田中悠悠子你到底在想什麼……?獨佔這份『特別』卻無法接受兩情相悅的你……


「這不就跟『渣』一樣嗎……」


================================

全文以悠悠子性單戀為前提下寫的。


倉糬咕嚕嚕

【悠壘】猜猜我是誰

*OOC注意

=============================

體育課完至洗手台沖洗臉上的汗水,等等戲劇同好會還有課後練習,關上水龍頭時視線被遮蔽。


「哇啊啊!現在是停電嗎?不對……我在室外上課。」


「壘——猜猜我是誰?」


是最近大家在玩的遊戲,壘立刻明白狀況。


「唉……伊千繪前輩請別惡作劇了……我要跟文前輩告狀了哦!」


「開玩笑的話我就把你今早買的甜甜圈拿去學校池塘旁打水漂。」


「當、當然是開玩笑的!我們能換個地方嗎?站在大太陽底下會中暑的。」


「壘想趁機偷看?」


「我發誓我不會。」


悠悠子牽著壘到樹蔭下,並沒有回頭確認,因...

*OOC注意

=============================

體育課完至洗手台沖洗臉上的汗水,等等戲劇同好會還有課後練習,關上水龍頭時視線被遮蔽。


「哇啊啊!現在是停電嗎?不對……我在室外上課。」


「壘——猜猜我是誰?」


是最近大家在玩的遊戲,壘立刻明白狀況。


「唉……伊千繪前輩請別惡作劇了……我要跟文前輩告狀了哦!」


「開玩笑的話我就把你今早買的甜甜圈拿去學校池塘旁打水漂。」


「當、當然是開玩笑的!我們能換個地方嗎?站在大太陽底下會中暑的。」


「壘想趁機偷看?」


「我發誓我不會。」


悠悠子牽著壘到樹蔭下,並沒有回頭確認,因為壘吃著誠實長大的,不會做的事情就是不會做。


抵達後壘席地而坐,悠悠子像灘軟泥貼在壘背後矇眼繼續剛才的問題。


「壘,繼續。」


「……」


「壘?」


「啊、抱歉可能是今天太早準備兩人份便當有點犯睏。」


「不是四人份……?」說溜嘴悠悠子閉緊嘴巴。


「我只準備兩人份,算是一點小私心,剛剛的問題是什麼?」


「我是誰?」得知實情的悠悠子貼的更緊幾乎是把臉埋進去那樣。


「同學,請保持適當的距離,我不想做出讓她傷心的事。」壘的字句讓悠悠子心涼了半截。


「那她是誰?」悠悠子離的遠遠,手姑且還是遮的到壘的眼睛,兩人間的空隙都能灌風進來。


「剛才不是問你是誰嗎?怎麼換題目?我說的她跟你是同一個人嗎?」


「……回答第一個問題我是誰就行。」


「長頸鹿求救。」


「沒有這東西!」悠悠子的內心逐漸煩躁,明明平時情緒不會起伏這麼大。


壘決定速戰速決。


「不玩鬧、我要說答案了,等等還要練習。」


「答案是、珠緒前輩……」聽見答案悠悠子放下雙手,苦澀襲捲而來如大浪般吞噬著,為什麼壘是叫珠緒前輩而不是我,這問題不斷在悠悠子腦海裡閃著。


「……的後輩,是我的同班同學兼世界第一可愛的女友田中悠悠子。」


「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哦,悠子。」


面帶微笑的轉頭看到悠悠子哭紅雙眼,知道自己太超過趕緊將悠悠子抱在懷裡。


悠悠子沒打算抱住壘,但也沒打算推開,僵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情況下整整五分鐘後回答。


「我討厭壘,這……不好玩。」心情如放在口袋中的耳機線雜亂難解。


「抱歉、悠子,我保證不會有下次的。」


悠悠子不想說話,壘以悠悠子的雙手搭上她的肩,悠悠子沒有反抗於是壘揹起了她在校園中漫步。


「一開始是指什麼時候……?」悠悠子嘀咕著。


「從遮住眼睛開始,小巧的雙手、殘留的髮香、獨一無二的聲音還有因為身高不足而墊腳那微微的顫抖。」


「那為什麼……」悠悠子臉埋的更深不願離開。


就算知道壘配合悠悠子而順著演出,也抱著壘不會回答正確答案,但還是希望她答對。


悠悠子知道自己在自相矛盾……


「抱歉,但我蹲下的話悠悠子會發現我知道答案了吧?悠悠子一定覺得很無趣。」


「而且今天是個大晴天太陽很烈,悠子又穿著外套,我不希望我的愛人因為跟我玩遊戲熱著。」


「還有……我想要跟悠子有更多相處的時間。」


「壘,我不覺得這能合理你壞心眼的理由。」


「嗯,抱歉。」坦然道歉安撫女友這是壘能做的事,壘漸漸感受到悠悠子抓緊她的力度。


「跟壘在一起以後我覺得我好奇怪……我快不認識我自己了……說到底我本來就不知道自己是誰、我討厭這樣……我不明白、我想要什麼……」細微的啜泣聲顫慄著不安,每一日碰觸未曾理解過的自己使悠悠子懼怕。


「悠子我在,所以……我們一起尋找、一起面對吧!」壘宛如黑暗中的燭光,即便悠悠子的世界充滿未知,一路上點燃的燭火並不是假象,壘隨著悠悠子的步調前行。


「壘、你會把我寵壞的。」悠悠子黏著壘的背後以臉來回蹭著,膽怯緩緩消失,沉浸在剛出爐麵包的香氣帶點太陽的味,那專屬於壘的味道。



翔空

【悠壘】體育服

「壘,我忘了帶體育服了,借我穿。」

聽到田中悠悠子向自己提出要求,秋風壘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面容。

悠悠子也不是什麼會記得所有事的人,而且愛睡覺的她會忘了帶體育課所需要穿到的體育服也不是什麼難想像的事。

但問題都不是這些。

「悠子,首先。」壘指著她,還有自己,

「我們是同班的,你要上體育課,就代表我也要上體育課,這樣我沒辦法借給你。」

「好像是的呢。」悠悠子點了頭。

「再來。」壘指著悠悠子桌子旁邊掛著的袋子,那是她用來裝體育服的袋子,

「你明明就有帶來。」

「好像是的呢。」悠悠子點了頭。

「你明明就有帶衣服,為什麼還要借我的衣服穿啊。」

壘反過來問她之後,得到的是對方一臉理所...

「壘,我忘了帶體育服了,借我穿。」

聽到田中悠悠子向自己提出要求,秋風壘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面容。

悠悠子也不是什麼會記得所有事的人,而且愛睡覺的她會忘了帶體育課所需要穿到的體育服也不是什麼難想像的事。

但問題都不是這些。

「悠子,首先。」壘指著她,還有自己,

「我們是同班的,你要上體育課,就代表我也要上體育課,這樣我沒辦法借給你。」

「好像是的呢。」悠悠子點了頭。

「再來。」壘指著悠悠子桌子旁邊掛著的袋子,那是她用來裝體育服的袋子,

「你明明就有帶來。」

「好像是的呢。」悠悠子點了頭。

「你明明就有帶衣服,為什麼還要借我的衣服穿啊。」

壘反過來問她之後,得到的是對方一臉理所當然的回答:

「因為我想穿壘的衣服。」

「不不不……」壘按著自己的太陽穴,

「這稱不上理由吧。」

「……因為,我喜歡壘的味道。」悠悠子的聲音放小了點,但在兩個人距離這麼近的狀況下,壘不可能聽不到。

好可愛,我的女朋友好可愛。壘忍住想要大叫的衝動,成功通過忍耐巴珠緒前輩發廚修行的壘,要忍住炫耀女朋友的衝動是輕輕鬆鬆。

「雖然也不是不行啦……」壘將自己的體育外套脫掉,交給了對方,

「反正今天天氣算暖和,我不穿外套也可以。」

「謝啦。」悠悠子接過外套,她看著手裡的外套幾秒鐘。

「……悠子?」見對方沒有任何動作,壘叫了她一聲。

下一秒,悠悠子用力的吐了一大口氣,接著把自己的臉塞進外套裡,猛烈的吸了一大口氣。

「悠子!?」

過了差不多五秒,悠悠子抬起頭,發出「噗哈」的聲音之後,輕柔的傻笑著,

「壘的味道,讓人安心。」

壘用最快的速度把教室的門關上,大家都已經出發去操場了,所以教室現在只有她們兩個。

在確保周圍完全沒有人之後,壘用力的抱住了悠悠子,

「我的女朋友好可愛!」

她最終還是沒能忍住。

#

「田中,下個換你。」

體育課的時候,老師點到了悠悠子上去跳馬。

悠悠子懶洋洋的回答了一句「好」之後就站起身往前方移動。

「……秋風?」

所有人都看到悠悠子身上的外套寫著秋風這個姓氏。

所有人都轉頭看坐在一旁的壘。

她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埋了。

老師看到外套時也歪了頭,然後說了一句:

「秋風,你趕快去幫人家辦入籍吧。」

「老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