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悠悠

2300浏览    255参与
Lyanne瑩
闪耀暖暖之爱情公寓女主角们 当...

闪耀暖暖之爱情公寓女主角们

当时看完爱情公寓5心血来潮制作的……

感谢带给我那么多快乐,爱情公寓在我心里永远都会有个特别的位置❤️

并没有P的很像,因为电脑太不给力卡死了,没有耐心管那么多细节hh

但是搭配时是真的尽力跟着她们的风格搭了~

闪耀暖暖之爱情公寓女主角们

当时看完爱情公寓5心血来潮制作的……

感谢带给我那么多快乐,爱情公寓在我心里永远都会有个特别的位置❤️

并没有P的很像,因为电脑太不给力卡死了,没有耐心管那么多细节hh

但是搭配时是真的尽力跟着她们的风格搭了~

Crystal  Death

重生日常--毒宗宗主不好当 <四>

四,世界  父母  尊长


这是我在这里的第三年。一叶天倒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千幽大陆,便是此处世界的名讳在这大陆上的力量被称为韵力。人们修级韵力,并在大陆上结有无数宗门属派,大体分为圣、魔两域……


着实是复杂啊……


不过这大陆上这个世家,那宗门的可不这一星半点,光是世家的姓氏,大概就能排一本百家姓了吧。


现在的我还不到四岁, 走路刚走稳,话才刚会说清楚,紫色的头发才长到齐肩,但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孩子。内心16岁,了解了很多这里的事情,也多亏了毕方每天都和我说个不停,她也是我汲取知识的一大助力。


约三年前,毕方为...

四,世界  父母  尊长


这是我在这里的第三年。一叶天倒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千幽大陆,便是此处世界的名讳在这大陆上的力量被称为韵力。人们修级韵力,并在大陆上结有无数宗门属派,大体分为圣、魔两域……


着实是复杂啊……


不过这大陆上这个世家,那宗门的可不这一星半点,光是世家的姓氏,大概就能排一本百家姓了吧。


现在的我还不到四岁, 走路刚走稳,话才刚会说清楚,紫色的头发才长到齐肩,但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孩子。内心16岁,了解了很多这里的事情,也多亏了毕方每天都和我说个不停,她也是我汲取知识的一大助力。


约三年前,毕方为了保护我到一叶天,最后重回成了一枚卵,但一叶小天里有很浓厚的韵,她只用了不到一年就破了壳。到现在已经长成了七,八岁的样子了。长得真快呢,不过毕竟人家是神级韵兽呢。

第一次听见“韵”这个新名词时,我可是长了见识了。


“韵”,是这世界上的万物之源,每人都有修练韵的可能,也自然每人的韵都不会完全相同。韵分有形异之韵,五行之韵与圣魔之韵三大类,三大类中又分无数种。 其中最单调的是五行之韵,只有水火土风金五种,是世界中最低级,最普通,又最古老的韵,是形异之韵的基础。

修练这种属性的人一般只是普通的人或平常世家,毕竟大族世家和宗门都是依靠自己独特的形异之韵才发展起来的。


而形异之韵就是另一种韵了,能修练这种韵的大多是宗门、世家之后,要么就是市井中天赋与机遇无比强大的人。这种韵只能靠血脉传承,天赋无量或高人后天引导才能修炼。一般人能遇见都不是易事,更不要提有人指导修炼了。


毒之韵便是形异之韵。韵如其名,毒属性,可以作为五行中的任意一种使用,有这种者的人,注定一辈子和毒打交道。修练毒,使用毒,研发毒,对极高天赋的毒之韵来说,不过得心应手罢了。


而到最后的圣魔之韵,就与圣魔两域息息相关了。

圣,魔两域存在的基础便是圣魔之韵,圣域中聚有圣之韵,魔域中聚有魔之韵,而圣魔之韵又有极多分支……还是不说了,太过麻烦,我也不大理解。不过,我的母亲便是魔域中人。


对于父亲和母亲,我了解的不多。我的父亲是魔域座下毒宗的第26代宗主,毒御。他的毒一般都是以防御的形式出现,被动、后发,从不主动伤人。听毕方说,比起用毒,他更喜欢煅器,做防具。其实具体我不清楚,只是毕方总在说道,有些杂乱,有些我还听不大懂。

而我的母亲则是先代魔尊--也就是魔域的掌权人--的长女,现任魔尊的长姐,魔天心。她所拥有的,是最高贵的魔之韵。作为他们的孩子,我倒是不知道自己会有何等的天赋,但也亏是老天爷赏饭吃,叫我白捡了个好身世。


不过,我为什么被送到一叶天,父亲母亲又有什么无法逃避与改变的事,毕方从不提起,而我,自然也无从得知。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可以修炼韵的时候,就来了。


我正坐在一叶天的书房里,毕方不知去哪了。我就在这翻翻书看,他们应该不会怪我的。


只是才翻了几页,书房的门就“吱呀”一声,响了。

走进了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他是当年将我带进一叶天的人之一。见着他时,他总是冷冰冰的,瞧着不近人情,也得是相处久些,才知道面瘫真的是天生的。


我见进来的是他,是向着我来的,我很乖地冲他笑了笑,打着招呼:“柏梧先生”。我一直这么叫他,不亲不疏,但也是尊称了。


他冲我点点头,上前将我从书堆中抱起来,又放回地上让我扯着他的广袖跟着他走。柏梧的一小片袖角被我攥着,倒也奇怪,他一身素色,只是袖口缀着一圈金线绣的花纹,这种组合,略显别扭。

柏梧在前面领路, 边走着对我说:“今天是你学习韵的第一天,或许会有几位过来……好好表现吧,悠悠。”我本走的就不慢,听了这话便走得更利索了,听柏梧的语气,我的第一位老师就是他了吧。

那人是带我进一叶天的另一位。他总是一袭白衣,流云长袖,折扇一柄不离身。远看他身影翩翩,似不食人见烟火的高雅谪仙。近看其实他总笑得灿烂,一双金色的眸子更衬得他眉眼柔和俊秀。

这是霂,他待我很亲近,总会送我些小玩意逗我玩。在毕方还没张成个人形的时候,就是他照顾着我的,有点……像长辈。


如果我是敬畏柏梧的, 那霂对我来说是亲近的存在,亦师亦长亦友。


“到了。”我听到了柏梧的声音,马上停了下来,有些吃惊,只是因为我看到了一叶天中的人家……好像来了不少。 我感到手中握了把汗,有点紧张。

为什么一叶天有很多人?这是可解的问题。


一叶天是庇护所。


所谓庇护所,便是无战、无争,受洛神庇护的安平之处。我在书中读过,保护一叶天的力量,是任何手段都无法突破的,所以这里也绝对安全。躲进来这里的大多者是整个千幽大陆上数得上号的人物。最终目的是因不愿参与纷争,来躲避自身人祸。

不过此处也不是说来就来的,不仅要有走得通的关系,也要有拿在手里的实力。要么你能机遇滔天,在被追杀时,遇见好心的一叶天常驻者出手相救,那也算本事了。

总的说,一叶天自成一脉,各方势力伸不得手。


我看见霂了,他今日也是翩翩公子,白色流云长袖垂着。眯着一双眸子,他笑意依旧,手持折扇抵着下巴,挥袖叫我到他面前坐下。果不其然,与我想的大同,他叫上了不少熟识围观我的第一节启蒙课。不过也随他,之前听说一叶天多年没有孩子启蒙了,人多些,热闹些又何妨。


课还没有结束,但这些启蒙讲的都是些基本常识,没正式学习韵之前,我就已经看书预习过了。


“韵力十星为一阶,目前分为七阶,每阶各有自己的称呼,分为……”霂非常认真地为我讲确每一个知识点,不过已经知道了解的东西,任谁都不想再听一遍吧。

我缓缓举起了手,霂也很配合地停下动作,又对我挂起了他的招牌式笑脸,“哦?怎么了吗?悠悠?”最后一个音他拉了长音,语气有些怵人。不过想来也是,哪有什么都不懂的学生来打断启蒙导师讲课的。我不禁心里有些打鼓,但还是说了下去。


“嗯……这些我都了解的,”我硬着头皮说,“各阶从低到高分为红、橙、黄、绿、蓝、靓、紫,每阶韵力以自身境界分各一色,七阶之后再就是尊者级别了……”我住了口。转而用我那双闪闪发光的银紫色眸子看着他。“我说的……没错吧。”


霂倒是并没有惊讶,对我笑着:“说的不错,看来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指导你对韵的修行了,悠悠。”


他眸中的是深深的欣慰,我好像,不太懂。

Crystal  Death

重生日常--毒宗宗主不好当 <三>

三,架空重生 <未来归何处>


唔,我好像……死了吧?


不过,我的意识怎么又有了呢?


我正被空气包裹着,不禁大口呼吸起来。糟,好像吸得太急,呛到了。我想咳两声,却不由自主地发出“哇哇”的声音。


这,这不是我的声音也不可能是我声音。这明明是个婴儿的声音啊!脑海中忽然有一个念头,吓了我一大跳。我猛地想睁开眼,但眼皮好像不听使唤,奋力挣扎着,才将眼睛勉强睁开了,抬眼看了看,我被一个身着古装面貌清丽的女子抱在怀里。

女子见我睁了眼,满目惊喜,忙快步向一个方向走去,她走得很稳,好像怕一不小心把我摔碎了,一面又喜悦地说了一声:“主人,主母,九婴姐姐,小姐……小...

三,架空重生 <未来归何处>


唔,我好像……死了吧?


不过,我的意识怎么又有了呢?


我正被空气包裹着,不禁大口呼吸起来。糟,好像吸得太急,呛到了。我想咳两声,却不由自主地发出“哇哇”的声音。


这,这不是我的声音也不可能是我声音。这明明是个婴儿的声音啊!脑海中忽然有一个念头,吓了我一大跳。我猛地想睁开眼,但眼皮好像不听使唤,奋力挣扎着,才将眼睛勉强睁开了,抬眼看了看,我被一个身着古装面貌清丽的女子抱在怀里。

女子见我睁了眼,满目惊喜,忙快步向一个方向走去,她走得很稳,好像怕一不小心把我摔碎了,一面又喜悦地说了一声:“主人,主母,九婴姐姐,小姐……小姐睁眼了。”


而我……只能做个无奈的表情。我的天啊!真的……真的重生了!还穿越到了未知时代,我是该说自己很幸运还是说自己很帮悲哀……


“已经睁开眼了吗?来,毕方,把她抱来吧。”入耳的是一个男子温和的声音。我被接到了他的怀里。


已经慢慢地可以眨眼了,我冲他眨了眨眼, 向他挥着现在小小的手。他笑得很愉悦,用充满疼爱的语气,对我说:“你就是为父的悠悠吗?真可爱。心儿,你来抱抱吧。”悠悠,我的名字?原来名字并没有变。他刚刚自称“为父”,便是我的父亲吧,倒希望,不是……那样的父亲……刚才父亲说的心儿,应该是母亲吧?


床就在一旁,床边有一个立在一边的淡漠的女子,兴许是一开始毕方口中的“九婴”了。那么,床上那个微微虚弱,但周身散发着让人不由自主想去亲近的气息的女人就是父亲口中的心儿,我的母亲吧。

我被母亲接了去,她用双手温柔地抱着我。我眨巴着眼看着她,不得不说,她长得好美,不但有形,还有气质,绝对是个一等一的美人,我这爹爹眼光可真好。不过,有这么好的父母,大抵,不会是场错误吧……

忽然不想乱想了, 简单理理大脑,又专心的注视我的娘亲,她真是赏欣悦目。我母亲眼中笑意不减,伸出一只手指,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我的脸:“娘亲的小悠悠呀,好乖哦。真得好像你呢,御,你看,她的发和你的是一样的颜色!”


我父亲走了过来, 坐在床边,靠过来看着我:“是大多像我不错,可你看悠悠的眼睛,明明和你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呢……”


“轰”,一声巨响,将刚才还包围着我的家庭温暖一下子打得没了影。

娘亲抱着我的手又紧了一紧,父亲叹了口气:“本想多和悠悠说说话,现在……只能等日后了。”


“一定要把悠悠送去一叶天吗?”娘亲抿唇不忍,眼眶有些微微发红。


“没办法,我们做不出改变,只能如此……”爹爹从腰间取下了一块玉佩,放入了一个摇篮中,从娘亲手中接过我,将我也放入了那摇篮中。身边的玉佩给我带来一些温暖的舒适感,到是缓合了我的紧张。不过,“一叶天”是所谓何处?

娘亲她从床上站了起来,怜爱地看着我,随后从怀中拿出一条坠子,上面末端挂着的是块云形玉石,约是婴儿手掌的大小,边角处,隐约刻着一个“悠”字。


“悠悠,你记住,”娘亲伸手为我盖好了我的被子,将那坠子系在了我的手腕上“‘白云悠悠’是爹娘给你的名字,爹娘希望你像云,纯白而自由,没人能强迫你做不想做的事,无忧无虑……”娘亲冲我笑着,眼角闪了闪,忙用衣袖将水滴拭干,走到旁去。母亲这是,为我哭了?


父亲过来了,溺爱地看着我:“悠悠,那块玉佩是为父送你的诞生礼,它映示着你的身份。你姓‘毒’,只有你,能继为父之后成为毒宗的新一位宗主。”原来我还是姓毒,但毒宗……我微微心惊,什么是毒宗?


“等你可以修练后,就可以打开那个玉佩了,那几个家伙也许会找你麻烦,直接打回去就可以。”什么?什么家伙直接打回去?修炼?又要练什么?父亲您是认为我听得懂吗?


“还有啊……”


“主人,主夫,他们就往这边来了。”一直沉默的九婴语速极快地开口,父亲听了,微皱了皱眉:“啧,来得可真快……毕方,你带上小姐,马上去一叶天,去找霂哥儿,他值得信任。我会断开契约,你保存记忆,等……完全结束后,带悠悠回去毒宗。”

毕方纠结地抱起我的摇篮,“我会告诉小姐所有你们的事……保重,九婴姐姐。保重,主人主母……”她低头,看着我,“小姐,一定要好好长大啊……”


我睁着那双浅色的眼睛,单纯,无辜地看着她。这就分别了吗?我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父母呢?我的归处又在何方呢?


毕方带我出发了,摇篮的盖子一盖,我就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外面的声响一声大过一声,风声呼啸,可我却困意袭来。


还……不能睡着,毕方还没停下来,没到一叶天。


不知过了多久,盖子打开了,我才又看到毕方的脸,她好像受伤了,虚弱着看着我。毕方我好困,你没事吧?

我小小打了个哈欠,眼角多了两滴生理眼泪,毕方注意到我了,笑了笑,用她的手拍了拍我:“小姐困了就睡吧,一会儿先生就来了,我……我也要休息一会儿了……等我醒过来……会在小姐身边的……”


她声音越来越小,而我眼看着她的身体一点点 分解成不知名的光,又很快凝聚成了一枚……卵?不行了,眼皮好沉,迷迷糊糊地,我睡着了


我睡得很沉。而这时,四周浮起了层层波纹,走出两个男子。棕色长衫的男子眯了眯眼,道:“是这,没错。”白衣流云袖的男子先瞧见了我将连摇篮一同抱起,并将旁的毕方的那枚卵放在了棕衣男子怀里,微勾了勾唇角,“真是护主的毕方神兽,竟安心重生。不过也幸好毒家初生的小丫头已经平安到了一叶天,阿御可真是相信我们呢。”

白衣水云袖的男子将我的摇篮抱得紧了,而棕衣男子撇见了我身侧的那块玉佩,“毒氏底蕴何其深厚,若不是有难言之隐,想来御宗主也是不会将自己的女儿托付到一叶天来吧。”棕衣男子声音冷淡,对抱着摇篮的那人说。

那人一甩自己的流云袖,一只手托着摇篮也毫不费力。他笑着,看着睡着了的我。

“那照顾这小丫头,不就更要尽心尽力了吗。”

Crystal  Death

重生日常--毒宗宗主不好当

二,血珀与车祸   <冥冥中,为离开而离开>

我至今没有打开最后一个坛子。
即使在每次想起的时侯,好奇心驱使着我,让我把它打开,看看里面是何方神圣,但理智还是将好奇心压了下去。
我果然被那句“险极”吓坏了,但也因为自己觉得自己不够诚心,那坛子一直被我放在暗格里,四年了。

这四年中,我真的学到了很多的知识,药理、医术、毒术,针灸、武器、琴谱……所有在地下室中的东西,我都不再保有好奇心,因为,我已经了解了全部。
只有那个坛子,是特别的,神秘的,因为我从没敢打开它,直到现在。
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已经十六岁,完成了初中学习,也很幸运地迎来了自己的高中,但我...

二,血珀与车祸   <冥冥中,为离开而离开>

我至今没有打开最后一个坛子。
即使在每次想起的时侯,好奇心驱使着我,让我把它打开,看看里面是何方神圣,但理智还是将好奇心压了下去。
我果然被那句“险极”吓坏了,但也因为自己觉得自己不够诚心,那坛子一直被我放在暗格里,四年了。

这四年中,我真的学到了很多的知识,药理、医术、毒术,针灸、武器、琴谱……所有在地下室中的东西,我都不再保有好奇心,因为,我已经了解了全部。
只有那个坛子,是特别的,神秘的,因为我从没敢打开它,直到现在。
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已经十六岁,完成了初中学习,也很幸运地迎来了自己的高中,但我选择的高中,离这里很远,在另一个城市。我在那里要寄宿,过年过节就到那边到家族去,上完高中直升大学。我应该没机会再回来了,不能再回到这个让我沉迷了四年的秘密当中了。
默默做了个大胆到决定:如果那坛子中到东西可以带走的话,就带走它,毕竟,这可能是最后能让自己得到安慰的东西了吧。

我走向那个柜子,打开暗格,抱出那坛子。坛子上的朱砂字还是那样的刺眼,我竟有些动摇了。

这是最后的机会,打开吧!我很诚心。

再回过神来两只手已经放在了坛盖上。只将盖子向右转开两下,盖子松开了,真的,已经打开了!

坛中飞出一道黑气,急匆匆冲了出来, 我还没看清它的走向,它就一下子飞入我的眉心。随着我混身一振,即使我还没有看到坛中的东西,但现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两个对这坛子的论述:
神秘,且又诡异

观察自己并没有什么异处 但我也小心了起来,在唇上抿了抿药水。不得不说,还真是又苦又涩。略~,每一次都是这个味道……

心翼翼地向坛里探了探,很好没有又飞出来什么。来,我看看这坛子里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的天……这,这是……单一色的血珀,里面好像还东西。
是由七颗血珀连成的手链,其中-颗上写了一个毒字还有四个里面分别放了蝎子.蜘蛛,蜈蚣和蛇。

我不知道要怎样形容,这条血珀手链甚至正好是我的大小,往手上一套正合适。但我敢肯定它这绝不是普通的手链,它有灵性,我甚至还认为这里面的四位应该还活着……我的天啊,我怎么想的。




很快已经到离开的时候了。我把那条血珀的手链带上了,就在我的左手腕上,不得不说,很漂亮。

来送我的是妈妈和妹妹 ,只有她们两人来而已,我和父亲早就闹僵了,没关系,无所谓。

妈妈抱着我,一直在流眼泪 ,而妹妹一直沉默地站在旁边,我知道她们都舍不得我,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妈妈伸手抹了抹眼泪,声音一颤一颤地:“为什么……就一定要去那么远的高中,你从来……没自己出那么远的门,要是……要是有个什么事,可怎么回来啊……。你也是,没事和你爸怄什么气……家里是那样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我知道毒家子训家规第2条,“子女要无条件服从父母的任何安排,不得身心顶撞父母,不得语言顶撞父母,不得做任何反抗。”用两字总结,“愚孝”。
妈即使真心疼我,但她也太软弱了。而我已经深切地体会了16年来自血亲长辈对子女的打压,在他们眼里,我们儿女不过是用来使唤的下人,那是一种根本无法言语的痛苦,绝望。我受够了,本以为可以忍受,但根本就是不可能了。
之所以报考那么远的高中,是因为……我要离开,离开这个让我从出生就开始痛苦的地方。只费上脑袋里的记忆,手上的手链和一个所谓的行李箱,别的,什么都不要。
能让我不舍的,也就只有那些书,和……我的妹妹,鸢鸢。

她正默默地为我送行,我知道,若我走了,只留她一人,那种无力反抗的压迫就只有她来承受了。她才十三岁,我如何舍得。可我此时不走,日后,又如何能来带鸢鸢逃离苦海呢?
我拥抱她,以示别离,她没有动弹,眼底只剩一片黯然。



鸣笛声响起,车来了,我该走了。
我转过身去,一手拉着行李箱,而另一只手却被鸢鸢拉住了。
“姐姐,”她轻起嘴角,声音小得快听不见,“我,等我长大后……我能去找你吗?在家里……”我只有姐姐了……
我微微笑了,伸手理了理她的刘海:“好啊,等你长大……[等姐姐有了立命的资本]姐姐就来接你。”说罢,转身,不再留恋



很坚定,很轻快,很愉悦,无比激动。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我令我痛苦的城市!终于……可以……

我忽然停下来了,就在马路的中间。那一刻,我清楚地感受到了左腕上的手链,在发热,在颤动!

明明只是一帧不到的时间,一架车,像是被指引一般,直直地向我而来。

来不及思考,身体的肌肉还没有反应。我再次意识到时,已经全身没有了知觉,倒在一片血泊之中,耳边无数的嘈杂。
已经无法动作了。我……就要死了。


只剩一点可惜,我还没能离开这座城市,没有远离那毫无温度的“家”;我的妹妹鸢鸢,她还没有逃出被家族掌控的命运……
我的血溅到了那串血珀之上,悄无声息地,二者融为了一体,幽幽地发出了暗色的血光。
没意识了,再也无法思考了。





A市新闻播报:昨日,国家一级氏族毒氏j省分家、十六岁长女因车祸意外身亡。目睹长姐死亡的次女发疯杀害分家全部成员,共九人。今日次女尸体被自击者发现在死去长女的身侧,死因自杀。请市广大市民为这个已绝迹的氏族分家默哀。

BigmanWang

罗泾涵养林!!鸟窝!

罗泾涵养林!!鸟窝!

w不甜w

爱情公寓

《爱情公寓》

第五章

悠悠:这么久没回来,一回来就看到三位新人还是很开心的。

一菲:对了,悠悠你们就睡在我房间吧,我在楼上买了新房子。

悠悠:要不我和关关还是去3602吧,毕竟比较熟悉。

咖喱酱:悠悠姐,千万不要来3602,不然晚上会看到一场张伟和赵海棠的宫斗戏。

悠悠:那还是算了吧。一菲可以去看看你的新房子吗?

一菲:当然!走吧!

她们上楼看房子。。。。。。

悠悠:哇,你们家走廊这么长!

一菲:没有了,这个房型是个拖拉机型的。对了你见小小布了吗?按辈分子乔叫你小姨妈,小小布就应该叫你姨奶奶啦!

悠悠:对呀!来了之后还没有看到我大外甥呢。

一菲:哦,他们呀,他们每天忙着...

《爱情公寓》

第五章

悠悠:这么久没回来,一回来就看到三位新人还是很开心的。

一菲:对了,悠悠你们就睡在我房间吧,我在楼上买了新房子。

悠悠:要不我和关关还是去3602吧,毕竟比较熟悉。

咖喱酱:悠悠姐,千万不要来3602,不然晚上会看到一场张伟和赵海棠的宫斗戏。

悠悠:那还是算了吧。一菲可以去看看你的新房子吗?

一菲:当然!走吧!

她们上楼看房子。。。。。。

悠悠:哇,你们家走廊这么长!

一菲:没有了,这个房型是个拖拉机型的。对了你见小小布了吗?按辈分子乔叫你小姨妈,小小布就应该叫你姨奶奶啦!

悠悠:对呀!来了之后还没有看到我大外甥呢。

一菲:哦,他们呀,他们每天忙着照顾小小布呢。

悠悠:那咱们下去看看吧。

她们下楼去看小小布。。。。。。

悠悠:小小布,姨奶奶来看你了!

美嘉看到悠悠

美嘉:悠悠!好久不见,你现在也快当妈妈了。

悠悠:对呀,我好想你啊!

美嘉:那咱们一会去看电影,抓娃娃,逛街,怎么样

悠悠:美嘉,我也想啊,可是我现在还怀孕呢,这么多项不太好,要不咱们一天做一个好吗?

美嘉:可以呀,正好可以有时间照顾小小布。

悠悠:嗯。

美嘉:太棒了!!!

晚上

美嘉:悠悠,走。

悠悠:好嘞

美嘉:你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悠悠:当然。

子乔:你们两个要干什么?

悠悠:你不懂,这是,女人的,秘密。

她们两个走进了房间

美嘉:灯关好了吗?

悠悠:好了

美嘉:东西呢?

悠悠:在我手里。

美嘉:那就开始吧!

子乔:你们在干吗?

美嘉:我们两个就是想看个电影而已。

子乔:那东西是什么?

美嘉:哎呀,看个电影不需要爆米花吗?

啊!又是一个被憋疯的沙雕写出来的文。

第五章完

Crystal  Death

重生日常--毒宗宗主不好当

一,我是毒悠悠〈地板下,我的秘密〉


      哈欠~


      一天,又开始了~


我是毒悠悠。


是的,你没看错,我姓“毒”,毒素的毒,这可是个非常罕见的姓氏呢!


……


哎,跑题了跑题了。


今年16岁,已经完成中考,正在过“永不愉快”的假期中。一天五节课,每天顺序循环。其实,我之所以成绩不咋地,是因为课上太多,整天忙于死听课,大脑无心学...

一,我是毒悠悠〈地板下,我的秘密〉





 

      哈欠~


 

      一天,又开始了~






 

我是毒悠悠。


 

是的,你没看错,我姓“毒”,毒素的毒,这可是个非常罕见的姓氏呢!


 

……


 

哎,跑题了跑题了。


 

今年16岁,已经完成中考,正在过“永不愉快”的假期中。一天五节课,每天顺序循环。其实,我之所以成绩不咋地,是因为课上太多,整天忙于死听课,大脑无心学习。


 

我的交际圈几乎没有,只有散散的几个同学会主动问候我,我也提不起多少精神,点点头,便没了交流。





 

……从来没有和他们聊天的机会……





 

在家里时,我也只有等父母都不在时,才会悄悄撇下小山般堆起的作业,打起十二分精神,提起唯一一个老式油灯,向地下室扒去--





 

那是我最爱的地方





 

只有在这里,我压抑的生活才存在一点点空隙,才会真的觉得‘我还活着’。


 

每天顶着灰暗的天,气压一步步落在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直到有一天,我在床下的地板上找到了,这里。






 

这里没有多大,大概十几平的样子,散发着古老的气息。


 

最醒目的是这样一面墙,墙的外围四周画着复杂的花纹,而正中间只有一只用黑色纹路组成的蝎子而已。


 

我很清楚这是什么,这个东西也印在毒家的祠里,这就是--毒家的家徽。


 

我没说过吧?毒家之前不姓毒,而是姓一个旁的姓,且家中世代习医。直到有了一代,民间突发了什么劳什的毒害,本家是想去医人的,结果,全家人死了大半,只勉强留下了个香火。后来这个祖先和他的后代就不只学医,还开始研起毒来,到成了用毒的高家,可医人,也可杀人,最后还改了姓,成了现在的毒家。


 

这段历史,毒家这世上仅存的不到一千来个弟子肯定都知道,但大概在十四五世纪那会儿,毒家就不学什么毒术了,到了现在,家族中都找不出两三个懂药理的了。


 

到真是家门不幸。





 

不过这地下室里倒是有几大柜子的医书,药书,甚至还有毒术的书。没人看过,但我很喜欢这些。


 

我十二岁那年因为掉了只笔,就发现了这个地下室。那时热血上头,拿了个手电筒就下来了,但到了地下,却怎么也打不开,整个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就在这个时侯,我被一个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狠狠的撞到了一个书柜上,发出来声响来,就出现了这样一把老式的油灯。我当时还心想着会是什么高科技的开灯方式呢。




 

我正持续往下爬着,脚终于沾地了,这才点燃了灯。


 

那几个本缩在自己坛子里的小东西一闻见亮光,便知晓是我来了,个个争先恐后地奔着我就来了。





 

你要是不亲眼看到,便一定不会相信。那几个坛子是从一个满是记载毒术的书的书柜中,最下面一层的暗格中拿出的。


 

我本就不是细心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把那一柜书都读完了,而最下面一层确实空的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去往里面仔细看的,也绝不会抱出那几个坛子。


 

后来我把所有书柜都翻了一遍,找出来了不少东西:有装了要且写了用法的瓷瓶,还有些奇形怪状的尖锐武器,一套穴位针灸。最后还翻出一本乐谱来。


 

嗯……找都找到了,那就多学些东西吧。





 

不过,这几个坛子里装的可不是死物,而是一个个缩在坛底的


 

蝎子,蜘蛛,蜈蚣和蛇


 

他们的毒液与本身的身体器官都是研毒的最佳用料,不过它们乱跑很有一招,还总会趴在我的手上……


 

不用担心,它们都很乖的。除了它们腿上的绒毛蹭得我痒痒得之外,倒没有其他感觉出现在手背上了。







 

第一个大坛子,是我小心翼翼打开的,其实也没什么东西,是已经干枯了的草药。


 

连我这个只看书自学的半吊子医师都知道,药性早就没有了,只能当标本看看了,真可惜。







 

最后一个坛子,上面用朱砂写了字,


 

“险极,非诚心者不得。”












 

--就到这里,我的秘密--


BigmanWang

这个时刻三个娃的状态

这个时刻三个娃的状态

篩
泡完澡有點暈 躺在地上緩了一會...

泡完澡有點暈 

躺在地上緩了一會兒

轉頭一睜眼

這傢伙用一臉「你竟然沒死!!」的表情看著我…

泡完澡有點暈 

躺在地上緩了一會兒

轉頭一睜眼

這傢伙用一臉「你竟然沒死!!」的表情看著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