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悲实

2099浏览    11参与
南瓜丝绒鲜奶

岩风||无妄之灾

监狱PARO


“杀了你妈?”监狱长放下卷宗抬起头,脸上露出令人暴怒的微笑,“真有出息,呵,绝无冒犯之意,先生,每个杀人犯都有起点,祝你下次有更高级的入狱理由。”

不死川实弥冲他呲牙,抬起拳头便要揍上去,紧接着身侧剧烈刺痛令他哀嚎出声,跌坐在地——一旁狱警收起泰瑟枪,冷哼一声。


白发杀人犯进屋时,房间里空无一人,他坐在狭小铁床上发呆。

屋门打开了,一个看上去比门框还要宽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额头有一圈荆棘样伤疤,身上披着暗淡的囚服,一只布满疤痕的手滑进了外套口袋。

“操你妈...”已经在日本平均数值里算得上高大的不死川实弥看上去还要比这个男人小两号,他轻声骂道,语气中...

监狱PARO


“杀了你妈?”监狱长放下卷宗抬起头,脸上露出令人暴怒的微笑,“真有出息,呵,绝无冒犯之意,先生,每个杀人犯都有起点,祝你下次有更高级的入狱理由。”

不死川实弥冲他呲牙,抬起拳头便要揍上去,紧接着身侧剧烈刺痛令他哀嚎出声,跌坐在地——一旁狱警收起泰瑟枪,冷哼一声。

 

白发杀人犯进屋时,房间里空无一人,他坐在狭小铁床上发呆。

屋门打开了,一个看上去比门框还要宽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额头有一圈荆棘样伤疤,身上披着暗淡的囚服,一只布满疤痕的手滑进了外套口袋。

“操你妈...”已经在日本平均数值里算得上高大的不死川实弥看上去还要比这个男人小两号,他轻声骂道,语气中充满惊讶和不安。 

“我妈怎么了?”

陌生人的声音听起来平稳异常,他低着头,偏高的眉骨使得他半张脸都埋在阴影里,“你刚才提到我妈了?”

他走到不死川实弥面前,他才发现此人双眼一片白茫,骨架宽大,身形却很消瘦,囚衣在他身上飘来荡去——但这些显然都无碍于他无形释放的威压。

“没有,”不死川实弥不情不愿地低下头,“只是修辞而已。” 

“不必如此,你我是舍友,如无意外,之后应朝夕相处,”高大男人的声音平静得能闻出尘土味,“很高兴你没有一些陋习,比如找身材最为魁梧的囚犯头子打架,树立威信。”

“你是囚犯头子?”

“非我所愿。”

“是吗,”不死川实弥上下打量他,疲惫摇头,“我打不过你,没兴趣争监狱地位,只想安稳以求减刑。”

“恐怕由不得你,”他的新舍友坐回床上,从枕头底下抽出一串佛珠捻动,“我比你安稳得多,甚至双目失明,少吃以变消瘦,佝偻以防魁梧,如此之下,仍旧不得不成为囚犯头子。”

 

不死川实弥在孤岛监狱里安稳求生的幻想在第二天早上被打破。

他是新来的,年轻,白皙,劲瘦,表情脆弱又孤高,看上去毫无武斗经验,入狱罪名是可笑又恶心的弑母。

他一拳打上去,毫无疑问地挨了群殴,虽然他的攻击除了疯狂毫无章法,但仍以不要命的气势惨胜,把嘲笑他的那群人的头头揪着脑袋撞到窗户上,玻璃和血碎了一地。

那人委顿在他脚边,像一具尸体,巨大的血腥味包裹住他——不死川实弥吐了。

他吐得很厉害,内脏仿佛要干呕出来,眼泪鼻涕糊了满脸,仿佛他才是被害者,人群怪异又嘲弄地看着他,既不敢围拢上前,也不愿放弃好戏离开。

狱警在外面赶人去上工,对流血事件视而不见。

悲鸣屿行冥慢吞吞上前,将他揽着肩膀拖走,人群发出哄笑和难听的小声议论。

“你最终判决多久。”囚犯头子大步流星走着,没理会他们,低声问旁边人。

不死川实弥踉跄跟着他,拼命抑制住干呕,说不出话,神经质地在囚服上擦拭手上血迹。

“最终判决多久?”悲鸣屿行冥略微提高声音,旁边人惊醒一般抬头,茫然地看着他。

“三十年。”他说道,带着不易察觉地哽咽和满腹不安。

“三十年,好吧,”悲鸣屿行冥叹了口气,“这可才是第一天。”

 

不死川实弥刚满21岁,是单亲家庭,家中长男,大学放假回家帮母亲带弟弟妹妹,分担家务,日常普通平凡。

本应是这样的——如非那噩梦般的夜晚。

“说来你会不相信,”他梦呓似的说道,“没人相信,我弟弟,邻居,警察,检察官,没人相信。”

“请讲,”悲鸣屿行冥道,“不死川,我没能力帮你脱罪,也与你非亲非故,没理由不信你。”

他缓慢叙述着,浑身仿佛被火焰吞噬般疼痛。

“…最后,我才发现,那鬼影…就是我母亲。”

悲鸣屿行冥僵了一下,脸上掠过浓重神色,捻动佛珠的速度加快。

“是某种疾病吗?”他试探性地问道。

“之前从未有过征兆,而且,会有这种病毒吗?将人变得如同鬼魅僵尸,丧失理智,不知疼痛,刀子插入心脏也不会立即死亡?正因如此,无人信我。”

“有这种病毒,”悲鸣屿笃定道,“——正因如此,无人信你。”

不死川实弥脸上现出困惑,欲言又止。

“没必要背负枷锁,为他人信任与否困扰,”悲鸣屿行冥放下佛珠,“人应自渡,这就是你保护所爱、迎接命运的唯一途径,即使那个夜晚重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你他妈说什么?”不死川实弥瞪大眼跳起来,眼球里血丝密布,神色恐怖,“你算什么东西,还要给我安排命运?你也根本不信吧,你这混蛋囚犯头子,你是说我愚蠢、活该、罪有应得、理应去死吗?!”

“恰恰相反,你果断、勇敢、无愧于心,更不该死于无妄之灾。”

不死川实弥愣了一下,肩膀抖如落叶。

“如果你是我,难道有更高明的选择?”

“我没有。”高大的盲眼男人脸上表情像是怜悯,他叹气,夹杂着胸腔里破风箱似的咳嗽,“但我仍旧活下来了,所以,就算没想好怎么活着,也不要死得一文不值,不死川。”

#余下走链#=》

樂月

p1 因為想看「久沒見面所以稍微主動一些的悲鳴嶼」所以畫的
p2-3 貓狗化的話,覺得悲鳴嶼是大丹或聖伯納,但大丹比較有氣勢所以選牠,實彌就單純喜好&白髮+蓬鬆的頭髮很適合長毛貓

p4 因為想看「交往久了反而更不懂戀人的實彌」所以畫的

p1 因為想看「久沒見面所以稍微主動一些的悲鳴嶼」所以畫的
p2-3 貓狗化的話,覺得悲鳴嶼是大丹或聖伯納,但大丹比較有氣勢所以選牠,實彌就單純喜好&白髮+蓬鬆的頭髮很適合長毛貓

p4 因為想看「交往久了反而更不懂戀人的實彌」所以畫的

我生起气来能上韩文清

【岩风】当我望向他

『和他双目相交时,心中便生出了俗世的烦恼。』

尺八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像是低低的呜咽。

当悲鸣屿在寺庙生活时,有作为和尚的友人教授了他这项技艺。

由于泪腺十分脆弱,每当友人吹奏,他都忍不住会落下眼泪。

但当悲鸣屿终于学会这项技艺之后,不知为何,从自己唇边流淌出的、有些悲凄的音律却再也无法触动他敏感的神经。

或许因为信手演奏的曲调正是自身的映射,而身为岩柱的他最不会顾影自怜。

无论历经万般苦痛,这一双拳、一片心始终在为着俗世人起伏跃动。

这日的柱合会议终了,不死川实弥一如往常地不打一声招呼就登门拜访,虽然悲鸣屿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不平的气息与较往日更为暴躁的举动,大致判断也出了风柱...

『和他双目相交时,心中便生出了俗世的烦恼。』

尺八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像是低低的呜咽。

当悲鸣屿在寺庙生活时,有作为和尚的友人教授了他这项技艺。

由于泪腺十分脆弱,每当友人吹奏,他都忍不住会落下眼泪。

但当悲鸣屿终于学会这项技艺之后,不知为何,从自己唇边流淌出的、有些悲凄的音律却再也无法触动他敏感的神经。

或许因为信手演奏的曲调正是自身的映射,而身为岩柱的他最不会顾影自怜。

无论历经万般苦痛,这一双拳、一片心始终在为着俗世人起伏跃动。

这日的柱合会议终了,不死川实弥一如往常地不打一声招呼就登门拜访,虽然悲鸣屿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不平的气息与较往日更为暴躁的举动,大致判断也出了风柱此时的情态。

“心情不好?”

虽然是问句,但岩柱的语气中并没有询问,只是陈述着这项事实一般开启了话题。

“怎么说呢。”

悲鸣屿突然有些想笑,因为自己即使不去感受,也能够想象出年轻的风柱不耐烦地用张开的五指抓乱后脑勺头发的模样。

是啊,他们已经熟稔到了这种地步。

“看到他们兄妹能够依赖这样幼稚而可笑的牵绊而苟活共生,不由得生出质疑……和恨意。”

不死川在悲鸣屿身边盘腿坐下,抬起下巴静静望向染红天际的霞光——虽然视线并未在其上聚焦。

“我生来就是这样卑劣的人啊 。”

声音里透着淡淡的自嘲,想必对方的嘴角此时也在苦涩地上扬。

悲鸣屿没有说话,只是放下手中的尺八,用宽厚的手掌拍了拍身边人的膝头。

他很清楚,不死川是个很介意交际距离的人,触碰肩头稍显亲昵,抚摸脊背透出威胁,而像自己这样不着痕迹的体谅于他最为舒适。

悲鸣屿总是习惯性的为别人着想。

他的眼泪也总是为别人而流。

即使是看到母亲牵起孩子的手,街头巷陌流浪的猫犬,亦或是世间种种平凡,都足以触动大和尚的心。

但当孤身入定,眼眶便干涸,过去的痛也好恨也罢,自己消化便罢了,不足以涕泪交加以悲凄示人。

悲鸣屿行冥习惯了从世俗人间寻求羁绊与感触,却在不死川这里咂摸出不一样的味道。

这个比起自己年轻不少的青年,有着过分昂扬的生命力,即使排除强大的剑技不谈,周身也像是长满了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但正如他所使用的呼吸法,『风』一样,于凛冬锥心刺骨,于初春却能使寒冰消融。

掩藏于暴躁之下的笨拙关心,被自己污名化的温柔,纯粹的锋利战意,遍布伤疤的躯体却能够停滞轻盈的飞鸟,被厚茧包裹的食指却能容忍猫狗的舔舐……

——这是怎样一个澄澈的灵魂啊。

这一切起初也曾使得悲鸣屿落泪,但之后便不了。

他使悲鸣屿产生了『触动』以上的情愫。

不仅如此,连同在他身上体会到的那份伤痛与沉重都压到了自己身上,反倒不至于落泪。

“在你看来,不死川实弥是怎样一个人?”

这个问题悲鸣屿问过很多人。

“风柱吗?看起来好可怕……”

一位『隐』瑟瑟发抖。

“是个很强大的人啊。该说'不愧是柱'吗?”

这个答案来自于一个充满着憧憬的剑士。

“睫毛很长,不对啊,正常会有那么长吗?!”

来自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

“主动向我提了关于制服制作的意见,该说他是个意料之外很注重这方面的人吗?”

“伤疤好吓人!”

“明明很帅气!不对,是风柱大人身上的伤疤很帅气——或者说,浑身伤疤的风柱大人很帅气!”

“有些怕他,但是、大哥他、真的是个特别好的人…… ”

这些答案都很相似,和悲鸣屿印象中的不死川实弥。

却不完全一样。

正如此时,屋檐下的不死川是落日的温度,他的身形也就逐渐在脑海中成型。

待他回头,与自己双目相交时,心中便生出了俗世的烦恼。

可惜他并不会主动思索两人之间微妙的因缘,否则便会知晓了这一切。

神佛慈悲,渡尽世人,唯不渡己。

亦不渡所爱。

Fin.

试图写一下悲鸣屿视角……但感觉被我整得好无趣(。

意识流流水账罢辽。

我生起气来能上韩文清

【岩风】予取予求(R)

血性硬汉的一 夜 情,没啥缠绵悱恻意味的Pwp,🈚前因后果,为车而车,链接在这儿。

血性硬汉的一 夜 情,没啥缠绵悱恻意味的Pwp,🈚前因后果,为车而车,链接在这儿。

樂月

身高出來時我就想畫岩柱和實彌同框了...雖然171出來了但170最後實彌驕傲的小語氣我真的是~~~~~(失去語言能力)

岩柱太高了得彎腰才能和實彌合拍...uu

&悲鳴嶼先生的衣服太難畫了叭!!我感覺自己不會調色也不會寫字...XD

實彌就...顏色很單調不是白就是黑...(是粉)


P2是完美老妖怪(好)

身高出來時我就想畫岩柱和實彌同框了...雖然171出來了但170最後實彌驕傲的小語氣我真的是~~~~~(失去語言能力)

岩柱太高了得彎腰才能和實彌合拍...uu

&悲鳴嶼先生的衣服太難畫了叭!!我感覺自己不會調色也不會寫字...XD

實彌就...顏色很單調不是白就是黑...(是粉)


P2是完美老妖怪(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