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悲惨世界同人

519浏览    9参与
0%墨水瓶
网课涂了小诗人 大概是现代au

网课涂了小诗人 大概是现代au

网课涂了小诗人 大概是现代au

七岁不止七岁

信仰 思想 志愿 生 死

🔝ER同人!!

🔝ooc!我流ER!

🔝原著背景和结局!


格朗泰尔不懂革命。

他在那群学生伙伴嚷嚷着革命、大声辩驳着对方观点时,选择默默饮下一杯又一杯苦艾酒。那张丑陋面孔上,红晕和讥笑交错,与这群红光满面的革命者格格不入,再借着酒劲说一句:“你们的革命,在我看来,几乎是可有可无的。”他那迷离的眼却始终追寻着那散发着圣光的阿波罗:“哦,多美的云石雕像!”尽管他醉到看不清安灼拉的脸,但当那俊美的阿波罗把圣光撒在他脸上时,他下意识露出一个自以为温柔的笑。

好吧,阿波罗驾着太阳车飞走了。


格朗泰尔不懂革命。

比起那群学生口若悬河地诉说着他们理想,他倒是更愿意去听马吕斯说他的...

🔝ER同人!!

🔝ooc!我流ER!

🔝原著背景和结局!


格朗泰尔不懂革命。

他在那群学生伙伴嚷嚷着革命、大声辩驳着对方观点时,选择默默饮下一杯又一杯苦艾酒。那张丑陋面孔上,红晕和讥笑交错,与这群红光满面的革命者格格不入,再借着酒劲说一句:“你们的革命,在我看来,几乎是可有可无的。”他那迷离的眼却始终追寻着那散发着圣光的阿波罗:“哦,多美的云石雕像!”尽管他醉到看不清安灼拉的脸,但当那俊美的阿波罗把圣光撒在他脸上时,他下意识露出一个自以为温柔的笑。

好吧,阿波罗驾着太阳车飞走了。


格朗泰尔不懂革命。

比起那群学生口若悬河地诉说着他们理想,他倒是更愿意去听马吕斯说他的儿女情长,他和他的柯赛特是怎样刚相逢就要分离,他拍了拍马吕斯的肩膀,露出同情的表情,然后转手给马吕斯塞了一杯酒。

当他在酒馆滔滔不绝地劝说博须埃和若李留下来时,转头看见混在人群中身着黑衣的安灼拉,他撇撇嘴:“安灼拉不信任我,他要是来找我我会跟他走的。但现在,我才不去送他的葬。”然后恶狠狠地饮下一口酒,打了个酒嗝,便趴在桌子上睡死过去。

他又看见了阿波罗,但太阳神的周围失去了圣光,他整个人沉浸在黑暗里,蓝色的眼眸涌动着大海般的沉寂。他默立着、思考着,他的嘴唇轻轻蠕动着,最后吐出两个字——祖国。

格朗泰尔想起了在送葬队列中的安灼拉,在那位人民之友、人民的将军——拉马克的死讯传来时,他可曾在窗前默立到天明?他可曾唇齿相触却无法从齿缝中挤出一丝声音?他可曾在这片粘稠冰冷的黑暗中挣扎溺亡?

格朗泰尔感到酒的后劲让他头痛欲裂,他甩了甩头,阿波罗便在他眼前灰飞烟灭。


格朗泰尔不懂革命。

“格朗泰尔,你什么也不能,信仰,思想,志愿,生,死,你全不能。”

“你走着瞧吧。”


信仰


安灼拉总是对他露出轻蔑的神情,然后居高临下地对他说上一句:“格朗泰尔,你一点儿信仰都没有。”

在这时,格朗泰尔总会凝视着他的双眼,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温柔神情回复:“我信仰你。”


思想


格朗泰尔,因为疑心在他身体里蠕动,所以爱看安灼拉的信心飞翔……他的那些软弱无力、曲就退让、支离破碎、病态畸形的思想把安灼拉当作脊梁那样紧紧依靠着。


志愿


“你们的革命,在我看来,几乎是可有可无的。”

“我的确马马虎虎有这么一点雄心。”



“共和国万岁!我也是一个。”

格朗泰尔站起来了。

他错过了的整个战斗的无限的光辉,此刻在变得高尚的醉汉的目光中闪耀着。



他的阿波罗胸口绽放出玫瑰,殷红濡湿了他坚毅的双眼。

不,他的阿波罗不会死。

他会驾着太阳车回到他那云雾飘渺的地方,他的光芒会福泽大地,他的鲜血会供养生灵。

他会是他爱的世人。

山椒鱼皮

建议文配合谷歌地图食用,不然地名确实有点绕(地名的法语很简洁,中文译名很复杂)

红色女主,黄色让叔,蓝色沙威


可能有读者注意到“大区”“省会”出现了很多次,在这里科普一下法国的行政区划,方便后面看文。


法国行政区划是:大区—省—市镇,请对应中国的省市县理解。本土有22个大区,96个省。

法国天主教教区的划分基本跟行政划分一致,但设置的教区中心不一样。


女主目前走过的地方都属于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

该大区首府是马赛,宗教中心是迪涅。迪涅同时是大区下阿尔卑斯省的省会。

土伦、布里尼奥勒、德拉吉尼昂属于该区的瓦尔省,当时德拉吉尼昂是省会。法国的省会不值钱,想象...

建议文配合谷歌地图食用,不然地名确实有点绕(地名的法语很简洁,中文译名很复杂)

红色女主,黄色让叔,蓝色沙威


可能有读者注意到“大区”“省会”出现了很多次,在这里科普一下法国的行政区划,方便后面看文。


法国行政区划是:大区—省—市镇,请对应中国的省市县理解。本土有22个大区,96个省。

法国天主教教区的划分基本跟行政划分一致,但设置的教区中心不一样。


女主目前走过的地方都属于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

该大区首府是马赛,宗教中心是迪涅。迪涅同时是大区下阿尔卑斯省的省会。

土伦、布里尼奥勒、德拉吉尼昂属于该区的瓦尔省,当时德拉吉尼昂是省会。法国的省会不值钱,想象成三好城市吧……

所以沙威现在还在职业早期呢,才只在省里调动

(后面他调到滨海蒙特勒伊,书里写他有巴黎警察总署的关系,🦆要知道当时警察内部职称划分是把巴黎和地方划开了啊!巴黎警察的地位要比其他省的同行高 ……

我看书的时候真的不明白他怎么升职的!一个出身不好的狱警,居然能转业出来做司法警察,还能从地方直调巴黎,事业一帆风顺,跟坐直升梯一样!雨果在这些细节上不写清楚,光写下水道和滑铁卢去了😡😡😡)





山椒鱼皮
力 速 双 敏 尚 万 强

力 速 双 敏 尚 万 强

力 速 双 敏 尚 万 强

山椒鱼皮

【悲惨世界】粉随正主

雨果你害人不浅……我就差飞到法国实地考察了

第十章出现的古修道院是托罗内修道院(L'abbaye du Thoronet),大约建于1176-1200年。它位于法国东南部普罗旺斯瓦尔省的布里尼奥勒和德拉吉尼昂两镇之间。

看图,真的就是山坳坳里的修道院。

【悲惨世界】粉随正主

雨果你害人不浅……我就差飞到法国实地考察了

第十章出现的古修道院是托罗内修道院(L'abbaye du Thoronet),大约建于1176-1200年。它位于法国东南部普罗旺斯瓦尔省的布里尼奥勒和德拉吉尼昂两镇之间。

看图,真的就是山坳坳里的修道院。

鹅爱安灼拉
【捏捏人】你是法兰西的玫瑰,也...

【捏捏人】你是法兰西的玫瑰,也是我永远的星星⭐️

【捏捏人】你是法兰西的玫瑰,也是我永远的星星⭐️

午夜阿瞒

可预见的悲剧(终)(安灼拉X格朗泰尔)悲惨世界同人ER

安灼拉最终被逼上酒店,就是那个他和格朗泰尔进行到最后一步的那个酒店,他盯着举着枪对着他的兵士,面容坚毅,唇角的线条硬梆梆的,他的金发,他的蓝眼,让他像极了光芒万丈的太阳神,以至于格朗泰尔醒来时以为自己见到了阿波罗本人。


他于角落中听着,听士兵盘问他,最后,他听见安灼拉说:“开枪吧。”像极了叹息。


他听见有人喊瞄准……


他走出去,尽管他很痛,却依然尽量风度翩翩的走出去,为了看起来能够更符合与安灼拉共死的标准似的,他说,依旧是酒意熏染的声音::“共和国万岁,算我一个!” 即使他不在意”共和国”的含义,他所奋斗的就是安灼拉坚持的,仅此而已。


他错过了许多荣光,但是他...

安灼拉最终被逼上酒店,就是那个他和格朗泰尔进行到最后一步的那个酒店,他盯着举着枪对着他的兵士,面容坚毅,唇角的线条硬梆梆的,他的金发,他的蓝眼,让他像极了光芒万丈的太阳神,以至于格朗泰尔醒来时以为自己见到了阿波罗本人。


他于角落中听着,听士兵盘问他,最后,他听见安灼拉说:“开枪吧。”像极了叹息。


他听见有人喊瞄准……


他走出去,尽管他很痛,却依然尽量风度翩翩的走出去,为了看起来能够更符合与安灼拉共死的标准似的,他说,依旧是酒意熏染的声音::“共和国万岁,算我一个!” 即使他不在意”共和国”的含义,他所奋斗的就是安灼拉坚持的,仅此而已。


他错过了许多荣光,但是他想,我也许值得和他死在一起吧……


于是他问:“你允许吗?”


金发的阿波罗握住他的手,想在塞纳河边一样朝他温暖的微笑……


格朗泰尔在阴暗逼仄的小酒馆二楼看见了塞纳河上金色的波光……


安灼拉也看着他的格朗泰尔,他尚未表白的情人,他值得整个世界的好的情人……


“真可惜啊,还没有告诉他呢”,他想,他想……


午夜阿瞒

可预见的悲剧(二)(安灼拉X格朗泰尔)悲惨世界同人ER

“马吕斯那个傻小子好像也有喜欢的人啦,应该是个漂亮姑娘吧”,格朗泰尔想,没多少人和他一样会对一个男人念念不忘,抱着都不如姑娘软乎……


他的不能见光的念想在这些日子里有好像有了些希望,安灼拉会开始主动找他,聊天,聊他的理想聊他的未来,他说我们的革命会成功的,残暴的统治会迫使民众站在我们这边,然后我们就有足够的武器和力量;他说等成功以后,我还是希望能回去上学,和你一起,我们一起回到过去的日子;他说,你害怕吗,不必害怕,即使战争残酷,我们也会活下来的,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秒,然后我们就能赢;他说,格朗泰尔,你呢,你想做什么?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一直是个悲观的人,也许别人觉得他成日于酒色...

“马吕斯那个傻小子好像也有喜欢的人啦,应该是个漂亮姑娘吧”,格朗泰尔想,没多少人和他一样会对一个男人念念不忘,抱着都不如姑娘软乎……


他的不能见光的念想在这些日子里有好像有了些希望,安灼拉会开始主动找他,聊天,聊他的理想聊他的未来,他说我们的革命会成功的,残暴的统治会迫使民众站在我们这边,然后我们就有足够的武器和力量;他说等成功以后,我还是希望能回去上学,和你一起,我们一起回到过去的日子;他说,你害怕吗,不必害怕,即使战争残酷,我们也会活下来的,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秒,然后我们就能赢;他说,格朗泰尔,你呢,你想做什么?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一直是个悲观的人,也许别人觉得他成日于酒色中厮混,但他却是个冷静的旁观者,并且能够敏锐地嗅出悲剧的气息,他该说什么,说他并不相信他们还能回到学校,就像他一直不觉得这场革命能有一个好结果一样?他会失去他的,如果他这样说,而他不想这样,所以他醉鬼般的笑:“我吗,我希望回到学校,但不是学习啊,巴黎大学的妞儿很辣呢……”


然后他不出意料的看到了对方正义的脸上的不赞同……他其实想说的,我想和你一起回到过去的日子,只有我们两个人,或者,你身边有很多人,我能够看着你也好,这样我就能骗自己我拥有你……可是他没有,毕竟,对一个同性恋来说,这样太娘了不是吗?


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在一起,或许在酒馆里借着酒劲胡诌,或许在巴黎的小巷里漫步,或者单纯的,走很远去塞纳河边坐一下午,看船来船往喷吐工业的标志……安灼拉对他讲他的家族,他富贵的出身,他拥有所有对于独生子的宠溺,幼时简直拥有整个世界。他看着他的金发蓝眼,像极了阳光下塞纳河的波光——只有所有的爱才能培养出这样太阳一样的人吧。


他也提过他的过去,同样是出身于富贵,他的人生却没有那么愉快,他也曾有过一段金子般灿烂的时光,那时母亲依然在世,即使他仅仅是个私生子却也能过的愉悦,不必在家族中看人眼色。后来母亲离世,他被接入家族,感受到无比的孤独。他不是没有年龄相近的兄长,那个年纪的小男孩最喜欢的就是高大一些的哥哥,他还仔细准备了礼物,那是母亲送给他的最漂亮的小木枪,上面还鑲,着宝石,他想着它配极了哥哥的金发,就小心的包好,讨好似的送给他。他不是听不懂侮辱性的“肮脏的私生子”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安静的收好地上的礼物,从那起他就明白自已永远不属于那个家族……所以啊,格朗泰尔一生中美好的东西不是得不到就是得到后又失去。


于是他笑着说:“可能是我不值得吧。”平静的像在叙述一个事实。但安灼拉的心却不可抑制的缩了一下,他仿佛看见了那个有棕色小卷毛的小男孩蹲在地上捡起自己的宝贝,还要尽力装作听不懂对方辱骂的样子,他当时该有多难过……


于是他又揉了一把对方柔软的头发:“嘿,这不是你的错,你值得的,值得所有的一切。”


格朗泰尔看着他的同伴,他的睫毛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刺痛了他的眼睛——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跟他说,你值得的,不是你的错……天知道那个小男孩和那个少年有多需要这句话去度过黑暗困苦的日子,有血缘关系的父亲没给过,高傲冷漠的兄长没给过,而这个青年认真的说-他值得一切。终于有人愿意说,他的存在,不是一个错误……


才没有很想哭一场……



午夜阿瞒

可预见的悲剧(一)(安灼拉X格朗泰尔)悲惨世界同人ER

当安灼拉找到他的时候,格朗泰尔手里正拿着他宝贝的酒瓶子,一如既往的……所以他并没有听清对面的朋友说了什么就胡乱给了个确定的回答好把他打发走,毕竟他并不是很想看见这个朋友,起码现在是这样。所以当第二天英俊潇洒的马吕斯先生把同样风度翩翩的他拖到另一个小酒馆里,面对安灼拉正直又有点谴责意味的眼神,他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哼,才没有想起来昨天答应了他什么……


“ABC朋友会”,穿着黑色燕尾服的青年又重复了一遍,“我们要为自由民主和民权斗争,不惜一切代价!”


格朗泰尔喝了口酒,隐在黑暗的角落里听他的朋友们畅谈光辉的理想和奋斗的目标,他其实并不明白那些词代表了什么,他也不想弄明白,毕竟唯一真...

当安灼拉找到他的时候,格朗泰尔手里正拿着他宝贝的酒瓶子,一如既往的……所以他并没有听清对面的朋友说了什么就胡乱给了个确定的回答好把他打发走,毕竟他并不是很想看见这个朋友,起码现在是这样。所以当第二天英俊潇洒的马吕斯先生把同样风度翩翩的他拖到另一个小酒馆里,面对安灼拉正直又有点谴责意味的眼神,他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哼,才没有想起来昨天答应了他什么……


“ABC朋友会”,穿着黑色燕尾服的青年又重复了一遍,“我们要为自由民主和民权斗争,不惜一切代价!”


格朗泰尔喝了口酒,隐在黑暗的角落里听他的朋友们畅谈光辉的理想和奋斗的目标,他其实并不明白那些词代表了什么,他也不想弄明白,毕竟唯一真实属于他的就是他手中的酒,这也是最可靠的伙伴,他在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他的朋友们都在这里,即使他并没有什么存在感,和他们在一起也是开心的,即使从来没有人在意他是否像他们一样拥有崇高的信仰和追求……


这样最好,其实他有些害怕,害怕他们发现自己与他们这么不同,在他们谈着理想与信仰时,他只能缩在一旁,以防他们发现他并没有那些东西……也不全对啊,他想要的是他完完全全的对立面,就像活在黑暗里的蛾子的信仰是光一样,永远无法在活着的时候触碰到。


他想要的是安灼拉,那个即使在阴暗狭小的酒馆里也能发光的人,他好像是天生的领袖,能够吸引身边的一切,同他一起奋斗。他们是多年的朋友,或者说格朗泰尔是安灼拉长久以来的信徒,他从来没有期盼安灼拉能回馈他什么,毕竟,这份感情是见不得光的,毕竟,他连与他并肩而立的资格都没有……


“我们需要革命,我们要终结腐朽的,黑暗的世界,我们要给巴黎一个干净的未来!”安灼拉一句话总结了他们的集会,回头望向黑暗的角落,不出所料地看到那个人缩成一团,声音小小的附和着,凌乱的领结胡乱塞在缺了一颗扣子的衬衫里,手中的酒只剩下了一半——他到底是在集会还是在喝酒啊?于是安灼拉走过去,像有独角戏里的光束追着他一样,照亮了小小的角落,他利落的把纠缠的布料从格朗泰尔脖子里扯出来,又重新整理平整之后给他带回去,又大步流星无比正直的走回原来的位置,说了声解散,手上还残留着那人卷卷软软的胡子触感,竟然意外的不扎手,像极了他同样又卷又软的头发……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给格朗泰尔整理领结啊,才不是想调戏他……


格朗泰尔整个人都懵了,他看着安灼拉杀气腾腾地走过来,几乎双膝跪地大喊我什么也没干只是偶尔会睡几个姑娘偷几瓶家里的酒英雄我愿意加入你的革命,结果对方只是给他整了领结,天知道他把那块布扯出来的时候有多像把他的脑袋扯下来,结果直到安灼拉又杀气腾腾的走回去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被调戏了,毕竟还被莫名其妙地掐了下脸,心里才没有很高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