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悼念

2147浏览    405参与
元铭卿
2020.05.25 姥姥.....

2020.05.25

姥姥......是今天走的。

姥姥,祝诸事顺遂,您见到姥爷了吗?

2020.05.25

姥姥......是今天走的。

姥姥,祝诸事顺遂,您见到姥爷了吗?

龙战于野

汶川地震纪念

十二年前的今天,那是一个平常的下午。人们毫不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

下午两点到三点,正是人们午睡起床开始工作的时候,大地也开始工作了,它剧烈地晃动起来,一瞬间,房屋倒塌,生灵涂炭。无数的生命被夺走,无数的家庭被拆散一个城市就这么消失了……

我的故乡是四川南充的。当年地震的时候我才8岁。地震食我吓了一跳。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致敬了那场地震:那年也是北京奥运会的那一年。也是一个鼠年。让我们缅怀那些逝去同胞们吧

十二年前的今天,那是一个平常的下午。人们毫不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

下午两点到三点,正是人们午睡起床开始工作的时候,大地也开始工作了,它剧烈地晃动起来,一瞬间,房屋倒塌,生灵涂炭。无数的生命被夺走,无数的家庭被拆散一个城市就这么消失了……

我的故乡是四川南充的。当年地震的时候我才8岁。地震食我吓了一跳。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致敬了那场地震:那年也是北京奥运会的那一年。也是一个鼠年。让我们缅怀那些逝去同胞们吧

团子包邮吗?(看文请看置顶,目前备考期)

山川永纪,浩气长存,缅怀逝者,致敬生命。

山川永纪,浩气长存,缅怀逝者,致敬生命。

囹圄
凌晨,悼念亡魂。 图片是自己抓...

凌晨,悼念亡魂。

图片是自己抓拍的。

好眠。


凌晨,悼念亡魂。

图片是自己抓拍的。

好眠。


元气偏方杜可爱

姐姐的爷爷去世了。

我非常尊敬的一位长辈,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您。

有万般思绪难以表达。

您一路走好。爷爷。

姐姐的爷爷去世了。

我非常尊敬的一位长辈,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您。

有万般思绪难以表达。

您一路走好。爷爷。

九良的西弗

悼念霍格沃茨大战死去的所有英雄

看到过这样一段话

从前不曾试图理解你的冷漠阴鸷

不晓得过往留给你怎样的守望坚持

直到我看见银色的牝鹿于长夜奔驰

泪眼中任一句always诉说所爱消逝

我才懂你一直是决绝而不朽的王子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在二零二零

悼念

死在一九九八的你以及所有英雄

看到过这样一段话

从前不曾试图理解你的冷漠阴鸷

不晓得过往留给你怎样的守望坚持

直到我看见银色的牝鹿于长夜奔驰

泪眼中任一句always诉说所爱消逝

我才懂你一直是决绝而不朽的王子









在二零二零

悼念

死在一九九八的你以及所有英雄

slytherin蘅芜君殿下

碎碎念

5.2未到,忙里偷闲
1998.5.2,至今22年
我很想他。
想来他该22岁了,不知道这一世怎么样?可还平安顺遂?
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混乱一如1998,如果他在,我会心安吗?我不知道。
死亡似乎近在身边。我和留学的闺蜜失联了。
我设想过千万种可能,交织向不幸。
在惧怕未来的时侯,我突然想,他怕吗?
怕死吗?
也许他怕过,最终不怕了。
如果可以,想回到1998,给在黑夜里孤独徘徊挣扎怀揣巨大恐惧的他一个拥抱。
别怕,Sev。
我爱他至今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因他活下来,因他认识闺蜜,因他进欧美圈,因他改变自己。
而今三年,我敢说自己比之前好,未负他。
他是我的信仰,无人懂的光。
他一直在我心尖上,从未离开。
终于挣脱黑暗的...

5.2未到,忙里偷闲
1998.5.2,至今22年
我很想他。
想来他该22岁了,不知道这一世怎么样?可还平安顺遂?
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混乱一如1998,如果他在,我会心安吗?我不知道。
死亡似乎近在身边。我和留学的闺蜜失联了。
我设想过千万种可能,交织向不幸。
在惧怕未来的时侯,我突然想,他怕吗?
怕死吗?
也许他怕过,最终不怕了。
如果可以,想回到1998,给在黑夜里孤独徘徊挣扎怀揣巨大恐惧的他一个拥抱。
别怕,Sev。
我爱他至今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因他活下来,因他认识闺蜜,因他进欧美圈,因他改变自己。
而今三年,我敢说自己比之前好,未负他。
他是我的信仰,无人懂的光。
他一直在我心尖上,从未离开。
终于挣脱黑暗的他,要是知道自己成为了另一个人的光,会高兴的吧。
那就很好。

罅

艹遇上个沙雕亲友我无fuck说,啥都别想,哈哈哈就完了

艹遇上个沙雕亲友我无fuck说,啥都别想,哈哈哈就完了

星之羽X

惊闻藤原启治老师过世的消息,心中百感交集,再听那首《北琦玉布鲁斯》和大人帝国回忆那一段的插曲,不禁忍不住潸然泪下……

藤原老师,永远是心中那个父亲的形象,永远是最可爱的野原广志,以及那首成名曲《北琦玉布鲁斯》,长长久久的回荡在我们心中🙏🏻

从13岁开始,野原新之助这个小小的五岁的马铃薯小鬼头就成了我心中无可取代独一无二的男神,更不要提从记事起他就活跃在我的视线中。

不光是他,蜡笔小新的所有创作者都是无可替代的,有了他们,才有了蜡笔小新28年的鲜活形象,那个叫春日部的地方,一直是我心中一方最美的净土,那里没有坏人,没有污秽,只有我最爱的一家人,最爱的一群人,每个人都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可...

惊闻藤原启治老师过世的消息,心中百感交集,再听那首《北琦玉布鲁斯》和大人帝国回忆那一段的插曲,不禁忍不住潸然泪下……

藤原老师,永远是心中那个父亲的形象,永远是最可爱的野原广志,以及那首成名曲《北琦玉布鲁斯》,长长久久的回荡在我们心中🙏🏻

从13岁开始,野原新之助这个小小的五岁的马铃薯小鬼头就成了我心中无可取代独一无二的男神,更不要提从记事起他就活跃在我的视线中。

不光是他,蜡笔小新的所有创作者都是无可替代的,有了他们,才有了蜡笔小新28年的鲜活形象,那个叫春日部的地方,一直是我心中一方最美的净土,那里没有坏人,没有污秽,只有我最爱的一家人,最爱的一群人,每个人都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可爱。

而现在,矢岛晶子老师不再担任新之助的声优,藤原启治老师也离开了,那个为了家人拼尽全力的父亲和等着他回家的儿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对我而言,蜡笔小新,不再是蜡笔小新了。

我的青春,结束了……




绿尾坨坨
前年这个时候正好十七周岁, 备...

前年这个时候正好十七周岁,

备考之余吵着跟姥爷学毛笔字;

今年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依旧学不会忍让谦和,

教我写毛笔字的人也不在了

前年这个时候正好十七周岁,

备考之余吵着跟姥爷学毛笔字;

今年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依旧学不会忍让谦和,

教我写毛笔字的人也不在了

分形狂魔的日常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zMTA2MDk1NA==&mid=2247487755&idx=1&sn=9a129268da46558cf428872450e21c5c&chksm=fa4910becd3e99a8589a08edd542f4c0dc4702af1a8648775b72b1f25357c37aaa644406b17e&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6674829159&sharer_shareid=81...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zMTA2MDk1NA==&mid=2247487755&idx=1&sn=9a129268da46558cf428872450e21c5c&chksm=fa4910becd3e99a8589a08edd542f4c0dc4702af1a8648775b72b1f25357c37aaa644406b17e&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6674829159&sharer_shareid=8138eea29c24264bfb39b55aaa7a7926#rd

逝者安息。

九千·岁

2020年1月4日,她,离世了。

2020年4月12日,她,百日祭。


我想她吗?

想吧,不想吧。


一切都没变,一切都变了。


只是听不见院子里传来的沙沙声响罢了。

只是院子里的树叶没能及时扫除罢了。

只是吃饭的时候少了一副碗筷罢了。

只是听见楼下的开门声习惯性地叫了一声奶奶。

只是眼眶红着不掉眼泪罢了。

只是啊只是啊……


,年轻的时候,嘴就厉害,一嘴儿的“理儿”谁也说不过,老了啊,虽然糊涂,但是嘴儿还是那么麻溜,骂起人来毫不费劲儿。


,重男轻女,老顽固的思想,不知从何时起,许是血缘,许是老了老了心软,抑或是早年间的作为产生的愧疚……对于这些种种,也...

2020年1月4日,她,离世了。

2020年4月12日,她,百日祭。


我想她吗?

想吧,不想吧。


一切都没变,一切都变了。


只是听不见院子里传来的沙沙声响罢了。

只是院子里的树叶没能及时扫除罢了。

只是吃饭的时候少了一副碗筷罢了。

只是听见楼下的开门声习惯性地叫了一声奶奶。

只是眼眶红着不掉眼泪罢了。

只是啊只是啊……


,年轻的时候,嘴就厉害,一嘴儿的“理儿”谁也说不过,老了啊,虽然糊涂,但是嘴儿还是那么麻溜,骂起人来毫不费劲儿。


,重男轻女,老顽固的思想,不知从何时起,许是血缘,许是老了老了心软,抑或是早年间的作为产生的愧疚……对于这些种种,也已无从考证了。


,都说留着口气儿,在奈何桥的入口迟迟走,就是为了等等,再等等,等着那位正从外地放寒假回家的小孙女,都说她还是疼爱小孙女的,就是看着小孙女安全回家,见着最后一面才肯放心离去。


,可爱,又可“恨”。都问小孙女,问她会活到什么时候,小孙女看了看躺在摇椅上睁不开眼的她,又想了想,总会过了年,可能还得几年吧,只是小孙女知道这是不现实的。


眼泪终究还是流了下来,啪啪地掉在被褥上,浸入,不见踪影……


说不出口,就用文字来悼念你吧,愿你在那边过得比这里好一百倍。





悠之空

国哀诔

       庚子清明,夜雨晴初,云霁方好。长河久逝,此乃亘古之理,亦为骚客之悲。

       白驹一霎,人何以铭存万世耶?余未知其然也。而知中国十亿顷大界,倾巨意而搏疫难,动国力而治民疾,灾势得控以稍息也。而知华夏百万万民者,怀至敬以致敬,携至哀以志哀,举国上下同悼壮烈也。壮烈者,何人哉?

       有青春华茂者,音容正轻,犹有鸿鹄之志,欲创业以搏未来。有行至中年者,盛年尚值...

       庚子清明,夜雨晴初,云霁方好。长河久逝,此乃亘古之理,亦为骚客之悲。

       白驹一霎,人何以铭存万世耶?余未知其然也。而知中国十亿顷大界,倾巨意而搏疫难,动国力而治民疾,灾势得控以稍息也。而知华夏百万万民者,怀至敬以致敬,携至哀以志哀,举国上下同悼壮烈也。壮烈者,何人哉?

       有青春华茂者,音容正轻,犹有鸿鹄之志,欲创业以搏未来。有行至中年者,盛年尚值,犹有妻子之情,家业兴隆有望,可更上一步。有皓首之年者,事业方成,犹有天伦福乐,寿终正寝之愿也。而国难当头,老少当同,医者仁心,无数英杰舍生忘死,方使国泰民安,黎民得乐。舍身之乐,得百姓之乐,舍身之福,得百姓之福,舍身之性命,得百姓之性命,此何人哉?此何人哉!余未知万千烈士之名,然得万千烈士之泽,心存万千烈士之志,而履万千烈士之神。哀哉!哀哉!

       尚有华夏同胞遭难,生前受苦,病魔颠覆,而不得终老之福。人皆爱生恶死也,时值大难,无数同胞携病隔离,阻病魔蔓延,虽死而心念社会。而亲人之悲,何人可知!唯求生者振奋耳。

       此情此景,但闻丧钟短鸣,警钟长鸣,余情不可遏,而悼其青春,悼其盛年,悼其天伦,悼其族人,悼国家之大难。草草此书,未能抒情,惟愿逝者安息,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庚子年三月十二作                                          

Vinda    ⃒⃘⃤ Rosiest

战疫十二时辰——人定

                           烈士——亥时...


                           烈士——亥时

                            作者:忆

    亥时,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傍晚的星星挂在被烫了一个洞的黑布上。夜空,因星星而美丽。

    写在最后,就像一个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这段文字在这儿结束了,死去的人停在了这个冬天;言有尽而意无穷,活着的人还要继续下个春日。

我们希望被按了暂停键的城市能够早日重新播放,恢复以往的繁华喧闹;我们希望在每个清晨日夜齐聚一堂,牵手拥抱;我们希望每个一线岗位上的英雄们平安地微笑着凯旋归来;我们希望每一位烈士能受到人们的尊重和怀念,生者可以珍惜他们奋斗换来的生命。

    小时候听老人说,每有一个人死去,就会化身成一颗星星飞上天空中,照耀着大地。

     武汉终会盛开樱花,中国终会迎来崭新的2020,我们终会在硝烟散尽的世界中重逄。


悬悬
  • 大家好,我是死神。

  • 名字很帅吧,嗯,我也这么觉得。

  • 可能还有人觉得我们镰刀斗篷的行头也很帅,

  • 但是说老实话,斗篷那都是年纪比较大的老死神在很久以前的装束了,

  • 斗篷那玩意又容易被踩到又容易走光,很碍事的好吗,

  • 现在服装什么的款式越来越多,真没有必要披着个斗篷到处晃,

  • 更多的时候我们都是尽可能的跟阳间的正常人一样的穿戴的

  • 可能很多人对我们这个职业有误解,

  • 其实说老实话我就是个第三产业从业者。

  • 毕竟地府里的鬼又不用吃饭,第一产业也没啥意义

  • 毕竟地府又不用搞经济现代化,第二产业也没啥作用

  • 剩下来的就是第三产业了……

  • 或者再具体一点,就是服务业。...

  • 大家好,我是死神。

  • 名字很帅吧,嗯,我也这么觉得。

  • 可能还有人觉得我们镰刀斗篷的行头也很帅,

  • 但是说老实话,斗篷那都是年纪比较大的老死神在很久以前的装束了,

  • 斗篷那玩意又容易被踩到又容易走光,很碍事的好吗,

  • 现在服装什么的款式越来越多,真没有必要披着个斗篷到处晃,

  • 更多的时候我们都是尽可能的跟阳间的正常人一样的穿戴的

  • 可能很多人对我们这个职业有误解,

  • 其实说老实话我就是个第三产业从业者。

  • 毕竟地府里的鬼又不用吃饭,第一产业也没啥意义

  • 毕竟地府又不用搞经济现代化,第二产业也没啥作用

  • 剩下来的就是第三产业了……

  • 或者再具体一点,就是服务业。

  • 那么服务谁呢,

  • 你动动你聪明的小脑子,除了服务你们我们还能服务谁。

  • 我们整个地府的工作就是以你们为中心的啊喂,

  • 就是负责把你们的灵魂渡到冥界,然后再还魂之类,

  • 好家伙,一条龙服务。

  • 我们不同的鬼那是各司其职,

  • 可能你们比较熟的就是就是我们死神,然后牛头马面黑白无常,

  • 名字不一样,但是说白了,我们的任务就是把阳寿已尽的魂引渡到地府。

  • 除了我们,其实还有好多在冥间工作的鬼,

  • 比如奈何桥办事处那一条路,算得上是整个地府的门面了,

  • 咱们全鬼界最漂亮的孟婆就被派到在那里忍受着高温跟你们熬汤,

  • 还要听那些魂絮絮叨叨的讲些什么生前的破故事,

  • 你们可能还比较熟的就是鬼判官了,

  • 判官们资历都很高,在鬼界的地位也高,毕竟干的真正的脑力活,

  • 但是除了这些有名的鬼以外,更多的是无名的鬼在默默的为你们付出着啊。

  • 比如那个奈何桥下的彼岸花,

  • 你以为是他自己随便长的吗,怎么可能啊。

  • 你在没有看管的野外见过这么好的花?

  • 那都是有鬼专门修剪、育种的,

  • 你想想,鬼怎么会需要绿化?都不是为了能让你们来这里的时候舒服点。

  • 还有那个生死簿,你以为那个是电脑自己排序的?

  • 怎么可能,地府里不讲科学技术的啊,

  • 都不是专门有鬼一个个像捉虫一样校对编排啊。

  • 世界上每秒钟出生四个人,死亡一个人,

  • 生死簿要随时更新,你们还人口老龄化,哪有那么轻松的事情?

  • 当然了,绝大多数的鬼的工作都是在地府里,

  • 只有我们,工作场所在你们阳间。

  • 虽然我们已经不穿斗篷了,但是作为死神,我们还是要牛头马面他们区分一下的,

  • 虽然职责差不多,毕竟我们名字不一样嘛,

  • 原来我们是属于不同辖区的,比如我们死神就是西方的,而黑白无常他们就是东方的,

  • 但现在时代变了,阳间都已经经济全球化了,为了更好的服务,我们东西方的就合并了。

  • 我觉得这合并是件好事,互相交流是必要的,但是咱不能丢掉传统是不是

  • 所以我们不穿斗篷,但还是会带一个镰刀的。

  • 领导会在死神上岗的那一天给他们发镰刀,

  • 这个玩意还挺拉风,可以随意变大变小或者消失

  • 有点像那个姓孙的伙计的金箍棒。

  • 不过说句实在的,我至今都没有明白这个镰刀的作用,

  • 我们不能对任何阳寿未尽的人做出任何事,

  • 原因很简单,我们就是个搞服务的,人家阳寿未尽就是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服务,

  • 顾客就是上帝,哪有服务员说要强迫别人接受服务的道理

  • 不可能伤人,当然不可能割麦子,

  • 所以理论上这个镰刀根本没有什么用。

  • 倒是有些上了年纪的死神可能会把那个镰刀变得特别大,

  • 这样镰刀手柄就会很长,可以当拐杖用一下。

  • 这就是你们常常认为的,穿斗篷拿巨镰的死神形象。

  • 其实对于我们而言,我们一般都会直接让镰刀消失,

  • 或者变成一个短柄的小镰刀,太大了真的很影响行动啊。

  • 至于为什么每个死神都要有一个镰刀而不是其他的东西,

  • 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一个年长的死神,

  • 但他告诉我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少儿不宜【1】,

  • 我也就不好问下去。

  • 不过我看得出来,你们对我们死神真的有很大的成见,

  • 我曾经在工作的时候看见了一副画,

  • 上面是一个老死神,穿着黑斗篷,倚着巨大的镰刀,坐在各种头骨中间。

  • 不是我说,这也太扯了吧。

  • 如果说斗篷镰刀我们还认的话,那个头颅是怎么回事?

  • 我们只勾魂啊,根本就不会要什么头的啊?!

  • 谁说我们勾个魂要搞的人身首异处的?!

  • 你看看,世界上这么多逝世的人,所有的灵魂都是鬼带回来的,

  • 难道每一个都身首异处?

  • 恰恰相反,所有的身体不完整都是你们自己折腾的好嘛,

  • 搞什么斩首,搞什么车裂,搞什么凌迟,

  • 把本来挺好的身体搞的奇形怪状,

  • 现在还反过来怪我们?!

  • 而且我们地府要你们头骨干什么,

  • 那玩意又丑,而且如果那玩意在地府里受潮发霉了你们来清理?

  • 我们地府很干净的好嘛,鬼没有什么需求,不会制造什么垃圾,

  • 大家的素养也都比较高,就我觉得,至少比你们阳间干净多了,

  • 反正我看到这些成见是挺难受的。

  • 不过我也有看到过对我们挺好,没啥成见的。

  • 我上次拿着小镰刀去一个窑洞里招魂,结果去窑洞的半路上一个人拦住了我,

  • 我当时有点怕,毕竟我们最好是不要被人认出来的,

  • 我们的名声本来就不好,要是被阳间的人发现了身份指不定就会被不理解的人排斥,

  • 原来就有一个同事,身份被人发现,被好几个人痛打了一顿,

  • 他又不能还手,又不敢施法,就只能咬牙受着,找个空隙狼狈的逃回来,

  • 所以我想避开那个迎上我的人,

  • 结果他居然小跑着迎过来,紧紧握住我的手,不断的跟我寒暄,

  • 那热情程度把我整个鬼都搞懵了,

  • 然后他就把我往窑洞里引,拿个凳子让我坐下,跟我继续聊天,

  • 这真的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么好的礼遇。

  • 更神奇的是他那个人居然说是为我们服务的,

  • 你能想像那种感觉吗,

  • 就是一个服务别人惯了,还经常被人带有色眼镜看待的服务员,

  • 居然在某一天的服务过程中有人跟你说“不不,不是你在服务,是我们服务你。”

  • 真的,我当时震惊了。

  • 然后他跟我聊了一会,把一个叠好的红布塞到我的手上,就带着我往窑洞外走,

  • 我就跟着他,他一边送我一边跟我聊,送了很远的距离才离开。

  • 我当时完全的陷入巨大的震惊当中,根本就忘记了我来的目的是啥。

  • 于是当然,收工后我因为业绩不够被上司批评了。

  • 我把我经历的故事跟我的上司以及同事们一说,

  • 他们一个个惊讶的跟见了鬼一样。

  • 好吧我承认这句话表达有点不对劲,但他们的反应真的很大。

  • 不敢置信的上司让我拿出证据,我把那个红布给了他。

  • 他打开那个红布,布的一角画着个奇奇怪怪的金色图案,

  • 看到这个,在场的一个老死神笑了,告诉上司,我说的没有问题,

  • 上司问为什么,那个死神指了指红布上的图标,告诉我们那有一部分是镰刀,

  • 那是他们的标志。

  • 估计他们看我拿着镰刀,把我当他们自己人了,所以才那么热情。

  • 上司当然原谅了我,还让我把这个红布在死神大会上展示,

  • 告诉所有的同事这个标志的特殊性。

  • 死神是要开会学习的,内容之一就是人间的标志,

  • 很多时候那意味着我们的工作重心。

  • 比如那个带勾的十字,曾经就在大会上重点讲解过。

  • 如果是斜向放置的黑色逆时针勾十字标志,那是我们的工作重点区域,

  • 而正着放置的金色顺时针勾十字标志,那是佛祖的地方,我们几乎不可能找到业务的。

  • 不过绝大多数的重点都是暂时的,

  • 比如那个斜勾十字,大概阳间1945年后就没有什么用了。

  • 只有一个标志是几乎永远有用的,

  • 同样是十字,但是没有勾,而且是红色。

  • 我敢说,对于死神,没有那个地方比那里更有去头。

  • 那里是所有死神不变的工作重心。

  • 我经常能在那里找到一些穿着白衣服,淡粉色衣服,淡绿色衣服的人

  • 甚至去多了还能认识其中不少人。

  • 他们比任何人都了解我们,他们对死亡对死神职责的理解比任何人都要多,

  • 但是很可惜,我们的方向完全南辕北辙。

  • 至少他们知道,病痛不是我们带来的,那是你们阳间土生土长的东西,

  • 我们希望带走每一个因为肉体病痛而痛苦的灵魂,从而减少灵魂的痛苦,

  • 而他们,希望通过直接解决肉体的病痛来达到与我们同样的目的。

  • 服务对象是一样的,目的是一样的,但是方法刚好相反。

  • 不过显然,按照你们对死亡的看法,他们的方法当然更引人向往,

  • 于是这让他们打出了“与死神搏斗”的口号。

  • 而且,不得不说,他们的成功率还挺高。

  • 但是不论如何,我们的目的会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帮助灵魂减免肉体的痛苦。

  • 所以每次死神们去的时候,都会跟他们打个招呼,

  • 然后我会等在那个灵魂的床边,看着他们尽其可能的对之救治。

  • 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会冲我笑笑,我也笑着轻轻挥一下镰刀,等下次再来。

  • 为了照顾我的心情,他们会尽力的保持平静以掩饰喜悦,

  • 对我而言,当然我会沮丧,但是我也愿意看见这样,毕竟这是我们共同的梦想,

  • 只不过他用了一种与我完全不同的方式达成了而已,

  • 如果说什么让我很沮丧的话,那可能是一种自己的方法没有用处的无力感。

  • 当然,如果他们的方法失败了,那就轮到我把灵魂带走了。

  • 他们也会尽可能冷静的对我保持微笑,

  • 只是我知道,在这样巨大的对死亡的成见下,他的无力感一定比我强,

  • 滋味一定比我更不好受。

  • 我曾经在一个晚上的顶楼天台上看到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 他口里喃喃着“怎么就救不回来了呢……”

  • 我看着他双手抱着头,绝望的蜷成一团,

  • 我不敢上前,毕竟他一切的难过都是由我这样的死神造成的,

  • 但是眼前的一切把我的脚钉在原地,不能离开。

  • 我就站在他的前方,不能做别的,只能看着他。

  • 很长时间——或许不长——他抬起头,看见了我。

  • 我往前走几步,向下伸出了手。

  • 他握住我的手,借我的力站起来。

  • 他拍拍我的肩膀,往楼梯口走,

  • 我知道,那是让我跟着他。

  • 那天没有什么业绩,我当然有些难过,但是想来觉得可能也是件好事。

  • 只不过,往后,越来越多的怪事发生了。

  • 在一次收工后,有一个同事告诉我们,他去一个红十字的地方勾魂,

  • 他像往常一样站在病床前,看着他们的救治,

  • 那个救人的人和我的同事很熟,最终也是他赢了,

  • 病人可能会有点后遗症,但毕竟是被救下了,

  • 我的同事与他握手,由衷的佩服他,然后跟着他走出了病人的房间

  • “我一直觉得我是可以带走的,但是他就是硬生生救下来了,这搞得我是真的服气。”

  • 以上是我同事的原话。

  • 他跟着救人者出去,那个人跟病人的家属谈些后续的事情,

  • 大意是之后可能的并发症之类。

  • 同事没有多听,转身想离开,找下一个需要自己的人。

  •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惨叫。

  • 他猛然回头,看见那个救人者倒在血泊里,

  • 一个近乎疯狂的病人家属拿刀向他身上乱砍。

  • 而他在一声惨叫后他再没有了声音,

  • 那是在努力压抑自己不能喊出声来,不能影响到他人,

  • 而病房里,他的伙伴还在救治那个病人。

  • 那是我的同事第一次不愿意看到一个人死去,但他无法阻止,无法做出任何的行动,

  • 他只能站在那里,

  • 眼睁睁的看着红色的液体在惨白色的地板上漫开,

  • 随之在全身漫开的,是一种惊恐的绝望感。

  • 一个人,一个被救回的人的家属——杀死了救回他亲人的人。

  • 杀死了死神都不愿意带走的人。

  • 他讲完这些后,在场所有的死神陷入了极端的沉默中。

  • 你们确实会做出一些让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

  • 无法理解。

  • 那之后不久,上面来消息,说阳间有瘟疫爆发了,

  • 说老实话我不是很想要你们阳间有什么大灾大难,那意味着我们又要狠狠地忙活一阵子了,

  • 但是没有办法,于是我与大批量的死神来到瘟疫的爆发点,来到爆发点的红色十字下,

  • 结果,我们发现,那些白衣服的人连自己的防护都没有做好,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 我懵了,我们懵了,所有的鬼都懵了。

  • 不是,原来你们看见一两个死神过来不都无比警觉,还喊出与死神搏斗的口号吗,

  • 现在这么大批的死神过来,你们跟没看到一样?

  • 我们死神不要面子的嘛。

  • 于是我的一个同事拉住了一个人问:

  • “你们知道瘟疫这回事吗?”

  • “知道。”

  • “那你们怎么连防护服都不穿口罩都不戴?”
    “不能戴。”

  • 啥玩意?不能戴?

  • 好吧,我们承认我们懵的更厉害了。

  • 虽然我们无法理解这些行为,但是既然你们没有什么行动,那就只有我们来做了,

  • 于是那几天我们就忙活开了,

  • 按道理瘟疫的初期不会有大的问题,但是这次确实例外。

  • 终于,那些人愿意有些作为了,他们开始救治,开始把爆发点隔离,

  • 那是件好事,这样我们的工作量就能小些,而且只用盯着一个地方工作,不需要到处跑

  • 但是问题是很大的,没有过多少天,我们在病床上看见了那些熟悉的人。

  • 那些为别人带上呼吸机的人,自己戴上了。

  • 而我守在他的病床边。

  • 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是什么,但是我的心情很复杂。

  • 看着他——他当然想说些什么,但是不能说出口。

  • 那让我想起了他的同行“不能戴”的话语。

  • 但我终究是俯下身,向他伸出手,像原来在天台对另一个人做的一样,

  • 旁边,他的同事在尽力的帮助他,用各种无法我理解的技术机器,

  • 而他最终是握住了我的手,

  • 我最终带走了他的灵魂。

  • 有些东西我们不能理解,但是我们愿意尊重。

  • 那后来我们去了别的地方,

  • 原来的疫情爆发点已经慢慢的缓和,但是越来越多的爆发点在千里外的别处出现。

  • 越来越多的事情无法被理解,也开始无法被控制。

  • 好了,就到这里吧,我要走了,很远的地方还有很多魂在等我。

  • 我想你也不愿意理我了,

  • 听,防空警报响了。






  • 注:

                【1】:希腊神话里,传说死神的镰刀曾经割下过神王的生殖器。




2020/4/4 悬悬


Astina
悼念。 灵感来自微博武汉市民江...

悼念。

灵感来自微博武汉市民江边花祭。

以前不懂,现在越发觉得,如果只能拥有一个愿望,那我许愿国泰民安。

愿逝者安息,

感谢他们曾经来过。

生活还在继续,

愿生者擦去泪水后依旧勇敢前行。

最后,

“敬平凡的人类。”*


此处借用原自淮上的《不死者》,原文:“敬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类。”


另,图为悼念而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祈福中华,祈愿2020。


悼念。

灵感来自微博武汉市民江边花祭。

以前不懂,现在越发觉得,如果只能拥有一个愿望,那我许愿国泰民安。

愿逝者安息,

感谢他们曾经来过。

生活还在继续,

愿生者擦去泪水后依旧勇敢前行。

最后,

“敬平凡的人类。”*




此处借用原自淮上的《不死者》,原文:“敬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类。”


另,图为悼念而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祈福中华,祈愿2020。


救赎自己
英魂不朽,深切缅怀牺牲在抗疫一...

英魂不朽,深切缅怀牺牲在抗疫一线的烈士和同胞

(板子坏了才整出这么一个指绘+鼠绘的简陋图片,望不介意)

英魂不朽,深切缅怀牺牲在抗疫一线的烈士和同胞

(板子坏了才整出这么一个指绘+鼠绘的简陋图片,望不介意)

阡陌铃音逆晚尘

【韦苏】同人💧【JOJO】

分了个部分  不光是韦苏

  四月四 真是都凑一块了呀

  • 致敬英雄

  • 韦苏同人

  • JOJO

  • JOJO

   🍃清明🍃

-------------------

1】

🕯️🕯️🕯️

致敬。铭记。缅怀。悼念。

看似一谢永消亡,实则丹心照汉青。

-------------------

2】

韦苏:

就想搞他俩在一起的甜蜜生活(日常)

 o(*≧▽≦)ツ ~ ┴┴...


分了个部分  不光是韦苏

  四月四 真是都凑一块了呀

  • 致敬英雄

  • 韦苏同人

  • JOJO

  • JOJO

   🍃清明🍃

-------------------

1】

🕯️🕯️🕯️

致敬。铭记。缅怀。悼念。

看似一谢永消亡,实则丹心照汉青。

-------------------

2】

韦苏:

就想搞他俩在一起的甜蜜生活(日常)

 o(*≧▽≦)ツ ~ ┴┴

        前一轮雨堪堪停了,空中沾著着细弱的莹珠,远处的事物朦胧在气里,恍惚般飘渺。百米外的人影像钟情人世的魂灵,久久飘荡不离。

        “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指月楼,韦长歌轻撩着怀中人的鬓发,口中缓声念叨着,“这句终是与我无缘了。”他嘴角勾着那致柔的笑意,眼神也随而深了几分,落在那隽秀的面容上,融了里去。

        怀里的人似是感受到了视线,眉头微微蹙动,倒也没睁开眼来,指下一动,又给韦长歌胸前的衣襟添了一道新褶。

        韦长歌一笑,侧耳细判外面的声音,不多时抬起外侧的手用内力轻开了窗,屋内瞬间亮了几分,微风窜进来的一瞬,搂着人的手同时细细拉好了覆着苏妄言肩头的软被,坐起的身躯挡住了些许亮光,怀里的人依旧睡得安稳,唯有细长的眼睫浮动了几下。

        生气夹杂着绿意顺着窗口涌进来,扑到了床边,苏妄言忽然扭动了一下身子,过了一阵,缓缓张开了眼。

        第一瞬映入的东西,就是有如天上明星的笑意。

         “醒了?那我便差人做早膳,妄言想吃什么?”一字比一字敲着今日初始的温柔,看着自己充斥了韦长歌满眼,苏妄言觉到一股幸福的暖意顺着胸口漫上来,比身后那只燠热的手滚烫的多,他缓缓起身挂住了韦长歌的脖子,脸埋上左胸,贴着韦长歌强有力的心跳,一点一点和着自己的拍子。

         “你知道。”苏妄言的声音很轻,好似睡意还未散去,他侧头看向窗外,远处的屋宇和树梢都披上了银纱,雨后的湿意就好像是被他们散过来的,抚在人脸上,很凉,却不冷。(你知道=你知道我喜欢什么)

         “嗯。”韦长歌顺着他的发丝,“那就按清明的传统做些妄言喜欢的膳食。”他说着忽然一顿,俄而道“我亲手做,可好?”说罢低下头,在苏妄言的发顶落下今日的第一个吻。

         “好。”苏妄言的声音轻飘飘的,若一律丝线扫过,肯定的答复让韦长歌心头更软。

           双臂依然勾在一起,丝毫毋有要放人的意思。

         “妄言,你不放开我我怎么给你弄吃的去?”韦长歌盯着他的双眸洋装不奈道。

           嘴上这般,心里却是喜得冒了花来。   

           眸子深处的笑意,根本骗不了人。苏妄言与他交视,轻哼一声。

           挂着脖颈的手依旧分毫未松,于是韦长歌脸上的笑意更显了,口中的不奈化了笑,整面都满了柔光,他勾手又将人往怀里带了几分。

        苏妄言只是锢着他,并不言语。二人足足在榻上相视了好一阵,再多一会儿只怕就能合了一块去。

        韦长歌正要再开口,苏妄言突然一勾他,在他唇上留下清浅一吻,完而迅速放开手翻身躺回了被子里。

        韦长歌看着他的背影,没忍住漏了轻笑。

        被子里的人转身瞪他,看起来有些恼,却是飞红了脸,嗔道“笑什么?!天下堡堡主就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了?没被别人亲过不成?”

        韦长歌原本已下了地,这会儿又回了床边,附身将唇贴在苏妄言耳畔,“韦长歌可不就沾了那么一片叶,一片姓苏名妄言的叶,从前没沾过别的,现在沾了一片,又是肖想多年,便是再沾不下别的了。这心里,也没那么大地儿,塞一个就满了。”

        说完就见苏妄言耳尖也染了红,韦长歌勾唇一笑,起身穿上外袍往外走,步子刚迈到门口,就听到一句轻哼:“油嘴滑舌。”

        这脸上的笑,在心上人面前,总也是灭不得的。

      

        苏妄言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间又憩了一会儿。

        韦长歌拎着食盒进来的时候,他刚起身,眼尾还带着些许迷蒙,衣领因动作滑出了大半个肩头,连带着胸前珠缨也露了出来。

        他拉直双臂伸了个懒腰,懒懒看向来人。

        韦堡主险些松了手中的食盒。

        缓缓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将食盒置在桌上,而后走到床边,着手助苏妄言更衣。

        “韦堡主当真不怕将我养娇了不成?”苏妄言看着他替自己拉起衣领,又低首整理腰带,口中笑道。(在一起了就莫得以前那么易害羞脸红加嗔怒了,哈哈哈)

        韦长歌替他整好里衣,就笑着松了手,“妄言不是早就吃大户了?”说完转身出去了。

        苏妄言看着他的背影,没言语,只拿过外袍自己套上。

        刚穿戴整齐,韦长歌就端了水来,就着脸帕细细给苏妄言净了面,完后拉着人做到了桌旁的圆凳上。

        伸手揭开食盒顶盖,轻浅的艾叶味飞了出来。

         “我做了三种不同口味。”带着淡蓝色花纹的盘子被韦长歌端出来放在桌上,衬着绿色的青团更加勾人。

        红豆馅的青团顶皆嵌一颗红豆,不免让人脑海想起所谓此物最相思,又或是——灰劫昆明红豆在,相思廿载待今酬。好生令人思绪翻飞。

        莲蓉馅的裹了梨花瓣,若隐若现在绿意里,倒别有一番风味。(我发现我就离不开梨花,哈哈哈,莫得办法,他俩的“情花”嘛)

        芝麻馅的并无任何点缀,却是透着纯粹的晶莹一般,仿佛能穿过皮囊,瞧见里面的心。

         “嗯,明了,易分。”苏妄言总是不免要感叹韦长歌的细心,一如当年长乐镇,若不是他顾好了秋水,真不知后续会发生什么。

        刚启了第二层的缝,香气就飘了出来,“鲤鱼?!”苏妄言有些讶异,倒是没想到这道菜会出现在今日的早膳中。

       “我寻了一尾小的,与你解解馋。”韦长歌将鱼取出来,放在苏妄言跟前。

         苏妄言面上微微一红,又迅速退了下去,好些日子没吃野狐泉的鲤鱼,倒真是想了,自己随口一提,韦长歌倒是上了心,要说意外也非全然,自己也同会如此,但如此受人在乎,着实让人胸口一热,心头一暖。

         第三层是两碗桃花粥,散着淡淡的花香,伴着先前的诱惑直让人的食欲攀到了顶。

         苏妄言刚拿起勺柄,就突然被揽住了脖颈,还未反应过来,一个柔软燠热的唇就印在了他唇上,同时来的还有一口带着桃花瓣的香粥,滑进了嘴里,融了一个桃花味的吻。


PS:青团有点私设吧,大概是发于唐朝,距今一千多年历史了,很悠久,但古时多是祭祀用的,我在这里把它做民间小吃。


     🌸 (旧时寒食节主要吃粥。据《荆楚岁时记》记载:“去冬节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禁火三日,造饧大麦粥。”另外还有“桃花粥”,这是唐代汉族寒食节的食物,流行于河南洛阳地区(苏家就在洛阳诶~)《广群芳谱》中说:当地民间在寒食节,采摘鲜桃花,配上好米煮成粥,味道鲜美,富于营养。这个风俗一直流行到明末。清代孔尚任的《桃花扇·寄扇》一出就有这样的唱词:“三月三刘郎到了,携手儿下妆楼,桃花粥吃个饱。”搜自百度

        


-------------------

3】

JOJO

乔纳森·乔斯达:1868.4.4~1889.2.7

大乔,今天是你152岁的生日,今年是你离开的第131年,生日快乐。

很巧的是,今天也是东方的种花家,悼念亡人的日子。

永远的绅士,传承的精神。

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

人間讃歌は「勇気」の讃歌ッ!!

人类的伟大就是勇气的伟大!

人間のすばらしさは勇気のすばらしさ!!

-------------------

4】

JOJO

第四项内容:在四月四日四时四十四分四十四秒呼叫米4达

(就当精准到秒了吧,大乔生日,顺路迫害,鹅鹅鹅鹅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