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5641浏览    1017参与
葉伽
早在见到你之前, 那份焦急的意...

早在见到你之前,

那份焦急的意绪就存在了心里。

所以我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

早在见到你之前,

那份焦急的意绪就存在了心里。

所以我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

call me JN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葉伽

以第三宇宙速度坠入爱河

        我和你,在渺远的星系,向地球坠落。

        坠落的方向上看不到目的地。


        尘埃从头盔的球面上滑向身后,一尘不染的玻璃上只有对方。

        倒映的像。...


        我和你,在渺远的星系,向地球坠落。

        坠落的方向上看不到目的地。


        尘埃从头盔的球面上滑向身后,一尘不染的玻璃上只有对方。

        倒映的像。

        初速度几乎不变。

        重心轻轻点在你我,紧扣的双手中央。

        迎面洒下临近恒星的光芒,刺眼的明亮。

        又过了许久才睁开眼,渐远了身后送别的夕阳。

        广阔的空间。

        太空是无尽的渺远。

        随口数过一个个光年。再转头,注视繁星映刻进你的眼。

        霎时仿佛通讯连接中断。巧笑明眸是你不尽的语言。

        然后是穿过几个引力场。

        闯过超重,加速度,漫游在五色的行星间。

        是自由落体的美丽的轨迹,你的背后是恰到好处的繁星点点。

        才发现地球愈加迫近。因为满眼所见尽是一派蔚蓝。


        我们从稠密大气中穿过减速。

        不知为何,此时的相拥,有种微妙的特殊。

        一望无际的海洋,直直坠入。

        摘下头盔深吻。深海的光影是气泡折射逸出。

        一路潜下万米海底。

        脚底轻触软沙。

        那里,又一个宇宙深处。


        两人,开始时只是一对渐近线。

        后来,慢慢从交往到热恋。

        一起跨过了那顶点。

        在温柔的深海里静静沉淀。

call me JN

依旧是一个逻辑性极强的人。以前一直以为,感情辅助、逻辑权威。所以一直在压抑感情。直到今天,不知道是什么热血上头还是怎样,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台逻辑机器,却被自己找到了漏洞。逻辑,可以服务于情感。逻辑可以自圆,那么感情不再被压抑,也就顺其自然了。贼好解的一场死局。

依旧是一个逻辑性极强的人。以前一直以为,感情辅助、逻辑权威。所以一直在压抑感情。直到今天,不知道是什么热血上头还是怎样,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台逻辑机器,却被自己找到了漏洞。逻辑,可以服务于情感。逻辑可以自圆,那么感情不再被压抑,也就顺其自然了。贼好解的一场死局。

call me JN

喜欢一个人...是那么一件难以承认的事情吗


今天的几个感悟:

1)人设,是自己给自己的设限,比如,coolest human,INTJ,一旦认准绝不回头,etc.  感觉有点儿自证预言的意思。他也说了,大家都会变的,我们努力改变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2)慕强,说起来总觉得是一个不太好听的形容词。今天看到圆桌派,说弗洛依德理论认为人的两种心理——有意识和潜(无)意识,荣格则提出了所谓“群体无意识”。中国人,见面喜欢打招呼时总说“吃了吗”,其实是一种祖先对于饥荒的恐惧,刻在血液与基因,传承至今。其他文化却未必是这样。那么,是否能克服呢?并不好说,但,至少可以有意识地感知这种”操纵“的存在。女性的慕强,可能也...


今天的几个感悟:

1)人设,是自己给自己的设限,比如,coolest human,INTJ,一旦认准绝不回头,etc.  感觉有点儿自证预言的意思。他也说了,大家都会变的,我们努力改变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2)慕强,说起来总觉得是一个不太好听的形容词。今天看到圆桌派,说弗洛依德理论认为人的两种心理——有意识和潜(无)意识,荣格则提出了所谓“群体无意识”。中国人,见面喜欢打招呼时总说“吃了吗”,其实是一种祖先对于饥荒的恐惧,刻在血液与基因,传承至今。其他文化却未必是这样。那么,是否能克服呢?并不好说,但,至少可以有意识地感知这种”操纵“的存在。女性的慕强,可能也是男权社会的一种遗留产物。当我足够自信且自给自足,真的还需要强大(物质上)的伴侣来加持?如果,对方是一个学者,是一个在不同领域德高望重,荷包不算丰满的人物,是否还依旧是一种维度的"强"?或许,慕强本身是一种对优秀的追求,是一种上进的选择,不见得是物质上的收入高低。所以朋友说,她有一个“废柴”男友,她在就业的这几年,对方一直在申请博士,屡战屡败,而她一如既往地鼓励对方一定要选择一个自己所喜欢所爱的行业。她说,她大概能预见对方可能并非“赚大钱”、“有出息”那一类,但如果在自己的行业能精专,也不失为一种“强大”的魅力。不得不认同。这大概是一种,不压抑的慕强,是一种有格局的慕强吧。

3)所谓磨合,到底是一种解决问题的磨合,还是一种彼此消耗的磨合,取决于功利主义还是真爱?不好说,这是一个有智慧的事情。

希望我们都该改变了吧。这才对得起当初那一手塔罗牌。

三句话让灰谷为我花了18亿

望归

雨下的又大了许多,屋棚漏了些雨,不过不大严重。潮湿的腥气在屋里散开,墙壁出现了点霉点,丑的吓人。

许是湿气重,屋里阴暗,必须得把灯点着。又是接连几天的大雨,油快要用光了,窗户打开还不如不打开,浇得一脸雨,狼狈的宛如一只落汤鸡。

不过住在山里的好处还是很多的,春天快要来了。蘑菇冒出了头,对了,所以可以吃了,很嫩的。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但我会等你。

辞哥,你一定要回来,这是我们的约定。

“少年事如此美妙,不过白欢喜一场,口头甜言怎能如愿。山中苦等数年,换了一只家信,少年悲壮,同年九月,不知所踪。”

千百年来,为情所困者,如江河鱼也,甚多。世事难辨,人心难猜,梦终会破,痴情人儿困局...

雨下的又大了许多,屋棚漏了些雨,不过不大严重。潮湿的腥气在屋里散开,墙壁出现了点霉点,丑的吓人。

许是湿气重,屋里阴暗,必须得把灯点着。又是接连几天的大雨,油快要用光了,窗户打开还不如不打开,浇得一脸雨,狼狈的宛如一只落汤鸡。

不过住在山里的好处还是很多的,春天快要来了。蘑菇冒出了头,对了,所以可以吃了,很嫩的。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但我会等你。

辞哥,你一定要回来,这是我们的约定。

“少年事如此美妙,不过白欢喜一场,口头甜言怎能如愿。山中苦等数年,换了一只家信,少年悲壮,同年九月,不知所踪。”

千百年来,为情所困者,如江河鱼也,甚多。世事难辨,人心难猜,梦终会破,痴情人儿困局待情断之时,定破。

提醒一下,不是同人文,不要代入,谢谢!

归

转载

小兔子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它好想知道恋爱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书上说,如果你遇见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会紧张, 会激动,会魂不守舍

可是,如果失恋了

那种感觉就像被猎人打了一枪

虽然不会死,但却会痛好长时间

小兔子收拾了一下行李,准备去寻找自己的爱情

她先是遇到了海鸥小姐

海鸥小姐说:爱情啊,一点都不好,就像药一样苦

小兔子若有所思的离开了

然后她遇见了小狐狸,小狐狸说:爱情啊,就像冬天你堆的雪人,无论你付出多少,只要太阳一出来,什么都没有了

小兔子有点沮丧

这时候她遇见了小熊,小熊满脸幸福说爱情就像草莓味的蛋糕,是那样的甜蜜

小兔子有点累,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小...

小兔子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它好想知道恋爱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书上说,如果你遇见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会紧张, 会激动,会魂不守舍

可是,如果失恋了

那种感觉就像被猎人打了一枪

虽然不会死,但却会痛好长时间

小兔子收拾了一下行李,准备去寻找自己的爱情

她先是遇到了海鸥小姐

海鸥小姐说:爱情啊,一点都不好,就像药一样苦

小兔子若有所思的离开了

然后她遇见了小狐狸,小狐狸说:爱情啊,就像冬天你堆的雪人,无论你付出多少,只要太阳一出来,什么都没有了

小兔子有点沮丧

这时候她遇见了小熊,小熊满脸幸福说爱情就像草莓味的蛋糕,是那样的甜蜜

小兔子有点累,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小兔子的耳朵被捏了一下,她抬头一看,原来是大兔子

于是委屈的说道:你说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大兔子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爱情啊,就像我每天给你讲的小故事,只要你喜欢,我会永远讲给你听

call me JN

我很偶然地翻到了今年四月的照片,明明只是一些日常的𣊬间,却让人如此难过,想哭。

啊,喜欢一个人竟然是一件如此让人感到难过和寂寞的一件事。即使是在此刻,还是突然在看到老照片时,感到某一瞬间被那些旧照片拖进到那段时光,泰然自若地生活陪家人、也在笑、在吃美食,心里却念着一个并不喜欢我的人,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呢,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走在人群中,却没有人真的看到/听到我。就像是走在炎炎夏日,头顶罩着一个隐形的冰窟。

以至于此刻,已经走出来了这么久,已经决绝地一而再再而三拒绝那个人的再次靠近。还是会恍惚,与其说悲伤好像更多的是愤怒。你算什么啊,凭什么啊,为什么啊,我真的一点儿都不想知道了。如果说这句...

我很偶然地翻到了今年四月的照片,明明只是一些日常的𣊬间,却让人如此难过,想哭。

啊,喜欢一个人竟然是一件如此让人感到难过和寂寞的一件事。即使是在此刻,还是突然在看到老照片时,感到某一瞬间被那些旧照片拖进到那段时光,泰然自若地生活陪家人、也在笑、在吃美食,心里却念着一个并不喜欢我的人,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呢,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走在人群中,却没有人真的看到/听到我。就像是走在炎炎夏日,头顶罩着一个隐形的冰窟。

以至于此刻,已经走出来了这么久,已经决绝地一而再再而三拒绝那个人的再次靠近。还是会恍惚,与其说悲伤好像更多的是愤怒。你算什么啊,凭什么啊,为什么啊,我真的一点儿都不想知道了。如果说这句话也是谎言,那么我第一个成功欺骗的是我自己吧…

真的想不要再相见了吧,再也再也不想那么痛苦了。是的,是恐惧了害怕了懦弱了,原来爱是一件让人受伤的事情。所以我选择重新躲进我的保护色。保持距离,不要招惹我。

我呢,你不知道吧,我似乎在变更好了,我会继续努力感受生活,努力认识新的人开启新的生活。我搬家了呀,也有旅游,也在发展新的特长,这一件件可爱的事情,美妙的变化都是在离开你以后才发生的。我的事业上在走向下一个里程碑了。只要,只要再也不相见就好了。

葉伽
最近创作风格变化好大 貌似心情...

最近创作风格变化好大

貌似心情也好一点了

然后是她有点吃醋

差不多是这样吧

最近创作风格变化好大

貌似心情也好一点了

然后是她有点吃醋

差不多是这样吧

葉伽

银灯照

[图片]

畔云重重得月洗,凭风渡渡冷石音。

好久没写律诗了啊

@散云观从此没有小师妹了 

畔云重重得月洗,凭风渡渡冷石音。

好久没写律诗了啊

@散云观从此没有小师妹了 

颜媚儿

《情》

我出身自峨眉山,栖身在一朵莲花之内,辗转修炼千年才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那年烟雨时节,我在桥边遇到念了千年的他,也如愿以偿的与他成了夫妻,自此恩爱无双,尝尽柔情与蜜意。


戏词里有一句词,一生一世一双人,柔情正浓时,他也对我说了这句话,他说他一世都不会辜负于我的,我那时满心欢喜,日日都沉浸于那份甜蜜之中,抛却了所有,我以为我自此便是个堂堂正正的人了。


等到端午时,我才知道,一切都是那么短暂,那所谓的一生一世,也是如此短暂的啊。


他死了,被我活活吓死的!


那天他给我的酒,我只喝了浅浅的三杯,便在他眼前显出了原型,可笑的是我修炼了千年却连小小雄黄都抵挡不住,那...



我出身自峨眉山,栖身在一朵莲花之内,辗转修炼千年才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那年烟雨时节,我在桥边遇到念了千年的他,也如愿以偿的与他成了夫妻,自此恩爱无双,尝尽柔情与蜜意。


戏词里有一句词,一生一世一双人,柔情正浓时,他也对我说了这句话,他说他一世都不会辜负于我的,我那时满心欢喜,日日都沉浸于那份甜蜜之中,抛却了所有,我以为我自此便是个堂堂正正的人了。


等到端午时,我才知道,一切都是那么短暂,那所谓的一生一世,也是如此短暂的啊。


他死了,被我活活吓死的!


那天他给我的酒,我只喝了浅浅的三杯,便在他眼前显出了原型,可笑的是我修炼了千年却连小小雄黄都抵挡不住,那是因为,我怀了他的孩子...


面对他尚有余温的尸身,我泪眼婆娑却无计可施,昔日柔情尽破碎,只余满心痛楚,才恍觉我真的修出了七情六欲,我真的成为了一个人,可是将我变成人的他,怎么可以就这样离我而去呢?怎么可以舍弃我和孩子独自轮回呢?于是我打起精神奔向昆仑山,我要去找南极仙翁求取可以起死回生的灵芝仙草,我要和他白头偕老,我要他亲眼看着我们的孩子从出世到长大成人,只要我不许他走,他便一生一世都不许先走!


其实我要的,只是我以为的,一切全都不一样了...


昆仑山求仙草,我几乎殒命于此,捡回一条命强撑着回到我和他的家,将仙草炼成肉白骨回生死的灵药喂于他服下,我强忍着伤痛和救回他的激动,像往常一样柔声唤他,可换来的却是他连头都不敢抬起,连一眼都不敢再看我,回过身,我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在昆仑山巅,鹿童曾告诫我不该强求的东西,若真的求来也不一定会是最初的模样,世事变幻无穷,不是人或妖或神能够阻挡得住的,那时我不信,我执意要取得仙草救回我的相公,哪怕我要为此付出莫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于是此刻,我恍若吞了一把黄莲,苦痛皆无言。


之后,无论我怎么做,他都是那般蜷缩着,但凡我靠近一点点,他就瑟瑟发抖,羸弱的身子日渐消瘦,我心疼他,又无可奈何,若是从前,我或许可以用法术消除他的记忆,我们还能是一双璧人,只可惜,如今的我做不到了,我不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我了,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后来,他被寺里的和尚带上了山,我剩下的不多了,我无法阻止他的选择,他做了和尚,扔下我一个人,我欲哭也没了泪水,我不死心,追上山去找和尚讨要我的相公,和尚告诉我,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我也该要放下我的执念,去做回我自己...


是啊,为了那点执念,我修炼千年终成人身,可仅仅只是空有人身而已,小小雄黄便能破我身形,害我相公性命,我又因此甘愿舍弃千年修行,只为换他一命再续兰因,但结果,却是我因伤势过重失了腹中孩儿,也再唤不回我与相公的情谊,过往种种,如云烟过隙,终于一场空...


已经剃度的他,此刻静静的站在我面前,可笑的是他怎么不害怕我了呢?


他说,对不起,我食言了!


我看着他泪流满面,我知道,我这一次真的抢不回他了。


经此一时,我终是悟了!


临走之前,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抬起手轻轻的抚上他依然俊秀的脸庞,我无声的笑了,他也笑了,像以前那般,又不那么像,他看着我像是有话想说,但最终却还是是什么都没说,我转身之后,他轻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逼得我滚烫的落满了腮旁,我突然觉得,其实做人,也并不是那么美好。


一切都结束了,他做了和尚,我回到山里,不日之后,我的人身将彻底消散,我没了修为,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来日,只需逍遥自在,闲云野鹤,便好!



call me JN

“辜负真心的人吞一万根针”

想到最近读到的《去你的岛》殷显,和《海岸村恰恰恰》洪东植(虎子真香)

然后朋友回复我说,事实是被辜负的人的感受才是吞一万根针。orz

“辜负真心的人吞一万根针”

想到最近读到的《去你的岛》殷显,和《海岸村恰恰恰》洪东植(虎子真香)

然后朋友回复我说,事实是被辜负的人的感受才是吞一万根针。orz

HIKI

一个人看风景也是件好事

一个人看风景也是件好事

call me JN

“可是世界上有那么多可怜人,凭什么他就应该被拯救?” 哈哈所以,现实版本的我们之中,并没有人能那么无私地爱人啊。那也是好事,不再是bad ending啦。(今夜读完了《去你的岛》)

“可是世界上有那么多可怜人,凭什么他就应该被拯救?” 哈哈所以,现实版本的我们之中,并没有人能那么无私地爱人啊。那也是好事,不再是bad ending啦。(今夜读完了《去你的岛》)

葉伽

指数函恋

想到你时会想到紫色

想到你在北隅的藤萝花架

靠着石柱,蔓生出几分缠绵

花束从漏过的半束阳光里流下

从未设想紫藤萝能

溢出这般幽芳

只你倚在花阴

浸没是一处春意迷茫


想到你时会想到蓝色

想到你在东岸的细沙海滩

沙上留着脚印,是月影下一个个小窝

月色在脸颊和秀发轻吻

向海扔出微凉的卵石

碎去两行离岸的波纹

只你坐上蚀崖

呼吸是一絮海远天深


想到你时会想到橙色

想到你在南村的小桥流水

斜照的日轨,拖开身后影际长长

浓郁的夕阳染上半面橙光

皮肤已是半透明的柔嫩

压低帽檐堪接下九月末的残阳

只你再抬起头

沉醉是一方笑语荡漾


想到你时会想到银色...

想到你时会想到紫色

想到你在北隅的藤萝花架

靠着石柱,蔓生出几分缠绵

花束从漏过的半束阳光里流下

从未设想紫藤萝能

溢出这般幽芳

只你倚在花阴

浸没是一处春意迷茫


想到你时会想到蓝色

想到你在东岸的细沙海滩

沙上留着脚印,是月影下一个个小窝

月色在脸颊和秀发轻吻

向海扔出微凉的卵石

碎去两行离岸的波纹

只你坐上蚀崖

呼吸是一絮海远天深


想到你时会想到橙色

想到你在南村的小桥流水

斜照的日轨,拖开身后影际长长

浓郁的夕阳染上半面橙光

皮肤已是半透明的柔嫩

压低帽檐堪接下九月末的残阳

只你再抬起头

沉醉是一方笑语荡漾


想到你时会想到银色

想到你在西林的冰泉凝溪

晨光从雾凇的冰晶撒下

散落的七色,化开点点水滴

天空翻出了少有的温暖

踏雪的鸟儿遗下串串爪迹

只你再睁开眼

眸底是一盏空灵纯净

煎饼果仔
婚后使用小技能,应该有人看不懂吧
婚后使用小技能,应该有人看不懂吧
煎饼果仔
能猜出来我最后想说什么吗?”
能猜出来我最后想说什么吗?”
千秋万苦

在听 心仍是冷

梅艳芳和张学友合唱的

歌词真的很冷  但是听着他们的对唱

带给我无尽的暖意

然后上B站看现场版的  修复得很清晰

由远到近  由光采到憔悴 最后是告别演唱会

印象尤深的是梅艳芳和林忆莲合唱的明星

共同怀念danny的

人生有那么多遗憾呐 但是有那么一阙合唱

已经很好很好了

让我们仍能窥得当时的风采与浓情

虽然明天都有那么多烦恼

但是能够健健康康地生活

已经是很大的幸运

在听 心仍是冷

梅艳芳和张学友合唱的

歌词真的很冷  但是听着他们的对唱

带给我无尽的暖意

然后上B站看现场版的  修复得很清晰

由远到近  由光采到憔悴 最后是告别演唱会

印象尤深的是梅艳芳和林忆莲合唱的明星

共同怀念danny的

人生有那么多遗憾呐 但是有那么一阙合唱

已经很好很好了

让我们仍能窥得当时的风采与浓情

虽然明天都有那么多烦恼

但是能够健健康康地生活

已经是很大的幸运

call me JN

从小到大 都是个非常决绝的人 

凡是被我放弃过的 都绝不会让它有机会再将我挽留

从小到大 都是个非常决绝的人 

凡是被我放弃过的 都绝不会让它有机会再将我挽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