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情人节

333万浏览    14496参与
2/3 糖花

【All糖】幼子養成計畫(情人節番外)

番外 - 情人節


#All糖 #也可能會出現其他CP
#玧其 #號錫 #智旻 #南俊 #泰亨 #碩珍 #柾國
#這是一個未成年養父閔玧其,與鄰家大哥金碩珍將五子拉拔長大、最後被逆後宮的故事。
* 有點長的番外,時間線仍是小國一歲會講話,95四歲、94五歲,碩珍高二、玧其高一。


  「擒人節?


  溫度宜人的一天上午,閔玧其和小國都還在睡覺,幾個小毛頭沒在庭院或客廳玩,而是圍在餐桌旁,看金碩珍挽起袖子準備做些什麼。


  「是情人節,好好發音啊你這小子。」...


番外 - 情人節



#All糖 #也可能會出現其他CP
#玧其 #號錫 #智旻 #南俊 #泰亨 #碩珍 #柾國
#這是一個未成年養父閔玧其,與鄰家大哥金碩珍將五子拉拔長大、最後被逆後宮的故事。
* 有點長的番外,時間線仍是小國一歲會講話,95四歲、94五歲,碩珍高二、玧其高一。






  「擒人節?


  溫度宜人的一天上午,閔玧其和小國都還在睡覺,幾個小毛頭沒在庭院或客廳玩,而是圍在餐桌旁,看金碩珍挽起袖子準備做些什麼。


  「是情人節,好好發音啊你這小子。」金碩珍伸指輕推泰泰的額頭,繼續研究食譜。「反正是跟你們沒關係的日子,小朋友還是過兒童節就好了。」

  「情人節要做什麼呀?」

  坐在泰泰旁邊的旻旻雙手撐頰,本就軟撲撲的臉頰被擠出了兩團肉。他跟著追問,眼睛卻和泰泰一樣,緊盯著桌上那堆巧克力,從沒離開過。

  「其實我們國家總共有14個情人節,不過二月的這個西洋情人節算是最國際化的,全世界都有。」

  「國際化?」

  「Yeah~就是international啊,知道嗎?」

  「因偷捏訊諾~」


  「……2月14日,是女生送給男生巧克力或禮物、然後告白的日子。」俊尼走過來拉開椅子、跟著爬上椅子坐下,手上還拿了一本書。「3月14日是男生回送糖果或禮物的日子。……難道這些是碩珍哥哥收到的巧克力嗎?」

  「哇!1、2、3、4、5、6……有六個女生喜歡碩珍哥哥?好厲害!」

  「也有很多女生喜歡泰泰喔。」旻旻笑著看向一臉疑惑的泰泰,「如果孩子們都知道情人節的話,泰泰也會收到很多巧克力的。」

  「俊尼你怎麼知道那些?老師上課沒教呀。」

  錫錫好奇地拿過俊尼手上的書,那是一大本兒童百科,上面很多字就算錫錫能全唸出來也不知道什麼意思。他茫然地看向俊尼,心想五歲小孩不玩玩具,看這幹嘛。

  「咳、總之呢,也沒人規定這天只能由女生送男生巧克力。只要能跟珍惜的人表達心意、說聲我愛你,那就夠了。」


  「是要送給玧其哥哥嗎?」

  旻旻一語道破,其餘三顆小腦袋倏地齊刷刷看向碩珍。


  「泰泰也要!

  「旻旻也要!……啊、果果也要!

  「我也想送玧其哥哥巧克力。」

  「錫錫也想送~」


  碩珍昂起下顎,閉眼微笑,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


  「哼,早就知道你們會這樣說!搭啦──!

  碩珍拿出一堆小盆子、小手套和小工具,在桌上一字排開。

  「所、以、呢,我已經準備好了。今天花朵般美麗英俊的碩珍主廚,就來教你們怎麼做巧克力餅乾!」

  「哇哇──」

  孩子們配合地啪啪鼓掌,碩珍得意地張開雙臂享受孩子們給予的讚美──要是閔玧其在場,肯定會對這位大哥的厚臉皮,亮出大寫的嫌棄。




  一般的手作巧克力,都是拿巧克力原料隔水加熱融化、加入其他材料,再倒入模型冷卻。但高溫的液態巧克力對孩子來說太危險,為了讓孩子體驗、並充分表達自己的心意,金碩珍便想到做餅乾的方式也許會更為安全──畢竟揉捏麵糰、壓模型什麼的安全多了,幼兒園的孩子也比較好上手。

  分好材料後,碩珍一步驟一步驟地帶孩子們做,並耐心講解。孩子們從來沒這麼認真,但專注度是否能反映在成果上,似乎因人而異……


  泰泰是最認真聽、最勇於發問的,想法和創意都很多,卻很容易搞錯步驟,幾次都是旻旻拯救了他的麵糰,中間甚至一度想放棄,卻還是因為旻旻的鼓勵及那份對玧其的心意,堅持下來。

  俊尼雖然比其他人懂得多,實做時不知怎地散發一種傻呼呼的氣息,先是不小心把蛋整個弄碎、掉進麵粉裡,碩珍嘆口氣,換了一盆麵粉給他──當他弄爆第二顆蛋、甚至還把盆子撞到地上,碩珍清理完後什麼都沒說、直接替他捏好了麵糰,讓人在旁邊看。

  ……之後,俊尼不小心撒了太多杏仁粒,碩珍發現後先是無語地笑,張口喊著『呀金南俊你是要做杏仁餅乾還是粉蒸杏仁啊!!!!給我撈出來!!!』……於是錫錫、旻旻和碩珍幫忙撈了些杏仁粒過去──泰泰表示他杏仁粒的份量已經決定好了──這才解決危機。

  錫錫屬於邊做邊玩的類型,例如在未揉勻的麵糊上戳洞、寫上自己的名字,或者心血來潮抓一小坨麵糊做愛心……過程中嘴巴沒閒下,為自己的動作配上豐富的音效,逗得旁邊的旻旻哈哈大笑。但錫錫認真起來卻比誰都認真,放一點糖就要試吃,總覺得甜度不足以表達玧其哥哥在他心中的份量……於是剩下的麵糊越來越少,做出來的餅乾也偏小。

  旻旻算是最中規中矩的了,問的問題不多,做的過程也小心翼翼。因為旁邊幾個朋友的關係頻頻分心也沒生氣,缺點是笑點太低,老是被其他三人逗得哈哈大笑、笑到無力,加上他還自告奮勇幫果果做,因此,理所當然地,他的進度是四人中最慢的。


  「……你們剛剛到底在幹嘛啊?都吵醒小國了。……呀,不要吃手。」


  閔玧其穿著睡衣、皺眉來到廚房,果果在他懷裡吃著手指,嘴巴附近全是口水。

  見閔玧其醒了,一大四小彷彿現行犯般瞬間凍結,正當閔玧其對他們奇怪的反應產生疑惑,碩珍趕緊圓場,乾笑解釋著在帶孩子做餅乾體驗烘焙。


  「哦……不錯啊?但要注意安全。」


  「不錯啊~ 不錯啊~」

  (좋은데~  좋은데~)


  果果一邊拍手複述,獲得玧其的摸頭獎勵。

  幾人看著玧其抱著果果悠悠地走回房間,紛紛鬆了口氣。

  「果果好可愛……要是我也回到學說話的年紀就好了。」旻旻羨慕。

  「嗯,我也是。」錫錫羨慕。

  「我也。」俊尼羨慕。

  「呀你們離那年紀也不遠好嗎,我才想吧,嗚嗚嗚~玧其對我都沒這麼溫柔。」

  「──為什麼我發音正確的時候,玧其哥哥都沒這樣摸我的頭?」

  「呀,你也不想想你幾歲,跟剛學說話的孩子比?」

  「碩珍哥哥不是說我們離那年紀不遠嗎?真的是……瞬間千萬、出裡出來的男人!」

  金泰泰認為連用兩個成語的自己堪比俊尼哥哥博學,臉上是不滿的樣子,內心卻得意得很。

  「……你是要說瞬息萬變、出爾反爾嗎?雖然很想稱讚你小小年紀就想用成語的意志……但瞬間千萬出裡出來是什麼啊──還不趕快做餅乾!」

  「啊啊啊對喔!玧妻哥哥的餅剛!」

  泰泰一急,不小心飆出泰泰語,使得旁邊的旻旻再次笑到不能自己;偏偏這個時候,玧其的聲音遠遠地傳來──

  「──哥!果果的早餐做好了嗎?」

  聽到玧其的聲音,以為驚喜提前曝光的泰泰,嚇得護住桌上的麵糰塊,結果把剛捏好的幾個傑作給壓壞。

  「我等等拿過去客廳!你們在客廳吃吧!」

  碩珍大喊,又用餅乾模壓了幾個餅乾後,才轉身去準備兩人的早午餐。




  ……叮!


  屋內響起清脆的聲音,在客廳玩玩具、看影片、讀書的孩子們就像小動物一樣紛紛豎起耳朵,面面相覷後放下手中的東西,一溜煙衝去廚房。

  側臥沙發、一邊滑手機一邊幫果果拍背哄睡的玧其,見狀不禁笑了起來。

  「嗚?

  本來快睡著的果果,也跟著轉頭看向廚房,發出的可愛音節直接爆擊玧其的心臟。

  「嗚~?」

  果果用水靈靈的大眼再次看向玧其,小小的手指向眾人的方向。

  「……在說哥哥們為什麼要跑過去嗎?這樣啊……你也想過去啊?」

  玧其淡淡地笑道,戳戳對方的頰、用兩指夾住那小小的拳頭擺啊擺,唉啊好軟。

  但實在不想動啊……玧其打了個哈欠,換他想睡了。

  「不行喔晚點再跟哥哥們玩,現在是睡覺時間。」

  ……閔玧其,大懶鬼,這麼可愛的孩子跟自己撒嬌還強迫人家睡覺。說罷,他關掉手機螢幕,把孩子又撈進懷裡一點權當抱枕,不顧忙內想玩的意志,就這樣縮起雙腿進入沉睡。




  等閔玧其醒來看到餅乾成品,已經是傍晚的事了。


  他不知道孩子們興沖沖地跑過來、發現他睡著了的小小失望,不知道碩珍抱走了掙扎的果果、塞給玧其抱枕並蓋上毯子,不知道其他那一大四小就這樣坐在地毯上癡癡望著睡著的玧其、不時陪果果玩,更不知道金碩珍趁此機會拍了好多好多照片。


  就這樣到了傍晚,睡美人終於醒來,聽話地閉眼、任他們拉著來到廚房,在椅子上坐下。

  一睜眼,就看到廚房已變了樣。

  餐桌被挪到一側、天花板飄著七顆愛心氣球,六人(包含果果)都穿上了自己最喜歡或最好看的衣服,在玧其面前一字排開。


  ……當碩珍布置好、決定要帶著兩個姪子回金家一趟,錫旻兩人緊張死了,直嚷要是玧其醒來怎麼辦;碩珍一邊穿外套,一邊說反正玧其不會那麼快醒,囑咐著要是醒了他們就負責引開玧其注意,不要讓他走到廚房──這讓兩人更緊張了,半小時內都跪在沙發旁死盯著玧其,不敢鬆懈。

  等姓金的三人帶了一堆道具、甚至盛裝打扮回到閔家,錫旻兩人一人一手焦急地拉著金碩珍往房間裡去,用一人當十人般的聒噪度嘰嘰喳喳地問碩珍穿什麼衣服好,金碩珍驚喜於這兩個孩子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如此活潑,一邊欣慰感動地替兩人打扮、一邊擔憂受命在廚房作業的兩個姪子會不會闖禍──最後,金碩珍拔腿拯救了好幾個氣球和差點掉下來的碗盤,擦掉金泰亨發揮藝術天分塗抹於牆上的番茄醬……另一邊,錫旻兩人皺眉看著彼此身上專屬金碩珍的品味,各自默默換了自己喜歡的衣服,才去廚房幫忙佈置。

  幾人就在極力壓制音量的情況下鬧騰了一下午,好在閔玧其睡得夠久,果果也在嬰兒床裡睡得好好的,才沒讓驚喜提前曝光。


  ──時間回到現在,閔玧其看著眼前的佈置,覺得眼角有點發酸。


  「……什麼啊,這是。」


  最溫柔的笑在他的嘴角漾開,無限的喜悅和感動開始在心裡翻騰。



  「好了孩子們,要照順序一個個來知道吧?」碩珍提醒,「那──第一個!我們的智囊小百科,破壞力一百分、理解力也一百分,目標是無論什麼書都能消化的知識小隊長──金南俊!哇啊──拍手──」

  碩珍宛如慶典司儀、卻毫無真感情的語氣逗笑了大家,除了抱著果果的碩珍外,所有人連同玧其在內都配合地鼓掌起來。

  俊尼先是難為情地搔搔頭,然後露出害羞靦腆的笑,整理好心情後挺起胸膛,慎重地捧著手中的小袋子前進。

  他穿上了襯衫、棕色的西裝外套和同色短褲,搭上皮鞋、長襪和紅領結,頭髮也難得地梳了油頭──過去只有爸媽帶他出席婚禮時,才會這麼穿。

  小小的身子散發出一種莊重溫和的氣息,彷彿在走紅毯,而最重要的人就在紅毯那端。閔玧其不自覺坐直了身子,內心甚至忐忑起來,吞了吞口水期待著對方走過來。


  「……玧其哥哥。」

  「呃、嗯,在。」


  看見玧其難得緊張嚴肅的樣子,後面幾人紛紛憋笑,被忍笑完畢的金碩珍噓了聲才消停。

  俊尼靦腆地將綁著紅緞帶的金色條紋包裝袋捧到胸前,嘴角兩側掛著淺淺的酒窩。


  「第一次看到玧其哥哥的時候,你蹲在旻旻前面,很溫柔地幫旻旻擦臉。」

  明明媽媽也會對自己這麼溫柔,不知怎地,當時的他竟感到羨慕,這幅畫面也跟著深刻腦海。

  「謝謝你,玧其哥哥。謝謝你跟我說過,我可以牽著你的手去花園。像白雪一樣的玧其哥哥,變成了溫泉,溫暖、舒舒服服的,離開的話就會變冷,讓人想在裡面多待一會。」

  其實自己說過什麼玧其不太記得了,但這番超齡的告白還是讓玧其雙頰發燙。

  「雖然做得不是很好……但裡面放了很多堅果。書上說堅果對心臟很好,甜食可以讓人心情放鬆。希望玧其哥哥吃了甜甜的堅果巧克力餅乾,可以幸幸福福、健健康康的,不要有任何煩惱。」

  俊尼害羞地湊上前親了下玧其的臉頰。

  「我愛你,玧其哥哥。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情人節?金碩珍這傢伙帶小孩找他過什麼情人節?……不過,看他們這麼讓人感動,算了。


  「……呀金南俊你這些從哪裡學的?我們後面怎麼活啊你這小子!」


  其他人紛紛鼓掌,讚嘆得俊尼都不好意思了起來。

  玧其打開袋子,是一大塊方形巧克力餅乾,上面粗糙地刻著『N. Joon / Love / Yoon. G』三行字,咬了一小口,含量過高的杏仁粒讓玧其立刻噗地笑了出來,然後滿足地嚼了嚼吞下並道謝,然後在俊尼的額上親了口。


  「第二個!世最天馬行空、擁有追上世最帥金碩珍的顏值潛力、四方嘴笑容的鬼才藝術家,金、泰、亨──!哇啊啊鼓掌──」

  「掌~」果果揮揮小拳頭附議。

  眾人再次拍手,泰泰小小的下巴和胸膛隨著碩珍的介紹詞越來越高、越來越挺,器宇軒昂地向前邁步。

  他身上穿的也是西裝外套、白襯衫紅領結和短褲,與哥哥的穩健風格不同,外套和短褲是暖灰色細格紋,腳上穿的是在美國時自己挑選的墨綠色尖頭雕花鞋,完全呈現出他小小年紀就獨樹一幟的品味。

  當他往前踏、鞋跟發出第一聲『叩』的聲響的那一刻,腳下的紅毯立刻蔓延開來,旁邊坐落無數長椅,陽光自兩側花窗灑落在眾人身上,而他──新郎金泰亨,看著遠方那名新娘,正穿著世界上最美麗的婚紗,孤獨地等待新郎。

  他知道自己會悠然地來到新娘身後,帶著微笑紳士地獻上他最莊重的愛意,這時畫面會出現幾個特寫,然後新娘會緩緩回頭看向他……因此他每一步都踏得氣定神閒,隨著耳邊慢板的結婚進行曲,優雅地踏出每一個步伐──


  「……泰泰啊,你要走到什麼時候?」

  閔玧其覺得好笑,肩膀聳了幾下忍不住出聲。

  「呀金泰亨你快點!」


  泰泰回神加快了腳步,清清嗓子,這才把手中的紅色愛心盒子奉上,上面還綁了非常大的金蔥緞帶,從外觀上看起來就相當華麗、高調。

  玧其忍著笑,抿著嘴角打開盒子──

  「──啊那個,有點被壓壞了所以……」

  於是泰泰開始為自己的藝術品圓場,一個個介紹起這個原本是一隻小老虎舔著糖果啦、這是隻拿著雨傘的貓啦、這個是花園裡某塊石頭下的蒲公英變成的枕頭等等……

  「希望玧其哥哥……嗯……吃了以後,能夠舒舒服服地睡著!」

  「說什麼金泰亨,你是在裡面下──」藥嗎,金碩珍還沒吐槽完隨即收到閔玧其的眼神殺,眼中寫著孩子都在還敢說什麼下藥?吃藥吧你。

  於是金碩珍閉嘴,閔玧其咳咳兩聲,等還在想說辭的金泰亨把話講完。

  「……然後能做個好夢!嗯對,那個意思就是這樣。擒人節快樂──」

  「是情人節。」

  「情人節情人節~嘿嘿。」

  泰泰再度挺直腰桿,乖乖站著就像等老師獎勵的好寶寶。然後閔玧其摸摸他的頭、在額上落下輕巧的一吻,他的嘴立刻笑成四方形,開心地蹦跳回到原本的隊列。


  玧其看著這小傢伙逗趣的背影不禁笑了出來,拿起其中一塊餅乾咬了一口──嗯……呃,這什麼……?為什麼有可樂的味道,雖然杏仁粒份量剛好,口感卻是像餅乾不像餅乾、像蛋糕不像蛋糕……算了。孩子的創意和心意就在這一小口裡裝得滿滿的,玧其原本面無表情地嚼著,隨著內心的暖意,嘴角的弧度再度變得甜甜的。


  「接下來三號選手,臉蛋軟撲撲就像菝葜糕──個人覺得手感很好──心地善良笑也善良、最貼心的小可愛朴智旻!還有全家最可愛的小寶貝、眼睛又大又圓、萌得人心融化的田柾國!哇啊拍手拍手──!」

  面對金碩珍為炒熱氣氛、口吐連串語調高昂的介紹詞卻一點都不喘的司儀功力,幾個孩子笑得前翻後仰,戴著金色領結、身穿寶藍色白圓點嬰兒服的果果也跟著拍拍小手咯咯地笑,連玧其都不禁抬起手背掩嘴笑得肩膀一聳一聳,只有被介紹的人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旻旻穿著灰色V領毛衣背心,裡面是圓領白襯衫,領口處的暗紅色細絲帶蝴蝶結是這件衣服原來就有的裝飾,兒童西裝褲和附有金色釦子的皮鞋讓本來就乖巧的旻旻看起來更乖了。他小心翼翼地捧著米色的禮袋,像是在捧一顆最暖的心,一步步地走向玧其。


  「玧其哥哥……這個送你。」

  旻旻雙手伸直,看對方接過小禮袋,帶著笑意從裡面拿出兩小袋餅乾。

  「淺綠色那袋是我的,淺藍色那袋是果果的!」

  「……果果也有?」玧其驚訝地拿起半透明的粉藍色袋子看了看,「你幫果果做的?」

  「嗯!」

  「這樣啊……」

  這時金碩珍抱著果果過來,把粉藍色那袋放在果果懷裡,再由玧其重新拿走,然後玧其笑著親親果果的額頭。

  「謝謝你果果。」

  「啊嗚!」果果充滿志氣地一叫,由碩珍抱著回到原來的位置。

  「你也很棒哦旻旻,謝謝你。」

  「嘿嘿~唔、嗯……玧其哥哥,旻旻不知道要說什麼……總之就是,旻旻很喜歡玧其哥哥,很喜歡大家,也謝謝你喜歡旻旻、喜歡大家。希望玧其哥哥吃了餅乾會變開心、煩惱都不見喔!跟果果一樣、小嬰兒一樣每天睡覺也沒有關係~玧其哥哥我愛你,情人節快樂!」

  玧其欣慰地摸摸旻旻的頭,親親他額前的髮絲,想著等等再跟果果一起分享旻旻的心意,便拿出旻旻那份餅乾吃了口……嗯,感覺有乖乖照著食譜做,中規中矩地擁有巧克力杏仁餅乾的香甜,是好吃的味道。當然外觀部分也用糖霜做了點裝飾,有著花朵的形狀,糖份剛好,沒搶過其他味道。

  獲得玧其的親親後,旻旻往前用力抱了抱玧其、在懷裡蹭了蹭之後便興高采烈地回去了。

  玧其把懷中的禮物都先放到桌上才回座,接著『同樣體貼、愛乾淨的好寶寶,總是會陪弟弟們玩的小哥哥、家裡的希望小太陽』在大家的掌聲中出發。


  他穿著短袖襯衫、黑色吊帶短褲、圓頭皮鞋,白色長襪邊有兩圈紅藍細紋,領結是墨綠色的,頭髮梳得乖巧。他笑瞇瞇地踩著輕快的步伐走向玧其,東西還沒給人就先爬到玧其的腿上摟著玧其撒嬌,還就近親了玧其的頸側,搞得玧其有點害羞。


  「玧其哥哥這個給你!」

  錫錫坐在玧其懷裡,自己打開了紫色的紙袋,玧其往裡面一看,大概有十來片的愛心餅乾,每一片上面都寫了不同的字。


  「玧其哥哥,謝謝你一直以來都在我們身邊,在我們前面保護我們。從認識哥哥到現在,發生好多好多事……」

  錫錫低下頭,抓著玧其的衣服,想著下一句要說什麼。

  「玧其哥哥對我們來說就像是救世主,是麵包超人,是英雄!」

  錫錫轉身繼續抱著玧其,聲音悶在玧其的懷裡,小小聲的,似乎只想給玧其聽到。

  「……如果玧其哥哥永遠不要辛苦就好了,不要傷心難過,也沒有煩惱。錫錫想跟玧其哥哥玩,想跟玧其哥哥睡覺,想跟玧其哥哥做好多事情去好多地方……想永遠跟玧其哥哥在一起。是真的喔。」


  玧其的鼻子再次發酸,他吸吸鼻子抿著嘴角摸摸錫錫的背,孩子怎麼一個個都這麼讓人感動。

  錫錫終於轉過身來,面對玧其時又是燦爛的笑。


  「……這是我請碩珍哥哥幫我寫的,旁邊有寫數字喔!照順序組合起來就可以了~然後每一片要一邊想著錫錫吃下去喔!我愛你,情人節快樂唷~」

  說罷,錫錫往玧其的臉上親了親,大概是由於遲來的害羞,沒等玧其親自己的額頭,立刻跳下椅子一邊亂叫跑回隊伍,興奮活潑的樣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咳咳!接下來到我了……咳哼嗯!

  碩珍把果果交給旻旻和俊尼後清清喉嚨示意,幾個孩子紛紛轉頭看他、一臉茫然,空氣安靜幾秒後旻旻『啊』了一聲,錫錫才趕快喊出第一個詞彙。


  「像花一樣美麗!」錫錫云。

  「世界上最帥氣!」旻旻云。

  「最體貼聰民!」泰泰云。

  「最能幹、擁有了不得的廚藝、世最暖男的──」俊尼拉長尾音。

  孩子們深呼吸一口氣,齊聲大喊。


  「金!碩!珍!!!!


  「呀叫哥誰准你們喊我全名的!!!!!


  「珍~珍~」



  「噗……」

  玧其捏著錫錫給的紙袋癱在椅子上笑到不行,其他幾人轉頭對那粉色的牙齦盯了一會,也跟著笑得開心。


  金碩珍選了一襲粉紅色西裝和寶藍色領結,看起來頗正式高調,瀏海吹成三七分微捲搭上那張臉明明也很帥,卻硬是在這時候掏出口袋裡的搞笑墨鏡往臉上戴,而且還是兩副……然後他信心爆棚地向前邁步,兩三步就到玧其面前,遞玫瑰似地單手遞出一個繫著白色緞帶的桃紅色小禮盒,玧其皺著眉頭一邊笑,想著這哥在幹嘛啊,很想伸手把那禮盒拍掉。


  「玧其啊,收下哥的心意吧!當然你知道哥對你的愛可不只這盒餅乾,平時的三餐啊細水長流的生活全都是體現……哥肉麻的話就不多說了,總之知道的吧?看你笑得這麼開心就好了,我們也是為了這樣才準備的,因為你平常也帶給我們很多治癒的能量,謝謝你玧其啊,現在肯定很感動吧?玧其大人,今後也繼續成為我們的力量吧,情人節快樂,哥哥愛你知道嗎玧其啊。」


  碩珍彷彿是現場影像信般霹靂啪啦地說了一大串,玧其看著地板邊聽邊笑,最後才有些彆扭地接下那盒充滿少女氛圍的餅乾。

  簡單來說,碩珍做的壓模餅乾就像外面賣的,其中幾個也有特別的裝飾,還什麼口味都有……玧其打開之後一度懷疑這不是外面買的吧,想到早上的情景,才點點頭隨手拿起一塊吃下。

  好吃。金碩珍的手藝真不是蓋的……原來食物真的能帶給人力量啊,自己要不改天也學學吧?




  就這樣,情人節送禮環節,在金碩珍扯著脖子喊著為什麼他沒有親親之中暫時落幕。他們一起將廚房恢復原樣,玧其主動和碩珍一起做了晚餐,錫錫和俊尼則帶著弟弟們在客廳玩。他們一起和樂地吃晚餐,飯後分享果果那份圓形巧克力餅乾,休息過後碩珍抱果果洗完澡回房、然後又帶其他孩子們進去浴室洗澡。




  空無一人的廚房裡,玧其找了一個保鮮盒存放今天收到的餅乾,到錫錫那份的時候,他在桌上舖了餐巾紙,將錫錫的餅乾按順序一字排開──



  " 앞으로도 늘 제 옆에 있어 주세요 ❤❤ "

  (  希 望 以 後 你 也 一 直 待 在 我 身 邊  )





  不只是錫錫的心意,還有碩珍哥,還有大家的心意……那些心意,透過這些餅乾,透過幾個字,一一拼湊、碰撞,帶著高溫撞進玧其的心裡。

  他想起了很多回憶,雖然只是幾年之內的回憶,卻彷彿是他至今為止人生的所有。他轉頭看向浴室,裡頭不時傳出碩珍哥對幾個孩子的碎唸,他笑了一下、深呼吸之後淚水竟輪番湧上,就這麼站在餐桌邊摀嘴哭了起來。



  『你會不會後悔跟著我?』


  『世界上有太多可怕的事,但我很高興你在我身邊,我很高興你不討厭我在你身邊。』




  ……所有與人的關係,對閔玧其來說,都過於沉重。

  他總想著總有一天會分開、總有一天會疏遠,總有一天……會被再度丟棄。所以,學會了被愛、也學習怎麼愛人的玧其,現在的擁有就已經是超越渴望、最沉重的幸福。總有一天都會結束的吧?總有一天會疏遠,總有一天……他們會發現他的醜陋。到那個時候,他們還會愛他嗎?他至今仍這麼想,獲得的越多,失去的時候就會越痛,背後的風險他無法承受。這樣的愛、這樣的好,他始終無法承受。



  『謝謝你,成為我生命的禮物。』


  『這也是我慢慢發現的喔!即使是現在的自己,不完美的自己,也永遠能在某個時刻,成為某個人的禮物。』


  『所以……相信自己吧。無論你在自己眼中是什麼樣子,你都能成為某個人的禮物。』



  『謝謝你玧其,謝謝你在你自己都沒發現的時候,成為了某個人的禮物。』



  熟悉的聲音掙脫遙遠的過去再度響起,他彷彿聞到了雨水的味道,彷彿又回到那條下雨的街,透過過長、濕透的袖子,疏離地捏著玧智的手。




  玧其用手指捏起袖口按乾眼角,努力看清餅乾上的字,然後捏起寫著『제(我的)』這個字的愛心餅乾,放入口中吃了下去。

  錫錫做的餅乾不大,卻是每片都甜滋滋的,杏仁粒更是豐富了餅乾的口感。只是,淚水不只模糊了玧其的視線,味覺也跟著遲鈍,他感覺得到香甜,卻無法放鬆享受這片餅乾原本的味道。



  他是被需要的。


  有個人,不只一個,不但不抗拒他,甚至喜歡他在身邊,可以的話甚至希望他能一直陪在身邊。

  這份期望的期限是多久呢?他不知道。但這樣的期望,即使只有這麼一瞬,就足夠他永遠珍藏,即使有天會物是人非,即使有天可能會辜負期待。


  「我會……嗝、我會的……」


  他抽噎地、小聲地對自己說道。


  只要你們不討厭的話,我就會盡己所能守在你們身邊。

  那句話才是我要說的。

  希望以後、你們也一直,一直待在我身邊。

  我能這樣想嗎?

  我可以這樣期盼嗎?

  我也有資格,可以這麼奢侈地……


  喀。



  「呀金泰亨還沒穿衣服呢你去哪!!!!不要亂跑!!!」


  「咦,餅乾怎麼都在這裡?玧其哥哥呢?去睡覺了?」

  幾顆小毛頭從餐桌邊一顆顆冒出,金碩珍拿浴巾抓住光溜溜的泰泰後也跟著看向桌上,笑了。


  透明的保鮮盒裡是大家的手作餅乾,只有錫錫的餅乾在餐巾紙上排成一排。



  "앞으로도 늘 옆에 있어요"

  (  往後也會一直在你身邊  )



  「一二三四……哇,玧其哥哥吃了五個,一定是覺得很好吃!」

  錫錫開心地大喊。

  「真的?那我也要吃!」

  泰泰直接伸手抓了一片。

  「啊!泰泰又沒有說要給你吃!」

  「碩珍哥哥旻旻也想吃點心~」

  「錫錫我也可以吃嗎?」

  「嗯嗯,俊尼可以吃~那我也要!」

  幾個孩子一下子就把餅乾瓜分掉,還是貼心的旻旻幫碩珍留了一塊。

  碩珍無語地笑,都來不及跟孩子解釋是什麼意思呢……算了,之後再說。

  「……呀你們等等都給我再刷一次牙,知不知道?」




  這是七人的第一個情人節。


  也是今年裡,全世界最棒的情人節。








<待續>



lelexp

【愚人节,告白节】

今天,也是传说中的世界无责任自由表白日。

2月14号,有多少人会用甜言蜜语骗着傻子;而在今天,又有多少人用开玩笑的方式说出了真心话。

假如今天有人对你说我爱你,你会怎么做?

今天的你,主动告白了吗?


[图片]

【愚人节,告白节】

今天,也是传说中的世界无责任自由表白日。

2月14号,有多少人会用甜言蜜语骗着傻子;而在今天,又有多少人用开玩笑的方式说出了真心话。

假如今天有人对你说我爱你,你会怎么做?

今天的你,主动告白了吗?




Meetcha_Ye

圆满

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又到了

愿所有勇敢都换来不留遗憾

找到属于彼此的圆满

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又到了

愿所有勇敢都换来不留遗憾

找到属于彼此的圆满

Macw软件分享

2020最新情人节动态壁纸
Mac壁纸下载:https://www.macw.com/desk/19.html
七夕情人节壁纸哪里可以下载?明天2.14就是一年一度的七夕情人节了!你准备好向心爱的那个她告白了吗?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小编今日分享最新情人节动态壁纸给大家,更多Mac高清动态壁纸尽在Macw.com!

2020最新情人节动态壁纸
Mac壁纸下载:https://www.macw.com/desk/19.html
七夕情人节壁纸哪里可以下载?明天2.14就是一年一度的七夕情人节了!你准备好向心爱的那个她告白了吗?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小编今日分享最新情人节动态壁纸给大家,更多Mac高清动态壁纸尽在Macw.com!

Macw软件分享

2020卡通情人节高清动态壁纸

Mac壁纸下载:https://www.macw.com/desk/16.html

情人节对你们来说都是甜蜜的天,你们会怎么庆祝呢?2020卡通情人节高清动态壁纸带给大家!更多Mac高清动态壁纸尽在Macw.com!

2020卡通情人节高清动态壁纸

Mac壁纸下载:https://www.macw.com/desk/16.html

情人节对你们来说都是甜蜜的天,你们会怎么庆祝呢?2020卡通情人节高清动态壁纸带给大家!更多Mac高清动态壁纸尽在Macw.com!

神棍·陈牡丹

20200328

失眠了,于是画起了靓仔


上一张画感觉好多人喜欢啊真是受宠若惊,我的生活就是读书读书然后偶尔画张画扔上来就跑,看到有人喜欢我画的东西真的开心到爆炸呢❤️

我其实入Dmmd坑不算太久,这也是我第一个玩的游戏了。

一直以为自己有什么偏好但后来发现是帅哥就可以,一开始是对红雀一见钟情的后来喜欢上敏克了,但其实大家我都很喜欢,特别是苍叶。

我是个实干主义的,还特别害羞,这次说的话有点多了,能看到这里的人真的是天使,谢谢你。

我会继续默默画下去的,如果你关注我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关回去hh但因为我自己害羞而且只有在发图的时候才登上来,时隔会有点长。

再一次,谢谢你喜欢我的...

20200328

失眠了,于是画起了靓仔


上一张画感觉好多人喜欢啊真是受宠若惊,我的生活就是读书读书然后偶尔画张画扔上来就跑,看到有人喜欢我画的东西真的开心到爆炸呢❤️

我其实入Dmmd坑不算太久,这也是我第一个玩的游戏了。

一直以为自己有什么偏好但后来发现是帅哥就可以,一开始是对红雀一见钟情的后来喜欢上敏克了,但其实大家我都很喜欢,特别是苍叶。

我是个实干主义的,还特别害羞,这次说的话有点多了,能看到这里的人真的是天使,谢谢你。

我会继续默默画下去的,如果你关注我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关回去hh但因为我自己害羞而且只有在发图的时候才登上来,时隔会有点长。

再一次,谢谢你喜欢我的画😊

玄宗一棵葱
第八章 雪落无声 紫色的衣角...

               第八章  雪落无声

       紫色的衣角拂过晶莹的积雪,留下浅浅的痕迹,凛风扫过,吹落树梢上的数片沉雪。

       抱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蝶蝶啊,你走慢点,积雪那么滑,摔倒了可怎么办......虽然有帅气无敌的我在后面一定会接住你啊!”...


               第八章  雪落无声

       紫色的衣角拂过晶莹的积雪,留下浅浅的痕迹,凛风扫过,吹落树梢上的数片沉雪。

       抱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蝶蝶啊,你走慢点,积雪那么滑,摔倒了可怎么办......虽然有帅气无敌的我在后面一定会接住你啊!”

       凤蝶脚步未停,肩头上突然感觉到重物的压制并传来了暖意,看着披在身上紫色披风“剑无极,多谢你。”

       眼眸深深凝视着眼前的伊人“紫色的蝴蝶披风,果然是最适合你的,其实这披风的暖意又怎能及得过我。”手缓缓的伸出欲搂住心中的人儿。

       凛冽的寒风瞬间吹起蓝色的衣袖,尚未环住凤蝶的手突然开始不停颤抖,无须抬头已经深深的感觉到冰冷的目光似要刺断自己的手臂,浑身一个寒颤,猛然后退,踩上积雪,几经疯狂挣扎,无奈积雪过滑,终究,趴,摔坐于地。“嘶,好疼。”

        迎来两道。。。。。。鄙视与无药可救的目光。

      “主人,您要的蛊虫取来了。”不再理会剑无极,凤蝶入内,将上好的楠木盒放于桌上,打开盒盖,寒冬的蛊虫静静地躺在盒内沉睡着。一旁的盒中,沙下的蛊虫蠕动着。

      “嗯。”神蛊温皇凝视着窗檐融化滴落的雪水,闭上双眼。

        雪水缓缓滴落,于窗台激起一朵美丽的珠花,许久,神蛊温皇睁开双眼,凝视着蠕动的沙蛊,余光瞥向踏进门槛后还在龇牙咧嘴的剑无极“你,该回东瀛了。”

        啧,回想起昨日发生的种种,剑无极就是一阵心烦,海浪拍船的声响,更是激起心中难以压下的怒火,一掌拍向大海,深吸一口气,看向船中斜躺的人,“你是谁,还珠楼我待了那么久,人员上上下下几乎了解个遍,怎么就从没见过你!”

        眼皮轻启,看向滑落一旁的绒毯,拉过盖在身上,“还珠楼还珠楼,就凭你这能力,真让你探个遍,还能是天下第一楼吗?”

        海风中一阵沉默后“你和你的主人一样让人讨厌òᆺ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知道不知道并无分别。”海风吹过,掀起船帘,白毛垫上躺着白绒毯未能压住的一节白色衣角。

      “.......我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称呼你吧。”送去一个白眼,还和他的主人一样难沟通。

      “这是个问题,膺羽。”修长的手指取过一旁小桌上的茶盏一抿。

        早已冰冷的茶杯,手指还未碰上的那一刻已经升起热气,剑无极脑海中便是二字,高手!

        看着又再次躺下陷入沉睡的膺羽,掀开船帘,踏上甲板,望向东瀛的方向,东瀛必然出大事了。

斑马MU

之前画的情人节图|ω・)快给我把头按下去

之前画的情人节图|ω・)快给我把头按下去

玄宗一棵葱
挖坑容易填坑难,历时三天断断续...

挖坑容易填坑难,历时三天断断续续写完,埋坑(前面还没埋完又挖了新坑),为了樱花雨,冲啊

              第七章  风满楼

死亡之岛,东瀛海岸最高的一尊岛屿,书中曾有记载,常年春暖花开,但却地势过于险要,暗礁众多,毫无人烟,却是万物的天堂,岛上开满了樱花,落英缤纷之时极美,而不知何时开始,岛上再无生机,花木凋零,万物成枯,孤岛似一个暗黑的洞穴,远远的就像要吞噬周围的一切。...


挖坑容易填坑难,历时三天断断续续写完,埋坑(前面还没埋完又挖了新坑),为了樱花雨,冲啊

              第七章  风满楼

死亡之岛,东瀛海岸最高的一尊岛屿,书中曾有记载,常年春暖花开,但却地势过于险要,暗礁众多,毫无人烟,却是万物的天堂,岛上开满了樱花,落英缤纷之时极美,而不知何时开始,岛上再无生机,花木凋零,万物成枯,孤岛似一个暗黑的洞穴,远远的就像要吞噬周围的一切。

       海风狂作,浪声涛涛,黑暗间,船在死亡之岛唯一的港口靠岸了,一条大道,直通岛屿最高点,周遭均是乱石及枯木,高处一眼便是一切。

      “死亡之岛,赤羽信之介前来一会了!”身影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踏石而上,转瞬,人已到达峰顶。

       入目,千年巨树,枝干上无数的黑影悬挂着,随风飘摇。。。。。。鼻间鲜血的味道萦绕着,侧身躲过落下之物,赤羽信之介后退数步,看向树下的之人。

      “阁下是第一个踏上这个岛屿的人,不知是否愿成为这神树上的一人。”暗夜之下面不可测,黑衣人伸手接住树上滴落的血珠。

      “此行前来只为救人。”手中的赤羽扇指向树枝上二人。

      “喔,狂妄之语,那还得看阁下可有这能耐了!”,血红色的眼眸在黑暗中闪耀。

       金色的扇子在手中翻转着,开口便是惊人之语“你们在等我。”

       黑衣人惊诧之后便是再也无法压制的狂笑,“哈哈哈哈。。。。。阁下如何断定的!”

      “真要我命,霜与鬼夜丸早已丧命,无头鬼的故事是你留下的。”扇子飞出已旋断绳索,赤羽信之介接下两人,连忙点住穴道,取出纱布包住两人腕间流血的伤口,不待回答,便继续道“多余的话语省下,让背后之人现身吧!”

      “狂妄!”

      “就凭这般行迹吗?窗台的脚印,书架上的指印虽被清理,却多出一本无头故事,而书上却留下一个血印,和你袖中未能挡住的六指一致,柳村的血人力量集中突破点,浮云峰以及后面出事的村落,血迹都有固定的流向,而沉寂的死亡之岛,在事发之时,海中的黑色倒影成为了血红色,种种迹象都不过成为引我前来的诱饵,书中故事虽寥寥数笔,族长死后,村中一同消失的还有族长的小孙子,自此之后每年都会出现一人成为血人,后消失无踪!本师若推测无误,和死去的老族长有关,而你们的目的是。。。。。。求死”

    “啪啪啪”拍手的声音从树枝上传来,垂挂的枯骸瞬间掉落进树下的巨洞之中,毫无声响,树枝间隐约现出一人,“不愧是赤羽信之介,本座未曾看错人,数千年前,我与祖父前去赴宴,玩性溜走,于高处所目睹的却是,迷酒入喉,那人......背后利刃穿喉而过割去祖父的头颅,而父母为护族人,暂隐下此事,可没过多久便是双亲意外身亡的消息,族人带我离开村庄,便藏于这死亡之岛之上,祖父送与我的空铃每隔一年都会产生共鸣,发出响声,待我能离开岛屿一探之时,于悬崖壁上发现祖父的尸骸,全身血肉如新,鲜血滴淋,立下坟墓,可每年时限一至,坟墓被破,东瀛必出血人,后便悬挂在这神树之上,每日鲜血滴落进这不可见底的深洞之中,数千年来,本尊尝试过无数的方式毁灭祖父的尸骸甚至是我自己,但都毫无成效。”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划破了黑暗,神树之上,无数的枯骸悬挂在树干之上,狂风袭来,随风而动,也照出树上所坐着的人,却是皮肤如常人一般,维持着十三四岁的孩童的模样!似不适应突来的阳光,缓缓伸出手臂挡住继续道“祖父掉落的悬壁就在北海岸的祈云崖,多次查探周遭并无异常,但接住祖父的那棵巨树却是传说的神栖,悬崖之下有长二三十米的巨岩亰眼白骨。”

       “神栖,千百年为一木,状如云盘生于极为严峻的悬壁之上,此木不化不腐,香味极盛,只凭一节枯枝便能使周遭维持近百年的香气,而木成棺,却能永保尸体不腐维持原有的模样,并栩栩如生;而有神栖,必有巨岩亰眼,成年者长二三十米,喜盘附在神栖之上,以飞禽树胶为食,身上含有剧毒攻击性极强,触者必亡,无解。”赤羽扇轻敲着手掌,红色的睫毛在初阳下映出一丝流彩。

      “不错,可当本尊找到祖父尸骸之时,神栖树已枯,巨岩亰眼成白骨,这是当时留下的一段枯木,或许你会有用。”衣襟之中另一只手从中取出锦盒。

       唰,展开赤羽扇,锦盒已端落扇面之上。

     “数日之前,祖父多次离开此岛,倾入海岸,诸多百姓弱者往他处而去,强者成为血人,自己前来此地挂于神树之上,割其手腕血流于此洞之中,本尊日前曾往浮云峰查探留下的生还者,但与祖父之间的感应,却给浮云峰引来另一场的杀戮,如今的我已经无法轻易离开此地,赤羽信之介,平定东瀛内乱,稳定这一番局势,以寥寥痕迹便能查探出实情,不凡者,东瀛人员甚至西剑流的存亡......没有多长的时间了。”血红色的眼眸看向树下冷然的人。

闪闪好闪呦

「恋与张云雷」伪剧情

不知不觉春天已经到了

那甜蜜的春风太过分啦

在这样的春天里 除了爱情和樱花 还有你

  • 视频/cv部分©️恋与制作人 Newpic 瑞丽 画面


「恋与张云雷」伪剧情

不知不觉春天已经到了

那甜蜜的春风太过分啦

在这样的春天里 除了爱情和樱花 还有你

  • 视频/cv部分©️恋与制作人 Newpic 瑞丽 画面


Jenny's & Dream's

新兰情人节和基德扑克牌普通款微博正在抽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试运气

新兰情人节和基德扑克牌普通款微博正在抽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试运气

泽及

小甜饼(无聊来看看叭)

     (我可能写的很多地方不是很好,脑洞也不是很大,也是个爱错字的马马虎虎的家伙,如果哪里写错了或者不合常理可以和我说一下!(୨୧•͈ᴗ•͈)◞︎ᶫᵒᵛᵉ   ♡)

     初见他是初二,转班来的新生. 瘦瘦的,白而干净, 夺人眼球. 

   我和他没怎么说过话,一直到了高中。 碰巧当了同桌,便这么相知相识了。

  高中男女生到了青春期,正懵懂的年纪,他身边总是有女...

     (我可能写的很多地方不是很好,脑洞也不是很大,也是个爱错字的马马虎虎的家伙,如果哪里写错了或者不合常理可以和我说一下!(୨୧•͈ᴗ•͈)◞︎ᶫᵒᵛᵉ   ♡)

     初见他是初二,转班来的新生. 瘦瘦的,白而干净, 夺人眼球. 

   我和他没怎么说过话,一直到了高中。 碰巧当了同桌,便这么相知相识了。

  高中男女生到了青春期,正懵懂的年纪,他身边总是有女生簇拥包围, 我也没少帮他打掩护。

   高二班级召开结业典礼,全班开了聚会,我趴在桌子上,“来玩游戏”他剥开一颗糖,笑着说好。

    “我先. 来说要我干什么”他翻了翻自己的包,“吃块糖”我接过来“就这个?”

“椰奶味的,你不是喜欢”我哽了一下,接过来. 

  “要我去买奶茶还是带面包”他已经在翻零钱了,我勾住他手腕上的铃铛手饰“换一个,来一局真心话大冒险”

  他见我一脸恶趣味,四周看了看聚堆的同学. 

“真心话随便说些我不知道的就好,大冒险.. 来找我当一晚上男朋友”他显然没料到,愣了一会儿,把糖咬的稀碎了也没憋出来一句话. “来看电视好了,不逗你了”说不上的有些.. 失落...? 直到到了睡觉的的点,学生稀稀拉拉的回了宿舍楼,楼道光线很暗,他走在我后面,“我想找你谈恋爱”我停下来看他,“.. ?刚才那个当做开玩笑的就好了”“你都吃我糖了,我也不能.. 嗯.. ”灯光昏黄,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道怎么应了,有些想要说出口话却哽在嗓子里“.. 好.. 先回宿舍吧.. ”他快走几步把手揣进我大衣口袋里,“啊?”仅一下便出来,甚至没摸到几分温度,蜻蜓点水. 

  再也无言,这件事也就这样草草过去了,之后倒是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再提. 

   大学倒是没有在一个学校,我考的市美术中央学院,他按照父母的愿望考了医学系. 

距离很远,联系还保持着,但我总是忆起他,也很... 想他。

      24岁我如愿成了我梦想成为的漫画家,拿了不错的名气,生活过得不错,只是家里有的时候会来催着找找对象什么的。但我对找对象属实不大感冒,因为心有... 所属,但确实也不太合适

     给画室投了新稿,“滴滴滴”,放下了手中温热的椰奶,“画室想帮你找个助手觉得怎么样?”“我自己来选吗?”看着杯中腾出的热气“嗯对,就在过几天D楼五层签售开始之前给你推过去个人去,你看看行不行”和画室的人谈了谈稿子便挂断了电话。

     随手发布了更新的微博,又不免看到了顶置了快2年的那张画,大概是在教室,画中是一个微笑的少年,瘦瘦的,白而干净,夺人眼球。

   签售当天下了雪,很突然的下了,从五楼向下看,白茫茫一片,可以看到人不断的进了大楼,“现在见助手吗?已经来了”“嗯”

   不久门便推开了进来的是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总觉得有几分眼熟,他有些躲我,进来又缩回了门外“表哥,是这件屋子吗?”我从柜子里随手拿了几颗椰奶糖,走过去打算给这个紧张小助手,“吃吗?”我递了过去,手腕却突然被轻轻握住,“好久不见”

   “好.. 久..不见 ”几颗糖落在了地上,我抽回手看了看新助手“你是... 来?”那少年弯腰捡起了糖“谢谢老师的糖,我是想来当您的助手的”

   “嗯.. 你先去里屋画就好我.. 找你哥哥聊聊”那少年进了屋子,我才诧异的打量着他,长高了好多,眉眼温柔了很多,身上有些细微的消毒水味.. 还有.. 很熟悉的味道,和之前区别无二。

    他脱了外层的羽绒服“都不想我吗?好久不来跟我联系,怕你忙也不敢乱给你打电话”如鲠在喉,总有些话想说却总说不出口. “去屋里坐着吧,我给你倒杯水”

     “小医生,现在有女朋友了吗?”我背着身倒水,心里却不由得紧张。 我把水递过去,他放在嘴边轻吹着. 

     “有喜欢的,人家都不怎么主动搭理我”我看见他长睫毛轻轻动了动.竟然有些委屈。

    他偏头看了看屋里,“都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突然感觉自己有些狼狈,“你怎么来了?”“我弟弟喜欢你的画,我帮他报名了”他递过手机,上面是那个前几天的微博,显示我是特别关注,我看得清楚,“他起身走向阳台,今天,是情人节吧”

   “想和你说些话,”他看着外面的雪,在栏杆上捏起一些揉成了小团,我把羽绒服披在他身上,靠在栏杆上“好” 

    “你.. 微博顶置那张画.. ”

    “是某个白痴,觉得他好看极了就画了下来了”

      他没有看我“那你还记得初二毕业典礼的事吗?”

       “当然,当时我还和你玩.. ”

      “我那时候,玩的不是大冒险”

     他突然转过头来正视我,眉眼温柔也很坚定,“我玩的是真心话,我喜欢你. 从之前到现在我二十三岁,我那时也以为是少年情感懵懂,到现在看来好像真的不是”

       “我很自私,可能我这样说可能会给你造成困扰,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心上人了,虽然很冒昧但是我还是想说一下。”

     我想他那晚表情可能和现在有点像,“我想问一下”

     “那天晚上,你是... 想牵我的手吗?”

     “是”

      “确实很自私的给我造成困扰了,如果你早点说我也不会让你等到现在,我好困扰自己过了那么久被催婚生活 。

   我那时候也想把你手握住的,你跑的太快了”轻轻把手覆在他的手上。

     “现在也不晚,情人节快乐,小医生”

      我看见他眼里有光“骗人是小狗”

      “我不骗人”我们轻轻把手指合拢,最终十指相扣。

静沁爱漫威

旧图(我画的真丑)

旧图(我画的真丑)

王子异0713
我对你的爱蓄谋已久。 王子异

我对你的爱蓄谋已久。

王子异

我对你的爱蓄谋已久。

王子异

Jenny's & Dream's

最近到的打样,遛一波,明天还会到两个打样,明天再发,打样出了基本上两周后截单http://Jenny's & Dream's https://k.ruyu.com/cT8cZd-J 

最近到的打样,遛一波,明天还会到两个打样,明天再发,打样出了基本上两周后截单http://Jenny's & Dream's https://k.ruyu.com/cT8cZd-J 

aaaa某茶

2020情人节✨给我的傅新言宝贝写情书

“听说情人节最容易发生奇迹,

我可以和你一起等待这个奇迹吗?”


To 傅新言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


自从遇到你,我从来没有羡慕过任何人。

你或许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但我爱你,你就是我全世界的唯一。


​你在我身边也好,在天边也罢,只是想到世界上的角落有一个你,整个世界也就变得温柔安定了。


那些终将过下去的日子,叫做余生。

而与你有关的日子,才是未来。


我喜欢你,不管你有什么缺点,我都喜欢你。

你有时候会蠢蠢的,我会陪着你一起开心。

你有时候会戏精,有时矫情,我会...

“听说情人节最容易发生奇迹,

我可以和你一起等待这个奇迹吗?”


To 傅新言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


自从遇到你,我从来没有羡慕过任何人。

你或许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但我爱你,你就是我全世界的唯一。


​你在我身边也好,在天边也罢,只是想到世界上的角落有一个你,整个世界也就变得温柔安定了。


那些终将过下去的日子,叫做余生。

而与你有关的日子,才是未来。


我喜欢你,不管你有什么缺点,我都喜欢你。

你有时候会蠢蠢的,我会陪着你一起开心。

你有时候会戏精,有时矫情,我会惯着你,宠着你。

你喜欢写小作文,喜欢发长微博,我就会一直看下去,我永远都在这里啊。


写尽千山落笔是你,望尽星辰美丽是你,书尽泛黄扉页是你,千山万水归处是你,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我以为,我见过冬日雪天里的太阳已经是世界上最令人心动的温暖了,直到我遇见你。

我甘愿沦陷,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我会向前努力,为了奔向你。


OvO我们家小A又帅又有才华

东角

侍奉过女神的男人决不认输。(下)

游戏向,混沌女王CS伊芙×绽情师BL艾因

----------


他们本身也是专门出来游玩的,自然是答应。又顺着路莉尔的指引来到活动场上,过程中艾因还顺便看到艾迪和终焉两位也在,只是没打个对面。主活动场被布置在更靠里的地方,人自然是多,但是比外部会场已经少了很多。

他们两人到达之后被一位服务者引领到其中一处,核对过两人的顺序号码牌后,来向他们讲解活动规则:“两位情人节快乐!欢迎参加由科宝主办的情人节活动‘桔梗花之恋’,我是来负责两位的记录员。本次活动非常的简单,主要规则就是情侣双方由其中一个人抱起另一个人连续坚持三分钟,并且还一定要是公,主,抱。两位讨论做好准备之后就可以开...

游戏向,混沌女王CS伊芙×绽情师BL艾因

----------


他们本身也是专门出来游玩的,自然是答应。又顺着路莉尔的指引来到活动场上,过程中艾因还顺便看到艾迪和终焉两位也在,只是没打个对面。主活动场被布置在更靠里的地方,人自然是多,但是比外部会场已经少了很多。

他们两人到达之后被一位服务者引领到其中一处,核对过两人的顺序号码牌后,来向他们讲解活动规则:“两位情人节快乐!欢迎参加由科宝主办的情人节活动‘桔梗花之恋’,我是来负责两位的记录员。本次活动非常的简单,主要规则就是情侣双方由其中一个人抱起另一个人连续坚持三分钟,并且还一定要是公,主,抱。两位讨论做好准备之后就可以开始咯。”

抱起来?好像有点糟糕了。艾因回想起两人有一次见面互相撞到跌倒在地上的情景,那个时候,伊芙好像坐在他身上并且他还感觉身体上有重物压迫的感觉。

他觉得:他可能抱不起伊芙。这就很难过了,但是两人已经进来到活动面前就差一点了,在这个时候找些漂亮话逃避实在是不成样子。艾因转过头来和伊芙商量:“伊芙,你说我们两个人……是谁抱谁?”

伊芙可能感到疑惑,面无表情的看着艾因,良久,才开口道:“艾因,抱我。”说着还伸出手环上艾因的脖颈。

艾因维持着表象,心里却有些无可奈何:“那我先试试吧。”

他将手穿过伊芙背部,紧握住腋下的部位,又将另一只手放到腿弯处。然后,腰腹用力,双臂向上勾,努力的将伊芙横抱起来。

但这实在是太重了。明明从他眼里看去只是一位少女的模样,但横抱起来他所受到的压力,说是钢铁也不为过,这实在是已经超越了一位神官能承受全部的人生压力了。

刚巧往一个方向看去,正好看到另一边的艾迪很轻松地把终焉横抱在怀里的模样。终焉和混沌原理上都是纳斯德女王,为什么室内蹲装模作样的科学家都能轻松的把纳斯德抱起来,但是他却不行。原来这就是人类之间的差距吗?

向女神以赛玛利的祈祷虽然依旧无法收到回应,但他还是诚恳的接受了这份差别。并且不要强求。毕竟神官不一定能抬起钢铁。

艾因果断快速地把人放下,虽然横抱的姿势还没维持两秒。他站在伊芙正面迎着直视的目光,有些难为情但还是认真地说道:“伊芙,我的力气太小了,实在是无法将你抱起并维持三分钟。”

“那个奖品有可能要拿不到了。”艾因脸少见的带上了一点红色,“我们要不……”

“我可以,抱起艾因。”伊芙打断了他的话语,语气听上去是非常少见的坚定。

“但是……”

“看。”艾因顺着伊芙的指向,正正好看到一位强壮的女性抱起一位男性的场面。

“……”

转过头来,伊芙揪着他的外披扯了扯,还面无表情的用琥珀色的眼睛盯着他说道:“艾因,我想要奖品。”

艾因第一次看见伊芙做出这幅类似于撒娇的模样,看情形应该是无论如何都该答应。虽然对于男性而言被横抱起都或多或少感到些许羞耻,但是他在此之前对艾里奥斯大陆的人文交往了解甚少,只是位侍奉女神的神官而已,这个决定,自然也不会像正常男性一样令他难以接受。

艾因温和的回答道:“好吧。”

伊芙眼睛不甚明显的亮了亮,对记录员说:“我们商量好了,可以开始。”

记录的服务人员这才从刚刚看到两人的动作中反应过来,她大抵是少见不能将情人抱起的男性,恍然大悟的回应道:“好的,那么请开始吧。时间是三分钟。”

伊芙很轻松的照着刚才艾因的动作抱起他,并且看起毫无压力,也由着这样,两人成功的通过活动挑战。记录员确认之后,直接把奖品递给他们,是个小小精致长条形的礼盒。

只是两人在进行挑战的时候引得附近的人纷纷侧目惊奇的看着他们这对情侣。但在艾因眼里看来这都无所谓,毕竟往外离开活动场地的时候,伊芙像是非常喜欢那个礼盒。

一直双手细心的拿着。

走到艾丽阿诺德的一座拱桥上,艾因扭头往旁看,开口问道:“伊芙,要不要打开看看?”

“好。”

拆开装饰精致的礼盒,放在里面的是一个饰品--桔梗花发夹。

深紫色的绢布被细致剪裁,制成桔梗花花瓣的形状,四五朵簇拥在一起,成了一个小花丛,花朵中心还透着几缕淡黄色的花蕊。艾因看着这饰品,算是知道为什么女性会对它喜爱,实在是美丽精巧。

伊芙拿出饰品,认真又可爱的请求他:“艾因,低头。”

“嗯?”艾因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把头低下。

伊芙快速的把饰品夹在艾因的头发上,语气竟突破了往常的冷淡有丝微的雀跃:“好了。”

艾因此刻穿着深紫到发黑的蝴蝶安魂曲,同样深紫色的桔梗花饰品夹在微卷的墨色长发中,本身就是个绝色小美人带着花,更衬得面前的神官肤色白皙明眸秀眉人比花娇。

少女的嗓音轻柔温润,带着一惯的冷漠,却宛如天籁般响起。

“艾因,真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