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情人节快乐

10859浏览    3131参与
Great·Rosieee

轰轰烈烈的去爱。

[图片]


2020的情人节限定



2020的情人节限定


改了名还是无人看文的缺水喵

博士,情人节快乐~

本文有ooc!谨慎阅读啊


        “呐,送给你的。”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

       “……又是什么恶作剧?”这一次博士谨慎的没有打开盒子,只是盯着眼前这个一脸坏笑的女人。

       “哎呀~不会再捉弄你的啦,拆开看看嘛。博士你这样对女孩子,会没人喜欢哦~”W稍稍收敛了一点嘴巴扬起的弧度,企图一本正经。......


本文有ooc!谨慎阅读啊


        “呐,送给你的。”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

       “……又是什么恶作剧?”这一次博士谨慎的没有打开盒子,只是盯着眼前这个一脸坏笑的女人。

       “哎呀~不会再捉弄你的啦,拆开看看嘛。博士你这样对女孩子,会没人喜欢哦~”W稍稍收敛了一点嘴巴扬起的弧度,企图一本正经。

        可惜说的话就不太正经。



         “……不了,我会先拿去凯尔希那里检查一下的。”博士看着W一副快蚌埠住的表情,拿起礼品盒就要走。

         “欸欸欸?别啊,真的是礼物,你就打开看一下嘛。”见博士要走,W连忙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是炸弹,真的啦!”

         “……哎,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要在这里,和我一起打开。”博士看着W眼眶不知道是憋笑憋出的泪水还是真的快哭了,叹了口气。

        “博士!情人节怎么可以让送礼物的人这么难堪呢!”不知何时,可露西尔出现在门口对博士嗔怪道,“W小姐,我找你有点事,跟我走一趟!”

        “欸,可是博士让人家跟他一起开礼物耶……”W低头戳着手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博士你这个花心大直男怎么回事,今天是情人节知不知道,难得有人给你送礼物你还搞这些有的没的,你知不知道……”

         “行行行W你跟可露西尔过去吧我自己开还不行吗別唠叨了。”面对可露西尔一连串的语言大炮,博士连忙高举双手表示投降。

……

……

……

        “终于清静了……”博士无奈的摇摇头。

反正也不是一两次了,开吧!

(反正去医务室还能跟老猞猁聊上两句嘿嘿)

         “……”

        想象中的爆炸并没有到来,相反,礼物盒里是一块精美的蛋糕。插在蛋糕上的叉子还绑着一条写着“バレンタインデーおめでとう”的纸条。

        看来是真的礼物呢。

        博士松了一口气,将蛋糕叉起一块送进嘴里细细品尝。

       蛋糕入嘴的一刹那,绵柔的奶油似乎化作流水一般滑下喉咙,丝绸般的感觉让博士激动得颤抖起来。

        “……好辣,果然被骗了,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辣啊啊啊啊啊啊”

        哭着跑去找凯尔希了

        



         “……又是W?我记得跟你说过,目前她还不可信。嘴巴张大一点。”凯尔希一边给博士的喉咙喷药一边说。

        “唔唔唔唔唔唔!(我也不知道她不知悔改啊!)”博士流着口水含糊不清的说。

         “真是个长不大的傻子。”凯尔希看着博士努力为自己辩解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

          “……唔(焯)”博士在被窝里偷偷比出个中指。

          “药效大概两分钟后就能全部发挥,所以你等下自己回去继续工作吧。”凯尔希看了看手表,“还有,下次再比这个手势我就给你换个机械手。”

          “……”博士萎了。

         “还有别的伤员,我先走了,等会记得把这个袋子提回去。”凯尔希起身准备离开,“拜托你长点心吧,我一个人看一群孩子还不够么?”

         “唔唔唔唔唔!(情人节快乐)”

         “想说什么?回见吧,对了,鉴于加固我们之间的友好合作,以及提高默契度,为了拯救这片大地的善良,消除感染者与……”

         “唔唔唔唔唔(说重点行不)”

        “情人节快乐,笨蛋!”凯尔希似乎逃难一般跑出了病房,以博士的视角似乎还能看见凯尔希的侧脸有一丝绯红。

         嗯,赚到了。博士这么想着。



与此同时,商店的某个角落。

        “演技给力不?”

        “厉害啊,估计那笨蛋以为是真的有事。”

        “嘿嘿,那……这个……”

        “放心,少不了你的。”


写完啦!要不是时间不够我可以@@%&#……(也许是刺激的情节嘿嘿)

情人节快乐呀!

隐藏大反派得了中二病
啊 现在才想起来发 是亲友的自...

啊 现在才想起来发 是亲友的自设

5.21快乐

啊 现在才想起来发 是亲友的自设

5.21快乐

竹子

情人节快乐

勿升正主

私设如山

内含:贝楼 高栾 龙龄 


贝楼

今天是情人节了 也是贝楼正式在一起的两周年 所以筱楼想给贝贝一个小惊喜 想半天没想出来 去问了问自己那些冤种亲爱的师叔们 没有得到靠谱的答案 还被九龄弄害羞了 经过深思熟虑打算问问度娘

问:情人节和在一起的纪念日应该准备什么礼物

答:自己

楼:???这都什么事啊???!


楼楼经过自己的深思熟虑 还是选择把自己卖出去啊不是 送出去 也不是就是把自己送给高筱贝!


“喂 是...

勿升正主

私设如山

内含:贝楼 高栾 龙龄 



贝楼

今天是情人节了 也是贝楼正式在一起的两周年 所以筱楼想给贝贝一个小惊喜 想半天没想出来 去问了问自己那些冤种亲爱的师叔们 没有得到靠谱的答案 还被九龄弄害羞了 经过深思熟虑打算问问度娘

问:情人节和在一起的纪念日应该准备什么礼物

答:自己

楼:???这都什么事啊???!



楼楼经过自己的深思熟虑 还是选择把自己卖出去啊不是 送出去 也不是就是把自己送给高筱贝!


“喂 是高筱贝先生吗?门口有你的包裹请查收一下”

“哎 好的”


说完就走到门口 打开了房门看到门口的包裹 

“?师哥这是又买啥了?这么大”走进看了看这个大箱子又说“这咋没给包装呢?”

于是怀着疑惑不解的态度打开了箱子

“情人节快乐!”刚打开箱子 筱楼便站了起来 扑到人的身上 用环着人的脖子 在耳边说了一句“我把自己送给你了~”随后吹了一口热气

“那我要查收了哦”把人抱起走向卧室

不用怀疑抱得动!





高栾

“小栾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现在所有人都被“情”所困 一直在居家隔离 但是!工作不能停 特别是栾哥 有时候忙起来 都没时间理高老师了 

高老师:我委屈 我不说

“知道啊 但是我还没忙完”看到在自己身边有些许期待的人 栾哥表示:我也想陪你 但是我无能为力啊

“噢 你忙吧 我去睡觉”说完就走向卧室 最后栾哥就只看到了一个落寞的背影 总感觉心里不舒服 但是工作任务还没完成 心一横 就起来手机给师父打了个电话 问这个着不着急用

师父给的答案是:不急


“!!!太好了!”于是走向卧室 轻轻的打开了门 看到人早就躺下盖上了杯子  便钻到人的怀里 随后抬起头对人说“我知道你没睡着 别装了啊”

“哼!谁让你不理我的”说着用手臂将人圈在怀里 用不满的语气说“我生气了”

“嗯?好嘛 那高老师怎么能原谅我呢?”

“你说呢?”

“我?唔~”





龙龄

眼看着这情人节就要到了 九龄没有像其他受受那样想着送什么礼物 也没有特别忙 他只是悄悄的买了一个快递......


在520的那下午6点左右 九龄便把自家搭档支出去了 等着人已经离开 九龄会到卧室 送床底下拿出了前一阵子买的快递 是npz!!

九龄:别整那些花里胡哨的 他就号这一口


还完衣服九龙还没回来 九龄便坐到床上等着人回来

大概过了5分钟 九龄就听到了熟悉的开门声

“老大!我回来了~”因为九龄在卧室 九龙在客厅 九龙就没看见他 (这叫什么?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我艹”由于没看到自家老大 九龙就直接向卧冲去 刚一进去 就看到九龄穿着npz半跪在床上 于是像 恶龙扑食一样扑向九龄


“宝贝 阳台 洗手间 客厅 卧室”说着就用他的大手抚摸着人的腰身

“卧....卧室”

“可是 这个排序题啊”

“你混~唔~”

“我艹 白儿子 我tm新买的衣服 嗯~”




二编:我才发现九龙说选一个后来说是个选择题🌚🌝


是杂豆粥鸭

无法回应我的你

 守囚  Ooc警告,内含恋尸,注意避雷

    上弦月高高的挂在墓园上空,银白色的光洒在墓园,伴随着狂风的呼呼声,似乎比白天要热闹。这里来人很少,只有一位守墓人在夜间看守这座墓园。所以,那挖土的声音也就成了只属于安德鲁的秘密。

    今天,又到了交易的时候。“尽可能完整.....未完全腐烂。”安德鲁回想着最进新来的一批“客人”。

    昨天又新来了一位,听说之前还是一个大发明家,或许他能满足我的需求。安德鲁想着慢慢走向那个新立的墓碑。......

 守囚  Ooc警告,内含恋尸,注意避雷

    上弦月高高的挂在墓园上空,银白色的光洒在墓园,伴随着狂风的呼呼声,似乎比白天要热闹。这里来人很少,只有一位守墓人在夜间看守这座墓园。所以,那挖土的声音也就成了只属于安德鲁的秘密。

    今天,又到了交易的时候。“尽可能完整.....未完全腐烂。”安德鲁回想着最进新来的一批“客人”。

    昨天又新来了一位,听说之前还是一个大发明家,或许他能满足我的需求。安德鲁想着慢慢走向那个新立的墓碑。

  随着棺材板被撬开,睡在里面的人在月光的修饰下挤入安德鲁的视线。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安德鲁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干什么。他只能倾听自己的心跳。那可怜的,弱小的心脏,在见到这个人后,剧烈的跳动仿佛在叫嚣着什么。

胃里好像有蝴蝶一样,那群不听话的蝴蝶,想要从身体里飞出来。

直到将身子探到棺材里面亲吻了他的脸颊,安德鲁才回过神来。想将他带走,但又不想将他粗暴地装到麻袋里,送给奇怪的人做奇怪的事。

他这么好看的样子,应该穿上小西装,优雅的端坐在椅子上。或者只留下一件内搭,平躺在床上。如果被小刀慢慢划开,或许也会很好看,可是不利于存放。安德鲁突然想到了母亲小时候给他讲的睡美人 。可是,一个男人又怎么会与这种东西挂上钩呢?他一定会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于是安德鲁将他带回了自己家,放在浴缸中,浸泡在福尔马林里。安德鲁坐在浴缸边看着卢卡,轻声说道:“你叫卢卡·巴尔萨是吗?我在你的墓碑上看到的。我叫安德鲁·克雷斯,你可以叫我安德鲁.....”

安德鲁决定去搜集一些有关卢卡的信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想多了解一些他。于是在交易时安德鲁提出了让他们搜集卢卡的资料作为报酬。

“卢卡,今天有人给我带来了你的一些事情。我看到了关于你的报纸哦,你真的很厉害啊。”安德鲁坐在沙发边,看着上面的卢卡说道。

“你说,如果你还活着,多好,这样你就能回应我了。”房间里,只有安德鲁一个人的絮叨声。

 “可是,如果你活着,或许我们永远不会有交集吧。你那么耀眼。”安德鲁熟练的梳着卢卡的辫子,“我不太清楚情感之类的东西,但我之前有听说过别人关于爱的描述,那好像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东西。”

     安德鲁停顿了一下,除了屋内的时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之外,一片寂静。

   “我知道爱的表现,我也知道爱的背面是恨”安德鲁看着端坐的卢卡,“如果这就是爱,那么我恨你。”

   如果这就是爱的感觉的话

   那么,无法回应我的你

   我应该是恨着吧。

   

最近安德鲁的心情很不好,因为福尔马林已经快支撑不住卢卡的身体了。

这似乎是亘古不变的道理,那些美丽的皮囊终将陨落。

尽管之前安德鲁还在努力忽视那些异常,可是没有完全密封好的尸体终究保存不了太久。时间的齿轮不断转动,即使再细小的瑕疵,也会被逐渐撕裂成大的裂缝。先是一些腐臭味,然后慢慢地手臂上出现了一些褐色的斑点,最后是脸上的斑点。尽管安德鲁拿了些粉底遮住,可是这终究掩盖不住卢卡慢慢走向衰亡的事实。

“你要变的不完美了,你也不想这样的对吧?”安德鲁将卢卡打横抱起,“可是我却阻止不了它是变化。卢卡,我真的好恨你。”说着慢慢将他放在床上。

  安德鲁看了卢卡一眼后虔诚的吻了上去,看他的神情,这好像不是一个亲吻而是一次庄重的祷告。

让我最后再亲吻你一次,与其看着你慢慢离开,不如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醉红的夕阳洒在屋檐下,安德鲁坐在屋外看着那轮落日。

“卢卡,你会喜欢这轮落日吗?”他按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就好像他的恋人曾一直陪在他身边。

从现在开始,他的恋人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即使那位恋人依旧无法回应他。

一年椿林海.

520快乐

家人们 520快乐呀~ 

我打篮球的时候脚崴了一下 到现在走路和残疾人一样....

终究是我发晚了 诶 错过了520~ 没错爷是永远单身狗

下一篇文答应了一位包被更三篇 我就把三篇结合了一下 有2000+!所以更新速度也会慢很多啦(我平时一篇文大概400+三篇也就是1500- 所以包被赚了!还是因为包被太可爱了 还给我了好多粮票  好感动呜呜呜)

我就是阴间点更新小天才哈哈哈~

还是祝各位包被们520快乐呀!(弱弱地问一句有没有包被也是丁克无性恋)

白白~

家人们 520快乐呀~ 

我打篮球的时候脚崴了一下 到现在走路和残疾人一样....

终究是我发晚了 诶 错过了520~ 没错爷是永远单身狗

下一篇文答应了一位包被更三篇 我就把三篇结合了一下 有2000+!所以更新速度也会慢很多啦(我平时一篇文大概400+三篇也就是1500- 所以包被赚了!还是因为包被太可爱了 还给我了好多粮票  好感动呜呜呜)

我就是阴间点更新小天才哈哈哈~

还是祝各位包被们520快乐呀!(弱弱地问一句有没有包被也是丁克无性恋)

白白~

不乐倒白水

情人节快乐

《dog的自我安慰》

情人节快乐

《dog的自我安慰》

一只屑柴喵

画中的的白玫瑰,一支代表着我对你的尊敬,一支代表着我对你绝对的忠诚,一支代表着我甘心为你付出所有;两朵红玫瑰喻为我们两情相悦;向日葵则表示我们的未来一片光明;而红豆,代表着相思


情人节快乐@我良了 

我爱你

永远爱你

画中的的白玫瑰,一支代表着我对你的尊敬,一支代表着我对你绝对的忠诚,一支代表着我甘心为你付出所有;两朵红玫瑰喻为我们两情相悦;向日葵则表示我们的未来一片光明;而红豆,代表着相思


情人节快乐@我良了 

我爱你

永远爱你

是杂豆粥鸭
情人节的天都是粉红色的 而我和...

情人节的天都是粉红色的

而我和我的冤种固排输了一中午,嘤@子伶不是零 

情人节的天都是粉红色的

而我和我的冤种固排输了一中午,嘤@子伶不是零 

烛之巫

咒术回战(伊地知乙女情人节限定交往前提

  “铃铃铃”


  “喂?”西村小姐揉了揉眼睛,用手抓了抓凌乱的头发。


  “那个…洋子…要不要…那个…嗯…有一家咖啡厅不错…那个可…可以和我一起去吗!!!”


  “可以啊,很有精神嘛?伊地知酱”西村小姐打了个哈欠。


  “洋子请…请不要这么叫…”


  “啊这就是所谓的昵称啦~昵称啦~也是我们关系好的证明呦~”


  “可是…”


  “好啦好啦~一会见?”


  滴…


  


  “嗯,真是难得啊伊地知酱,没想到居然会约我出去约会啊。还以为还要过段时间呢”因为临近考试霓虹出现了大量的学生焦虑后悔等等产出的咒灵,甚至还催出了几只特级,身为辅助...

  “铃铃铃”


  “喂?”西村小姐揉了揉眼睛,用手抓了抓凌乱的头发。


  “那个…洋子…要不要…那个…嗯…有一家咖啡厅不错…那个可…可以和我一起去吗!!!”


  “可以啊,很有精神嘛?伊地知酱”西村小姐打了个哈欠。


  “洋子请…请不要这么叫…”


  “啊这就是所谓的昵称啦~昵称啦~也是我们关系好的证明呦~”


  “可是…”


  “好啦好啦~一会见?”


  滴…


  


  “嗯,真是难得啊伊地知酱,没想到居然会约我出去约会啊。还以为还要过段时间呢”因为临近考试霓虹出现了大量的学生焦虑后悔等等产出的咒灵,甚至还催出了几只特级,身为辅助监督的伊地知最近忙的不像话,直到这几天才稍微闲了些,西村小姐对伊地知的约会邀请稍微感到有些许惊讶。


“总之…好好打扮一下吧” …………………………………………………………


  “伊地知酱~♡”


  “都说不要这么说了…好羞耻…”


  “嗯…明~明~很~可~爱~嘛~”


  “不要这么说话…好羞耻…洋子”


  伊地知偏过了头,耳后的碎发轻轻晃了晃,耳垂因羞耻而变得通红。


  


  “咳”伊地知小声咳嗽了一下,转过来看向了西村小姐。


  “你今天穿的很漂亮”


  “啊谢谢~洁高♡”西村小姐惊讶的歪了歪头,柔顺的头发随着动作滑动着,向前走了一步,淡黄色的裙摆轻轻摆动。


  “啊…这不是能叫名字吗”伊地知看起来有些害羞,抓住了西村小姐的手,向咖啡厅走去。


  “…”啊,真是温暖啊西村小姐想到。属于男性的指节紧紧的握住,总感觉全身都暖了起来。啊做点恶作剧吧,感觉伊地知的反应一定很有趣。西村小姐想着拿手指勾了一下伊地知的手心。


  “啊!”伊地知小声的叫了一声,回过头看了西村小姐一眼,“不要突然动手指啊…”伊地知看似沉稳的走向位置。


  “噗”明明手心里都是汗还在故作镇定未免太过可爱了吧。这么纯情该怎么办啊。


  “先生,小姐这是您的爱恋之心纯洁和香甜之丘比特的命运之剑姻缘圣水两份”服务员面带微笑的念出了一大长串羞耻的名字。


  “好的…咖啡和棉花糖放这里吧”


  “不,先生是爱恋之心纯洁,和香甜之丘比特的命运之剑姻缘圣水的呢”服务员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那副营业微笑。


  “爱…之…纯圣水…”


  “爱恋之心纯洁,和香甜之丘比特的命运之剑姻缘圣水”虽然服务员的微笑依旧没有变化,但在伊地知眼中他的微笑简直魔鬼到可以和五条悟的13分之1媲美了。伊地知开始额冒虚汗。


  “爱恋之心纯洁,和香甜之丘比特的命运之剑姻缘圣水”西村小姐笑着读出了那一大串羞耻名称。


  “好的谢谢您的惠顾”


  “…天使”现在伊地知看向西村小姐的眼神充满了敬佩,不自觉嘟囔了两下。


  “好可爱”


  西村小姐看着伊地知的眼睛。


  “啊?”


  “我是说洁高不论害羞的样子也好,强装镇定的样子也好,就连嘟囔时候的样子都很可爱。”


  “让我怦然心动”


  “啊啊啊…这个时候我该说什么…那个…啊”伊地知漏出了一片空白的表情,整个人像煮熟的虾米一样全身通红头上像蒸汽机一样冒出烟来,整个人就是害羞到了极点。


……………………十分钟后…………………………


  “啊…嗯…我也是”伊地知缓了一会,虽然还是很害羞但至少不像刚才一样。


  “太好了~”西村小姐知道再逗下去说不定伊地知会害羞到爆炸,于是不再逗他。


  “先生您好,这是您定的玫瑰”


  “谢谢”


  “洋子”伊地知用一种认真的表情看着西村小姐。


  “嗯?”西村小姐看向伊地知。


  “情人节快乐”伊地知把玫瑰递给西村小姐,


  “…”虽然一开始就想到了,但是果然…


  “伊地知洁高”


  “是?”


  “你这样真的让人很想侵犯你”

肤浅

情人节限定

【原神同人文】枭羽#  公钟#  行云流水#等等等

纯属ooc

自嗨产物

内含多对cp(仅个人观点)


  「天使的馈赠」


  门口挤满了人,大家都踮着脚尖,伸着头往里面张望。


  “各位,今天是情人节,酒馆新出的活动,走过路过别错过!”巴顿站在门口吆喝着。


  “巴顿,你快说说,具体是什么活动?有没有免费送酒的活动?”有人问了一嘴,接着就是一阵哄闹。


  巴顿清了清嗓子,大声道:“不瞒各位,今日酒馆情人节限定活动,完成相应的项目就可以获得免费的酒水,以及迪卢克老爷新酿的好酒!”


  此话一出,人群像炸开了锅一...

【原神同人文】枭羽#  公钟#  行云流水#等等等

纯属ooc

自嗨产物

内含多对cp(仅个人观点)



  「天使的馈赠」


  门口挤满了人,大家都踮着脚尖,伸着头往里面张望。


  “各位,今天是情人节,酒馆新出的活动,走过路过别错过!”巴顿站在门口吆喝着。


  “巴顿,你快说说,具体是什么活动?有没有免费送酒的活动?”有人问了一嘴,接着就是一阵哄闹。


  巴顿清了清嗓子,大声道:“不瞒各位,今日酒馆情人节限定活动,完成相应的项目就可以获得免费的酒水,以及迪卢克老爷新酿的好酒!”


  此话一出,人群像炸开了锅一般,吵闹声愈来愈大。


  “巴顿,你别藏着掖着了,赶紧说说活动内容,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大汉举着酒喊道。


  “且慢且慢,这个活动有一个条件,必须是情侣才能参加!凡是冒充的,一经发现全部轰出去!”他顿了一下,“为了避免此类事件发生,情侣要在这里拍照做暧昧的姿势才能通过。”


  “什么嘛!”


  “果然便宜不好占!”


  一时间人散去了不少,只剩三两队情侣还围在巴顿身边问东问西。


  凯亚和好友边聊边走,看到酒馆门口围了不少成对的情侣,便起了兴趣。


  “巴顿,出什么事了吗?”


  “凯亚!你们来的正好。今天是情人节,酒馆在办活动!”巴顿挥手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情人节活动?”温迪探了个脑袋出来,“这么说是不是有免费的酒喝了?”


  “对,你们去看公布栏,我还有点事,等会再招呼你们。”


  凯亚等人顺着巴顿指的方向看去,公布栏上写了几行字:


  「天使的馈赠」限定情人节活动,完成相应的项目可酒水免单并获得迪卢克老爷亲手酿制的新酒。


  “哇!这也太棒了!”温迪的笑容藏不住,全显露出来了。


  “看下面那行字。”


  凯亚指了指最下面的一行小字,上面写着:


  仅限情侣,参与前需找巴顿确认身份真假。


  “啊……好可惜,我都单身几十年了,这不是为难我吗?”温迪哭丧着脸,哀嚎道,“不行,这种活动百年难遇,凯亚,你们先进去,我去想办法。”


  “这么麻烦吗?看来喝酒都有点奢侈了,我去问问巴顿不参加活动的人可不可以进去。”罗莎莉亚皱着眉头盯了一会便转身向巴顿那边走去。


  凯亚走到罗莎莉亚旁边,听着她跟巴顿争论,嘴里喃喃道:“真想试试迪卢克老爷新酿的酒呢……”


  迪卢克清点完货物从后门走出来,看到一脸可惜的凯亚,控制不住脚就径直走了过去。


  “凯亚,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迪卢克将手搭在凯亚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


  “嗯?我……”凯亚后退了一步,忙道,“今天酒馆新出的活动有些新奇,你想出来的?”


  “不是我,是旅行者,她跟我说偶尔办一下这种活动可以提高酒馆的知名度,所以就先试一下,想看看反响。”


  半晌凯亚才点了点头,转头继续看着罗莎莉亚和巴顿。


  “好了,巴顿说我们可以进去,只是今日酒馆的酒水涨价了,也不知道迪卢克老爷怎么想的,这算不算……”罗莎莉亚边摇头边走过来,抬头就看到迪卢克出现在凯亚身边,吓得人都快没了,干笑几声道,“迪卢克老爷,晚上好。”


  “晚上好,”迪卢克依旧面无表情,他转过头对凯亚说道,“你想参加这个活动吗?”


  “你会给我开后门吗?亲爱的迪卢克老爷。”凯亚转过脸,露出了笑容。


  “当然,你跟我来,”迪卢克那张面瘫脸貌似有些变化,他拉着凯亚的手走到巴顿面前。


  “巴顿,你先停一下,帮我和凯亚拍个照。”


  巴顿拿着相机的手一顿,忙闪到一边腾出位置,一脸笑意地招呼着他们站在指定的位置。


  “好……就这个姿势,再亲密一点,凯亚,你别这么拘谨啊!”巴顿的嘴都快咧到耳根了。


  酒馆门口再次围满了人,这次比之前更多,每个人脸上都面带笑意,目光全部落在迪卢克和凯亚身上。


  “哈……好不容易挤进来了,都在看什么呢?呃……”


  温迪站稳脚看到自己的好兄弟凯亚正被迪卢克搂在怀里,脸贴在一起,动作十分暧昧,一时间吓得张大了嘴巴,他才离开一会怎么就成这样了。


  “这就是你说的走后门?你开什么玩笑?”凯亚伸手去掰扯着迪卢克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头往后倾,尽量远离迪卢克。


  “对啊,走后门,你别乱动,拍好照就可以进去参加活动了。”迪卢克万年不变的脸上竟露出了一抹笑意。


  灯光下,迪卢克清冷的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他笑起来如阳光一般温暖,看的凯亚心头乱颤。


  “好了,巴顿,你可以拍了。”


  “好,准备!三……二……一!”


  “咔嚓”一声,照片拍好了,巴顿将照片洗出来甩着,还未来得及看,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惊呼。


        巴顿一头雾水,转过头看着人们,他们正捂着嘴尖叫着,脸也变得通红。他低头看洗出来的照片,上面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亲到一起去了。


  “迪卢克!”凯亚一把推开他,脸通红着闪到一边,看到大家都在看到他,脸更红了,慌不择路地穿过人群逃跑了。


  迪卢克望着凯亚消失在人群中,脸上的笑意逐渐淡去,他自顾自地走到巴顿身边将照片要了去,满意地开门进去了。


  迪卢克走后,看热闹的人们又散了。温迪看的傻了眼,愣在原地一时间知不道该怎么办。


  “温迪?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刚才路上碰到安柏和优菈,跟她们闲聊了一会耽误了时间。”旅行者气喘吁吁地跑到温迪身边。


  “没……没什么……”温迪张了张嘴,面露难色地望着荧,他感觉自己像是要干什么不好的事一般,心里在发虚。


  温迪沉默了一会,犹豫道:“旅行者,能请你跟我拍一张照片吗?”


  “好啊,乐意之至,你等我找一下相机。”


  “派蒙也想拍照!”派蒙在一旁兴奋地搓了搓手。


  “不用这么麻烦,你跟我来,”温迪拉着荧来到巴顿面前,红着脸道,“巴顿,给我们拍照。”


  “嗯?居然是旅行者,真的吗?”巴顿一脸震惊地望着他们。


  温迪红着脸,手不自觉地伸向旅行者的后背,在腰间停留了一会,轻轻搭了上去。


  荧像触电一般,打了个冷颤,惊得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旅行者,你听我解释……”


  “好啊你,卖唱的,居然对旅行者动手动脚!”派蒙气的飞了过去,瞪着他。


  巴顿举着相机,看到他们起了纷争,皱着眉头喊道:“还拍不拍了?”


  “等我一下!”温迪赶忙把荧拉到一旁解释了事情原委,“拜托拜托,帮我一次,就一次!”


  “你又不干正事!话说回来,旅行者,这酒馆的主意是你出的吧?”


  “呃……我……哈哈……”荧挠了挠头,避开了派蒙的视线,“温迪,我帮你,我也想试试迪卢克老爷新酿的酒。”


  “旅行者,要是被你哥哥知道你干这种事,会出事的吧?”派蒙凝重道。


  “你不说,我不说,他就不会知道了,好了,别耽误了。”


  这次,荧拉着温迪的手走到巴顿面前,反客为主将手环在温迪的腰上,楼着他比了个大爱心,拍完照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温迪的腰好细,手也很温暖,荧听到剧烈的心跳声,发觉是自己的,一时间红了脸。


  “谢谢你,旅行者,你真好!”温迪歪头笑着,拉着她一起进了酒馆。


  酒馆今日特地装扮过了,一改往日的风格,换上了比较温馨的粉色和淡紫色的背景,气氛一下子就上来了。


  酒馆内座无虚席,情侣们腻歪在一起有说有笑,温迪和荧才进去,就不禁刷刷红了脸,不敢看对方。


  “这一定是气氛使然……”荧微喘着气,跟迪卢克打过招呼以后,拉着温迪去了角落等待着迪卢克发话。


  迪卢克站在吧台前如往常一样在低头调制着酒水,还是那么冷冰冰的,与这酒馆内的气氛格外不搭。


  又有不少人进来了,很多熟面孔,荧每看到一对,都惊的说不出话来。


  安柏和优菈不知怎么进来的,二人脸上的表情倒也自然,见到荧就一起过去聊天;行秋和重云居然也来了,行秋看上去依旧那么优雅,反而是重云有些拘谨了,看着一屋子的人,面露胆怯;钟离和公子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进来,寻了一处离荧近的位置坐下来继续聊天……


  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荧快被惊掉了下巴,她平时只顾着做委托,怎么没发现会有那么多对,一想到自己还跟他们之间的某个人单方面开过不正经的玩笑,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荧环视了一圈,她认识的人几乎都来了,她下意识地在心里默默数着:


  “安柏和优菈,行秋和重云,钟离和公子,班尼特和雷泽,北斗和凝光,甘雨和刻晴?绫人和托马,神子和雷神?!还有,一斗和九条……居然这么多?还有一对,魈和……哥哥?!”


  荧刷的一下从板凳上弹起,快速跑到才进来的空和魈旁边,颤抖着手指着空不可思议道:“哥哥……魈?你们……”


  “荧……”空不自在地挠了挠头。


  看着两个人手紧紧握在一起,荧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刚才来了那么多人都没有把他吓晕,哥哥这一下直接给她来了个暴击。


  “咳咳……诸位安静一下!”迪卢克大声喊道,“都到齐了吗?我要宣布这次活动内容了……”


  “哐当——”


  门被人推开了,来人正是凯亚,他红着脸瞪着迪卢克,半晌才不自在地开口道:“我,算我一个!”


  “噗呲……好。”迪卢克紧绷的脸松开了,露出一副好看的笑容。


  “那么,诸位,我在这里宣布这次活动规则。这次活动叫「恋爱小细节」。情侣双方分开在两间房,需要在规定时间内说出对方的喜好等细节,通过问答的形式实行,以计分的形式确定最终成绩,第一的不仅酒水免单,还可以得到特酿酒和一个月的抵用券;第二的可以酒水免单和特酿酒;剩下的只能酒水免单。诸位听懂了吗?”


  众人纷纷点头,只有温迪一个人看上去有些坐立不安。他的汗水从脸颊滑过,目光呆滞。


  荧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冷静,塞了张纸条给他,转过头问道:“迪卢克老爷,是您来主持吗?”


  “查尔斯和巴顿,如果没有异议,那我们将在八点时开始活动,请各位准备一下。”迪卢克掀开木板,走到凯亚身边,将他拉到一旁轻声说着些什么。


  楼上楼下被人们围得水泄不通,正当人们纳闷该怎么举行的时候,查尔斯和巴顿已经就位。


  他们点名带人去三楼的客房内。每隔十分钟就会换下一组,这样轮替着。楼上下来的情侣有的纷争不断,面红耳赤;有的腻歪在一起,谈笑风生……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说不清的幸福和欢乐,似乎争吵也是爱情的一种表现形式。


  时间过得很快,活动一直进行到晚上十二点才有了结果,大家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困意,都在谈笑嬉闹着。


  正当荧和神子他们聊的火热朝天的时候,迪卢克拽着面红耳赤的凯亚从楼上走下来,凯亚捂着嘴,挣脱开他的手,跑到旅行者身后躲着。


  “凯亚,出什么事了?”荧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凯亚的脸依旧透红,他发恨般地说道:“迪卢克那家伙就是个狗,动不动就啃人!”


  “狗?”荧和派蒙纳闷的看着笑容满面的迪卢克,不明所以。


  但是周围的人听了凯亚的话都捂嘴笑着,分享着自己的事。


  托马走到凯亚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背,温柔道:“这么说来,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家主大人和那位红头发的帅哥都一样哎,喜欢啃人。”


  “嗯?托马,你是不是又在说我坏话呢?”绫人一脸笑意目不转睛地看着托马,眼神里满是宠溺。


  “没有没有……我在夸你长得很好看呢。”托马连连摇手,走回他身边。


  “好了,我要公布结果了!”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大家都在屏息凝神地望着迪卢克,焦急地等待着他开口。


  “那么我宣布——”迪卢克顿了顿,再次确认了一下单子上的名字,高声喊道,“第一名,神里绫人和托马!第二名,钟离和公子!第三名……”


  大家貌似对结果都不是很在意,只有少部分奔着第一名的奖励发出轻微的感叹声,大部分人都在彼此祝贺着,无论排名多少。


  “老爷,这次会不会太亏本了?”查尔斯望着一屋子的人,手心里不禁出了一把汗。


  迪卢克笑着摇头,没有说话,跟荧对视了一眼,开始给他们发奖励。


  “白努力了……”温迪趴在桌子上,望着托马手里的特酿,哀嚎着。


  “该难受的应该是我吧?”凯亚一脸不悦,说好的开后门,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又被迪卢克耍了一通。


  托马端着杯子递给他们,靠在绫人的怀中,温声道:“诸位一起尝尝吧,今天开心最重要。”


  温迪和凯亚接过酒杯,对托马投去感激的目光,将酒递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清甜可口的酒味在味蕾中炸开。


  “好喝……”温迪满足地喊道。


         凯亚也一脸愉悦,一时间心头的怒意全消散了,慢慢品着酒。


  “先生,今日可以多喝点酒,我在这附近的旅馆订了房,明日再回璃月。”公子抚摸着钟离泛起红晕的脸,轻声道。


  “好,你也多喝一点。”钟离淡淡笑着,弯下腰,垂下眼眸在公子的脸上轻轻落了一吻。


  公子抬眼望着喝醉的钟离,嗓子直发痒,红着脸闷了一大口酒。


  直到凌晨两点多的时候,酒馆内的人才散的差不多,查尔斯望着倒了一屋子的人,怒上心头,可看到迪卢克老爷好不容易这么高兴,又憋了回去,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回到吧台前守夜。


  “喂,迪卢克。”凯亚满身酒味,他面色红涨地走到迪卢克身后,趁迪卢克不注意,在他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


  “怎么了?”迪卢克转过身,抓住那不安分的手,看着喝晕的凯亚,不禁蹙紧眉头,“喝醉了?”


  “你!嗝……你今天,太过分了,说好给我走后门……可我,我什么也没有得到!”凯亚一拳锤在迪卢克坚实的臂膀上,言语中皆是不满。


  迪卢克愣了一会,笑道:“这事啊,我还记得呢,你跟我回趟酒庄,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嗯?好!”凯亚迷瞪着直点头。


  晨曦酒庄


  凯亚推开大门,晕晕乎乎地发现酒庄内与往常不同,好似精心装扮过了,满屋子的气球和丝带,正中央摆着一个大大的爱心,旁边都是蜡烛,里面放着成箱的酒。


  “凯亚……”迪卢克将门关上,拉着凯亚走到爱心内。


  他半蹲下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将里面的钻戒取了出来,拿在手里,深情地抬头望着凯亚,道:“我等这一刻很久了,凯亚,我爱你。”


  凯亚瞬间红了脸,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象和人都不太真实,心里乱做一团。


  “凯亚,答应我,我会给你数不尽的「午后之死」,也包括我,这个酒庄都是你的。”


  迪卢克的声音很温柔,很真诚,听的凯亚心头直发痒,「午后之死」这几个字格外地刺耳,他后半句没听完就胡乱的点着头,连声说好。


  迪卢克将戒子戴在了凯亚的手上,起身一把将凯亚拽进怀里,眼睛里仿佛有光在闪烁,眼里心里全都是眼前人,他埋头吻了下去,紧紧地抱着凯亚,吻得更加激烈。


  “想要……好想要……凯亚是我的,他不会再离开了……”


  迪卢克半睁开眼,望着眼神迷离的凯亚,心里有着说不尽的愉悦和激动

雾so

520祝大家节日快乐鸭!

520祝大家节日快乐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