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情人节快乐

6741浏览    2461参与
lmddzal

觞哥哥,天还凉,要注意保暖(❁´ω`❁)

觞哥哥,天还凉,要注意保暖(❁´ω`❁)

瞎折腾的孟猫猫
2.14日 情人节 仪式感需要...

2.14日 情人节

仪式感需要花点儿钱😄


• 无油版烤翅 & 蒸西兰花

• 蒸大闸蟹 & 蒸虾

• 卤鸡jio

• 甜品 & 酒

2.14日 情人节

仪式感需要花点儿钱😄



• 无油版烤翅 & 蒸西兰花

• 蒸大闸蟹 & 蒸虾

• 卤鸡jio

• 甜品 & 酒

魏魏

【满天星辰之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歌曲:柏松《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

我的男孩

他,是《燃烧吧,少年!》的素人歌手热苏打,青春活力是他的代名词。

他,是《超星星学园》的热血少年方天泽,略显青涩的演技成就了方天泽,也成就了他自己。

他,是《哦,我的皇帝陛下》的傲娇王爷北堂墨染,温文尔雅仿佛为他量身定做。

他,是《陈情令》的狂放不羁魏无羡,即使命运不公,他仍知心之所向。

他从低谷而来,不急不躁,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和热。

他的标签不只一个,他是歌手肖战,他亦是演员肖战。

小赞赞,情人节来临之际,怎么能少得了我的祝福呢。

小赞赞,情人节快乐。

♥愿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 ...

【满天星辰之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歌曲:柏松《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

我的男孩

他,是《燃烧吧,少年!》的素人歌手热苏打,青春活力是他的代名词。

他,是《超星星学园》的热血少年方天泽,略显青涩的演技成就了方天泽,也成就了他自己。

他,是《哦,我的皇帝陛下》的傲娇王爷北堂墨染,温文尔雅仿佛为他量身定做。

他,是《陈情令》的狂放不羁魏无羡,即使命运不公,他仍知心之所向。

他从低谷而来,不急不躁,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和热。

他的标签不只一个,他是歌手肖战,他亦是演员肖战。

小赞赞,情人节来临之际,怎么能少得了我的祝福呢。

小赞赞,情人节快乐。

♥愿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 


围脖发于2020.02.04

LOF发于2020.03.15

未完待续~

晏欢

给大家听听我唱歌呀

b站本家AV43426592

迟来的情人节快乐,就算是单身狗也要开心!!!

寡王唱起情歌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哈哈哈哈,我已经尽力软一点、甜一点了,不要嫌弃啊

音质一言难尽,没有后期只能渣成这样

最后,卑微请求点个赞,多谢各位了

给大家听听我唱歌呀

b站本家AV43426592

迟来的情人节快乐,就算是单身狗也要开心!!!

寡王唱起情歌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哈哈哈哈,我已经尽力软一点、甜一点了,不要嫌弃啊

音质一言难尽,没有后期只能渣成这样

最后,卑微请求点个赞,多谢各位了

辞度_

白色情人节快乐。以前写的,发着玩。

俞恪×莫林

苦恋者的无声告白

        俞恪在后背纹了莫林的名字。在后背心靠上一点点,反手摸摸就觉得心在震颤。

        她从好几年前,就喜欢他了。

        但是这大概是一场有始无终的暗恋吧。

        “她是同性恋吧,得让小冉注意...

俞恪×莫林

苦恋者的无声告白

        俞恪在后背纹了莫林的名字。在后背心靠上一点点,反手摸摸就觉得心在震颤。

        她从好几年前,就喜欢他了。

        但是这大概是一场有始无终的暗恋吧。

        “她是同性恋吧,得让小冉注意点。”

“小冉不是跟她要好的能穿一条裤子嘛,怕不是…”

“你说什么呢!小冉是我女人!”

        她是同性恋这个话题被谣传好久好久了。大家印象里她是个太好看的女孩,因为好看到像男孩,举手投足都是纤细的帅气,好多小女孩子都喜欢她。

        又有同学说经常看见她在同性恋酒吧出现,这就坐实了这样的谣传。

        女孩子们更喜欢她了,然而男生总是背后窃窃私语,只敢远观。

        可是俞恪是真的喜欢莫林。从两年前就喜欢了。为此她还留了长发。长发比短发惊艳地多,无论背影还是正脸,都让人过目难忘。然而她越好看,谣言越多。她总是皱皱眉头,怕莫林因此跟她越来越远。

        女同的酒吧实不多见,她常去。

        各种打扮的女孩纷涌过,她找的总是固定的一两个,每次都是聊聊天喝喝酒而已。

        女孩问她你这么好看,是不是已经追到喜欢的人了。她醺然举起手,手哆哆嗦嗦摆了个零进度。

        青春年少,大家暗恋的对象大多是优秀,长得好看,打球帅,穿搭帅的男孩子。好巧不巧这些莫林都占了。但是他太冷,从没见过他跟女孩子说过话。

        连俞恪都怀疑之前做前后桌的时候出现的场景只是自己的幻觉。

        开学初他们做过前后桌,莫林每每回头跟她互相钻研题型,笑的灿烂。她因为他总是神思敏捷就鬼使神差喜欢上了。然而半年后她调了座位,莫林再也没跟她说过话。

        母亲常常跟她提起,说你们班有个同学的父母跟我以前是同学呢。俞恪心不在焉地问谁啊。好像叫什么来着…嗯对莫林。应该成绩不错吧,他爸妈年轻时候成绩就数一数二。俞恪心里一颤,接下话茬:哇挺巧的,我之前坐他后座。




            俞恪今天没来,已经是临高考只有一个多月了。

            莫林抓耳挠腮想破头皮都没搞懂为什么俞恪不来上课。她平时身体很好,从来没有请过病假。他皱眉想,难道是心理原因吗,也是,大家平时都瞎讨论,而他从来没插手,内容好像是很过分。听见自习课铃声想起,莫林随便拿了一套试卷,拿着笔做做样子。

          老师脸色不太对劲地一个一个喊同学出去,期间瞟了一眼莫林,批评说:“莫林今天怎么回事,发什么呆呢?”

          莫林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试卷是上下颠倒的,于是摆正开始刷题。

          莫林被老师叫出去的时候还疑惑为什么自己被找,一听老师说俞恪不见了,脸色都变了:怎么回事?

         班主任:我连找了好几个俞恪平时关系不错的同学,都不知道她的去向。现在来问问你。

         莫林硬着头皮说:“我跟她很久没说过话了,老师。”

         班主任:听我们同学说她可能前不久跟你表白被拒绝了?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因此离家出走?

        莫林瞳孔猛然缩小,不可置信地说:“怎么可能?我不知道这件事!”

        这时走廊外一根树枝承受不住压力喀嗒一声折断,他像是被吓到一样一抖,抬起头看老师,语速快的几乎难以分辨:“老师我知道她在哪里了!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去找她!”

          话音未落人已经冲出教学楼,班主任脸色复杂。

          莫林在往那个酒吧跑,他畅通无阻地出了校门,路上人不多。风在耳畔猎猎作响。

           手机在口袋震动起来,他咬牙切齿没接。对方不依不饶地打,没有停。

           他在酒吧面前被拦下,说不许男性进入。

           接通手机,就是朋友噼里啪啦的话:我知道俞恪在哪了,学校关系已经搞好了你可以跟老师请假直接去找她。

            莫林:我已经在酒吧门口了。

            对面话音一顿:那啥,她确实在里面,情形不太乐观,我也没混过这种店,你自求多福吧,,。

             莫林挂了电话,急匆匆地跟门口女孩解释:我熟人在里面人事不省,我需要把她带走。

           女孩看他确实很急的样子,就放他进去了。

          里面是另一个黑夜,灯光随意飘洒,各种香水充斥着鼻腔。莫林四处张望都没有看见俞恪,头疼地打通电话:“她在哪里啊!”

          “二楼北边。

         莫林三步并作一步上了二楼,无暇环顾风景,惶急地找俞恪的身影。他不知道今天俞恪穿什么样的衣服,但是她必然是人群中最好看的那一个。他拍了一下额头,转眼就看见面色不对的俞恪和一群不三不四的女人。

        本来俞恪只是来喝酒的,奈何院里的女孩都看她好看,便想调戏一下。

        莫林喊了一声她的名字,拼命一样地冲上去拨开女子们,扶住衣衫不整艳若桃李的俞恪,脸色阴沉:“这是我的女朋友。”

        女子们如鸟兽散。

        俞恪迷离中试图睁开眼,觉得搂住自己的男孩气味异常的好闻。是莫林吗?我不敢睁眼。

        莫林帮她细心地整理衣襟,蓦然瞥见她蝴蝶骨上简单的两个字,整个人像被烫过一样哆嗦起来。

        他不敢碰,是他的名字。

        俞恪拼命眨眼,迷迷糊糊中辨认出是莫林,她傻兮兮地笑起来,用梦呓般的口吻,一遍又一遍念他的名字。

         莫林,莫林,莫林,,莫林……

        他垂下眼睛看见她还未清醒的表情,如获珍宝一样看他,无力的双手试图捧住他的脸,想要靠近来夺得一吻。然而并未实现,她气力无多,半途中又瘫软在他怀里,喃喃细语:“死也足了——”

晏欢
赶个情人节的末班车 是最近比较...

赶个情人节的末班车

是最近比较火的虚拟男友

依旧是无脑小甜饼,慎入!!!

速成品!没有文笔!!没有文笔!!!

(但是我的志向一直是当虐文作者,这是怎么回事)

赶个情人节的末班车

是最近比较火的虚拟男友

依旧是无脑小甜饼,慎入!!!

速成品!没有文笔!!没有文笔!!!

(但是我的志向一直是当虐文作者,这是怎么回事)

FxOS_

“同類だから”


现实与井中各一半。情人节快乐🩸🩸🩸


“同類だから”



现实与井中各一半。情人节快乐🩸🩸🩸


锋后雨雪

逢春

#脑洞是雷酷 @雷酷—这里是个反派控 的,我只是个写文的(当然有自加私设)#

#真·半年更选手#

#情人节单身狗选择发糖,玻璃渣味的#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姓名索引:中医药:王逸

                    天文学:雷特斯·卡伦特


“彩者,春之色也。取之于光,消之于火。似虹也。”

春彩出生的时候,是...

#脑洞是雷酷 @雷酷—这里是个反派控 的,我只是个写文的(当然有自加私设)#

#真·半年更选手#

#情人节单身狗选择发糖,玻璃渣味的#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姓名索引:中医药:王逸

                    天文学:雷特斯·卡伦特

 

“彩者,春之色也。取之于光,消之于火。似虹也。”

春彩出生的时候,是个雨天。说来奇怪,当春彩向茫茫红尘放出第一声哭喊的时候,原本淅淅沥沥的雨滴被陆陆续续吓得刹了车,停了下来。

父亲在进房间看脱力的母亲的时候,不小心被门槛绊了脚。恍惚间看天空,像是看到了彩虹。又恰逢立春时节,所以父亲便一拍脑袋,给春彩定下了如今之名。

那些事情是春彩听父亲说的。不过春彩不是很相信,她更觉得这是父亲实在想不出名字而胡乱起的。

毕竟家里面药材那么多,随便找一个药名出来都比她现在的好听。

当然像草乌这种除外。

话说回来,也许正是因为这随性的名字,春彩平平安安的长到了14岁。春彩的家族世代从医,但是到了这里春彩这一脉,却只剩了一个姑娘。为了家族医术的传承,父亲早早的便和春彩约法三章。她可以学习医术,而且父亲母亲不会太干涉她的婚事,不过有一点,她以后一定要招人入赘,免得自家医术失传。

可是招赘这种事情说着容易,又有多少人愿意呢?春彩叹了口气。虽然因为治病的原因,跟村民们关系都很好,但是这些年来也没见媒人踏进过自家的门。

不过春彩也会偶尔在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躺在床上幻想自己夫君的样子。

“不一定长得很帅,但是一定要会种药材。”春彩捶了捶白天播种时累弯的腰,叹了口气。“算了,梦里什么都有,我还是睡觉吧。”

她翻了个身。

与此同时,在皎洁的月光下,有一个人影独自晃在田埂上,然后轰然倒下,不省人事。

天空中有两颗星星跨过漫漫银河,将各自的光亮汇集在一起,聚成璀璨的星芒。

第二天,春彩在自家药园子里捡到了一个脏兮兮的人。这个人的衣服还算整洁,但是面黄肌瘦,很久没有进食。不过就算是这样,他的重量也够压坏几片春彩昨天刚松好土的地了。

生气归生气,本着医德,春彩招呼村东田里干活的大哥帮忙,把这个人背回了医馆。虽然第一次自己看诊,春彩到是不慌。从药柜里翻出药材,春彩忙上忙下了好一会儿,终于给这个“饿死鬼”灌下了药。

 “这个人饿成这个样子,怕不是从哪个地方逃荒过来的。”坐在火堆旁扇着小扇,春彩有点走神。“近来有饥荒的地方只有临省,离这里也不是很远。如果他能够一路撑过来的话……那身体应该算是还不错。”

春彩掀开药罐的盖子。热气争先恐后从罐子里逃出,搭着风的便车远行,消散在灿烂的阳光下,与光融为一体。春彩小心翼翼地把罐子从架子上拿下来,放到一边的木桌上,熄掉了炉子里的火。

春彩迈进客房,那个人已经醒了。听到响声,他转过头看她。

“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你。”那个人声音有些沙哑,低沉的像是她大年初一去寺里面排了很长队才敲到的钟鸣。声音撞在春彩的心海里,微弱,却也悠长。

“没事。”春彩把药倒到碗里,絮叨起来,“这次你幸好是晕在我们家药园子里,你要是晕在别的地方,这个事情就麻烦啦……不过话说回来,你可‘砸’坏不少刚种下的药芽。”

春彩把碗递给了那个人,弯了弯眼。“但是你还能活下来,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啦。”

“谢谢。”那个人撑着坐起来,从春彩的手中接过药碗,也笑了。

春彩悄悄看着那个人的脸,脏脏的,但是一双眸子却亮的很。她呆了一下,有一瞬间觉得,那双黑瞳里藏着漫天星辰。

没过多久,春彩的父亲回了家。看到女儿“捡回来”的小伙子,春彩父亲不知道是心疼自己刚种下的药材和新晒好的被子还是对女儿可以独当一面的欣慰,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最后在春彩的软磨硬泡下,他不情不愿地同意把这个来路不明的小伙子留下来,并在治愈之后留下来帮工——为了还上压坏的药材。

一周之后,“饿死鬼”终于能下床了。当然他在这段时间里也正式向春彩和她父亲介绍了自己。春彩这才知道了他叫做王逸,是个游医。能晕倒在他家药园,是因为路痴迷了路,见到前面的药园子本来是打算问个路顺便求一些药材,却没想到还没进屋就昏倒在了药园子里。大概是因为春彩父亲眼里的嫌弃有些明显,王逸下地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礼貌地找春彩的父亲借了一套衣服,并且找了个地方涮了涮脏兮兮的自己和自己的衣服。

有些瘦弱的青年人在院子里晾着湿漉漉的衣服,白色的褙子在杆子上乱晃,像是在阳光下起舞的翩翩白蝶。那个年轻人转过身来,看见呆站在屋门前的春彩,脸上绽出一个灿烂的笑。

春彩的脸突然就红了。

 


有时候感情就是这么奇妙的事情,于无意处发芽,于无意处生长,于无意处开花结果,枝繁叶茂。

王逸在春彩家打了很久工,久到春彩的父亲被王逸求亲的举动吓得从凳子上摔下来的伤都养好了,他还是没有走 。

村里人都说春彩很幸福,春彩也这么觉得。每天清晨的光洒进窗里,她从床上起来,烧水做饭,和夫君一起招待上门的病人,有时候又会因为一张单子聊到深夜。

她的日子平平淡淡,但却也透着春日的朝阳。

 


直到有一天,一个名为干旱的不速之客拜访了这个村庄。

骄阳似火,河流干涸。村里的地咧着口子,却吞不进任何村民留下的眼泪和祈求。

一位白发的洋人造访了这个村庄。

他自称是神的使者,并且在很短的时间里获得了村庄绝大多数人的信任。所有人,包括春彩,都在等待着这位神使挥动奇迹的道尘。

但是王逸却似乎不太对劲。

他对这位神乎其神的远方来者怀着莫名其妙的敌意。春彩可以感受到他波澜不惊的外表下隐藏的滔天巨浪,但是她却不是很懂。

“雷特斯大人会解决这一切的,”春彩拉起了夫君的手,“等到旱情缓解,我们去后山种上连翘。到来年春天的时候,满山遍野都是金黄一片,会很好看的。”

但是春彩没有等到花开的一天,王逸也没有。

雷特斯说,干旱非天灾而是人为。他说春彩是旱魃转世,必须以火祭天,方可请来雨神。

在生存面前,一切皆为徒劳。疯狂的村民闯进那个他们曾经拎着鸡鸭登门拜访的院子,冲进他们曾经起死回生的屋子,抓住那个曾经笑脸相迎的人,把那双曾经为他们包药的手捆住,拖走。

春花折在了春季。

春彩被绑在棍子上,脚下是即将燃起火焰的木堆。她看着人群中一双双带着仇恨和疯狂的眼睛,也看着那个被人群压在身下的夫君。

她很恐惧,也很迷茫。

她看见王逸被压到了雷特斯面前,他在愤怒的说着什么。一些词断断续续的飘到了她的耳边。

“雷特斯你疯了……神……你不可以……不……”

有烟在王逸面前燃起,似乎在熏烤着什么东西。

他绝望的喊着她的名字,还有很多人的名字。但是春彩已经听不见了。她眼前是红艳艳的火苗,它们一层一层扑向春彩,叫嚣着要把她撕裂。

春彩的意识渐渐模糊,身体上的疼痛似乎已经远去。她似乎又看见了一张有些脏兮兮的脸,和那双藏着漫天星子的眼眸。

那满天星河中有她的影子。


星月

《咖啡》

 「好苦啊!安迷修你为什么找我来喝黑咖啡?」


 雷狮的语气听上去不是特别好的,对于不常喝咖啡的他,平常咖啡不是拿铁就是卡布奇诺等需要加糖加牛奶综合掉咖啡苦涩感的咖啡,第一次品尝黑咖啡竟然是 因为安迷修的邀请下才品尝到的。 雷狮一开始看到咖啡的颜色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一口喝上去满口的苦涩感惹得他很难受,比苦瓜还要苦的东西。


 「你方才喝咖啡的方式错了。」


 安迷修淡定的说着,手上还忙着研磨新鲜的咖啡粉,旁边的虹吸壶正煮着咖啡,对于雷狮说黑咖啡会很苦涩,安迷修能理解,...


 

 「好苦啊!安迷修你为什么找我来喝黑咖啡?」

 

 雷狮的语气听上去不是特别好的,对于不常喝咖啡的他,平常咖啡不是拿铁就是卡布奇诺等需要加糖加牛奶综合掉咖啡苦涩感的咖啡,第一次品尝黑咖啡竟然是 因为安迷修的邀请下才品尝到的。 雷狮一开始看到咖啡的颜色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一口喝上去满口的苦涩感惹得他很难受,比苦瓜还要苦的东西。

 

 「你方才喝咖啡的方式错了。」

 

 安迷修淡定的说着,手上还忙着研磨新鲜的咖啡粉,旁边的虹吸壶正煮着咖啡,对于雷狮说黑咖啡会很苦涩,安迷修能理解,也能猜到雷狮 这人并不会品尝咖啡这种事情。

 咖啡确实充满着苦涩感,但要是懂得如何细细品味咖啡的人,会有一股谜之甜味在口中回荡着,会让人想要继续品尝,继续体会那甜味,以及喝下去的时候不 会觉得整个过于烫口。

 

 「你要含一口咖啡,然后用舌头不断的搅动口中的咖啡让舌头习惯温度再喝下去。喝咖啡不是把舌头当成高速公路,咖啡当成车子,那样子做你的口水不会变甜的。」

 

 说教式的教导雷狮喝咖啡,雷狮看上去不是特别情愿,但还是抱着尝试看看的心态用安迷修的方式品尝咖啡,要是安迷修骗他最多回去修理他罢了。

 咖啡不会冒着热气,因为他上头有一层薄薄的油遮挡住热气,看上去不是特别烫口其实喝下去足以让人升天,也是为什么安迷修会要让雷狮含一小口咖啡, 让舌头习惯温度再进行吞下的动作,毕竟安迷修也不想要让雷狮有烫伤的迹象出现。

 

 舌头在口中翻动着那黑色的液体,除了苦还有涩味,雷狮的表情难以言语,基本上就跟不小心吃到苦瓜一样的表情,是一种会让人皱起眉头的味道。 皱着眉头的雷狮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安迷修,那种表情仿佛在说安迷修告诉他一个鬼主意似的,安迷修见状只是笑了笑,停下手边的研磨工作。 停下的瞬间,雷狮将口中那口苦涩味的咖啡咽下口,随后趁着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起身抓住安迷修的领带,将安迷修整个人拉向他那边再进行 接吻。

 

 咖啡似乎成为糖果般的存在,雷狮感觉到异常甜蜜的口水,或者那蜜糖般的口水是来自于安迷修的。

 

 「跟你说的一样呢,真的有一股淡淡的甜味。」

 

 雷狮说完,嘴角还上扬了起来。 他很享受安迷修那种震惊的表情,方才淡定的模样都消散而去,脸上的红晕在安迷修那稍嫌黝黑的皮肤不是过于明显,但仔细看还能看出来,那因雷 狮的拉扯而有点松开的领结露出来的是昨晚雷狮这个猫科动物留下的痕迹,安迷修并没有太在意那个痕迹。 雷狮重新坐回了椅子,然而平静下来的安迷修用手轻抬起雷狮的下巴,没有多想就直接吻了下去。

 

 礼尚往来,这是安迷修的待客之道。

 蜻蜓点水般的吻,舌头还来不及进行纠缠,安迷修就先行退开了,因为已经八点钟了,已经有一名顾客到来了。 安迷修用手重新处理好领带便招呼起客人,留下雷狮一个人喃喃自语说着:「这个咖啡还是很苦啊,安迷修你不给我糖啊。」

 

 安迷修听闻只是回覆了一句:「雷狮,我刚才给你的糖还不够吗?」

 

 「不够,那么一点怎么可能够。」

 

 「我等等再给你加糖,稍等一下吧雷狮。」

 

 Fin.

不死川Shinazugawa.

这男人该死的甜美。/抹嘴

这女人也该死的甜美。@Spira, Spera 


这男人该死的甜美。/抹嘴

这女人也该死的甜美。@Spira, Spera 


三七木
Ծ‸Ծ:“是不是你咬的?!”...

Ծ‸Ծ:“是不是你咬的?!”

눈ᴗ눈:“  ?”

有⚡和🐱背着我们过白情

(“这是我的玩偶——我的——你自己不是没有猫玩具!”)

Ծ‸Ծ:“是不是你咬的?!”

눈ᴗ눈:“  ?”

有⚡和🐱背着我们过白情

(“这是我的玩偶——我的——你自己不是没有猫玩具!”)

奶森

白色情人节快乐

希望我的大小姐和小少爷早日同框

白色情人节快乐

希望我的大小姐和小少爷早日同框

南巷落木
迪奥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乔纳森与...

迪奥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乔纳森与他开着似重似轻的玩笑,梦过于真实了,以至于被戏弄的一肚子火的迪奥在醒来第一反应便是去拿梦中正主出气,气到上头甚至于在醒来好一会才回想起,乔纳森已经死了。

迪奥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乔纳森与他开着似重似轻的玩笑,梦过于真实了,以至于被戏弄的一肚子火的迪奥在醒来第一反应便是去拿梦中正主出气,气到上头甚至于在醒来好一会才回想起,乔纳森已经死了。

雷酷—这里是个反派控
“我爱你啊,春彩。” 王逸站在...

“我爱你啊,春彩。”

王逸站在了那桃花树下,轻轻开口,春天的阳光轻轻洒落,花瓣随风飘落,同样是轻轻的,轻轻的落在王逸身上,仿佛谁抱住了他,就像她还在一样。

“你也,一样爱着我,对吧。”

“这是我们说好的,一生一世的誓言”

我也爱你啊,王逸哥哥


【王逸是我家中医学,他的女朋友被某学科烧死了,但是他至今并不知道(也许他知道了,但是选择了逃避夫人死去的事实。

“我爱你啊,春彩。”

王逸站在了那桃花树下,轻轻开口,春天的阳光轻轻洒落,花瓣随风飘落,同样是轻轻的,轻轻的落在王逸身上,仿佛谁抱住了他,就像她还在一样。

“你也,一样爱着我,对吧。”

“这是我们说好的,一生一世的誓言”

我也爱你啊,王逸哥哥



【王逸是我家中医学,他的女朋友被某学科烧死了,但是他至今并不知道(也许他知道了,但是选择了逃避夫人死去的事实。

他姓神
满天星子,就是因为你心口的温度...

满天星子,就是因为你心口的温度而闪烁不断~

白色情人节快乐(好久之前就画完了,就等着今天发

满天星子,就是因为你心口的温度而闪烁不断~

白色情人节快乐(好久之前就画完了,就等着今天发

秋葵小王子爱爬树
和小幽灵@₍₍٩( ᐛ )۶₎...

和小幽灵@₍₍٩( ᐛ )۶₎₎♪ 的合影!

用的模板

白色情人节快乐!!❤

和小幽灵@₍₍٩( ᐛ )۶₎₎♪ 的合影!

用的模板

白色情人节快乐!!❤

蓝薄荷味
我記不得什麼節日也不知道怎麼慶...

我記不得什麼節日也不知道怎麼慶祝,但還是想跟你做點什麼

沒有禮物用這個代替一下  @灥亖槬蠀 


我記不得什麼節日也不知道怎麼慶祝,但還是想跟你做點什麼

沒有禮物用這個代替一下  @灥亖槬蠀 


Cuiping_lcp
  1. 第12话 其实我也很受欢迎

第12话 其实我也很受欢迎

BY 不做社畜的杠咩

第12话 其实我也很受欢迎

BY 不做社畜的杠咩

星河散寥廓

【花谱颂歌/究惑】沁入人心(part3)

*究惑情人节999!!!上一棒 @长淮无月 

*甜++++++就完事儿了,啾啾情话满级√

*时间线在开始合训开始一年后的七月下旬


   天地细蕴夏日长,金银两宝结鸳鸯。山盟不以风霜改,处处同心岁岁香。

                          ...

*究惑情人节999!!!上一棒 @长淮无月 

*甜++++++就完事儿了,啾啾情话满级√

*时间线在开始合训开始一年后的七月下旬

 

 

   天地细蕴夏日长,金银两宝结鸳鸯。山盟不以风霜改,处处同心岁岁香。

                                                                                            ——记·金银花

 

    知了蛰伏在树干上,不厌其烦地喧扰。

    燥热的风吹过林梢,带来沙沙响的清凉,窗边的风铃便泠泠地甩动铃铛。

    阳台上的一大盆盆栽苒苒绽放,好不飘香。金银相间,鸳鸯成双。

    这个季节的太阳高远。阳光明媚,钻进叶缝洒下斑斑点点,那是光明的影子。荫蔽下,是秦究和游惑带着学员远离了体育馆,在这里进行新学员的室内军事演习的学习。

    ——你问其他的训练官呢?都结伴跑别的地方去了。秦究来到这里一年了,尽管究惑二人在众人面前不会黏黏糊糊,但这一年里他们和每一批不同的学员没少吃他们“一个眼神我就懂”的狗粮。

    游惑和秦究穿梭在学员队伍间挨个检查他们的行为动作是否规范。秦究训着话让学员自行纠正,而游惑干脆直接上手扭正懒得动嘴。他边走还边提着个保温杯,随时随地都可以捧着杯子呷口茶。

 


    游惑平时话不多且语言精悍,除了跟男朋友调情嘴皮子都不多动几下。但是这几天送走一批相处了三个月学员又迎来新的一批,作为总教官的他既要跟学员们长久道别,接洽交涉的任务也落在他身上了,每天都为安排着事务而忙碌,还要跟上头的人通电话没完没了——

    几天下来,嗓子都哑了,闭麦了,甚至有些咽喉肿痛的迹象。

    原本计划着晚上愉快的烧烤也因为这个取消了。

 


    “大考官,你嘶哑的声音……非常性//感。”

    往日秦究夜里亲吻着游惑的喉结时会这样说,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

    秦究没忍心让亲爱的一直嗓子疼。

    游惑在他人生中的前二十多年终日处在监视和不少的痛苦之下,所以人生往后,秦究一点也不舍得让他受苦……哪怕仅仅是一点,他就是见不得。

    所以秦究听了楚月的话,便趁夜里驱车去买了些金银花茶叶回来,第二天取了冬季用的保温杯把茶叶泡杯里喝。

 


    “大夏天用保温杯?”游惑不咸不淡地接过秦究递来的水壶,想开口咕哝声音却变得喑哑。

    可是没关系,秦究还是听得一清二楚:“你喝喝就知道了。”

    游惑疑惑地拧开杯盖,一口喝下去竟发现是甘甜的津//液,柔和地包裹住他的口//舌。而这种甜味又和蜂蜜水大相径庭。不是黏黏稠稠的甜蜜,而是清新入肺的甘香。

    秦究慵懒地端详着他的神情,只见游惑的眉头缓开,嘴角倏地弯了一下:“还不错。”

    甘甜得沁入人心,回味无穷。

    “不错就多喝点,对嗓子好。”秦究眨眨眼接回水壶,自己也喝了一口。

    嗯,是挺不错。秦究心说,大考官还难得一笑。

    趁此机会,他联系专业人士帮忙选购了一大盆的金银花树搬回他们宿舍的阳台上,好博美人一笑,也好能让游惑每天能喝到自家制作的新鲜金银花茶。

 


    盆花被送过来的那天晚上,游惑开了宿舍的门,便被一阵阵芳香扑上脸,钻进鼻子好不快活。一整天下来的忙碌与劳累快要融化在这片浓郁的香气中。他熟门熟路地一猜——这花应该是这几天喝的茶叶的原型了。他跟着香气一路走到了阳台。

    他看见银白的星星从空中坠落到盆里,簇拥包围着躲在绿油油的枝叶中玩捉迷藏。

    他看见星星们如鸳鸯对舞,辉映着漫天晶沁的星光。光里有他和秦究,有邈远的浩瀚星空,有璀璨的故里人间。

    星星们却又是那样的普通,没有牡丹的华丽,没有蝴蝶兰的精致,更没有玫瑰的娇气。它们脚踏实地,以最朴素的身姿,演绎出了温文尔雅,却又绚烂多彩的诗篇。

    磅礴汹涌的香气铺天盖地,沁入人心,也侵入人心。

    “这是什么?”游惑问。

    秦究懒洋洋地噙着一抹笑,却是笑而不语。

    游惑没有听见秦究的应答,不大满意地睨了他一眼。

    秦究吊儿郎当地回应道:“过一两天你就会知道了。”

 


    游惑以为秦究要他猜,但他可能永远也猜不到。但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第三天下午,鉴于学员们表现良好,游惑也没有给他们安排晚上的任务,便和秦究提前回到了宿舍,也算是给自己放放假。

    他一如昨天去看看那前一天空降的星星,一眼便发现星星不对了。

    下午的阳光和煦缱绻地洒遍窗棂,暖暖地拿起金黄的墨水四处撒泼。

    银白的星星变少了,有一些变成了金黄色的。

    像是金银的珠子被随意扔在了绿意盎然的地面,又金银的舞者跳起了旋转芭蕾舞。金银相间,绿意相称,美不胜收。

    游惑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就知道答案了。

    “这是金银花。”

    他斩钉截铁地说,接着又赞扬道:“很好看。”

 


    “能博得美人一赞,我挑得不错。”秦究从身后拥抱着游惑,像是玩笑却又无比认真地拖着调子说:“它很像你。”

    游惑不解地从鼻腔中发出一声疑问。

    秦究不紧不慢地解释道:“金银花真正的学名叫‘忍冬’。它的适应性很强,对土壤和气候的选择并不严格。它能够忍过冰天雪地,忍过烈日骄阳;能够在风沙中挺拔,在沟壑中扎根。而且它一年能够开三四次花,能够从阳春开到晚秋……”

    他低低地说着,话语尾音却有着说不出的哀伤。

    “就像我亲爱的你一样。”

    他低下头,吻在了游惑眯着的眼角,落下湿热的痕迹。

    往日里,考官A在系统中孤军奋战、还有童年时孤苦伶仃的小游惑的影子排山倒海地在秦究的脑海里晃着,撞在他的心尖上,撞得他满腔心疼。

    他亲爱的大考官闯过刀山火海,忍过寒风朔雪,等了好久好久,终于等来了爱他的人。他们携手打破了那个虚伪的世界,终于换来了没有束缚、没有窥探的自由。

    真太难了。他已经受了多少的伤呀。

 


    “别想那些了,最寒冷的季节已经过去了。”游惑薄薄的眼皮垂着, 表情冷淡又平静,可说出来的话却最能扣人心弦。他斜着身子倚靠着秦究,压低嗓音说,别叫忍冬,叫鸳鸯花。

    “一蒂二花,成双成对,形影不离。”

    他指着那几簇盛开地翘起的亮晶晶,不慌不忙地说着。

    就像我们一样,鸳鸯藤纠缠不清——要至死不渝、永不相离的一对恋人。

 

    “唔,”秦究把头搁在游惑的肩膀上含糊应着,又问道,“亲爱的,你知道金银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游惑微微摇摇头,示意秦究不要卖关子直接讲。

    秦究沉吟片刻,挑了眉却打算闭上嘴:“……也罢,花语不重要,没必要知道的。”

    游惑脸当时就瘫了,偏过头冷冷逼视他。

    秦究痞痞地笑起来:“没必要知道。亲爱的,你只需要看到,我全心全意地爱你,就可以了。”

    亲爱的,我全心全意地爱着你。我真心诚意,愿意为你奉献一切,天长地久都不改变。

    他说起这些话的时候,没有婚姻中山盟海誓的正式,就像平日里在叙述一件很日常的事情,懒散而又专注。

    游惑想,能把誓言当做家常便饭的人,就只有秦究了吧。

    因为他们之间永远交织着爱情,铭刻在骨头上,所以不需要什么浩大的誓言,只有柴米油盐中最动人的话语。

 

    游惑勾起嘴角,很轻地笑了一声转过话题:“这几天你给我在保温杯里泡的,就是这个?”

    “嗯。”秦究挑了眉答应道,“猜到了?”

    “因为香气是一样的。”游惑淡淡地说,“那种甘甜的味道很熟悉,沁入人心。”

    秦究把大考官整个抱在怀里,他弯眼盯着他的眼睛,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亲爱的,那我也,侵入你心了吗?”

    游惑:“……”

    这人说起情话来怎么没完没了,杀伤力还挺大的。

    他抬眼不耐烦地看着他:“你不早在里面了吗?”

    秦究:“?”

    他大概没想到游惑会这样回答,干愣了好一会儿又笑出了声。

    你早就在我心里了,游惑心道,初见时便开始心动了。

 


    回神后,秦究继续兢兢业业地给他讲着这几天的金银花茶的奇妙用处:“金银花也是一种药材,自古被誉为清热解毒的良药。它能宣散风热,还善清解血毒,芳香透达。你这一两天喝了这个茶,感觉好多了吧?”

    游惑面无表情地应道:“嗯。”

    秦究悠悠地接着说:“世界上的药有这么多种,‘苦口良药’固然是好,但是我还是给你挑了这个。”

    “为什么?”

    游惑眯起眼,等着他的下文。

    因为,我不想你再被苦着了。还是那句话,一点也不行……我见不得。

    秦究这样回答。

    我亲爱的大考官,该经历的该苦的你已经全部经受过了。所以接下来,一点苦也不能有,全部都交给我就好了。

    我会带着你,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过这沁润甜美的漫长岁月。

 


    “我得了一种病。”秦究低沉的声音里透着懒散和玩笑的意味,很不着调。

    游惑心说这人又在搞什么幺蛾子,正想扔了一句“金银花包治百病,试试”却突然听见秦究继续说着:“病名为爱。”

    “而只有你,我亲爱的大考官。”他顿了一下,把玩笑全部都收起来,转而眼眸中流露出真诚,真诚背后则是烧得旺盛的炽热感情。他一字一句从容不迫地说着:“只有你,是我的良药,能够医治我所有的疾病。”

    他的气息温和地吐落在游惑耳边。

    游惑回过头,看见窗外金灿灿的光落在秦究的眼眸中,而自己则嵌在一片盛满着快沁溢出爱意的闪耀融熠中。

    “亲爱的,能让我尝一尝你这一味药材吗?”

    “好唔……”

    游惑还未把字说清楚,话语便淹没在秦究虔诚的吻中,把一切话语以吻封缄。

    你是我唯一的心伤,也是我唯一的药。

    病名为爱,永不痊愈。

 


    夕阳躲在云朵后露出脸,余晖洒满窗棂,阳台上的金银花簇挟在夏日的暖风中相伴起舞。

    天上的云彩染上烧起的火,晚霞流露出靓丽的笑颜。

    自古有诗:“天地细蕴夏日长,金银两宝结鸳鸯。山盟不以风霜改,处处同心岁岁香。

    夏日炎,鸳鸯鸣。金银飘香,茶水甘甜。

    而我们的爱情,比金银花更要沁入人心。

 

——

全场最朴素的花就是金银花了hhh

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它了❤尽管找资料找得有点久……

情人节的夜里,我躲究惑床底下ing

祝天下有情人一如究惑终成眷属!

下一棒 @月色失火 

组织 @【秋绪】 

2020.2.14 19:30

7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