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情感

21.5万浏览    15.5万参与
结绳记事路人甲

有一哥们儿家母猫发情了,他买手指套天天给猫

按摩泄欲,今天吃午饭他老婆说对我还没这么用心

伺候呢…

有一哥们儿家母猫发情了,他买手指套天天给猫

按摩泄欲,今天吃午饭他老婆说对我还没这么用心

伺候呢…

醉飞燕
小怪兽乌拉拉

吕布的小熊饼干到底给谁了?

吕布的小熊饼干到底给谁了?

水何澹澹

一句话的文章

失去的不在拥有,即使拥有了也不在完美;过去的不在继续,即使继续了也面目全非。不要以为你珍惜别人就会在意,更不要觉得你死心塌地他人就能一心一意。你不舍得要看值不值得,你放不下,要看有没有等同的报答。再见熟悉的陌生人,再见长不大的自己,学会长大,努力放下!

失去的不在拥有,即使拥有了也不在完美;过去的不在继续,即使继续了也面目全非。不要以为你珍惜别人就会在意,更不要觉得你死心塌地他人就能一心一意。你不舍得要看值不值得,你放不下,要看有没有等同的报答。再见熟悉的陌生人,再见长不大的自己,学会长大,努力放下!

90后广东段德智

你会拒绝吗?不得不说职场老好人太难了。杨紫主演电视剧《女心理师 》就深刻地说明了这一点,引起了无数打工人的共鸣。

在电视剧《女心理师 》中,新同事入职请公司的人吃饭时,小莫为了聚餐花大价钱做了发型又买了西装,结果临时换了聚餐地点,竟然没有一个人告诉他新的聚餐地点,那瞬间的落魄,很难想象。

我作为一名普通的广东90后,说一下真正普通人的看法,有个2.5万点赞支持的网友说道:“原来喜欢独来独往的人,才不怕被孤立”,这的确是实话,但真正喜欢独来独往的始终是少数,大多数人还是想融合进入团体。

看完之后,我很感慨,想到一句话,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一起加油,屏幕前的朋友...

你会拒绝吗?不得不说职场老好人太难了。杨紫主演电视剧《女心理师 》就深刻地说明了这一点,引起了无数打工人的共鸣。

在电视剧《女心理师 》中,新同事入职请公司的人吃饭时,小莫为了聚餐花大价钱做了发型又买了西装,结果临时换了聚餐地点,竟然没有一个人告诉他新的聚餐地点,那瞬间的落魄,很难想象。

我作为一名普通的广东90后,说一下真正普通人的看法,有个2.5万点赞支持的网友说道:“原来喜欢独来独往的人,才不怕被孤立”,这的确是实话,但真正喜欢独来独往的始终是少数,大多数人还是想融合进入团体。

看完之后,我很感慨,想到一句话,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一起加油,屏幕前的朋友。

Miss-兜

只在嘴上说爱的人,根本就是不够爱

情话固然好听,但我们终究都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


人们在谈恋爱时总是喜欢你侬我侬的,总会跟心爱的人说一些肉麻的情话,并许下海誓山盟,觉得这样才是爱情本该有的模样,亲密、甜蜜。


的确也是这样,两个相爱的人每天说着有多爱你,能让人分泌快乐的多巴胺情绪,把两人的关系拉得更近一些。


因为他爱你,你在他心里就不同于常人,他遇到什么事情都想分享给你,事无巨细都与你说。


如果他不爱你,那你在他心里就是普通人,我们都知道普通关系有很多话是不能诉说的。


但是,光在嘴巴上说爱你的人,就真是爱吗?


正如一句老话说的:...


情话固然好听,但我们终究都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


人们在谈恋爱时总是喜欢你侬我侬的,总会跟心爱的人说一些肉麻的情话,并许下海誓山盟,觉得这样才是爱情本该有的模样,亲密、甜蜜。

 

的确也是这样,两个相爱的人每天说着有多爱你,能让人分泌快乐的多巴胺情绪,把两人的关系拉得更近一些。

 

因为他爱你,你在他心里就不同于常人,他遇到什么事情都想分享给你,事无巨细都与你说。

 

如果他不爱你,那你在他心里就是普通人,我们都知道普通关系有很多话是不能诉说的。

 

但是,光在嘴巴上说爱你的人,就真是爱吗?

 

正如一句老话说的:

 

“看一个人爱不爱你,不要只看他说了什么,还要看他做了什么”。

 

他嘴上说“很爱你,能为你做任何事情”,但你一旦提出“我要看你手机聊天记录”,他马上就下头,拒绝说“不行”。

 

这就是光说爱,没有一点实际付出,不需要承担后果,没有利益损失,纯属打嘴炮。

 

01

刷抖音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短视频,印象超级深刻。好像是一部电视剧截出来的一小片段,说得是这么一个事情:

 

男朋友花光了自己工作十多年的积蓄,在上海付了首付,买了三居室,而房本上只写了他自己一个人的名字。

 

奇葩的是,他把女生带到了他新买的房子,捧着花和戒指求婚,并仗义凛然地说“这是给女生买的房子”,还要女主感恩戴德地接受它,在女主拒绝后还瞧不起女说“像她这种大龄剩女,也只有他能接受”,叫女主不要不知好歹。

 

真是鸡贼男,垃圾得很。房子只写他自己名字,结婚后女还要主跟他一起房贷,承担日常的所有生活开销,可是房子一份都没有她的。他这算盘算得可够精的,不仅不用花钱,还能让别人倒贴钱。

 

这样光在嘴巴说的爱,真是让人倒胃口。

 

真正的爱,不仅会说,还要会做。如果视频中的男的,真的爱女主,那么他应该这么说和这么做:

 

“等我们领了证之后才去买房,因为这样做我可以把你的名字也加上,算婚后财产。”

 

02

今天在豆瓣小组上,我还看到这样的甜甜小故事:

 

一对异地情侣,女生在上班的时候不小心犯了点小错误,被领导骂了,然后不开心躲在厕所里,跟男朋友打电话时忍不住就哗啦啦地哭诉了。

 

男朋友电话里也只是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并叫她不要多想。也是,异地恋,在最需要对方的时候,你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也只有在通话时叫你不要多想,要开心;在你姨妈痛的时候,叮嘱你多喝热水;甚至在你不舒服的时候,也只能要求对方照顾好自己,别无他法。

 

可是这位男生的做法就真的很暖,女生本以为也就自己消化一下情绪就过去了。没想到的是,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她发现原本乱糟糟的房子被他收拾得很整洁,还煮了热腾腾的饭菜,在她开门的一瞬间,喊她“宝贝,快来吃饭”。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短短的一句话,女生瞬间就被治愈了,今天发生的所有不愉快都被一扫而空。

 

男生觉得仅仅安慰还不够,不远千里奔赴到了女孩身边。

 

他怕女孩,伤心时没有人陪伴;他想女孩,尽快走出情绪的坏阴霾。

 

这种爱,是显而易见的。不同于光在嘴上说爱的人,他的爱是真真切切落实在实处的。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 

 

“相送你回家的人,东南西北都顺路;愿意陪你吃饭的人,酸甜苦辣都爱吃;想见你的人,二十四小时都有空;想陪伴你的人,再苦再难,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到你身边。

 

 

03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光在嘴上说爱你的人,跟你许下山盟海誓的人,并不一定是爱得够深沉,但是能将爱意落实在繁枝细节上的,却是爱到骨子里的。

 

每天在微信上跟你早安晚安的人,并不一定是爱你,但是能每天早上给你买好早点,督促你记得准点吃早餐的人,真的是心疼你;

 

跟你信誓旦旦许诺说“等我以后有钱了,我一定给你买……”,不如“他现在口袋里只有两百块,也宁愿花198元跟你吃饭”的爱要多;

 

爱你的人,永远都会嫌自己给你给得不够多;而不爱你的人,只会仅仅计较,算计得失。

所以,以后遇到只是嘴上说说爱的人,你一定不要太在意,也不要太相信,他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爱,不光会说爱你,还得会做爱你的事。

 

雨天不仅提醒你带伞,还能给你送伞;

 

每逢节日不仅跟你说节日快乐,还为你准备惊喜;

 

不仅带你去见他的朋友和父母,还大大方方地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

 

……

 

记住,如果一个人,只在嘴上说爱你,那根本就是不够爱!null

 

讲故事的白小葵

我被人下了颜蛊,越长越好看,但是……

《兰陵假面疑案》长篇惊悚悬疑小说(十七)


上篇链接:


第一卷  颜蛊


33 暗河

昏暗的地洞里,人的目光所及永远只是身前的几米。在茫茫的黑暗中呆得越久,人越容易产生恐惧,甚至是幻觉。


黄胖子和邹杰又艰难地向前挪了二三百步,终于到了地洞的尽头,但那里并不是之前蝎子所说的洞口,而是一个四面封死的死胡同。


“妈了个巴子的,老六这货估计盘算着我俩铁定死在地洞里了,所以为求自保,就把洞口给封死了!”黄胖子怒不可遏地对着洞壁砸了一拳。


“黄爷,先别急。”邹杰凑到黄胖子身前,对着洞壁敲了敲。


“嘣嘣嘣!”洞壁传出一串沉闷的响声。


“看来上面被他们封...

《兰陵假面疑案》长篇惊悚悬疑小说(十七)


上篇链接:


第一卷  颜蛊


33 暗河

昏暗的地洞里,人的目光所及永远只是身前的几米。在茫茫的黑暗中呆得越久,人越容易产生恐惧,甚至是幻觉。


黄胖子和邹杰又艰难地向前挪了二三百步,终于到了地洞的尽头,但那里并不是之前蝎子所说的洞口,而是一个四面封死的死胡同。


“妈了个巴子的,老六这货估计盘算着我俩铁定死在地洞里了,所以为求自保,就把洞口给封死了!”黄胖子怒不可遏地对着洞壁砸了一拳。


“黄爷,先别急。”邹杰凑到黄胖子身前,对着洞壁敲了敲。


“嘣嘣嘣!”洞壁传出一串沉闷的响声。


“看来上面被他们封死了,听声音,还压了重物在洞口。”邹杰暗叹一口气。


“压了重物?那说明上面有人啊,老六和蝎子肯定在上面,咱使劲敲不就行了。”黄胖子说着,竖起拳头,对着顶壁就是一通乱砸,可猛砸了十几下之后,上面还是一点回应也没有。


邹杰伸手拦住黄胖子,用铁镐很有节奏地敲了几下,三长两短,再接三长两短,结果依然是毫无回应。


“现在有三种可能,一种是上面的人已经出事了,我们即便把这个顶部挖开出去,也是死路一条;另一种可能是这帮孙子就是想弄死咱俩,我们就算能出去,也还是万死无生;而最好的一种可能,则是上面的人以为我们都死了,把洞封死之后就直接离开了……但不管是哪种可能,我们想要挖开这严丝合缝的顶部,都是绝无可能的。”


邹杰把三种可能都给黄胖子分析了一遍,顺手用铁镐使劲对顶部的铁板一通乱砸。顶部传来一声声闷响,落灰撒了两人一身一脸,但仍旧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邹杰心想,这洞口上压着的东西绝非箱柜那么简单,恐怕是个极为厚实的重物,甚至可能是一面倒塌的石墙。


“第二种可能是不存在的!教主来前交代了,谁要起内讧,定然教规伺候,这两个孙子绝没有胆子这时候故意下绊子使坏,所以只有第一和第三种可能……但你说的是对的,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我们要想从这里出去,都几乎是不可能的。”黄胖子陷入了绝望。


“黄老哥,你们一直说的‘教规伺候’究竟是什么,竟让你们如此忌惮?难不成你们教主还能把你们扒皮抽筋,生吞活剥咯?”邹杰忍不住好奇地问。


“邹兄弟,你不是我们教的人,这个事情就不要打听了。教主有规定,涉及教内机密的,决不可与外人道。咱们虽是过命的交情,可你毕竟不是我们教内的兄弟,这事你就不要为难老哥哥了。我们教主说的‘教规伺候’一定是能让人生不如死、万劫不复的手段,你只需知道教众之中,任谁也不敢忤逆教主的意思就行了。”黄胖子一脸严肃地解释道。


邹杰点点头,不再追问,建议道:“那我们现下就只剩一个选择——继续往前挖。等挖出一段距离,再往上挖,指不定就可以出去了。”


“为啥不在已经挖开的地方往上挖一段呢?这样岂不是省心省力一些。”黄胖子疑惑道。


“按理说确实如此,但是之前蝎子把坑一直挖到这里,而没有从之前的地方挖上去,就说明上面很可能有危险,既然这里是他认为的安全距离,那再往前挖一点也应该是安全的,此外再考虑到我刚说的第一种可能,那只有继续往前挖,才是最保险的。”邹杰耐心分析道。


“有理,还是邹兄弟想得周全。”黄胖子真心称赞了邹杰一句,然后又病恹恹地补充道:“邹兄弟,老哥我连爬几步都快断气了,这挖洞的事,你看……”


“自然是小弟代劳。”邹杰心里暗骂,表面上不动声色地把身子侧了侧,对黄胖子说道:“黄老哥,劳烦你移动一下身子,咱俩换换位置。”


得亏邹杰生得瘦,两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在这个狭窄的洞里换了个位置,然后邹杰接过黄胖子手中的工兵铲,脱下外套,开始刨土。刨出来的土疙瘩都堆在邹杰的外套上,再递给黄胖子,倒在之前的坑道里。


黄胖子在倒土的时候也不敢把身后堵死,总会留一个出气孔用来通气。洞中原本空气就不多,如果把身后也堵死,那两人根本坚持不到挖出洞外。可即便如此,洞中的空气仍旧越来越稀薄,情势不容乐观。


两人分工明确,效率不低,虽然不是打洞的老手,但邹杰的身手放在那里,只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挖出去了四五米。


邹杰估摸着应该可以了,于是用工兵铲对着顶部奋力一铲,谁知竟没能凿穿顶部,反而把他的手臂震得隐隐作痛。


上面到底压了件什么东西?这都挖出去四五米了,竟还在这玩意儿的范围之内。


“怎么了?”黄胖子焦急地问。


“也不知道他们在上面压了件什么东西?都挖到这里了,一铲子上去,还是硬如坚铁。”邹杰也有些乏力,这洞中空气稀薄,再加上施展不开,每挖一铲子,都会消耗比地面上多几倍的体能。


“等老子出去,看我怎么收拾老六和蝎子这俩孙子。”黄胖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嘘。”邹杰陡然听到了什么声音,窸窸窣窣的,似曾相识。


“不好,邹兄弟,是兽蛊追上来了!”黄胖子脸色铁青,他和邹杰换了位置,现在轮到他直面这些不计其数的怪物了。


邹杰把手里的工兵铲递给黄胖子,对他说:“黄老哥,赶紧的,把洞口堵上。”说着话,他又拿起手里的铁镐,继续拼命刨土。


死到临头,黄胖子自然不敢懈怠,再不见之前那体力衰落的模样,而是开始玩命地挖土堵住身后的洞口。


从尚未填满的洞口处,已经可以隐约看见一群黑影正朝着他们汹涌扑来。黄胖子的手不停颤抖,唯有本能驱使他继续往洞口填土。


最终,黄胖子还是在兽蛊到达前,将洞口堵死了。可是,这临时堆砌的浮土严实有限,不等他把土夯实,已经有几个长爪子迫不及待地穿过浮土,伸了进来。


看着露在土外的尖长黑爪,黄胖子头顶冷汗直冒,不停地往身后填土,然后一铲子一铲子去夯实。但是这些蛊虫有了之前的经验,似乎也变聪明了,黄胖子刚填好的地方,没一会功夫又会有几只爪子穿过土来,如此反复,越来越多。


“邹兄弟,还没好吗?我这里可顶不了多久啦!”黄胖子这会儿恐怕是真的顶不住了。


邹杰没有答话,他也知道身后危险重重,但是眼下他的全部体力和精力都用在掘土上,实在无法分心照管身后。虽然他知道让黄胖子断后有些不靠谱,可是现在他也只能选择相信黄胖子的求生欲望了。


就在两人几乎要力竭放弃的时候,邹杰一铁镐下去,竟从铁镐的边缘渗出一缕水来。他心中盘算,暗叫一声有救,可是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铁镐挖掘的地方就开始寸寸皲裂,最后整个土面都崩裂开来,大量的河水一下子涌进地洞,洞里瞬间被水填满。


邹杰奋力向前挤了挤身子,来到地洞的边缘,他身后的黄胖子也在奋力向前,但迫于水压,似乎很难移动。


邹杰双腿蹬住洞口,用双手抓住黄胖子的衣服,然后双腿用力,咬牙奋力一拽,借着水的浮力,把黄胖子先拉出了洞口。


邹杰大脑很清醒,他刚才这一铲,一定是挖到了地下暗河。


水流淙淙的声音在邹杰耳边轰鸣,他不知道这条暗河流往何处,但是他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生机。于是也不多说,奋力一瞪腿,随后跳入了暗河之中。


暗河的水波涛滚滚,邹杰在水里完全没法控制身形,只能随波逐流。


34  逃生

这条地下河的流速异常湍急,邹杰在水流里来回翻滚,即便是在特战队的跨海泅渡大比拼中长期霸占第一名的他,在这样的水况之下,也只有勉强保持清醒,听天由命的份儿。


不过好在暗河流速虽然极快,却没有出现犬牙交错的暗礁,这是邹杰眼下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因为但凡有一处礁石出现在河流的中央,那一旦撞上,绝对是百死无生的结局。


河水裹挟着邹杰忽而奔涌向前,忽而蜿蜒盘旋,此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甚至没有办法把头伸出水面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缺氧是水下生存的天敌,再强的憋气高手也有自己的生理极限。


即便邹杰精通水性,此刻也已经明显感觉到了窒息,他大脑的运转开始变慢,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邹杰知道,自己的极限快到了。


偏在这时,河水流速再次急剧加快,奔腾的水波撞击石壁发出震耳欲聋的汩汩声,一股莫名的危机感在邹杰心中陡然而生——他相信自己的这种本能,这不是迷信,而是一个久经生死的玩命之徒的先知预感,是一种深入血脉的应激反应。


这种危机感并没有困扰邹杰多久,危险就明晃晃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随着河道不再是九曲十八弯,而是变成了一条直道,邹杰终于可以把头探出水面,呼吸扑面而来的清新空气。


可是还没等他将吸进去的第一口空气咽下,河水便在前方不远处的河道口骤然消失,同时传来的还有敲击战鼓般的轰鸣声。这个声音邹杰并不陌生,那是河水轰然而下撞击石壁的声音,他心下一沉,料定前方必是悬崖瀑布。


顺着瀑布下坠会是什么结果?其危险程度和跳楼完全相同,只要瀑布足够高,身体拍在水面上和拍在水泥板上其实没什么区别。


邹杰四下打探了一圈,发现两侧都是光滑的岩壁,根本不可能借力,即便真有能稳得住身形的地方,以现在这个水流的速度,就算他再怎么挣扎,也没有办法游到岩壁边。


转瞬间瀑布已在眼前,邹杰屏气凝神做好了从瀑布上直坠而下的准备。


他不停地想象着跳水运动员跳水时的动作,双手过顶,身体如一条直线般垂直入水。这种方式不仅仅是为了美观,其实也是从高处落水时,对自己最好的保护。顶在前面的双手可以卸去水面大部分的阻力,流线型的身体可以穿破水面的壁垒。一旦进入水中,那活下来的几率就会高上许多。


这时,在瀑布口,一根伸出水面的石柱闯入了邹杰的眼帘。石柱不高,将将露出水面,如果不是因为上面绑着一样东西,邹杰根本看不出它的存在。


生死一线,邹杰绝不会放过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等经过石柱旁时,他一把抓住了绑在石柱上的东西,竭尽全力与水流撕扯了一阵,最终还是在水流中站稳了脚跟。


他借着手中的力量,缓缓靠近了石柱,接着双手环抱石柱,喘了几口气,勉强恢复了几分力气。


这时,邹杰发现石柱上竟然有许多规则的花纹,明显是人为雕刻的。他脑中一片茫然,是什么人到过这条地下河?又是谁能在处于这个位置的石柱上做雕刻?


他正想仔细端详一下石柱上的花纹,可还未等他看清,一团黑影就从他身后陡然冲来。水流的声音实在太大了,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备,就被一个肥硕的身体直直撞上。


邹杰这才看清楚撞上自己的正是黄胖子,可是他不明白,明明比自己先入水的黄胖子怎么会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黄胖子撞的这一下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换做平时最多也就把邹杰撞一个踉跄,可是眼下在这激流之中,他的撞击让邹杰双手抓住的捆绑在石柱上的那个东西瞬间崩断!邹杰的身体也被他带着,一起掉向了瀑布下的深渊。


半空中,两人都是身不由己。邹杰自顾不暇,自然没办法再去管黄胖子的死活。他利用最后一点本能尽力扭动身体,将整个身体调整成头朝下,脚朝上的姿势,然后向下伸出双手,在头顶合十。


眼前是茫茫的水幕,天晓得这个瀑布什么时候才到底?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一汪潭水出现在邹杰面前,再接着他整个人一下子扎进水中。水压直冲他的头顶,只一瞬间,他便失去了意识。


“哥哥,求你了,不要啊!”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声幽幽传来。


“祖宗基业,家国存亡,系我一人之身,生死又有何惧?”男子的声音铿锵有力,坚毅果决。


“可是,竹简上面说得很清楚,这么做的人是要化身为魔的呀!”女子的声音如泣如诉。


“化魔又何妨?苟利国家生死以,区区一具肉身,何足道哉?”男子没有半分犹豫。


“哥哥,你为国家尽瘁至此,又能换来什么呢?那些王宫勋贵、宗室族老会感念你的牺牲吗?那些腐儒狂生、权臣贪吏会颂扬你的功德吗?还是说,那些只知温饱而不问朝事的平头百姓会为你的舍生取义传唱百年?你清醒一点吧,说到底他们都只不过是贪恋安乐之徒,只要劫难一过,这人间还是一场浮华幻世啊。”女子停止了哭泣,每一句都说得如同斧劈刀削般,字字含刃。


男子叹了口气,眼中满是超脱尘世的淡然,道:“我做这些,既不用庙堂感恩戴德,也不图百姓顶礼膜拜,我求的不过是一个‘问心无愧’罢了。”


“哥哥,你不要冲动,一定,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女子语气万分焦急。


“我意已决,此生不悔。”男子下定决心,闭上双眼,再不言语。


“哥……”女子歇斯底里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嘶吼。


邹杰陡然一个机灵,从昏迷中缓缓醒来。随着眼皮睁开,眼前出现了一汪潭水,他正半趴在水中,水流一波又一波从他的腰间冲到脸颊,再从脸颊退回腰间。


邹杰尝试着站起身,虽然浑身肌肉酸痛,但骨头没有断裂,也没有大的外伤,他目前的身体情况比他之前预估的还要更好一些。


挣扎着站起身后,邹杰发现自己带来的装备还背在身上,略微安心了一些。四顾望去,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暗黑河道,看来他从瀑布上被冲下,然后又顺着河道被冲到了这里。


这里应该就是地下河的尽头,邹杰看到有一条直直的石道通往黑暗中的深处,但这石道最终会通往哪里,他没有答案。


黄胖子呢?邹杰四下找了一下,没有看到黄胖子的身影,但却发现一个布包正静静躺在岸边不远处。他回忆了一下,这应该就是之前石柱上绑着的那个东西,看来是被他扯断后,和他一并被河水冲到了这里。


邹杰走过去,捡起布包,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这是一款老式的背包,应该有些年头了,外表破败不堪。他打开背包,里面露出一个用厚厚的塑料纸层层包裹着的东西。


突然,邹杰发现布包原本所在位置的旁边有一串潮湿的脚印,从河水中一直延伸到了石道深处。


难道是黄胖子上岸之后,走到石道里去了?


邹杰赶紧把塑料纸包裹的东西放进自己身后的背包,然后顺着脚印去追赶黄胖子。可是还没追出去多远,那脚印就在石道边的墙壁前消失了。


邹杰好奇地走到墙壁的近前,顿时大吃一惊,在这面石道的墙壁上,竟然密密麻麻画满了彩色壁画。


他放眼望去,灯光所及,皆是壁画,一直往石道的深处延伸开去。单就这壁画的规模而论,即便是震惊中外的敦煌壁画也难以望其项背。


如此一副色彩斑斓的的美丽画卷横亘在邹杰的面前,令他震惊不已,同时他也更加好奇,究竟是什么人把这样一幅世纪瑰宝藏在了此处?


邹杰完全被这幅壁画吸引了,殊不知一个匪夷所思的真相正在他的面前缓缓展开。


(未完待续)


下篇链接:


各位小仙女,小可爱们,喜欢就点赞推荐,为我投票,还可以收藏下方合集(手机版可以看到),特别是要关注一下“讲故事的白小葵”哦!关注后也能看到合集哒。

景行
爱情不是必需品,没必要为了没有...

爱情不是必需品,没必要为了没有什么意义的人纠结要死。再伟大的爱也只是爱

爱情不是必需品,没必要为了没有什么意义的人纠结要死。再伟大的爱也只是爱

吴咸文

周末

文/咸文(安徽)


水国鱼儿们,来来往往

早晨太阳的金藤

肥满,温软而闪亮


柔柔风,把香气铺上,浸入濡漫

一窝窝荇草,摇曳。岸边

我在想,此刻那个扇贝


脸也红了,敞门,会打开翅膀

她珍珠的眼睛,文静又聪明

将小小的旋轮,看向我

文/咸文(安徽)


水国鱼儿们,来来往往

早晨太阳的金藤

肥满,温软而闪亮


柔柔风,把香气铺上,浸入濡漫

一窝窝荇草,摇曳。岸边

我在想,此刻那个扇贝


脸也红了,敞门,会打开翅膀

她珍珠的眼睛,文静又聪明

将小小的旋轮,看向我

花火

第一百章

      闫壮壮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看着最近一年里各地的百盛商场旁边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了一家yl集团,经营项目和自己的集团大同小异,服装鞋帽日用百货大型商超,但是融合了艺术感的外立面与之匹配将原石的粗犷与宝石的璀璨巧妙结合,外观就像是一件奢侈品,时尚而又巧妙的设计,又分别结合了当地街景设计,整个建筑物迅速成为了当地的网红。而后来百盛集团曾经签约的各大奢侈品牌都纷纷解约、不再续约,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他们都已经和YL集团签订了协议,没有奢侈品牌的进驻,百盛集团由明星商场变成了平民超市。...


      闫壮壮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看着最近一年里各地的百盛商场旁边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了一家yl集团,经营项目和自己的集团大同小异,服装鞋帽日用百货大型商超,但是融合了艺术感的外立面与之匹配将原石的粗犷与宝石的璀璨巧妙结合,外观就像是一件奢侈品,时尚而又巧妙的设计,又分别结合了当地街景设计,整个建筑物迅速成为了当地的网红。而后来百盛集团曾经签约的各大奢侈品牌都纷纷解约、不再续约,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他们都已经和YL集团签订了协议,没有奢侈品牌的进驻,百盛集团由明星商场变成了平民超市。

     不甘心就此被人挤下去,闫壮壮曾经找过当地的大人物,打探是哪位大爷招商引资引来了这么一尊大佛和自己唱起了对台戏。多方打听才知道对方集团老板杨九郎,此时的杨九郎在京圈里已经小有名气,心狠手辣,初生牛犊不怕虎!闫壮壮找了很多人想要和杨九郎化干戈为玉帛,却不成想杨九郎根本不给面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意一天天惨淡下去,天知道自己怎么就和杨九郎产生了这么大的嫌隙。

     张云雷事业已经风生水起,越来越多的粉丝儿跟在张云雷的后面,甚至通过各种渠道获得张云雷活动的信息,这时候的杨九郎虽然还想着寸步不离的跟在张云雷的旁边,可是考虑到对张云雷的影响,不得不隐身在黑暗处,杨九郎的隐忍并没有换来张云雷的赞同,张云雷对九郎的作为百般挑剔。记得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每天九郎都会接他下班,可是现在张云雷要在季科的护送下回到郭家大院,然后再换上烧饼的衣服,偷偷的爬墙到杨九郎家;以前下了班两个人会开车各种约会,可是自从上次吃面被偷拍了之后,杨九郎就再也没有和自己一起出去吃过饭……张云雷有时也很纳闷,为什么粉丝儿要盯着自己的私生活?为什么粉丝儿会狂热到追拍自己?

     随着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相互了解,张云雷越发认定九郎就是自己要选择的那个人!既然选择了,就要大大方方的承认,爱了就应该坦诚,张云雷甚至要宣布自己和杨九郎的关系,可是杨九郎却思前想后,怕张云雷的爸爸妈妈不同意,怕张云雷的师父和姐姐反对,现在又多了那么多张云雷的粉丝儿,一点事情可能都会引起无法估量的后果。杨九郎觉得事情要一步步的来。

      这次在湖南快乐大本营拍摄结束之后,张云雷和妈妈还有季科一起来到了南京。鸡鸣寺是南京最古老的梵刹和皇家寺庙之一,香火一直旺盛不衰,自古有“南朝第一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的美誉,南朝时期与栖霞寺、定山寺齐名,是南朝时期中国的佛教中心。三人去鸡鸣寺不是去看山水看寺庙,而是去求仙拜佛,很多人说去鸡鸣寺上香是非常灵验的,尤其是姻缘签,那怕是在山门外拜一拜,都是很灵。当年就是郭德纲离婚之后来到了鸡鸣寺散心,只在山门外一拜就找到了自己生命中最爱的人王慧。很多年前张妈就听郭德纲讲过此事,如今儿子长大,当妈的一定要让儿子也来拜一拜,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

eMAY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看着曾经喜欢的人与自己越走越远

虽然自己几乎从未开口

可笑的是这种心思

让自己期盼而纠结太久太久


也许是每个阶段都要喜欢一个人吧


当你喜欢他

感兴趣的全是他

会想要和他分享与自己有关的一切

会想和他靠得更近一点

了解他也想让他了解自己


或许这就是青春吧

看似无关紧要的玩笑话却是自己的点点滴滴

整活?做梦 

怎么舍得骗你却又担心你远离而不得不骗你啊

把你归入我的阵营

这样就算得不到

得会不会也会让自己好受一点啊


真的早就算好了你的轨迹啦

但算不出来你的心诶

看着曾经喜欢的人与自己越走越远

虽然自己几乎从未开口

可笑的是这种心思

让自己期盼而纠结太久太久


也许是每个阶段都要喜欢一个人吧


当你喜欢他

感兴趣的全是他

会想要和他分享与自己有关的一切

会想和他靠得更近一点

了解他也想让他了解自己


或许这就是青春吧

看似无关紧要的玩笑话却是自己的点点滴滴

整活?做梦 

怎么舍得骗你却又担心你远离而不得不骗你啊

把你归入我的阵营

这样就算得不到

得会不会也会让自己好受一点啊


真的早就算好了你的轨迹啦

但算不出来你的心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