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情绪障碍

658浏览    24参与
www.zxgj.cn

儿童行为障碍测试(Conners)

儿童行为障碍,指的是儿童行为偏离正常规律的病理现象,儿童行为障碍的发生率很高,而且容易被家长们忽视,而带来的后果又极为严重,措施干预时机可能会导致儿童终身遗憾。

儿童行为异常分为两种,一种是心理和心理的异常,如:夜惊、梦魇、口吃、遗尿、厌食等,也包括一系列不良的行为习惯,咬指甲、吸手指,咬衣服角,扭头耸肩等。另一种为情绪障碍,如过分的害羞,恐惧,焦虑,易怒等等。 儿童的异常行为有些随着年龄增长会自行改善,但是有些则可能会导致不良后果。

Conners儿童行为问卷  https://www.xmcs.cn/x/psq


[图片]

Conners儿童行为问卷,也叫康氏...

儿童行为障碍,指的是儿童行为偏离正常规律的病理现象,儿童行为障碍的发生率很高,而且容易被家长们忽视,而带来的后果又极为严重,措施干预时机可能会导致儿童终身遗憾。

儿童行为异常分为两种,一种是心理和心理的异常,如:夜惊、梦魇、口吃、遗尿、厌食等,也包括一系列不良的行为习惯,咬指甲、吸手指,咬衣服角,扭头耸肩等。另一种为情绪障碍,如过分的害羞,恐惧,焦虑,易怒等等。 儿童的异常行为有些随着年龄增长会自行改善,但是有些则可能会导致不良后果。

Conners儿童行为问卷  https://www.xmcs.cn/x/psq




Conners儿童行为问卷,也叫康氏儿童行为问卷,主要用于筛查儿童行为问题,尤其是适用于多动症,是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儿童行为问卷。当前问卷版本为父母问卷共包含48个条目,归纳为6个维度,包含了儿童常见的各类问题,信效度高。

儿童行为和心理问题越来越受到父母和老师的重视,尤其是 儿童情绪障碍多动症儿童攻击性行为 等等,据相关数据显示4~16岁的儿童和青少年中,心理健康问题检出率高达14%,社会适应性问题检出率高达23.5%,儿童心理健康问题必须从儿童时期开始予以足够的重视。早发现早解决,每个父母都应该足够的重视。

专业的知名量表有:儿童行为量表CBCL、3-7岁儿童气质问卷、儿童感统发展评定量表。

更多儿童相关的测评:https://www.xmcs.cn/d/ertong


Conners儿童行为问卷父母版,是最为广泛应用的经典量表,适用年龄为3~17岁的儿童和青少年。主要评定儿童的品行、学习、身心健康、冲动和多动症、焦虑和多动症方面。Conners儿童行为量表尤其适用于筛查多动症。

通过Conners儿童行为问卷,可以帮助父母全面了解孩子可能存在的问题,以便及时予以关注,调整教育方式,必要时务必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为孩子的健康成长建立起强大的保障。


www.zxgj.cn

CBCL儿童行为量表,检测儿童多动症及行为障碍

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 也叫ADHD,俗称 多动症! 多动症是比较常见的,据相关资料统计多动症的发生率大约在3~5%。多动症的特征是: 明显注意力集中困难、注意持续时间短暂、活动过度、行为冲动。 男孩的发生率较高,大约为女孩的4倍。

儿童行为量表简称为CBCL ( Child behavior Check List ),适用于 4~16岁的儿童和青少年,由美国心理学家Achenbech编制,所以也被称为Achenbach儿童行为量表。该量表从1970年开始在美国使用,1983年引入国内,儿童行为量表内容全面,信效度高,检出异常的预测效度高。

儿...

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 也叫ADHD,俗称 多动症! 多动症是比较常见的,据相关资料统计多动症的发生率大约在3~5%。多动症的特征是: 明显注意力集中困难、注意持续时间短暂、活动过度、行为冲动。 男孩的发生率较高,大约为女孩的4倍。

儿童行为量表简称为CBCL ( Child behavior Check List ),适用于 4~16岁的儿童和青少年,由美国心理学家Achenbech编制,所以也被称为Achenbach儿童行为量表。该量表从1970年开始在美国使用,1983年引入国内,儿童行为量表内容全面,信效度高,检出异常的预测效度高。

儿童行为量表CBCL   https://www.xmcs.cn/x/cbcl



儿童行为量表主要用于筛查儿童的行为问题和社交方面的能力,由熟悉儿童的 家长 或 监护人 填写,建议为长期和儿童生活在一起的父母填写。儿童行为量表主要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

1、社会能力

包括:参加体育运动,参加课外活动,参加家务劳动,与他人相处,在学校的学习情况。需要监护人细致观察,也需要适当和儿童交流,去了解儿童的心理活动。

2、行为问题

根据相关行为问卷来分析,其内容包括:社交退缩,思维问题,遵守纪律,抑郁焦虑,多动,攻击性行为,强迫性行为等。

在生活中也需要监护人及时爱抚,以缓解儿童的焦虑感,对于不当的行为应该予以解析和引导,而不是斥责打骂,否则只能会让问题变得愈发严重,在监护人觉察问题异常时,应该及时求助于专业的心理医生。

专业的知名量表有:Conners儿童行为问卷、3-7岁儿童气质问卷、儿童感统发展评定量表。

Conners儿童行为问卷 https://www.xmcs.cn/x/psq

3-7岁儿童气质问卷 https://www.xmcs.cn/x/nyls

儿童感统发展评定量表https://www.xmcs.cn/x/sits


量表操作注意

1、建议由生活在一起的父母,或者是监护人操作填写。

2、所有问题请根据最近6个月的行为表现来评定。

3、量表得分越高,则表示儿童行为问题越大。

4、量表测试仅供参考,如果有异常提示,务必及时就医。

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 https://www.mmpi.cn

人格障碍测试筛查 https://www.zxgj.cn/g/pdq4

这个量表主要是针对儿童,如果年龄超过16岁(或超过12岁),那么分析心理健康问题也是可以采用SCL-90和MMPI量表。对于人格障碍类的问题检查则应该采用PDQ-4+量表。


……略生

每天给自己一个小动力

今天说说我早些年得抑郁情绪到抑郁症的时候吧。

因为小时候发生的某些事,早些年我就很讨厌别人对我的帮助,别人对我的关注和表扬,团队合作之类的作业和工作让我觉得畏惧。我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交流是我的短板,讨厌交朋友,不敢尝试新事物。我害怕看不见,我会感觉有人在看我,他要杀我。我害怕进入公共场合,害怕走在人群中。害怕做事情。自认为看起来就是个废物了,我把一切都寄托在了一件红绳手链上,认为我的一切运气和别人的青睐都是来源于它。

我怎么去主动就医的,说来也怪,早些年的四月十几那天我感觉到我无法呼吸了,随即在郑州的八院进行了就诊,诊断出来是抑郁情绪和躁郁症。

接着他就给我开药,开了五种药,而且要定期...

今天说说我早些年得抑郁情绪到抑郁症的时候吧。

因为小时候发生的某些事,早些年我就很讨厌别人对我的帮助,别人对我的关注和表扬,团队合作之类的作业和工作让我觉得畏惧。我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交流是我的短板,讨厌交朋友,不敢尝试新事物。我害怕看不见,我会感觉有人在看我,他要杀我。我害怕进入公共场合,害怕走在人群中。害怕做事情。自认为看起来就是个废物了,我把一切都寄托在了一件红绳手链上,认为我的一切运气和别人的青睐都是来源于它。

我怎么去主动就医的,说来也怪,早些年的四月十几那天我感觉到我无法呼吸了,随即在郑州的八院进行了就诊,诊断出来是抑郁情绪和躁郁症。

接着他就给我开药,开了五种药,而且要定期过来复查然后减量增量。我是很不情愿吃的,后来我在我妈妈的监督下也就习惯了。

我具体表现为我做事情和思维逐渐放慢了,睡眠不佳,而且从下午四五点开始我的注意力只放在了一件事上,那就是思考今天死不死,今天怎么死。别人告诉我要好好活着,我总觉得可笑。

对于这件事情,我很害怕别人嘲笑,我上学的那段时间还被嘲笑过我是搁单纯的神经病之类的话(不用担心那天我请假了)。我的父母告诉我说,不理他们,我不用再费劲脑子去想怎么跟他们说我不是。

当时还要抽血等等等一系列检查,我这么害怕针的人免疫针头了,这是让我很惊喜的意外收获。之后还进了几次ICU,最狠的一次差点丢了命,出院之后我闺蜜当时抱了我好久,好久,久到我肚子饿了。

之后我就陆陆续续的复查,一周一两次的心理疏导,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让检查结果变得正常。

很幸福的是有父母有哥哥还有闺蜜,他们无不是我走出阴影后决定重新活下去的念头。(=^▽^=)对他们说声感谢。

祝愿所有事物都有治愈的一天,也祝愿有情绪障碍的宝们找到理性中的意外之喜和活下去的信仰。

星野酌麋鹿

不用被他人负责的人生

高三那年我得了心理疾病,多年积压的情绪总是时不时地爆发。因为状态太差,我只好停课在家。


那时我经常担心人生怎么办,我似乎不能正常地在学校继续学习了,可是我却又害怕放弃学业后人生会非常灰暗。一天我又试探地问父亲我是否应该返回学校,我想要一个清晰的答案。


如意料中的,父亲依旧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此时,我已经非常沮丧了,父亲继续说:“你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你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不要太在意。”我的心情差到了极点:“我不用你说这些,我不要你的态度,我就是累了……我难受,你不能不让我在意,这是我的人生,我的人生!”


父亲看我情绪激动,于是紧紧地拽住我说“不上了,我们不上了。”可我知...

高三那年我得了心理疾病,多年积压的情绪总是时不时地爆发。因为状态太差,我只好停课在家。


那时我经常担心人生怎么办,我似乎不能正常地在学校继续学习了,可是我却又害怕放弃学业后人生会非常灰暗。一天我又试探地问父亲我是否应该返回学校,我想要一个清晰的答案。


如意料中的,父亲依旧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此时,我已经非常沮丧了,父亲继续说:“你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你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不要太在意。”我的心情差到了极点:“我不用你说这些,我不要你的态度,我就是累了……我难受,你不能不让我在意,这是我的人生,我的人生!”


父亲看我情绪激动,于是紧紧地拽住我说“不上了,我们不上了。”可我知道,他只是为了安慰我,最后做决定的还是我。我还是要整天去考虑我的未来,我的人生。


回家的路上,我和父亲都没有说话,夜色吞噬了远方的路。我想起了家里的老人对我考上大学的无限期许,同学对我的鼓励,老师对我的惋惜,至亲对我的好好学习的要求……我感到了异常的累,他们只需要对我指指点点,提出要求,不需要对我的人生负任何责任。而我,则需要考虑着他们的意见,考虑着怎样才能得到世人口中“完美的人生”,考虑着怎样不留遗憾……自己,就被放在了最后,最小的位置上,甚至,是可以被忽略的。


那时我每天晚上都躺在床上,关了灯在黑暗中睁着眼思考未来,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才能够正确不出错。对那时的我来说,已经没什么是主要的了,正确,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必须把所有问题考虑进来,除了自己。我每天都累的难受,觉得是不是离开了这个世界就会轻松,我本是想提前考虑可以以后轻轻松松,可为什么却会越来越累。


我的一位班主任得知我生病的消息后第一反应觉得是不是平日想太多了。我不知道我想的多不多,我只是想尽力走对每一步,因为经验告诉我走错一步,满盘皆输。代价太大,我输不起,我是独生子,背后有一整个家庭等着我支撑起来。


病到严重时,我甚至觉得这不是现实,我觉得我需要离开这个世界,我觉得一切的都是假的,我整天自我怀疑,不愿意吃药,不愿意看病。我一个人闷在家里,哪也不愿意去。


我拼命在网上认识更多的人,想要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也没有,那时我觉得世界这么大,我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容纳我的地方。


幸好,我崩溃过,重塑过;再崩溃过,再重塑过……有时候回想过去,我的第一反应常常是:我活着走过了这段岁月。那时太痛苦了,我甚至没有力气像别的女孩一样正常的在青春其中装作疼痛成长的样子无病呻吟,我每天都在对未来的恐惧中挣扎。我每天都担心着我是不是唯一的失败者,其实只有长大了才慢慢发现,没有什么失败。只是那个时候,面对着那不用被别人负责的,而是需要被自己负责的人生,我陷入了恐惧,这份恐惧吞噬了我,让我日复一日地担心。


还好,还好,就算曾经再黑暗,未知再可怕,我都走了过来,偶尔也会像别人一样,回忆回忆过去的“活在光明中的我”。

视友科技

危险是远是近?大脑不同反应!

一项结合磁共振扫描与虚拟现实技术的新研究表明,人类大脑对近距离威胁与对远距离威胁的反应截然不同。后者涉及的环路与问题解决相关,而前者触发的脑区参与防御行为,属于缺乏理性的动物本能,也更易引起较长持续时间的恐惧反应,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


无可奈何的是,恐惧支配甚至主宰着我们的生活。然而恐惧对心理健康的持久影响却并不相同,这是因为人脑利用不同环路处理各种险境。


杜克大学发表于《美国科学院院报》的一项新研究就人脑处理切身威胁与遥远威胁的方式进行了探索。具体而言,它阐明了威胁的距离如何影响恐惧的学习与记忆过程。...


一项结合磁共振扫描与虚拟现实技术的新研究表明,人类大脑对近距离威胁与对远距离威胁的反应截然不同。后者涉及的环路与问题解决相关,而前者触发的脑区参与防御行为,属于缺乏理性的动物本能,也更易引起较长持续时间的恐惧反应,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


无可奈何的是,恐惧支配甚至主宰着我们的生活。然而恐惧对心理健康的持久影响却并不相同,这是因为人脑利用不同环路处理各种险境。


杜克大学发表于《美国科学院院报》的一项新研究就人脑处理切身威胁与遥远威胁的方式进行了探索。具体而言,它阐明了威胁的距离如何影响恐惧的学习与记忆过程。


从传统意义上讲,由于被试通常坐在与电脑屏幕距离固定的位置,这类接近度相关的恐惧测试在实验室环境下往往难以操作。为了应对这个问题,研究员们对设备进行了大胆创新。


49位健康被试被安置于装有虚拟现实系统(包括3D电视和3D眼镜)的磁共振扫描仪内,并以第一人称视角观看两种场景——无威胁或威胁性人形图标分别以远近两种距离出现。


测试的第一天,被试面前呈现出一条漆黑深远的走廊,并被动前进直到图标出现。每当威胁性图标出现在3米或0.6米距离时,被试便会受到一次电击来建立恐惧。无威胁图标也以同样距离出现,但不伴有电击。


第二天,被试被置于相同场景中,但仅仅在每组实验开始时给予被试三次电击(而不是每次在威胁性图标出现时给予电击),以此来唤起被试在前一天实验中建立起的恐惧。在这一阶段,研究者想要观察的是:在缺乏实时电击的情况下,实验场景能在多大程度上触发先前习得的恐惧反应。


第一天的磁共振数据表明,一臂距离内的威胁与3米远的威胁所能激活的脑区不同。远距离威胁与负责更高级的思维活动(包括问题解决、计划和视觉加工)的脑区相关,包括杏仁核、海马和背内侧前额叶皮层。

一臂距离内的威胁更令人胆寒,引起了更近似于动物的应激反应,涉及脑区在进化上更加原始。这种防御性的求生环路位于边缘脑区和中脑。


该团队还发现远距离威胁留下的印象更浅,恐惧也更易消除。与之相反,侵入个人安全距离的威胁性图标更难被忘记,即便第二天的实验中没有电击。


上述结果也与早期研究强调的结论相符:涉及侵入个人空间的创伤性事件(例如强奸和袭击)与PSTD的相关性,较之于远距离威胁明显更高。


根据该团队的研究,更好地理解人脑对“接近度依赖性创伤”的反应,可为将来治疗PTSD提供洞见。


“我们认为小脑可能是一个有意思的干预点。”杜克大学心理学与神经科学教授、该研究的通讯作者凯文·拉巴尔(Kevin LaBar)评论道,“从临床角度来讲,这是一个新的治疗靶点。如果能以某种方式消除小脑内持续的威胁表征,那么(恐惧)重现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仅用于免费分享脑科学知识,如有异议请随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狂轰滥炸
甜蜜的果实就在眼前 贪吃的少女...

甜蜜的果实就在眼前

贪吃的少女吃光了所有

包括自己的身体

甜蜜的果实就在眼前

贪吃的少女吃光了所有

包括自己的身体

狂轰滥炸
This is a rope...

This is a rope full of emotion.

情绪产物.

This is a rope full of emotion.

情绪产物.

狂轰滥炸


约稿约稿约稿!
这里深渊至罪!
约稿子,只约头像,暗黑鬼畜哥特猎奇风。
画什么都可以的,男孩子也会画
黄的是水印啦
p1这样的大头20r

p2这样的半身头像25r【会更加丰富】

【因为是赶出来的样图所以细节不是很多,但是到时候如果约这个的话,质量会高一点。】

可以画人设,可以画动漫角色,但是只画少女和少年,正太或萝莉。
如果只是单纯的黑白只需要10r。

急稿也接。速度不慢的。
扩列不扩尸体
【样图仅供参考,到时候会按照要求画的,草稿可以修改,但是成图不建议多次修改】
非常…感谢了。


约稿约稿约稿!
这里深渊至罪!
约稿子,只约头像,暗黑鬼畜哥特猎奇风。
画什么都可以的,男孩子也会画
黄的是水印啦
p1这样的大头20r

p2这样的半身头像25r【会更加丰富】

【因为是赶出来的样图所以细节不是很多,但是到时候如果约这个的话,质量会高一点。】

可以画人设,可以画动漫角色,但是只画少女和少年,正太或萝莉。
如果只是单纯的黑白只需要10r。

急稿也接。速度不慢的。
扩列不扩尸体
【样图仅供参考,到时候会按照要求画的,草稿可以修改,但是成图不建议多次修改】
非常…感谢了。

狂轰滥炸
点开看这是一个壁纸第…八斩来着

点开看
这是一个壁纸
第…八斩来着

点开看
这是一个壁纸
第…八斩来着

狂轰滥炸
第七斩 这个绳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第七斩

这个绳子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上吊用的哦”

为什么…这算是自杀吧

“当你痛苦的时候”

“就可以用到.”

第七斩

这个绳子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上吊用的哦”

为什么…这算是自杀吧

“当你痛苦的时候”

“就可以用到.”

狂轰滥炸

自我分裂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堵住了心口,但是我只知道我的感情全部被所谓的敏感现实屏蔽了。互相拉扯,撕裂。
    恨于世界,亡于自我。
    这种感觉无法直截了当的用文字和语言来说明,也许像是抑郁情绪影响了什么,但是它已经走的很远了,我不会让它回来的,因为在我众多心理毛病中,我根本不缺它一个,随它而去,随风而亡.
   也许是因为我是悲观主义者的原因吧,没有资格也不会去相信所谓的希望,非常的厌烦希望落空的感觉,每每遇到情绪波动或是情绪屏蔽时,我总能从中获取些许灵感,把它们变成画作或者是文...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堵住了心口,但是我只知道我的感情全部被所谓的敏感现实屏蔽了。互相拉扯,撕裂。
    恨于世界,亡于自我。
    这种感觉无法直截了当的用文字和语言来说明,也许像是抑郁情绪影响了什么,但是它已经走的很远了,我不会让它回来的,因为在我众多心理毛病中,我根本不缺它一个,随它而去,随风而亡.
   也许是因为我是悲观主义者的原因吧,没有资格也不会去相信所谓的希望,非常的厌烦希望落空的感觉,每每遇到情绪波动或是情绪屏蔽时,我总能从中获取些许灵感,把它们变成画作或者是文字,即使我很明白我实在是个废物,喜欢小众风格,想努力也做不好,仿佛可以搞砸所有的事情,但正因为如此,才会渐渐从消极失落变成所谓的抑郁,所以我要把它中途砍断。虽然它来过了很多次,还差点要了我的性命,但是不可否认,它给我带来的许多好处,很多问题也是在抑郁症复发的时候想明白的,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为何突然如此“理智”,会去思考切,更多的问题,去记录下这一切。
   孤独,我承认,我很孤独,有的时候确实会感到空虚,感到失落,老实说我在写这些的时候也为自己感到一丝悲哀。
  我注定是个悲剧,但我确实是无所谓的态度,我爱着黑暗,我与黑暗同在,即使是哭泣,快乐,疯狂,冰冷,这些情绪都会成为我未来艺术品中绝好的素材。
   我爱着艺术,我爱着那些疯狂。
   但我却也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理智过后又会是疯狂,疯狂过后就会有无数的问号从我脑袋里飞出来,我尝试解决,了解自我,可是,几乎都将会挑起我的抑郁面,飘落飘落,没有轨迹。
   我抓着那根绳子,不停的爬着,虽然中途用它勒住过自己的脖子企图自杀,但是我有必须去追求的东西。
  第一次用这么长的文字去发泄内心情感,第一次以这种方式介绍自己,我不在乎别人的想法,我是非常固执的,也对现实产生敌对,我是个非常奇怪的人。
   我的存在就是个玩笑,那又如何呢,难道那些人类的存在就不是玩笑了吗?
难道世界的存在就不是玩笑了吗?
  你们活着,体验着生存,体验着生命的诞生和消失,但你们何时想过死后又无尽轮回是多么无聊可悲的事情呢。
   错综复杂的世界,也许能带给你们很多的东西,但是跨过了这个层面去思考的话。
   这个世界依旧是张白纸。

   我是个疯子,我虽然不喜欢与别人发生争吵,但是却非常的唯恐天下不乱,躁动敏感的内心仿佛恨不得随时可以去撕裂这个世界。我不喜欢社交,我只喜欢和我感兴趣的家伙玩在一起,某种程度上,即使真的遇到了那种人,我也依旧认为自己很孤独,不喜欢依赖,不喜欢吵闹,喜欢看着周围渐渐颓败,渐渐腐烂,对于死亡美学的爱,也一直从未消失过。
  我是个变态,我不适合和任何人深交,终究无法触及到我,因为“我”早就消亡了,一日又一日,迷茫,又坚持着,自卑,又不屑着,想对着镜子,掰开自己的脑壳,仔细观赏血液,脑浆还有那愚蠢的大脑,里面仿佛有好几条蠕动的蛆,贪婪的啃噬着我。
  我爱好血腥黑暗,无论你们怎么排斥我,怎么对我嗤之以鼻,亦或者是给我戴上“中二病”的帽子,或者去扭曲我的风格,编造我的谣言。我是绝对不会退让半步的,只要我还在,只要我的灵魂还存在。
   那黑暗也必将永远存在,谁也逃不了。
    我因为重度抑郁休学中,老实说从开始到现在我明白了很多,我也清楚我现在只靠我自己是很困难的,而我自己也很矛盾,我总是是忍不住去猜疑,去猜疑,去猜疑,它会慢慢用巨大的身体裹住“相信”这个东西,然后再占据我唯一还存在的自信。
  抑郁症发作的时候,我曾无数次对空气求救,对根本不可能救我的人求救。
  “请救救我…”
   换来的却是冷漠的忽视,和敷衍的安慰。
   也曾经想过是不是我不存在的话就不会出现这些破事。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真的很想说出来,因为积累太久了会很劳累,会拖着我不停下坠,然后到一个无法挽回的发疯状态。
  我必须保持理智。理清楚思路  。
   其实我不希望别人在我的情感发泄说说下面评论,发泄终究是发泄,不是实质性有用的东西,所以最终我都是会删掉的。
   我也有在锻炼文笔和画技,尝试学习新的东西,也许真的是我太过于悲观了,至始至终依旧觉得结局不会是我希望的那样。
   泪水也是走走停停,就像这该死的变化无常的空气一样。
    我没有什么性格,阴晴不定,情绪障碍,没有良心,没有善良,三观非常不正。
  沉迷暗黑美学,杀戮美学,悲剧美学。
   喜欢城市哥特,原宿风,视觉系,自己是属于硬派哥特。喜欢一些不正常的东西。有时候喜欢故意说不好听的话拉低别人的好感,有时候突然会发疯喜欢胡言乱语。
   喜欢听重金属,自杀黑金属,死亡金属,金属核,EMO,后核,硬核等音乐。
  不过最喜欢的歌手是:梅兰妮马丁尼
  最喜欢的乐队:Get Scared.
   我是个极其讨人厌的家伙。
   你们能看完这么长已经不错了。

狂轰滥炸

第六斩【大概】

“中二病吗?”当你抑郁症复发,无人倾诉,于是在网络上发泄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这样子回复你。
  你心头一紧,抓着手机的双手不禁颤抖起来。
  [啊…为什么又有人这么说呢]心脏忽然加速跳动起来,仿佛一个锤子在剧烈撞击你的身体,冷汗流下,你尽力抑制住眼泪。
  于是你想心平气和的解释一番,就打出了以下这些字。
  “不…我是抑郁症…”你犹豫了一番才点击了发送键,但又忽然想起以前那些人说自己没有证据就瞎说之类的话,于是赶紧又补充了一句:
   “我有证明的…我现在在休学。”你本以为对方会理解你。
    而...

第六斩【大概】

“中二病吗?”当你抑郁症复发,无人倾诉,于是在网络上发泄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这样子回复你。
  你心头一紧,抓着手机的双手不禁颤抖起来。
  [啊…为什么又有人这么说呢]心脏忽然加速跳动起来,仿佛一个锤子在剧烈撞击你的身体,冷汗流下,你尽力抑制住眼泪。
  于是你想心平气和的解释一番,就打出了以下这些字。
  “不…我是抑郁症…”你犹豫了一番才点击了发送键,但又忽然想起以前那些人说自己没有证据就瞎说之类的话,于是赶紧又补充了一句:
   “我有证明的…我现在在休学。”你本以为对方会理解你。
    而事实并没有那么“好心”
   “呵呵,你以为休学了了不起吗?”
    “抑郁症很酷是吗?”
  语言如尖刺朝你扎过来,戳进你的心里,你的身体里,就连好不容易痊愈的旧伤疤也被无情揭开。
   “都是你心里太脆弱了吧”
[又来了…又来了…对不起]你又开始不知所措了,不知道如何去拨开这些尖锐的刺。
好痛,好痛啊。
[也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说话,我就应该闭嘴…]
[废物哪有资格说话啊…]

再多的安慰的也没有用了

也许就是所谓的“心里脆弱”吧。

我们都有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