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情缘

1834浏览    355参与
美廊

灵魂@应用集——情缘

作者:美廊
一个人的灵魂深处,会发现更深的情缘,可以重新启动心轮。 以此而论,情缘,就是一个人牵系自己的灵魂,那一条生离死别的生命线。

这一篇,扫描一下灵魂的一种链接方式,就是基于佛的因缘法的情缘。

12因缘,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无明、行。

这是一个基于阿赖耶识种子缘起的次序,可以很好地理解,灵魂的一个修行过程。

鹤子

【一梦江湖手书】猜猜我是谁

https://b23.tv/BV11A41187HM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画的什么垃圾玩意

……不会搞链接,我佛了,去B站找BV号吧ಥ_ಥ

或者直接搜我的昵称:这里-鹤子,就这样吧视频也转发不过来,可能是我手机的问题我再鼓捣鼓捣

https://b23.tv/BV11A41187HM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画的什么垃圾玩意

……不会搞链接,我佛了,去B站找BV号吧ಥ_ಥ

或者直接搜我的昵称:这里-鹤子,就这样吧视频也转发不过来,可能是我手机的问题我再鼓捣鼓捣

心事
#一梦江湖记录贴 论情缘又把我...

#一梦江湖记录贴

论情缘又把我当做清包工具人

#一梦江湖记录贴

论情缘又把我当做清包工具人

一口一个小饭团
打扰tag致歉—— 坐标清和风...

打扰tag致歉——

坐标清和风 一树碧情

ID姬乔川

是个佛系玩家嘤仔,想要个愿意挂锁的暗仔!!!(钱当然本嘤出啦www)

求各位暗仔康康我吧www孩子快寡疯了。公屏上一起吼找情缘的小姐姐都找到情缘了,就我没人理(╥ω╥`)  

(凭什么啊啊啊我也是女孩子啊只是玩儿男号而已QAQ)

顺带一提我磕暗阴(暗仔是攻!所以说想当的暗仔快来吧www)

打扰tag致歉——

坐标清和风 一树碧情

ID姬乔川

是个佛系玩家嘤仔,想要个愿意挂锁的暗仔!!!(钱当然本嘤出啦www)

求各位暗仔康康我吧www孩子快寡疯了。公屏上一起吼找情缘的小姐姐都找到情缘了,就我没人理(╥ω╥`)  

(凭什么啊啊啊我也是女孩子啊只是玩儿男号而已QAQ)

顺带一提我磕暗阴(暗仔是攻!所以说想当的暗仔快来吧www)

繁华不吃凤遥

记录下我的情缘(憨憨)

电子档周末补上

江城子四合院北京大学和君莫笑都收人啦!

待君归丷,欢迎找我玩呀!

求❤️和评论,爱你们呀!

记录下我的情缘(憨憨)

电子档周末补上

江城子四合院北京大学和君莫笑都收人啦!

待君归丷,欢迎找我玩呀!

求❤️和评论,爱你们呀!

鹤子

情缘壁咚你时的正确/错误做法(阴仔服装参考玉流珠)

情缘壁咚你时的正确/错误做法(阴仔服装参考玉流珠)

美廊

《佛学》——2

作者:美廊
这一个世界上,最苦的莫过于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而最大的罪,莫过于肉欲,荒淫无度。这是否可以说,情并不是问题,尤其来自于灵魂的爱。

引用了一句话,“我生生世世,都会寻找你;在那里爱你。”显然,这对于佛的觉悟来说,就是一种贪爱,还有痴心,早先也会激起嗔恨。所以,爱其实是三毒俱全的,让人痴迷不悟。但有意思的是,发菩提心,往往也是要有爱,有慈悲的。

秋风谱曲.

一梦江湖找情缘啦!!!!!!

坐标:清平乐 春风得意

是一只小云萝

修为也不高8000左右

单机咸鱼玩家

想找个情缘缘

工具人也可以的

欢迎来私qwq

下面放俺女儿的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坐标:清平乐 春风得意

是一只小云萝

修为也不高8000左右

单机咸鱼玩家

想找个情缘缘

工具人也可以的

欢迎来私qwq

下面放俺女儿的图片!


是秃秃呀

你是 我这一生 都写不完的诗呀❤️

惊涛拍浪 卷起千堆雪

我踏碎千堆雪而来 只为缠绕你指尖💓

你是 我这一生 都写不完的诗呀❤️

惊涛拍浪 卷起千堆雪

我踏碎千堆雪而来 只为缠绕你指尖💓

郁娘子

【仙恋】许你两世情真(短篇HE)

  
[图片]

   “师傅,为什么要给徒儿赐字【梧桐】呀?”

      白梧桐稚嫩的声音响起,白喻庵低头看了看不到自己膝盖的小女娃,眼眸深深:“因为......你长大了就会明白。”

  不可言说。

  清海镇,湘竹林。

  静谧林子中突然传出一阵叶响,白衣女子玉指翩飞,细嫩的竹叶在她手中化成了一把利器,随着灵力的波动,被猛地掷出!

  百米外的几棵湘竹后,中午落地的声音响起,黑衣刺客临死也没想到自己竟是被竹叶所伤。

  “哇——救命!”

  小孩子无措的哭声透过竹子传...

  

   “师傅,为什么要给徒儿赐字【梧桐】呀?”

      白梧桐稚嫩的声音响起,白喻庵低头看了看不到自己膝盖的小女娃,眼眸深深:“因为......你长大了就会明白。”

  不可言说。

  清海镇,湘竹林。

  静谧林子中突然传出一阵叶响,白衣女子玉指翩飞,细嫩的竹叶在她手中化成了一把利器,随着灵力的波动,被猛地掷出!

  百米外的几棵湘竹后,中午落地的声音响起,黑衣刺客临死也没想到自己竟是被竹叶所伤。

  “哇——救命!”

  小孩子无措的哭声透过竹子传入白梧桐的耳中,她秀美微蹙,好看的凤眸眯起,瞳孔深处寒光乍现。几个呼吸间,她已到达了声音传出的地点,雁湫剑间直指男孩咽喉:“你是谁。”

  男孩背着突然的变故吓慌了神,连忙解释:“我、我出来玩,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追杀……”

  “忘记你今天看到的。”雁湫收回剑鞘,白梧桐转身欲走。

  小男孩赶紧抓住她的衣角:“姐姐别走,若是你走了,他们再来抓我怎么办?”粉嫩的小脸上泪痕遍布,他嘟着嘴,小声抱怨。

  白梧桐看了他一眼,这次暗杀本就因她而起,牵连其中的孩子确实无辜的,自己......

  “罢了,你且先跟着我,我可以教你武艺,待你能够自保后就自行离开。”白梧桐秀美的脸上微微动容。

  小孩子闻言立刻喜笑颜开,站起来抱住白梧桐:“谢谢师傅!”转而意识到自己手上的脏污,触电似地松开了手,“对、对不起。”星河点缀的双眸小心地看着白梧桐。

  这一眼竟是看了万年。

  八年后,临江城。

  黑衣男子唇边挂着一丝冷笑,修长的剑身泛着冷光,一丝血迹若隐若现。

  “敢对师傅动手,找死。”

  染墨的眼居高临下地看着脚边的尸体,鸦羽般的睫毛扫下一片阴影。

  “俞庵。”女子清丽的声音一如当年。

  刚才还满身戾气的少年顿时乖顺起来,有些撒娇地看向白梧桐:“师傅......”这八年来,天资聪颖的俞庵已经吃透了雁湫剑法,那么他也不必留在自己身边了。

  阵阵绞痛从心门溢出,但当年的诺言不可违背,他终究会离开自己,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俞子涵。”她第一次这样叫他,“如今雁湫剑法你已掌握,这武林中除几位大能外,无人再可伤你。”她顿了顿,微阖眼帘,似是要隐去其中的不该有的情感。

  “师傅......”俞庵惊讶地看着比他低一头的白梧桐,眼中的不可置信填满整个眼眶,“徒儿以为您不会舍弃徒儿。”

  他走到她身边,想像八年前那样拉住她的衣角,可惜他再也不是曾经那个被刺客吓坏了的小男孩了。

  白梧桐只给了他一个冷然的侧脸。她明白自己心里产生的不该有的情愫,这会亵渎了他们自己纯洁的师生之谊,世人会怎么看待呢?她可以不在意,可俞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怎能让他染上污名。所以她必须狠下心来斩断情丝,将记忆留在美好的时刻。

  雁湫剑光一闪,绣着暗纹的衣角应声而断,她冷漠地转身,这一次再也没了回旋的余地。

  “师傅,”俞庵叫住她,她没有回头,却停住了脚步,“徒儿一直仰慕您,这些年来一直是师傅在照顾徒儿,可是徒儿想把余生留在师傅身边。”

  “哪怕只是看着也好!”

  白梧桐多年来行走世间,自然听的明白他话中的情谊。少年人的爱简单而热烈,可她只是他的师傅,那么就注定没有结果,哪怕他爱得再卑微。

  三年后,京都。

  路边一间不起眼的茶肆内。

  “哎你听说了吗?”

  “什么?”

  “务同门门主入魔啦!”

  “务同门?那不是武林第一大门派吗?那掌门习得一手雁湫剑法,真真是杀人利器!”

  白梧桐听到“雁湫剑法”时瞳孔剧缩:“敢问这位兄台,那务同门掌门姓甚名谁?”

  “好、好像叫俞暗还是俞庵来着,诶,茶钱还没付呢!”

  “......”

  白梧桐掠出茶肆,随便抓了一个过路人问:“你可知道务同门在何处?”

  那人看着她身后寒光四射的雁湫,颤颤地答道:“就、就在京都辞白山。”

  白梧桐松开抓着那人衣领的手,飞身离去,只留路人暗自嘀咕:“真是个怪人......我的衣服......”

  白梧桐一路疾驰,辞白山下的看门弟子拦住她:“你是什么人,有邀请令吗?”

  “我是白梧桐,你们务同门掌门俞庵的师傅,我寻他有事。”接着,她不顾阻拦御剑而去。

  忆梧殿内,黑衣男子绝美的面庞苍白得吓人,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一口浊血吐出,身体不受支撑正要仰面倒下——

  一个清冷的怀抱代替了地面的寒意,那个怀抱他太熟悉了,三年,他日思夜想那个人能够来到他的身边,可惜每每惊醒都不过一场梦。

  他找她,她躲着不见;她教过他:修行者要心怀天下;她告诉过他:雁湫剑法从不是密辛,应让更多人受益。

  她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可他却再也见不到了。

  “师傅,是你吗……”你终于肯见我一面,我建立务同门弘扬剑法,我心怀百姓救死扶伤,可你都不来看我一眼。

  既如此,我便要自毁经脉,走火入魔,我要为祸人间,谋害你所保护的苍生,那你可愿再看我一眼?

  他笑了,这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他曾想着陪伴她到化为尘埃,可现在的他已然入魔,无力回天。

  “师傅,徒儿永远仰慕您......”

  魔气凝聚于指尖,化为实质向着丹田袭去,恐怖的力量足以贯穿他的身体,这是最痛苦的制裁。

  几乎是同一刻,白梧桐引起出体,一掌拍向俞庵的后心,一口浊血涌出,黑衣垂下,男子陷入昏厥。女子如玉的手指轻轻搭在俞庵太阳穴处,精纯的灵力缓缓流入,叫嚣着的魔气被白梧桐毫不吝惜地导入自己体内……

  次日。

  俞庵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美妙却又痛彻心扉的梦,他见到了她,之后的记忆已经模糊。站起身,正欲检查自己的身体,俞庵发现自己体内毫无魔气,灵力甚至比原先更加精纯。

  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他“砰”地一声跪坐在青石地板上。

  6年后,辞白山。

  距离6年前的走火入魔已经过去许久,这件事已经被大多数人忘记,当初有人询问过他是怎样渡过这一劫的,俞庵闭口不言,并改名白喻庵。

  此后,这位红极一时的修炼天才、务同门掌门逐渐淡出了众人的视野,连门内子弟也只知道他收了一个徒弟,此外杳无音讯。

  白梧桐强行引渡的结果是当场毙命,魂归九天,轮回途中,一碗孟婆汤消弭了她的前尘记忆,被白喻庵找到时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孩。

  “这一世,换我来守护你。”

  ————————————

  “师傅,为什么这座山叫辞白山,这间屋子叫忆梧殿呀?”



/借图/

0018阿九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禾东青
瞎摸 就当是汉服社的学长吧

瞎摸 就当是汉服社的学长吧

瞎摸 就当是汉服社的学长吧

Ca(OH)2

恰柠檬

我的基友乘我不注意把我的徒弟嫖了

我的心情就跟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小白菜,一天早上起床准备去浇水的时候发现我的基友已经把他摘走并炒了菜吃。
[图片]
[图片]
[图片]徒弟,我对不起你啊呜呜呜呜呜(┯_┯)

我的基友乘我不注意把我的徒弟嫖了

我的心情就跟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小白菜,一天早上起床准备去浇水的时候发现我的基友已经把他摘走并炒了菜吃。


徒弟,我对不起你啊呜呜呜呜呜(┯_┯)

暮村渔火

从南到北<1>

灼音一开始不是花萝,她是军娘。

“马上作战多帅啊,我就特别喜欢女将军这种设定。”后来提起小白时期第一次选择角色的时候,她有点怀念的说。


那是灼音上高中的时候,听说这个游戏可以跳山山,于是开始下载。

在捏脸界面就花了一个多小时,进游戏之后在稻香村的瀑布又二段跳了一个小时,心里还对“这个游戏轻功很方便”这句话产生了疑惑。

rpg萌新在稻香村待了两天,艰难的出村了。

后来灼音在贴吧看到好多萌新小白要么在稻香村被捡回师门,要么在升级路上被工作室组队打小怪,还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从没经历过这些。

这当然是因为郭胖子的阴谋,把新服放在推荐服务器,灼音当时进的服就是新开的服。

灼音还记得第一次...

灼音一开始不是花萝,她是军娘。

“马上作战多帅啊,我就特别喜欢女将军这种设定。”后来提起小白时期第一次选择角色的时候,她有点怀念的说。


那是灼音上高中的时候,听说这个游戏可以跳山山,于是开始下载。

在捏脸界面就花了一个多小时,进游戏之后在稻香村的瀑布又二段跳了一个小时,心里还对“这个游戏轻功很方便”这句话产生了疑惑。

rpg萌新在稻香村待了两天,艰难的出村了。

后来灼音在贴吧看到好多萌新小白要么在稻香村被捡回师门,要么在升级路上被工作室组队打小怪,还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从没经历过这些。

这当然是因为郭胖子的阴谋,把新服放在推荐服务器,灼音当时进的服就是新开的服。

灼音还记得第一次进天策时的感觉,恢宏的过图动画,热血的bgm,怎么飞都飞不到头的天策地图,时不时会拉到的小怪,以及不知道如何进去才能完成任务的三才阵。


灼音在地图指引的尽头愣住了。

“这什么啊,什么叫副本啊?”

“要继续往里走吗?可是这就到头了啊。”

“……”

感谢新服刷的不快的世界频道,这个时候灼音收到了在剑三的第一条密聊。

“你好,是要做任务吗?”

灼音看了看四周,只有一个拿着弩的成男站在那里。

灼音赶紧鼠标点过去,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手忙脚乱的到处点,倒是也点到了炮哥的ID,青松,看了看聊天框基本对这个游戏怎么密聊有数了。

“嗯嗯,不知道该怎么做,上面写着是要去三才阵。”

“你再往前慢慢走两步,选普通难度就好,我带你刷。”说着灼音就收到了青松的组队。


于是灼音就跟在炮哥后面,看着炮哥一炮一个小怪发出了惊叹。

“你好厉害啊!”

“这就是等级压制,你以后也可以的。”

“嗯嗯!”

“你有帮会吗?要不我拉你进帮,这样也方便一些。”

就这样灼音进入了青松建的帮会,而且拜了青松做师父。


灼音是周末党,每周末也就玩几个小时,所以后来过了很久也没有满级。

大约是半年多吧,与青松遇见都是在帮会领地做日常的时候。

有时还能一起杀个猪,偶尔青松的身边会出现一个系统脸的小萝莉,灼音已经忘记了当时看到的到底是什么门派的萝莉了。

这大概就是在过年的时候,灼音为什么会想去建个萝莉看看捏脸的原因了。


“我不信自己捏脸还能捏的这么丑,所以我要去康康。”——灼音

鲤鱼斋斋

此草非彼草

我俩马宗单吃,打到老二的时候通常是我来拉boss他去搬运马草,等到马半饱的时候他再过来打架。

某天,到老二跟前了,我看见他还没有动弹。

我当时直接打了个“草”字,简洁易懂。正当我以为我情缘已经心领神会时。

某华:??(这不是我的情缘,我的情缘不可能骂人)

我:我没在骂人!我在说搬运马草!!

某华:我以为你勾奖励了,吓得我差点把你踢出队了

[图片]

我俩马宗单吃,打到老二的时候通常是我来拉boss他去搬运马草,等到马半饱的时候他再过来打架。

某天,到老二跟前了,我看见他还没有动弹。

我当时直接打了个“草”字,简洁易懂。正当我以为我情缘已经心领神会时。

某华:??(这不是我的情缘,我的情缘不可能骂人)

我:我没在骂人!我在说搬运马草!!

某华:我以为你勾奖励了,吓得我差点把你踢出队了

鲤鱼斋斋

关于阴阳造化丹

我的情缘是个纯爷们,但是他喜欢漂亮衣服

直男审美

[图片]直男发言

[图片]走在路上,

没有找到比这个华姐更靓的人了。
[图片]当我提议这名靓丽华仔变成男时

某华:我就算饿死!从金顶上跳下去!也不会变成男!!

某天,华姐蹲在小板凳上望着自己漂亮的情缘缘,时不时有(不明生物)男性玩家靠近自己可爱的奶妈,华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身。


是时候去安一个把了(华姐捏紧了可以砸死雪猿的拳头)。


于是在2月16号这天,华姐做了小手术后,成为了一名帅气华仔,并安排自己情缘缘为自己进行了整容手术。

———————————大型真香现场—————————

缘更~


我的情缘是个纯爷们,但是他喜欢漂亮衣服

直男审美

直男发言

走在路上,

没有找到比这个华姐更靓的人了。
当我提议这名靓丽华仔变成男时

某华:我就算饿死!从金顶上跳下去!也不会变成男!!

某天,华姐蹲在小板凳上望着自己漂亮的情缘缘,时不时有(不明生物)男性玩家靠近自己可爱的奶妈,华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身。


是时候去安一个把了(华姐捏紧了可以砸死雪猿的拳头)。


于是在2月16号这天,华姐做了小手术后,成为了一名帅气华仔,并安排自己情缘缘为自己进行了整容手术。

———————————大型真香现场—————————

缘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