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惊悚

47726浏览    7112参与
真香电影up
云南男子口臭骇人,医生检查后脸色大变,病因竟如此离奇惊悚!
云南男子口臭骇人,医生检查后脸色大变,病因竟如此离奇惊悚!
小美大片儿
小哥天天说见鬼,医生花式证明自己是人,结局究极反转!
小哥天天说见鬼,医生花式证明自己是人,结局究极反转!
电影先行官
男人在家里养了只丧尸,只为了给女儿治病#搞笑丧尸电影#丧尸片
男人在家里养了只丧尸,只为了给女儿治病#搞笑丧尸电影#丧尸片
万物知识局
如果在马里亚纳海沟深处,引爆一颗威力最大的核弹,会发生什么?
如果在马里亚纳海沟深处,引爆一颗威力最大的核弹,会发生什么?
久看好剧
17岁少女拯救全校师生,面对校园枪击事件,自保还是营救?
17岁少女拯救全校师生,面对校园枪击事件,自保还是营救?
犯叔说影
日本最新漫改动作爽片,《东京复仇者》高能劲爆,让人热血沸腾
日本最新漫改动作爽片,《东京复仇者》高能劲爆,让人热血沸腾
犯叔说影
男子每天喝汽油,妻子发现不对劲,调查后发现丈夫不是人!电影
男子每天喝汽油,妻子发现不对劲,调查后发现丈夫不是人!电影
金天影视
女孩无意间放生4只小王八,竟然变成武功盖世的英雄《忍者神龟》
女孩无意间放生4只小王八,竟然变成武功盖世的英雄《忍者神龟》
金天影视
根据真实案件改编,通过微表情破获多年悬案《猎心之骨证》
根据真实案件改编,通过微表情破获多年悬案《猎心之骨证》
犯叔说影
女孩嫁给顶级富豪,即将继承700亿家产,不料惹来杀身之祸!
女孩嫁给顶级富豪,即将继承700亿家产,不料惹来杀身之祸!
想写就写

重生在异世界的我再次成为了侦探(回字迷宫悬案02)

    不可能!这人为何会与……白西灏竖起眉头,冷眼打量他并不打算开口说什么。而这时的汪明昊反对他来了兴趣。他揉着腰腹起身,用饶有意味的目光注视着身前的青年。见他眉宇俊秀,气质不俗又自带三分忧郁,一看就是自己喜欢的那款,当下便决定追求他。

一想到这里,他立刻凑上去打招呼:“小苍耳下午好,你们来这里是欣赏风景么?这位兄弟又是谁?”

“这里有什么可看的?话说回来,你不工作来这有何贵干?刚才还躲在树丛里偷窥,半点神探的形像都没有。”

“我早就不在警局干了,无所谓形象不形象。小苍耳,信息要及时更新~”...

重生在异世界的我再次成为了侦探(回字迷宫悬案02)

    不可能!这人为何会与……白西灏竖起眉头,冷眼打量他并不打算开口说什么。而这时的汪明昊反对他来了兴趣。他揉着腰腹起身,用饶有意味的目光注视着身前的青年。见他眉宇俊秀,气质不俗又自带三分忧郁,一看就是自己喜欢的那款,当下便决定追求他。

一想到这里,他立刻凑上去打招呼:“小苍耳下午好,你们来这里是欣赏风景么?这位兄弟又是谁?”

“这里有什么可看的?话说回来,你不工作来这有何贵干?刚才还躲在树丛里偷窥,半点神探的形像都没有。”

“我早就不在警局干了,无所谓形象不形象。小苍耳,信息要及时更新~”

小白猫斜眼看着他,心里犯嘀咕:“真的?大人不可以说假话骗小孩子。”

“真的。不信你可以问问这位仁兄~”汪明昊指着一脸戒备瞪着他的天枢。

“的确如此,苍耳大人。”一直保持沉默的青年收起枪,从怀里拿出平板样的东西轻轻点击几下,递到小白猫眼前。

“呵,即便如此你也不可以跟着我们。西灏,我们……”

“等一等!”眼瞧着心仪的美人要从眼前消失,汪明昊立马出声叫住他们:“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二十年前那个案子?我可以帮忙。”

“不必了,我们不缺人手。”白西灏头也不回地朝前走。

“我知道你们手上有相关的资料,可是并没有那个报案人的,恰好我这里有。且我今天也是为了这个案子来的,不如交换交换情报,这样才能更好地破案。”

苍耳扭过头看了他一眼,跃到白西灝肩上:“他说的没错。由于这位报案人被严密保护,我们没办法弄到他的资料,若是能与他合作定然事半功倍。”

“……可是看那样子也不太靠谱,况且……”

   “你觉得他gay里gay气?那家伙从来如此,你不要太过在意。说老实话,我和天枢在收集案件情报方面应该是没有敌手,但若是在查案推理定然是帮不了你的太多忙。而这家伙就不同。尽管他才二十岁,却是个探案高手,破获了许多疑难案件。既便已脱离警局,在这方面的人脉也不是我们能够相比,让他加入大有裨益。”

“稍等。那小子看上去至少也三十有二,你居然说他才二十?骗鬼呐?!”白西灏拼命压低声音,以防被后面的人听出什么来。

“说起来就稍显话长。总的来说来,他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人类,而是克隆人。由于身体的特殊性,到十二岁之前,他都生活在特定的环境里。到他真正融入人类生活前都只算个婴儿,所以说他才二十岁一点问题也没有~”

“这个世界真够先进,居然已经有了克隆人?既然听你这样说,让他加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个时间……白西灏暗叹一声,二十年前也正是他遇见那个人的时候。他回头望向露出狗狗般可怜神情等待的男人:“你还愣着干什么,不快点过来?!”

“噢,好好好,就来~”汪明昊整理了下仪容,喜滋滋地朝前跑去。

一路上众人皆是无话,等到了目的地已是当日下午三点二十五分。白西灏单手撑地,一翻身跳过最后距离直接跃上平地。他拍去身上沾到的落叶与泥土,扬首见十步开外处赫然是一座形态扭曲的石雕人像。其胸腹处有一个巨大的门洞,下方悬着两三根粗状的树藤,应当是用来攀爬。

汪明昊单手搭在眼下:“哇啊……这里就是二十年前那个案件的案件?看起来古怪但也满有趣。”

我可不觉得哪里有趣。白西灏率先走之前握住树藤开始攀爬。爬到一半,他忽然被藤上盛开的淡紫色五瓣小花吸引了注意力。恰逢汪明昊爬到与他相同的位置,他偏过头看了一眼:“这不是露茗花?听说它的花语是复仇。”

“露茗……复仇?这里面有什么典故?”

“当然有。诶……我听小苍耳刚才叫你西灏,我也可以这样叫你吧?”

白西灏想也不想果断拒绝:“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长得像我的仇人。我姓白,剩下的随便你怎么称呼。”

“……这是什么理由?!那我叫你小白?更不行,听起来好像在叫自家宠物的样子,你更不会接受。”汪明昊边往上爬,边用余光打量他的神色。

“……那就叫我希诺吧,这是我的曾用名。”几乎是下意识地说出这个名字,但向来谨慎的白西灏并没有觉得有半分不妥当,反而有些如释重负。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走在最前方的苍耳听后顿了许久,与另一旁的天枢互相交换个眼神后,装作没事人一样接着向上攀爬。

越过洞口层层叠叠的蜘蛛网后,一行人终于顺利进入石像之中。刚走了没多少功夫,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气息便扑面而来。白西灏捂着口鼻,忍着快要晕过去的冲动,撑着石壁一寸寸朝内挪进。通道逼仄曲折,又几乎不见光亮甚至连空气都异常稀薄,没点体力与耐力根本走不完这个地方。

不知道转过多少弯后,前方地面忽然间出现点点星状的光斑。众人你推我赶地跑过去一瞧,竟是一方小小的耳室。

许是案发地与被封存多年的原因,室内的装潢、陈设一如往昔,没有多少改变。耳室右侧墙开着一扇小窗,左墙旁是一件小立柜,再往里走是一架被岁月侵蚀得无法使用的吊床。除了这些外,就只剩一张四方小桌以及一张小圆凳。可能是与案件无关的缘故,这些都很好得保留下来,没有被带走。

“奇怪……”白西灏戴上天枢奉上的手套,指尖轻轻擦过桌面。他看着手指尖薄薄的灰尘,“自案件发生后这里应该不会有人再来。但这灰却不厚,说明这里定期有人来打扫。可洞口又堆积着如此多的蜘蛛网,通道内也有为数不少的青笞以及各种昆虫乃至于蛇的尸体……莫非有别的通道通向这里?”

汪明昊表示赞同:“这种可能性很大。而且从柜子旁这长方形的痕迹看,这里长时间挂着一样东西,刚刚被取走没有多久。”

“另外还有件事值得注意。”苍耳在耳室里来回走了几圈,“从洞口到通道内,一直飘散着一股很奇怪的臭味,到这里就没有了。不仅没有,还有股极淡的花香,与我在树藤上闻至的很像。”

“露茗花……?”

“应该是。西灏,你的脚边。”

听它这一提醒,白西灏才发现左脚边有片淡紫色的花瓣。他弯腰拾起拿在手中看了片刻:“花瓣还挺新鲜,应该刚摘下没多少工夫。它被人带到过这个地方停留过一段时间,但其他的地方却没有……”

“说不定你所站立的附近就是暗道入口。”汪明昊半趴着仔细观察他所在的周围,见那只四方小桌有被移动又归位的痕迹。他握着桌沿似着左右移动,不过几秒钟便听到从下面传来齿轮转动的声音。紧接着,地面赫然出现一个只能容纳单人经过的菱形洞口,从中漫出一股极特殊的香味。

“有风的声音。”苍耳侧着耳朵聆听,抬头对天枢道:“把这里的情况全都拍下来,我们进入这洞里看看。”

“苍耳大人,我已经拍摄完毕。按下来,由我先去探探路。”天枢对它展示手中的相机,而后纵身跃入洞口。约莫两三分钟后,他的声音才从下方传来:“苍耳大人,是一条回字型的小道,我们来时的通道一样。”

“知道了,我们走。”小白猫用眼神向身后两人示意,自己则从洞口径直跃入下方等待的天枢怀里。白西灏与汪明昊没有犹豫,先后从菱形洞口跃入。

一行人又沿着新发现的通道向前走。与来时那条相比,这条小道虽也很狭窄却显得整洁明亮许多,也没有充斥难闻的气味。两边的石壁上绘制着檀月古时的画作,从其内容来看似乎是一起爱情悲剧。

“是露茗的故事啊……”看着那些壁画,汪明昊忽生感慨。

这是他第二次提到这个,白西灏实在忍不住好奇便问:“你刚才说它的花语是复仇?可我看这里的内容与复仇没有多大相关。”

“绘制者并没有将内容画全,按我的记忆这画里还少了几个关键人物。希诺,你若想听的话,我有空讲给你~”

“还是先把案件弄清楚,其他的以后再说不迟。”白西灏想也不想地拒绝。他注视着左手掌心的“露茗”花瓣,猛然间感到一道阴冷的视线射在他身上。

一颗奶枣

安康养老院

“我是饿死的。”

 八十二岁的林素琴在安康养老院去世后,她的家人去收拾遗物时,在床板上发现这句话。与随意涂鸦不同的是,这句话是用血写成的,虽然隔了一段时间后字迹有些发黑,但还是能感受到写下时的绝望。

林素琴的家人报了警,警方调查之后告知他们,那些字确实是林素琴写的,也确实是用她自己血写的。

林素琴的女儿林茗清一气之下砸破了安康养老院的四扇落地窗,在那之后,她找到了我,一个对此类案件毫无经验的律师。


“林女士,我很抱歉,关于您母亲的遭遇……”面对如此惨烈的悲剧,我实在是找不出安慰的话。

“没事的,我不需要安慰,我只想起诉那家养老院,让他们倒闭!”林茗清眼睛里布满血丝,是由...

“我是饿死的。”

 八十二岁的林素琴在安康养老院去世后,她的家人去收拾遗物时,在床板上发现这句话。与随意涂鸦不同的是,这句话是用血写成的,虽然隔了一段时间后字迹有些发黑,但还是能感受到写下时的绝望。

林素琴的家人报了警,警方调查之后告知他们,那些字确实是林素琴写的,也确实是用她自己血写的。

林素琴的女儿林茗清一气之下砸破了安康养老院的四扇落地窗,在那之后,她找到了我,一个对此类案件毫无经验的律师。


“林女士,我很抱歉,关于您母亲的遭遇……”面对如此惨烈的悲剧,我实在是找不出安慰的话。

“没事的,我不需要安慰,我只想起诉那家养老院,让他们倒闭!”林茗清眼睛里布满血丝,是由于悲伤,或是由于恨意,我无从知晓。

“好的,那么,请您给我看看你目前搜集到的材料吧。”

林女士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摞资料,递给我。我粗略地看了看,资料显示,安康养老院成立与二十年前,里面的护工大多有十年以上的从业经历,号称是本市最专业的、最贴心的养老院,能够提供舒适的环境和悉心的护理,为老人打造幸福而健康的晚年生活。成立以来,安康养老院从没有过丑闻,也从未卷入任何官司之中,这令人有些难以置信。

“白律师,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他们从来没有引起过纠纷?” 林茗清替我讲出了疑问。

“是的,不好意思,我不是在质疑您母亲的遭遇。”我怕她多想,特意解释道。

“我明白,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就算他们善于粉饰太平,也不可能在这么多年里都没出过事。既然能饿死我母亲,肯定也害死过其他人啊。”

“警方那边已经立案了是吗?也许他们会查出一些有用的东西的。你先给我说说你母亲的状况吧。”

“是的,可我担心,他们查不出什么。” 林茗清皱了皱眉,似乎不太信任公安机关。接着,她详细地讲述了受害者的情况。

死者林素琴,今年八十二岁,两年前入住安康养老院。她们家家境不错,林茗清留学多年,现在一线城市的某个物理研究所里工作,但林素琴不适应大城市的生活节奏,老伴去世后也不想再独自住在家里,因此选择了这个在当地口碑不错的养老院。林茗清每逢节假日都会回来探望母亲,此外还有每个月的固定探视,并不是为了推卸赡养责任才让母亲住进养老院的。因此,当母亲骤然去世,她赶回来的路上哭得几乎下不了飞机,赶到后却发现母亲可能遭受了不公的待遇,可能并非自然死亡,而是被饿死的。一想到母亲这一生都丰衣足食的,死前却有可能吃不上一口饱饭,林茗清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外冒。

我好不容易安抚住了她,把她送走后着手整理材料,同时等待着警方的调查结果。


“安康养老院的护工存在过失,但该护工为临时工,现在已经予以开除。此外安康养老院承诺给予受害者家属一定的补偿金,并且诚恳致歉,愿意尽量弥补其精神损失。目前,双方正就补偿金金额进行协商。”

一周之后,警方在网上贴出了这样的公告。

“白律师,你看,我的担心变成现实了。”公告发出后,林茗清第一时间打给我,询问我下一步该怎么办。她说,如果实在无路可走,她就只能去上访了,但就算去上访,也有很大概率会被拦下来。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我从业的第二年,也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案子,我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安康养老院只是一个养老院而已,为什么如此深不可测?

我看过他们的官网,除了入住需要交200万的保证金这一点令人印象深刻之外,看不出任何异常。

“林女士,你稍等,我去一趟安康养老院,晚些时候再联络你。”挂了电话,我去请教一位比我大二十岁的前辈,遇到这种案子到底该如何处理。

那位前辈是律所的合伙人之一,和我来自同一个法学院,因此一直很照顾我,愿意花时间教我如何处理案子 。作为知名律师,她一向沉稳,即使面对标的额上亿的案子也毫不紧张,但这一次,她一听到“安康养老院”这五个字,就激动地站了起来。

“前辈?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了吗?”我不明白她为何有如此大的反应。

“安康养老院,背后水很深。”她说,“小白,你想好了吗?你确实想接这个案子吗?”

“是的,前辈。我相信正义。”

“正义啊,也许是要付出代价的。”她若有所指,但那个时候,我还不明白她话里的含义。


两天后,我将刚刚步入老年的母亲送进来安康养老院。这是前辈给我的建议,她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尽管担心母亲的安危,但与她商量之后,她也觉得这事儿不能就这么了了,如果她能帮上忙的话,她愿意帮我。再说,她常常健身,体能比我还好,她相信自己不会出事的。于是,我在她的包里放了定位器和针孔摄像头,她会找准时机拍摄可疑的画面,希望能找到安康养老院侵犯老人们的人身权利的证据。

当我和林茗清坐在咖啡店里,告诉她我的计划的时候,她大吃一惊。

“白律师,我很想为母亲讨回公道,但是你这么做,令慈会不会有危险啊……”她担忧地望着我,显然不想再搭一条人命去。

“不会的,我们约定好了暗语,一旦有了线索,我就去接她。而且,我有个朋友今年刚当上警察,要是有意外的话,我就联系他一起去,别担心。”


之后,我每天都和母亲打视频电话,保持着联系,了解她的进度

“妈,晚饭都吃了什么呀?”

“哦,吃的可好了,吃了炒牛肉,白灼菜心,还有豌豆火腿汤。”她笑着回答,看上去并无异样。

又闲聊几句后,我挂上了电话,冲出去开车。是时候接她回家了。此前,我看过林素琴的验尸报告,里面写着,她的胃里只有一些未消化完的豌豆。

我尽可能快地开车到安康养老院的后门,却发现一楼最右边的房间里有个老奶奶朝我招手,我犹豫了一下,跑过去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吃的,小姑娘你有没有吃的?我饿了。”老奶奶脸上全是岁月的褶皱,不知道她年轻时有没有经历过饥荒,她一定没想到,老来还要再次经历这种荒唐的饥荒。

我鼻子一酸,跑回车里拿了一袋吐司,那是我原本打算作为早餐的,但没来及拆开。

“谢谢,谢谢你。”说完,老奶奶就急迫地吃了起来。

我没有办法劝她慢点儿吃,我不知道她究竟有多久没有吃顿饱饭了。

于是,我只好赶紧从后门走进去,找到母亲的房间,拉着她就走。刚到走廊上,我们迎面就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很结实的护工。

“哎哎,小姑娘你干嘛呢?探望老人要提前预约的,你不能拉着她走。”她一边说着,一边拽着我母亲的手臂。

“你让开。”我靠近她的脸,低声说。

“要按流程办事的,你不能这样……啊!”她话音未落,我母亲就给了她一拳,她疼得暂时松开了手。

我们一路跑到门口,这时候,我的警察朋友也刚好带着他的同事赶到。母亲把针孔摄像头和手机交给了他们。

“谢谢啊,曹律师。”朋友对着我的母亲说。

这时候,林茗清也赶到了,抓着我问:“怎么回事,你们有证据了吗?”

“还是让曹律师告诉你吧,林女士。”我笑了笑,拉着她们站到一边,让警察们进去抓人。

“什么意思,令慈也是律师吗?” 林茗清疑惑地看看我,又看看曹律师。

“我怎么可能真的让我母亲住进去呢,这是曹律师,我在律所的前辈,我们只是扮演成母女而已啦。”我眨眨眼,向她解释。

接下来,前辈给我们讲述了她这一周的见闻——


刚来的第一天,我只觉得这里气氛沉闷,老人们脸色都很差,也很少交谈。老太太们都住在右边,老爷爷们住在左边,腿脚利索的呢,就住三楼和四楼,不太方面的就会安排在一楼。

我的房间在三楼的右边第二间,隔壁有个挺高大的老太太。她发现我偷偷带了手机进来,就央求我打电话给她家人,说她腰疼,头也疼,浑身不舒服。

我当时问她,“为啥不和护工说一声呢,养老院不是有值班医生吗?”她就有点慌张,四下看看,然后把我拉近了房间里。

“老妹儿啊,你不知道,这养老院黑着呢。要是找他们的医生看病,只会越看越严重,好不了的。”她拉着我的手,低声告诉我。

“为什么呢?医生难道还会害人吗?”虽然我知道这里有鬼,但不至于明目张胆地害人吧。

“怎么不会,你这个房间原本住着的老太太,就是因为重感冒去看病,看了几个月了,总没好,有天突然就不在了。”她的语气中流露出恐惧。

我听完之后,打算多去串串门,看看能不能拍到什么。当然,我把手机借给她打了电话,她的儿子还算孝顺,说明天就来接她去治病。

午饭之前,我走到一楼看了看,有的房间关着门,门上的视窗又太高,我看不见里面。于是,我趁着护工不注意,把手机抬高了一点儿,开了录像,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我想,我永远忘不了我看到了什么

那些锁着的房间里,都住着一些行动不便、容易摔倒的老人,而护工为了省事,也为了少担责,把他们绑在了床上,吃饭的时候才松开一会儿。那些人并不是没有子女,但子女往往很少来探望,或是家庭关系不和睦,他们也不会用手机,再说了,也许他们告诉了子女之后,子女也不愿意承担赡养责任。

当然,现在那些视频都在警察那里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发给了我的媒体朋友们。就算警方不好好查,记者们也会查下去的。

待了几天之后,我听到了更多事情,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还是录下来了。有人告诉我,她的朋友之前生了褥疮,护工没有理会,结果越来越严重,那个老太太最终持续高烧,很快就走了。家属来闹了一次,医院给出了很高的补偿金,他们拿了钱就消停了,没人再记得死者的冤屈。

还有人说啊,有个大爷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养老院,结果发现在这儿根本吃不饱,每天就给一些馒头啊粥啊什么的,闹着要走,结果养老院一直拖着不退钱,一直拖到那大爷死了都没退。


听完之后,我和林茗清都陷入了沉默。

后来,警方还是试图从轻处理这事儿,但媒体一夜之间发出了很多报道,有记者称,安康养老院的股东是市长的亲戚。

迫于压力,安康养老院倒闭了,护工被以故意伤害罪起诉。至于管理人员的过错,还在调查之中。

可是,我不知道那些老人此后该去哪里。有公益组织为他们筹了款,但是,善款用尽之后呢,他们有家可回吗?


至于前辈为什么肯为查案冒这样的风险,她是在很久以后告诉我的。

(见彩蛋)

薄荷糖浆

2.

  躺在床上的女人猛地睁大双眼,仿佛见到了世上最骇人的事情,冷汗浸透了衣衫。 又是梦啊,她擦了把冷汗,又陷入沉眠。


  早晨外间传来凄厉的哭嚎,又来了,梅这么想着。


  是梅的婆婆,老太今年七十多,之前出门干活的时候摔了一跤,急忙拉去医院,诊断出来是因为脑梗塞引发的半边风瘫。在梅精心的照顾下还是没有好转,躺在床上一年以后。老太的精神每况愈下,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开始和不存在的敌人展开斗争。


  梅从开始的耐心劝导到沉默,说了也没用,老太自有她自己的道理,有人要加害她,每天从早上拷问到...

2.

  躺在床上的女人猛地睁大双眼,仿佛见到了世上最骇人的事情,冷汗浸透了衣衫。 又是梦啊,她擦了把冷汗,又陷入沉眠。


  早晨外间传来凄厉的哭嚎,又来了,梅这么想着。


  是梅的婆婆,老太今年七十多,之前出门干活的时候摔了一跤,急忙拉去医院,诊断出来是因为脑梗塞引发的半边风瘫。在梅精心的照顾下还是没有好转,躺在床上一年以后。老太的精神每况愈下,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开始和不存在的敌人展开斗争。


  梅从开始的耐心劝导到沉默,说了也没用,老太自有她自己的道理,有人要加害她,每天从早上拷问到晚上,就是为了过年能多带点钱回家。


  隔壁的大姐探头进来看了一眼,“又开始啦?这样下去不行,老是看她嚷嚷着,要不要请隔壁村的婆子来看一眼,莫不是被鬼迷了眼睛。”


“还是算了吧,你知道她怕这个。”


   


  梅今天很高兴,特地杀了只平日不舍得吃的老母鸡。她现在忙着给两个孩子熬鸡汤。

“今天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天大的好事。”美滋滋的夹起两个鸡腿分给两个女儿,小女儿啃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

“今天怎么没听见奶奶的声音了?”

“我把她送镇上的敬老院里修养了。”

“咱们家哪来的钱?”

“小孩子管这么多干什么。”小姑娘不吭声了,

“吃饭,吃饭。”大女儿在旁边打圆场。

   

 哼着嘴里不成调的小曲往食槽里加饲料,到高潮时甚至脚下转悠了两圈。今天她额外给幸苦下蛋的老母鸡们加了点营养。


  终于,终于。


 省下来的钱还能给孩子添几件新衣服,今年的学费又有着落了。

  

村子里甚至没有人想起问问她这件事情,反倒高兴不用天天听见刺耳的咒骂声。房子破旧,隔音不佳,终于能安安静静睡个踏实觉了。


 又是新的一天,梅从屋子里探出头来,舒展了下身体,秀气的打了个哈切。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冬日难得的阳光洒落脸上的感觉,家里腌酸菜的盐不够数了,还得去集市买点。


  挪开压着缸子的大石头看了眼里面,一股子酸腐味传出来,她皱了皱鼻子,还没腌透,皮肤不够皱巴,有点湿润。成色不行,不过这味道还挺配它,等完全腌透应该还成,就是可惜了一缸好白菜。


   梅细心把外面发黄发黑的叶片撕下来,洗干净了白菜,切成四瓣放在旁边备用,一层一层往上面撒盐。一层碎肉一层盐,一层白菜一层盐,密密麻麻摞了一缸。一切完了后堆在了自家挖的地窖里面。


 晚上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来了,每天放工回来以后男人总是急促的喘息着,嗓子眼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像是一座运行的工厂。每天每夜翻来覆去睡不好一个安稳觉。

 

 现在终于安静了。


 梅的男人死于一场矿井事故,煤矿透水,撤退到井口之前坍塌的石块正好砸到了他的头上。


  她沉默的办好了后事领到了稀薄的赔偿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需要她。         



Monstar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

白柳在失业后被卷入一个无法停止的惊悚直播游戏中,游戏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怪物和蕴含杀意的玩家

但最可怕的,还是游戏中一个传说中级别的恐怖的游走npc,所有游戏中都有他,但从未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因为见到他的玩家都已经死亡了

直到白柳进入了这个游戏,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传闻中的npc的模样

他脚踩荆棘鲜花从深渊底部的王座走下,身披鎏金战甲从中世纪的铁处女中破开,他苍白俊美的脸上沾满鲜血,他是恐怖神祗,来允诺他心脏里某个人的愿望。

他垂眸询问:我可以实现你所有愿望,包括拥有神明,也就是我,你想要什么?

失业后的白柳毫不犹豫: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传说npc:……你不想要我吗?我象征无...


白柳在失业后被卷入一个无法停止的惊悚直播游戏中,游戏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怪物和蕴含杀意的玩家

但最可怕的,还是游戏中一个传说中级别的恐怖的游走npc,所有游戏中都有他,但从未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因为见到他的玩家都已经死亡了

直到白柳进入了这个游戏,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传闻中的npc的模样

他脚踩荆棘鲜花从深渊底部的王座走下,身披鎏金战甲从中世纪的铁处女中破开,他苍白俊美的脸上沾满鲜血,他是恐怖神祗,来允诺他心脏里某个人的愿望。

他垂眸询问:我可以实现你所有愿望,包括拥有神明,也就是我,你想要什么?

失业后的白柳毫不犹豫: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传说npc:……你不想要我吗?我象征无上荣誉,所向披靡的胜利,以及对你赋予的桂冠,你拥有了我,就拥有了不死,永恒,以及时间真谛

白柳(迟疑):但是我还是更喜欢钱…..你就算整这些花里胡哨的,你也不是钱啊

传说npc:….

呵,男人

晓音看影视
将民间习俗的毛骨悚然感全面引爆,体验记忆深处的原汁惊悚
将民间习俗的毛骨悚然感全面引爆,体验记忆深处的原汁惊悚
猬实影视
红衣女子阴魂不散,小伙心魔作祟,他该如何揭开惊悚的真相
红衣女子阴魂不散,小伙心魔作祟,他该如何揭开惊悚的真相
连杰影视
“鬼后”罗兰再出手,百年怨灵越界来袭,惊悚指数层层递进
“鬼后”罗兰再出手,百年怨灵越界来袭,惊悚指数层层递进
只须君映剪辑
再跨阴阳界,惊悚无限升级,其红衣女子究竟是谁
再跨阴阳界,惊悚无限升级,其红衣女子究竟是谁
小美大片儿
女芭蕾舞者和鬼斗舞,争强好胜不给鬼面子,结果手指被掰弯!
女芭蕾舞者和鬼斗舞,争强好胜不给鬼面子,结果手指被掰弯!
小美大片儿
印度种姓制度有多可怕,高种姓肆意残害低种姓少女,警察都不敢管
印度种姓制度有多可怕,高种姓肆意残害低种姓少女,警察都不敢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