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惠州

58626浏览    47661参与
陈希媚

「游乐园之约」一起装嫩的一天

「游乐园之约」一起装嫩的一天

cp洁癖严重怎么办

只要我头像没换,我坑就没爬

只要我头像没换,我坑就没爬

一彐火

画了jinx做手机壳

(其实不太满意,我想画个新的……)

画了jinx做手机壳

(其实不太满意,我想画个新的……)

荒笑

丞相府的替嫁庶女×孤独可怜但不说的皇帝

 [重修了一下合并了 做人呢要耐心]

   那年逢春,雪化了

  涂含意嫁给了当今最贵的人——天子

  门吱一声开了,新娘子坐在床上听到动静,像羞涩并了并腿

  皇帝手持玉如意挑开了红盖头,美娇娘浅笑地看着他,像是不懂规矩的。皇帝琥珀色的眸子里没半分醉意,他也在笑,笑的撩人

  毕竟是坐拥天下的人,他什么绝色没见过,丞相嫡女也不算绝绝,他就是觉得不一样,她不怕他

  “皇上?该喝酒了”她看着皇帝,他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看他...


 [重修了一下合并了 做人呢要耐心]

   那年逢春,雪化了

  涂含意嫁给了当今最贵的人——天子

  门吱一声开了,新娘子坐在床上听到动静,像羞涩并了并腿

  皇帝手持玉如意挑开了红盖头,美娇娘浅笑地看着他,像是不懂规矩的。皇帝琥珀色的眸子里没半分醉意,他也在笑,笑的撩人

  毕竟是坐拥天下的人,他什么绝色没见过,丞相嫡女也不算绝绝,他就是觉得不一样,她不怕他

  “皇上?该喝酒了”她看着皇帝,他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看他

  宽肩窄腰,大红喜服比龙袍更配他,他的眼睛很漂亮,像琉璃珠子,唇色是粉的,簿薄的两片,引人遐想

  可,涂含意知道这样的人不属于自己。她只是替嫁的,妹妹才是嫡女,圣旨下来她就跑了,说不想被拘在宫里一辈子

  她是庶女,为了家族,欺君之罪也得干

  “娘娘?是还不适应宫里吗?”宫女黍梅为她担忧

  熏香飘了一室,不由得恍惚,荣华富贵竟是这样来的

  “我无大碍,你出去吧,我想练会字”实际上她并不识字

  涂含意进宫了,当的皇后,皇上的嫔妃不少,都是娶进来做戏的,如今都独守空房。而她,打破了后妃的宁静,因为她颇有宠冠后宫的势头,从皇帝来她殿里和翻她牌子的次数就可以知道

  实际上,皇帝什么都没做,她觉得他纯粹是无聊要找个有趣的。巧了,正因为她从小就皮学了很多有意思的,比如斗蛐曲,说书她也会

  皇帝就像个孤独患者,但他不说需要人陪。诺大的天下竞没有一个可以逗他的,也不敢像涂含意一样对天子动手动脚

  所以,她成为了皇帝的倾诉者,枕边人

  “如诗,你说朕处置了户部那老头,他会不会在背后偷偷骂朕啊?”皇帝带着她在御花园赏花,突然开口

  她眸子暗了暗,如诗……她的好妹妹,她不喜欢这个名字,但只有她才是名正言顺配得上皇帝的不是吗?

  “他不敢”她说,什么后妃不可议政她不管,反正皇帝都准了

  “也是……听说你喜欢海棠,朕命下人栽了些过来,恰逢花期开得很艳,如诗可喜欢?”

  “陛下这是听谁讲的?我不喜欢海棠,我喜欢梨花”一树梨花压海棠

  以前她院子里有一颗梨花树,只是她爹后来显贵了觉得俗气命人砍了,他也娶了新夫人,顶替了她母亲的地位

  喜欢海棠的是涂如诗

  “朕今儿就命人把这全都铲了,栽上梨树”他看出来了他的皇后今天不开心才想着带人逛逛,换做别人他才不哄呢

  没想还搞错了,回去就得收拾小顺子

  “陛下,你别挣扎了,带子我绑的很紧,药也下足了”涂含意第一次在他面前显露真面目,如此卑鄙无耻

  “如诗?呃啊……你要做什么跟朕讲不行吗…?”他面色潮红,正是因为对她没防范才落的如此

  “不,陛下不会允诺的,不过,我会温柔的……”说着吻了下来,从眉到眼含住唇

  他第一次见识到了自己皇后的孟浪和胆大包天,她决对是第一个敢这样对皇帝的人,为此他可以肯定她真的不懂规矩

  “陛下,你难受吗?不要忍着”她炙热的呼吸打在他脖颈边,有点痒

  “呃啊……你混蛋”他身体还是软的,被弄得没有力气

  涂含意不后悔这么做,她今日收到便宜老爹寄过来的信,说她妹妹回来了让她快点换回来——毕竟假的总有一天会露馅

  行,她的能力很小,这是她唯一一次能让涂家负伤的机会

  于是,她把纸笺烧毁,她觉得自己也像这纸笺一样,终会消逝,那疯狂一回也值了

  毕竟涂家倒台,她也受迁连

从皇城出来还是恍惚的,昨晚她刚顶撞了皇帝,希望她的好妹妹没大事

  “小姐,老爷说给你许配了一户好人家,要你回去休息几旬就嫁过去,日子定好了”阿翠说

  “这样啊……爹对我可真上心”说着笑了出来,掉出几颗泪

  庶女可以嫁给什么好人家?

  

  皇帝自从那夜起就不敢来见皇后了,他本该杀了她,可那是他的皇后还是他的心上人

  他是皇帝本该习惯孤独,但有人陪总是让人眷恋的,尤其是知道她不会害自己

  虽然皇后才嫁给他不久,他一开始也不爱她,但是不知道是谁先动了心牵着另一方也动心了

  “小顺子,太后要问起来你就说朕去皇后宫里”皇帝终于决定面对她了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的皇后走了

  又是逢春,熟悉的人就坐在身旁为他抚琴

  他没听过她的琴声,所以笑着答应了。既然她不提起,那他也不着急说,大不了以后纵着她一两次

  令他生闷气的是他不找她,她就真的不找他了

  她在抚琴,比起初见好看的很……而且礼节丝毫不差,活泼娇俏的样子一看就是从小被家里娇惯长大的

  皇帝带她去了上次的梨花园,像是试探,他问了一句“这梨花恰逢花期开得很艳,如诗可喜欢?”

  “皇上觉得好看?可是比起梨花臣妾更喜欢海棠”涂如诗娇嗔的说,顺手摘了一枝下来

  他的心咯噔一下,目光阴沉的盯着她——这个与他的皇后长的很像的冒牌货

  “你叫涂如诗?”他语气冰冷,君主的气势让人害怕

  “是,陛下怎么……”忘了呢?她还没说完,就被掐住了脖子

  一瞬间对死亡的恐惧蔓向她,她不明白二者有什么关联让皇帝想杀了她

  “小顺子,把她软禁起来”他的脸上没有表情,配着一身黑衣像个煞神

  她被来人带走了,好在劫后余生

  她爹说什么她在后宫可受皇帝宠爱了都是假的吧!就是想骗她进宫……涂含意也是个贱人,不知道离她男人远点,一想到这些日子好处都给她占了就不痛快

  皇帝心情非常差,他本来见到人还开心的,没想到是个假的

  就算那样对他害怕了也不用跑啊,都敢做还不敢当了,他又没剐她

  这夜,皇帝喝的大醉,因为一个混蛋

  近日,听闻丞相庶女要结婚了,嫁给刑部尚书的大儿子做侧室

  上元节,皇帝借着微服私访的名头去了丞相府,他要逛没人敢拦,刚好是节日没什么小姐在家,他边逛边等丞相那老油条

  “朕的皇后,为什么要抛下朕?”皇帝看着一袭青衣的涂含意说

  “陛下认错了,陛下的皇后是小女的妹妹”她坦荡的说“况且小女已有婚约”

  “涂含意,朕娶的是你,你对朕做的事要负责”他急的拉住人,不让她跑了

  她没想到九五之尊还需要一个弱女子负责,也没想到皇帝知道了她是谁

  至于涂家耍的小技俩,她知道他会识破

  “怎么负责?陛下不生气了?”她有点好笑的说

  “涂玮敢这样戏耍朕,被朕知道了还敢忤逆朕吗?况且朕知道的还不止这些,你只用随朕回宫继续当朕的皇后就好了,要是你真喜欢那样朕都依你,成不成?”最后一句皇帝几乎是拉下脸来了

  “当真?”

  “一言九鼎”他抓着她的手往大堂走,见到他人又像是被烫着了一样悄悄放开了

  “朕给了你名份再光明正大牵你”

   涂如诗被送了回去,皇帝借此打压近几年手伸的过长的涂家,扶持了新官

  皇帝没举办新的仪式,因为她说不想,太累

  只像民间夫妻一样,两个人的婚姻,不拜天地不拜父母

  红浪翻滚,比上一次还过分,涂含意更大胆了,这是仗皇帝的势欺负人

  “陛下,你真好看,特别是□着我的时候”她笑意吟吟

  “你喜欢就好…”

  

  很久以后皇帝深深感慨自己被□开了

  你喜欢就好——皇帝

  [隐藏结局很甜,相信我(u‿ฺu✿)]

  

  

  

丛文

鹅城雨

       暴雨倾城,暴雨倾城。

       苏东坡说无竹使人俗,但我更难想象久未下雨的情境。雨下一整晚,才能留得残荷听雨声,才能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才能一番洗清秋。现代都市里,没有自来水,便很难清洁身体。可若没有适时而至的一场好雨,写出的字都弥漫着一股酸臭。

       惠州的雨向来便不似其他地方。她喜欢展现酣畅淋漓的风貌。坐在窗边走神地看着随便哪本诗集,忽然间耳畔贴来的寒意...

       暴雨倾城,暴雨倾城。

       苏东坡说无竹使人俗,但我更难想象久未下雨的情境。雨下一整晚,才能留得残荷听雨声,才能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才能一番洗清秋。现代都市里,没有自来水,便很难清洁身体。可若没有适时而至的一场好雨,写出的字都弥漫着一股酸臭。

       惠州的雨向来便不似其他地方。她喜欢展现酣畅淋漓的风貌。坐在窗边走神地看着随便哪本诗集,忽然间耳畔贴来的寒意与脆响变回告诉你雨的造访。贺铸笔下的“满城风絮”似乎是在气势上弱她一筹的,你看见潇潇洒洒的水线成波成片,像一条河流一样地冲下天空,将江畔的一排绿意模糊成水墨画般的景象,江水浩荡,仿佛一样的风平浪静,可分明能看见水纹在江面上的虬结,整条江像一条蓝色的睡龙,翻了个歇斯底里的身,土黄的颜色渐渐地泛上,匹配出一些不羁。若是在乡村,一场瓢泼大雨往往来得不会太快,走在路上,远远地瞥见稻田的一线敷上了一层黑色的膜,一只燕子嗖地一下飞过身旁,绕过不高的电线杆,仿佛随着渐渐的风要冲到天上去,便知道大雨要来了。于是略微匆忙地回头,堪堪走到村口的便利店檐下,那雨便很有默契地筛落下来了。风带雨划着弧度钻进遮蔽处,凉飕飕,却有几分亲切,背后是小孩在架子的山林间往来穿梭,笑声混着麻将与谈笑的声音传过来,鼻尖有雨滴和烟味,心中是冒着柴火的光。

       我一直想为惠州的雨写些什么,虽然很久都无法动笔,但她的确早已融入到我的创作、乃至于我的灵魂当中了。我喜欢的作品、诗词乃至于歌词多带有雨的湿痕。爷爷曾教我一句唐诗: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当年我却从没见过雪,心里遐想时,旅人是踏着飒爽的夜雨回到村口的。狗的叫声打进雨里,也变得湿漉漉的。

       我仍记得小时候在乡里的那年夏天,我看见一场大雨扑灭了太阳的火,奶奶不知干什么事冒雨出门去了。一个人斜躺在客厅上,眼睛仿佛融入了大雨中。身下是清凉的地板。我将它焐热,翻个身,听着土黄色鲤鱼喷出雨水打落地面的声音。门前铺满了水,那一丝丝的雨线像银针一样,穿透水面、消失不见,好像穿过了一个时空,只留下一道道涟漪惹人追忆。风扇哑哑地抖着,与外面的清声呼应起来,我沉沉睡着了,天昏地暗,醒来后不知道几时,外面还是蓝色的雨。这居然没有感冒,也是奇怪。

       渐渐长大,我也见过很多地方的雨。云南的雨若隐若现,若即若离,挠你心里的痒。苏杭的雨一场品下来,像是听了一首柳生或易安的丽词。北京的雨让你瞑目怀思,一场场似这般的雨也曾一次次地打在琉璃瓦上,淹没掉一代代王朝兴衰的轨迹。这些雨都曾给我美好的情思。

       可当我梦中回首,心里下着的,依旧是惠州的雨。

       从最原初的南越王时代追溯而来,经苏东坡“岂知流落复相见,蛮风延虫雨愁黄昏。”的低吟。这雨下在无数代、无数人的心上。有时雨大风蛮,像粗糙厚实的客家农妇;有时风华婉转,飞回间拌碎了红花,裹挟着跃进西湖的彩色;有时狂飙突进,似赵佗遗存下的大秦雄风。这雨曾寄托着多少鹅城人的思绪!它们便随着雨丝穿越时空,低低地粘在我的发梢上来了。

       而当我忽然走过高三的校园,已经十七岁了。惠州已经很久没下雨了,阴雨的气氛是政府的人工制造,我踏过灰白的长廊,默然间一望,球场的油漆都仿佛浮在水面,传递着莫名的诡谲。我猝然间想起这雨带来的情思或许只是少数,更多的雨点,在千年来的冬天,打在破漏的屋顶、打在霉臭的田地、打在变革的野火、打在逼耸深巷中饥寒的生命、打在古老的沧桑,他们又哪里能藉此吟出什么值得传唱的东西呢?亚热带的冬雨不算冷,但也能杀死人,而这悲惨并不只在粤东。我想起豫的淹没、汤加的风雷......

       提笔,寒雨初下。搁笔,窗外的雨摇摇晃晃,一条一条的像机械一般,细细地打在人的身上,我看见一道灰色的身影在水幕中浮沉。

       

       

路上

猛士的坚持努力

猛士的坚持努力

路上

猛士想弥补一时的极端过失

猛士想弥补一时的极端过失

路上

猛士在擂台上的极端过失

猛士在擂台上的极端过失

丛文

地理课看汤加火山

深洋伏虎势,大块隐龙形。

俶尔积火盛,须臾四海惊。

云窒日月死,烟燎天地暝。

鱼狂崩水沸,鸟乱嘶风喑。

一朝一国灭,万民苦何因?

怒涛夺余乐,紫电慑余心。

同窗观者笑,声利不忍听。

天文穷地理,未尝解人情。

深洋伏虎势,大块隐龙形。

俶尔积火盛,须臾四海惊。

云窒日月死,烟燎天地暝。

鱼狂崩水沸,鸟乱嘶风喑。

一朝一国灭,万民苦何因?

怒涛夺余乐,紫电慑余心。

同窗观者笑,声利不忍听。

天文穷地理,未尝解人情。

路上

爆发的凶猛斗士/坚持为使命而战

爆发的凶猛斗士/坚持为使命而战

黑石
东江畔 两人两沙发 - 惠州

东江畔 两人两沙发 - 惠州

东江畔 两人两沙发 - 惠州

路上

强悍猛士/为使命而战

强悍猛士/为使命而战

路上

只有坚持努力/才可能有机会

只有坚持努力/才可能有机会

七师兄和舒菜
广东惠州也有云雾缭绕的地方#中国究极美景大赏
广东惠州也有云雾缭绕的地方#中国究极美景大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