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惩罚军服

57997浏览    99参与
氢氧化钠_进京赶烤萧亦安

[凌涵中心向]殉道者

*全世界最好的凌涵中将生日快乐♡

*无cp向,有私设

*人物属于弄大,凌涵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此时又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鹅毛般的雪。


距离加冕开始还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宫殿之外,那条通往高处王座的路上已经积起了一层厚厚的雪。路旁的四十九颗夜明珠用惨白如骨的玉制成的托架稳稳拖住,随着远处的大摆钟发出的沉闷声响而一颗颗逐渐亮起。


殿内温暖如春,却安安静静地像个没有一个活人的冰冷坟墓一般。他的呼吸清而浅,长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静放身前。从小受到的良好贵族教养让他在一个人独处时也保持着独属于凌家的那份骄矜与傲骨,沉默站在他身后的管家透过雕刻着蔷薇花的门缝处仔细凝望注视着一点点成长起来的小少...

*全世界最好的凌涵中将生日快乐♡

*无cp向,有私设

*人物属于弄大,凌涵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此时又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鹅毛般的雪。


距离加冕开始还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宫殿之外,那条通往高处王座的路上已经积起了一层厚厚的雪。路旁的四十九颗夜明珠用惨白如骨的玉制成的托架稳稳拖住,随着远处的大摆钟发出的沉闷声响而一颗颗逐渐亮起。


殿内温暖如春,却安安静静地像个没有一个活人的冰冷坟墓一般。他的呼吸清而浅,长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静放身前。从小受到的良好贵族教养让他在一个人独处时也保持着独属于凌家的那份骄矜与傲骨,沉默站在他身后的管家透过雕刻着蔷薇花的门缝处仔细凝望注视着一点点成长起来的小少爷。


他本来应是兄弟三人中最应该恣意妄为恃宠而骄的那个,却也是三个人当中担负了最多的那个。如今父亲与兄长都在那场堪称惨烈的战争中以身殉国,那根过于沉重的国王权杖便在仓促之间交到了才刚刚戴上成年王冠两年的他手中。


他就这样坐在空无一人的华丽宫殿中,静静凝望着琉璃窗外的蔷薇园。花园中开得正艳的蔷薇花经这场大雪摧残后有些无精打采地垂下了趾高气昂的娇嫩脸庞,殷红如血的花瓣像极了父兄身下淌出的鲜血。


他低垂着鸦睫,掩住了琉璃色眼眸中过于冷冽的神色,在苍白的脸颊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像极了冰原上终年不化的冰雪,哪怕是最炽烈的阳光也温暖不了它的苍白。


 


父皇在他与只比自己大上几分钟的兄长诞生之际赠予了他们最为盛大的庆祝宴,王城所有人欢呼狂欢,人们山呼海啸的祈祷声席卷了整个城市,庆祝两位继承人的诞生。


仆从都说,小时候他和他的兄长实在是不像,一个好动,一个喜静。侍女长不止一次满含担忧地和他的父皇说,小少爷似乎太安静了些,完全没有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活力。


刚从教会回来的国王回归了家庭,扫了一眼蔷薇园里奔跑着将开得极艳的蔷薇花糟蹋得不忍直视的二儿子,又望向琉璃窗内安静坐在书房里的幼子,坚毅而俊朗的脸上少有地露出了一丝浅笑:“不必拘着他们。”


供成人坐的软皮高脚凳对于还不满入学年龄的幼童实在是不太友好。外人看起来这个有些安静的小少爷是在认认真真看着书,只有坐在暖气充盈的书房里的他才知道,沙漏里金色的细沙已经流逝了一半,放在面前的古籍其实自己一点也没有看进去。


他的心思一直放在蔷薇园里陪着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哥哥的母后与长兄身上,他看着哥哥灿烂的金发就这样乱蓬蓬地披散在肩上,像散落一地的金色阳光一般。看着哥哥有些不耐烦地甩开要他披上一件外衣的侍女;看着哥哥踢踏着羊皮皮鞋扑进父皇怀里;看着长兄哭笑不得地安慰着在泥地里跌了一跤而泪眼汪汪的哥哥,用柔软的丝质手帕轻轻把伤口处沾染上的泥水擦干净,而对方像只得逞的小狐狸一般眯起了漂亮的眸,磨磨唧唧赖在长兄怀里。


他也想亲近长兄,可要他像哥哥一样撒娇去换取拥抱,自己做不到。从他稍懂事一些他便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有足够强大时才能彻底依附于自己,而不是通过这种软弱无能的方式去获得。


只不过他到底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不太懂得收敛自己的情绪。他有些低落地望着泛黄的书页,紧接着听见身后虚掩的木门沉重地“吱呀”响了一声:“……父皇?”


他想跳下凳子行礼,却发现这个动作不符合皇家礼仪,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在他印象里不苟言笑的父皇这一次破天荒地冲他摇了摇头,然后伸手将他从有些高的凳子上抱了下来。


从来没有与人如此亲近,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占据了父皇怀抱的大部分都是哥哥,而他似乎除了还在襁褓中被父皇抱过,长大了后竟是一次也没有过。


六七岁孩子的身体小小的没什么重量,他想从身后人的怀里跳下来,却发觉环在自己腰间的手紧了紧。父皇抱着他走出了书房,径直穿过幽长的走廊。


房间里倒是生着温暖的炉火,火光将他的脸颊渲染出温暖。如今出了房间,凛冽的冷风将仅剩的一丝温暖也吞噬殆尽。他下意识往父皇怀里缩了缩,后者从善如流地伸手将他拢在自己肩头披着的厚重披风里,走到离蔷薇园不远的地方将他放了下来。


“父皇……?”他有些不明所以,仰头迷茫地望着高大有些遥不可及的父皇。长辈似乎是叹了口气,弯腰轻轻将手掌放在他柔顺的黑色短发上,传递着汲汲不断的温暖:“去和你的哥哥们玩会吧,凌涵。”


沉默寡言的父亲其实将他眼底深藏入平静的小愿望看得一清二楚,用自己的方式小心呵护了他紧抓不放的自尊:“去吧,去陪陪你母亲。”


哥哥跑过来,手里偷偷藏了一朵开得正好的蔷薇花,趁他出神之际直接了断地把花朵别在他耳后,然后拍着手笑得露出了换牙期而有些漏风的白牙:“弟弟变成花了!”


躺在摇椅上正品茶的母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放下茶杯对他哥哥招招手:“凌谦,把你弟弟带过来。”比他们大三岁的长兄一手一个小豆丁领了过去,他只来得及回头仓促望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父皇,国王权利象征的金色王冠与血色长袍刺得他眼底生疼。


他的父皇就这样站在远处,以一种守护者的姿态静静望着其乐融融的一幕,却半分也无法参与其中。“凌涵。”他听见他的父皇在低低地唤他的名,“……记住你的名,承担起由你的名所赋予你的责任。”


 


——有涵洪雅量,陂澄千顷,坚凝定力,壁立孤峰。


这是他稍大些去父亲书房翻出的典籍上看见的。羊皮卷有些陈旧了,却轻而易见他的父亲用羽毛笔在有些晦涩的话语下深深划下一笔。


这是父亲对他的期待。他更懂得什么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天会步入那些被政场上勾心斗角而被迫战死沙场的将士的后尘,就这样止步于风华正茂的年龄。


 


只有在面临灾祸的那一瞬间,他才得到了作为家族中的幼子该有的宠爱与保护。他的父亲和他的兄长,这一次无声而默契地同时选择了将他牢牢护在身后,战争的箭矢由他们挡下。


而现在他能做的,也只有从父亲手里接过还沾染着硝烟与鲜血的国王王冠与血红长袍,取代他的父亲成为王国新的王。


 


“少……王,时间到了。”厚重的雕花大门被人推开,照顾了他二十年的管家下意识地用着平日里最熟悉的称呼,目光却在接触到他身后血红色的长袍后变得悲哀。他缓缓弓下身,换了一个陌生而熟悉的称呼。


这原本是应该属于他的长兄的王位。


宫殿外的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两旁挤满了王城的民众,有的甚至放下了家中燃烧的炉子而选择来此迎接他们最为年轻的王。


这原本是应该臣服于他长兄的子民。


一旁的骑士长面容肃穆,踢踏着正步将象征着全城最高权利的权杖双手奉上。今天的情况非同寻常,他明白自己在众人面前不能有任何一丝闪失与失态,在路过骑士长时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着:“谢谢,奈尔林。”


一步,两步。赤脚下的雪地寒冷刺骨,却没有城破之日父兄抛洒在他面颊上的鲜血寒冷。


「凌涵!——哥哥先走了——」


谁嘶哑的呐喊在耳边回荡。这一走便是永别。


「凌涵,记住你的名。」


谁低沉的声音一遍遍重复压在自己肩膀上的使命,谁在一遍遍念着自己的名字。


「嘁……凌涵,这次你还敢说我是个没有兄弟爱的家伙吗?」


谁临走之前吐出口腔中的污血,笑得依旧那么俊美而骄傲恣意。


三步,四步。


他的眼前,属于凌家的金色骨龙收敛了双翼静静匍匐在雪地上,等待着新的王将它唤醒。族徽的背后,脱下素白衣裙换上盛装华服的母亲由侍女不着痕迹地搀扶着,面色苍白。


……二十一步,二十二步……四十五步。他停了下来,单手轻点左肩朝着凌夫人微微躬身,然后单膝跪在母亲面前,温顺地垂下了头颅。


他可以感觉到母亲冰凉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发顶,那是自从他懂事之后便没有得到的关爱与温暖。紧接着,沉重而华美的王冠便轻轻放在了他的头顶,轻飘飘的,感受不到丝毫的重量。


那一瞬间他头晕目眩了一会,他的脚下是跪伏在地呐喊着“旧王已死,新王永生”直至声嘶喑哑的子民,他的身后是眼眶含泪一直注视他的柔弱母亲,他的手中握着象征最高权利的手杖,上面属于凌家的金色骨龙收敛了双翼蛰伏着等待他唤醒。


他的耳旁乱糟糟的,一会听见父亲沉稳却威严的声音说着“凌涵,记住你被凌家赋予的名”,一会变化成幼年母亲轻声呼唤他和兄长的温柔声音,最后变成长兄一句含着哽咽与万般愧疚的“凌涵,哥哥先走了。”


他与父亲都是殉道者。


他会是凌家最后的信徒。


崎崎
想不到吧我又来磕艾霆的绝美爱情...

想不到吧我又来磕艾霆的绝美爱情了
(´。✪ω✪。`)
没错我又看了一遍惩罚军服(文荒)

想不到吧我又来磕艾霆的绝美爱情了
(´。✪ω✪。`)
没错我又看了一遍惩罚军服(文荒)

🐴诶,我更新了
继续画哥哥,,,哥哥太可爱了,...

继续画哥哥,,,哥哥太可爱了,,,www


继续画哥哥,,,哥哥太可爱了,,,www


凌冰
摸了一张惩罚军服的凌卫!恶魔凌...

摸了一张惩罚军服的凌卫!
恶魔凌卫也相当可呢(*°∀°)=3

(求留言!求点赞!)

摸了一张惩罚军服的凌卫!
恶魔凌卫也相当可呢(*°∀°)=3

(求留言!求点赞!)

陵_惩服深坑,艾霆一生推。

【艾霆】水手服

#艾霆幼年相遇。
#艾尔生日快乐!!
#卫霆视角。
#瞎几把写,逻辑已废,ooc全是我的锅。
#只是想写卫霆穿水手服,感觉很可爱。

—————

福利机构院有固定送来捐赠物的日子,大厅的电子日历屏幕正标记显示是今天,所以一早就有许多人兴奋谈论。

早餐过后,院长就让大家集合,简单说明一下就让大家自由挑选。

“卫霆你不去挑嘛?”朋友手上拿着衣服,高兴的凑了过来。“你就不怕剩下的你穿不下?”

“等等再选,衣服又不会跑掉,那也没关系,我衣服还够穿。”环顾四周,大家几乎各自挑选完毕,箱子前也只剩几个人。“大家好象都选完了,我去看看。”

箱子裏确实没剩多少件衣服,基本上只是剩幼儿可穿的,但这间福...

#艾霆幼年相遇。
#艾尔生日快乐!!
#卫霆视角。
#瞎几把写,逻辑已废,ooc全是我的锅。
#只是想写卫霆穿水手服,感觉很可爱。

—————

福利机构院有固定送来捐赠物的日子,大厅的电子日历屏幕正标记显示是今天,所以一早就有许多人兴奋谈论。

早餐过后,院长就让大家集合,简单说明一下就让大家自由挑选。

“卫霆你不去挑嘛?”朋友手上拿着衣服,高兴的凑了过来。“你就不怕剩下的你穿不下?”

“等等再选,衣服又不会跑掉,那也没关系,我衣服还够穿。”环顾四周,大家几乎各自挑选完毕,箱子前也只剩几个人。“大家好象都选完了,我去看看。”

箱子裏确实没剩多少件衣服,基本上只是剩幼儿可穿的,但这间福利院并无那么小的孩子,所幸还有一件尺寸偏大的,大概知道为什么这件衣服会被剩下来,因为那是件水手服上衣,同龄的男孩都希望能穿的帅气一点的,水手服太过于可爱。

衣服款式自己不太挑,合身能穿就好,拿起来在身上比对一下,目测尺寸差不多,就决定这件了。

不少人马上换上拿到的衣服,连自己也被朋友怂恿一起换上,原本以为会被揶揄的,想不到朋友的反应出乎意料之外,不容细想,因为上午段的上课时间已到。

福利院后面的草地一座小山坡上有处被大树遮阳的地方是很好的休息场所,如果天气不错,很适合午后的自由时间坐在那里阅读从图书室借阅的电子书。

但今天却意外看到已经有人在那里。

自己不认识这个人,想起要过来的时候,院长好象带着访客往院长室走,那这个人可能是访客的孩子。

对方似乎注意到自己视线,咖啡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而对方表情微妙的让我忍不住觉得自己身上是弄到什么了,对方才有这样的反应,不禁低头看看身上的穿着,白色的衣服上有宽大并延伸至后背的衣领,衣領边沿上有着两条水蓝色線条,搭上末端一样有水蓝色线条的小领带,配上白色七分裤,脚穿着白色布鞋,不懂哪里有什么不妥。

一阵闷笑声传来,顿时些微不满的抬头看向占据树下的人,刚要开口询问,对方倒是为他的无礼先道歉,明白对方并非有意要取笑,不满的情绪转为好奇,虽然不太懂,可对方的举止感觉的到出身良好,通常这种身份的小孩是不太会隻身在福利院里四处走的,身旁都会有一个福利院照护者跟着,那么大概只有一个可能……

“我确实甩开他们了。”

听到回答,才发觉把猜测说出口,顿时脸耳发烫。

糗大了!

尽管丢人,还是在对方身旁坐下,打开电子书资料仪,打算继续阅读上次停留的地方。

“古地球格斗技巧概略?”

“你也看过?”有点惊讶,转念一想到对方可能的身份也就不奇怪了,伸手摸摸额前的浏海,不好意思的说。“只是我还没看完。”

眼前的电子书资讯仪屏幕正显示着其中一个小章节,如果不是熟读内容的话,根本无法一眼就准确说出书名,对这名陌生人的好感更加好了,毕竟周身朋友对于古地球历史很少有感兴趣的。

“那要一起对练看看嘛?”人指着章节上的双人对打的图案。

“要!”下意识的回答后发觉回答太快,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很高兴,毕竟都一个人练居多,偶有朋友陪练但也是练一小会而已。

双方摆好姿势,就照着记忆里书上的方式一来一往攻防。

练习到最后一招时刚要抬起脚,感觉突然像是踢到东西似的重心不稳往前摔扑到身前的人,紧接着视线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你没事吧?!”从对方身上爬起来,依稀记得方才不小心扑倒人,对方似乎护抱住自己跟着一起滚下山坡。

抓过人的手检查,幸好草坡偏柔软,只有一点小擦伤。

见没大碍起身拍拍草屑,只是两人的白色衣服背后都沾了泥土特别狼狈,对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

而打断笑声的是通讯仪上设定的提醒自由时间快结束的响铃,这才发觉与对方交流愉快到原本想在自由时间里看到预定的章节进度都没看完,不过有捨有得,至少前面看过有疑问的地方跟对打练习得到了解答。

只是……还有一件事该烦恼。

“这怎么办?衣服都脏了。”福利院里大家互相玩闹多少都会弄脏衣服,顶多被院长或者照护者唸一顿罢了,但对方是访客,原想回宿舍拿干净的衣服给人换上,但看看身材差距自己的衣服对方大概穿不下只好作罢。

“没关系,我编个理由就可以了,他们不敢追究。”

“……好吧,不过被追究的话就讲出实情,这样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了。”妥协,再不回大厅集合就要迟到了。

带着人抄小路,这是自己发现的秘密路径,能从小山坡以最短时间到达大厅。

“接下来我要往这边,院长室在第一个转角过去就可以看到了,还有今天谢谢你陪我练习。”跟人说声再见后就往大厅跑,到大厅才想起还不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啊……忘了问他的名字了,太可惜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机会再见面。”有点遗憾的想边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

茉

惩罚军服广播剧

自取,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bNzjAKZp9LbPE7_iog4sg 提取码:97b2

自取,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bNzjAKZp9LbPE7_iog4sg 提取码:97b2


温潋

抱歉占tag……我想产粮,想写肉,但是注册不了AO3,谁能帮帮我吗……

抱歉占tag……我想产粮,想写肉,但是注册不了AO3,谁能帮帮我吗……


🐴诶,我更新了

我他妈磕爆!!!!!!!!!!!!!!!!!!!!

我他妈磕爆!!!!!!!!!!!!!!!!!!!!

陵_惩服深坑,艾霆一生推。

【艾霆】充电

#艾霆小甜饼。

#卫霆视角,设定是心照不宣的互相喜欢。

#是“想被喜欢的人抱抱充电”的梗。

#人物属于原作,ooc是我的锅。

#有发佈在其他平台。

—————

每次与艾尔会面,对方都会带上一些精致茶点,在值勤了一整天后的私人时间裏能品嚐到好吃甜点简直是幸福。

如同现在,红茶与牛奶完美调和的奶茶配上钻石果果酱点缀的小蛋糕,还有艾尔在一旁,心里也不禁开心起来。

但艾尔似乎很疲累,尽管对方表现的不明显。

关心话语将要说出口,莫名想到无意间听到女兵们聊天内容,是有关缓解疲惫情绪的方法。

思至及此,想到就做,何况对自己来说并没有损失,而且自己也需要。

放下手里的杯子,起身靠近轻轻抱...

#艾霆小甜饼。

#卫霆视角,设定是心照不宣的互相喜欢。

#是“想被喜欢的人抱抱充电”的梗。

#人物属于原作,ooc是我的锅。

#有发佈在其他平台。

—————

每次与艾尔会面,对方都会带上一些精致茶点,在值勤了一整天后的私人时间裏能品嚐到好吃甜点简直是幸福。

如同现在,红茶与牛奶完美调和的奶茶配上钻石果果酱点缀的小蛋糕,还有艾尔在一旁,心里也不禁开心起来。

但艾尔似乎很疲累,尽管对方表现的不明显。

关心话语将要说出口,莫名想到无意间听到女兵们聊天内容,是有关缓解疲惫情绪的方法。

思至及此,想到就做,何况对自己来说并没有损失,而且自己也需要。

放下手里的杯子,起身靠近轻轻抱住艾尔。

“嗯…听说这是一种能够缓解情绪,叫充电的方法,尤其是被喜欢的人抱住更是有效。”

北极圈的企鹅
关于黑白Moss♂的设定,突然...

关于黑白Moss♂的设定,突然想到了很早的一部小说及漫改的人设。假装后面是黑Moss和白Moss,意外带感啊!!!

又想到,中校的复制人这种设定也很带感啊!!!

不知道有没有猜出来是谁~图片来自网络,可以看到小说作者的大名~

关于黑白Moss♂的设定,突然想到了很早的一部小说及漫改的人设。假装后面是黑Moss和白Moss,意外带感啊!!!

又想到,中校的复制人这种设定也很带感啊!!!

不知道有没有猜出来是谁~图片来自网络,可以看到小说作者的大名~

βios

【涵谦】☆绮念☆上

        将人逼到墙角,一手撑着墙面。

       "----这禁忌背德的暧昧心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记不清了。"漫不经心的摩挲着孪生哥哥的下唇,脑中突然浮现出与凌卫关于这个人的对话。

       "凌涵,你个*****"粗俗下流的话语从不断开合的唇中溢出,宣告着主人的愤怒。双唇饱满,是适合被男人亲吻的唇形。这样想着,凌涵情不自禁的叩住这人的下...

        将人逼到墙角,一手撑着墙面。

       "----这禁忌背德的暧昧心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记不清了。"漫不经心的摩挲着孪生哥哥的下唇,脑中突然浮现出与凌卫关于这个人的对话。

       "凌涵,你个*****"粗俗下流的话语从不断开合的唇中溢出,宣告着主人的愤怒。双唇饱满,是适合被男人亲吻的唇形。这样想着,凌涵情不自禁的叩住这人的下巴吻了上去。

       灵巧的舌头撬开贝齿,正欲在他口腔中攻城掠地,舌尖却忽然传来刺痛,血腥味在口中漫延。

      "嘶,"吃痛的退后一步,无意中松开了对对方的禁锢。

      电光火石之间,凌谦的一脚己携着飒飒风声而来,却堪堪在他颈侧停住,是凌涵扼住了他的脚腕。

      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凌谦的额头上陡然覆上一层细密冷汗,凌涵卸了他的骨头。

      "呵,哥哥真是让人惊、喜、"接着,凌谦便惊悚的看到凌涵抬起头,一点一点的笑了,笑的分外和煦。

       还没等他细想,颈后便传来疼痛,陷入了黑暗之中。

                                                             

幸运鹅
画了双子 隔着屏幕都能听见他俩...

画了双子

隔着屏幕都能听见他俩在喊哥哥!

画了双子

隔着屏幕都能听见他俩在喊哥哥!

幸运鹅
“哥哥,要一起洗吗?” 画的是...

“哥哥,要一起洗吗?”

画的是出浴凌谦 最近在重温来着
但是我不说的话大概没有人能看出来(…)

翻了一下lof的tag都没有什么人画凌涵!虽然原著已经很甜了但是我还想吸TvT

“哥哥,要一起洗吗?”

画的是出浴凌谦 最近在重温来着
但是我不说的话大概没有人能看出来(…)

翻了一下lof的tag都没有什么人画凌涵!虽然原著已经很甜了但是我还想吸TvT

潜水咪西西
看完了军服,好喜欢凌谦啊!撒娇...

看完了军服,好喜欢凌谦啊!
撒娇鬼~
看到他为哥哥奋不顾身我真的好感动
他消失在第五空间那里真的哭了好久
我只能接受他是真的以复制人身份回来了,好在弄大写得比较自然,我能接受,但也为战死的真正的凌谦心疼
看文留念

看完了军服,好喜欢凌谦啊!
撒娇鬼~
看到他为哥哥奋不顾身我真的好感动
他消失在第五空间那里真的哭了好久
我只能接受他是真的以复制人身份回来了,好在弄大写得比较自然,我能接受,但也为战死的真正的凌谦心疼
看文留念

Leslie Forever

这几天莫名觉得卜洋岳大三角代入惩罚军服意外好磕,就连年龄排序都是完美契合,啊哈哈哈哈哈,简直魔鬼

这几天莫名觉得卜洋岳大三角代入惩罚军服意外好磕,就连年龄排序都是完美契合,啊哈哈哈哈哈,简直魔鬼

三尺

唉,这年头,炖个肉真不容易[抹泪]
各位小主看着要是满意给个蓝手红心呗
个秋给大家拜年啦[憨]

唉,这年头,炖个肉真不容易[抹泪]
各位小主看着要是满意给个蓝手红心呗
个秋给大家拜年啦[憨]

三尺

车(额,悬浮车那个车)(1)

凌卫将军要首次在电视上发新年致辞了!

消息一出帝国的少女都澎湃了,一想到新年的零点钟声敲响前后自己是在凌卫将军帅气刚毅的脸的陪伴下度过的,就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最最美好的新年。

甚至有可能看到凌卫将军微笑着祝福“新年快乐!”

想想就激动到恨不得立马加入凌卫新娘后援团。

凌家大宅

“哥哥!”凌谦俊美的脸俨然已板成了一块黑板,“哥哥又在偏心凌涵那个家伙!”凌卫微皱着眉,“我只是答应了他,这段时间不会在他不在的时候让你……咳,怎么就变成我偏心他了?”说完凌卫都要给自己鼓掌了,他现在居然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地与凌谦讨论为什么不能做的问题,真是长进不小。

凌谦气的瞪眼,“哥哥从没有对我做过这样的...

凌卫将军要首次在电视上发新年致辞了!

消息一出帝国的少女都澎湃了,一想到新年的零点钟声敲响前后自己是在凌卫将军帅气刚毅的脸的陪伴下度过的,就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最最美好的新年。

甚至有可能看到凌卫将军微笑着祝福“新年快乐!”

想想就激动到恨不得立马加入凌卫新娘后援团。

凌家大宅

“哥哥!”凌谦俊美的脸俨然已板成了一块黑板,“哥哥又在偏心凌涵那个家伙!”凌卫微皱着眉,“我只是答应了他,这段时间不会在他不在的时候让你……咳,怎么就变成我偏心他了?”说完凌卫都要给自己鼓掌了,他现在居然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地与凌谦讨论为什么不能做的问题,真是长进不小。

凌谦气的瞪眼,“哥哥从没有对我做过这样的保证!”凌卫自动忽视他的聒噪,飞快的躲进办公室后锁上了门,“我要背稿子了,你去休息一会。”

说起来,凌谦这次的醋吃得很冤枉凌涵,他是很真心实意的公事公办的希望凌卫最近养一养,到时候录视频气色也会好一些,只不过是顺便舍不得让凌谦独享大餐,那就……

大家一起饿着好咯。

至于如何让凌卫答应这种一听就会让凌谦炸毛的消息?很简单,我们凌卫将军不仅对精神剂毫无抵抗力也对凌涵上将在床上提的任何要求毫无抵抗力……

只要以不让他射为要挟就万事大吉了。

离录制视频还有一周,估计也憋不坏凌谦那小子,再说,等录完了,只要一脸委屈地指出自己做倍受冷落的事实,难道哥哥不会心软到让他们为所欲为吗?

不会也没用。

对了,问一下大家,那个,后文要图还是要链接呀
高考考完即时开浪,反正出了成绩就浪不起来了
啊吴磊磊真的好帅啊啊啊啊啊近距离怎么可以比电视上更帅!!!!
    

君书珩

【惩罚军服同人】失而复得?

设定是在正文结束的十年后,凌卫的身体状况下降,复制人的脏腑器官与正常人类的衰败速度相比要快一些,此时凌卫的部分器官出现了区域腐坏和老化。

凌涵因为部下传来了发现了未知能源星的消息便远行前去查看,距离他离开已经小半个月,归期未知。

凌谦创立的战机培训机构最近接收了新一批学员,他本来想要留在家里陪哥哥,然而工作太过繁忙必须前去,凌卫板起脸来训斥,凌谦也只好老老实实切换工作模式,心却早就飞回了家。

全文7000字,后半有辆开不太起来的车,食用请注意。文中用到的几处细节可能和原文有出入,如果OOC请谅解。

改了太多次还是有敏感词,请走石墨orz→失而复得?

食用愉快~我永远喜欢军服/凌卫.jpg

设定是在正文结束的十年后,凌卫的身体状况下降,复制人的脏腑器官与正常人类的衰败速度相比要快一些,此时凌卫的部分器官出现了区域腐坏和老化。

凌涵因为部下传来了发现了未知能源星的消息便远行前去查看,距离他离开已经小半个月,归期未知。

凌谦创立的战机培训机构最近接收了新一批学员,他本来想要留在家里陪哥哥,然而工作太过繁忙必须前去,凌卫板起脸来训斥,凌谦也只好老老实实切换工作模式,心却早就飞回了家。

全文7000字,后半有辆开不太起来的车,食用请注意。文中用到的几处细节可能和原文有出入,如果OOC请谅解。

改了太多次还是有敏感词,请走石墨orz→失而复得?

食用愉快~我永远喜欢军服/凌卫.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