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想法

3143浏览    2639参与
居睨.

日记5

3月30号   阴

    “很久没有出过太阳了”她对我说。

    她补办生日宴会,邀请了我。结束之际,她拉着我借去学校拿资料的理由和我一起去了天台。

    我和她一人拿着一罐雪花站在天台狭小的台面上对饮。酒太辣了,我不会喝。她看了看我,拿走我手边只喝了一小口的啤酒,坐下,晃着腿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她探了探头,好奇道“你说,从这里跳下去会怎样。”...


3月30号   阴

    “很久没有出过太阳了”她对我说。

    她补办生日宴会,邀请了我。结束之际,她拉着我借去学校拿资料的理由和我一起去了天台。

    我和她一人拿着一罐雪花站在天台狭小的台面上对饮。酒太辣了,我不会喝。她看了看我,拿走我手边只喝了一小口的啤酒,坐下,晃着腿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她探了探头,好奇道“你说,从这里跳下去会怎样。”

    “不会怎样,只是死得很痛苦。”我淡淡的回答,“运气不好没死成,说不定更痛苦,所以还是不要尝试了。”

    “我觉得我跟她是好朋友,但是她却把我当成是她的舔狗。”

    “我知道。”

    “他们觉得我是个老好人,只会欺负我。”

    “我也知道。”

    “他们不爱我。”

    “嗯,我会爱你。”

    我和她有一句搭一句地聊着。偶尔的发泄是很正常的。看着时不时吵闹尖叫的手机,她皱皱眉,顺手设置了静音。一旁的雪花又空了一罐。家属楼正对着空寂的学校,安静得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有时候觉得自己真可怜。你觉得,是我的错吗?”

    我摇了摇头,轻轻抱住了她。我知道自己语言是贫乏的,只有用行动来证明。月光清清冷冷地笼罩着我们,我们没有交谈,只是静静地抱着彼此发呆。彼此心里清楚:两个小时了,怎么也找得到我们了。

    身后,是慌慌张张寻来家长和老师。阿姨冲过来就是一个结结实实的巴掌,伴随着阵阵辱骂。她低下头默默承受着。我悄悄握紧了她的手。在一同前来的班主任的劝慰下,阿姨勉强止住了口。她被带走了,我悄悄摸索着下了漆黑的楼梯。

    “只有太阳知道。”我想。


PS:故事性创作,有生活模板,但非真实故事。

onekiwiii

越害怕越失去 都不知道因什么而害怕了

越害怕越失去 都不知道因什么而害怕了

Musta's Thoughts

今天早上我爸揪我耳朵了。

一瞬间非常愤怒。

开始思索怎么反击。头,脑震荡;胸,心脏;腹,更脆弱……好像没有可以反击的地方。

于是转而思索他到底要干嘛。

他说过,想让我过得更好。可是如果总结一下他的表现,他实际上已经基本写好了我的航线,不想我偏离。这听起来有没有很像是某种意义上的控制?

我纠结了很久各种的为什么:为什么活着,为什么学习,为什么大多数人会觉得不学习不行……这里面的“学习”指的是在学校听课,而不是自发地寻找感兴趣的知识,更不是生物学上的学习行为。在这期间,我的学习进展很缓慢,于是我家长越来越着急地试图督促我,方法越来越不理性。

说起来,我有点羡慕那些兴趣刚好是中高考...

今天早上我爸揪我耳朵了。

一瞬间非常愤怒。

开始思索怎么反击。头,脑震荡;胸,心脏;腹,更脆弱……好像没有可以反击的地方。

于是转而思索他到底要干嘛。

他说过,想让我过得更好。可是如果总结一下他的表现,他实际上已经基本写好了我的航线,不想我偏离。这听起来有没有很像是某种意义上的控制?

我纠结了很久各种的为什么:为什么活着,为什么学习,为什么大多数人会觉得不学习不行……这里面的“学习”指的是在学校听课,而不是自发地寻找感兴趣的知识,更不是生物学上的学习行为。在这期间,我的学习进展很缓慢,于是我家长越来越着急地试图督促我,方法越来越不理性。

说起来,我有点羡慕那些兴趣刚好是中高考要考的学科的人。比如说吧,语文学科里起码作文属于艺术分类,类似于音乐、美术的学科则一听就是艺术学科,那么显然兴趣在写作的人就会比兴趣在于音乐美术的人成绩要好看。其实只是不同的兴趣而已,可是……成绩不好看会被瞧不起。

我发现,家长对孩子其实一直在做“把梦想拆分成一个个可行的小任务”这件事。结果就是孩子的生活被任务占满,没有机会自己产生梦想。

好了,以上就是为什么我十分理解所谓的坏孩子。

接下来要说的是家长也很无助。

在准备要孩子的阶段,孩子对他们来说像是一个快乐源泉。问题是他们对教育、给孩子塑造性格完全没有概念;最近看的一个电视剧里还有一个人要孩子是为了缓解离婚带来的痛苦。我不评价好坏,只是这样的出发点恐怕很难让你的孩子,先变得听话、成绩优异,再变成比较成功的人士。可是……很多家庭甚至是被逼着要孩子的,根本没时间准备教育方法,甚至到了孩子出生的那一刻看到孩子才对孩子有好感,才开始想要知道怎么教育孩子。中高考之前都是有三年时间学习和熟练的,很多家庭教孩子却只能现学现卖。

说起来,偶尔我也会犹豫,“听话”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品格。我觉得建立在理智上的坚定才是最好的品格,反对父母错误的观点反而有一种不畏强权的感觉。

说到“不畏强权”……你有没有觉得很多孩子对父母都是“畏”的?这是因为父母希望孩子听话,也就是遵从父母的意愿,而不是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这让孩子没法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犯错;在这基础上,父母会强迫孩子听话,而且往往会演变成武力强迫,起码在最初的时候孩子是不会想要反击的,因为那样会伤害到父母,这是他们不希望的,再加上孩子也确实打不过,这就造成了孩子在家的弱势。

好像我听起来很像是在指责父母……不。我是在说没人告诉他们怎么做。并且……就算有人告诉了,我猜也不是所有家长都能都能做得好,更不是所有家长都会照做。

其实向父母传授教孩子的方法也是一种教育。青春期的时候,人们的叛逆是对被控制的抵抗;成年的父母大概没有那么叛逆了,但是他们有比较完整的心理和价值观,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会对正确的观点表示认同,但实际上,他们只会把和自己意见相同的部分当做一种认可,而不同的则会被无意间过滤掉。

dake

下午带我家狗出去转了一圈

我家小区附近有一个工地

在拍这些照片的时候有两个中年人就蹲在我对边的马路抽烟

带着安全帽眉头紧锁

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烦心事

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发现

原来我离成年人的世界这么近

我跟他们就隔了一条马路

我拎着提拉米苏和奶茶走过他们对面

我与他们的痛苦擦肩而过

下午带我家狗出去转了一圈

我家小区附近有一个工地

在拍这些照片的时候有两个中年人就蹲在我对边的马路抽烟

带着安全帽眉头紧锁

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烦心事

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发现

原来我离成年人的世界这么近

我跟他们就隔了一条马路

我拎着提拉米苏和奶茶走过他们对面

我与他们的痛苦擦肩而过

Fiona_Xie

婉凝可能还有几章要结束了

后面的剧情太狗血,我就不打算写了,再者后面也没什么好写的

在我的文里,我可能会弄死洪三,因为我实在是太讨厌他了

番外到时候看看情况再说

把这篇更完后,接下来可能就是清欢和念初

至于扬帆,我这几天又有一个脑洞,比如说让扬漂亮先搞定丈母娘这一招怎么样?

总之,我会继续加油努力更新,不会弃坑!不会弃坑!!尽量保证一天一更,如果我休息可能一天几更。

谢谢广大小仙女们的喜欢了~撒花撒花~~~


婉凝可能还有几章要结束了

后面的剧情太狗血,我就不打算写了,再者后面也没什么好写的

在我的文里,我可能会弄死洪三,因为我实在是太讨厌他了

番外到时候看看情况再说

把这篇更完后,接下来可能就是清欢和念初

至于扬帆,我这几天又有一个脑洞,比如说让扬漂亮先搞定丈母娘这一招怎么样?

总之,我会继续加油努力更新,不会弃坑!不会弃坑!!尽量保证一天一更,如果我休息可能一天几更。

谢谢广大小仙女们的喜欢了~撒花撒花~~~



凌晨三點十五分

《》

        外滩钟楼上2020的指针转了五分钟了。而旧与新的替换对于那个跪在地上乞讨佝偻的断足男人来说,和幸福大抵是相同的,那都是虚幻又飘渺的存在。五分钟前上一波狂欢的人群散去后他又继续等待下一波人潮的到来。

        他是被一场风暴袭卷上岸的一个海螺,身体里灌满了沉重石沙。

        这一层浪或许平缓些,它便战栗少许,让周围的石沙灌...


        外滩钟楼上2020的指针转了五分钟了。而旧与新的替换对于那个跪在地上乞讨佝偻的断足男人来说,和幸福大抵是相同的,那都是虚幻又飘渺的存在。五分钟前上一波狂欢的人群散去后他又继续等待下一波人潮的到来。

        他是被一场风暴袭卷上岸的一个海螺,身体里灌满了沉重石沙。

        这一层浪或许平缓些,它便战栗少许,让周围的石沙灌的更多些,自己陷得更深些;再一层浪或许猛烈些,他便被卷到更远处,离海又远一步,一直到某一天一场空前绝后的暴风雨,把他用力拍到了最远端,他便再也回不到海了,也再也没有浪可以抵达他身边了。

        旷日积晷,他被太阳抽干水分,海水蒸去后,身体里的软体被吸干最后连寄居蟹也消失了踪影,他就剩下涩味,再久些,连涩味也消散了。

        他什么也没有了。

        他一直不停扼杀自己的幻想,扼杀期望或许未來有幸会被孩童拾起,屏着气凑着耳朵听到他对海嘶哑的哭诉;又或者被谁冲去他表面的污沙带回家,抽空他身体里沉重的砂石,救赎他。

        时间太过于悠久,悠久到一个人失去所有,到最后,连人格也被消耗殆尽。

       下一波浪已经来了。他不敢抬头,那些人的躯体不断朝着城市的上方拔节生长,巨大而高耸,生机又耀眼。而他却断了根,在土里卑微的挣扎。他孤独、悲伤,愤怒,自卑,绝望,最后所有的一切都归为麻木。

        浪潮逼近,斜前面的转角处,一盏路灯将人群的影子拉的老长。而他在影子的另一端里,活在人群的阴影下。

        眼前是一双双转瞬即逝的脚,人人欢声笑语高声欢呼,沉浸在新年的幸福和兴奋里,快步迈向属于自己的新的一年。

        没有人低下头望向影子。

        他向前佝偻着重复着拜托。一遍一遍机械地把头磕向冰冷的水泥地。是生活的压力、孤单和绝望,把他的头一次次砸向地表最深处;而残缺不已的那一点自尊让自己不经意无限的放低祈求词句的声音,心的声音在膨胀,伸出利爪顺着气管一步步爬上从喉头。

        就让我今天死去吧,

        就让我今天死去,

        今天是多久呢。

        明天又是多久呢。

        那让我就在这个夜晚死掉吧。

        一张脸出现在了面前。

        是稚气的。

        女孩大概六七岁,蹲在他面前,放了一簇小蓝花,轻声说:新年快乐。

        然后穿进人群的夹缝里,没了踪迹。

        他的心猛的颤了一下,心酸味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冒出来,呼吸开始抽动着鼻息,整个脸皱在一起,全身上下都开始发抖。霎那间整个人开始崩溃,所有的伪装和痛苦都在他的世界里溃烂剥离,砸在了心口上。

        他感到一股莫名的窒息,跪坐在地上抱着自己失声痛哭。

        而人群终于望向了这个古怪的乞讨者。密集的人群里出现了一个缺口,人们躲避着、疏远着;又议论着、猜测着、质疑着、惶恐着。

但是他已经不在意了,因为今天和昨天不一样了。

        昨天他什么都没有,而今天他拥有了一簇小蓝花。

LOVINGD

人的状态好似有个轮回,打了鸡血,逐渐疲惫,失去兴趣。每天在各种繁剧纷扰的世界里沉浮,或是看别人的生活,或是义愤填膺,在新世界里忐忑,然后是回落现实的反差,厌恶,疲惫。

为什么有人沉迷一些非人性的癖好?就如罗翔教授说的那样,不懂得尊重人性,不会尊重他人,也不会尊重自己。

This kind of abnormal behavior is also very common in life. It is a problem of national...

人的状态好似有个轮回,打了鸡血,逐渐疲惫,失去兴趣。每天在各种繁剧纷扰的世界里沉浮,或是看别人的生活,或是义愤填膺,在新世界里忐忑,然后是回落现实的反差,厌恶,疲惫。

为什么有人沉迷一些非人性的癖好?就如罗翔教授说的那样,不懂得尊重人性,不会尊重他人,也不会尊重自己。

This kind of abnormal behavior is also very common in life. It is a problem of national quality and morality, which should cause more general attention and lead more people to speak out. However, this kind of disgusting website incident can be seen from the hot search of the website that the officials have great power and indulge their habits with their own power, which is extremely disgusting. All we can do is speak up as much as we can, get more people to pay attention to it, and do whatever we can to change it. 

有些不平,有些失望,该被关注的没有被关注,有点事出来就有各种自以为是又不负责任的言论,不分清白的谩骂。

做人还是要有自己的思维价值观吧,知识是用来看待这个社会的工具,有了自己的底层逻辑,在这个忙乱的世界里,对待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件,才能有作为一个人该有的评价。

onekiwiii

想阿公了。好久没梦见过阿公了,19年了,但我没忘记您的模样。外公也好,我都不会忘记的。

想阿公了。好久没梦见过阿公了,19年了,但我没忘记您的模样。外公也好,我都不会忘记的。

扉茶茶查

有关太芥的碎碎念

好心疼芥川我暴风雨哭泣,芥川好轻啊啊,黑宰对待芥川和武侦宰对待中岛敦真的差别好大,虽然知道处境不一样但是是真的不公平啊,还有无线电那里真的被虐到了,别发刀了别发刀了再刀孩子真的就傻了

好心疼芥川我暴风雨哭泣,芥川好轻啊啊,黑宰对待芥川和武侦宰对待中岛敦真的差别好大,虽然知道处境不一样但是是真的不公平啊,还有无线电那里真的被虐到了,别发刀了别发刀了再刀孩子真的就傻了

居睨.

日记3

3月28号   阴转小雨

    跟好友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有人问她说:“我们班上你最喜欢的女生是谁?”好友看了看我,问道:“如果我说是你,你相不相信。”“不相信”我下意思地回答道。

    在我眼中讨人喜欢的女孩子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成绩好,脾气好,长得好。”所谓三好学生。很可惜,我跟这些词没有一点关系。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值得别人喜欢的人:暴躁,自私,有心机,善变,冷漠。成绩也一般般,长的也一般般,活得也一般般。是在是没有什么出...

3月28号   阴转小雨

    跟好友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有人问她说:“我们班上你最喜欢的女生是谁?”好友看了看我,问道:“如果我说是你,你相不相信。”“不相信”我下意思地回答道。

    在我眼中讨人喜欢的女孩子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成绩好,脾气好,长得好。”所谓三好学生。很可惜,我跟这些词没有一点关系。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值得别人喜欢的人:暴躁,自私,有心机,善变,冷漠。成绩也一般般,长的也一般般,活得也一般般。是在是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但是你知道吗,你真的很细心,很多小细节你都关注得到。”好友看着我,认真地解释道“你会记住我有意无意说过喜欢的东西,会很及时地安慰我,也有勇气直接跟某某挑明了说话。我很羡慕你,我也很喜欢你。”曾经也有人对我说过:“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因为你很特别,你直来直去,却又令人舒服。”

    “是吗?”我问自己。我只记得他们所说的优点都曾是别人攻击我的缺点。但似乎,这些又过去很久了。三年了,我改变了很多,却又还是当年那个勇敢无畏,直言不讳的我。好友不多却也是实实在在地互相关心着,喜欢着。

    Do yourself.

    

画画的读书人

     重庆的风是混着钢筋凝土,夹杂着酒精与烟火气的不明气体。这里有层层叠叠的山路,一环一环的迷宫,还有九宫格的老火锅。

     你调侃着是为了逃离家乡才来这的,我挑着筷子夹起有些夹生的火锅,“那你在这里快乐吗?”热气腾腾的火锅雾气伴随着阵阵香气烧起来了,我们看不清彼此的脸,当然我也听不清你说的话。不过我想你的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我有一把吉他,你有一辆机车,这样的组合是很了不得的。傍晚时你爱带着我骑往江边,你总说这时...

     重庆的风是混着钢筋凝土,夹杂着酒精与烟火气的不明气体。这里有层层叠叠的山路,一环一环的迷宫,还有九宫格的老火锅。

     你调侃着是为了逃离家乡才来这的,我挑着筷子夹起有些夹生的火锅,“那你在这里快乐吗?”热气腾腾的火锅雾气伴随着阵阵香气烧起来了,我们看不清彼此的脸,当然我也听不清你说的话。不过我想你的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我有一把吉他,你有一辆机车,这样的组合是很了不得的。傍晚时你爱带着我骑往江边,你总说这时候的晚霞是最美的,我看了几十年对你的话不置可否,我上心的是你看晚霞时的侧脸,鼻梁很高,像一轮弯月一样,好漂亮。

     当江面的最后一丝光亮消失殆尽,尼古丁让我们的头晕晕,都不说话,只有我的手不经意拨弄着吉他。

      “爱情是什么?”你问我。

      “我不知道,可能跟这江一样吧。”

      跟江一样,难以控制。

      离爱情最近的时候是对自己最难以控制的,你把你所有的情绪都交给了另一个人包括你的心跳。

      那颗脆弱的小心脏第一次把自己的生死交给了另外一个人,有时温和明丽 有时狂风大作,唯独没有风平浪静。

     这时候连大脑也什么都不能做,他就像一个观察者,像一个第三人,一个旁观者只是淡淡的看着。

      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就像我和你。

      我突然拉起你跑,顺着风跑,我想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逃走吧,逃向日暮,逃向银河。不知跑了多久,那是一个很空很高的地方,只听的见呼吸声。

      一片空虚的旷野 两个迷茫的灵魂,刹那融合在了一起。

      心弦飘在了云端,我逃离着一直束缚着的干燥的浑浊的空气,在夹缝着吸了一口气。我回头望着你。

       “回你家乡吧,我陪你”

       你笑了,琥珀的眼睛里透着光亮。

       “好。”

Musta's Thoughts

迷茫是你不知道你应该干什么,

绝望是你知道你干什么都没用。


迷茫是你不知道你应该干什么,

绝望是你知道你干什么都没用。


amoscey

一个想法

就是疫情刚开始在中国严重起来的时候,就看见最近那一段时间还有跑出国外的(之前有个逃离武汉的话题),于是脑洞自然而然蹦出来了:如果以后这种跑国外的携带者逛来逛去,把外国感染得严重了怎么弄,回来不都得隔离一段时间吗?

(那时候没想太全面,后来看到伊朗的前几例接触者并没接触中国人,其实这病毒也不一定是来源中国)

再后来我就想,万一国内缓解了国外没缓解怎么办,不会以后每次有外国的进来都要检测隔离吧,想想这种事情以后成为常态就会有很奇怪的感觉,每次到中国都要提前准备十几天,而且还会有一大批人受影响,比如去国外或者到中国的留学生,做外贸类工作的人……


---

然后现在看看这种情况,感觉我想的还...

就是疫情刚开始在中国严重起来的时候,就看见最近那一段时间还有跑出国外的(之前有个逃离武汉的话题),于是脑洞自然而然蹦出来了:如果以后这种跑国外的携带者逛来逛去,把外国感染得严重了怎么弄,回来不都得隔离一段时间吗?

(那时候没想太全面,后来看到伊朗的前几例接触者并没接触中国人,其实这病毒也不一定是来源中国)

再后来我就想,万一国内缓解了国外没缓解怎么办,不会以后每次有外国的进来都要检测隔离吧,想想这种事情以后成为常态就会有很奇怪的感觉,每次到中国都要提前准备十几天,而且还会有一大批人受影响,比如去国外或者到中国的留学生,做外贸类工作的人……


---

然后现在看看这种情况,感觉我想的还是有道理的。国外已经好几十万了,最近两天都增加了10万……看起来中国发生的事情国外并没怎么重视啊,也不吸取经验教训。

Musta's Thoughts

已经看到好几个类似的视频了:一群女孩儿围殴一个女孩,后来还扒掉了她的衣服。

一开始我会心跳加速,极其愤怒。后来,我觉得我应该控制住自己。我好像真的把愤怒控制住了,可是心跳还是会加速。很快,很重。

情绪下去以后,我开始想为什么。

可是……我好像理解不了……

  • 我不是女生。一些天生的东西会不一样,在养成性格的阶段被灌输的东西也不一样。

  • 我生活的城市没有视频里那种,修得很好却没有路人的路。

  • 我的同学基本都穿校服。

推送里的描述是“围殴”。要不然就是这个用词不太准确,要不然就是女生的围殴和男生的不太一样。一说到男生围殴,你会想到“愤怒”“一哄而上”“酒瓶”“流血”,甚至还有“...

已经看到好几个类似的视频了:一群女孩儿围殴一个女孩,后来还扒掉了她的衣服。

一开始我会心跳加速,极其愤怒。后来,我觉得我应该控制住自己。我好像真的把愤怒控制住了,可是心跳还是会加速。很快,很重。

情绪下去以后,我开始想为什么。

可是……我好像理解不了……

  • 我不是女生。一些天生的东西会不一样,在养成性格的阶段被灌输的东西也不一样。

  • 我生活的城市没有视频里那种,修得很好却没有路人的路。

  • 我的同学基本都穿校服。

推送里的描述是“围殴”。要不然就是这个用词不太准确,要不然就是女生的围殴和男生的不太一样。一说到男生围殴,你会想到“愤怒”“一哄而上”“酒瓶”“流血”,甚至还有“奋不顾身”。可是她们的围殴,是轮流的,一人一巴掌、一拳、一脚。你也不会想到男生的围殴会扒衣服。

要说起来,“扒掉女生的衣服”对男生和女生来说大概也是截然不同的。

似乎一切的经历,我和她们都不一样。

我所能做的就是,在看到一个人被欺负以后感受到她的无助。

至于为什么会有人聚起来欺负另一个人,为什么会想到扒衣服,为什么录下视频发到网上而不是掩盖犯错误的事实……甚至还有很多我没想到的东西,我都是没有机会理解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在遇到令我情绪波动比较大的事情的时候,我总是希望听到事件参与者的一些讲述。可是我发现,哪怕一个人有能力巨细靡遗地把自己的观念讲述出来,我又如何能做到从情感上理解呢?更别提遇到相同的事情的时候产生相同的情感了。

安迷修超帅

崩溃的时候,是安静的,风来了,就走了。

崩溃的时候,是安静的,风来了,就走了。

凌晨三點十五分

《故事》

不知道这是第几回了

单纡单因为吸毒被逮到拘留所

往常他都是没皮没臊的歪倚在木椅上求情

这天有些不对劲

不管警察问他什么

他都低着头用鞋蹬着椅子来回在地上蹭

自顾自的念叨个不停: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爱过人,也许也没有真正的受过伤吧。但是我却总是表现出来要激动的死的样子,真逗。你愿意听我说吗?哦,你随便听听就好。

    从初中大概二年级开始,不知道缘由的就开始感觉到悲伤,它像是寄...



 

不知道这是第几回了

单纡单因为吸毒被逮到拘留所

往常他都是没皮没臊的歪倚在木椅上求情

这天有些不对劲

不管警察问他什么

他都低着头用鞋蹬着椅子来回在地上蹭

自顾自的念叨个不停: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爱过人,也许也没有真正的受过伤吧。但是我却总是表现出来要激动的死的样子,真逗。你愿意听我说吗?哦,你随便听听就好。

    从初中大概二年级开始,不知道缘由的就开始感觉到悲伤,它像是寄生在了我的毛孔里,人群刚散它就趁虚而入,钻到内部去啄食我的的每一分寸。我整天都会不自主的开始发呆,然后想一些很莫名其妙 飘渺的东西,类似“我是谁,我为什么存在”什么的。而过去的我开始流亡,开始拼命遮掩自己这一系列的变化。

    照镜子的时候会害怕 镜子里的脸上没有表情,我逐渐看不清自己。瞳孔是深不见底的死井,潜的再深也不会寻到我的想法,只有扑面而来的顿感和窒息。

    所有人,我的朋友、同学、老师甚至父母和我妹妹都确信我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很有活力、阳光,很会照顾人、浪漫、有很多新的小花样小惊喜的一个男孩诸如此类的形容,让我感到无力。

     实际上吧,我很清楚哪些东西我该懂,哪些东西我不该懂。我非常清楚。我很容易参破对方口里的话是真是假,揣摩他的表情和动作,那些藏在暗处的机关就可以轻易的暴露无疑。是虚伪还是真诚,开端从何处境又怎样,都是摆在眼前的一场博弈。而我依然会挂着笑容,装作一无所知,过滤掉丑恶,继续和兄弟们一起没心没肺的去打球搞些做些恶作剧。

     我在独处的时候几乎不会有表情,而脑子里想的东西多的让我的头下一秒就会爆裂。表面上的情绪很多都是装出来的,虽然说我真的挺喜欢我们寝室的几个兄弟,他们的性格都很好,我也真的很愿意为他们付出。但是我真的对情绪很漠然,我不能透彻的感受悲喜,也感受不到彻底的情感,和更多的人相处的时候,我压根儿已经趋近灵魂出窍了,什么都是麻木的...这让我很想体验...嗯也是这个让我去不断的寻求刺激。大部分时候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对错好坏,我看什么东西都感觉是一样的,不管是新闻里的还是生活里的丑恶和虚伪,人的常态罢了。害,这样说可能会比较显得自负,但是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即便是我看的好像很清楚,但是我还是尽量表现的像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在意的样子。这挺可怕的。到后期我几乎可以随心所欲的在这个躯壳里抽离我的感情和情绪,作为一个旁观者感受着自己的举止和表情。

     像我之前看到的一句话,大概就是:

     世界对我不是非黑即白,而是不同形状的灰色。

     我几乎毫无感官,从来没有透彻的感受过撕心裂肺和欢呼雀跃。

 

     嗯……这样一直持续到了大二,我谈了次第一次恋爱。那个女生性格挺开朗,长得挺好看,喜欢弹钢琴,我和她在一起的理由很直观:我觉得她单纯,笑起来很好看,啊,就像是太阳一样温暖。因为我复杂又矛盾,她的阳光让我以为他可以让我得到救赎。不过我们还是没过多久就分手了。

    开始的时候,我还挺喜欢她的,她像个妹妹,为人简单。而我会为她做很多兴兴火火的事情,抓不着边迹。虽然说确实是用心做了,很多像是陪她一起去心仪的网红地点打卡,随时都有意想不到的小惊喜,各种方面的体贴,我也基本是不和其他女生说话的,虽说缘由不是因为和她交往了,而是我本来就是不喜欢那种暧昧的复杂的关系,我宁愿蜷在箱子里尘封几十年,也不愿自己陷进蜘蛛网一样错杂又黏人的关系里。大家都觉得我像是理想男友,绅士又专一。而我更像是在寻求刺激,我从来没有给女生做过这些事情,所有的尝试都是未知的,因此我觉得有趣。包括做爱。阴暗的房间里两只动物互相剖开彼此,任由潮湿的热气缓缓的朝着房间的每一处蔓延。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想到蒸笼,好像我的阴暗面逐渐向上蒸发。所以我会很经常请求她做爱,她以为我是性欲强吗, 不是.. 我对性毫无感觉。所以做什么都无所谓。让我形容的话,那种感觉像是霓虹闪烁的都市背后,那些阴暗潮湿散发着糜烂腐臭的角落里面,一件足以让整个城市坍塌的巨大阴谋正在秘密发酵。这种事情很刺激,最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我大脑是完全放空的,我可以什么也不想,我觉得那种时候很放松很安心,所以我很上瘾。

    我更多时候喜欢观察她的反应,揣摩她的动机。

    时间久了,得出来的结论是:她看起来很简单,阳光没脑子。实际上也很简单,她一说谎我就会立马察觉。然后挺很容易被人带跑,追求特别的东西和人,喜欢看起来不容易做到的。有点势利,但是还是个善良的女孩,嗯……还有不喜欢表露自己的情感,骨子里又很悲观,不过又和我这种情况不太像...哦对了,还有她其实认真学习会很好,但是又自控力不强。

    后来我慢慢就对她丧生兴趣了,加上我越来越压抑不住我不停膨胀的负面情绪和想法。在分手前段时间我就开始尝试吸毒,再后来不间断的吸、逃课,逃课去学校背后的海边吹风看日落什么一直干坐到最后一抹红色陷进地平线,整个世界完完全全的在黑寂里下潜,才会回去。那段时间大家都以为我受伤了,哎...实际上我就是觉得有点腻了,觉得我开始的想法错了,我没有得到救赎,了解了她后就更没有意思了。

    我觉得我真的挺狗的。我不喜欢撒谎,所以他们询问我为什么难过的时候我不会动声。他们会确信我在感情里受伤了,我达到了自以为满足的道德感,同时顺利的把自己扭曲又负面的性格推卸给了情伤。

    事实上呢?我就是那样一个时刻沮丧又不知所然的男生。

    已经分手四年了,现在她好像和隔壁法学院一个男生在一起了,我室友们都生怕我想不开颓废自己的人生,一闲下来就把我拽去打球,其实实际上吧,可以说我的心里一点大的此起彼伏都没有。怎么说呢……我甚至觉得挺有趣的,尽管难过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很多的时间我会想:原来心痛的感受是这样的吗。兴奋到战栗。我会喜欢用伪装的情绪来享受快感,让别人看到我想让他们看到的那一面,我也迷恋人们对我的善意,他们越觉得我简单我会更加的亢奋。

     到现在我对恋爱其实也没有什么兴趣,大三的时候我有点控制不了我自己。前前后后交往了六个?七个人吧。男生女生都有交往过,不过刺激一过我觉得没感觉,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好事就直接提分手了。后来也有不少想要交往的,也有差一点走到一起的,但是都不了了之了。一个是无法共鸣,他们了解到我的阴暗面,就会迅速抽身。然后也不想去了解他们;二个是宁缺毋滥,拒绝快餐恋爱,觉得浪费时间。后来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基本上就对外说的忘不了前女友。我最擅长的就是表演,不会去告诉他们我还喜欢她。我太了解做什么事情他们会产生误会,我会去作出表现,让他们来主动肯定我对她的情感,如果有人直接问我,我就会笑着回应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他们更觉得我只是喜欢她不愿意说。所以对外的标签又多了个:专情又长情的傻子?

     其实我的家庭也很幸福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样奇怪。我从小就喜欢电影,我爸妈经常带我和我妹去看电影,然后想学篮球和跆拳道也都让我学了,我妹呢,性格大大咧咧的。 啊? 你说什么,她会不会是和我一样的情况吗?你这样一说,我还没想过...反正我们两个都考上了父母期待的大学,所有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但是也许是灯太亮了,我的影子也拉长了。

     我好像从小到大都没有对谁敞开心扉过,其实我会不间断提起很多自己的事情,但是都不会带情感,就像是站在故事的镜头后阐述别人的人生。不过有时我会混淆别人,让人可以感觉到我伪装的那种情绪。

     嗯...最痛苦的是什么时期吗?大学啊,大学应该是是我最绝望最痛苦最麻木的四年了吧,加上研究生一年,整整五年。

    因为我感受不到可以挑逗起自己神经的刺激,所以做很多事情都是带着毁灭性不计后果的去做,类似连续三天通宵无节制的看电影看书什么的;大学课少嘛,逃了下午课就可以溜走搞点货到青旅吸一晚上...还可以逃到海边通宵吹风或者网吧包夜打游戏呢。

    整个大三我都是课少晚上就溜了去没人的角落看电影,一直看到凌晨三四点回宿舍睡觉吧,辅导员经常在楼下拦截我,不过我都感觉无所谓。上午睡觉 下午开始上课就一直看着窗子外面的一切出神,被老师发现了就嬉皮笑脸的回两句,晚上再逃课看电影过下毒瘾,一直持续到凌晨,然后日复一日的重复。可以说我真的麻木到极点了。大家都觉得我是没有长醒,不知道努力,也不知道生活和未来的压抑,活得像个欢脱的小孩。

    而我却觉得我根本没有活着。

    我的爸妈也很难过,他们也很累。我到北京来这么几年,辅导员经常隔着这几千公里给他告状,说我沾上毒品他甚至无法相信,因为我把自己包装的太成功了。第一次老师发现有人吸毒的时候也直接把我排除了。我爸给我说了老师也给我讲了好多次要改变要努力学习。我很心酸,也很绝望。因为我的所作所为伤到了我爸妈的心,而且我也很害怕我妹会成为和我一样扭曲的人...可是我却无法作出改变。我的情绪时刻低落,我根本感受不到自己真切的存在。我看着他们强颜欢笑的样子觉得心猛地在抽搐,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有人会说这很容易,只是懒,只是没有努力。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

    我知道自己在强颜欢笑,只是没有人察觉我的异样我的面具已经镶在在肉里了,和我的动脉交错缠绕在一起。即便是我上一秒还感觉自己像是沙漠中央的陈尸,那些负面的想法像太阳灼烧着我,像上百只秃鹫贪婪的蚕食着我的内脏,但是别人一开口我又会自然而然的咧嘴笑。

     但是我没有想过我是不是抑郁症。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自杀。我一直很清楚的是,我的痛苦来源于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不是怎么了结。

    这25年只有仅有的几个时候会觉得很安心很轻松可以什么也不管忘记一切,但是都是大家觉得很莫名其妙的点,除开和前女友躲在教室偷偷做爱以外,就大概是生病特严重最难受的时候父母在身边轻轻拍我,、肆无忌惮淋大雨的时候、还有晚自习逃课躺在操场看星星的时候。

    觉得很酸楚。

    我让自己活在面具下,却又寻找自己;

    我给自己设局,然后拼命逃离。

    但是人无法逃离自己。

    嗯大三以后我就大概的放飞自我? 我第一次把我的面具取下来,把我冷淡的性格真正暴露出来了一些。然后开始尝试各种好的坏的:毒吗,换着种类来;前年顺便纹了一堆纹身,啊还有穿孔,这些都挺上瘾的。然后也去申请了干部嘛,当了个团支书,去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比赛和演讲都有。不过我放敞以后脾气有点控制不住。然后还有就是回过神来我还是不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

    我就又陷入了迷茫、混沌和痛苦的沼泽。

     不过到现在的话,可以说是理智了很多。

     其实也挺庆幸的,可能是看人看到很清楚,所以我不喜欢没有意义的人际交往,也不喜欢虚伪的人。不喜欢粉饰太平的东西,还有那些浮夸的报道。对政治很敏感,但没有明确的政治信仰。因为几乎不喜欢或者觉得没必要的人和事都不会去主动接触。所以身边的几个玩的好的男生都是很真诚简单的人,其他的我都不会去主动联系。他们对我很好,真的很好。很多事情都让我很感动。也是因为他们和父母的支持,一直陪着我,让我觉得我即便是痛苦也是个很幸福的人...

    我也希望我有一天可以对自己明晰。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从痛苦里逃出来。

    希望我可以成为我自己。

    大概就是这么多”

 

    “那你以后还吸毒吗?”

 

    “...我也不知道。”

 

 

 

   “那你妹妹在哪个学校呢吗?”

 

   “我没有妹妹。”

 

 

 

    “...?那你哪一个大学的?”

 

    “啊我没上大学。初中毕业就打工了。”

 

 

 

    “那你说的女朋友又是什么?”

 

    “...编的...”

 

 

 

    “那你这一大串说的什么屁话?”

 

    “... ...”

    “故事而已。”


只是故事而已。

 

 

Musta's Thoughts

又是关于教育的东西

从前我想,只要有了一个收入颇高的工作,生活就算美满了。

可是好像不是这样的。

所有的这一切都会强迫你付出。

其实游戏也是如此,只不过你不需要理性就会想要为游戏付出。

所以……好像一切的重点都在这个不需要理性的“想要”上。

很多人想要工作上进,很多人想要努力学习,可他们的“想要”是出于理性的。


然后我就要说到教育了。

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学校的学习基本上是全靠理性的。有些人理性地想要,有些人理性得不想被打骂。

你可以给孩子塑造一个听话的性格,幸运的话这能让他安稳地度过小学甚至中学。

但青春期不可能完全不起作用的。到时候他会像我一样,迷茫,没有动力,甚至有点抑郁。


有一种...

从前我想,只要有了一个收入颇高的工作,生活就算美满了。

可是好像不是这样的。

所有的这一切都会强迫你付出。

其实游戏也是如此,只不过你不需要理性就会想要为游戏付出。

所以……好像一切的重点都在这个不需要理性的“想要”上。

很多人想要工作上进,很多人想要努力学习,可他们的“想要”是出于理性的。


然后我就要说到教育了。

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学校的学习基本上是全靠理性的。有些人理性地想要,有些人理性得不想被打骂。

你可以给孩子塑造一个听话的性格,幸运的话这能让他安稳地度过小学甚至中学。

但青春期不可能完全不起作用的。到时候他会像我一样,迷茫,没有动力,甚至有点抑郁。


有一种东西叫理想,没有那么强烈的理想大概可以叫作热情。

热情不能等到已经开始分学科了再培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