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想象

34601浏览    2950参与
鱼香肉丝盖浇饭

17

        家族运动会很快就落下了帷幕,我们的小时也要回到北京继续训练了,毕竟接下来不仅仅要准备新歌和MV还要准备演唱会,另外还有一些活动要出席,所以大家接下来的每一天都特别充实。


       小七和马嘉祺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已经看透了马嘉祺在工作时间以外其实是一个佛系男,没想到这几天他被其他人卷了起来,每天训练完后还要去健身然后才慢悠悠的走回宿舍。......


        家族运动会很快就落下了帷幕,我们的小时也要回到北京继续训练了,毕竟接下来不仅仅要准备新歌和MV还要准备演唱会,另外还有一些活动要出席,所以大家接下来的每一天都特别充实。




       小七和马嘉祺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已经看透了马嘉祺在工作时间以外其实是一个佛系男,没想到这几天他被其他人卷了起来,每天训练完后还要去健身然后才慢悠悠的走回宿舍。



 

        最近马嘉祺和丁程鑫住在另一个小别墅的宿舍里所以小七和贺儿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很多,只有在互相串门的时候才能见一见然后由于大家训练完都很累所以也在吃了夜宵后待不了多长时间也就要回去了。小七每天都感到非常无聊,他们白天不在晚上回来也是收拾完倒头就睡了,小七憋了一肚子话要和马嘉祺说,每次没说多少就看到马嘉祺的眼睛已经要闭上,小七压抑着上去把马嘉祺眼皮掰开的冲动,看着他很累的样子就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帮他把被子盖好,小七真的好想马嘉祺高考那段时间啊!每天马嘉祺都会听自己的碎碎念念还和自己一起吃零食。现在的生活和之前简直是天差地别啊!小七烦躁的挠了挠头也就去睡觉了。




    小七用双手托着脸颊然后止不住的叹气同时又看向正在洗漱准备去训练马嘉祺。小七叹气的声音马嘉祺想听不到都难所以一边收拾一边问“怎么了?是宿舍里待着太无聊了吗?”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那你没有出去玩儿吗?”    


       “有啊!只不过就我一个也太没意思了,你什么时候放假啊?”  小七一脸期待的望向马嘉祺


      “当艺人哪有假期啊!”  马嘉祺带着无奈的说道


     其实也正常,毕竟他们现在是半工半读,好不容易到了假期那工作肯定是很多的,看了看他们的行程小七就知道这个假期别想出去了,直接和他一起去上学吧。




      小七无奈的认命了,对着收拾好要去训练的马嘉祺说“今儿晚上要吃麻辣烫,记得点!要贵的!”



      马嘉祺笑着说“好,你也收拾收拾开学拿到学校的东西”


     小七比划了一个ok后马嘉祺就出门了。


      这段时间就这么枯燥无聊的过去了,马上就要迎来开学了,马嘉祺早早的就收拾好了行李,本来以为小七会拿很多东西,没想到一个也没拿,最后还是马嘉祺拿了小七的小枕头还有那个小沙发,不仅实用还能当小摆件。

      



      其实在得知亚轩和自己一个班时马嘉祺就想着介绍小七和他认识一下了,对了还有张哥也要认识认识,但是每次都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功,眼下即将要开学了,还是速速把这个提上日程吧。




     就在结束拍摄后马嘉祺见天色还早就准备张罗着这场“交友会”了,正好先收工的是自己,亚轩,耀文还有小张张,于是马嘉祺就先带着他们去了预订的那家店里,剩下的人稍后就到。



      落座后马嘉祺看着他们吵吵闹闹的点完菜后讨论着今天的拍摄,马嘉祺清清嗓子说“今天呢有一位新朋友会和大家见面,大家也不要太惊讶”



 亚轩问道“那他什么时候到啊?”


       “已经来了,就在你左边”


      “啊!!!!!!!!!”“大壁虎”的声音突然袭击了在座的每一个人,还好是在包厢里,隔音好,不然大家会以为今天柯南又有的忙喽(哈哈哈哈哈)



       其实张哥也惊了,只不过是无声版,不然这俩高低得来个合奏啊!只有耀文很兴奋的说“原来是小七啊,这不是我熟悉的老朋友嘛!”说着还和过来的小七击了一掌。



       

      小七也是和他们都打了招呼,然后就坐到了马嘉祺的肩膀上。看着宋亚轩和张真源眼睛里的“这个世界好玄幻”的情绪就知道他们还没有接受,于是小手一挥,“大方”的说道“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问吧,不收费的”



       两个人七嘴八舌的问了好多问题,大多数都很离谱,比如说小七用不用充电,提出这个问题的肯定是还没接受小七是个活的东西;最离谱的是宋亚轩问小七是胎生还是卵生,这个问题一出来整个场面都安静了,这还不是最令小七无语的,更无语的是在座的四位竟然都对这个问题好奇,都期待着看着小七。




      “不知道…哎呀!真没骗你们!”小七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也就实话实说了,只不过似乎大家都不满意这个说法,都开始针对这个问题各抒己见。就连马嘉祺也是,笑着和小七说“你悄咪咪的告诉我,我保证不和他们说”小七无奈的看着已经控制不住的局面语出惊人道“嘉祺需要我,我就出现了呗”众人都一副“我懂的”的表情看着马嘉祺,我们的小马耳朵都有点儿红了呢!



       还好服务员来传菜了,大家这才把心思转移到了饭菜上。本来那三位也是要来的但是路上一直堵车,最后索性直接回家了,马嘉祺他们帮忙打包了吃食带回去了。




     回到房间后,马嘉祺边脱外套边说“其实今天主要是带你和张哥还有亚轩认识认识,开学了肯定避免不了见面,他们就是太好奇了,你别被吓着”   “明白”小七一个“我懂”的眼神传递给马嘉祺。




       其实小七对亚轩这个新朋友还挺有好感的,因为他的想法很难猜透,语出惊人绝不在少数,这种脑回路的朋友是头一次见,和他做朋友肯定特别有意思。至于张真源…欧不,是张哥,帅哥有点儿空耳严重但是不影响他吃饭,看起来也是一个搞笑分子,小七同样也很有好感。



       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马上就要去新地图探险了,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篇





(这个年过的我恍恍惚惚的,每天看物料,真就差点儿忘记了我还有个lofter号了

(灬ꈍ εꈍ灬),真的真的很抱歉了(*꒦ິ⌓꒦ີ))

十七

诸位想象一下

  一位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孤女。喜欢品尝美食,喜欢到处旅行,积极乐观,聪明伶俐……哪怕来到陌生的王朝,也想着,回得去回去,回不去就好好赚钱,然后云游四游!

  一位刚登基不久的皇帝陛下。文武双全,貌比潘安,专心治国,愿一个太平盛世,国泰民安……但帝王之路鲜血铺垫的,可又有谁知他的不易,懂他的无奈……

  会有怎么样的故事呢?

  

 (主角设定就在上面啦,麻烦诸位想象一下他们之间的故事了,相遇、相识、相恋;开头、经过、结果……都可以!分享看看。)

  

  一位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孤女。喜欢品尝美食,喜欢到处旅行,积极乐观,聪明伶俐……哪怕来到陌生的王朝,也想着,回得去回去,回不去就好好赚钱,然后云游四游!

  一位刚登基不久的皇帝陛下。文武双全,貌比潘安,专心治国,愿一个太平盛世,国泰民安……但帝王之路鲜血铺垫的,可又有谁知他的不易,懂他的无奈……

  会有怎么样的故事呢?

  

 (主角设定就在上面啦,麻烦诸位想象一下他们之间的故事了,相遇、相识、相恋;开头、经过、结果……都可以!分享看看。)

  

%零星岛屿^0^

人物简介

  

[图片]

有更改的可能

  有可能只改一两个cp,也有可能全部改或不改

  

有更改的可能

  有可能只改一两个cp,也有可能全部改或不改

鱼干生吃酸碱盐

这到底是个啥组合

总之很诡异呵呵

p23有参考照片

这到底是个啥组合

总之很诡异呵呵

p23有参考照片

孟鹤堂的第914根腿毛
 很懒,所以,早起拍的给大家瞎...

 很懒,所以,早起拍的给大家瞎看看

  冰去两点(水)一期😘

  大家能看出这是啥嘛 

 很懒,所以,早起拍的给大家瞎看看

  冰去两点(水)一期😘

  大家能看出这是啥嘛 

%零星岛屿^0^

预告

  学院,贵族,想象

  学院,贵族,想象

鲤君

【妖精的小孩】回访

排雷:


  文笔稀烂,自娱自乐

  

  

  狂野的风笛曲在荒原上响起,空旷的天地里回荡着奇异的曲目。

  塔姆架着马车,他挥动缰绳,抽打在马屁股上,马车摇摇晃晃,吱吱呀呀的行驶在荒原陡峭的小路上,向着久别的托斯卡尔前进。

  

  “萨思琪,没人记得你,回来做什么呢” 

  

  “嘿,塔姆。我外婆,不。贝丝婆婆会记得的,她会记得我”

  

  萨思琪放下心爱的风笛,不满的回答,对于塔姆打断她的演奏而感到不悦。

  

  “好吧,你继续吹。

  不过 ,我们离开也有十几年了,你确定她还在?我是说 那时她也已经很老了”

  

  塔姆耸...

排雷:


  文笔稀烂,自娱自乐

  

  

  狂野的风笛曲在荒原上响起,空旷的天地里回荡着奇异的曲目。

  塔姆架着马车,他挥动缰绳,抽打在马屁股上,马车摇摇晃晃,吱吱呀呀的行驶在荒原陡峭的小路上,向着久别的托斯卡尔前进。

  

  “萨思琪,没人记得你,回来做什么呢” 

  

  “嘿,塔姆。我外婆,不。贝丝婆婆会记得的,她会记得我”

  

  萨思琪放下心爱的风笛,不满的回答,对于塔姆打断她的演奏而感到不悦。

  

  “好吧,你继续吹。

  不过 ,我们离开也有十几年了,你确定她还在?我是说 那时她也已经很老了”

  

  塔姆耸了耸肩,将缰绳绕去放到一边,回头掀起帘子看萨思琪。

  

  “该死的。哦,你在说什么呢”

  

  萨思琪细长的手指紧紧扣住风笛,眼睛转瞬间不安的变为纯黑色,随即又恢复正常。

  塔姆没说话,他在马车上的挡板上缩了缩,沉默了一会,他才再次开口。

  

  “你明白我的意思”

  

  萨思琪不说话了,她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风笛,这是她的第二支风笛。萨思琪第一支风笛是来自她以前的父亲,雅诺的父亲。

  也就是她作为人类时的祖父的。那时候,雅诺不同意将风笛给她,还是贝丝婆婆说服雅诺的。

  哦,贝丝婆婆,她是个好人。虽然最开始的时候,这个老太婆对自己充满了敌意。

  但后来,她还教她认字哩。

  

  萨思琪猛的先开车帘,探头出去,看到陌生又熟悉的荒原,看到那些长满荆棘树的凹地。

  

  “塔姆 ,停下。

  你把马车停在这儿,我一个人走去托斯卡尔”

  

  塔姆扯住缰绳,没等马车停稳就跳了下去。

  站在地上仰头一脸不放心的看着萨思琪。

  萨思琪也动作利索的抓着风笛跳下马车,刚好落进塔姆的怀里,她环抱住他,咕哝着说

  

  “瞧你那是什么表情。

  像你说的,那儿的人可不记得我

  那时候我也天天上荒原找你,没什么可担心的。我对这儿熟的很”

  

  “十几年没回来也熟的很?

  好吧,好吧。早点回来”

  

  塔姆亲了亲萨思琪的额头。

  

  “你是属于我的,属于塔姆的。与芒德,托斯卡尔无关”

  

  萨思琪揉了揉塔姆的脸,然后退出他的怀抱,蹦跳的向前走,回过头来冲塔姆爽朗的笑。

  

  “是的,当然。”

  

  萨思琪确信她是属于塔姆的。

  而自从那天起,塔姆就不属于任何地方了。

  

  他们是属于彼此的。

  

  

鱼干生吃酸碱盐

这是一只影族男猫。

终于画圆柱了(起因是整不出花活)


这是一只影族男猫。

终于画圆柱了(起因是整不出花活)



乌云行街
  这个作品更多的是将我想象的...

  这个作品更多的是将我想象的事物做成手工模型的样子,我的想象力十分丰富,可以把想象的任何东西投射到现实中,比如不存在的生物、虚构的人物,在我眼中他们可以直接投射到实物上。

  这个作品更多的是将我想象的事物做成手工模型的样子,我的想象力十分丰富,可以把想象的任何东西投射到现实中,比如不存在的生物、虚构的人物,在我眼中他们可以直接投射到实物上。

APPLE

快乐的傻子

天才的身边有一个傻子。

       傻子经常来找天才,总说:

“我们出去玩吧!”

 “我们出去吃好吃的吧!”

 “天才,你为什么总是不想和我一起玩呢?”

“ 我们聊天吧!”

       等等等等

      { 你果然是个傻子啊。}

       天才这样想。

“ ......

天才的身边有一个傻子。

       傻子经常来找天才,总说:

“我们出去玩吧!”

 “我们出去吃好吃的吧!”

 “天才,你为什么总是不想和我一起玩呢?”

“ 我们聊天吧!”

       等等等等

      { 你果然是个傻子啊。}

       天才这样想。

“ 我是天才,我享受孤独,我从不和傻子一起,朋友简直是累赘。我愿意一个人永远呆在房间里思考问题。”

“ 天才不需要玩闹和陪伴。”

       傻子听了,突然郑重地说:

  “哦,或许你们天才都是这样。”

“但如果拥有高智商的代价就是远离他人和陪伴,

 我宁愿永远做一个快乐的傻子。”

       天才愣住。

     {  或许他爱的是简单的快乐,他只是一个纯粹的人。}

       天才这样想。

 “喂,天才,你到底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玩呢?”

“要,当然要。”

       傻子又嘻嘻哈哈地笑了。

       天才笑笑,呢喃着:

“ 快乐的傻子啊… ” 

  我是一个傻子,

  但我从不懊恼,

  因为我很快乐。

  我是另一种天才啊。

不会说话

【祺鑫】想做你的狗

真·高岭之花万兽之王马×外冷内热胆小怕狗丁

私设多!(私设马嘉祺可以变身,别管!)

无脑小甜饼!

伪现实向!OOC预警!

禁止上升!

一发完丨全文5.5k+

———————————————————

00

  “你是我生命里下不去的落日,升不起的黎明。”

  

  ……

  

  “丁哥,明天上学老样子,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好。”

  

  

01

  

  因为一些不可抗力的发展因素,丁程鑫的爸爸妈妈决定把公司的重心从重庆逐渐转移到北京。

  

  这个决定很突然,而且丁程鑫已经高三了,夫妻俩犹豫纠结了很久,...

真·高岭之花万兽之王马×外冷内热胆小怕狗丁

私设多!(私设马嘉祺可以变身,别管!)

无脑小甜饼!

伪现实向!OOC预警!

禁止上升!

一发完丨全文5.5k+

———————————————————

00

  “你是我生命里下不去的落日,升不起的黎明。”

  

  ……

  

  “丁哥,明天上学老样子,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好。”

  

  

01

  

  因为一些不可抗力的发展因素,丁程鑫的爸爸妈妈决定把公司的重心从重庆逐渐转移到北京。

  

  这个决定很突然,而且丁程鑫已经高三了,夫妻俩犹豫纠结了很久,终于在争得丁程鑫“同意”的情况下搬了家。

  

  离开的时候年级主任挽留了丁程鑫很久,因为以他的成绩无论在哪里高考都是一个锦上添花的成绩,年纪主任不想就这么错失一个绝佳的宣传机会。

  

  况且对于一个高三的学生来说,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参加高考,多少也是一个高风险的决定。

  

  丁程鑫虽然表面上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可他知道,让他纠结的原因从来不是成绩,而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

  

  虽然有一半的朋友留在了重庆,可还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两年前就去了北京。

  

  所以直到丁程鑫的爸爸妈妈挣扎之后下了一剂猛药——可以转去贺峻霖的班里的时候,丁程鑫才毫不犹豫地收拾东西也风尘仆仆地跟去了北京。

  

  丁程鑫和贺峻霖的交情简直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金融这个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同为白手起家的两个父亲很快就在一次会议里相识。

  

  随着合作越来越多,一来二去地两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等到在重庆可以站稳脚跟的时候,几乎好到了可以拜把子的程度。

  

  于是丁程鑫从小就跟贺峻霖好的像是亲兄弟一样,而且因为那个时候贺峻霖白白净净地,总会激起他的保护欲——

  

  童言无忌的时候,他还当着两家人的面叫他“小女友”来着。

  

  直到贺家因为想要百尺竿头先一步去了北京,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联系才慢慢变少了一些;

  

  可发小就是发小,十几年的感情无可替代,他几乎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丁程鑫的人。

  

  至于为什么这次丁爸爸能“狠心”提出这样的筹码:

  

  一来因为贺峻霖的学习不错,一直在重点中学;二来,他乡遇故知,能有个靠谱的朋友互相帮衬会轻松不少。

  

  只要丁程鑫的入学考试成绩过了实验班的平均分,他就可以和贺峻霖继续做同学了。

  


02

  

  所以丁程鑫顺理成章地转进了一中的实验班,贺峻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高兴地当场给他说了一段单口相声:

  

  “太好了丁哥,你怎么都没提前告诉我。”

  

  “丁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竟然和他们一起知道今天新来的转校生是你!”

  

  “呜呜呜丁哥太好了……”

  

  “……”搞得丁程鑫高冷的人设差点破防。

  

  虽然班里的同学对转校生会有一种情不自禁的好奇,但是丁程鑫还是能发现班里那种掩盖在平和的礼貌的外衣下的淡漠的疏离。

  

  至于疏离的理由么,丁程鑫多多少少也能猜到,毕竟已经高三了么,原来的班级早就融成了一个集体;

  

  况且实验班的学生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傲气在身上,突然出现一个空降兵稳据理科班的半壁江山,那些不服输的明争暗斗变成一致对外也就不足为奇了。

  融不进去的圈子没有必要硬融,丁程鑫明白这些,所以跟班里的同学也都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在他看来,转学不过就是换个地方读书而已,没有必要非得跟谁拉帮结派。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贺峻霖主动提出往后挪一个位置跟他同桌的请求,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依旧孤零零的坐在最后一排。

  

  他的本意只是不想因此得罪一个本来有同桌的无辜同学而已——虽然在他看来,马嘉祺不像是在乎这种东西的人。

  

  

03

  

  如果说丁程鑫只是用冷漠的外壳装作若无其事的话,那马嘉祺就真的是一朵高岭之花了——疏离,高冷,谦逊,知书达礼,几乎是一个完美的暗恋对象。

  

  在前后桌的这段时间里,除了传试卷的时候那些必要的交流,两个人之间说过的话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不过这不是对丁程鑫例外,据他观察,好像马嘉祺一天说出来的话一只手也可以数的过来。

  

  他眼中的马嘉祺和贺峻霖口中描述的“三好同桌”判若两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真的挺佩服贺峻霖的心理素质的——

  

  每天跟个冰块坐在一起还能“马哥长”“马哥短”的,要不是他知道贺峻霖不是一个喜欢这个类型的,他都以为贺峻霖暗恋马嘉祺了。

  

  “我怎么没看出来马嘉祺有你说得那么好?”丁程鑫终于忍不住在一次回家的时候聊起这件事儿。

  

  “嗳丁儿,你看马哥他成绩好吧,人又帅,”贺峻霖滔滔不绝地罗列着马嘉祺的优点:“而且你们两个有时候给我的感觉还挺像的……”

  

  其实贺峻霖后面说了什么丁程鑫没怎么听进去,他走着走着就开始发呆,突然觉得回去的路上有人陪还挺好的。

  

  一中和丁程鑫之前呆的十七中不一样,是允许高三的学生走读的,他们班每天就有一大半的同学放学之后都会回家。

  

  高三年级10:00放晚自习,下课铃声刚响没多久,走读的学生就跟离弦的剑一样三三两两地往外走,不到10分钟的时间校门口就没什么人了。

  

  丁程鑫和贺峻霖两家离得不远,都在一中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离一中步行也就20分钟的时间,两个人每天都结伴回家。


  

04

  

  忙碌又充实的高三生活一闪而过,直到贺峻霖有一天在闲聊突然得知马嘉祺跟他们住的不远后,兴奋的简直要掀翻教室的屋顶。

  

  丁程鑫很快就明白了贺峻霖兴奋的原因,因为他在课间的时候郑重地把他托付到了马嘉祺手里:“太好了马哥,这样的话我晚上就能去夜会小学弟了。”

  

  “?”马嘉祺疑惑地瞥了一眼贺峻霖,没有明白这两句话之间有什么关系。

  

  “我的丁哥终于有人可以托付了,”贺峻霖一脸洋洋得意的说:“我中午不用担心在小学弟和兄弟之间反复横跳了。”

  

  贺峻霖口中的小学弟丁程鑫总是听说,他们是在一次化学竞赛上见过,后来贺峻霖就一发不可收拾,把小学弟摸了个底朝天。

  

  丁程鑫可不相信贺峻霖真的可以为了自己放弃和小学弟独处的机会,毕竟在他看来,贺峻霖和严浩翔这种你追我赶的交友方式更像是一种情趣。

  

  不过他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不能一个人回家?”

  

  “哎呀我答应了阿姨要好好照顾你的,”贺峻霖一脸哥俩好的样子:“而且你晚上这么怕……唔……”

  

  丁程鑫眼疾手快地捂住了贺峻霖的嘴,猝不及防地偷袭让贺峻霖差点背过气去。是的,丁程鑫怕黑,这件事情只有贺峻霖一个人知道。

  

  一旁安静地坐着的马嘉祺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贺峻霖小声地转回去:“马哥,我帮你带一周早饭。”

  

  “……一个月,”贺峻霖双手合十,非常虔诚:“求求了,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啊。”

  

  “成交。”

  

  “你以前怎么不跟你的亲亲小学弟一起回家?”丁程鑫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当然是因为我一片丹心向……”在丁程鑫愈发平静的注视中,贺峻霖的声音逐渐变小,最后只能实话实说:

  

  “好吧就是因为咱们两个年级下课时间不是不一样吗,我怕他等太久了;但最近小严不是马上就要出国了嘛,我们想再腻歪腻歪,之后就见不到了……”

  

  “……”

  

  

05

  

  丁程鑫当然不会插足万恶的小情侣,既然马嘉祺都已经答应了下来,他也没有什么好扭捏的。

  

  只不过丁程鑫现在突然有点后悔,他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人回家呢;毕竟虽然黑是黑了点儿,可是他自在啊,哪像现在——

  

  他们两个人从校门口出来已经走了将近10分钟的时间了,丁程鑫还没想好聊点什么;贺峻霖不在的时候,空气中的尴尬都快溢出来了。

  

  他跟在马嘉祺身后半步的地方,朦胧的月色下,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欣长背影更加突出;

  

  月光加持在路灯中倾泻而下,给马嘉祺镶嵌上了层层光晕,让人沉溺其中,如果忽略空气中僵硬的气氛的话——

  

  丁程鑫现在只想祈祷着快点到家,马嘉祺却好似没发现这种尴尬似的沉默着继续前行……

  

  只不过这种寂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丁程鑫突然听见了一阵混杂的脚步声——

  

  夜晚,小巷里,幽暗的路灯,寂静的城市,混杂着杂乱无章的脚步和一阵粗重的喘息,汗毛一瞬间立了起来,丁程鑫下意识地往马嘉祺身边凑了半步。

  

  他脑海里已经把所有可能发生的灵异事件全部过了一遍,甚至暗暗估么了一下以自己和马嘉祺的小身板儿能抗住多少刀。

  

  丁程鑫顿时怼了怼马嘉祺,催促他加快点脚步;只不过所有的胆量在他看到来“人”是瞬间分崩离析——竟然是一群金毛、泰迪、比熊……还有一只二哈。

  

  “啊——”丁程鑫尖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往马嘉祺的身上蹿去,双脚很快离地,嘴里还大声喊着:“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是的,毛发过敏只是丁程鑫一个掩饰的借口而已,他其实怕狗。

  

  马嘉祺似乎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突然被一百多斤的重量砸得后退了两步,不过还是稳稳地把丁程鑫托在了怀里。

  

  他现在听见丁程鑫快速有力的心跳,情不自禁地拍拍他的后背,在他的耳边轻声安慰道:“没事了,你看,他们没有过来。”

  

  那些狗狗就像是听懂了一样,在马嘉祺话音落下之后竟然真的没再上前,而是甩着发动机一样的尾巴竟然坐在了原地。

  

  不过深陷恐惧的丁程鑫丝毫没有看见眼前的场景,他发现马嘉祺没有把自己扔出去之后就更加变本加厉地往他的怀里拱,边拱还边嘀咕着:

  

  “啊啊啊啊啊快点走快点走,妖魔鬼怪快离开——”

  

  呵,马嘉祺轻笑了一声,没有什么办法,就任由丁程鑫扎在他的怀里快步离开,甚至还时不时轻轻拍拍他的后背,让他不要害怕。

  

  “……对不起,”直到两个人像一个连体婴似的快走到小区楼下的时候,丁程鑫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蠢的事儿。

  

  惊慌,愧疚和羞赧裹胁着他,让他没有注意到这些反常的事情,甚至没能注意到他身后的那些狗狗在他们离开很久后还望着他们的方向不肯起身。


  

06

  

  辗转反侧了一宿的丁程鑫简直无颜再面对马嘉祺,失眠的后遗症就是第二天进教室的时候他还有点脚步虚浮。

  

  “丁哥,”丁程鑫到的时候,贺峻霖已经坐在了座位上,精神抖擞的样子明显就是受到了爱情的滋养:“我不能陪你回家的打击这么大么。”

  

  “滚——”丁程鑫没有心思搭理贺峻霖的调侃,他总不能说自己碰见了灵异事件,被一群后撵得睡不着觉吧。

  

  而且马嘉祺也已经坐在了前排,丁程鑫现在真庆幸他是一个话少的人,这种丢人的事情实在是不应该被大肆宣扬。

  

  失眠除了脚步虚浮这一个后遗症之外,就是上课的时候,丁程鑫的上下眼皮一直在打架,终于在老师讲到“所以这道完形填空应该选C”的时候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丁程鑫竟然又梦见了昨天晚上的场景——

  

  只不过这次梦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只能拼命地往前跑,却发现自己的距离离得越来越近,甚至跑掉了一只鞋都无济于事。

  

  吓得丁程鑫瞬间就清醒了,顿了一下反应过来自己还安安稳稳地坐在教室里,可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儿差点把他憋死——

  

  他竟然看见他前桌的头上正在有一对毛绒绒的、无比逼真的白色耳朵摇摇晃晃,吓得他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啊!”

  

  “丁程鑫。”全班人的视线都集中了过来,英语老师也颇感意外,丁程鑫在她的心中印象一直挺不错的,怎么突然在课堂上捣乱了起来。

  

  “你们……没……看见吗,”那对明目张胆的飞机耳肆无忌惮地在教室里摇晃,丁程鑫惊魂未定,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

  

  “看见什么丁哥,你睡迷糊了吧,现在上课呢。”就连贺峻霖都看不下去,身体微微后仰小声地提醒丁程鑫。

  

  连一向脾气温和的老师也微微皱眉:“小丁啊,下次不要再影响别人听课了,你先站着清醒一会儿吧。”

  

  丁程鑫毫无怨言地退到了后黑板的旁边,只不过他一整节课的时间都没再听进去,一只注意着马嘉祺头顶上的那对毛绒绒。

  

  “丁哥,你今天到底什么情况啊,”下课铃刚响,英语老师前脚刚走出教室,后脚贺峻霖就转过身趴在了丁程鑫的桌子上:“怎么跟见鬼了似的。”

  

  “比见鬼还可怕。”丁程鑫心力交瘁地叹了口气,他总不能说他怀疑他前桌是个妖怪吧:“唉。”

  

  一直盯着看了半天,丁程鑫竟然觉得这对耳朵和马嘉祺简直天衣无缝,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想去伸手默默。

  

  可他刚一抬手,还没伸出去,那双耳朵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蹭”地收了回去,与此同时,他的手机上还收到了一条私信:中午的时候天台见。

  

  

07


  好奇心驱使着丁程鑫早早就上了天台,为此他竟然推掉了和贺峻霖一起吃的午饭,还美其名曰:不想去做电灯泡。

  

  可他又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上午发生的事儿简直太过匪夷所思,几乎快要重塑了他这么多年的价值观。

  

  “你都看见了吧,”马嘉祺比他更早一步先来了天台,背对着丁程鑫,现在正靠在围栏的边缘吹风,可能是听到了脚步声,没有回头。

  

  “什……什么……”丁程鑫没想到他这么直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不然你怎么会吓成那个样子,”马嘉祺转过头轻笑了一声,四目相对,他有一次当着丁程鑫的面露出了自己的耳朵:“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你……不会吃了我吧。”

  

  “……(●°u°●)​ 」”马嘉祺有点无语,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被盘问的准备,却没跟上丁程鑫奇奇怪怪的脑回路:“你的脑子是不是学习烧坏了?”


  “那就好,”听到马嘉祺的调侃,丁程鑫终于放松了一点,长叹了一口气:“其实……我确实有一个问题……”

  

  “嗯?”马嘉祺看着他。

  

  “你的耳朵可以摘下来吗,为什么只有我可以看到啊。”丁程鑫小心翼翼地问出,他今天上午已经狠狠地怀疑过自己的精神状态了。

  

  “其实耳朵一直收着不舒服,我总会时不时地露出来一会儿的。”马嘉祺退后半步和他并排:“只不过没想到你会突然能看见而已,你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你不是不会吃掉我么。”丁程鑫耸耸肩,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容:“说实话,耳朵和你还挺般配的,就是有点反差而已。”

  

  流淌在微风中的温柔慢慢地跳跃起来,一抹正午的日头洒在了两个少年的背影上,连带着两个人的心也温暖了起来。

  

  “嗯,不会吃掉你。”马嘉祺的唇角也跟着勾起了一抹弧度。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和风从静谧的世界琴弦里带来的夜曲,像朗照溪水的月色。”


  End.

———————————————————

(其实本来想私设在马嘉祺的家里男孩子都有兽态,是狼,所以那些狗狗其实都因为害怕所以听话,只不过因为第一次写短篇,总是考虑着篇幅就没有介绍清楚😭😭这次有点小学生文笔了,大家就当无脑小甜饼看吧😭😭不要盘逻辑了)

彩蛋是一个填坑🤪🤪

我是蒲通发

一些土里土气的脑洞

 我终于杀了仇人的一家,我正准备离开,身后的衣柜里却传来一声轻咳。我转过身去与门缝里,那是双怯生生的眼睛,两个人的眼神正好上。“哼,有意思,”我想,“我可从没听说他们还有个孩子。”我过去把衣柜门拉开,“小鬼,你是他们家的吗?”

  "是"

  吱的一声,柜门被拉开了,几乎是在刹那间,他掏出手中的刀,那是把水果刀,不长,也不算什么好刀,我轻笑一声,这孩子的反应,虽远远比不上我,但还是可圈可点的,这在同龄人里可可不多见。

  果然愤怒能激起许多人的潜力,我捏住他的手腕,轻轻一掰,刀也顺势被我夺了过去,他看着我,我知道他眼底的那份情绪太熟悉,和我也太像,我无法坚持不与他共情...

 我终于杀了仇人的一家,我正准备离开,身后的衣柜里却传来一声轻咳。我转过身去与门缝里,那是双怯生生的眼睛,两个人的眼神正好上。“哼,有意思,”我想,“我可从没听说他们还有个孩子。”我过去把衣柜门拉开,“小鬼,你是他们家的吗?”

  "是"

  吱的一声,柜门被拉开了,几乎是在刹那间,他掏出手中的刀,那是把水果刀,不长,也不算什么好刀,我轻笑一声,这孩子的反应,虽远远比不上我,但还是可圈可点的,这在同龄人里可可不多见。

  果然愤怒能激起许多人的潜力,我捏住他的手腕,轻轻一掰,刀也顺势被我夺了过去,他看着我,我知道他眼底的那份情绪太熟悉,和我也太像,我无法坚持不与他共情,我也很惊讶,他居然没有哭出来。

  “怎么不哭?”

  “哭也没用,你打算杀了我?”

  “没用的,就算杀了我,这也是个铁案,你留下证据了,致命的。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如果你把我杀了,还是会被抓,你放过我,我就告诉你证据是什么,我可以跟你走我不报警。”

  “行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看出什么”

  “把门把手擦干净,你的手套破了,墙上的铁钉勾破的,要是留了指纹就没法翻案了。你都消失两年了,怎么回来的?”

  我心中大惊,连忙低头。

  果然黑色的皮手套上赫然是一个破口。

  黑色的金属门把手上也留了一个红红的掌印。

  我掏出手捐把门把手上发黑的血迹擦干净。

  “走吧,”我看看他说,“你答应好的,跟我走吧。”

  我脱下斗篷给他裹上,“你看看你从头到尾没没有多少地方是没有沾着血的,你这样出去被人看见了,像什么样子?”

  

kill/stant7

【JOS7的奇妙替身】时间替换,平行转移

  啊没错,这个烂大街的合集终于更新了。

  能力是题目所说:时间替换  平行转移

  时间系替身,也许大家会疑惑和上一个我所说的时间系替身记忆显形的时间提前不一样,简单说就是将平行空间的时间段与主空间的时间段交换,那就说到这里,接下来是替身名

                  Carry on for me

        ...

  啊没错,这个烂大街的合集终于更新了。

  能力是题目所说:时间替换  平行转移

  时间系替身,也许大家会疑惑和上一个我所说的时间系替身记忆显形的时间提前不一样,简单说就是将平行空间的时间段与主空间的时间段交换,那就说到这里,接下来是替身名

                  Carry on for me

                         替我前行

  面板:力c 持b 射程a 破c 成b 速b

  能力:

                          平行替换  

  cofm将当前至未来五分钟之内任意时间段与另一平行空间的相同时间段替换。时间段内发生的所有事也会被替换(人也会被带入到另一平行空间),范围可自己制定一点并最大扩大至1平方千米,但范围越大平行替换的冷却时间越长,替身使者的精神力消耗越大。时间段结束后将变为正常,但对另一空间所造成的影响将不会改变。

                           梦境预知  

  cofm的替身使者在陷入梦境时将以旁观者的视角进入另一平行空间,该平行空间的时间与主空间的次日的时间相同。梦境将在被唤醒或平行空间的一天结束后消失。该能力一天只能用一次。

  

  特殊情况:若时间替换后,有类似于D4C的遇见相同事物的情况时,效果和D4C一样(其实就是我懒得打)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APPLE

不需要理由

  我长的并不好看,突嘴、牙歪、双下巴明显。

       所以同学老是嘲笑我,扔我的本子,或不敢碰我的东西。

       而且我成绩很差,从上小学开始,没人和我交朋友,老师也对我漠不关心。我在教室后排就像空气。

       我越来越自卑,可是连父母都不怎么关心我。

       直到初一下学期,一个女生主...

  我长的并不好看,突嘴、牙歪、双下巴明显。

       所以同学老是嘲笑我,扔我的本子,或不敢碰我的东西。

       而且我成绩很差,从上小学开始,没人和我交朋友,老师也对我漠不关心。我在教室后排就像空气。

       我越来越自卑,可是连父母都不怎么关心我。

       直到初一下学期,一个女生主动来找我聊天,并主动要和我交朋友。

       她说:

“那些人真讨厌啊,凭什么嘲笑你啊。他们才是真正的丑陋啊。”

       她是班里唯一一个对我态度很好很好的人。

       她安慰我,经常偷偷带零食来学校和我分享。我们永远对半分。

       她还帮助我,告诉我一定要把同学们欺负我的事告诉老师或校长。

       每次我去教室前排找她,被人嘲笑时,她会毫不犹豫地对那些人说:

“你们凭什么这么做?她没有招惹你们啊!”

       那些人又会厌恶地说:“切,她那么恶心,我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

       她大喊:

“ 她是我朋友!!”

       她安慰我,陪伴我,帮助我……

       有一天,我们在操场上边走边聊,我望着矮矮的,成绩好的她,突然想到自己没有什么才艺,长得又不好看,成绩还差。不由得又自卑了起来。

“ 为什么要和我交朋友?”

       我这样问。

“ 我长得不好看,没有才艺,成绩也不好……为什么呢?”

       她静静地听完,随后笑了。“ 没有为什么啊!我就是想和你交朋友啊!交朋友不需要那么多原因啊。”

“而且,悄悄告诉你,我才不和那些成绩好却歧视别人的人交朋友,你是我唯一的、最好的朋友。”

       谢谢你,你也是我唯一的、最好的朋友。

  

  我是你的朋友,

  我爱你,

  不需要理由。

  我永远陪着你。

kumiko.
  “刹那芳华,犹如指尖流沙;...

  “刹那芳华,犹如指尖流沙;灿烂烟花,终究剪不下.”

  “刹那芳华,犹如指尖流沙;灿烂烟花,终究剪不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