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想象力

5318浏览    573参与
布谷 不被 补气

夜,在其中悲伤的情感写生

片刻沉积下的窒息绞痛着夜

无边的漆黑化作绞绳,倒悬着的墓志铭

看见了自己,要被失明中拷上永恒的枷锁

暮风刺入恍若惊觉的瞳仁

耳边嘈杂,心跳在诡异静谧中沉寂

刻意歪曲后的叹息灌进鼻腔

破碎、言语间的秘密,被猜测得一干二净

画不出揣度、诬告背影的界限

厌恶紧绷,无辜空气自意识流转

反应已发生,暂时长久地停留

未咽下的溶质充斥体腔

腰腹刺骨,绝失了但凡正常的体温

干呕出泪水,孤独愈发醇香

窖藏一颗陈旧而固执天真

燧发膛里塞入乱石,不够直接

遍体班鳞色的寒冷,临终前固步自封

作蚕茧包围电压困顿的烛火

即使用尽一切所能用的残缺肢体

沥干唾液与递质,躯壳成卑微

黑云笼...

片刻沉积下的窒息绞痛着夜

无边的漆黑化作绞绳,倒悬着的墓志铭

看见了自己,要被失明中拷上永恒的枷锁

暮风刺入恍若惊觉的瞳仁

耳边嘈杂,心跳在诡异静谧中沉寂

刻意歪曲后的叹息灌进鼻腔

破碎、言语间的秘密,被猜测得一干二净

画不出揣度、诬告背影的界限

厌恶紧绷,无辜空气自意识流转

反应已发生,暂时长久地停留

未咽下的溶质充斥体腔

腰腹刺骨,绝失了但凡正常的体温

干呕出泪水,孤独愈发醇香

窖藏一颗陈旧而固执天真

燧发膛里塞入乱石,不够直接

遍体班鳞色的寒冷,临终前固步自封

作蚕茧包围电压困顿的烛火

即使用尽一切所能用的残缺肢体

沥干唾液与递质,躯壳成卑微

黑云笼罩的太阳雨倾彻悼亡

在纪元前的第二百五十七年焚烧

低泣隔膜于过分悉熟的痕迹

俯身嘶哑带有歉意的哀鸣,与我共舞




【很早以前的,不想乱投稿,估计人家也不收,我就无聊找找认同感这样的必需品。顺便,如果能找到共同话题的话,我和大家都会很开心大概。然后,我懒得配图啦,有什么好看的推荐嘛。最后,请不要嘲笑我的标题老土wwwww本来没什么标题可起的,瞎编。


貌似,给我最多感触的负面情绪。并不是所欢迎的吗?是吗是吗是吗?】

布谷 不被 补气

[图片]

很早以前,现在发一下。

很早以前,现在发一下。

箜篌流觞

第二序章:三、回归

        奥古利市波罗的区浮轨AE—12号线路,五月三十日的中午十二点二十四分十六秒至五十秒,在其317正负2米路段、以其上的一辆无法识别信息列车为中心的八十米半径范围内,几乎所有的明暗监控摄像头都出现了将近四十秒钟的黑屏或断线。在这四十几秒的时间里,这辆列车在周围半英里内也巧合地避开了任何一辆列车的在轨运行。

  只有在黑障区外的一个轨道检测仪记录到了有强光闪烁的迹象,持续了几秒便突然消失。

  一辆无法识别、无法进行内部物理成像的挂轨列车和一辆只有一个人的同样是无法识别的列车分别自黑障区内从两条不同方...

        奥古利市波罗的区浮轨AE—12号线路,五月三十日的中午十二点二十四分十六秒至五十秒,在其317正负2米路段、以其上的一辆无法识别信息列车为中心的八十米半径范围内,几乎所有的明暗监控摄像头都出现了将近四十秒钟的黑屏或断线。在这四十几秒的时间里,这辆列车在周围半英里内也巧合地避开了任何一辆列车的在轨运行。

  只有在黑障区外的一个轨道检测仪记录到了有强光闪烁的迹象,持续了几秒便突然消失。

  一辆无法识别、无法进行内部物理成像的挂轨列车和一辆只有一个人的同样是无法识别的列车分别自黑障区内从两条不同方向的轨道飞驶出来。

  在那辆神秘的不可识别列车里,大难不死的丁熵面瘫似地僵坐在皮椅上,在伸过来的递水的那双劲瘦的手臂面前毫无反应、眼神呆滞。

  递水的手于是又慢慢收了回去。

  “真的很抱歉,非常抱歉,丁先生,我们真的很愧疚以这种方式来营救您。但是当时我们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

  丁熵猛然回过神,“你们不是来杀我的?”

  “不是,肯定不是,要害您的是刚才那辆车上的人。准确来说,我们也不清楚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大概率不会是好事。”

  “那我怎么就能够相信你们不会害我,你们是真是假?”

  丁熵又身子后倾靠在了椅背上,目光无神。“这周的……第三次?是的,像坐过山车,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我累了,这辈子第一次这么累。”

  秘书面不改色,静静地望着丁熵道:“我,我的老板,也就是你的舅舅,不会作假。现在我们正在去找他的车上。”

  “可是刚才我的‘舅舅’……好像已经来过一次了。”

  “他不是,他只是奉命办事的一个易容小丑。”

  “那意思是,你们就一定是真的喽?”

  丁熵摇摇头,叹一口气。“其实……真的挺无趣的。虽然过程挺刺激,但是本质上也不过那样。一个全息投影……一个易容面具,你们真的以为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吗?”

  秘书沉默片刻,才开口道:“我们并不意外,毕竟您是个学者,一个极富洞察力的年轻学者。不过,我们能够保证我们身份的真实性。”

  “你是我舅舅的秘书?”

  “是的,丁先生,是老板让我来救的你。”

  “假如你们是真的,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出事了?不是进警局的事,是我被绑架了的事。”

  “现在您的身份很值钱,您知道吗?外面很多知情的势力都在想方设法找你。”

  丁熵有些惊诧地扶了扶眼镜,这是他未料的。

  “怎么会?就是因为大会的酒店杀人案吗?”

  “不完全是。您这几天了解不多,但是在那天酒店杀人案曝出前几个小时,就已经有人在联合网上小范围发布了你的一篇分析和报道。当时很多高层和政客圈子里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什么报道?”

  秘书眼睛分焦片刻,好像是在看时间,又好像是故意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现代人不再需要繁琐地掏出手机或低下头看表,在物联技术高度普及的时代,想进行这些程序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或一个清晰的念头去控制耳侧的芯片。

  几秒钟后,秘书才心不在焉地说:“您回去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对您影响很大,单凭您是不可能解决和澄清的,您舅舅也不行。”

  秘书又眼神分焦,过了一会,再开口道:“您果然是个学者,竟这么快就发现了刚才那人的不对劲。”

  “他被你们的人或者警察抓到了?”

  “不是,他的防火墙太低,我们只花了十来分钟就黑进了他的监控。”

  “这没什么,我也只是刚好随口问问我的东西。对了,我的还放在警局的电脑,你们去取了吗?”

  “我们通知下去了,一会就会有人把电脑从警局取回来。”

  丁熵感觉到了微微的加速度,然后看见窗外飞快掠出残影的景物渐渐慢了下来。

  “这辆车是我们从轨道公司交涉以后现租的新车,还没有设置程序,那些服务设施还没有上线。”

  “我知道,我不用……前面就到了吗?”

  “是的,您舅舅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和行李,正在集站台等您。”

  丁熵原本想惊讶地问一问为什么,转念一想刚才的谈话和自己的处境,马上也就理解了。只好把到嘴边的话说出来:“这么紧张吗?”

  “是的。现在的环境对您、甚至对我们来说已经非常不稳定、不安全了。”秘书一边用眼神操作着芯片、好像在查阅着什么,一边起身用手设置车的控制板。

  丁熵有些不解。“那舅舅的公司怎么办?他的下属和员工都知道了这件事吗?”

  “不会,这件事本来就是由未知的高层人员挑起的,当然,也只会有高级别的人知道。老板会以度假的名义陪您回去避一避风头,也刚好应对目前严峻的国际形势。”

  目光突然收缩,丁熵愣住了。

  “回……回哪里?”

  “老家,回国。”

  “我妈妈也在?她也跟着……她也愿意跟着回去?”

  “应该是的,夫人听说您也要走,肯定不会把自己留下来。”

  “为什么?”

  “我说了,一会儿见到您舅舅,他会慢慢向您解释的。”

  丁熵的意识跌入了一张宽大的面庞,熟悉而平易近人。背景是一个中年的和蔼的、略微发福的、嘴唇微微翕动、仿佛下一刻就要喊出那两个字的女人的脸,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母亲。

  再往后移,是一个无比亲切而陌生的苍老的蒙灰的油画,以油画作为背景,他看到了葱郁的森林,看到了滚滚大江,看到了黄流激荡,嗅到了淡淡的米糖味和桂花味,足下传来了一阵涤荡一切焦急与燥热的清凉的水花濯足的感受。

  那个遥远的油画,他阔别了太久。如今,这幅油画猛然从他的心灵匣箧的最深处被浮起,同时散发出来他太多埋藏的心绪。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他想哭,想咒骂,想感慨,但是此时此刻他什么都做不出来。

  行星绕日到了远日点,最终还是要疾驰着、虽不舍而又不得不在坚实的引力作用下奔回母星的怀抱。

  一个回归,一轮新月,一起日出。

赵新

偷心贼(63/365)③

你还说不是偷了我的心,现在人赃俱获!

有时候有理也说不清,对吧?

偷心贼(63/365)③

你还说不是偷了我的心,现在人赃俱获!

有时候有理也说不清,对吧?

赵新

安全距离(61/365)③

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们就能天长地久。

安全距离(61/365)③

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们就能天长地久。

赵新

心动(60/365)③

他们都以为起风了所以湖水皱了,

只有你知道是我的心在动。

心动(60/365)③

他们都以为起风了所以湖水皱了,

只有你知道是我的心在动。

赵新

无题(59/365)③

花花世界乱人心。

无题(59/365)③

花花世界乱人心。

赵新
追梦(58/365)③ 我每天...

追梦(58/365)③

我每天都看见梦想在窗口飞过。

追梦(58/365)③

我每天都看见梦想在窗口飞过。

赵新
睡眠障碍(55/365)③ 晚...

睡眠障碍(55/365)③

晚上不睡早上不起有可能是得了睡眠相位延迟综合症。

睡眠障碍(55/365)③

晚上不睡早上不起有可能是得了睡眠相位延迟综合症。

赵新

分手(55/365)③

分手是一场两败俱伤。

分手(55/365)③

分手是一场两败俱伤。

赵新

成熟(54/365)③

一个人是否成熟,看他遇事时的反应就知道了。

有人当场崩溃,有人处变不惊。

成熟(54/365)③

一个人是否成熟,看他遇事时的反应就知道了。

有人当场崩溃,有人处变不惊。

赵新

让位(53/365)③

我累了,你起开,让我休息一会。

我不起来,我也累了。

让位(53/365)③

我累了,你起开,让我休息一会。

我不起来,我也累了。

赵新

闲(52/365)③

你说有多少果子?

树上17颗,地下22颗。

你怎么知道?

我已经数过了。

闲(52/365)③

你说有多少果子?

树上17颗,地下22颗。

你怎么知道?

我已经数过了。

赵新

一步之遥(51/365)③

理想和现实之间只隔了一个我。

一步之遥(51/365)③

理想和现实之间只隔了一个我。

赵新

无知(50/365)③

以为是安身之所,其实暗藏杀机。

无知(50/365)③

以为是安身之所,其实暗藏杀机。

赵新

莫管闲事(49/365)③

放下助人情结,尊重他人命运。

莫管闲事(49/365)③

放下助人情结,尊重他人命运。

赵新
过冬(49/365)③ 裹上大...

过冬(49/365)③

裹上大衣好过冬。

过冬(49/365)③

裹上大衣好过冬。

赵新

跨年(47/365)③

我们一起跨入2022,不管它是什么面貌。

跨年(47/365)③

我们一起跨入2022,不管它是什么面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