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想象力

2413浏览    624参与
逃跑神学

大象席地而坐

[图片]
每个人都活在至少一个故事里,有些人每天活在千万个故事里,故事是人性的容器,所以讲故事的人永远不会失业。

盗梦空间还不够彻底,因为最终他们也只是把一个念头(idea)植入别人的脑子里而已 - 他们依旧是对人的理性说话。真正可怕的 不是把一个思想植入人的理性,因为“人不是一个盛放思想的盒子” (这个比喻来自一本叫 《you are what you love》 的书) - 真正厉害的是对人的想象力说话;不是把念头放在人脑里,而是把人放在故事里。

我们每天都把自己放在故事里,我们需要故事才能活下去,故事比食物...


每个人都活在至少一个故事里,有些人每天活在千万个故事里,故事是人性的容器,所以讲故事的人永远不会失业。

盗梦空间还不够彻底,因为最终他们也只是把一个念头(idea)植入别人的脑子里而已 - 他们依旧是对人的理性说话。真正可怕的 不是把一个思想植入人的理性,因为“人不是一个盛放思想的盒子” (这个比喻来自一本叫 《you are what you love》 的书) - 真正厉害的是对人的想象力说话;不是把念头放在人脑里,而是把人放在故事里。

我们每天都把自己放在故事里,我们需要故事才能活下去,故事比食物和水更是生活的必需品。没有食物你还能撑几天,它毕竟是你人性之外的“必需品,” 而故事是你摆脱不了的人性自带。

在最初的时候,上帝和撒旦 分别给人讲了一个故事。上帝已经将人放在自己的故事中 并且告诉了他故事内容;撒旦进入了上帝的故事 找到人 给人讲了另外一个故事 - 他的故事很有吸引力。上帝的故事是在说 :我说的话是真的;撒旦的故事是在说:你自己有自由决定哪个故事才是真的。自从夏娃和亚当走进了这 “另外一个故事,” 他们的后裔 也由此无止境地 继承了这个能力和选择。 比如你上大学的时候 想着说 将来可以到这个城市 找到这类工作 过这样的生活 遇见一个这样的人 然后相爱住在一起 ;而你班上的另外一个同学 他的想法可能是这样的:学会了这个专业 将来可以到这个地区 去这种特定的方式去帮助 穷人。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却盛放了当时还在上学的两个人心里的渴望。故事,既来自我们的想象又反过来承载我们的想象。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 来美国念书的小高中生,聊到生活中最快乐的时刻 他说 他记得很清楚,就是回国坐上高铁 想到再过俩小时可以吃到家里的米线 的那一刻。他还强调说 不是吃到米线的那一刻 - 那个只能排第二;排第一的是他坐上火车想到要吃到米线的时刻。《大象》里面有一句很灵魂的台词 - 老人说 :最好的地方不是这里,也不是桃花源,而是站在这里想到桃花源。炸鸡最好吃的时候 是肚子饿想到炸鸡的时候,从拿起炸鸡吃第一口开始 接下来的每一口给你的快乐都是递减的,直到吃完的时候是你最不满足的时候。所以想象带给我们的 远远比我们实际得到的那一刻 多得多。

暗嫩最爱妹妹塔玛 是在没有得到她的时候,爱的为她痴狂一天比一天瘦弱;而真正占有了塔玛之后 又“极其恨她,那恨她的心比先前爱她的心更甚。“ 那之前的爱 - 让人衣带渐宽终不悔的爱 -是什么呢?这不是理性能做到的,理性没有这个能力,这是“想象” 或者说 “渴望” 的可怕之处。所有能让人为之献身的都不是一个抽象的主义或者教条,而是一个具象的图景与盛放人心里渴望  的故事。圣经里的上帝从来没有抽象过 (如果这句话错了期待指正),他从来没有以 一个idea或者一个thought的形式来面对我们,他从来没有仅仅对我们的理性说话 -像 上课或开会时 主讲人 一页一页地翻ppt那样。上帝 从来都是对我们整个人说话 - 也就是说他没有一次不是诉诸我们的想象力和内心的。

他从一开始 就把人放在他的故事里,有天空,大地,河流,原野,树木,飞禽走兽,这是一个故事的setting. 这个故事有开始 也有 上帝心中美好无比的结局;人在其中 一边思考,感受,领悟; 一边参与(contemplate and participate - 来自《the divine embrace》- Robbert Webber). 你今天早晨醒来 就发现自己还在这个故事里 - 有天空,大地,树木 你没有离开过他的故事。你唯一能够逃避他故事的方式 不是走出去,而是让自己走进无数个 伪故事里 - 而作为上帝的形象,你从他继承了 创作故事的能力,并且让自己住在其中。这些伪故事也有开始 也有情节,也有你心中的“美好无比”的终局,于是你向着那个终局 前进,或许满怀盼望,或许毫无激情一身“佛系。” 就像去“满洲里” 找席地而坐的大象的人。

你终有一天会醒来发现自己在他的故事里,那一天可以是充满了敬畏 赞叹的今天,也可以是充满了惊恐 绝望的 “那天。”

神把创造的人放在自己的故事中,并且自己也愿意 有形有体 地走进这个故事 - 这是这个故事的最高峰。他不但造好了一切 把人放在其中,并且自己也愿意进来 与人住在一起 - 这是 这个故事最后的全部意义。今天还在故事中的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安放 我们的理性的学问,但是牵引着你的是你无处安放的想象 - 你的想象 只有一个归宿。只有当你想象力的指南针对准了 你父亲的 南,只有当你的无数的小故事 回归了上帝自己的大故事,只有当你的渴望与神的渴望终于吻合,你才能够在那位无限者的怀抱里徜徉着安息,安息着徜徉。圣经有超过60%的内容是故事,你要读故事 非调用想象力不可,这本身不就在告诉我们关于神的事吗?

有知识的人可以帮助人,有渴望的人才能感染人,你还想去“满洲里”找大象吗?

栀子饼
星光划过天际,我们一起坐下共享...

星光划过天际,我们一起坐下共享这一分一秒的好时光吧。

星光划过天际,我们一起坐下共享这一分一秒的好时光吧。

果普

第三章:此去

安米丽尔径直向餐厅小跑去,心里面想着冰兰糕的滋味,就差一路流着口水了。吃货的世界,吃是最重要的。

  她越想越激动,跑得更快了。

  琳奥森看安米丽尔跑得太快便提醒道:“小心点,别摔……”话音未落,安米丽尔就绊到了地毯上的突起,琳奥森赶忙使出悬浮魔法,安米丽尔才避免了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安米丽尔站稳后一个劲儿地心口:“吓死我了。小冰,你看你反应这么快,魔法成绩又好,干嘛不去参加元素风呢?我们可是几年前就听说女神要重建元素风了,你那会儿天天念叨,怎么后来就不愿意了?”

  琳奥森收了能量:“我改主意了不行?我只想留在冰幻之境陪着母王,还有大姐、二姐,我对守护时空不感兴趣。”...

安米丽尔径直向餐厅小跑去,心里面想着冰兰糕的滋味,就差一路流着口水了。吃货的世界,吃是最重要的。

  她越想越激动,跑得更快了。

  琳奥森看安米丽尔跑得太快便提醒道:“小心点,别摔……”话音未落,安米丽尔就绊到了地毯上的突起,琳奥森赶忙使出悬浮魔法,安米丽尔才避免了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安米丽尔站稳后一个劲儿地心口:“吓死我了。小冰,你看你反应这么快,魔法成绩又好,干嘛不去参加元素风呢?我们可是几年前就听说女神要重建元素风了,你那会儿天天念叨,怎么后来就不愿意了?”

  琳奥森收了能量:“我改主意了不行?我只想留在冰幻之境陪着母王,还有大姐、二姐,我对守护时空不感兴趣。”

  安米丽尔:“你就别骗我了,冰幻之境的政务都是女王陛下和赛希姐姐负责,你姑姑赛维奥拉不也会来帮忙么?况且你在皇宫里也就只是和玛斯娜姐姐看书玩闹而已,多闷啊,你不想找点事做做?”

  琳奥森移开了落在安米丽尔身上的目光,赶忙岔开话题:“冰兰糕还等着你呢,你不吃我就把它分了。。”

  安米丽尔撇撇嘴也不再说什么,她知道多说无益罢。

  琳奥森等安米丽尔走出一小截路后,才在刚才地毯突起处留下了一片刻字冰叶:管理此区域的侍从日落前统统到总管处领罚。

  —————————————

  日落时分,莫安娜才披着晚霞回到神殿,她简洁地向万物元素汇报了一下报名的情况。

  万物元素看了一眼名单抬手便划掉几个名字。

  莫安娜感到不解:“女神为何除名?”

  万物元素收起名单放在桌上:“这几个王公贵族我和他们打过交道,除了仗势欺人,自恃高傲外什么也不会,当面一套背面一套,难以担当守护时空的大任。”

  莫安娜抿了下唇,忽然想起今天安米丽尔的话,马上说到:“女神,今日报名时,安米丽尔·静带着艾德瑞雅·琳奥森来到驿站,安米丽尔说琳奥森可以让冰元素与火元素维持平衡,还可以发挥两种元素结合后的最大能量。”

  万物元素面上倒是没有什么惊讶,她飞快地转了转眼珠:“维持冰火平衡本就困难,就算她遗传了艾德瑞雅王室祖上控制火元素的基因也不能保证能量平衡……”

  莫安娜一拍手,道:“万一琳奥森是命定之人呢,女神要不提前亲自考核一下她?”

  万物不言,起身向内殿走。

  进了内殿,万物给整个神殿设立了屏障,她在空中写了一串古文字,唇轻轻动了几下,一道空间门缓缓出现。

  万物看了看周围才走了进去,莫安娜也跟着走了进去。

  秘密空间里,万物镜悬浮在一潭清泉之上,泉水透着浅浅的红色,泉眼边的魔法植物相互缠绕成一片护镜盾,泉中的守护精灵们浮出水面,一见来人便掉头往水底钻。

  万物走到泉眼处站定,吟咒,掌心中应声出现一团白光,光散,植物护盾自行解开,镜面印上了万物那副凝重的表情。

  她轻抚镜面,沉思片刻才下定决心似的往里面注入了一股能量,霎时间,整个秘密空间开始剧烈震荡,莫安娜被晃得慌了神,万物又唤出一团能量注入泉眼,空间震荡才得以平定。

  莫安娜小心翼翼地凑上去看镜面,只见镜中的十二种元素自动排了序,前两个元素激烈碰撞之后融在了一起。

  “女神,冰元素火元素合并了,那元素之力是不是也……”

  “嗯。”万物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声紧接着又闭上眼睛思索着什么。

  莫安娜盯着万物镜又看了一会儿,镜中的画面又发生了变化,她赶忙叫到:“女神快看!”

  万物再次看向镜面时,发现星元素和水元素也合并在了一起。

  她的唇角压下了平时的弧度,眉毛也几近要拧在了一起:“怎么会?”

  莫安娜:“星元素和水元素合并?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难道说冰火元素合并是您……”

  万物元素冷言打断道:“把安米丽尔和琳奥森带来。我们,要遵从万物镜的指示。”语罢,她瞪了莫安娜一眼。

  莫安娜低下头收回了嘴边的话,乖乖领命施展时空转移离开神殿。

  ——————————————

  “那我不客气啦!”安米丽尔在小餐桌上大口大口吃起冰兰糕来。

  琳奥森在一旁喝着冰草茶,无奈道:“静子,淑女一点。”

  安米丽尔依旧大口大口地吃着不理她,琳奥森轻笑一声:“我去给母王她们送冰兰糕,你慢慢吃,别噎着,我在正殿等你。”

  琳奥森瞥了一眼旁边的侍从,吩咐到:“照顾好她。”

  两个女婢应声走上前行了一礼。

 安米丽尔满意的点点头,琳奥森便唤另几个仆人端起分好的冰兰糕随她前去。

  冰宫正殿,冰幻女王普希娜看着国内的大小事件报告,长公主赛希在一旁学习女王行政,二公主玛斯娜在正殿一角看冰元素魔法的书,不时比划比划。

  琳奥森从正殿门外隐身走到二公主身后拍了拍她的肩,待她回头时猛地现身一吓,二公主差点吓到能量失控。

  玛斯娜拍了拍胸口,嗔怪道:“小妹你吓到我了!”

  琳奥森眨巴眨巴眼睛,拉起姐姐的手晃起来:“好了好了,我保证下次不这样啦。”

  玛斯娜嘟起嘴把头扭向一边,望着大姐和母王。

  女王抬起头和长公主相视一笑,道:“你们两姐妹一天不闹都不行的。”

  琳奥森吐了吐舌头:“换做别人我才不闹呢。”

  “母王,姐姐,吃点点心休息一会儿。”她拍了下手,仆人们才端着点心走了进来。

  仆人们把冰兰糕放在三人各自的桌案上,女王示意他们退下后才把刚刚看完的厚厚一摞报告放下,用冰雕餐叉的戳起一块冰兰糕放入口中,长公主看母王开动了才跟着戳起一块儿小口吃起来。

  玛斯娜吃完第一块冰兰糕后拿手帕擦了擦唇角:“只要厨房做了冰兰糕,安米丽尔绝对是第一个到餐厅的。就像她在星云宫里可以闻到味儿一样。”

  琳奥森赞同地点点头,朝餐厅的方向看去,说:“她现在可能刚刚吃完,正往大殿来呢。”语末,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便到了殿外。

  “果然是从小一起玩儿的朋友啊,这么了解。”女王看着缓缓开启的正殿门说道。

  安米丽尔进了正殿后向女王行了一礼:“女王陛下,静儿又前来打扰了。”

  女王示意免礼,温柔地笑着:“怎么会打扰呢,静儿见外了。”

  安米丽尔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又抬头问道:“女王陛下同意小冰加入元素风么?”

  女王一愣,脸色稍稍冷了些:“元素风?这件事本王得慎重考虑。”

  安米丽尔望向琳奥森,琳奥森也抿了下唇,道:“母王一直不提,那今日静子提起,母王可否告诉小冰您的顾虑?”

  女王脸色更加冷峻:“加入元素风不只是守护元素时空那么简单,这里面涉及到的事物不是你们这个年纪所能承受的。”

  “可……”安米丽尔感到身后发冷。

  女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道,“静儿已经报名参加了是吗?”

  安米丽尔点点头,女王微阖了下眼眸,追问:“安利瑞卡女王知道吗?”

  “母王还不知道。我今天自己偷偷溜出去报的名,反正母王知道了也不会怪我的。”

  “胡闹!”冰幻女王从来没有对安米丽尔说过什么重话,尽管安利瑞卡女王以前说让冰幻女王把静儿当自己的孩子管教。

  安米丽尔知道普希娜女王肯定很生气,便乖乖低下了头。

  女王正要说什么时,一位侍从进入正殿通报时空使者莫安娜求见,女王压下了话思索片刻后才准允,四位公主自觉走到殿阶旁站立。

  莫安娜进殿,向女王漫不经心地行了一礼,言:“万物元素请琳奥森公主神殿一叙,还望陛下恩准,另外,公主的侍从们就不必跟去了。”她瞟眼看到安米丽尔也在,又道,“安米丽尔公主也一同去吧。”

  “不带上侍从,女神这是要与小冰静儿说什么大秘密?”女王望着莫安娜,眼里不带半点感情。

  莫安娜淡笑着,那笑容却是假得不得了:“陛下不必如此紧张,女神不过请两位公主小叙罢了。”

  “两个小孩子罢了,女神日理万机还有这闲情逸致。再者说,女神什么时候开始屈尊私下见人了?”

  莫安娜被噎了一下:“女神的事,咱们不便议论。陛下放心,有我就足够保障好两位公主的安全了。”

  女王身边突然窜出几股寒流,莫安娜感觉整个冰宫的温度在急剧下降,女王冰冷的声音让莫安娜嚣张的气焰小了不少:“就凭你?古元素国的时候自己都保不住,现在你能保谁。”

  “陛下说的是,可今时不同往日,还望陛下信我。”莫安娜低下眉眼赶忙说道,生怕慢了一秒的回答会让自己顷刻间化为冰渣。

  女王收回寒流,锐利的目光刺在莫安娜身上:“欺软怕硬的东西。”

  莫安娜呼了口气,面上笑容依旧,实则暗暗咬牙:“两位公主可以跟我走了吗?别让女神等急了。”

  女王本想扣住她们,可琳奥森和安米丽尔一齐走到殿阶前行了个礼:“母王放心,我们会保护好自己,母王不要再为难莫安娜了,毕竟给人当狗,她也不容易。”

  女王没有再说什么。

  莫安娜带着两位公主离开了冰宫,玛斯娜见妹妹去了万物神殿便跑到女王身侧央求着一同去,女王本想拒绝,想了想还是允了。

  玛斯娜用空间转移追上莫安娜她们,莫安娜一路上都在被讽刺,却只能忍着。

  琳奥森走在路上,苍白的月色落在冰面,铺出一条路来,这条路的终点是哪,又有谁知道呢。

果普

第一章:万物元素的决定

“从今以后,您就是我们的神,我们将永远尊敬您!”

  在人们响亮的呼声里,光元素使者抹去嘴角的血迹,眼里满是胜利的喜悦,她环顾战场时却只看到稀稀落落的战士站在猩红中,光的笑容僵住了,她默默低下头,飞快地擦掉脸上的泪。

  良久,光元素使者才抬起头,朝着空魔被封印的地方高喊到:“万物元素在此承诺,只要我存在,就势必不会让元素时空再受到暗族的侵害!”

  时空中回荡起人们久久不能散去的呼声。

  千年之后,万物神殿内,一位女子垂着金黄的齐腰长发,白色泣花编织的花环卡在发间随着她的步子颤动,一袭月白色暗纹长裙曳地,双手轻搭在身前,她在殿内来回踱步——等待着被派去时空边境巡逻的人回来报告。...

“从今以后,您就是我们的神,我们将永远尊敬您!”

  在人们响亮的呼声里,光元素使者抹去嘴角的血迹,眼里满是胜利的喜悦,她环顾战场时却只看到稀稀落落的战士站在猩红中,光的笑容僵住了,她默默低下头,飞快地擦掉脸上的泪。

  良久,光元素使者才抬起头,朝着空魔被封印的地方高喊到:“万物元素在此承诺,只要我存在,就势必不会让元素时空再受到暗族的侵害!”

  时空中回荡起人们久久不能散去的呼声。

  千年之后,万物神殿内,一位女子垂着金黄的齐腰长发,白色泣花编织的花环卡在发间随着她的步子颤动,一袭月白色暗纹长裙曳地,双手轻搭在身前,她在殿内来回踱步——等待着被派去时空边境巡逻的人回来报告。

  万物元素忽然停下脚步,静静地立在原地,深棕色的眼眸望着神殿外的星际陷入了回忆,姣好的面容中却透露出一丝不可侵犯的威严。

  直到大殿里响起熟悉的脚步声,万物的回忆才被打破。

  “莫安娜,时空边境可还好?”万物问到。

  莫安娜微微躬了身子:“女神请放心,属下刚才前去查看过,时空边境没有异常。”

  万物元素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一些:“空魔就要回来了,我能感觉到。在此之前,新的元素风必须赶快建立。”

  莫安娜眉尖向下一压:“空魔被您封印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轻易突破封印。您何必这么担忧呢?”

  “我守护元素时空已近两千年,自身能量即将耗尽,万物元素之力也将进入休眠期,原本,我应该死在光暗之战里的。”万物垂下眼眸,“现下只有找到能承担十二元素之力的命定之人来替我守护时空,到那时,空魔就算冲破封印也不敢轻举妄动,我也可以安心地被噫寒噫圣带走。”

  莫安娜听到噫寒噫圣时,心下一颤:“噫寒噫圣只是掌管生死的黑白时空神,您掌管整个元素时空,也是神,您应当与她们平起平坐,她们哪有资格带走您!”

  万物盯着莫安娜的眼睛,冷笑一声:“生死凌驾于万物,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与她们平起平坐。就算我现在身为神,也不行。”

  “同样身为神,为何不行?”

  “我只掌管元素时空,而她们却掌管着所有时空的生死。”

  莫安娜咬着唇,像是气不过。

  万物转身向神殿后殿走去,身后留下一阵泣花的清香:“按照万物镜之前的指示,命定之人应该都在元素时空中,若是从万物镜指示散落纯净元素消失开始算起,命定之人很可能还是些未成年的孩子。”

  莫安娜跟在万物元素身后静静地听着。

  “万物镜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了反应……”万物元素突然停下脚步吩咐道,“莫安娜,你现在去时空驿站总站给整个时空发布一则公告,就说我要组建新的元素风,只许未成年的孩子参加,不限种族。三天后,我在神殿广场对他们进行考核。”

  万物转了转手腕上的宝石镯子,暗暗道:“我们,该做事了。”

  莫安娜凭空抽出魔法笔记记下,收笔后再次躬身一礼才离开神殿直奔时空驿站。

  万物仰视着神殿里自己的雕像,眼角闪过一丝嘲讽。

 ———————————————

  元素时空内的国家,其外部大多以时空门的形式存在,只有进入时空门才能踏足各国国土,少数国家的领土空间会出现接壤,因此这些国家也会存在因为领土纷争导致的战争,此类战争万物元素从来不干涉。

  一些特殊的国家以星球,浮空岛的形式存在,当你在时空中畅游时,一眼便可以观之全貌。

  不同形式存在的国家构成了元素时空中亮丽的风景线。

  元素时空的国家以12个元素国度为首,其余数百个普通国家分散在时空各处 。

  各国间有一道公认的国家排行榜,每三百年经各国统治者开会评选排名,建立各国威信,激励各国发展。

  

  莫安娜飞过大大小小的时空门,一路飞到时空驿站,驿站工作人员一见莫安娜,立马恭恭敬敬行礼。

  听完一番彩虹屁,莫安娜自顾自地将魔法笔记上的内容展开在身前,指尖泛着绿色光点在浮空的文字间穿梭,不出一分钟,莫安娜便仔细拟好了公告。

  只见她掌心中出现一团光,拟好的公告化作能量融入光团里,莫安娜的唇动了动,光团便向四周散开,一条条光丝离开光团汇入驿站四周的晶体球,又散落成更纤细的光丝飞向各个国家。

  没过一会儿,每个国家的天空都出现了女神的公告,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事去看公告。

  “万物元素准备建立新元素风,有意者请尽快到附近的时空驿站报名,不限种族,要求报名者未成年。报名者三天后于神殿广场考核,参与人员由万物元素亲自面试考核,最终由万物元素决定新的元素风成员。”

  人们轻声念着公告的内容,议论纷纷。

  莫安娜安排驿站准备报名工作,期间,她心里一直在想:万物镜一直没有指示,女神这么做是否太过草率?

  可她终究也只能是想想,女神有自己的想法,自己虽是女神从古元素国起就一直陪伴着的心腹侍从,但怎会猜得到这位时空中至高无上的神的想法……

  莫安娜自嘲地撇了撇嘴。

  

  望着天空上的公告,一个小女孩从高高的椅子上跳下来,抬腿便向外跑,一众宫人追在她身后,女孩越跑越快,她推开宫门,城堡外阳光正好。

果普

楔子:时空简史

你相信魔法吗?你相信我们自己的意识能够改变万物吗?你相信在未知的空间里

  宇宙中有许多不同的时空,在我们认知之外存在一个关于魔法时空。元素时空是魔法主时空之一。时空中的一切都是奇迹般的存在,这里的生物天生有魔力,大自然中的一切沐浴着幸福……

  但在这祥和美好的时空中也曾经有过不和平——很久很久以前,古元素国古元素风的暗元素使者想称霸整个时空,她私下开始修炼并且扩散暗元素,当她的阴谋被光元素使者揭穿时,她堕落成空魔,对古元素时空展开疯狂的报复。

  就在时空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光元素魔法使带领古元素风击败空魔,守护住了最后一丝光明,可古元素风的成员们也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光元...

你相信魔法吗?你相信我们自己的意识能够改变万物吗?你相信在未知的空间里

  宇宙中有许多不同的时空,在我们认知之外存在一个关于魔法时空。元素时空是魔法主时空之一。时空中的一切都是奇迹般的存在,这里的生物天生有魔力,大自然中的一切沐浴着幸福……

  但在这祥和美好的时空中也曾经有过不和平——很久很久以前,古元素国古元素风的暗元素使者想称霸整个时空,她私下开始修炼并且扩散暗元素,当她的阴谋被光元素使者揭穿时,她堕落成空魔,对古元素时空展开疯狂的报复。

  就在时空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光元素魔法使带领古元素风击败空魔,守护住了最后一丝光明,可古元素风的成员们也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光元素魔法使为了封印住空魔而融合了所有魔法元素,在人们的支持下成为万物的主导者,她开创了新的时空律法,驱逐并封印暗元素和空魔,维持空间的稳定,时空也获得了和平,一切重归幸福的怀抱。

  元素时空的人们尊光元素魔法使为万物元素,并奉为女神,人们为她修建起万物神殿,与女神一起守护元素时空。

  古元素王国毁灭后,十二种纯净的魔法元素也渐渐变换形态散落在各处。有的元素互相合并,形成双元素,多元素…

  万物元素一直守护着元素时空,见证它从被毁灭的古元素王国成长为无数新魔法国家的摇篮,万物元素通过圣器万物镜的指示来选中能掌控纯净元素之力的命定之人。

  某一天,万物元素感知到自己的能量因为守护时空已经消耗得所剩无几,她意识到眼下最重要的事是找到那些命定之人,组成新的元素风替自己保护好时空。

  可命定之人在哪儿?万物镜没有指示……

  时空边境人们听到了封印一点点碎裂的声音,封印的背后,重生的空魔放声笑着,她的身后是黑暗领域中不计其数的暗族,他们等待万物元素的能量枯竭那天,封印解除近在眼前……

  新建的元素风能抵挡得了空魔的利刃吗?古元素国光暗之战的重重迷雾之后,残酷的真相又是什么?

  星际一角,一束白光划过,留下淡淡血色。

  万物望着白光划过的地方陷入沉思,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栀子饼
#谢谢你的一封信 一个温暖的男...

#谢谢你的一封信


一个温暖的男孩,读着可爱的世界寄给他的信。

#谢谢你的一封信


一个温暖的男孩,读着可爱的世界寄给他的信。

Kristen
4层小洋楼,一层是客厅,二层洗...

4层小洋楼,一层是客厅,二层洗漱和玩具室,三层是儿童房,一边是男宝,一边是女宝,他们的床、玩偶、拖鞋都是不同风格的,四层是爸爸妈妈的房间,需要说明的是,房子里面全是电动扶梯哦!

4层小洋楼,一层是客厅,二层洗漱和玩具室,三层是儿童房,一边是男宝,一边是女宝,他们的床、玩偶、拖鞋都是不同风格的,四层是爸爸妈妈的房间,需要说明的是,房子里面全是电动扶梯哦!

栀子饼
我去银河啦,回来摘星星给自己。

我去银河啦,回来摘星星给自己。

我去银河啦,回来摘星星给自己。

栀子饼
疫情会过去,其实阳光一直都在...

疫情会过去,其实阳光一直都在


今天去了趟莲花山公园,很多人戴着口罩放风筝。

下午的阳光很暖,总觉得,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我们又能在同一片天空玩耍。

疫情会过去,其实阳光一直都在


今天去了趟莲花山公园,很多人戴着口罩放风筝。

下午的阳光很暖,总觉得,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我们又能在同一片天空玩耍。

栀子饼
#喜欢的人不回你微信的心情 (...

#喜欢的人不回你微信的心情 (´⌒`。)


因为上述原因所以今天没有原创,是临摹打卡

#喜欢的人不回你微信的心情 (´⌒`。)


因为上述原因所以今天没有原创,是临摹打卡

栀子饼
it's the mode w...

it's the mode when i chat with u my darling.🌙


这就是跟你聊天时候的心情啊我的宝贝。🌙

it's the mode when i chat with u my darling.🌙


这就是跟你聊天时候的心情啊我的宝贝。🌙

栀子饼
#日常画里吸猫 渴望拥有一只猫...

#日常画里吸猫


渴望拥有一只猫,和一个不大却温馨的小房子。

晚上,可以窝在沙发里画画,窗外有星星,眼里有光。

#日常画里吸猫


渴望拥有一只猫,和一个不大却温馨的小房子。

晚上,可以窝在沙发里画画,窗外有星星,眼里有光。

泛月

童趣

把长颈鹿的脖子折下来就变成了大象 ——《杏仁》


把长颈鹿的脖子折下来就变成了大象 ——《杏仁》

   

         

栀子饼
#每日一画 今天跟一个曾经很想...

#每日一画


今天跟一个曾经很想见的人聊了很久,感觉很奇妙。

聊着聊着,觉着,好像心里某些心结被打开了,但同时,也关上了我幻想的一扇窗。

#每日一画


今天跟一个曾经很想见的人聊了很久,感觉很奇妙。

聊着聊着,觉着,好像心里某些心结被打开了,但同时,也关上了我幻想的一扇窗。

DominiC ੯·

回憶雜談

小時候覺得語文老師最有「想像力」,比我們這些小朋友還要不切合實際。

我曾在一篇作文寫著,「我想看雪,從北方探親回來的媽媽就用保溫瓶裝滿了雪球,然後把蓋子扭得緊緊的,抱在懷裡,人擠了一個白天一個晚上的火車回來,把雪帶到我面前」

老師笑了笑,在辦公室裡她對我說,「作文很有真情實感,可是用保溫瓶是沒辦法把雪帶回來的,把結尾改成(雖然沒有看到真正的雪,但是媽媽的舉動深深打動了我,媽媽比雪還要美)這樣的結尾會更好,得分也會更高,明白嗎?」

我愣愣地點了點頭。

但我本來是想反駁的,可是好幾天過去了,雪再怎麼樣也留不住了,只好帶著點苦惱和不服氣離開了老師的辦公室,好久再也沒有提起「把雪帶回來」這件事...

小時候覺得語文老師最有「想像力」,比我們這些小朋友還要不切合實際。

我曾在一篇作文寫著,「我想看雪,從北方探親回來的媽媽就用保溫瓶裝滿了雪球,然後把蓋子扭得緊緊的,抱在懷裡,人擠了一個白天一個晚上的火車回來,把雪帶到我面前」

老師笑了笑,在辦公室裡她對我說,「作文很有真情實感,可是用保溫瓶是沒辦法把雪帶回來的,把結尾改成(雖然沒有看到真正的雪,但是媽媽的舉動深深打動了我,媽媽比雪還要美)這樣的結尾會更好,得分也會更高,明白嗎?」

我愣愣地點了點頭。

但我本來是想反駁的,可是好幾天過去了,雪再怎麼樣也留不住了,只好帶著點苦惱和不服氣離開了老師的辦公室,好久再也沒有提起「把雪帶回來」這件事。

老師不愧是老師,能把一件自己沒有經歷過的事情改得如此動人。那時候的我不算聰明,甚至有點木訥,我只是把曾經看到的,記得的人和事寫下來。老師既然都說我寫的有真情實感,為什麼不相信我說的話呢?

我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在學校門口待到很晚,在寒風中幾乎睜不開迷糊的雙眼,只能依稀聽見媽媽在叫我。些許時候我終於聽清楚了,媽媽在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興奮地對我說,「兒子 我把雪帶回來了,但是不能放太久,先給你看看」她用力地把保溫瓶扭開,倒出來幾乎都是冰水,凍紅了媽媽的手,最後從瓶子裡倒出來的是一小塊帶著泥土味的冰球,雪花的樣子已經模糊了,但它散發的氣息告訴我它曾來自天上,曾埋入地裡,也曾經歷了長途跋涉來與我相見。

「原來這就是雪啊⋯⋯」

我舉著那個冰球,看著它慢慢融化。它折射著昏黃路燈的光,還有媽媽的笑。

栀子饼
#每日一画 麻麻说如果想变香香...

#每日一画


麻麻说如果想变香香的话,就要躲在花丛里。

#每日一画


麻麻说如果想变香香的话,就要躲在花丛里。

栀子饼
#我也有任意门啦 去任何想去的...

#我也有任意门啦


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见想见的人


临摹打卡

#我也有任意门啦


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见想见的人


临摹打卡

无用良品
现代人最重要的期望和道德感情,...

现代人最重要的期望和道德感情,是深信战争是畸形的,尽管可能难以阻止;和平才是常态,尽管可能难以获取。这当然不是历史上人们对战争的看法。战争才是常态,和平是例外

在《伊利亚特》的故事中,精确描写战场上死伤者的身体,是反复出现的高潮。战争被视作男人义无反顾要做的事情,伤亡再惨重也阻吓不了他们。用文字或图像表现战争,需要一种坚定、无畏的超然态度。达·芬奇指导如何描绘战争时,强调艺术家必须有勇气和想象力去全面展示战争的恐怖:

被征服者和失败者要脸色惨白,额头凸起、皱紧,额头上的皮肤要有痛苦的沟纹……上下牙齿分开,就像张口恸哭……让死者局部或完全覆盖着尘土……血要看得见,从尸体蜿蜒...

现代人最重要的期望和道德感情,是深信战争是畸形的,尽管可能难以阻止;和平才是常态,尽管可能难以获取。这当然不是历史上人们对战争的看法。战争才是常态,和平是例外

在《伊利亚特》的故事中,精确描写战场上死伤者的身体,是反复出现的高潮。战争被视作男人义无反顾要做的事情,伤亡再惨重也阻吓不了他们。用文字或图像表现战争,需要一种坚定、无畏的超然态度。达·芬奇指导如何描绘战争时,强调艺术家必须有勇气和想象力去全面展示战争的恐怖:

被征服者和失败者要脸色惨白,额头凸起、皱紧,额头上的皮肤要有痛苦的沟纹……上下牙齿分开,就像张口恸哭……让死者局部或完全覆盖着尘土……血要看得见,从尸体蜿蜒淌入尘土。其他挣扎在死亡痛苦中的人,要咬紧牙关,转动眼睛,双拳贴着身体紧握,双腿弯曲。

 

要担心的反而是绘出的效果不够令人难受:不够具体,不够详尽。怜悯可引起道德判断,如果怜悯像亚里士多德所说的那样,被我们当成对蒙受不幸者的愧疚之情的话。但怜悯绝非灾难性不幸事件中的恐惧的自然伴生物,而是似乎被恐惧稀释(分散)了,恐惧(害怕、惊骇)则往往淹没怜悯。达·芬奇的意思是,艺术家的目光必须不带怜悯。图像必须够震慑,而在这可怕之中含有一种具有挑战性的美

把血迹斑斑的战争风景视作美(以崇高、惊吓或悲剧来表现美),是艺术家笔下的战争画面中常见的。这种理念,应用于摄影,是行不通的:在战争摄影中发现美,未免太冷酷了。但那毁灭的风景依然是一种风景。废墟中也有一种美。在“九·一一”袭击之后几个月,就承认世贸中心废墟的照片也有美,未免太轻浮和亵渎神圣。人们充其量也只敢说,这些照片是“超现实”的,这是一句胡乱凑合的委婉语,背后隐藏着美这一不光彩的概念。但它们确是美的,有很多确实是美的——包括吉勒斯·佩雷斯、苏珊·梅塞拉斯和乔尔·迈耶罗维茨等资深摄影师拍摄的照片。那个变成集体坟墓的地点本身,被冠以“废墟”之名。这地点当然不美。照片往往改造其对象,不管对象是什么。而事物作为图像,只要不是真实生活中的图像,就有可能是美的——或吓人的,或难以忍受的,或还能忍受的

改造是艺术的本质,但是摄影作为灾难和应受谴责事件的见证,如果它看上去像“美学”的,也即像艺术,就会备受抨击

摄影的双重力量——提供纪录和创造视觉艺术作品——在摄影师应该或不应该做什么的问题上,已制造了一些引人注目的夸张。近来,最普通的夸张,是把这些力量视为对立面。表现苦难的摄影,不应是美的,就像说明文字不应带有道德判断。这种观点认为,一张美的照片会分散对其严肃对象的注意力,把注意力转向媒介本身,从而削弱了照片作为纪录的地位。照片含有混乱的信息。它大叫:停止这个。但它也惊呼:多么壮观!

栀子饼
小时候喜欢去路边蹦蹦跳跳摘野花...

小时候喜欢去路边蹦蹦跳跳摘野花,

长大了盼望有人能在情人节送我一捧玫瑰,

工作了光顾角落的花店,买回一束向日葵,将家布置成热带雨林。

最好,我自己也变成一朵花。


#每日一画

小时候喜欢去路边蹦蹦跳跳摘野花,

长大了盼望有人能在情人节送我一捧玫瑰,

工作了光顾角落的花店,买回一束向日葵,将家布置成热带雨林。

最好,我自己也变成一朵花。


#每日一画

乐活
漫想曲 可惜我不是萝莉呢(笑)

漫想曲


可惜我不是萝莉呢(笑)

漫想曲


可惜我不是萝莉呢(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