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想象文

71浏览    6参与
霖光

月老

  世人皆道月老有情,但谁曾想,月老上任,必先断情绝念,这样才不会因感情而产生偏颇。


<1>


  “你可想好?入了这月老一职便是永世孤独,再不懂情,再没有念,如行尸走肉,却偏要看遍世间情爱。”


  “我已想好,我已知晓。”


  “那便满你愿罢了,你在黄河渡了三千亡灵,也该是给你一个满足的机会。”


  上位之人手都未举起,她却已觉得眼角剧痛。


  这是在断情脉,至此之后,世间只有无情月老,再没有她。


  她阖眼,最后流下一滴泪。


  【至此,我们两不相欠。】...

  世人皆道月老有情,但谁曾想,月老上任,必先断情绝念,这样才不会因感情而产生偏颇。


<1>


  “你可想好?入了这月老一职便是永世孤独,再不懂情,再没有念,如行尸走肉,却偏要看遍世间情爱。”


  “我已想好,我已知晓。”


  “那便满你愿罢了,你在黄河渡了三千亡灵,也该是给你一个满足的机会。”


  上位之人手都未举起,她却已觉得眼角剧痛。


  这是在断情脉,至此之后,世间只有无情月老,再没有她。


  她阖眼,最后流下一滴泪。


  【至此,我们两不相欠。】


<2>


  “喂喂喂,月老大人月老大人,为什么你不把这两个人牵上呢?他们明明那么恩爱。”


  她斜倚在雕花的窗柩边,似火的长裙衬得她越发白皙,看起来又格外脆弱,像一个精致的瓷娃娃,一不留神,便会被碰碎。


  她有些头疼,一时兴起收的助手真是啰嗦的要命,但是毕竟是自己选的接班人,倒也是该好好教导才是。


  思及此,她轻叹一口气。


  “这两人,不过是装出一副恩爱样罢了,丈夫早已有了外室,妻子也是只想夺得他的财富,同床异梦罢了,又为何要浪费我的红线?”


  小帮工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她看着他呆呆傻傻的模样,忍不住勾起唇。却又在一瞬之间落下。


  “好了,你先自己操作着,我去做些事。”


  恰似狼狈而逃,她火红的裙摆在月老殿冰冷的地上,似那黄泉河畔的彼岸花灼灼燃烧。


  她抚上自己的唇,落满了星辰似的眸子露出些许小女孩家家的疑惑。


  【为什么……会笑呢?】


<3>


  “听说了吗?”


  “嗯嗯,又是一个被月老大人祸害的助手呢。”


  “这也不怪月老大人,谁叫她生的倾国倾城,又外冷内热呢?”


  一向静的毫无生气的九重天在这几天忽然便热闹了起来,只因她新收的助手当着众神面前说的那句“爱。”


  但她依旧毫无波澜,只是转过身,只留下明明似火却冰冷至极的一个背影,以及一句话。


  “你只是,一时糊涂。”


  小助手想追,却被看热闹的众神挡住了步伐。


  她疾步而走,眉心微皱。


  【心口……好疼。】


<4>


  自那场闹剧以来,她已闭门不出许久,任那人在那雕花大门外如何恳求,如何深情,她都没有回应过任何一句。


  渐渐地,他来的便少了。


  她突然觉得有些寂寞,却又不知为何,只是喃喃重复。


  “你只是,一时糊涂……一时糊涂罢了。”


  但没想到,再听


霖光

以后,我罩着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男孩抱着头窝在一旁,伤痕累累,嘴中念叨的是熟练至极的话语。


  他都习惯了,谁叫他只是个『杂种』。


  混血在这个世界是没有尊严的,更何况他还是最低贱的人族与混血狐族的孩子。


  “呸,废物就是废物,一个杂种而已,打你都脏了我的手。”


  得意的嬉笑着的,是真正的贵族。


  他们是纯血。


  “住手!”


  一个略带嚣张的女声,他只觉得面前的几个人突然一僵,控制不住的跪了下去,他的心灵在颤抖,难道……又是这种人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男孩抱着头窝在一旁,伤痕累累,嘴中念叨的是熟练至极的话语。


  他都习惯了,谁叫他只是个『杂种』。


  混血在这个世界是没有尊严的,更何况他还是最低贱的人族与混血狐族的孩子。


  “呸,废物就是废物,一个杂种而已,打你都脏了我的手。”


  得意的嬉笑着的,是真正的贵族。


  他们是纯血。


  “住手!”


  一个略带嚣张的女声,他只觉得面前的几个人突然一僵,控制不住的跪了下去,他的心灵在颤抖,难道……又是这种人吗?


  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像狠狠地扎在他的心上。


  一只白皙的小手突然伸到了他的面前。


  “喂,你没事吧?”


  与刚刚截然不同的感觉,温柔的嗓音,与母亲一模一样。


  他抬头,那个笑的眉眼弯弯的,满目温柔的人像一束光,照亮了他。


  “别担心,以后,我罩着你。”


  —————————————————————————


  时过境迁,人族再也不是那个低贱的族群,他们勤劳,善良却又诡计多端。


  他们战胜了所有种族,成为了这个世界的顶端。


  他轻而易举的从低贱的,无力的奴仆变成了高贵的皇族,因为他身体里流淌的血液。


  哪怕,他只是个『杂种』。


  如今,被欺辱的再不会是人族,哪怕只是个混血,只要他们身体里有着人族的血液,便是众人巴结的对象。


  “接下来的拍品是一名刚从狼族带来的女奴,她面容姣好,更令人咂舌的是,她是纯血狼族。”


  在鱼龙混杂的拍卖场,这种事很正常,他低头饮了一口红酒,以前,这里拍卖的,可都是人族。


  但在看到那张脸的瞬间,他无知觉的捏碎了酒杯,哪怕锋利的玻璃划伤了他的手掌。


  是她!!!


  “殿下,你去哪?”


  她从麻药的混沌中醒来,恍惚间看见了一只手。


  “你没事吧。”


  她抬头,那是一张年轻的,俊朗的面容。


  “是你?”


  她微微一笑,哪怕陷入如此的狼狈之局,她的身上还是没有失去当年的温柔与风范。


  “不过,真可惜,现在,我没办法罩着你了。”


  “没关系。”


  他轻轻握住她的手。


  “以后,我罩着你。”


霖光

恶龙与公主(前篇)

  公主小时候其实被抓走过,那是她还只是个奶娃娃,却被一条母龙拐走了,国王惊慌失措,生怕唯一的孩子会就此消失。


  漫天的飞马骑兵,所有人都在寻找公主的下落。


  而小公主这时候正在龙窝里睡得正香,母龙用巨大的爪子小心的摸摸她的小脸,又将自己身后的小龙推到了小公主面前。


  “去吧,这是母亲为你带回来的公主,每一条龙都会有一位公主,以后你要好好对她。”


  “我的公主?”


  “是的。”


  小龙化作人形,稚嫩的脸上有一双水蓝色的美丽的眸子,他慢慢的将小公主抱了起来,内心一片柔软,这是他自...

  公主小时候其实被抓走过,那是她还只是个奶娃娃,却被一条母龙拐走了,国王惊慌失措,生怕唯一的孩子会就此消失。


  漫天的飞马骑兵,所有人都在寻找公主的下落。


  而小公主这时候正在龙窝里睡得正香,母龙用巨大的爪子小心的摸摸她的小脸,又将自己身后的小龙推到了小公主面前。


  “去吧,这是母亲为你带回来的公主,每一条龙都会有一位公主,以后你要好好对她。”


  “我的公主?”


  “是的。”


  小龙化作人形,稚嫩的脸上有一双水蓝色的美丽的眸子,他慢慢的将小公主抱了起来,内心一片柔软,这是他自己的小公主呢。


  睡醒的小公主睁开眼,面对巨大的母龙却也不怕,还笑着去摸她的鳞甲,小龙跟在她的身后,护着她,生怕这小小的公主摔了,磕了。


  小公主跌跌撞撞的走着,摸完鳞甲又转身扑进了小龙的怀里,“咯咯”的笑着,小龙宠爱的吻吻小公主的额头。


  时间一天天流逝,小公主已经完全不怕生,走路也走的更加稳健,在小龙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她甚至没怎么生过病。


  但这次不一样,小公主病的很严重。


  看着因为高烧连一向美丽的眼睛都变得暗淡的小公主,小龙急得团团转。


  母龙拍了拍小龙的肩膀:“只能把她送回去了。”小龙不舍的看着小公主,但为了她好,小龙还是潜进了王宫。


  小龙在国王与王后的卧室门前铺下了一层毯子,又将小公主小心的放在了毯子上,弄出动静惊醒国王与王后后,他躲上了房梁,看着国王与王后惊喜激动的样子。


  但沉浸在不舍中的小龙没有发现王后闪着光的手。


  他出了王宫,叹了一口气,以后……他再没有小公主了。


  直到三百年后,他去王国玩的时候又见到了她,虽然当年的小娃娃已经长大了,但刻在心底的这份感情不会是假的,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带走了她。


  长大了的公主很好看,恶龙笑眯眯的看着公主,似乎又看见了小时候的奶娃娃。


  许久之后,恶龙抱着公主,翻着相册,手却突然停在一张老旧的画像之上,那上面,还小的恶龙正藏在房梁之上,一双水蓝色的眸子在暗处尤为显眼,透露出一抹令人心碎的悲伤,他在注视着什么。


  “这是母后拍的,”公主摸摸泛黄的边沿,打了个呵欠,怀孕后她越发嗜睡,“她总是跟我说这是我命定的良人,不知道……”


  话音渐弱,恶龙低头一看,无奈而又宠溺的笑笑,抱着公主往卧房走去,相册被放在椅子上,在壁炉的火光下闪着微微的光芒。


  反正……公主已经是他的了,前尘往事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恶龙亲了亲公主的额头,轻声说:


  “我爱你,从很久很久之前。”


  沉睡的公主不知梦到了什么,唇角绽开一抹轻柔的笑意。


番外


  “母后母后,这是谁?”


  小公主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指着一张崭新的画像,奶声奶气的问。


  优雅的王后抱着女儿,微微笑了笑。


  “他呀,是你命定的良人呢,以后,你会和他很幸福的。”


  “良人?”


  小公主疑惑的歪了歪头,王后轻笑,揉了揉小公主的头发。


  “是啊……他一定会是你的良人。”


霖光

恶龙与公主

公主又被恶龙抓走了,她熟练的在落地后从裙摆下掏出了一把匕首,直指向恶龙。


  庞大的恶龙被匕首吓得变成了人形,畏畏缩缩的看着公主。


  公主皱了皱眉头:“喂,龙,你活了多久?”


  从来没有人这么问过恶龙,他想了想,比出一只手。


  “才五百年啊。”公主收起了匕首,叹了口气,“还是个孩子呢。”


  她可没心思去欺负一只只有五百年大的恶龙,公主非常不像公主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宽大的裙摆像花一样绽开,像一幅画一样漂亮。


  当然,得忽略一旁的恶龙。


  公主不是普通人,她是森精,所以她才...

公主又被恶龙抓走了,她熟练的在落地后从裙摆下掏出了一把匕首,直指向恶龙。


  庞大的恶龙被匕首吓得变成了人形,畏畏缩缩的看着公主。


  公主皱了皱眉头:“喂,龙,你活了多久?”


  从来没有人这么问过恶龙,他想了想,比出一只手。


  “才五百年啊。”公主收起了匕首,叹了口气,“还是个孩子呢。”


  她可没心思去欺负一只只有五百年大的恶龙,公主非常不像公主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宽大的裙摆像花一样绽开,像一幅画一样漂亮。


  当然,得忽略一旁的恶龙。


  公主不是普通人,她是森精,所以她才会觉得五百年大的恶龙是个孩子。


  虽然公主也只有四百多年大而已。


  “喂,龙,是谁教你抢公主的?”


  公主好奇的问,她很久没碰见这么小的恶龙了。


  “本能。”恶龙骄傲的说,公主扶额,是哦,她怎么忘了龙本来就是种好色的动物呢。


  公主一边想,一边站起身,自顾自的窝进了恶龙宽阔的怀抱。


  她有点嫌弃洞穴的地面,很脏,反正这只恶龙打不过她,而且……他的怀抱挺舒服的。


  公主扬起头,问:“龙,你打算拿我怎么办?”


  恶龙也不知道,他想了很久,想到公主都睡着了都还没想出来。


  他也觉得困了,打了个呵欠,怀抱着公主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恶龙只觉得怀里空荡荡的,公主不见了,他默默地在洞里坐了很久决定干点坏事来抚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化成原型的恶龙出了洞口,却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公主撞飞了。


  恶龙急忙接住公主,心疼的摸了摸公主脏兮兮的带着惊吓之色的小脸。


  缓过神来的公主挂起笑脸,从怀中掏出了许多果子,递给了恶龙:“哪,我刚找的。”


  恶龙觉得这个果子很甜,就像公主一样,让人很开心。


  但公主毕竟是公主,特别是在那个自称“王子”的傻勇者来了之后,她必须要回去了。


  恶龙眨巴着一双湛蓝色的漂亮极了的眸子,委屈巴巴的扯着公主的衣袖,他不想让她走。


  但公主只是摸了摸恶龙的头,好吧,恶龙只能看着公主被人带走。


  很久很久过后,公主没有依照她当时“会很快回来”的约定回来,已经长大了的恶龙不开心的拍了拍地面,决定出去找她。


  但他忘记了公主的国家在哪,所以他走过了很多国家,最后来到了公主的国家。


  可是……公主要和那个傻勇者结婚了。


  恶龙很生气,他决定要把公主抢回来。


  他来到了教堂,用力推开门,大喊道:“公主是我的!”


  所有人都回了头,除了一个女孩,而恶龙非常失望而又欣喜的发现,婚纱下的并不是他的公主。


  可是公主在哪呢?


  恶龙叹着气,打算离开,但却突然听见了一首歌。


  恶龙抿着嘴,抱起那个唱歌的女孩就跑。


  很多卫兵在追着他,却被那个穿着婚纱的女孩拦下了。


  小心翼翼的放下,恶龙迎上了公主带笑的眼睛,他将她抱住,娇小的公主拍了拍越发高大的恶龙的背:“我不会再走了。”


  “我也不会让你再走了。”


小番外——————————————————————


  很久很久过后,豪华的别墅内,眉目俊朗的男子小心翼翼的扶着身怀六甲的妻子在壁炉前坐下。


  “说起来,你当时为什么知道是我?”


  公主安稳坐下后,眨巴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越发成熟的恶龙。


  “因为那首歌,我听你唱过,很多遍,在晚上。”


  恶龙温柔的看着公主,解释道。


  公主笑着抱住了恶龙:“你很了解我,就像我了解你一样。”


  “这很正常,”恶龙也微笑着抱起公主,“因为就像我们互相爱着对方


负一子鱼

【原创】画与花,生命的守护者




琴声不断渲染着天堂,似乎从没间断过。深远、悠扬又夹杂着些许幸福,一个个音符仿佛从纸上跃起,成群结队地跳起舞来,像交响乐一般极富有感染力地安抚着一个又一个哀痛的灵魂。
演奏者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陶醉在音乐中,虽然只带着浅浅的笑容,但他却似乎将心底所有的幸福和怅然都表露在脸上了。手指在钢琴上飞舞着,不断地演奏着他生前最喜欢的曲子,但钢琴上却一张曲谱也没有,相反,很简单地,上面只有一副油画作品,明亮而简洁,画中的人正是演奏着钢琴曲并且陶醉其中的他。
“你的钢琴弹得越来越动人了呢,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一个慈祥的老太太慢慢走过来,温柔地笑着。
“是啊,和从前完全不同,现在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演奏者笑着,嘴...




琴声不断渲染着天堂,似乎从没间断过。深远、悠扬又夹杂着些许幸福,一个个音符仿佛从纸上跃起,成群结队地跳起舞来,像交响乐一般极富有感染力地安抚着一个又一个哀痛的灵魂。
演奏者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陶醉在音乐中,虽然只带着浅浅的笑容,但他却似乎将心底所有的幸福和怅然都表露在脸上了。手指在钢琴上飞舞着,不断地演奏着他生前最喜欢的曲子,但钢琴上却一张曲谱也没有,相反,很简单地,上面只有一副油画作品,明亮而简洁,画中的人正是演奏着钢琴曲并且陶醉其中的他。
“你的钢琴弹得越来越动人了呢,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一个慈祥的老太太慢慢走过来,温柔地笑着。
“是啊,和从前完全不同,现在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演奏者笑着,嘴角微微向上扬起,眼帘下垂,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琴声依旧,他不再说话了。




雪轻飘飘地落下,漫舞在大街的各个角落,即使拥有再漂亮的外形,当它碰到地面的那一刹那,也如烟灰般消失不见了。在华丽的步行街中央,设计师放置了一架钢琴,它光滑而发着亮光,从远到近都无不给人一种高贵而珍重的感觉,为熙熙攘攘的街道增添了一道绚丽的色彩。会弹钢琴的人们可以将音乐所带来的悸动继续感染着路过的每个人,因此每当人们疲倦时,或是寂寞时,总会留下脚步,驻足在这里,欣赏着动人的乐符。奇怪的是,无论什么时候,总会有一个男孩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地静静地弹着钢琴,也不说话,似乎也不在思索着什么。就这样,一直静静地弹着。
他看起来只有16岁那么大,但是技法却比成人还要精湛,演奏曲子却比专业的音乐家还要流畅动人。只要是路过的人们都会停下来双手鼓掌称赞,尽管如此,那男孩的眼中也充满着名为“无动于衷”的感情,深邃而空洞,让人看到后不禁有了一丝丝凉意,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没有人在喝彩一样,又似乎在宣告着他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当人们不停地惊讶着他的精湛手法,不停地询问着他的年龄以及如何练习才会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时,他都只是选择了漠视,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演奏当中。曲子虽然动人,可听起来却是那样婉转凄凉,像是秋风无情地吹落了树叶,什么都没有剩下一样。他的背影显得那么孤独,明明只是一个16岁的孩子,但却像饱经风霜一般,低着头背负着一切。他独自一人演奏着,即使有再多的观众,他们似乎也无法理解这曲子中的真正悲伤。
一个身着薄层棉袄的女画家经过这里,棕色的贝雷帽戴在她的头上,她微微低着头,看上去已经有40多岁了,但脸上温和的笑容似乎让她变得年轻了许多。轻轻地拿出画板和板凳后,她便坐下来,静静地用笔勾勒起来。天空由天蓝变成昏黄色,随着时间的流逝又渐渐地变为深灰色,华丽喧闹的大街也逐渐宁静下来,琴声终于消失了,现在仿佛世界上只有秒针还在转动着的声音。
男孩准备起身,忽然发现只有一个人仍然在凝视着他。避过画家的视线,他胆怯而又不安,因为本来就不知何去何从,现在被别人注视着就更加不知所措了。他低着头,正想溜走。
“你要去哪里啊?”画家试探着问道。
“……”他依旧无视了她。
“你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对吧?不要这样就消失在黑暗中啊,”画家微微笑着,温柔地说着,“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我家么?外面还是会很冷的对吧?”男孩的眼中一下子出现了警惕的目光,犹豫不决,可是当她那温柔的笑容正对着他时,眼神好像直穿他的内心,男孩似乎又有了一丝触动,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期待。倔强的眼神慢慢变得柔和起来,他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微微仰起头低声说道:“当真么……麻烦你了。”画家听后,笑容愈加温暖,说着:“回家吧,孩子。”她紧紧握着男孩的手,像带领着她自己的孩子一般,在月光的照射下,两个人一齐朝着家的方向前进。




回到家后,打开灯,屋内一下子被照亮,虽然家具和用品都很简洁,有的甚至还缺少着,不过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对于男孩来说,只要有一个温暖的环境也就足够了。在屋内,大大小小的画贴在墙上,还有的立在了桌子旁,一股浓厚的艺术气息油然而生,画里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女孩,是一个有着灿烂笑容的孩子。男孩不自觉地感叹着,对那个女孩有了一丝疑惑,不过也并没有太在意,他的眼神稍稍发亮,越往里走,艺术气息就越浓厚,当他看见一架崭新的钢琴时,一下子发出了惊叹的声音,他瞪大了双眼,像是抚摸宝贝一样轻轻地来回蹭过钢琴的表皮,又慢慢地打开琴盖,双手在琴键上舞动着,动听的曲子瞬间感染了画家。那曲子并没有那么冰冷了,反倒稍稍有些暖意,画家笑着看着他,轻轻说着:“你要是喜欢,每天都可以来弹奏啊。”
画家又想到了什么,还是没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在外面流浪呢?你的妈妈呢?”男孩一听到“妈妈”两个字,眼神就一下子直起来了,惊愕地盯着她,琴声骤然停止。意识到紧张的气氛,画家勉强地转了话题:“啊……抱歉啊,你继续弹奏吧。我去准备一些苹果好了。”
“不必了,不必对我这么好。”男孩有所反抗,还是直接拒绝了。他不明白,对待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也许只是仅仅认识了一天的人,为什么要如此温柔,为什么一定要关怀到这种地步,居然连珍贵的钢琴都可以随便碰,这种不安让他充满厌恶,让他担忧。
“这样啊,让你担忧了真是抱歉。”画家不再露出笑容,只是静静地说着,“我也曾失去过宝物呢,现在只剩下我一人了,不被需要了呢。”画家似乎有些抑制不住了,但又使出全身力气给了男孩一个勉强的微笑。男孩意识到每幅画中都有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那个人是不是曾经也有过幸福呢?不得而知……只是听画家长叹一口气,静静说道:“我真的很希望……像你这样的孩子,可以幸福地活着,仅仅而已。诶,早点睡吧,你就去那个隔壁屋就好了。”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画家不再说话了。男孩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似乎有那么一丝孤独,他不知如何描述,只是看着背影渐行渐远,又像是在哪里见到过,是那么熟悉,那么深沉。画家并不知道,在她自己说完希望他幸福后,男孩的眼眶竟会有一丝湿润,他的心在动摇,心中的冰正在被温暖的力量一点一点融化,就连孤独那堵结实的墙壁,似乎也并不是无坚不摧。





一早醒来,洗漱之后,男孩来到大厅就看见画家正拿着水粉上色,她耐心地一点点涂着。走近一看,才发现正是昨天自己正在弹钢琴的景象,可不同的是,她在自己的背后画上了一双有力的翅膀,像要展翅飞翔一般,正演奏出自己的内心之歌。他看呆了,自己从未想过未来,可是看着这幅画,却又是那么渴望未来。“我可以稍微试试画画吗……”小心翼翼地,男孩低声走过来问道。“当然可以啊。”画家握着他的手,教他一点一点用力,并让他练习配色,再自己动手试试。男孩笨手笨脚地画起来,一个不小心就将色彩盘打翻了,颜料沾到了他的鼻子上,使他的脸变得花花一片。画家看到后忍不住笑出声来,递过纸来然他擦干净,又责怪他做事粗手粗脚不细心,脸上的笑容是那么自然,是那么灿烂。到底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啊,画家这样想着。而男孩看见了自己的脸,也没能忍住,在画家面前,他第一次露出了笑容,露出了真正的笑容,饱含的正是那种与人相处的快乐和幸福,他小声抱怨着:“不要再笑啦……”可是就连他自己也停不下来,笑自己的笨拙和莽撞。每天都充满笑容,过了几天,男孩开始教画家弹钢琴,因为画家并不识谱,也不太会用十指按键,她皱着眉头抱怨着多么多么难,根本无法学会啊,而男孩却笑着弹奏了一曲贝多芬的《月光曲》以显示自己的才华。相互争执着,相互吵闹着,相互沟通着,似乎离不开了彼此,这不正是一个温暖的家吗?






可是男孩渐渐地发现,其实画家并不富裕,可是自己也不会挣钱,根本无法一直持续下去。他本是希望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其实自己本来也就是不被需要的人了……难道不是么?被妈妈抛弃,只因为自己的另类不同,可好不容易被别人救活了,还想妄想着什么幸福生活呢?还是不要再连累他人了,画家每天要画那么多画,可尽管如此还是无法获得那么多钱,每当想到这里,他心中就像是被洒了醋一样,酸酸的,非常难受。男孩拿出一张纸,用干净工整地字迹写道:
和您相遇真是我的幸福。本来那一天我是准备去结束生命的,因为我觉得一个被抛弃了的人,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可偏偏在那个时候,您出现了,无私地将我领入了温暖的房中,那时我才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关心,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笑容。看到您的微笑,我第一次觉得可以被别人需要真是太好了,那种感觉很温暖,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对啦,明天是我的生日,感谢您这几天送我的这么大的生日礼物,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的。我啊,是时候该走了,下辈子再见面了。谢谢您。
男孩笑着将写好的信放在桌上,然后轻轻地离开了家。当画家发现这张纸条时,已经晚了,她亲眼看见了那个男孩被货车所撞到,似乎再也起不来了。恐慌、惊心、悲痛……一瞬间所有感情充斥了她的大脑,她无法像平常一样,她不可能再站起来了。流着泪水,她不停地哭泣着,疯狂地哭嚎着。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不知从何方传了过来:“你想穿回到他死之前么?”
“要是真的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回去!我还想将画送给他当作生日礼物。”画家紧紧握住画,生怕被偷了去。
“历史是无法改变的,无论多少次,他还是会死去。不过……你可以改变的是,他的心境,尽管如此,也要付出代价,那就是你要永远呆在那个瞬间。”
“没问题,只要可以回去。”
“听清楚了,我说的可以永远呆在那个瞬间,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你不知道么?被时空所困,无法出去。”
“我知道啊……可尽管是这样,我还是想拯救他。”画家坚定的眼神发出光芒。
“真的不怕么?!”
“不怕!”
“真是败给你了……我曾问过那么多人,每个人做了后悔的事情都想回到过去,可是倘若真正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却都又退缩了,其实本没有代价,因为你若真正想帮助一个人,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那么……拿好你的画,准备好了么?”
“嗯,带我回到那个时刻,我要送给他。”
睁开眼后,她再一次看到了他,只不过这次是近在咫尺地看着,很快,货车就要撞过来了。“孩子,拿好它。”画家眼中有些湿润,“不要忘记我啊,孩子,十几年后,天堂见。”男孩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朵皱巴巴的野花,将它放在画家的手心中,笑着说:“谢谢您,我活的很快乐。”一声巨响……刚刚的那一幕又重新上演了,不过不同的是,她的心愿也了结了,那男孩再无痛苦。





琴声不断渲染着天堂,似乎从没间断过。深远、悠扬又夹杂着些许幸福,一个个音符仿佛从纸上跃起,成群结队地跳起舞来,像交响乐一般极富有感染力地安抚着一个又一个哀痛的灵魂。
演奏者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陶醉在音乐中,虽然只带着浅浅的笑容,但他却似乎将心底所有的幸福和怅然都表露在脸上了。手指在钢琴上飞舞着,不断地演奏着他生前最喜欢的曲子,但钢琴上却一张曲谱也没有,相反,很简单地,上面只有一副油画作品,明亮而简洁,画中的人正是演奏着钢琴曲并且陶醉其中的他。
“你的钢琴弹得越来越动人了呢,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一个慈祥的老太太慢慢走过来,温柔地笑着。
“是啊,和从前完全不同了,话说您在人间的时候活的一定很幸福吧。”男孩笑着,看着老太太满头白发。
“很幸福呢,那个时候能够给你带来快乐真是太好了。”老太太摸了摸男孩的头发,温柔地笑了。
每个孤独的人都需要陪伴,而一个人最幸福的时候,大概就是被别人所需要了,看着别人快乐,自己也会露出笑容。他们在天堂里笑着,幸福遍布全身,再无悲伤了。

misverda

《古灵精怪 cp2》——花铃恋爱记

Cp 2 花铃恋爱记


花铃老师偶尔还是会被人欺负的。

比如胖丁小朋友有一天突然不小心又跑到芒果小班摔破了芒果小班的芒果样的水壶,被芒果小班班主任逮住了,她去领人的时候,芒果小班班主任就说了。

“你怎么当老师的,小朋友天天往我们班跑,你是不是故意的啊!看起来温吞吞,其实是笨吧!”


胖丁小朋友看了看花铃老师听到‘笨’字瞪大了双眼,立刻很生气的维护自己的老师。

“泥虎缩,窝滴脑之才不素蹦蛋!”


“你看你怎么教的,小孩子话都说不清楚!”


吵架吵不过别人,花铃老师只好领着小朋友回班来。

打破了人家的水壶,挨了骂,也还是要赔的...

Cp 2 花铃恋爱记

 

花铃老师偶尔还是会被人欺负的。

比如胖丁小朋友有一天突然不小心又跑到芒果小班摔破了芒果小班的芒果样的水壶,被芒果小班班主任逮住了,她去领人的时候,芒果小班班主任就说了。

“你怎么当老师的,小朋友天天往我们班跑,你是不是故意的啊!看起来温吞吞,其实是笨吧!”

 

胖丁小朋友看了看花铃老师听到‘笨’字瞪大了双眼,立刻很生气的维护自己的老师。

“泥虎缩,窝滴脑之才不素蹦蛋!”

 

“你看你怎么教的,小孩子话都说不清楚!”

 

吵架吵不过别人,花铃老师只好领着小朋友回班来。

打破了人家的水壶,挨了骂,也还是要赔的。

花铃老师想一想胖丁的那个爹,脸有点红,又想一想,只好跟胖丁说:“你以后不要去芒果小班了。”

语气生硬了一点,小朋友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只是想去找松饼。”

“呃……总之不要去了。”

小朋友又眨巴了一下眼睛,有点伤心了。

上次吵架还没吵过松饼呢,他想去吵回来。

 

回家后胖丁吃饭的时候有点闷闷不乐,被伪爹踢了一脚的言陵只好凑上来,装模作样的摸一下胖丁的圆脑袋:“咋了。”

“窝金天七亩锅小班……”

“把饭吞下去再说。”

小胖丁立刻开始艰难的吞咽自己刚刚啃的一口大鸡腿。

“胖丁哥哥今天下课去芒果小班把松饼的芒果水壶给摔坏了。”吃饭吃的很矜持的微微慢慢的说。

“摔坏了,胖丁哥哥,嗯。”一旁的小满满立刻点点头,然后很热切的看着微微。

得到了微微小朋友夹给她的一块鸡翅膀。

“摔坏了啊……”言陵看看才吞完鸡腿,但是话都被小微微说完于是有点郁卒的小胖丁:“老师有没有让你请家长啊?”

“没有。”胖丁想一想,才说。又想一想:“真的没有。”

所以他才没有做错呢!都是松饼的错!

 

第二天言陵又出现在了花铃面前。

圆乎乎的老师这回脸上多了一副眼镜,衣服是白色的素裙,配着一件淡粉色的小开衫,刘海微微被风吹起来,眼睛瞪得很大很大,迎着光抬头看着眼前笑的很好看的男人。

“我来谈谈赔偿问题。”言陵笑:“花铃老师。”

“啊……我已经赔了。”昨天就去买了水壶,还多买了两个,备用。

“多少钱,我给你。”

“25。”

“哎呀忘记带现金了,花铃老师跟我一起去一趟银行好了。”

“啊?哈?”

 

然后花铃老师就被带去了银行,顺便喝了一个下午茶,顺便剪了剪有点过长的头发,还得了一束蓝色的浅碎小花,她想着自己叫不出名字呢,又被带去朔阳山看了夜景。

言陵开车送她回来以后,拍了拍她的头,笑眯眯的说:“明天见。”

 

明……明天??

花铃老师的休息日有两天,一不小心,都被一个学生家长订了。

咦。

 

第二天言陵早早的来了,公寓的保安看了看他低调的车,又看了看他一脸悠闲的表情有点生气,于是招呼说先生你不能直接上楼。

他呵呵的笑一笑,掏出证件:“警察,上楼询问一下事件当事人。”

事件,是事件,就是个恋爱事件而已。

当事人迷迷糊糊的开门后,有点近视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他笑得无害的脸,当事人的手指立刻绞在了一起。

“言……言先生,昨天你已经还钱给我了。”花铃老师把想了一晚上的台词念出来:“你你……你是胖丁的爹爹,胖丁的麻麻会生气的。”

她是有点迟钝,但是没有迟钝到看不出来昨天是约会。

言警官继续笑:“我不是他爹爹,我是他二哥。”

“啊?”二哥?

 

是的,小胖丁的字典里,二哥=爹爹。

小微微的字典里,二哥=爹爹。

小索索的字典里,二哥=爹爹。

小浅浅的字典里,二哥=二哥。

小满满,刚搬来字典,其他小朋友已经换完了话题了。

小满满只好自己说,窝的字典里,二哥也素爹爹。

 

花铃老师,你可以安心恋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