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意大利

16.4万浏览    47885参与
纸鹤摩多

  上课摸鱼,很淦的东西

  上课摸鱼,很淦的东西

October、

  p1是🇮🇹

  p2是🇫🇷

  p3是瓷爹

  p1是🇮🇹

  p2是🇫🇷

  p3是瓷爹

肖时

🇨🇳🇷🇺🇺🇸🇬🇧🇫🇷🇩🇪🇮🇹🇯🇵

玩了一中午,有错但不想改

阿美丽卡和带嘤的最难搞(||๐_๐)


另外,河南啥时候解封

我快疯了😅👉👈

🇨🇳🇷🇺🇺🇸🇬🇧🇫🇷🇩🇪🇮🇹🇯🇵

玩了一中午,有错但不想改

阿美丽卡和带嘤的最难搞(||๐_๐)


另外,河南啥时候解封

我快疯了😅👉👈

t
  从西西里来的不一定是西西里...

  从西西里来的不一定是西西里人,不是从西西里来的不一定不是西西里人。

  从西西里来的不一定是西西里人,不是从西西里来的不一定不是西西里人。

阿星谈电影
意大利每天只准上班8小时,中国人去工作,因太卷遭抵制!纪录片
意大利每天只准上班8小时,中国人去工作,因太卷遭抵制!纪录片
李璟明
Lake Como, Ital...

Lake Como, Italy 🇮🇹 

Lake Como, Italy 🇮🇹 

Dywers

【CH】学到一战时的联想

三国同盟啦……

之前没有接触过,学到一战的时候突然觉得就像一群帅哥在打群架…于是就写了…

大概是1914.6——1914.7的德意奥吧


“记得收敛点,别太过了,我可不想这么早就跟那几个家伙对上。”德国向后一仰,靠在垫了丝绸的椅背上,左手越过扶手懒散地搭在上面,右手抓了酒杯曲臂抵到嘴边。


麦芽糖浆般淡黄色的液体中混着冰块,随着晃动轻磕到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德国像是想到了什么趣事,微微低了低下颚,沉声笑了。


他看了看旁边的奥匈帝国,假装惋惜道:“可怜的斐迪南大公夫妇……”


奥匈帝国听罢,嗤笑一声,伸手拿过桌上盛了暗红色酒液的玻璃杯,仰头一饮而尽。


他的唇......

三国同盟啦……

之前没有接触过,学到一战的时候突然觉得就像一群帅哥在打群架…于是就写了…

大概是1914.6——1914.7的德意奥吧


“记得收敛点,别太过了,我可不想这么早就跟那几个家伙对上。”德国向后一仰,靠在垫了丝绸的椅背上,左手越过扶手懒散地搭在上面,右手抓了酒杯曲臂抵到嘴边。


麦芽糖浆般淡黄色的液体中混着冰块,随着晃动轻磕到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德国像是想到了什么趣事,微微低了低下颚,沉声笑了。


他看了看旁边的奥匈帝国,假装惋惜道:“可怜的斐迪南大公夫妇……”


奥匈帝国听罢,嗤笑一声,伸手拿过桌上盛了暗红色酒液的玻璃杯,仰头一饮而尽。


他的唇边沾了些酒液,渗了进去,染红了他的唇。


奥匈帝国不在意似的伸舌舔了舔,把未干的酒液勾进口腔,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再不开战就有点不礼貌了吧…”他顿了顿,歪着头看向正咬着皮筋的意大利,“你说呢,意大利?”


被点到的意大利把半长的头发拢到脑后,勾着发圈扎了个低马尾。手指在两鬓的散发上绕了几圈,捻着那两缕把它们送到耳后。


意大利抬眸,扶了扶眼镜,没表情地淡淡开口道:“倒是个好机会…”


德国勾唇笑了,红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像是得逞,像是期待,又像是兴奋。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就……”


“开战吧!”





焯焯焯!因为之前没太看过ch圈的文章,突然写出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如果有的话还请一定指出来!如果太多的话就当我放了个屁吧!


彩蛋是反水的意大利和英国……



菠萝披萨打咩(🇩🇪🇮🇹鸽子离末)
  hhhc当头像了,我也不喜...

  hhhc当头像了,我也不喜欢吃菠萝披萨

  又甜又咸的食物我真的不能接受(指大部分的)

  hhhc当头像了,我也不喜欢吃菠萝披萨

  又甜又咸的食物我真的不能接受(指大部分的)

Yinong

意大利商标注册所需资料

意大利商标注册所需资料

Neveu.

  怎么说,不会打光呃😱😱😱别被我创到

  怎么说,不会打光呃😱😱😱别被我创到

饵总说动漫
粉蒸肉藏骨头被发现,拉出意大利炮却卡住脚,最后只能用美人计了
粉蒸肉藏骨头被发现,拉出意大利炮却卡住脚,最后只能用美人计了
蘭酱酱酿酿
看过《罗马假日》的人对许愿池的...

看过《罗马假日》的人对许愿池的第一印象也许都是抛铜钱。这座巴洛克建筑原名为特雷维喷泉,意为三岔路喷泉。 晚上经过,人声、流水声混为一体,可以细细观赏海神波塞冬与众神的雕像。

看过《罗马假日》的人对许愿池的第一印象也许都是抛铜钱。这座巴洛克建筑原名为特雷维喷泉,意为三岔路喷泉。 晚上经过,人声、流水声混为一体,可以细细观赏海神波塞冬与众神的雕像。

一个喜欢玩穿越的人
这是另外一个作者 他的画风稍有...

这是另外一个作者

他的画风稍有不同

我觉得还挺帅的

扑克牌金边

这是另外一个作者

他的画风稍有不同

我觉得还挺帅的

扑克牌金边

世间五彩、我执纯白
意大利球星之费代里科·基耶萨
意大利球星之费代里科·基耶萨
聲無染の自由.

病房

看前提醒。非史向意识流短打,文笔极烂,叙事能力超低,看我的文容易被创死。

  

  

  极其刺眼的灯光钻入了意大利的眼睛。记忆被切除了似的,他对昨天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手脚被束缚着,像是想制止什么剧烈的挣扎。意大利想不明白。想不明白自己为何在这里。纯白色的天花板让意大利的视觉开始疲劳。被迫的禁止与无声的环境让他一度怀疑时间是否凝固。

  

  脑鸣带来的痛感使他厌恶的皱了皱眉。隐约间,嘈杂的声音从房间一侧传来。意大利想张口说些什么,但碍于口中的嚼子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呜咽声。

  

  冰冷的针管刺入了皮肤,随着液体的缓缓注入,意大利的思维逐渐暂停。

  

  他所听到的最后一......

看前提醒。非史向意识流短打,文笔极烂,叙事能力超低,看我的文容易被创死。

  

  

  极其刺眼的灯光钻入了意大利的眼睛。记忆被切除了似的,他对昨天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手脚被束缚着,像是想制止什么剧烈的挣扎。意大利想不明白。想不明白自己为何在这里。纯白色的天花板让意大利的视觉开始疲劳。被迫的禁止与无声的环境让他一度怀疑时间是否凝固。

  

  脑鸣带来的痛感使他厌恶的皱了皱眉。隐约间,嘈杂的声音从房间一侧传来。意大利想张口说些什么,但碍于口中的嚼子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呜咽声。

  

  冰冷的针管刺入了皮肤,随着液体的缓缓注入,意大利的思维逐渐暂停。

  

  他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极其清晰。一生都会憎恶的声调。

  

  “...直到他彻底顺服为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