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意识流

77958浏览    12313参与
谢岚

意识流练习二

这次的主体挺常见的,大家有想法的都可以留哦~


在他第一百次虔诚地参拜后,上天还是没有予以回应。习以为常,毕竟单凭每年仅一次的诚意,也只能换来神明的不睇。

每日,我都要在他的身前来回走过,连同那么多的人,却只有我注意到了他——那样轻盈的身姿上,雕刻着枯槁与麻木,你并非生来如此。我见过你的过去。

于是我憎恶,于是我站在这,悲叹你仍旧那样无能与死板,我要杀死他。但我杀不死他。

是淤泥还是钢筋浇筑了你的躯体?腐烂着却又矗立着,若非如此,你又如何在倒下中站立。

血液冲不破那黑色的锁链,层层封住了他的所有,炽热,奔涌,葱茏;而顽固,孤僻,愚昧是我看到的所有。

我最终挥出那刀,但我杀不死...

这次的主体挺常见的,大家有想法的都可以留哦~



在他第一百次虔诚地参拜后,上天还是没有予以回应。习以为常,毕竟单凭每年仅一次的诚意,也只能换来神明的不睇。

每日,我都要在他的身前来回走过,连同那么多的人,却只有我注意到了他——那样轻盈的身姿上,雕刻着枯槁与麻木,你并非生来如此。我见过你的过去。

于是我憎恶,于是我站在这,悲叹你仍旧那样无能与死板,我要杀死他。但我杀不死他。

是淤泥还是钢筋浇筑了你的躯体?腐烂着却又矗立着,若非如此,你又如何在倒下中站立。

血液冲不破那黑色的锁链,层层封住了他的所有,炽热,奔涌,葱茏;而顽固,孤僻,愚昧是我看到的所有。

我最终挥出那刀,但我杀不死他。我杀不死自己。

我做了一个梦,我站在我身边,终于杀死了我。

我从梦中醒来,又回到了那条街,那个祭坛,第一百零一次虔诚地参拜。

涂鸦爱好者木
是最近的意识流 设定什么的还没...

是最近的意识流

设定什么的还没想好,是根据自己xp脑的


暂且就叫代号小兔人Y吧(?)

眯眯眼状态只能看清黑白灰,以及特殊的粉和蓝(因为其他颜色在他眼里都是黑白灰,所以衣品非常糟糕)

受到刺激会变成红眼(很伤眼啊喂!)因为用眼疲劳所以效果很短还会有副作用(黑眼圈)

是小动物的应激反应,会炸毛变身暴力兔,基本无敌,但是看到浅粉色就会恢复正常,

然而本人并不知情


是最近的意识流

设定什么的还没想好,是根据自己xp脑的


暂且就叫代号小兔人Y吧(?)

眯眯眼状态只能看清黑白灰,以及特殊的粉和蓝(因为其他颜色在他眼里都是黑白灰,所以衣品非常糟糕)

受到刺激会变成红眼(很伤眼啊喂!)因为用眼疲劳所以效果很短还会有副作用(黑眼圈)

是小动物的应激反应,会炸毛变身暴力兔,基本无敌,但是看到浅粉色就会恢复正常,

然而本人并不知情




素

帝国玫瑰(下)

图烈小时候被卡伊顿夫人管得很严,经常就是拘在房间里,跟着不同的老师学插花、学交际舞,学习着所谓的淑女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不胜其烦。

可偏偏家族里同龄的孩子们都被家长警告,不许和他一起玩,图烈一直孤孤单单的。

没有课的时候,就坐在三楼的窗边看女佣浇花,看男仆修剪花枝,偶尔还有几个小小姐摘下一朵花别在衣领上,好看极了。

图烈一直很羡慕,可是他没法出去,窗户太高了。

后来有一天,两个抬着梯子的男仆从花园中经过,中途被另一个人喊走帮忙去了,那个长长的梯子就横在图烈窗户下面。

图烈就幻想,如果自己会像书中的女巫一样,会魔法就好了,或者自己真的变成鹰就好了。

可惜他不是女巫不会魔法也变不了鹰...

图烈小时候被卡伊顿夫人管得很严,经常就是拘在房间里,跟着不同的老师学插花、学交际舞,学习着所谓的淑女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不胜其烦。

可偏偏家族里同龄的孩子们都被家长警告,不许和他一起玩,图烈一直孤孤单单的。

没有课的时候,就坐在三楼的窗边看女佣浇花,看男仆修剪花枝,偶尔还有几个小小姐摘下一朵花别在衣领上,好看极了。

图烈一直很羡慕,可是他没法出去,窗户太高了。

后来有一天,两个抬着梯子的男仆从花园中经过,中途被另一个人喊走帮忙去了,那个长长的梯子就横在图烈窗户下面。

图烈就幻想,如果自己会像书中的女巫一样,会魔法就好了,或者自己真的变成鹰就好了。

可惜他不是女巫不会魔法也变不了鹰。

所以他只是看着梯子叹息,“要是有个人在就好了!”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银色的小脑袋瓜从灌木丛过来了,可能是没看见地上的梯子,‘啪嗒’一下就被绊倒在地。

小脑袋瓜昂着脖子怕磕到脸,正好看见扒在窗框上的图烈。

两个小家伙傻乎乎地对视好久,图烈非常不淑女地从椅子上蹦起来,指着还趴在地上的小男孩快活地喊:“你,就是你,太好了,你从哪里来?是来帮我的吗?你是善良的天使吗?天使也会摔跤是吗?”

小男孩在图烈的指挥下把梯子架好,然后扶着梯子好让图烈爬下来,两个人在花园玩了很久,直到快要天黑,卡伊顿夫人要回来之前,图烈又顺着梯子爬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男孩非常聪明地把梯子放回原地。

图烈又扒在窗框边对着他喊:“亲爱的圣亚,我最好的朋友,你明天还会经过这里吗?我想要一朵院子里的百合花!”

第二天傍晚,图烈又说。

“花园中的郁金香别在衣领上一定好看。”

第三天、第四天,依旧如此。

图烈每天都想要一朵不同的鲜花,小男孩圣亚每天都会来到这个小花园。

后来的某一天,小男孩就没有再来过,图烈没有拿到自己喜欢的玫瑰花,再后来,图烈搬去了另一个拥有更大花园的屋子,仍然是孤身一人。

很多很多天之后,也许有几年,总之图烈再也不害怕三层楼的高度,庄园搬来一个神情冷漠的男孩,男孩有一头漂亮的银色半长发,精致的容貌就像油画里的小天使。

第二天清晨,图烈在窗边看到一朵新鲜的、还带着露珠的玫瑰花。

          (圣亚视角)

圣亚认识图烈,是在四岁那年。

那个时候他被卡利亚从素园里刚接出来,卡利亚就把他带到了卡伊顿家族的庄园中。

打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离开素园的圣亚新鲜得不行了,卡利亚有要事和卡伊顿夫人商讨,于是卡利亚这家伙,就直接放任着把圣亚扔在花园里,让他自己去玩。

迷茫的圣亚挑了个方向,就走了下去——在素园里的时候,他经常这么干,而且总会发现一些新惊喜。

就这样,他和图烈认识了。

即使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一点都不华丽。

他因为光顾着想事情,没看路,而被梯子绊倒了。

仰着脖子,怕磕到脸的同时,与那个趴在窗户上的家伙对视上了。

是什么时候图烈三观尽碎,终于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个男孩子的呢?

是在他们分别了俩年之后,圣亚再一次来到卡伊顿庄园暂住的时候。

那天圣亚把一支带着露水的,当年没有送出去的玫瑰放在了那个窗边。

理所当然的,他们关系又亲近了起来。

卡伊顿夫人对图烈的掌控难得的松了一些,因为他接触的是疑似卡利亚大帝继承人的圣亚。

那一天,圣亚意外发现了一小滩温泉,自离开素园之后,就很少泡过温泉的他一时欣喜欢快的一股脑扎了进去。

脱下的衣服就随意放在温泉边的大石头上。

图烈轻轻松松地躲过门口的守卫,一路就摸去了温泉边,看着圣亚在温泉里扑腾,偷偷把他的衣服给藏起来了。

圣亚玩够了准备上岸,就看见一身白色裙装的图烈站在石头上,手里拎着他的衣服,娇滴滴地喊:“圣亚,你出来让我看一眼,我就把衣服给你!”

@LOFTER图书管理员 

他们只是纯友情啦~

图烈他厌恶雌雄不分的自己,向往真正的强大的高大魁梧的男性(从小到大,来自他母亲的洗脑已经彻底改变他的一切认知,前文我说过的)

圣亚很单纯的,他就像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咸鱼)人,虽然卡利亚那个疯子曾经养了他七八年,但是,他的性子全都是由旁观者培养的(俗称咸鱼,只不过他这个咸鱼比较,嗯,有那么一点大力士?)

(旁观者表示:我他妈什么时候成了育儿机器了?)


winkel

从头走

从头走,恸作空。

佯装不倥偬,亟亟相思垢。

从头走,长鸣嗡。

泪痕绡红透,魂雾知相拥。

从头走,无根,无依,无途,无缚,

我亦飘零久。

寂寂夜阑后。

从头走,观黄昏黯色浓于子夜,

从头走,望黎明辉光熠甚正午。

我不追你衣袖,

时光抚袂,轻捻云鬓嗅。

从头走,一更一更簌簌落,

一滴一滴通明筑。

从头走,人与夜轮回凋朽,

回忆披上刺绣,藏起了满身铁锈。

从头走,路仍斑驳,你仍幽狭而辽阔,

正如此行,山澄因其润泽,淌水滋溢己身。

从头走,但撷香宾,忧卿皆退。

从头走,没有我。

若你知我,我便敛下脚步,与你

谈论人生是如何行旅匆匆,

如何因爱而郁郁葱葱。

若...

从头走,恸作空。

佯装不倥偬,亟亟相思垢。

从头走,长鸣嗡。

泪痕绡红透,魂雾知相拥。

从头走,无根,无依,无途,无缚,

我亦飘零久。

寂寂夜阑后。

从头走,观黄昏黯色浓于子夜,

从头走,望黎明辉光熠甚正午。

我不追你衣袖,

时光抚袂,轻捻云鬓嗅。

从头走,一更一更簌簌落,

一滴一滴通明筑。

从头走,人与夜轮回凋朽,

回忆披上刺绣,藏起了满身铁锈。

从头走,路仍斑驳,你仍幽狭而辽阔,

正如此行,山澄因其润泽,淌水滋溢己身。

从头走,但撷香宾,忧卿皆退。

从头走,没有我。

若你知我,我便敛下脚步,与你

谈论人生是如何行旅匆匆,

如何因爱而郁郁葱葱。

若我爱你,必因你失重,

从头走,我或许能找到你,找回我,

我却难再找出那一个,你我。

墨色海螺

骄阳

苍白之阳悬挂在颅顶

惶惶不可终日

深蓝自你的唇齿间流露

发出低低的、震颤的嗡鸣声


红玫瑰点缀在冰山一角

我叩问你,漫天烟火与尘埃

短暂的翱翔湮灭成粉末

我头痛欲裂,如同夹缝中的牡鹿

坠落、坠落、渴望着坠落


我犹能记得漫天璀璨的繁星

灰白致使的草腐木朽

衰落,那是一场

由右心室蜿蜒至喉腔的疫病

降临,深情地拥抱我、亲吻我

强奸我


机械化的自我意识

在灰白城市,南角败北的焦黑

恐怖之处位于正反的切面

在繁杂窄细的污秽血管中

城市是一座机器,一个生物,一具骸骨


情诗、情诗,你说

被迫甘愿为你写情诗

占有欲遍布锁骨,你玷污我的精神

直至...

苍白之阳悬挂在颅顶

惶惶不可终日

深蓝自你的唇齿间流露

发出低低的、震颤的嗡鸣声


红玫瑰点缀在冰山一角

我叩问你,漫天烟火与尘埃

短暂的翱翔湮灭成粉末

我头痛欲裂,如同夹缝中的牡鹿

坠落、坠落、渴望着坠落


我犹能记得漫天璀璨的繁星

灰白致使的草腐木朽

衰落,那是一场

由右心室蜿蜒至喉腔的疫病

降临,深情地拥抱我、亲吻我

强奸我


机械化的自我意识

在灰白城市,南角败北的焦黑

恐怖之处位于正反的切面

在繁杂窄细的污秽血管中

城市是一座机器,一个生物,一具骸骨


情诗、情诗,你说

被迫甘愿为你写情诗

占有欲遍布锁骨,你玷污我的精神

直至它残破不堪,充斥你藏垢的洞窟


我、我、我,是

深蓝的、赤红的、焦黑的、斑斓的

都已不再是我,不再独立

你是情欲的强盗,要劫掠

你是奴役、是精神的主宰

你、你、您,请

掌控我、扼杀我、吞食我


洋流舔舐我的脊骨

我在你靡乱的胃囊中书写

最后一笔浓墨重彩,在你的灰白中

我臣服于疫病、臣服于你的癌变

陷入一节粗糙的渠隙

无疾而终


Romantic🥀
留下。 是《云里雾里》意象写的...

留下。

是《云里雾里》意象写的一首诗

emmm不知道啥时候能把大纲搞完

毕竟没人看 随缘

留下。

是《云里雾里》意象写的一首诗

emmm不知道啥时候能把大纲搞完

毕竟没人看 随缘

从扫帚上摔下来的小巫师~

[Original | Stuck in Blue]

<I was just writing some meaningless sentences this evening before I realized it felt like the beginning of a weird mystery story. Well, not very likely to write ...

<I was just writing some meaningless sentences this evening before I realized it felt like the beginning of a weird mystery story. Well, not very likely to write a sequel…Because I'm too lazy and busy. Maybe just take it as a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as I always love to write.>


—————————


She doesn't often wake up during midnight.


But not tonight as she felt a bit cold and opened her eyes to see "a huge space of blue", which was the exact phrase  her unconscious brain thought up at first thought.


"Where am I?" Asked she.


No answers, only silent blue, blue and blue.


She could only see blue in her sight, the pure and solo color ran into her eyes, her nose, her slightly-opened mouth, her ears and every tiny pore in her skin.


Blue soon took up space in her lungs and she choked in fear. There's no air and all she inhaled and exhaled was blue.


The blues flew inside like a flood breaking its banks, she was scared, she wanted to stop it but there's no way to succeed. She turned around but she were surrounded already, there's no escape. Every direction, would lead nowhere since as far as she can see, was endless blue stretching to the horizon. 


They were pouring inside every tiktok, she's like an open vessel, she realized that she would be full of blue soon and assimilated to this desperate blue. It's so pure that she started thinking about convincing herself it's not so bad to be one of them——the Blue. However this comfort didn't last long. Every cell inside her body is burning as if on fire, they were stimulated and screamed to push incoming blue outside, most work in vain before their death.


"What are you doing to me?"


No answers, only silent blue, blue and blue.
They're voiceless but they pour in like rages, like thunder and lightning, they're silent but they're louder than a thousand volcanoes and the scalding lava is coming right at her direction.


Stop!”Yelled she, no one heard.


Maybe the blue heard her, but it would never stop.


Who ever cared if blue heard her or not?


She wanted to wake up, she wanted so desperately to wake up from blue, this spacious weird interspace of blue.


She's inside it, and it's swallowing her.
She's outside it, and it's entering her.
She couldn't not tell which one is right.


Felt like they were happening simultaneously.


But no way out.




She should not wake up at that midnight.
It was the last thought on her mind before she gave up hope and dived into the arms of blue. It was in no circumstance a warm hug but a relieving embrace.


Sedimentation. 


Downward and sank even deeper.


Yet again, who could still take her bearings? 


Maybe it's upward. And in that case she's slowing rising.
Rise, like foam floating in deep sea, like vapor, like feathers and wings——


Like Hope as it always does, which possessed the capability of pulling out her from blue.


But which direction was her falling?


No helping hand that she could reach, she went all alone.




Now we're examining her ECG and cerebral nerve response.


She was found unconscious and taken to the emergency room immediately. And we gave her blood test. All her blood was blue. Her ECG looked like tidal wave of deep blue sea. Was she still alive? Or dead but in another form of life. The experts said they could barely consider her human.


But she's just full of blue. 


"Her case was out of the blue." One of the doctor commented. His joke might be funny, but not a good one.


While we were discussing about solution plans, a young probationer noticed there's something flowing out of her slightly-opened mouth, her ears, her nose and her shut eyes.


The blues, now they were now coming at us.


In my subconscious a catastrophic voice said to me:
Blue is gonna take over this world.


And that, is exactly the first day which was much later called "Blue Pollution" in a chaotic period of what they called "the Blue Era" in great history.



​Moonlight shines finely and serenely.

She died on the eve of Dawn.







[tbc]



素

素谈圣利(一)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想问你们讲一些故事,别质疑旁观者的话,她曾见过一切。

                                     ——《素谈圣利》】

大概是因为太无聊了吧,我突然回忆起了一些遥远的事情,想起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想问你们讲一些故事,别质疑旁观者的话,她曾见过一切。

                                     ——《素谈圣利》】

大概是因为太无聊了吧,我突然回忆起了一些遥远的事情,想起了一些讨人厌的家伙。

看着你们对那些家伙的各种言论,难得的我想讲故事了,讲一些不为人知,但绝对真实的故事。

对于圣维希和卡利亚这两个家伙,坦白来说,我很讨厌他们,他们太疯了,卡利亚这个疯子我就不多说了,毕竟知道这家伙的人,就没有不知道他有多疯多神经质的。比起毫不掩饰的卡利亚,圣维希就内敛多了,但这并不代表是他没有卡利亚疯。

正常人谁会在自己身上做实验?

天晓得,我看着他身上那些丑陋的痕迹是有多心碎!!!!

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好讨厌他,好在他还没对自己的脸下手,不然那时的我会忍不住插手的!我不能容忍一个美人变成丑八怪!

嗯,话题好像跑偏了,咱们回归正题。圣维希是个美人不错,但也是个偏执怪,总是偏执的想要纯黑或纯白。与此同时,他又是一个高傲的人,也正因如此,在之前的旧时代中,他的命运,人生走向是那样的可见。

短暂而轰烈。

最佳与最差铸成了历史,平庸之辈则繁衍种族,这似乎是人类发展的一种规律。

规律让我认识了他们,也旁观了他们璀璨绚丽的一生。

我旁观过的事物也不少了,过去的日子也不短了,但圣维希和卡利亚这俩人依旧是我印象最深的两人。

世人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许多猜想,当年的我也没看懂他们。甚至至今我也没品出该如何去形容他们,朋友?亲人?恋人?或是信阳与信徒?亦或者是亲爱的宿敌?

他们总想着弄死对方,从彼此认识的那一刻起,每一次坑对方,总是毫不留情。

那时候,我以为他们是天生的宿敌,直到某天我撞见他们香吻,不,那算不上吻那更像两只猛兽进行搏斗,我嗅到了鲜血的味道,他们在撕咬着对方的唇。

他们是恋人?不,那绝不可能。

他们都是不懂爱的人,他们也不相信情与爱。

他们悲惨的儿时经历,塑造出了怪物一般的他们。

我曾以为那两个疯子会这样相处到生命结束,但他们好像生来就是打我脸的存在。

当圣维希拿着一本书出现在我面前,向我问出:“你说,我和他,我是不是爱上了,我有心……”

这突如其来的表意不明的话时,我手一抖,一从花从枝头坠落,花瓣沾染上了泥点。

我遇见了消亡。

再名贵的花,当它离开枝头,沾上泥点后,无一不归于腐烂,最终消亡。

“书上说爱会让人感觉心在跳血在流,与他在一起时,我有感觉,他也有。”

“不,你那种情况,只不过是棋逢对手的兴奋,他也一样。从本质上来说,你们是一样的人。”

我说的很理所当然——我一直这么认为的,即使心有动摇。

但我之前说过了,圣维希是一个偏执怪,他问我也只不过是问一问,他不会听进去我的话。在这一点上,较之于他,我更喜欢卡利亚,至少有时候他能听进去人话(尽管听进去了,他也不会改变什么,最多口头应付我几下)。

自那天以后圣维希对卡利亚的态度就发生了巨大改变。

“啧,他在你这受什么刺激了?怎么变得那么奇怪?”

“手拿开!放过我的蔷薇!”

“他到底怎么了?他居然对我用那么简单的计谋。”

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我好不容易才养活的,刚刚开花的蔷薇,被卡利亚扯了下来。

虽然有这么一句话:鲜花配美人。

卡利亚长的,平心而论,与圣维希不分上下,各有各的美感,但是很明显卡利亚并不符合我的审美,如果这花被圣维希拿在手里,我不但不会生气,还会送他一大束,但是现在它在卡利亚的手里,而那个不懂欣赏的家伙,还在一片一片的扯着花瓣!

“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

“不,我不想听你叨叨,你放开我的花!”

“他是不是觉得我们坑来坑去,一直没弄死对方有些无聊了?”

“鬼知道啊,你有在听我说什么呢吗?放过我的花啊!”

“该死的,他不会有新玩具了吧?不行,他的命是我的,只能属于我!”

“嗯嗯嗯,是是是,你去找他问问不就行了,别在这里霍霍我的花,行吗!”

我和卡利亚之间的相处一贯如此,他说他的,我说我的,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对此我表示身为正常人,我的脑回路要是能和他搭上,那才怪呢,呵呵。

开头我就说过,我是一个旁观者,不言,不语,不插手。

那场知名的疫病爆发了。

我在自己的天地中伺弄着花草。

我以为生长于世俗黑暗下的他们,会同我一般做位看客,但那只是我以为。

而他们总喜欢打我的脸。

一脸病容的圣维希敲开了我隔绝尘世的门。

他很虚弱,但依旧美得惊人。

这是我第一个念头,而后我便窥见了他那洁白礼服下的凋亡。

“你……”

他将一个包裹交给了我,我接了过去,那是一个孩子,大概一岁左右。

“拜托你了。”

我本应旁观,但终究没有忍住,现在想想,是因为那时我还没有经历过那些痛吧。

圣维希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封信和一个孩子。

信不长,他交代了一些事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后来的事情就如同史书上记载的那样,圣维希以自己的死亡拉开了新时代的帷幕,卡利亚在其后缔造了一个短暂而又辉煌帝国和一个同时代共存亡的宗教。

圣维希死后,卡利亚疯了,用现在的话来说,他黑化了。

我看不懂他了。

他来找过我一回,在圣维希死后三年,他成为国王的时候他带走了圣亚(那个圣维希送来的孩子)。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卡利亚又带着十多岁的圣亚上了门。

从我们初识一般,他回了我大半个花园之后,留下被骗着喝了两杯酒睡着了的圣亚,离开了只留下一句话。

他说,拜托你了。

看着满地狼藉的花园,以及呼呼大睡的小屁孩儿。

头疼,胸闷,最后只有一声叹息。

我是旁观者,我只是旁观者,我只能是旁观者。

或许,自那时,我就变了。

@LOFTER图书管理员 

嘻嘻嘻嘻,圣维希和卡利亚他们谈不了恋爱的,他们只能是宿敌呀……

两个不懂爱的人相爱,那大底是一场可怕的悲剧吧,所以呀,比起情人,他们更适合做宿敌……

当两个不懂爱的人在一起彼此伤害惯了,最为可怕而又可惜的,莫过于其中一个人忽然懂了爱(不巧的是我家的疯批大美人圣维希就是这样的……)

这个旁观者是我自己本人带入了本性……

球球了,给孩子几个评论吧,和我唠唠嗑

今者吾丧我
亲爱的,还记得上回收到一封手写...

亲爱的,还记得上回收到一封手写信是在什么时候吗.

亲爱的,还记得上回收到一封手写信是在什么时候吗.

欲海浮沉沉沉沉
有没有同志帮忙代发,我发誓我就...

有没有同志帮忙代发,我发誓我就开了一辆破自行车,结果微博和老福特都不让我发。

有没有同志帮忙代发,我发誓我就开了一辆破自行车,结果微博和老福特都不让我发。

素

卡利亚

       时代开拓者盛宴结束,圣教出世(节选)

“……教名?圣主教吧。圣主在人间的化身——圣维希,新时代的缔造者。”

一个疯子用着漫不经心的话语,创立了于圣利时代同存共亡的宗教——圣主教。

无人质疑,无人敢质疑。

只因这人是卡利亚——那场死亡盛宴中最大的食客,是他结束了盛宴。

所有史料上都记录着,显示着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以及圣维希最大的粉头——他总是热衷于将圣维希的名号普及到任何一个他去过的地方。

也正因为他这疯狂安利的做法,在新萌芽的还处于百废待兴的圣利时代中圣主教的影响地位得以推广巩固。

没有人猜的...

       时代开拓者盛宴结束,圣教出世(节选)

“……教名?圣主教吧。圣主在人间的化身——圣维希,新时代的缔造者。”

一个疯子用着漫不经心的话语,创立了于圣利时代同存共亡的宗教——圣主教。

无人质疑,无人敢质疑。

只因这人是卡利亚——那场死亡盛宴中最大的食客,是他结束了盛宴。

所有史料上都记录着,显示着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以及圣维希最大的粉头——他总是热衷于将圣维希的名号普及到任何一个他去过的地方。

也正因为他这疯狂安利的做法,在新萌芽的还处于百废待兴的圣利时代中圣主教的影响地位得以推广巩固。

没有人猜的透这位的心思,就像没有人知道他的姓氏。

在某一天,这个疯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下的悬崖——当年圣维希所跳的那个。

他什么都没有留下了。

除了一个宏大的帝国与圣主教领导人的位置。

甚至因为他没有子嗣,刚安定没有十年的大陆,又乱了起来。

……

看着不远处正在安排祭祀流程的众人,卡利亚无趣的移开视线,来到悬崖边,打量着崖边的那座雕像。

“啧,真丑啊……”

“你要是看了,会把它砸了吧……”

“可惜你也只能干瞪眼了,谁让你那么早就死……”

无意中路过的人被吓了一跳,而后他就看见他们的陛下,神经质的抚摸着圣主的雕像。

“你说你讨厌出名,那么我就把你推上神坛,让后世无人不知,成天扰你安宁……”

他们的陛下在雕像的脸庞上印下一个吻,可怜的路人,被吓得快要窒息了。

“亲爱的,这是你抛下你可怜的宿敌的报复……”

“我说过要亲手杀了你的,谁准许你自杀了?”

“我以为折断了翅膀,鸟儿就不会飞走了。但是我却忘了断了翅膀的鸟儿还有两条腿……”

“亲爱的,你可真不乖……”

“不过……快十年了啊”

被吓蒙了的路人,感觉要出什么大事了。

“我玩腻了,所以……”

路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因为他看见他们的陛下,毫不留情地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我来找你了,我亲爱的,不怎么听话的,宿敌……”

@LOFTER图书管理员 

呜呜呜,嗷嗷嗷!

疯子出场了,然而,他很快就下线了……

可怜的家伙,嘻嘻嘻嘻

素

圣维希

有人说,上帝的手指滑落了——错误的弧线,成就了一段凄美历史,铸造了一批传奇,有了那样的一个时代。

圣利时代,上帝格外偏爱的那个时代,一个个传奇在那个时代出现。

在那个时代,野蛮的符咒尚未挣脱,文明的压抑接踵而至。一方面,权贵贪欲的膨胀时的腐败丛生,另一方面,金钱的崛起导致精神平庸,但最为神奇而迷人的却是在这个时代中崛起的一个个极具特色个性的人物。...


有人说,上帝的手指滑落了——错误的弧线,成就了一段凄美历史,铸造了一批传奇,有了那样的一个时代。

圣利时代,上帝格外偏爱的那个时代,一个个传奇在那个时代出现。

在那个时代,野蛮的符咒尚未挣脱,文明的压抑接踵而至。一方面,权贵贪欲的膨胀时的腐败丛生,另一方面,金钱的崛起导致精神平庸,但最为神奇而迷人的却是在这个时代中崛起的一个个极具特色个性的人物。

                        ——《圣利时代:最神奇的时代》

       时代缔造者,以死亡拉开帷幕(节选)

“仇恨或许可以作为动力与目标,但能让人感觉到血还热着,心脏还在跳动着的,只有爱。”

他已经忘了这句话是在哪里看到的,只记得似乎来自于神秘的东方。现在想想,只觉得过于可笑,不过一句话就让自己动摇了,太可笑了,难道这就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仅一句话就让自己轻怨了这浑浊不堪的世俗,太轻信这荒诞世俗中的所谓的情与爱。

早该想到的……

太可笑了……

因为一句话,就天真的信了……

眼前已经模糊,长达一年的,在自己身上进行的各种实验,已经把他本就虚亏的身子折腾的更亏了。

不过……

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呐……

想到自己留下的“惊喜”,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笑。

过于灿烂的笑容在他苍白的面上异常的妖异。

身后围过来的,因他这突然的笑容而愣住的众人。

清瘦的青年立在悬崖旁,穿着一身洁白的礼服,面容苍白,脸上却带着异常妖异的笑容。

众人忽然瞪大的双眼,只见青年张开双手向后倒了下去,只有一句话,回荡在他们的耳边。

“各位,请欣赏这场伟大的死亡盛宴吧!”

清高,卑鄙,温润,暴戾,淡漠,偏执……

他向来是一个极富矛盾的人,但很显然,他也是极为高傲的,在鲜艳的血红染过他这洁白的礼服前,皇冠永远不会因为头颅而坠落于下人所践踏的土地上。

察觉到异样之后,他就开始谋划这场伟大的,以自己生命终结为起点的死亡盛宴。

终结瘟疫的药水,他在里面混入了小小的一味药,很不起眼,然而却是这场死亡盛宴的重头戏。

所有接触过,服用过,甚至闻到过气味的人都发生了异化,暴戾的情绪在他们心中激活。

杀戮,拉开了帷幕。

伴随着帷幕的拉起,一个传奇的时代在死亡盛宴中孕育出现。

一袭白礼服的青年犹如归林的羁鸟,投入大海的怀抱中。

根本早已腐败的旧时代,随着那溅起的浪花有落下了帷幕。

圣维希这个没有姓氏的名字,同新时代绑定在了一起。

@LOFTER图书管理员 

嘿嘿,一个好早之前就有的脑洞,偏向意识流吧(?)最近沉迷于这种写文方式,就是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得懂(我的亲友吐槽说,我这又偏意识流,又偏语言流的看起来好难懂……我愿意称之为随心流(奇奇怪怪)

嘻嘻嘻,圣维希,嘻嘻嘻,我最喜欢的一个美人儿啊,后面会补齐所有被标为节选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把他的身份什么的都扒出来,我相信你们应该也会喜欢的

毕竟美强惨的疯批,谁不爱呢。

嘻嘻嘻~

桃子中的四维空间

故乡的尘土泥沙刮穿脸颊。

鼻中,萦着死去的枯枝烂叶。

就让渴望的心灵飞去,

抛弃腐朽的身体。

我不要溺死在这片淤泥。

故乡的尘土泥沙刮穿脸颊。

鼻中,萦着死去的枯枝烂叶。

就让渴望的心灵飞去,

抛弃腐朽的身体。

我不要溺死在这片淤泥。

黑白灰

《楼上的钢琴》

       姜泽郁是从一张铁架床上醒来的,他看着吊顶嵌着的方形灯,耳边是楼上刺耳的噪音。

  

  像有重而锐利的东西划过地面,隐隐有奇怪的笑声。

  

  他怎么会睡在这里?

  

  姜泽郁起身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结果发现这里应该是自己的家。

  

  地上铺着木地板,墙纸是白色皱纹,客厅有软沙发和半个卧室大的地毯;书房书目繁杂,笔具林立;放电脑桌的小房间还有架大提琴。

  

  姜泽郁:“……”

  

  在打算搬出来住以后,他挑挑选选定下了新家的装修,反正只有自己一个人,当然是怎样合心意怎样来...

       姜泽郁是从一张铁架床上醒来的,他看着吊顶嵌着的方形灯,耳边是楼上刺耳的噪音。

  

  像有重而锐利的东西划过地面,隐隐有奇怪的笑声。

  

  他怎么会睡在这里?

  

  姜泽郁起身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结果发现这里应该是自己的家。

  

  地上铺着木地板,墙纸是白色皱纹,客厅有软沙发和半个卧室大的地毯;书房书目繁杂,笔具林立;放电脑桌的小房间还有架大提琴。

  

  姜泽郁:“……”

  

  在打算搬出来住以后,他挑挑选选定下了新家的装修,反正只有自己一个人,当然是怎样合心意怎样来。

  

  但是他只是把能力范围内的用品都列了表单,还没做其他的。

  

  难道是他对独自居住太过渴望,睡觉的时候来到了精神世界,或者他还在梦境里?

  

  姜泽郁怔然地站了一会儿,右腕的手环响了,点开通讯,是让他按时到工作岗位上班。

  

  图书馆管理员的职位,九点半的班,一看时间,现在不过七点。

  

  不得不说,梦境还原得很不错,还给他安了个工作,而且为了远离噪音,他是挺愿意出门的。

  

  姜泽郁抿了抿唇,来到卧室的衣柜前。他怀着些期待打开柜门,发现了里面一模一样的十几套黑西装。

  

  “……”

  

  就有些奇怪。

  

  姜泽郁穿着这身走出小区,这只是个梦,现实里他没有这个工作,而且他显然并不知道图书馆在哪里。

  

  不过这显然不是个问题,街上并没有人,就好像,就好像偌大的都市只有他一个人。

  

  他更确定这是个梦了。

  

  而且这是按照他的逻辑构建出的城市,没有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他走在马路上,并不觉得疲惫。

  

  而且,而且……如果这是他的梦。

  

  姜泽郁没有忘记起床时楼上的噪音,很吵,很不舒服。

  

  他好不容易有点好心情,如果要更好地享受这个过程,刮啦的刺声赶快跑走吧,他想要的只是个美梦,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安安静静的星期天。

  

  他知道这是个星期天。

  

  电脑桌上的日历圈到了这一天。

  

  不过,十一月二十八号,为何这么熟悉?他该知道的,想一想,姜泽郁,十一月,十一月有什么事情吗?

  

  为何要出现在梦里?

  

  姜泽郁想着问题,脚下越走越快,今天天气真好,幽蓝的天空挂着点白絮,早时的空气也清新。

  

  他想到了早饭,如果一个人要去上班,那他应该在起床后先去吃早饭的。

  

  走出小区,穿过马路,没有红绿灯的阻碍,他此时已经在高架桥上了。

  

  这里显然没有卖早餐的地方。

  

  去图书馆也不是这条路。

  

  不过这是他的世界,他可以改变终点,比如让图书馆出现在高架桥上。

  

  嗯……没有变化呀,看来他的意识喜欢逻辑性更强的世界,没关系,他也喜欢规则更严谨的故事。

  

  姜泽郁停了下来,他可以有其他的选择的,比如接着走下去,梦里没有疲惫,他甚至可以一直一直去找他想要的东西,只要他还没找到。

  

  是的,他已经有了另一个目的,而且这条路很适合——比之前的十字路口更适合,他可以去去海面上的船上看看。

  

  他很早就有这种想法了。他了解自己,高架桥对面的小岛应该能让他这个愿望,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符合梦里的逻辑。

  

  而且什么都不用去管。

  

  这样他就没必要找早餐店好和去图书馆了,如果他不想回头的话。

  

  姜泽郁更加放松了,他恍惚听到了幻影般的乐声,悠扬悦耳,无比动听,只是隐隐约约的,不能总是听到,它离得太远啦。

  

  如果醒来,听不到这种非人间之乐岂不是太可惜?

  

  姜泽郁停下来,他想找一找乐音的来源,只是他没有一点头绪,这声音简直就是在他耳边挠痒,四面八方都有。

  

  在哪里?这是梦境,这是他的世界,他的人生,不会有其他的存在……应该有其他的覆盖掉糟糕的。

  

  快点,姜泽郁,你的逻辑呢?

  

  不,他不用去找,只要放松,放松……啊,对对,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可说的,还能有什么比得过呢?

  

  随着这种感觉,他的身体越升越高,意识,或者灵魂?到了极其高远的境地。

  

  旋律就在他脑海里!

  

  唔。





柚子从来不怂

生日快乐〔风+梦〕

(一)〔风〕

现在是11.28号,晚上11:59:55。

五,四,三,二,一

“柒哥生日快乐!”


﹌﹌﹌﹌﹌﹌﹌﹌﹌﹌﹌﹌﹌﹌


他追着风,永不停歇,追啊追,拿着袋子缆住一缕清风“嘿,我抓住你了,你跑不了的!”

笑声回荡在那个夏天,他想告诉全世界“我抓住他了!”


﹌﹌﹌﹌﹌﹌﹌﹌﹌﹌﹌﹌﹌﹌


“过生日要点激动呀?”(过生日需要怎么激动吗?)


“当然了!一年一次,要有点仪式感的喔!”


﹌﹌﹌﹌﹌﹌﹌﹌﹌﹌﹌﹌﹌﹌


他带着捉住的风,一直向前跑,跑。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带着这缕风去往哪里,但他知道,向前跑就不会有错,他要带着这缕风,逃离过去。


生...

(一)〔风〕

现在是11.28号,晚上11:59:55。

五,四,三,二,一

“柒哥生日快乐!”


﹌﹌﹌﹌﹌﹌﹌﹌﹌﹌﹌﹌﹌﹌


他追着风,永不停歇,追啊追,拿着袋子缆住一缕清风“嘿,我抓住你了,你跑不了的!”

笑声回荡在那个夏天,他想告诉全世界“我抓住他了!”


﹌﹌﹌﹌﹌﹌﹌﹌﹌﹌﹌﹌﹌﹌


“过生日要点激动呀?”(过生日需要怎么激动吗?)


“当然了!一年一次,要有点仪式感的喔!”


﹌﹌﹌﹌﹌﹌﹌﹌﹌﹌﹌﹌﹌﹌


他带着捉住的风,一直向前跑,跑。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带着这缕风去往哪里,但他知道,向前跑就不会有错,他要带着这缕风,逃离过去。


生活原本黑暗无光,但跑起来,就会有光。


﹌﹌﹌﹌﹌﹌﹌﹌﹌﹌﹌﹌﹌﹌


“我们回发廊看看吧,好——久都没回去了。”


“听你架。”(听你的)


﹌﹌﹌﹌﹌﹌﹌﹌﹌﹌﹌﹌﹌﹌


他带着风边跑边笑,他忽然停住了,面前是一颗千年的榕树,直上云霄的枝桠,仰视看,仿佛冲破天际,云朵镶嵌在树枝上,走近一看,这是个大树洞,里面的灯是暖白色的,温馨从内到外的散发,洞口前竖了一块牌子,刻了“大保J”三个字样。


﹌﹌﹌﹌﹌﹌﹌﹌﹌﹌﹌﹌﹌﹌


“哇哇哇,村民都没睡吗?欸?发廊灯还开着喔,门也没关。”


“入面有人”(里面有人)


有一个人影从门上闪过,很快,只有一瞬,但就是那么凑巧,柒看见了。


“啊?不会是进小偷了吧?去看看。”


﹌﹌﹌﹌﹌﹌﹌﹌﹌﹌﹌﹌﹌﹌

(二)〔梦〕

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的梦。

梦里有山有水,有和谐的生活,不用每天没日没夜的在外奔波,

还有一只蝴蝶,洁白的蝴蝶。

明亮,像天上来的,像天使变的。


﹌﹌﹌﹌﹌﹌﹌﹌﹌﹌﹌﹌﹌﹌


随着路灯的光一路走到门口,嗯,一点没变,还是老样子,但从大门的方向往屋里看,好像并没有人,屋里还挺干净的,那刚才的人影是谁?

一探便知。

刚进门,从大门向里看的盲区里,突然出来几个人,齐声喊

“surprise!”

人嘛,大保,小飞,梅花十三,春风一郎,可乐,何大春,欧阳赞也来了,新成员嘛,还有好多好多人,几乎整个出过境的主要人物都来了。


﹌﹌﹌﹌﹌﹌﹌﹌﹌﹌﹌﹌﹌﹌


蝴蝶飞到他身边,飞到他头上,围着他转,他伸出手,蝴蝶停在他的指尖,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这感觉很神奇。

一会,蝴蝶又飞到他脸颊上,甚至飞到他嘴唇上,他不知道为什么,跟蝴蝶说了话“去边飞呀?”(往哪飞呢?)


梦到这就结束了,他被他叫醒。


说是要去发廊看看。


﹌﹌﹌﹌﹌﹌﹌﹌﹌﹌﹌﹌﹌﹌


所有人都拿了礼物。

来拍个照吧!

三周年快乐!

也祝柒七生日快乐!

希望何导可以继续为我们的阿七营造一个很美的梦和结局。

也给……柒哥一个好结局。




灰翎

绝对中立

• 第二次谈话

――――――――――――――――

我认为我自己,是神与魔共同的造物。我的肉体与耶稣共存,灵魂归撒旦所属,并没有什么可笑的封印,也没有那些啼笑皆非的无聊故事。我所诉说,皆是无稽之谈。神告诉我,身处光明,就不许步入黑暗,既然沐浴阳光,就必须不顾一切清除那些所谓粘稠的负能量物体。而恶魔在夜晚时钻进我的梦境,在我的面前辩驳神的话,并俯在我的耳边,告诉我那些什么“不可侵犯”的神圣只是假象罢了。人们信仰他们往往只是为了找一个理由,把所有胡思乱想以及无法解释的不可名状的问题结果到神的身上,他们认为,神就是无所不能的。不过,撒旦可不这么觉得。


淡淡的吮吸着吸管,...

• 第二次谈话

――――――――――――――――

我认为我自己,是神与魔共同的造物。我的肉体与耶稣共存,灵魂归撒旦所属,并没有什么可笑的封印,也没有那些啼笑皆非的无聊故事。我所诉说,皆是无稽之谈。神告诉我,身处光明,就不许步入黑暗,既然沐浴阳光,就必须不顾一切清除那些所谓粘稠的负能量物体。而恶魔在夜晚时钻进我的梦境,在我的面前辩驳神的话,并俯在我的耳边,告诉我那些什么“不可侵犯”的神圣只是假象罢了。人们信仰他们往往只是为了找一个理由,把所有胡思乱想以及无法解释的不可名状的问题结果到神的身上,他们认为,神就是无所不能的。不过,撒旦可不这么觉得。

 

淡淡的吮吸着吸管,看眼前的两团雾作激烈打斗 ,仔细观察就能看见,耶稣双手合十地闭上眼,无视撒旦对他一刻不停地语言攻击及精神攻击。我就这样孜孜不倦地观望,反正也只是模拟脑中不同想法出现时的样子而已吧,我也就只能从这里面取材了,写不出文章我可是会死的啊。

 

话说,这是你第二次拜访我了吧?我认为我的言语里没有什么值得你拿录音笔记录下的东西?这是习惯吧?每个人都是这样么,那看来我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了。是的,最近,我发现,他们有点不正常。嗯,我把上次谈话中的“我”和我直接规划成‘他们’了,这样方便些,不那么拗口。我发现其实我不是我,也不是“我”,我就是我,额,这怎么说呢,算上他们俩再加上我,就是三个,而不是像我上次所说那样,是两个。是吧?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好像是他们的结合体,所以是神与魔的共同造物,就好比“天才”和“疯子”。这完全是两条不一样的路,放在同一个人身上,也就是我,从始至今,我一直在神与魔的边界线上走着。至于为什么我会突然被“我”占据大脑,差不多是我走的路线稍微偏向撒旦那边了一点点,靠近的越多,就会越痛苦,我已经深感体会过了。而靠近耶稣领地的那边,纯净的就像一张白纸,不,确切的说是,比白纸还白上千万倍,他会把我的大脑迅速放空,进入一个冥想的状态。我很不喜欢这样,脑袋里空空的,根本获取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当然,没用的也没有。

 

可能吧,我也许对撒旦的领地有那么点好感。我享受那种杂乱不堪的思绪和信息疯狂灌入的感觉,虽然过程很痛苦,且有许多并发症(指上次谈话中的极度自卑及焦虑),但对于我这种在“天才”和“疯子”完全混淆的人身上,根本不算什么。你一定觉得我很疯狂吧?曾经为了想要杀死“我”而尝试各种自残方法,却都不了了之,但这不都是为了证明“我”的存在吗?抱歉,回归话题吧。面对一个问题,我往往会有很多种解决方法和想法,但归于两大类的话还是“好的”与“坏的”。“好的”是指对我有好处而且能轻易解决的办法,同时,它也就是耶稣给我提供的。“坏的”就完全反之了,是对我有坏处但还是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可以归结为多此一举的奇怪行为和想法,当然,它就是撒旦给我的回答了。

 

一个被迫要求同时信仰上帝和恶魔的人,哈哈,这要是被基督教徒或其它教的教徒们知道了,会发疯似地对我挥舞十字架,将我绑在巨大的十字架上,最后我会被一把火烧死吧。所以说,比起成为天才,我觉得做一个疯子没那么累。天才和疯子都是同一种东西,他们都有一样的大脑,一样的身体构造,不过他们想的东西不一样,思考的也不一样,做出来的行为更不一样。天才是理性的,他懂得如何正确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观点,他能改变世界。而疯子就不同了,他是感性的,他用自己的角度去看世界,看的角度多了,思考也就多起来了,缠绕在一起说也说不清。表达不出来,会做出各种行为来表达亦或是解释自己的意思――虽然很多人会不理解,所以疯子往往会被送到精神病院里。是吧?两个明明完全一样的人,一个受世人瞩目,一个惨遭唾弃,待遇完全不同,这就很不公平了。

 

但往往疯子对于思考是比天才还要更加透彻的,是那种深入骨髓的透。他对于人性的批判是彻底的,结合他自身的条件批判所有的东西,并衍生出许多条分叉的思考线,他看问题的角度完全不同。很多东西已经成为了认定的现实,不需要探索或者被忽略掉了,不能引起我们的注意。如果你告诉疯子光合作用,他会要求你解释得更详细,然后你会发现,最根本的成因或者最初怎么出现的,你并不知道。而且,很多专业的科学家也不知道成因,他们只能笼统地告诉你:进化来的,具体的还需要考古证据――看懂没?话题又转回来了。

 

就是这样的,神的存在,我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把许多事情简化了。为什么会有人类呢?上帝造的。怎么造的呢?你管他呢,上帝无所不能,想造就造。神总能解释最古怪,最离奇,最莫名其妙的事情。你研究神会发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宗教来解释。神是万能的,最天方夜谭的东西也可以说出来,以后如果对上号了,就说是神的预见罢了。对不上也没关系,说明还没发展到那种程度,一代一代地传,死无对证,永远都是神最伟大。而魔的出现,作用也就是为了形成对立面,衬托出神的存在而已。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魔都被消灭了,还有人会相信神吗?他们会觉得是神的功劳吗?还是说会认为这世界就是如此,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所以魔还是挺重要的,他们和神与之对抗,就能将世界很平均地划成两半,具体是哪两半,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在最中间,我到底会不会堕落黑暗,亦或是立地成佛,都不得而知。

 

我所望的前方,是无尽的,左白右黑的世界,而我,在他们的中央,保持绝对中立。

 

暂时的。

 

――――阿翎

 

不带点涩图就没人看文是吧(?

peier

风筝

“你说,会有人放风筝的时候,每当它想更上一点,就被人拼命地拽向地面吗?”

言琪有一只风筝,她觉得那是世上最漂亮的东西。

所以无论她去哪都拽在手里,风筝是她唯一重要的东西,她和风筝同呼吸共命运。

有人和她说:“风筝就是拿来放开手去飞的。”

于是现在的风筝,时常都能感到从天堂坠入地狱。它想逃,一次次换来的是鱼线变成铁丝。

风筝很矛盾,因为除了言琪,没人把它当成最美的风筝,它其实非常平庸。如果没有言琪的点缀装彩,它什么也不是。

推拉扯拽,好像风筝与言琪的一生就这样度过了。

“你说,会有人放风筝的时候,每当它想更上一点,就被人拼命地拽向地面吗?”

言琪有一只风筝,她觉得那是世上最漂亮的东西。

所以无论她去哪都拽在手里,风筝是她唯一重要的东西,她和风筝同呼吸共命运。

有人和她说:“风筝就是拿来放开手去飞的。”

于是现在的风筝,时常都能感到从天堂坠入地狱。它想逃,一次次换来的是鱼线变成铁丝。

风筝很矛盾,因为除了言琪,没人把它当成最美的风筝,它其实非常平庸。如果没有言琪的点缀装彩,它什么也不是。

推拉扯拽,好像风筝与言琪的一生就这样度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