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意象

2070浏览    765参与
サヤ saya
那是结束于遥远西方的色彩

那是结束于遥远西方的色彩

那是结束于遥远西方的色彩

サヤ saya
#深海少女 聆听着海的倾诉,感...

#深海少女


聆听着海的倾诉,感受世界的寂静

光,照射在海的沉淀之上,

却不曾到达那深邃的沙土,

触及到深海的灵魂

#深海少女


聆听着海的倾诉,感受世界的寂静

光,照射在海的沉淀之上,

却不曾到达那深邃的沙土,

触及到深海的灵魂

白胡子长干豆
《梦中人 - 后院》3

《梦中人 - 后院》3

《梦中人 - 后院》3

陆宴儿

默剧

一摊水渍

拥抱一地的玻璃渣

在灯光的照射下

熠熠生辉

认真洗好脚

穿上最喜爱的白裙

蒙上新扯下的黑布条

慢慢地

踏在这片光辉上

红布条轻轻地从脚底抽出

亲吻着这一舞台

静默、静默

台下的观众屏住了呼吸

这是一出默剧

一摊水渍

拥抱一地的玻璃渣

在灯光的照射下

熠熠生辉

认真洗好脚

穿上最喜爱的白裙

蒙上新扯下的黑布条

慢慢地

踏在这片光辉上

红布条轻轻地从脚底抽出

亲吻着这一舞台

静默、静默

台下的观众屏住了呼吸

这是一出默剧

奇血铺

K花+幻花(cp洁癖慎入)  

全文约1.8k

偏意识流,情节较弱,意象较多。

双刀、玻璃渣预警!ooc预警!

(最近的糖实在是太多啦,生产点一直想写的刀……也许只有现在我才会相信这些刀仅仅是写出来的……)

推荐BGM:《走马》陈粒(墙裂推荐搭配食用。这首歌经常被用作K花混剪,但本文剧情走向与一般意义上二人在歌中的位置不同)

 勿上升真人!祝蒸煮前程似锦,快乐幸福~


可视为→《病》 的续集,也可单独看。

私心来讲,《病》的结尾其实是一个开放性的结局,留有空间生出的喟叹可能更符合我想表达的意味。但确实,从情节上来看,《病》确实是未完的,...

K花+幻花(cp洁癖慎入)  

全文约1.8k

偏意识流,情节较弱,意象较多。

双刀、玻璃渣预警!ooc预警!

(最近的糖实在是太多啦,生产点一直想写的刀……也许只有现在我才会相信这些刀仅仅是写出来的……)

推荐BGM:《走马》陈粒(墙裂推荐搭配食用。这首歌经常被用作K花混剪,但本文剧情走向与一般意义上二人在歌中的位置不同)

 勿上升真人!祝蒸煮前程似锦,快乐幸福~


可视为→《病》 的续集,也可单独看。

私心来讲,《病》的结尾其实是一个开放性的结局,留有空间生出的喟叹可能更符合我想表达的意味。但确实,从情节上来看,《病》确实是未完的,也特别感谢在评论中鼓励我继续写的朋友,这才有了这篇期末季的小文章。

为了平衡以上两种考量,这一篇《等》与《病》风格迥异,主要走意识流,使用大量意象,希望留给大家更多自由理解的空间。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0

        花少北隐退后,他活在声势浩大的怀念里,也被捧在两个人滚烫的心头。

                                               ——《病》

 

1

        在没有做up主之前,花少北也干过不少的工作,并不觉得人生的出路只有窄窄几条,可现在,许是人总是走着走着路就窄了,许是自己比往常任何时刻都缩得更紧,许是自顾自把那只手甩开了,花少北想了三天两夜也没有想到有光的出路。

        “呵,难道本来走的路就满是光吗。”花少北自嘲地想着,“不过是我只看向灯火。”他最终决定先停下望一望,赌命运会否再推他破一次茧。只是,他自顾低着头在河这岸走啊走,没看到不存在苍天,所有的结都要靠他自己亲手去解。荣格早就说过:“如果我们的潜意识里,有一些自己还没有处理好的冲突、矛盾、被压抑了的渴望,我们虽然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它们却会发生在外部世界里,显得像我们的‘命运’。”

        很真实,太残忍,不论是对花少北而言,还是对KB和某幻来说。

        某幻和花少北还是合租着,某幻的视频保持着产出,但出差和直播少了很多,一方面是为了空出时间,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宣判自己丧失了没心没肺快乐的能力。某幻是个深谙世事的人,经历得多,自然就看得透些,这些天下来他把花少北的心病猜了个七七八八,分析得出原因,但面对所谓的合理,他说不出赞同。不做视频的时候,某幻会陪着花少北呆呆地望着窗外大厦上模糊的灯,两人只是待在一起,不太说话。花少北抱着揉成一团的毯子,整个人仿佛快要缩到毯子里去,某幻不敢转眼,怕一眼就失去控制。他们看着灯,这灯却不看他们,亮亮地只看向鲜活的欲望。

        某幻不是没想过再次促成KB和花少北——毕竟他连“把我看成他”这种话都说得出——“可是那会比这样更疼。”某幻转念,又半步也迈不出了。

        KB身处其中,自然也不会太糊涂,但如果花少北执意放手,而且本意是为自己好,那么他没有任何立场再去抓那只苍白的、固执的手,只可能远远望着,挣扎着不放弃目光的牵绊。曾经,KB对百大和涨粉没有太明确的追求,现在,他也无法接过花少北折下来的翅膀,即使他无数次地想象与小花真正地成为一体。

        “只是常态就很好,一切都保持着他抽身那一刻的模样。”KB只好存着花少北重新抬头看来的侥幸,撑着。

        “除了,他不再见我。”

 

2

        待在家的时日里,花少北沉在自己的思绪里走了很多路。

        他从不觉得自闭是为了逃避世界的恶意,或者说,他不觉得恶是可以被逃避掉的。那为什么遇到无解的问题还是只想缩起来呢?他想。我和世界不熟,所以冷漠是理所当然的。令人痛苦的不是世界永恒的无情,而在于曾经有过很多动情——为相遇,为眼泪,为时间,为天黑,为几个人,为共赴佳期。

        他明白自己对于KB的感情,那可以定义为爱情。但是,爱情又是什么呢?这真是个糟糕的问题。他可以给出世界上最绮丽最动人的比喻,却没办法描述。他可以想象,爱情像冬日午后两点新鲜出炉冒着热气的松软蛋糕诱人的肌理,像沐浴过后一杯略微苦涩的沉静而朴素的岩茶,像大雨滂沱因紧握而潮湿的伞柄和泛白的指节,像古刹常年香火旺盛游客摇动的祈铃。可爱情是什么呢?花少北不知道,他本可以感受,但自以为切断痛感的同时,伴随而来无法言明的安全感的缺失,从完整变得如找回的零钱。

        他想,我也许做错了事。

        但,回头仍然不是岸。

 

        这天晚上,花少北和某幻默默地靠在沙发上,无言。桌上的玻璃杯装满了月光,把不住风的形状。这天晚上,花少北梦到星星在木地板上划过,在自己的胸口跳伞;梦到医院输液瓶中装满了艳红的花瓣,汁液流入自己的身体;梦到月光打碎了玻璃,梦到玻璃流出了鲜红的血,梦到天使要回收已成渣的玻璃,被来送日历的外卖员拦下了时间。KB送的鼠标变成了留声机,播放着草莓的气味,浓烈非常,几乎要呛得他留下泪来;某幻送他去医院那天打的黑伞长成了蘑菇,每一个褶皱下都埋藏着铜金色的子弹……

 

3

        花少北走了。他留给KB的话还是“KB你一直走,过得会更好”,留给某幻的话还是“某幻,我知道,真的谢谢你”。

        KB终于能够进入花少北的房间,在它的主人离去后。也许只为了看一眼空空的床,也许眼中还是满满的,空与不空,也全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了。

        某幻到头来还是没能说出,没能亲口对花少北说,自己对这世界暗藏了百种利器,可最先赶到的,是看起来距离最远的太阳。

 

        “我多想没有遇见你。那样最好。”

 

        “我多想早些遇见你。一切尚好。”

 

4

        下雪了,有人在雪地里放烟花,几声呼哨之后,墨蓝的夜空中绽放出五颜六色的花朵,一如春天再次来临,又如一个美丽的幻梦。

        而玻璃杯,碎掉了还能拼起来吗……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漠谰

玉兰

花后余天的新叶

并非彼岸思念

只是想更久地经历

同一个季节


47这女人。。。啧。

可以猜猜写的啥。

花后余天的新叶

并非彼岸思念

只是想更久地经历

同一个季节




47这女人。。。啧。

可以猜猜写的啥。

サヤ saya
花火 尚未暗却的花火,在熄灭殆...

花火


尚未暗却的花火,在熄灭殆尽前闪烁着

花火


尚未暗却的花火,在熄灭殆尽前闪烁着

白胡子长干豆
《梦中人 - 后院》2

《梦中人 - 后院》2

《梦中人 - 后院》2

廿箫

古诗词意象C位之争(1)

明月别枝惊鹊……

明月何时照我还……

明月不谙离别苦……

说起古诗词里的意象,我――明月,肯定是妥妥的C位出道,你们谁都别和我争,争也争不过我!

其实我的名字有很多,最常用的名字是明月,比较生僻的有桂魄,玉兔,素娥等等,带洋味儿的有moon,还有我的好搭档钦赐我一个名字――白玉盘。(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

不管这些名字怎样千奇百怪怎样脑洞大开,每当你在晴朗的夜里抬头往上看,半天空中那个圆溜溜或者瘦巴巴的,就都是我了。

我在诗词里出镜率如此之高,很大程度上要拜那些失意漂泊的迁客骚人所赐,就拿我的好搭档来说。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听说他的好友王昌龄因为行事不拘小节...

明月别枝惊鹊……

明月何时照我还……

明月不谙离别苦……

说起古诗词里的意象,我――明月,肯定是妥妥的C位出道,你们谁都别和我争,争也争不过我!

其实我的名字有很多,最常用的名字是明月,比较生僻的有桂魄,玉兔,素娥等等,带洋味儿的有moon,还有我的好搭档钦赐我一个名字――白玉盘。(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

不管这些名字怎样千奇百怪怎样脑洞大开,每当你在晴朗的夜里抬头往上看,半天空中那个圆溜溜或者瘦巴巴的,就都是我了。

我在诗词里出镜率如此之高,很大程度上要拜那些失意漂泊的迁客骚人所赐,就拿我的好搭档来说。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听说他的好友王昌龄因为行事不拘小节(不护细行)被远贬至龙标做龙标尉,好搭档拜托我把他的一片愁心寄过去,聊做一片安抚关怀之意。

okey――您的快递月小哥已上线。

王昌龄,来自你好友李太白的一份诚挚关怀请签收!

不久后好搭档又找我了,他邀请我和他喝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诶!话先说开,喝酒可以,陪酒不行!我可是个有底线的月亮!看着太白借酒浇愁强颜欢笑,我这心呐,也拔凉拔凉的!来,干一杯!

后来有位乡愁诗人还针对我的好搭档说了一句极中肯极具内涵的话:“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说得真不错,我和酒兄弟,大概可以算得上是太白诗作中雷打不动的常驻嘉宾,后世民间还衍生出了一个“太白醉酒,揽月溺水”的故事。故事每每重提,总是一片风流意。

其实,我不止在太白诗作中出镜奇高,其他诗人大佬们也都对我宠爱有加,时常邀我客串,一把,比如说杜甫杜大大(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苏轼苏大家(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我也是来者不拒有求必应,从不放弃任何一次出镜机会。

举个例子――南唐后主李煜。李煜优于才情,善写些春花秋月云卷云舒,满腹的闲愁愤懑意难平,后来国破家亡,更平添了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离愁别绪。他在词中写道:“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渊锁清秋。”只身一人踏着古旧的木阶登上孤零零一座小楼,本欲登高抒怀排解忧愁,怎奈只见一弯斜月独挂天边,整间院落都弥漫在一片萧条冷落的肃杀深秋氛围里。这场景,这意象,怎能叫人不潸然泪下?这还不算完,李煜在他的绝命词《虞美人》中又双叒叕提到我,“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这句话我就忍不得要说叨说叨了,大凡诗人,开心了得意了顺遂了,谁都不鸟我,一伤心一落寞一坎坷,一准儿要把我拉出来遛一遛,还赋予我诸多内涵情感。譬如什么寒蟾啊,什么孤月啊,说得我自己都忍不住为自己掬一捧同情泪,长叹一声:“我太难了!”

王国维老先生曾经说过:“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所谓凄风,所谓苦雨,所谓祁寒,所谓酷暑,绝大多数是人心中喜怒哀乐的折射和体现,太白诗作云:“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人也好,月也罢,本就是如此这般。入眼是景映入心扉的便是情。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

怎样,我说我是古诗词意象界的C位,没有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吧?有谁不服?敢来和我battle吗?

漠谰

也曾有绿色的羽翼

尽管只能仰望


以世纪为单位

窒息和黑暗

磨出了坚硬的

空壳


在火光里终于解脱

终于可以追逐太阳

也曾有绿色的羽翼

尽管只能仰望


以世纪为单位

窒息和黑暗

磨出了坚硬的

空壳


在火光里终于解脱

终于可以追逐太阳

漠谰

花枝

墙弯腰

墙低眉颔首

佝偻着

卑微着

尘埃里垂下花枝

墙弯腰

墙低眉颔首

佝偻着

卑微着

尘埃里垂下花枝

此非明

冰凉的雪

飘坠

落在柔软的发梢

浓密的睫翼

与苍白的指尖

一点一点

砌成

一座雪白的塑像

自眼角

涌出了温热的泉

浇过冻结的脸

融化寒冷的霜

最后

化成地面一滩湿冷的水

像一场梦

透明地蒸发

冰凉的雪

飘坠

落在柔软的发梢

浓密的睫翼

与苍白的指尖

一点一点

砌成

一座雪白的塑像

自眼角

涌出了温热的泉

浇过冻结的脸

融化寒冷的霜

最后

化成地面一滩湿冷的水

像一场梦

透明地蒸发

漠谰

思恋

大概是个文设。


从唇间掉出的花瓣,很快就被呢喃淹没。

虹膜蜕为陌生的颜色,眼底像是有什么在结晶,猩红的花早已扎根,此时破镜而出。

伤口没有血,无数黑鸟从此挣脱了我,抛弃了我。白鸟落在我的肩头。到底是旅鸽还是渡鸦呢。我也在化作鸟,记忆脱落成羽绒,缠住了我。


我病了。明明我没有思恋着谁。

也没有谁思恋着我。


大概是个文设。




从唇间掉出的花瓣,很快就被呢喃淹没。

虹膜蜕为陌生的颜色,眼底像是有什么在结晶,猩红的花早已扎根,此时破镜而出。

伤口没有血,无数黑鸟从此挣脱了我,抛弃了我。白鸟落在我的肩头。到底是旅鸽还是渡鸦呢。我也在化作鸟,记忆脱落成羽绒,缠住了我。


我病了。明明我没有思恋着谁。

也没有谁思恋着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