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感人故事

2196浏览    107参与
顾殿雲

«氣之国»

                                 第一战                 ...

                                 第一战                                      

这里是顾殿雲一位新手写者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1.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2.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Respect 《黑色四叶草》


————«»——————————«»—————


第二天一早,就听见万豪在帐篷里嗷嗷桥叫唤,“有病吧,起这么早,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辛诺抱怨道。万豪一把拉起辛诺,“麻溜的,走了,一会赶不上打异兽了咋整。”辛诺睡眼惺忪地就被拉走了。



旁白:在这个世界上(非常庄严的声音),提升强度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主要的就是通过修炼提升氣阶,所谓氣阶,就是像等级一样的东西,氣阶越高,就可以使用对应越高等级的氣技。其次就是氣具,氣具分为普通 一般 史诗 传说 神话五种品质,这些氣具只能通过从异兽上掉落的材料锻造而得,并且极难成功锻造,(传说中,有可能会在异兽身上直接掉落,但从未有人亲眼见过)所以拥有一套氣具是很难的。




万豪二人准备前往小岛西方的森林进行历练,这里存在的都是一些低阶的异兽,比较适合他们两个初学者,刚进入森林,就遇见了一只魔铠熊,这是比较初阶的异兽,做足了功课的辛诺说,它的属性是水,你可以用你的光属性基础技能攻击下试试。(光属性只与暗属性相克)万豪蓄势待发,氣力顺着血管,经络,汇聚在手指上,发出一条耀眼的光线,并伴随着小范围的爆炸,魔铠熊直接被打的站不起身,正当万豪准备向前给出最后一击时,魔铠熊在四周散射出无数水流,向上汇拢,将自己包裹起来,好像一个护盾般,万豪尝试用光线射击攻击,但却被水流吸收。


突然,熊身旁的水盾炸裂开来,发出巨大的能量,把万豪辛诺二人震退数十米,万豪更是直接撞在一颗树上,险些全剧终(不是),辛诺连忙站起身说:“这只熊居然在这种时刻升阶了,这是他的下一形态,巨魔熊,这一下可就是一只相当于三阶中品的异兽了啊,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命丧于此吗?刚开始冒险就遇见这种破事,见鬼了,shit!”万豪挣扎着从树上爬起来,树被撞了一个大坑,用手背擦了下嘴角旁的血,笑了笑说:“够刺激,我喜欢,来吧,小浣熊!”(巨魔熊身上贯穿红褐色的条纹,深蓝色发着蓝光的魔纹有次序的排列在身上,手臂,膝盖,头部上包裹着由水元素凝结成的防具)巨魔熊听到这番话,愤怒的拍了拍胸膛,向前大吼一声,向万豪扑去,辛诺及时的使出了水盾,险些没挡下这一击,万豪迅速起身,绕着圆圈,在巨熊身旁跑,同时用光线不断攻击,伴随着一阵阵黑烟升起,巨熊大吼,将烟雾吹散,将周围所有的水包绕在脚底,奋力向上跳起,随之用最大的力气落下,大地仿佛要裂开,巨大的冲击波,直接把万豪震飞,好在万豪化作一束光,径直冲向巨熊,依旧使用他那微不足道的攻击,巨熊一把抓起万豪,用另一只手照着万豪就是一拳,随即用力将他扔在一旁的树上,万豪吐了一大口血,两眼发黑,睁不开眼。



巨熊缓慢向辛诺走去,辛诺没有一点办法,毕竟她不擅长攻击技能,她恐惧的大喊,万豪!万豪!巨熊一把抓起辛诺,手掌用力捏住她,辛诺的五脏六腑仿佛就要被击碎,口中吐出大量的血,眼睛不见光芒,巨熊将其扔在一边,万豪听见刚刚辛诺的呼喊声,缓慢的睁开眼睛,在朦胧中看见辛诺的惨状。



他站了起来,黑着脸,不出一声,巨熊以为他已经死了,被这一幕惊到,惊愕在哪里,万豪低着头,摇摇摆摆的走到巨熊身旁,巨熊奋力一挥,万豪化作光影,迅捷的躲了过去,万豪跃至半空中,单手撑起巨熊的下巴,一声蔑笑,随即,用光速将巨熊的脑袋按在地上,大地都已裂开,还不够,他将在地上的巨熊踢起至半高中,用光速,来回击穿巨熊身体,十八下,最后将巨熊重重摔在地上,巨熊毫无还手之力,眼睛翻白,体无完肤,身上冒着黑烟。




万豪晃晃悠悠的下落到地上,感觉马上就要倒下,但他还不能这样倒下,他要把辛诺抬走,否则辛诺就会死,他凭借着他最后的意识,穿过森林,来到救护站,将辛诺交了出去,随之自己重重倒在地。




顾殿雲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指尖,暖到了心头。望向窗外,两位耄耋老人互相搀扶着,在公路旁散着步,朝着光亮走去,那一刻我感觉他们就像那一缕暖到我心头的阳光一样,这又不禁让我想到了老家的那两位老人。


      那是一个黄昏,妈妈让我快点去超市买两袋盐,我一路小跑跑到了一座小桥上,那座桥很简陋,是用一些大小不一的木头搭成的,充满了故事感。我逆着阳光跑上桥,这时从我身旁经过了两位老人,他们互相搀扶着,生怕对方发...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指尖,暖到了心头。望向窗外,两位耄耋老人互相搀扶着,在公路旁散着步,朝着光亮走去,那一刻我感觉他们就像那一缕暖到我心头的阳光一样,这又不禁让我想到了老家的那两位老人。


      那是一个黄昏,妈妈让我快点去超市买两袋盐,我一路小跑跑到了一座小桥上,那座桥很简陋,是用一些大小不一的木头搭成的,充满了故事感。我逆着阳光跑上桥,这时从我身旁经过了两位老人,他们互相搀扶着,生怕对方发生意外,从他们身旁跑过时,我用余光瞥见了他们,走得慢慢悠悠,如同那个黄昏的阳光,与清晨的阳光所不同的是,它目睹了这一天内所发生的所有故事,不正如同两位老人一样经历了一生的故事一样吗。那时,一股无形的力量涌上我的心头,我不由自主的停下来,转过身来,望着他们互相搀扶的背影,朝着即将落下,不,应该是即将再次升起的光走去,那一刻,我亲眼目睹了“真情”。我一直看着他们,直到走到了我看不见的地方,或许是走向了幸福吧。


      回到家中,问妈妈那两位老人的情况。妈妈说:“他们两位据说是从20岁开始相爱,一直互相陪伴到了现如今的70岁,村里的人都很尊重他们,他们有两个儿子但都出去挣钱了,只留下他们两个人互相依靠,虽然可怜,但是他们应该很幸福,毕竟这早已不是爱情,而是真正的亲情。”我当时发自内心的崇敬他们,可是,不久以后,意外却发生了。


      两位老人中的奶奶在我离开老家很久之后,患上了老年痴呆,并且很严重,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很震惊并且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外面下着大雪,我再一次的看向窗外,银装素裹,一切都很安宁,唯独看见了一位老人孤独的坐在一棵大树下,不知是在怀念着什么还是在期待着什么。我们一家人决定去医院看看奶奶,接到消息的早上我们就出发了,黄昏时刻才赶到,我忐忑的走进医院,走进病房,只见爷爷紧紧抓住奶奶的手并且一直陪伴这奶奶,奶奶口里一直在说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但是爷爷却一直点着头,好像能听懂一样,窗外的雪还在下,还是一样的寂静,但却丝毫不与屋内奶奶的吵闹声冲突,我看着他们,感动的泪水不经意的流出来了,尽管雪下的有多么大,也掩盖不住他们那颗充满真情的心啊,那一刻我坚信,他们走向了幸福。


      又是那缕熟悉的阳光,透过冰雪,洒落在两位老人身上,心上,那一刻我明白了原来陪伴就在身边,原来光就在身边,原来真情就在身边。

星⭐浅

一元厨房

“凌晨四点 海棠花未眠”——川端康成


       夜晚的星光已燃烬,天幕倾泻下,夜色从角落弥漫起,将我裹在其中。轻盈的雨丝罩着远处的高楼,海市蜃楼般忽隐忽现,捉摸不透,如画一般。


       我曾反复画过那张画,深蓝色的背景中央有一幢灯火通明的楼,楼下是接连不断的闪烁着警报的车,对面是一矮房,一盏微弱的光,却是彻夜不断;昏黄的灯,带去无尽的温暖。...


“凌晨四点 海棠花未眠”——川端康成


       夜晚的星光已燃烬,天幕倾泻下,夜色从角落弥漫起,将我裹在其中。轻盈的雨丝罩着远处的高楼,海市蜃楼般忽隐忽现,捉摸不透,如画一般。


       我曾反复画过那张画,深蓝色的背景中央有一幢灯火通明的楼,楼下是接连不断的闪烁着警报的车,对面是一矮房,一盏微弱的光,却是彻夜不断;昏黄的灯,带去无尽的温暖。


       趁着夜色溜出房,我穿过大厅,里面挤满了床位,走廊中各种病床来来往往,每个人的脚步都很匆忙,不断呻吟声让我感到窒息,我快步走出去。


      即便是凌晨,门口也是熙熙攘攘,远处霓虹灯在细雨中是模糊的,唯有昏黄的光清晰的仿佛近在眼前,我认识那抹光,我曾在楼上无数次注视过它—— “一元厨房”


       可能是一直在房未出,也可能吃了太久食堂的饭,母亲每次问我想吃什么,大多我都摇摇头,但那天晚上却是迫切想尝尝家里的味道,天色已晚,返程必定是来不及,我正为 又给母亲出难题而感愧疚,母亲笑笑,向我指指对面的矮房“没问题!”自此,我便格外注意这座小房,昏黄的灯光从不间断,即使是在狂风暴雨的凌晨。今晚也是如此。


      我走近,想更清晰的看看这抹光底下的真面目。费力的爬上陡峭的台阶,墙壁已是掉漆,墙角有一盆绿萝,倒真是有“细雨春芜上林苑,颓垣夜月洛阳宫”的感觉。但里面的设施出乎意料的完备,灶台、锅、碗一尘不染。我不理解 一元钱的厨房,如此设施,丝毫不盈利,这是怎样的大爱呢?我素爱用笔记录下 一切遇到的暖心事。便欢喜的想问问这件事的缘由。


       厨房的老板娘正忙碌着洗菜,摆锅……我刚踏入后厨,她笑盈盈的问“做饭吗?”


       我摇摇头“想询问您一点事情”


       却不想,随后便被她赶出来。


       我一边走一边说“就两句话啊”


       “多说半句就有人吃不上这口饭了!”


       因为丝毫没有睡意,我便坐在对面的长椅上,看她忙碌,细心的告诉他们每件东西的位置,临走也不忘微笑目送。


       窗面泛起一丝亮色,昏黄的屋里映入一抹晨光,分不清是灯光还是霞光,她终于歇息下,坐在桌边拣菜,霞光穿过云层照在她脸上,越发的灿烂,我赶忙上前去。她看了看我,无奈的摇摇头,给我提来凳子“问吧!”


       “您为什么要办一元厨房呢?”


       “我老伴儿曾住过这医院,病到最后什么也吃不下,就想尝尝家里的味道,可饭还没做好,人就……”她叹了口气“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万佐成夫妇开的一元厨房,受了触动,临了没吃上他想吃的,要是别人能吃上,也挺好,也算是弥补了遗憾。”


      “那您没想过再多收一点钱?每次每个人的花销不止一元吧。”


       她沉默了,抬头对上我的目光,朴实却真挚“姑娘,这钱哪有命重要啊!”


       我愣住了。原来一元钱可以买到爱和希望,淋过雨的人总会想给别人撑伞,把所有的悲伤放进锅里,用善良酿造,变成爱的味道。


      正想着焦急的声打断了思绪“姐,这里可以借厨房?”


      老板娘慌忙起身“对对对,米和菜随便用,一元钱,钱先欠着也可以。”


      我望着又一次忙碌在后厨的身影,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有问。


      “请问您会将一元厨房坚持开下去吗?”


       但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走出矮房,细雨已停,晨曦穿过重重云霞而来,带着翻滚的晨雾,罩着这座忙碌的城市。门口嘈杂未平,我的心却是平静的,如泻在身旁叶片上的阳光,昏黄色的,照着我的心暖暖的。

————向熊庚香万佐成夫妇致敬

MuMu♥

死亡海域/父亲亡故

   "杰克!游过来!你是鲨鱼!将来海域的主宰者!"杰森严厉地对杰克说道。

"好...父亲"杰克颤颤地挥动鱼鳍,向比自己大数倍的杰森游去。

"对,杰克就是这样!大胆地游!海里没什么是鲨鱼不能去的。学会了吗?"

"是,父亲!"杰克垂下小小的鲨鱼脑袋,他真的很畏惧这个严厉的父亲,他天资不够,没有别的小鲨鱼那么强,他从来没看见父亲对他笑过.....

"杰克,抬起头来,你在畏惧什么!"

杰克猛地抬头,看见父亲硕大的鲨鱼脑袋上黑溜溜的眼珠子正严肃地望着他。

"...

   "杰克!游过来!你是鲨鱼!将来海域的主宰者!"杰森严厉地对杰克说道。

"好...父亲"杰克颤颤地挥动鱼鳍,向比自己大数倍的杰森游去。

"对,杰克就是这样!大胆地游!海里没什么是鲨鱼不能去的。学会了吗?"

"是,父亲!"杰克垂下小小的鲨鱼脑袋,他真的很畏惧这个严厉的父亲,他天资不够,没有别的小鲨鱼那么强,他从来没看见父亲对他笑过.....

"杰克,抬起头来,你在畏惧什么!"

杰克猛地抬头,看见父亲硕大的鲨鱼脑袋上黑溜溜的眼珠子正严肃地望着他。

"嘿伙计!,我跟你们说这海域鲨鱼不错啊,今天我们定能干票大的!"

"哈哈哈你不是在吹牛吧,什么鲨鱼会到浅海这边来啊?"

说罢那自信的小伙计脸色变了变,

"嘿,你这是不信我吗?等着瞧吧!"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头却在不断打鼓,这片海域不算很浅,但也不深,拜托拜托他真的不想去深海区啊,上次一条船直接被大浪卷翻沉没了啊!他真的怂!

"杰克,看我示范一遍,你要..."话还没说完,一张巨大的电网将杰森整个笼罩起来了,滋滋的电流在网上撺掇

"嘿!真的假的?我刚放下去没多深啊?!"船上一个小伙计喊道。

杰森不断地用头去撞网,挥动着巨大的鱼鳍,用尖利的牙齿撕咬着,试图咬破这张网。

"快快!这条大的很!,来来来上麻药一起把它拖上来!"

说罢,一支偌大的麻醉针从枪里喷发,射在了杰森的背上,杰森的脑袋昏昏沉沉,鱼鳍也挥动不了了,但他还是不断地拼劲全力去撞,但巨大的电流让他疼痛无比。

"父亲!"杰克急的团团转,部分电流在水里窜来窜去,但杰克心急如焚,用力往杰森那边游,他不想做一个没用的小鲨鱼了!他要帮父亲咬碎那张破网!冲啊!

"不....杰克!走开!回去!...快..找母亲,离开这!"杰森对杰克大声吼道。

"不!父亲你说过的鲨鱼没有什么地方不可以去,我是将来的主宰者!"杰克大声地说。

"你   你是什么东西?一条小鲨鱼罢了,你老子都不行?你行?"杰森险些气笑了,他能感受到麻药正在发挥作用,杰森斥责道"够了,快躲起来!等你老子我把他们都咬碎带你回家!快,不要露出你的身子!"

"好....."杰克迅速游到了大片的海草里,焦急地望着父亲。

杰森对着杰克露出来一个大大的笑"杰克。。。记得,羽翼未丰,实力不够的时候,要学会.....这是父亲给你上的...后..."

杰克听的迷迷瞪瞪,但还是用力地点了点自己的鲨鱼脑袋,他知道的,他相信父亲!父亲是最厉害的鲨鱼!

几个彪形大汉将杰森拉了上来,看他昏迷了才关掉电力,打开网,用力地把杰森甩在了甲板上,用刀子划开他美丽的鱼鳍,整个割了下来,将鱼鳍收好后就用力将杰森一甩甩进了海里面,大片的血染红了海面,几个伙计笑呵呵地离开,怕血会引来其他鲨鱼。

杰森意识在剧痛下清醒了一点点,他下意识望望那海草堆,看见里头的小鲨鱼时松了一口气,用力的扑棱着,却无法游了,他的鱼鳍....没了。

"没事了...杰克...没事了"杰森缓缓地向杰克游去。

"爹地!"杰克早就闻到了甲板上的血腥味,可是他....不能给父亲惹麻烦的。杰克此时实在是忍不住了,他崩溃地快速游过去。

杰森再也支撑不住了,他缓缓地倒在了海底,此时大片的海都被血染的红红的,却不是温暖的日落晚霞。

"爹地!爹地!"这是杰克第一次叫杰森爹地,他以前迫于父亲的威压,从不敢这么叫他的。他游到了父亲的旁边,用小小的鲨鱼脑袋蹭着杰森的背,好像这样他就会醒过来一样

"爹地....你还没有教会我游过海涯,怎么捕食。。。"

"爹地你看看我,你骂我啊,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你看看杰克"

"爹地你睁开眼睛啊,杰克害怕"

"都是我不好,让爹地带我到这片海域来的。。。爹地...."

杰克的眼角有一滴小小的泪珠,和海水融合在一起

可是杰森的生命力几乎要被疼痛折磨,他知道的...杰克一直很乖很听话....

"杰克...乖...快回去...等会就晚了!"

"不!"

杰克头一回也是最后一回不肯听他的话,他小心地驮着比自己大数倍的杰森,缓缓地游着...

远处,几头鲨鱼在海底游着,寻找着今天的猎物,淡淡的血腥气勾起了他们的食欲,巨大的鱼鳍飞快挥动着向这边游来。



青衫不是

忏悔录·槿桅

        尽管我无法回到起始,可记忆永远将如羁绊般囚禁着那颗愧疚的心。

       那天的雪茫茫。故乡的天是冷的,欣慰的是人心热着。我爱白色,那是贞洁无暇的化身;我爱人们,那是纯真炙热的象征。

        我认识到了那个女孩。

        现在想起才觉美好。隔着多远都...

        尽管我无法回到起始,可记忆永远将如羁绊般囚禁着那颗愧疚的心。

       那天的雪茫茫。故乡的天是冷的,欣慰的是人心热着。我爱白色,那是贞洁无暇的化身;我爱人们,那是纯真炙热的象征。

        我认识到了那个女孩。

        现在想起才觉美好。隔着多远都看得到的微笑,眼眸里莹莹闪烁……悔恨当初为什么会那样——我开玩笑般在大雪里将她的头摁进雪堆,她哭了。扫了兴致,不乐意的又打了她几拳。

        雪里,北风的号角吹响着。,兴许我走了,又或者没走。唯一记得的,就是那时耳畔里还有一些细微的哭声在荡着。

        第二天,我又看见了那个女孩。脸上仍有昨天的冻斑,涂着膏药,还未痊愈。她向我道歉,是她昨天太软弱了。手里捧着一盆随处可见的槿桅,那个花盆十分精致,就跟她的微笑一样楚楚动人。

        可我当时的注意力全在那个槿栀上。我很生气,这种给狗都不要的东西,送给我是讥讽我吗。

        “我才不要垃圾呢!”我一掌拍飞了那个盆,掉在地上碎掉了。她也哭了起来……

        后来我了解到,她是个孤儿,年幼丧母,父亲又病倒,她一个人独自生活,还要干杂活为挣父亲的医费。

        那时我的心“啪”一下碎了,愣在当场。

        我到底做了什么?禽兽不如啊。

        ……

        后来我几经尝试去拜访她家——那是一间极为破旧的红砖屋,砖与砖的缝隙之间还有洞。难以想象在这冬风肆虐的环境,她蜷缩在哪个角落才能保温?

        心的伤口愈加撕裂,恨不得撞死在这儿。终于我见到了她。

        她面无表情,身上穿着洁白的衣服,眼里失去了光,手有气无力的搭在门把上。

        “我父亲死了,被他们扔在医院外冻死的。”她关上了门,我并没有听到她的哭声。

         麻木了,或是已然绝望了。

         后面的记忆我全然不知,只记得雪盖住了我的眼,我一步一步往院外走,差点滑了一跤。

        在寒冷的日子里面,人们在热炕旁讨论着,他们总是在上街忙碌时遇见一个小男孩,捧着瓷盆,上面插着随处可见的槿栀。人们都以为他只是个傻子,当笑谈后便忘了。

        那是伤害过后的爱意的痛啊。

        冬天完全降临,雪也是越下越大,那是我记忆中最大的一场雪,甚至造成了雪难。我终于在外面找槿栀时遇到了那个小女孩。她蹲在在一块石碑下面——想也知道那是她父亲。我赶忙跑了过去,她看见了我,还是之前的面无表情,失去了以前的灵性,好像沧桑了。

       我拉着她的手,试图让她“苏醒”过来,讲了一大堆有的没的,但还是没有挽回。

        终于她不耐烦了,甩开了我的手。

        “你到底还要怎样?”

        “我喜欢你。”

        时空好像在那个时候凝固了,我看着她的脸,如遍地的槿栀般羞红起来。

       刚想继续说下去,却听见“轰”的一声,旁边山坡的雪砸了下来。我意识到不对,赶紧将她推走。

        “快走……”

         自己刚想离开,却再也出不去了,被雪重重压住。

        几日以后,我在医院的床上醒了,我被救援队救了出来,送进了医院。我看了看身边,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我能下地后,四处打听,从救援队队长口中得知了崩溃的事实——

        救援队赶到的时候,发现一个人倒在那里,是一个女孩,她的双手刨在雪里,流出猩红,染了一片。她早已没了呼吸,跟她父亲一样,被冻死的——直至死去的那一刻,还在刨着雪,欲把我救出来。

        队长又把一只槿栀从口袋里掏了出来,说:“她破烂的衣服里面只有这个。”

        我拿着那根槿栀,再也忍不住的泪流,放声大哭。我跪在地上,不顾旁人阻拦的磕着头,鲜血几乎将雪融化而湿滑的地面染的通红。

        过了一会,终于抬起头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哽咽着,不知道是在对谁说:

        “我爱你,我爱你啊……”

        ……

                                                       (本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编,来自谢寒澈往年四处走访写成)

       

      

        

小八哥电影
奶奶苦寻了十三年的孙子,没想到是这样子的
奶奶苦寻了十三年的孙子,没想到是这样子的
小八哥电影
俩孩子刚被好心人救下,又落入虎口,孩子你说你咋这么命苦呢?
俩孩子刚被好心人救下,又落入虎口,孩子你说你咋这么命苦呢?
小八哥电影
奶奶苦寻了十三年的孙子,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奶奶苦寻了十三年的孙子,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小八哥电影
曾经犯过错,现在是真的想改好,就不能给次机会吗?
曾经犯过错,现在是真的想改好,就不能给次机会吗?
yixin音画博客

一首经典歌曲背后的感人故事。娓娓道来的独白、深情的演唱;安东尼赋予了这首歌新的意境,真实的诠释了人生的困苦坎坷唯有坚强......

一首经典歌曲背后的感人故事。娓娓道来的独白、深情的演唱;安东尼赋予了这首歌新的意境,真实的诠释了人生的困苦坎坷唯有坚强......

潇洒的自信哥

微小说:雪夜

*本小说是根据我小学时表姐画的一个小漫画写的。

BGM(标题可戳):In The Rain 


我是一只流浪狗,一只随处可见的流浪狗,我生活在一座大城市里面,每天都在过着艰苦的日子,直到……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我依旧流浪在这座城市的角落里,我因为寒冷而蜷缩在一个巷子里,任由雪花落在我的身上,突然,有一个人拿着伞为我挡雪,我抬头一看,是一个小女孩,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这时,她说:

“那个,我可以收养你吗?”


后来我被那个小女孩,应该说是我的小主人带回了她的家,小主人正在念小学,学习成绩很好,是学校里有名的好学生。只不过…… 小主...

*本小说是根据我小学时表姐画的一个小漫画写的。

BGM(标题可戳):In The Rain 


我是一只流浪狗,一只随处可见的流浪狗,我生活在一座大城市里面,每天都在过着艰苦的日子,直到……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我依旧流浪在这座城市的角落里,我因为寒冷而蜷缩在一个巷子里,任由雪花落在我的身上,突然,有一个人拿着伞为我挡雪,我抬头一看,是一个小女孩,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这时,她说:

“那个,我可以收养你吗?”


后来我被那个小女孩,应该说是我的小主人带回了她的家,小主人正在念小学,学习成绩很好,是学校里有名的好学生。只不过…… 小主人的家庭气氛却不怎么好……

小主人的父母经常吵架并且吵个没完,看着小主人伤心的样子,我真的很想帮她,但我只是一只狗,并不能改变什么。


后来的一天,小主人终于还是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跳楼自杀了……

后来这件事也很快就上了新闻,而我,也再一次变成了以前的流浪狗。


又是一个冬天,我和去年一样蜷缩在小巷里,雪花落在我身上,而在这时,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又是一个女孩用伞给我挡雪,并且和以前的小主人一样问我:

“请问……我可以收养你吗……”


                                                    「END」

觅语影视
纪录片:这只猩猩成精了!公交车竟然主动起身,给年迈奶奶让座。
纪录片:这只猩猩成精了!公交车竟然主动起身,给年迈奶奶让座。
一翦枚

“她人生开口说的第一句是 我爸爸不是小偷 ”

“她人生开口说的第一句是 我爸爸不是小偷 ”

大自然奇观
老人与企鹅跨越千里的友谊
老人与企鹅跨越千里的友谊
狮山最闪亮的星

知孝行孝传孝道,知恩感恩报恩情 ——锦江师一附小首届“孝心家庭”、“孝心孩子”评选活动,“孝心孩子”3号候选人——陈莹洋;“孝心家庭”1号候选家庭——吴叙佑家庭。请点击连接http://jjsyfx.7and5.cn/,为陈莹洋、吴叙佑投票!


知孝行孝传孝道,知恩感恩报恩情 ——锦江师一附小首届“孝心家庭”、“孝心孩子”评选活动,“孝心孩子”3号候选人——陈莹洋;“孝心家庭”1号候选家庭——吴叙佑家庭。请点击连接http://jjsyfx.7and5.cn/,为陈莹洋、吴叙佑投票!


大话吼游
老奶奶,机器人。
老奶奶,机器人。
手持两笔

「看海」原创

   最近身边发生了一个很美的故事,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

   我有一个表姐,她有一个闺蜜,在我5岁时表姐就把闺蜜带回家和我一起玩了。

   那个姐姐很温柔,小时候我很任性,时不时地和表姐吵架冷战,那个时候,我和表姐都会很熟练地去找姐姐倾诉,姐姐每次都是很耐心地听完,然后想出一个天衣无缝的巧合让我们和好。

   表姐在我小时候常常抱怨我不听话,但姐姐总是说:“小孩子都这样嘛,况且我还很羡慕你呢,有个可爱的妹妹,像我就没有。”

   我和...

   最近身边发生了一个很美的故事,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

   我有一个表姐,她有一个闺蜜,在我5岁时表姐就把闺蜜带回家和我一起玩了。

   那个姐姐很温柔,小时候我很任性,时不时地和表姐吵架冷战,那个时候,我和表姐都会很熟练地去找姐姐倾诉,姐姐每次都是很耐心地听完,然后想出一个天衣无缝的巧合让我们和好。

   表姐在我小时候常常抱怨我不听话,但姐姐总是说:“小孩子都这样嘛,况且我还很羡慕你呢,有个可爱的妹妹,像我就没有。”

   我和那个大姐姐现在还有联系,但今年就断了……

   姐姐在我小学时交了个男朋友,我那时老是和姐姐赌气,说她有了男人就不要我了,姐姐的男友也因为这件事变得爱吃醋。

   每次发生这种事,姐姐都会先哄我,我小时候一直以为姐姐最宠我,也只宠我一个,直到有一次我目睹姐姐给了男友比我还大一百万倍的宠爱,我哭了,跑着回家找表姐。

   第二天姐姐来找我,那个男人也来了,他搂住姐姐向我宣示主权,还说会把姐姐从我身边绝对夺走,我反锁了房门。最后还是让姐姐进来,姐姐说他说话不太分轻重不懂得哄小孩,我大叫着说我不是小孩,乞求姐姐不要跟他走。

   姐姐在我耳边温柔的说:“小#啊,你现在还不明白。姐姐这次,遇见的是一生一世的爱情,姐姐还要和他一起去看海呢~”

   多年后我变得成熟了,但在姐姐面前还是会变回以前。姐姐有时也会和男友吵架,于是我就变成了那个制造天衣无缝的巧合让他们和好的爱情助手!

   2017年,他们结婚了,我是特邀嘉宾,表姐是伴娘,姐姐穿上白色的婚纱时真的很美,那时,阳光透进来,照在姐姐的脸上,好似真正的三月之光。

   2021年6月,姐姐被确诊晚期癌症。

   已经没有希望了,姐姐放弃治疗享受最后的时光。9月9日晚我偷跑去医院看姐姐,我依偎在姐姐旁边哭,痛恨上天为什么要把这么善良的一个人逼到绝路,但姐姐却抬起僵硬的手抚摸着我的头,笑着对我说:“别哭,我并不痛苦,虽然我的生命短暂,但我遇见了很多值得的人,老妈、老爹、##(表姐)、他、还有你。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没去看海了……”

   我跟姐姐男友商量后,2021年9月10日早晨六点,姐姐男友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姐姐,把她推到了海边,太阳刚刚升起,金色的海面从远处慢慢延伸到沙滩,天空慢慢从灰色蜕变为蓝色,有一缕阳光照了过来,照在海滩上,照在海风上,照在姐姐男友身上,照在录像机上,照在姐姐脸上……照过天空,照过大地,照过风,照过雪,照过春夏秋冬,照过过去。

   姐姐皮肤白得透亮又干瘪,她捏了捏鼻子,眼睛红得闪出光芒。

   姐姐:“海,真的好美啊。”

   说完话,泪珠从姐姐的眼眶滑下,她永远停止了呼吸,姐姐的时间永远定格在了海边,但姐姐带给我的爱,却随着时间的长河,流向了希望的远方。

   那个录像机,一直被我保管着,姐姐,谢谢你,让我遇见你~

小钟先生
5岁:“妈妈,烧红烧肉吧” “...

5岁:“妈妈,烧红烧肉吧”

 “行,烧” 

15岁:“妈妈,别烧红烧肉了,换换味道” 

“行,买别的菜”

 35岁:“儿子,啥时候回家吃一顿啊?妈给做红烧肉”

“不行,今不在家” 

70岁:“妈,我想吃红烧肉” 

那边,已经没有了妈妈的声音


作者/杨一帆

编辑/小钟先生

想收集世间所有美好赠予你.

5岁:“妈妈,烧红烧肉吧”

 “行,烧” 

15岁:“妈妈,别烧红烧肉了,换换味道” 

“行,买别的菜”

 35岁:“儿子,啥时候回家吃一顿啊?妈给做红烧肉”

“不行,今不在家” 

70岁:“妈,我想吃红烧肉” 

那边,已经没有了妈妈的声音



作者/杨一帆

编辑/小钟先生

想收集世间所有美好赠予你.

阿柴电影
爱从来不是身外之物
爱从来不是身外之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