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感念

231浏览    114参与
小牧

断缘

人生如梦,各自精彩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人生如梦,各自精彩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沽风子.

沙雕网络

http://feiyangbahudeqiumingshanchewang.lofter.com/post/1fec69b5_12d0040e8


记【遇逆/逆】当城破


看到这篇时,播放器正切到 暮·簌雪 ,一首纯乐,安恬大气,窗外阵阵雷声,让我想到历史先河的人们,铁骨铮铮,鲜血滚烫。


遇逆最大的刀或许就是将倾的大宋。

http://feiyangbahudeqiumingshanchewang.lofter.com/post/1fec69b5_12d0040e8


记【遇逆/逆】当城破


看到这篇时,播放器正切到 暮·簌雪 ,一首纯乐,安恬大气,窗外阵阵雷声,让我想到历史先河的人们,铁骨铮铮,鲜血滚烫。


遇逆最大的刀或许就是将倾的大宋。


小牧

归家异途

心安即是归处,原来我应该在这里,那么就这样吧。十年梦幻。一梦十年。

心安即是归处,原来我应该在这里,那么就这样吧。十年梦幻。一梦十年。

洛羽

《似孩童般不羁》

文/洛羽


予生于世,心无旁骛。

妄一己之力,磅礴云天。


料何世事缄默,无以言说。


予长于世,纵情八荒。

妄肆意欢笑,畅然心怀。


料何世事无趣,无处欢喜。


予恋于世,难弃难舍。

妄万古不熄,名垂千秋。


料何世事难料,无奈释手。


予绝于世,痴缠难断。

妄了却夙愿,餍足长眠。


奈何心死难诫,坎坷参半。


予搏于世,妄破戒嗔束。

重返无忌童言,似孩童般欢笑。


喜怒无遮,爱恨无掩。


一切倒映眼中,却不...

文/洛羽

 

予生于世,心无旁骛。

妄一己之力,磅礴云天。

 

料何世事缄默,无以言说。

 

予长于世,纵情八荒。

妄肆意欢笑,畅然心怀。

 

料何世事无趣,无处欢喜。

 

予恋于世,难弃难舍。

妄万古不熄,名垂千秋。

 

料何世事难料,无奈释手。

 

予绝于世,痴缠难断。

妄了却夙愿,餍足长眠。

 

奈何心死难诫,坎坷参半。

 

予搏于世,妄破戒嗔束。

重返无忌童言,似孩童般欢笑。

 

喜怒无遮,爱恨无掩。

 

一切倒映眼中,却不必存于心间。


失落的夜曲

不堪

生活中的一些事让人尤其难堪,当你发现身边最亲近的人可能也有着一些诡谲而见不得人的一面存在着的时候,你感到无法理解他们原先对社会一些群体的轻蔑。他们那个圈子肮脏又怎样,你见到的那个人都可能与他们一样不堪细究。此刻我内心复杂,装作若无其事,说笑逗趣,但尤其感到夜的寒冷。

生活中的一些事让人尤其难堪,当你发现身边最亲近的人可能也有着一些诡谲而见不得人的一面存在着的时候,你感到无法理解他们原先对社会一些群体的轻蔑。他们那个圈子肮脏又怎样,你见到的那个人都可能与他们一样不堪细究。此刻我内心复杂,装作若无其事,说笑逗趣,但尤其感到夜的寒冷。

失落的夜曲

欺骗

今天我的一位朋友问我,如果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朋友曾经对我说过很多谎,很多不会伤害到我自身的谎,我会不会跟对方表露出什么,会不会明说。我的答案是不会,是肯定不会。其实如此决绝的“不会”并不是源于我这个人人品有多么高尚,至少我不这么认为,大约,更多的是,我的一种心虚。事实上,我发觉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时候是完整的、彻底的、百分之百地去信任一个人,我也似乎一直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极度虚伪又投机取巧的家伙。像一个小丑去逗笑所有人,又或者是像根浮萍,到处飘摇其实又是无根无靠。
活在世上很累,我不想过多去猜忌他人、揣测他人,所以只好懒惰地、不百分之百投入地去经营每段朋友关系。我把自己的虚伪归为自己的惰性和自私长年累...

今天我的一位朋友问我,如果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朋友曾经对我说过很多谎,很多不会伤害到我自身的谎,我会不会跟对方表露出什么,会不会明说。我的答案是不会,是肯定不会。其实如此决绝的“不会”并不是源于我这个人人品有多么高尚,至少我不这么认为,大约,更多的是,我的一种心虚。事实上,我发觉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时候是完整的、彻底的、百分之百地去信任一个人,我也似乎一直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极度虚伪又投机取巧的家伙。像一个小丑去逗笑所有人,又或者是像根浮萍,到处飘摇其实又是无根无靠。
活在世上很累,我不想过多去猜忌他人、揣测他人,所以只好懒惰地、不百分之百投入地去经营每段朋友关系。我把自己的虚伪归为自己的惰性和自私长年累月积累下产生的一种可怕的精神状态。我似乎一点也不憎恶欺骗,大概是我内心里庆幸对方与自己终于是处于对等而平衡的位置上了吧。既然自己无法做到百分百之诚恳,又何以苛求他人的完全忠诚和坦率。但是也许,我只是会觉得,这种对我的欺骗,最终伤害到的,大约会是说谎的那个人而不是我。终究,是在伤害其本人在其朋友心中的亲近关系,最终,是在毁灭自己的轮廓和形象。而我又何尝不是,一直为自己挣扎纠结的内心而困扰,一边心虚痛哭,一边寻求解脱,一边伤害自己。最终怨得了谁?

失落的夜曲

在一天一天的日子中变化的自己,终究明明白白地失去了一些,却又看不清得到了多少。人始终无法将人生放到台面上明码标价地计算,但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在一天一天的日子中变化的自己,终究明明白白地失去了一些,却又看不清得到了多少。人始终无法将人生放到台面上明码标价地计算,但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失落的夜曲

其实人生当中有一件很困难的事,或者是目前为止我觉得最难的事-- 承认自己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其实人生当中有一件很困难的事,或者是目前为止我觉得最难的事-- 承认自己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失落的夜曲

多年过去,重新翻看五星大饭店,竟然不知道我感叹的是剧还是那些回不去的人与事。
被窗外大雨淋湿的冰凉刺骨,就如同伴随着阵痛的成长和在末端伤感地接纳成长的我们。尚算年轻,但先衰地觉得回忆已足够。

多年过去,重新翻看五星大饭店,竟然不知道我感叹的是剧还是那些回不去的人与事。
被窗外大雨淋湿的冰凉刺骨,就如同伴随着阵痛的成长和在末端伤感地接纳成长的我们。尚算年轻,但先衰地觉得回忆已足够。

失落的夜曲

最近又时常感受到很恐惧,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人生又发展到了另一个阶段,还是只是最近某方面激素分泌过多或过少导致的心理上的失衡。
但这种恐惧与我以前感知到的,又是极不同的。我感觉到自己空前的,不是恐惧死亡,不是恐惧未知,而是在恐惧活着,恐惧着那些命定明确的存在。因为一个人只要活着,就必定是要经历太多太多的痛苦与抉择、太多太多的疲惫和困顿与太多太多的踌躇和不安......我知道自己目前时常身上所感到的寒意,往往不单纯来自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而是那些你已经太熟悉了的、你在未来躲不过的东西。
未来充满着迷惑,但唯一确定的是,人在未来要经历庞大的挫折、困难、人情冷暖、不情愿的世故,甚至意料之外的离去与重返...

最近又时常感受到很恐惧,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人生又发展到了另一个阶段,还是只是最近某方面激素分泌过多或过少导致的心理上的失衡。
但这种恐惧与我以前感知到的,又是极不同的。我感觉到自己空前的,不是恐惧死亡,不是恐惧未知,而是在恐惧活着,恐惧着那些命定明确的存在。因为一个人只要活着,就必定是要经历太多太多的痛苦与抉择、太多太多的疲惫和困顿与太多太多的踌躇和不安......我知道自己目前时常身上所感到的寒意,往往不单纯来自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而是那些你已经太熟悉了的、你在未来躲不过的东西。
未来充满着迷惑,但唯一确定的是,人在未来要经历庞大的挫折、困难、人情冷暖、不情愿的世故,甚至意料之外的离去与重返......越想我往往越惊惧越恐慌,因为我充分认识到自己的懦弱与无能已经到达一个有些失去控制的阶段。我心目中的人不过是一草芥,本来就无法完全控制命运的洪流,却还要去面对已经确知会遭受的痛苦,这一切的一切使得人的生命从被赋予的那刻开始就带有着炼狱的色彩。人从来不是自己决定自己的存在,但是却要不断去接受世上所有的存在。
我不是完全信服西方文化中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因为最初始的命运便不是由人自己获得和掌控的。有时很累的时候我便这样想,觉得仿佛能为自己的无能开脱许多,能让胆小怯懦的自己释怀并坚强许多。我终究也只是个贪图安逸的家伙。果然是这样的。

失落的夜曲

致Daniel J. Groshong

半夜,从朋友圈得知教过我photo journalism的老师。。。然后我一如既往的祈祷了,但不同的是,我感受到自己的眼眶的温暖,不同于往常。我还记得我在课下拍过了很多照片,现在看来,有些真的很拙劣又或者说是初生的朴实,但拍食物的那次,被他称赞为是整个系的食物专题中最出色的一张,这是我对他最深的感激和最深的印象。
随着年岁增长,我不断从媒体中、从生活中、从自己和别人的眼中经历生离死别和天灾人祸,每一次惨绝人寰和近在咫尺都让我感到一阵寒意刺骨。我不愿意却又只得以人的命数来解释、来终止一切哀伤和联想。人因此不得不服气于生命之渺小与脆弱。常常,常常 ,有一条生命离去,常常,常常,又一条生命离去。我不知...

半夜,从朋友圈得知教过我photo journalism的老师。。。然后我一如既往的祈祷了,但不同的是,我感受到自己的眼眶的温暖,不同于往常。我还记得我在课下拍过了很多照片,现在看来,有些真的很拙劣又或者说是初生的朴实,但拍食物的那次,被他称赞为是整个系的食物专题中最出色的一张,这是我对他最深的感激和最深的印象。
随着年岁增长,我不断从媒体中、从生活中、从自己和别人的眼中经历生离死别和天灾人祸,每一次惨绝人寰和近在咫尺都让我感到一阵寒意刺骨。我不愿意却又只得以人的命数来解释、来终止一切哀伤和联想。人因此不得不服气于生命之渺小与脆弱。常常,常常 ,有一条生命离去,常常,常常,又一条生命离去。我不知道我该发什么感慨或是能从中得到什么教训,只能承认,老祖宗的“无常”是最有常、最能解释一切又安抚一切的、对世间万物发展的概括。
因为生命无常,所以,善待它,敬重它,安慰它。—— 致Daniel,你是世界杰出的战地记者,也是杰出的好老师

失落的夜曲

无题

耗费良久,如一场拉锯战的对谈。然而无人真正识得我的内心想法。有时感觉我每次对话都挖掘自己,把自己像个可笑的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刨开剥开,又有点带着半炫耀的孩子气想给人看自己的本真如何、底线如何、自尊如何,但是又在自以为裸露了全部的自己以后,凄凉地发现好像自己还带着一层或两层或三层皮,好在就算我把自己刨得一干二净像个人彘,也并不会得到真正的理解,更多的,是大家自以为的理解,自以为的抱歉。我不能说这种来自他人的所谓理解关怀是虚有其表、流于表面的,他们的无能为力可能只是因为内心格局的不同、建设的不同,我并我能为力。我祈求自己能够感恩他们起码的试图理解,只不过自己也觉得很惘然又徒劳,因为最本源的自我,没有...

耗费良久,如一场拉锯战的对谈。然而无人真正识得我的内心想法。有时感觉我每次对话都挖掘自己,把自己像个可笑的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刨开剥开,又有点带着半炫耀的孩子气想给人看自己的本真如何、底线如何、自尊如何,但是又在自以为裸露了全部的自己以后,凄凉地发现好像自己还带着一层或两层或三层皮,好在就算我把自己刨得一干二净像个人彘,也并不会得到真正的理解,更多的,是大家自以为的理解,自以为的抱歉。我不能说这种来自他人的所谓理解关怀是虚有其表、流于表面的,他们的无能为力可能只是因为内心格局的不同、建设的不同,我并我能为力。我祈求自己能够感恩他们起码的试图理解,只不过自己也觉得很惘然又徒劳,因为最本源的自我,没有任何想并入他人世界的想法。可能是过于自负自傲,我深究内心,感到不快、感到自责,感到平庸的自己能力不足却想法有余,又兼外力附庸,难以自保,本就毫无心力再起头做事,偏又瞧不起他人话里有话却又拙劣十足的把戏。只能说,我尊重一切行为举止想法,但不同流,因为自尊自信又自负,因为知音难觅但又无感于与君同饮。矛盾偏执复杂又可恶,我希望我是一个人。

失落的夜曲

声色犬马,浑然不知。

声色犬马,浑然不知。

失落的夜曲

人可否归于本真一次

在快要被现世淹没的遥远回忆里,我仿佛不是一个十分冷漠的人,但是又是什么时候活成了现在这样,也没办法想起一个具体的节点了。
现在的我是麻木的、冷清的,我的所有过度的情感可能只是源于我不想看到一个极度美好的存在有了一丝瑕疵或者污垢,但最终,我也只是个不能接受残缺现实的庸人罢了。我麻木地写东西、麻木地听从、麻木地做事,然后如触雷一般恍然惊醒,又叹无能为力无法做微,然后又昏昏沉沉地睡下去,把自己锁在一个笼子里。这仿佛令人想起了初中、高中时我隐秘的内心世界,我一度沉迷于大学时繁忙不息的生活、有了清晰目标的生活带来的饱腹的快感,但是却忽略了游离在身心之外的外部力量,冷漠、蚀骨、无情。然后我不由自主的又再次无...

在快要被现世淹没的遥远回忆里,我仿佛不是一个十分冷漠的人,但是又是什么时候活成了现在这样,也没办法想起一个具体的节点了。
现在的我是麻木的、冷清的,我的所有过度的情感可能只是源于我不想看到一个极度美好的存在有了一丝瑕疵或者污垢,但最终,我也只是个不能接受残缺现实的庸人罢了。我麻木地写东西、麻木地听从、麻木地做事,然后如触雷一般恍然惊醒,又叹无能为力无法做微,然后又昏昏沉沉地睡下去,把自己锁在一个笼子里。这仿佛令人想起了初中、高中时我隐秘的内心世界,我一度沉迷于大学时繁忙不息的生活、有了清晰目标的生活带来的饱腹的快感,但是却忽略了游离在身心之外的外部力量,冷漠、蚀骨、无情。然后我不由自主的又再次无能为力地放任自流,然后我的丁点热情又湮灭于汹涌。最后我垂首跳下深渊,无人救我。

失落的夜曲
常常会幻想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常常会幻想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像郭轸和小朱青一样奋不顾身飞蛾扑火般灿烂又决绝的爱情。太过于炫目美好而最终绝于尸骨无还的残酷。
曾经不敢去想象存在于战争中的爱情,因为战火下的每一段故事都是一幕悲剧,区别只在于程度轻重。但人越长大,越发能从容地理解悲剧的美感并越发不可抑制地去欣赏它。
我没有为郭轸的死而心痛,而是为过往时间中人情是非的沧海桑田而哭到心痛,是真的切实地感到自己的心脏在颤抖的那种痛苦。小朱青烧掉了所有过往的印记,承受了人性被背叛包裹的现实。于是我听到小朱青说: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郭轸。
原因不明的,我却想我太能理解小朱青的绝望,也太能理解她对自身的放纵与轻佻。一只还活着的鬼魂,又为什么还要加...

常常会幻想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像郭轸和小朱青一样奋不顾身飞蛾扑火般灿烂又决绝的爱情。太过于炫目美好而最终绝于尸骨无还的残酷。
曾经不敢去想象存在于战争中的爱情,因为战火下的每一段故事都是一幕悲剧,区别只在于程度轻重。但人越长大,越发能从容地理解悲剧的美感并越发不可抑制地去欣赏它。
我没有为郭轸的死而心痛,而是为过往时间中人情是非的沧海桑田而哭到心痛,是真的切实地感到自己的心脏在颤抖的那种痛苦。小朱青烧掉了所有过往的印记,承受了人性被背叛包裹的现实。于是我听到小朱青说: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郭轸。
原因不明的,我却想我太能理解小朱青的绝望,也太能理解她对自身的放纵与轻佻。一只还活着的鬼魂,又为什么还要加之以人性的框架与束缚呢。终篇,看到了褪去一切后的素面单衣的小朱青,仿佛时间像是回到了原点,又像是到了尽头。

失落的夜曲
大海带来的通体舒畅,有时是连山...

大海带来的通体舒畅,有时是连山中的清晨也不敌的。

大海带来的通体舒畅,有时是连山中的清晨也不敌的。

失落的夜曲

畢業季。今年的他們,明年的我們。

畢業季。今年的他們,明年的我們。

失落的夜曲

宿舍边上的会同村,珠海一个略带商业化的小小的古村,大概可供日常没啥市内景点可去的本地市民连带周围成片的果园一起农家乐赏玩一把。于我,意味却不大相同,既是到目前为止近三年大学生活青涩幼稚的见证,又是挣扎想要逃离routine的最容易的选择。然而想想上一次走到步行距离两分钟的这边上来,又是大约一年前的事了。

宿舍边上的会同村,珠海一个略带商业化的小小的古村,大概可供日常没啥市内景点可去的本地市民连带周围成片的果园一起农家乐赏玩一把。于我,意味却不大相同,既是到目前为止近三年大学生活青涩幼稚的见证,又是挣扎想要逃离routine的最容易的选择。然而想想上一次走到步行距离两分钟的这边上来,又是大约一年前的事了。

失落的夜曲

我也不是因为其他。
只恨自己无法从容,习惯了落魄。

我也不是因为其他。
只恨自己无法从容,习惯了落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