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感悟

87766浏览    54340参与
遇岚

粪蜣螂的母爱

粪蜣螂的母爱的确是伟大的,为了自己的子女,这么一个小小的食粪虫要放弃自己的乐趣,甚至放弃自己的食欲,整整四个月守在盛有自己子女的粪蛋旁,不停地忙碌,直到可以光荣地带着自己的子女走上地面,然后才开始自己的生活,尽情地享受寻找和品尝粪料的乐趣,尽情地做自己的事情,不用再时刻保持机警,累的时候也可以好好地休息。
真的是让人敬佩的爱,平凡而伟大。

这是法布尔笔下的一位蜣螂母亲,但是在她身上我看出了一些比某些人类母亲还伟大的本质,具体细节,还是要看法布尔《昆虫记·粪蜣螂的母爱》

粪蜣螂的母爱的确是伟大的,为了自己的子女,这么一个小小的食粪虫要放弃自己的乐趣,甚至放弃自己的食欲,整整四个月守在盛有自己子女的粪蛋旁,不停地忙碌,直到可以光荣地带着自己的子女走上地面,然后才开始自己的生活,尽情地享受寻找和品尝粪料的乐趣,尽情地做自己的事情,不用再时刻保持机警,累的时候也可以好好地休息。
真的是让人敬佩的爱,平凡而伟大。

这是法布尔笔下的一位蜣螂母亲,但是在她身上我看出了一些比某些人类母亲还伟大的本质,具体细节,还是要看法布尔《昆虫记·粪蜣螂的母爱》

浮华难却

两支斑马🦓


第一支笔写的真的好痛苦,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它不怎么下水儿了……


最近有点懈怠,大抵是因为过的过于舒适。


今天摘抄的有句话印象比较深刻。

“人类一见某事不再怀疑就放弃思考,这种致命的倾向是其所犯一半错误之根源。”


我反省了一下,最近真的很多不顺利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如果不是看到了这句话,可能还一直找不到原因,可能继续会犯相同错误。


自省才能让人成长。

两支斑马🦓


第一支笔写的真的好痛苦,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它不怎么下水儿了……


最近有点懈怠,大抵是因为过的过于舒适。


今天摘抄的有句话印象比较深刻。

“人类一见某事不再怀疑就放弃思考,这种致命的倾向是其所犯一半错误之根源。”


我反省了一下,最近真的很多不顺利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如果不是看到了这句话,可能还一直找不到原因,可能继续会犯相同错误。


自省才能让人成长。

三千古

我悟了!

看完墨世佛劫最后一集,我顿悟了。看来我平时所看的释宗典籍还不够多。

最后一集,让我比先前更加了解了地门大智慧的理念。

看完墨世佛劫最后一集,我顿悟了。看来我平时所看的释宗典籍还不够多。

最后一集,让我比先前更加了解了地门大智慧的理念。

十四娘

眼泪只有在眼眶里是滚烫的,

淌下来,流过脸颊,滑到下巴,再砸到地上,就是冰凉而苦涩的。

眼泪只有在眼眶里是滚烫的,

淌下来,流过脸颊,滑到下巴,再砸到地上,就是冰凉而苦涩的。

遇岚

而且母螳螂蛊惑大蝗虫的时候,还摆出了类似于十字架的姿势,看样子就像十字军东征,有的时候结合螳螂捕食,再结合它一些宗教上的动作,还有魅惑的神情,总能想到一些近代的东西和一些复杂的其他方面的事情,总感觉螳螂捕食这个动作好像隐藏了一系列的事情。

而且母螳螂蛊惑大蝗虫的时候,还摆出了类似于十字架的姿势,看样子就像十字军东征,有的时候结合螳螂捕食,再结合它一些宗教上的动作,还有魅惑的神情,总能想到一些近代的东西和一些复杂的其他方面的事情,总感觉螳螂捕食这个动作好像隐藏了一系列的事情。

遇岚

突然好想看一张螳螂拟人

螳螂在捕食前会摆出一种祷告的姿势,所以有很多人认为它是一个传达神谕的女预言家,可能有的人会觉得这是一种迷信的看法。但是在这一点上,科学家的术语和农民们朴素的词汇确实惊人的一致。他们都认为它是一个传达神谕的女预言家,是一个有着神秘信仰并潜心修炼的苦行女。

其实早在此之前,就有古希腊人把这种昆虫称为“占卜士”“先知”。农夫们在描述这些虫子的时候会把自己能应用的词语、有过的印象全部都用上。在火球一样的太阳下,螳螂优雅地半立着自己的身体,双手高高地举起,伸向天空,整个翅膀宽大、碧绿、轻薄如曳地长裙,简直是一名正在祷告、仪态万方的修女。

——法布尔《昆虫记》
悄咪咪地说好想看看哪位心理素质比较好的,或者小时候...

螳螂在捕食前会摆出一种祷告的姿势,所以有很多人认为它是一个传达神谕的女预言家,可能有的人会觉得这是一种迷信的看法。但是在这一点上,科学家的术语和农民们朴素的词汇确实惊人的一致。他们都认为它是一个传达神谕的女预言家,是一个有着神秘信仰并潜心修炼的苦行女。

其实早在此之前,就有古希腊人把这种昆虫称为“占卜士”“先知”。农夫们在描述这些虫子的时候会把自己能应用的词语、有过的印象全部都用上。在火球一样的太阳下,螳螂优雅地半立着自己的身体,双手高高地举起,伸向天空,整个翅膀宽大、碧绿、轻薄如曳地长裙,简直是一名正在祷告、仪态万方的修女。

——法布尔《昆虫记》
悄咪咪地说好想看看哪位心理素质比较好的,或者小时候捉过螳螂的,出一期螳螂拟人。
因为法布尔笔下的螳螂简直是漂亮极了,
真的是万物有灵且萌~

遇岚

法布尔笔下的万杜山野餐,好想吃

法布尔笔下的万杜山野餐,好想吃:

泉水的温度凉得不可想象,大约只有7摄氏度,这对我们这些每天围坐在火炉旁边的人来说简直是无法忍受的。所幸这里的景色还是很美的,真的是个野餐的好地方。那一泓清泉流淌在阿尔卑斯山植物铺成的地毯上,长着欧百里香叶子的指甲草闪闪发光,它那宽大而细薄的花蕾就像银色的鳞片,一层一层地铺在上面。我们把食物从鞍囊里拿出来,把酒从稻草层中取出。涂着蒜汁的羊后腿和面包被随意地堆在了一起,淡而无味的小鸡放在另外一边,留着一会儿当零食打发时间。万杜乳酪、驴梨小乳酪、阿尔红香肠,还有各种橄榄和卡瓦翁的西瓜,看看吧,我们的食物是多么丰富啊!对了,我们还带了鳀鱼罐头和撒着调料的小牛腿,还有很多...

法布尔笔下的万杜山野餐,好想吃:

泉水的温度凉得不可想象,大约只有7摄氏度,这对我们这些每天围坐在火炉旁边的人来说简直是无法忍受的。所幸这里的景色还是很美的,真的是个野餐的好地方。那一泓清泉流淌在阿尔卑斯山植物铺成的地毯上,长着欧百里香叶子的指甲草闪闪发光,它那宽大而细薄的花蕾就像银色的鳞片,一层一层地铺在上面。我们把食物从鞍囊里拿出来,把酒从稻草层中取出。涂着蒜汁的羊后腿和面包被随意地堆在了一起,淡而无味的小鸡放在另外一边,留着一会儿当零食打发时间。万杜乳酪、驴梨小乳酪、阿尔红香肠,还有各种橄榄和卡瓦翁的西瓜,看看吧,我们的食物是多么丰富啊!对了,我们还带了鳀鱼罐头和撒着调料的小牛腿,还有很多装在不易破碎的器皿里的啤酒。我们把啤酒放在了泉水中,这样等我们饱餐一顿后就能尽情享受凉爽的冰镇啤酒了。

我的植物学同事中有两个巴黎人,一开始他们还对这些食物很惊讶,可不一会儿,他们就露出了赞赏的表情,狼吞虎咽地大吃了起来。这可真是人生中难忘的一餐。你看这几个人都露出了饥不择食的样子,一块块地扯着羊的后腿,一片片地咬着面包,把所有的食物都接连不断地塞到嘴里,那速度简直快得惊人。吃得越来越多,我的速度也逐渐降了下来,开始边吃边聊天。大家都对这些食物赞不绝口,一边称赞还一边享用着饭后的甜点——蘸着盐生吃的玉葱。等到所有人都撑得动不了了,我们便直接横躺在草地上,抽着烟斗和雪茄,晒着温暖的阳光。

遇岚

从法布尔的回忆,想到学妹的教养

但这么一大摞花费了那么多精力才得来的水彩画,将来又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呢?也许刚开始的时候,我的家人会小心地珍藏我的这份遗物,但是迟早有一天,它会变成他们的负担,从一个柜子移到另一个柜子里,从一个阁楼搬到另一个阁楼上,而且总有老鼠前来光顾,然后渐渐粘上污渍。最后,它会落入一个远房外孙的手中。那孩子会将图画裁成方纸,然后折成纸鸡。这是不可避免的。那些我们抱着幻想、以最挚爱的方式珍惜爱抚过的东西,最终在现实面前,很可能会遭到无情的蹂躏。
——《昆虫记》法布尔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来这些就总能想起那些为了搬寝室忙的火烧火燎的学妹来,后面说的和法布尔无关,如果只想看名人名言的,可以忽略后半部分……
这也就是为什么...

但这么一大摞花费了那么多精力才得来的水彩画,将来又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呢?也许刚开始的时候,我的家人会小心地珍藏我的这份遗物,但是迟早有一天,它会变成他们的负担,从一个柜子移到另一个柜子里,从一个阁楼搬到另一个阁楼上,而且总有老鼠前来光顾,然后渐渐粘上污渍。最后,它会落入一个远房外孙的手中。那孩子会将图画裁成方纸,然后折成纸鸡。这是不可避免的。那些我们抱着幻想、以最挚爱的方式珍惜爱抚过的东西,最终在现实面前,很可能会遭到无情的蹂躏。
——《昆虫记》法布尔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来这些就总能想起那些为了搬寝室忙的火烧火燎的学妹来,后面说的和法布尔无关,如果只想看名人名言的,可以忽略后半部分……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对我的大学没什么好印象。
毕竟能在厕所里接上水洗澡,就为了省饭卡里两块钱的人,我能说出来什么好话来?
就因为堆放的杂物比较多,而且那个架子生锈了我去了就那样,我去不掉,那就是我弄的呗?
还把我的粘贴都给扯了扔了,我曾经说过别让我人肉出来她是谁,欺负老实人呗就是,没办法不做到见她一次骂她一次。就是当时的想法就是一把把她从上铺薅下来,摔到骨折,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但是我真就看不得你在这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只可惜当时我家不是很有钱,要是现在,早丢下床来修理了。
但是现在活得现实也好,不现实也罢,但是尊重别人的理想和收藏,至少显得你不是那么没有教养。
但是从学妹的素质上看,现在的人真的是只顾自私,眼中很少有别人,更少有尊重和教养。

遇岚

中午时分,一窝小鹑正在太阳底下安静地休息,被一位路过的行人惊吓后,急忙四下逃散。


这些小鸟像漂亮的小绒球,争先恐后地逃离,转眼消失在荆棘丛中;等四周恢复平静之后,伴随着第一声呼唤,小鸟们又都跑回来争相躲在妈妈的翅膀下。这幅情景唤醒了我那沉睡的童年记忆。


我的好奇心开始从那朦朦胧胧的无意识中摆脱出来。在久远的回忆之中,我重新回到了那美好的岁月,那是多么幸福的时光啊。


往事就像一群雏鸟,在生活的荆棘中行走时被弄掉了羽毛。有些从灌木中逃出来时头被撞得疼痛不堪,晃晃悠悠的,连路都走不稳;


有些消失不见了,也许已经闷死在荆棘丛的某个角落里;


还有些精神依然不错。然而,在记忆...

中午时分,一窝小鹑正在太阳底下安静地休息,被一位路过的行人惊吓后,急忙四下逃散。


这些小鸟像漂亮的小绒球,争先恐后地逃离,转眼消失在荆棘丛中;等四周恢复平静之后,伴随着第一声呼唤,小鸟们又都跑回来争相躲在妈妈的翅膀下。这幅情景唤醒了我那沉睡的童年记忆。


我的好奇心开始从那朦朦胧胧的无意识中摆脱出来。在久远的回忆之中,我重新回到了那美好的岁月,那是多么幸福的时光啊。


往事就像一群雏鸟,在生活的荆棘中行走时被弄掉了羽毛。有些从灌木中逃出来时头被撞得疼痛不堪,晃晃悠悠的,连路都走不稳;


有些消失不见了,也许已经闷死在荆棘丛的某个角落里;


还有些精神依然不错。然而,在记忆里最富有生命活力的依旧是那些最早发生的事。


在儿时记忆的软蜡膜上这些事情所留下的印迹,已经变成了青铜般不可磨灭的记忆。


——法布尔


法布尔的童年,其实也是我们的童年,

谁的童年不是这样一群小雏鸟呢?


遇岚

现在阅读过去的文章,果然会有瑕疵。

情感啊,描写啊方面都太直接。

随着岁月的更迭。真的想都重写一遍。

现在阅读过去的文章,果然会有瑕疵。

情感啊,描写啊方面都太直接。

随着岁月的更迭。真的想都重写一遍。

遇岚

我亲爱的虫子们,如果这些对你们不够生动的描述无法说服那些自称“正直”的人,我将告诉他们:“当你们剖开虫子的肚子时,我却在它们活蹦乱跳的时候研究它们;当你们把虫子变成恐怖或可怜的东西时,我让人们爱它们;当你们在实验室里将虫子切碎时,我与蓝天一起听着蝉鸣观察它们;当你们把细胞放进化学反应堆时,我在研究生命的本质;当你们关注死时,我关注生。”
——法布尔《昆虫记》

然而现代人反过来,在法布尔关注生的时候,现代众多人反其道而行,反而在关注死

我亲爱的虫子们,如果这些对你们不够生动的描述无法说服那些自称“正直”的人,我将告诉他们:“当你们剖开虫子的肚子时,我却在它们活蹦乱跳的时候研究它们;当你们把虫子变成恐怖或可怜的东西时,我让人们爱它们;当你们在实验室里将虫子切碎时,我与蓝天一起听着蝉鸣观察它们;当你们把细胞放进化学反应堆时,我在研究生命的本质;当你们关注死时,我关注生。”
——法布尔《昆虫记》

然而现代人反过来,在法布尔关注生的时候,现代众多人反其道而行,反而在关注死

凉凉的梁梁

如果不适合,我会慢慢从你的生命中消失。

[图片]



此非明

他可以独自对着一块小小的屏幕

活跃一整天

可是当电源熄灭

他便从喧嚣的幻象回到冰冷的现实

并感到深深的空虚

这就像吸毒和酗酒

毒品与酒精带来的快乐固然是短暂的

甚至是对健康有害的

但他们还是像那飘飘欲仙的蝴蝶

快乐地沉湎于欲望之海

这就像是一种消极的对抗

因为不甘做一台冰冷的机器

所以情愿在自己的世界做自我的主宰

可如果毫无伤痛

还要止痛片做什么呢

现实若已是乐土

那还要梦做什么呢

他可以独自对着一块小小的屏幕

活跃一整天

可是当电源熄灭

他便从喧嚣的幻象回到冰冷的现实

并感到深深的空虚

这就像吸毒和酗酒

毒品与酒精带来的快乐固然是短暂的

甚至是对健康有害的

但他们还是像那飘飘欲仙的蝴蝶

快乐地沉湎于欲望之海

这就像是一种消极的对抗

因为不甘做一台冰冷的机器

所以情愿在自己的世界做自我的主宰

可如果毫无伤痛

还要止痛片做什么呢

现实若已是乐土

那还要梦做什么呢

五号患者
我走在曾经的路上,只是人和目的...

我走在曾经的路上,只是人和目的地都已经不同了。

有人说,没有新故事的人,才会一遍遍去回放过去。只是没有了你,我的故事又怎么能有续集。

我走在曾经的路上,只是人和目的地都已经不同了。

有人说,没有新故事的人,才会一遍遍去回放过去。只是没有了你,我的故事又怎么能有续集。

小圈子日记
让我重来一遍,好好吃饭第一天...

让我重来一遍,好好吃饭第一天


连日阴寒,下雨与不下雨,空气都是湿冷的。户内户外的光线别无二致的幽暗。门前一片小灌木丛的地上,泥土湿润,竟养出硕大的两株蘑菇来。

像两个不合时宜的小怪物。


昨晚想了很多,后来也睡不稳。早上十点多醒来,在床上睁着眼盯着天花板。良久,我掀开被子起床,开始履行自己昨晚答应过自己的话。

楼下的客厅里坐着加班了几日,终于等到周末的N。他正在生龙活虎地打着手机游戏,看见我下楼,很精神开朗地对我说早安。我从冰箱里拿出朋友从洛杉矶带回来的芝士酥皮卷,放进烤箱。

烤箱迅速热起来,酥皮卷在炙热的空气里被蒸腾出一阵一阵甜腻的淀粉和糖的香气。八分钟后,我和N一人一个酥皮...

让我重来一遍,好好吃饭第一天


连日阴寒,下雨与不下雨,空气都是湿冷的。户内户外的光线别无二致的幽暗。门前一片小灌木丛的地上,泥土湿润,竟养出硕大的两株蘑菇来。

像两个不合时宜的小怪物。


昨晚想了很多,后来也睡不稳。早上十点多醒来,在床上睁着眼盯着天花板。良久,我掀开被子起床,开始履行自己昨晚答应过自己的话。

楼下的客厅里坐着加班了几日,终于等到周末的N。他正在生龙活虎地打着手机游戏,看见我下楼,很精神开朗地对我说早安。我从冰箱里拿出朋友从洛杉矶带回来的芝士酥皮卷,放进烤箱。

烤箱迅速热起来,酥皮卷在炙热的空气里被蒸腾出一阵一阵甜腻的淀粉和糖的香气。八分钟后,我和N一人一个酥皮卷在手,对坐在客厅里。我关了电视,对N说,我有事情要跟他坦白。


2019年6月22日,我开始了人生中最持久的一次减肥。到现在为止减重9公斤,BMI已经落到“健康”范围的最底线,再瘦一点,就算不上是健康体重了。

减到后期,我养成了些对健康很不好的习惯。很长一段时间,我偷偷地进行,急功近利,鱼与熊掌都想要。伤身,是一定的,但我以为自己只是偶尔为之,仗着年轻,无甚要紧。昨晚翻看自己的饮食记录,才发现坏习惯已然养成。

我和N在早晨的客厅里对坐,窗帘拉开了一条缝隙,透进一条笔直的温和阳光,割开客厅里暗沉的空气。我慢慢说,坦诚自己不好的习惯,表述自己扭曲的想法。N放下了酥皮卷,抿着唇听。他的脸紧紧绷着,没什么表情,但眼神很吃惊。他知道我总是嚷着减肥,但不知道我对体重已经执着极端到这种程度。

我说完,N没说话。空气里一阵沉默。我低头看自己手中的酥皮卷,咬了一口。芝士缓缓流出。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毫无顾忌地吃过糖油混合物了。它大概在150-220卡路里之间,碳水含量不会低于30,绝大部分来源于糖。

毫无疑问的减肥禁品。


N斟酌着开口,问了些问题,我一一诚实回答。他沉默地想了一会儿,开始表达他的观点,表情很严肃,但语气轻轻的。没骂我,只是陈述事实,说说停停,让我慢慢消化。顿了一下,他又问自己能够怎么帮我。我正要开口,他紧绷的面具忽然崩塌,眼睛一下子红了。我的眼睛也红了。

我想骂你。他说。

对不起。我说。


减肥是一个人的事,身体是一个人的事。但它也是会影响到别人的。

在我怀抱着畸形审美的梦想的时候,N和那些爱我的人们,确确实实不在我的计划里。

我很抱歉。


N说他以后会看着我(看守的那种看),但我一定要对他诚实。我说好,以后我搞不定自己的时候,第一时间会向他求救。

“如果我说,”N平复了一下,慢慢开口道,“我是真的不喜欢你这么瘦,我喜欢你还有些肉肉的时候。那时候才是你最好看最可爱的巅峰状态。这样你会好些吗?”

我点点头,“会。”他有点勉强地笑了。

其实我不知道会不会,其实想减肥的,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大脑了。


我吃完芝士酥皮卷了,手上空空的,只余下指尖的一点糖粉。它一定在我体内扬起我的血糖、刺激我的胰岛素了吧?我的脂肪细胞是不是开始存脂了?

我又开始后悔内疚了。


没关系,一个面包卷不会让我变成胖子的。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来的。


午餐在N爸爸的家里吃。N爸爸买了新鲜的虾、煮了海螺花胶鸡汤、白斩鸡、虾米烩大白菜、煎鳕鱼。我慢慢慢慢地吃,什么都吃了一点。饭后N爸爸捧出芝士蛋糕,我提议三个人分一块。N爸爸捧着咖啡,和我们一人一口分吃一块蛋糕,大家笑着聊天。

我把甜品吃下去了。重糖重油,毫无营养,两小口就摄入了80大卡不止。

但没关系的,我对自己说。甜品不是毒品,吃两口让自己开心一点,要相信身体是能够消耗掉的。


晚餐时分回到家里,我煎了一块三文鱼,用N爸爸煮的鸡汤焖一小锅白瓜、白菜、豆腐、鹌鹑蛋。然后专心致志地坐在餐桌前,慢慢咀嚼。吃到最后一块豆腐的时候,我忽然久违地,感觉到一种“够了,但还没开始撑”的感觉。

我看着碗里最后一块豆腐,感受自己的食欲正在不情不愿地消退,如释重负地轻轻吁出一口气。忽然有点想哭。


好好吃饭,好好过。我可以的。

从今天开始。



金风紫云翠草

【每日一句原创】雪文案1

当绿叶穿上婚纱,

每一位行人,

都成了伴郎伴娘。 ​

【每日一句原创】雪文案1

当绿叶穿上婚纱,

每一位行人,

都成了伴郎伴娘。 ​

back to S

Extracts

人为什么要求社交或群居呢?社交本身并不能给人任何积极的快感,只是它的反面,“孤独寂寞”,“乃是人所能想象到的最大的积极的痛感”所以人要求社交或群居,乃是为着避免“孤独寂寞”。

朱光潜《西方美学史》

[图片]


人为什么要求社交或群居呢?社交本身并不能给人任何积极的快感,只是它的反面,“孤独寂寞”,“乃是人所能想象到的最大的积极的痛感”所以人要求社交或群居,乃是为着避免“孤独寂寞”。

朱光潜《西方美学史》



刘思辰

十二月小思(原创)

突然很怀念那些泛青的苔痕,

和开得正好的陶菊。

怀念某天夜里那颗闪亮的大毛星,

和卷着青草味的长风。


人生忽如寄,

我久坐细思,虽享受了岁月的美好,

也忍受了它绝然的无情。

终其一生,四方食事,

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待我迟暮,那些青苔是否已斑驳?

陶菊是否还倚篱而笑?

大毛星一次次闪着光不舍地坠落,长风千里无归期。

所以生命啊,美在璀璨

却无常。

《十二月小思》

刘思辰2021 12 4晚

[图片]


突然很怀念那些泛青的苔痕,

和开得正好的陶菊。

怀念某天夜里那颗闪亮的大毛星,

和卷着青草味的长风。



人生忽如寄,

我久坐细思,虽享受了岁月的美好,

也忍受了它绝然的无情。

终其一生,四方食事,

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待我迟暮,那些青苔是否已斑驳?

陶菊是否还倚篱而笑?

大毛星一次次闪着光不舍地坠落,长风千里无归期。

所以生命啊,美在璀璨

却无常。

《十二月小思》

刘思辰2021 12 4晚


爱吃面包的果酱
《跳海》 海水像蜉蝣的诡计 摇...

《跳海》


海水像蜉蝣的诡计

摇摇晃晃

你看我自作多情


我割下耳朵

整个世界的声音就会消失

但是不会安静

于是我取出大脑

这样

就算白云飘忽不定

我的眼睛也无法辨明


一切好像都好了

只有海水还是恍恍惚惚的


笔者:爱吃面包的果酱

《跳海》


海水像蜉蝣的诡计

摇摇晃晃

你看我自作多情


我割下耳朵

整个世界的声音就会消失

但是不会安静

于是我取出大脑

这样

就算白云飘忽不定

我的眼睛也无法辨明


一切好像都好了

只有海水还是恍恍惚惚的


笔者:爱吃面包的果酱

糕糕

如何通过这长长的一生成为一个更好的灵魂 我们都有自己的功课要做 遇事多想自己可以改进的地方 与自己的情绪合解 点亮心灯 向内求

如何通过这长长的一生成为一个更好的灵魂 我们都有自己的功课要做 遇事多想自己可以改进的地方 与自己的情绪合解 点亮心灯 向内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