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感情

27007浏览    24233参与
外来人员

刚刚来到这里,大家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树洞,什么都可以说,我听着,你可以任意发泄情绪,可能有些事说出来你会轻松一些

你也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朋友

刚刚来到这里,大家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树洞,什么都可以说,我听着,你可以任意发泄情绪,可能有些事说出来你会轻松一些

你也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朋友

咻咻🦋

🧘‍♀️【日记】

我没想到

是真的

你是害怕了吗

我的靠近使你恐慌了吗

为什么呢!

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

你变成这样

我怎么办

我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现在

我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你却告诉我

你接受不了

恐慌了


根本没有得到过啊

我真的感觉我离你越来越远了

可是还是好喜欢

关于你的事情我都很喜欢

你知道的叭

那个梦到底梦见了什么

我怎么了

我小心翼翼的隐藏

我会把自己的心思藏好的


我没想到

是真的

你是害怕了吗

我的靠近使你恐慌了吗

为什么呢!

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

你变成这样

我怎么办

我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现在

我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你却告诉我

你接受不了

恐慌了


根本没有得到过啊

我真的感觉我离你越来越远了

可是还是好喜欢

关于你的事情我都很喜欢

你知道的叭

那个梦到底梦见了什么

我怎么了

我小心翼翼的隐藏

我会把自己的心思藏好的


ᵍᵃˡᵃˣʸ

瘾 1.撞破

他说,人这一辈子,总归是会对什么东西上瘾的。

注:老套bg文学

      男主已成年,请规范驾驶载人,做遵法好公民。

1.撞破

  他是我的同桌,一个…...书呆子,虽然这么说很不礼貌,但我觉得这是最适合形容他的词语了。

  他身上衬衫永远一丝不苟地系着,外套永远严丝合缝地拉到最顶上,就连仲夏的体育也不曾破例。古板且老土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校微名札平整端正。上课从不睡觉也不发呆,下课不是去厕所就是在座位上写作业,大概唯一与之‘好学生’的标签不符的就是他那鸟窝一般的头发——乱糟...

他说,人这一辈子,总归是会对什么东西上瘾的。

注:老套bg文学

      男主已成年,请规范驾驶载人,做遵法好公民。

1.撞破

  他是我的同桌,一个…...书呆子,虽然这么说很不礼貌,但我觉得这是最适合形容他的词语了。

  他身上衬衫永远一丝不苟地系着,外套永远严丝合缝地拉到最顶上,就连仲夏的体育也不曾破例。古板且老土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校微名札平整端正。上课从不睡觉也不发呆,下课不是去厕所就是在座位上写作业,大概唯一与之‘好学生’的标签不符的就是他那鸟窝一般的头发——乱糟糟地胡乱翘着,长度严重违反了“头发不过眉”的校规,盖住了整个额头与睫毛混为一体。不过在这个“惜发如金”的时代倒也能理解。

  “咱们许婳同学发挥还是一如既往地稳定,班排第一,年排十七。”

  “......”

  班主任那令人昏昏欲睡的嗓音响起,念着决定同学们生死的成绩。

  “啧,又是十七回家又得挨骂了。”我有些郁闷地趴在桌子上试图成为一条无人看管的咸鱼。

  “试卷。”

  有东西碰了碰我趴在桌上的头,扰我清梦。我叹了口气艰难地从课桌上支楞起来。一只白净的手横在眼前,指尖捻着一张字迹漂亮的高分答卷——那是我的试卷。那只手纤细且白净,虎口及手腕处有两颗棕色的小痣,关节分明线条流畅。我想如果这时拍张照发到网上,大概会有大批手控为之着迷吧。

  似是等了太久也没等到另一个人的交接,那只手压下手腕,露出掌心放下试卷。一条格外狰狞的贯穿整只手掌的疤痕就这样暴露在眼前。就像一件完美无瑕的珍藏品被碎不及防地划了一条无法修复的巨大裂缝。

  我有些怅然,可惜了这么一双手。

  “林屿同学的这个波动还是比较大的哈!这次是班级第5,年级第45.特别是语文这一块儿还是再多花些时间。”

  “好了!咱们班现在前五十的同学都只有这五位。A班一共有40位同学,但咱们班进前五十的只有五位同学,你们作为分班时仅次于A班的40名,这代表着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明白!高分还是挺可以的,后面的你们要好好自己反思反思.....”


  下课铃的响声宣告着我即将踏上一条‘英勇就义’的漫漫道路。我低头收拾书包,反复确认着自己是否有漏带的东西——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不想回家。我磨磨唧唧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旁边的座位上俨然已经没了人影。

  “这么快就走了!真好啊。”我这样想着。

  我沿着校门的方向走着,离开校门却拐了个弯,朝着背离家的方向走去。

  暴风雨来临前还是能放松一会儿是一会儿。

  “走啦!我的乖乖们!我给你们......”声音戛然而止,留我一人在风中飘瑟——我看见了我的乖乖们的小窝面前站着一名不速之客。

  在学校围墙与废旧实验楼间的狭长空地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爬山虎由一处绵延至整面墙上。白衣黑裤的少年倚在身后的围墙上,丝毫不介意上面的脏污。身上那件我甚是熟悉的校服衬衫被随意地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曲线分明的锁骨。头发应该是随意用手沾了点水撸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眉间有一股似有似无的戾气和明显的慵懒。有些熟悉。极具优势的身高显得整个人都肩宽腿长。却让我有点背后发凉。

  毕竟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三好学生,要用智力打架我估计还有几分说法。这动起武来还不如直接找人给我收尸。

  我慢慢地向前走,向他慢慢靠近。

  “崽崽们不要慌!我来救你们啦!”

  我的手心里有些发汗,这个地方除了我以外从没出现过另一个人。虽然面前这人长得挺校园男神的——如果忽略他手中那根正飘着的烟的话。

  可他似乎并不在意,见有来人也没有丝毫的慌张。即将错身之间,我看见他抬手掸了掸烟灰,手心向外,正朝着我的是一条颇为狰狞的疤痕。

  “!Woc——”一句国粹脱口而出,

  他听到了我的声音,在我看向他时,他也抬头看向我。

  “林屿!!?”

  这真不怪我没认出来,虽然同样身穿校服,但那原本应该严格遵循校规的衬衫领子、乱糟糟的头发,统统换了个样。臂弯处挂着那套永远严丝合缝拉到最顶上的校服外套,左手指尖勾着那副老土古板的黑框眼镜。另一只手上拿着根正燃着的烟。

  从火星飘出的烟草味让我有些难受,我偏过头轻咳了一下,但这也远远不足以压制住我内心的震惊。

  “嗯”

  他应了一声。相比起我的震惊他的反应倒是极其平静。仅是在我闯入巷口时抬头瞟了我一眼,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一眼里似乎还有着一闪而过的戒备。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低头将烟头摁灭在墙上,走出巷子。

  我感受到他经过我身边时带起的风,风里参杂着烟草味,和一句来自少年有些低哑的声音——

  ——“走了,小同桌。”错身间他这么说。

✨

不该喜欢的人,真的想不去喜欢..

可不知道你能不能懂那种感情,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不要喜欢她不要喜欢她,可是见到她的那一刻 一天的自我催眠就都白费了,24小时都是她的,听到的很多声音都觉得像她

不该喜欢的人,真的想不去喜欢..

可不知道你能不能懂那种感情,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不要喜欢她不要喜欢她,可是见到她的那一刻 一天的自我催眠就都白费了,24小时都是她的,听到的很多声音都觉得像她

落荃

心如匪石(4)

博君一肖   警察×医生  be向(不喜勿入)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


       那一天他一定和自己怀着同样的悸动,只可惜那一天他等了好久,久到肖战记不得自己是怎样回的家,可最终他还是没能等来王一博。

        那天之后肖战就失去了和王一博所有的联系,他到警局打探消息,却发现原来警局的人也好久没收到王一博传回来的消息,而最近的一次联系恰恰就是他们约好见面的那天,在那天之后王一博就好像人间...

博君一肖   警察×医生  be向(不喜勿入)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


       那一天他一定和自己怀着同样的悸动,只可惜那一天他等了好久,久到肖战记不得自己是怎样回的家,可最终他还是没能等来王一博。

        那天之后肖战就失去了和王一博所有的联系,他到警局打探消息,却发现原来警局的人也好久没收到王一博传回来的消息,而最近的一次联系恰恰就是他们约好见面的那天,在那天之后王一博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找不到半点踪迹。对此,警局的人推测王一博很有可能是暴露了。起初肖战是不信的,王一博是那么优秀,那么耀眼的人,怎么可能……暴露呢。可随着失联的时间越来越久,肖战的一颗心渐渐下沉,或许,王一博真的遇到了什么不测。

       直到三个月前钱敏给他打电话说,已经确认王一博暴露了,并且已经确定了王一博的所在地。但由于没有彻底掌握毒贩的活动轨迹,不能实施营救行动,他们能做的只有等,等到时机成熟的那一天。肖战从钱敏那了解到,沈毅因为对这个决定不满,触犯纪律受了处分,被停职了。肖战想,要是他能像沈毅这样勇敢就好了,可是他不能,他还有病人,和生死为卜的王一博的信仰压在他身上。他只能对警局做出的决定表示支持,因为他知道如果是王一博他也会这么选的,保家卫国,惩恶扬善是王一博毕生的信仰和执念。他和他起过誓的,这一辈子绝对不会背弃自己的信仰,可如今是肖战先背弃了自己的信仰为了留住王一博身上的光。

        肖战到现在都不能完整的回忆那一天,自己找了那么久的人被下了通知说他暴露了,他明明知道了他的位置却不能去救他,这比当初抱着一丝侥幸更加难熬。他每天带着对王一博的思念煎熬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像平常那样看诊,救人……只不过与平常不同的是他每天多了两件事,一是去寺庙为王一博祈福,祈求佛祖庇佑王一博度过难关,他从来不信佛,但为了王一博他愿意信一次,就算明知道那是骗人的。二是肖战每天都要开车去警局寻求案件进展,也因此帮了警局不少忙,久而久之肖战一到警局大家就知道,肖医生又来找男朋友了。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几天前钱敏又一次给他打电话说,已经基本掌握了毒贩的活动,马上对王一博实行营救行动。肖战自告奋勇的去了,钱敏考虑到可能会有人员伤亡也就同意了。就这样,当他为了稳定王一博的情绪,将钱敏他们拦在外面,自己一个人踏进那间小屋子时,肖战才看见了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少年。想到这里肖战就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握紧双手,祈祷上天,一定要让他好起来吧。陈竞看着肖战,他曾试图劝说过这样是没有用的,可肖战每次听了也只是笑笑说“陈竞,你不懂,当你经历过绝望的时候,哪怕是再离谱的事也愿意去赌一把了。”

        陈竞摇了摇头,他从小就看不得这画面“他刚刚情况已经用过药物,什么时候醒过来就看他的造化了,你多陪陪他,或许他醒过来的时间就早一些”

  “谢谢”

  “不用谢,救人是医生的职责,我先走了”

      肖战没说话,看着走出去的陈竞,默默的想“可惜啊,从今天开始我还是要背弃作为一个医生的职责了。”

      后悔吗?不后悔,永远不会后悔,王一博值得,从今往后我的病人只有你一个。

      肖战坐到王一博旁边的椅子上,拉着王一博的手,一句一句的说着

  “一博啊,回家了”

  “一博啊,你看这戒指戴在手上正合适呢”

  “一博啊,等你醒了我们就结婚”

  “王一博,求求你,一定,要撑下去啊”

  “王一博,不要再抛下我一个人了”

  “王一博”

       肖战说到最后只剩下了小声的呜咽,泪水滴在床单上,他把头靠在王一博手上极力的让自己冷静,可无论怎么冷静,眼泪都还是控制不住的流。

       “情况怎么样”没一会外面响起了说话的声音,肖战听出来那是钱敏的声音,估摸着时间大概是警局来人了,肖战收了情绪往外走去。

       “一博情况怎么样”肖战走出来关上病房的门,看见了病房外的沈毅,钱敏,李裴等人。

       “李局长,钱警官,肖某人求你们一件事”说着肖战径直跪了下来

       “诶,使不得,肖哥这是干什么”钱敏被肖战的举动惊到了,连忙就要把他扶起来,李裴也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不,听我说完”肖战边说边把钱敏的手拉下去

       “我肖战,只跪父母,天地,从不跪任何人,可今天我跪下来求你们,一定,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这一幕印在钱敏脑海里很久很久,多年后他回想起这个场面,少年就那么孤傲的跪着,跪在了他们所有人面前,脊梁挺的很直很直,却屈了一身的傲骨,要为他的少年讨回一个公道。他和他谁都没错,错的是这个污浊的世道,折了少年人的双翼与荣光。

AWY_110

借占卜单ing

大家终于都放假了!

需要占卜ddddd我

塔罗、占星、星座合盘

🥬🥬🥬💰💰💰

[图片]


大家终于都放假了!

需要占卜ddddd我

塔罗、占星、星座合盘

🥬🥬🥬💰💰💰


落荃

心如匪石(3)

 博君一肖 警察×医生  be向(不喜勿入)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


  “怎么样,好些没有”沈毅找到肖战抓着他的肩膀问道。但还没等肖战说话,门外冲进来一个年轻的医生。

        “肖主任不好了,刚刚送过来的患者,可能,撑不住了”

      “别他妈乱说话,我兄弟福大命大怎么可能撑不住”沈毅听不得小医生说王一博病重的事实当即骂了出来,相比较而言肖战冷静许多

  ...

 博君一肖 警察×医生  be向(不喜勿入)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

 

  “怎么样,好些没有”沈毅找到肖战抓着他的肩膀问道。但还没等肖战说话,门外冲进来一个年轻的医生。

        “肖主任不好了,刚刚送过来的患者,可能,撑不住了”

      “别他妈乱说话,我兄弟福大命大怎么可能撑不住”沈毅听不得小医生说王一博病重的事实当即骂了出来,相比较而言肖战冷静许多

       “带我过去,人一定要就回来”肖战极度镇定的说着,边往王一博所在的病房走,只不过他步子的慌乱,暴露了他此时的害怕。

       沈毅看着这样的肖战,内心是说不出来的恼火,这个人在面对自己男朋友病危的情况下怎么还这么镇定,为什么还能镇定自若的给别人看诊?王一博在他心里算什么?他太冷静了,冷静到那个病重的人,仿佛不是他的男朋友,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你他妈,肖战你是人吗?当初王一博怎么对你的,你摸着良心问问,现在他成了这样,你不去第一时间救他,还在这给别人看诊?”

      沈毅三步并两步,揪着肖战的衣领把他按到墙上。

        “沈毅!你能不能懂点事,王一博我不想救吗?他是病人,别人就不是吗?我穿着这身衣服就要对得起这个身份,从我做一名医生那天开始,我就不是完完整整的属于我自己一个人了,我要对我的患者负责。你说我不救他,我就的了吗?我不是神人,我也有我擅长的领域,要是可以我宁愿现在躺在那的人是我!”

       沈毅没再说话,只是死死的抓着肖战的衣领,他明白肖战说的对,但他想着王一博奄奄一息的样子内心的怒气就忍不住的乱窜。

       “放手!”肖战哑着嗓子吼了沈毅一句,最终沈毅还是松开了肖战,但那无处发泄的怒火最终还是控制不住,一拳打在了墙上。

       肖战察觉到沈毅慢慢松开了自己,拔腿就朝王一博跑去“撑住,撑住,你一定要撑住,王一博你一定要撑住”

       很快肖战到了王一博的病房门前,他颤抖着手拉开病房的门,看到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王一博,他径直走过去,伸出手摸了摸王一博的脸。

  “肖主任”陈竞看着走进来的肖战主动问了句好

  “他怎么样?”肖战看着王一博握住他的手问道

  “要听实话吗?”

  “陈竞,你知道,你瞒不住我的,说吧我能接受”

      “双腿粉碎性骨裂,你应该知道,他下辈子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他体内被注射了大量的毒品对他的身体造成的损伤很大,多个器官衰竭。而且我们在检查的时候发现他身上有不同程度的皮外伤。说真的,如果不是他的身体素质过硬,和强大的求生欲,一定撑不到现在。”

        “陈竞你跟我说实话,他现在这个情况最多可以撑多久?”

  “最多半年”

        半年!又是半年!半年前,他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不见,如今好不容易找回来了,却被告知,你最多还能留住他半年的时间。何其残忍,又何其悲哀……

       肖战打着哆嗦,他明白陈竞没有跟他开玩笑,他判断出来的结果也并不比这好到哪去。

  “陈竞,他的嗓子……还能恢复吗?”

       陈竞看着此时浑身打着哆嗦的肖战,实在是不忍心回答这个问题“耽误的时间太长了,可能……”

  “我明白了,陈竞……帮我个忙”

  “你说,如果我能做到一定尽力配合”

       “等王一博情况稳定下来,把他交给我行吗?我亲自看着他,我不希望他仅剩的半年时间里,我不能时刻陪在他身边,我不想让他失望,也不想让我遗憾”

       陈竞看着肖战想开口劝他不要意气用事,但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陈竞,对不起,对不起医院的栽培,对不起我的病人,对不起跟我并肩作战的朋友,可我真的不能再放弃他了,原谅我吧,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的意气用事,也原谅我最终还是背弃了我的原则。我现在只希望我二十几年来所做的一切善事都能化作他身上的福报,帮他撑过这个难坎,让他剩下的日子就这样平平安安的,快快乐乐的过完。”

       肖战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哭的像个孩子,他没有办法了,他被逼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王一博这么好的一个人要经历这样的事,哪怕半年之后,王一博也不过是二十几岁的年纪,凭什么要承担这样的后果。

       陈竞看着肖战最终还是不忍心驳了他的情。这样一个被称为天才的人,如今为了王一博舍弃了自己的事业,舍弃了自己的信仰,抛弃了自己二十多年来拥有的一切,只为了奔赴一个或许拥有不到半年时间的未知的人的身边,这是有多爱才能做到这种程度。陈竞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陈竞将头扭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枚戒指,交到了肖战手上“这是从他身上翻出来的,上面有刻字应该是给你的,现在物归原主了”

        肖战低头看着那枚戒指,发现戒指的内测刻了一个小小的“xz”,那是他的名字,他拿起来戴在手上,刚刚合适不大也不小。他看着戒指想起来半年前他和王一博约定见面的那个日子。

幽默灵魂
这么多人看着多少给点
这么多人看着多少给点
幽默灵魂
怎么就发到群里来了
怎么就发到群里来了
幽默灵魂
我这么模糊可没你这么清晰的同学
我这么模糊可没你这么清晰的同学
幽默灵魂
自己什么水平不知道吗
自己什么水平不知道吗
幽默灵魂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趣味神段子
夫妻之间的家庭现状一
夫妻之间的家庭现状一
趣味神段子
儿媳妇和父亲的对话说出了大部分家庭生活状况二
儿媳妇和父亲的对话说出了大部分家庭生活状况二
趣味神段子
儿媳妇和父亲的对话说出了大部分家庭生活状况一
儿媳妇和父亲的对话说出了大部分家庭生活状况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