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慈善家

85.4万浏览    14443参与
Kid.

清醒梦(all社)再续

这篇主先社,微欺诈、佣社,极微all社。

         ——别,别人的梦境?

         一时间,克利切不免有些难以接受,在与佣兵“不经意”间的对话后,他终于锤定了这个看似荒唐的想法。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作为军人的萨贝达屠杀了一大片地区的人这种事倒不至于让他不可置信,只是那个从来都披着一层温和绅士外皮的魔术师,他的好搭档,瑟维•勒...

这篇主先社,微欺诈、佣社,极微all社。

         ——别,别人的梦境?

         一时间,克利切不免有些难以接受,在与佣兵“不经意”间的对话后,他终于锤定了这个看似荒唐的想法。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作为军人的萨贝达屠杀了一大片地区的人这种事倒不至于让他不可置信,只是那个从来都披着一层温和绅士外皮的魔术师,他的好搭档,瑟维•勒•罗伊……

        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师。

        克利切感到不寒而栗,昔日好友那双灵活精致的,能为他变出世上最精彩的魔术的手,竟也是涂着鲜血的。

        这个认知又让他不由得兴奋起来,他不由自主地望向那包茶叶,它似乎也在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克利切,引诱着克利切喝下去,探寻更多他人的秘密。

        好奇是人的本能,克利切,你没有错。他走向那包茶叶,捧起它仔细端详——颜色周正,与一般的茶叶无二,那股茶特有的微苦却甘甜的味道充斥他的鼻子。果然还是会有愧疚感的吧……克利切还是用它泡了一杯茶,在茶香味下他既有些抱歉又不无期待地一口口喝了下去。这次会是谁呢?

       

        熟悉的白光在脑中炸开,一睁眼便是先知坚毅的下颌和勾起的嘴唇。他笑得有些狡黠,看不到他的双眼让克利切有些许不爽。真奇怪,这次的克利切竟然和“克利切”身形几乎重合了。克利切缓缓移了步子,见伊莱小心翼翼地捧起“克利切”的脸,食指在下颌线上轻柔地摩擦。克利切翻了个白眼,果然他们又开始亲起来了。他现在只想闭上眼不去看自己被男人上的糟心画面。

        只可惜梦是别人的梦,连睁眼闭眼都由不得自己做主。

        重重地叹了口气后,克利切认命地听着耳旁性感的喘息,怎么尴尬怎么来。没关系克利切,至少你还可以看到伊莱的过去。

        的确,总是未卜先知的青年对所有人都有一种神秘的吸引,他那准确预言的能力不知让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即。因此在克利切眼中,先知绝对是后辈里称得上理智冷静的一个,他低沉的嗓音,有条不紊的分析,麻利地指挥役鸟保护同僚,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受到这个青年分明极其可靠,当然这也让更多的人想要很多的去了解他。他神秘的背景,他能力的来源,他笼罩在黑布下的双眼,让所有人都难掩其好奇心,克利切当然不会例外。

        带着这样的好奇心,克利切不无耐心地等下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丝毫未见两人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所以说羸弱什么的,伊莱果然是骗人的吧……

        就这时间长度,如果是真的他被上恐怕早就已经晕过去了吧……

        克利切犀利地吐槽着,同时不免感到菊花一紧。终于,在漫长的等待后,他们停了下来。“克利切”倚靠在伊莱的怀里,像一片秋日里抖动的落叶。

        呸,什么形容。

        好,接下来就让克利切来看看伊莱的故事吧。

        只可惜,并没有同之前一样令克利切吃惊的故事,他们只是相互依偎着,而伊莱正一下下轻拍着“克利切”,安抚他入睡。这个结果让克利切有些失望,只是下一刻,他一个哆嗦,瞪大了双眼。

        伊莱竟然看向了他!

        克利切被吓了一跳,因为眼罩的缘故他并不能确信先知是否在看着他,而似乎是在验证他的想法,先知轻轻放下已经入睡的“克利切”,信步走向克利切的方向,笑容愈来愈深。在克利切终于反应过来想要逃离时,却发现自己像是被钉在了原地,只能任凭伊莱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向自己走来,等待着暴风雨。

        “前辈,别忘了,我可是先知。”

        伊莱抬起手,缓缓摘下了自己的眼罩。那双眼如鹰一般锐利,此刻探知地看着比自己矮些的克利切。

        “看着自己和一直照顾着的后辈做感觉如何呢?真正的您好像并不享受。”

        先知的眼中注满了温柔,他轻轻叹口气,缓慢地用双手环住克利切,将头埋在克利切的肩膀,深深嗅了口心爱的前辈身上的味道。

        “我其实一直都有在关注前辈哦。对不起前辈,让你看到这种画面,但是……我也只有在梦里敢这样对你了……”

        青年蹭蹭前辈的脖颈,像一只黏人的小狗——一只个头比他还大出好多的小狗。说实话,克利切现在很想揍他一顿,但终究没有下得去手,一来是因为舍不得,二来……

        呵,该死的他根本动不了。

        伊莱只是抱了一会,就松开了他,深深地看着克利切,开口道:

        “抱歉先生,我明白您的好奇,但我的确不太愿意现在就袒露我的过去,即使对象是您。”

        “不……不需要道……道歉,本来就……就是克利切的……的错。”

        他从来说话就有些小结巴,现在一紧张更是连话都说不好,惹得面前的后辈笑出了声。他刚想恼怒地骂上两句,顺便好好问清楚他们做……的事,就被一道白光送回了现实。克利切坐起身,揉了揉眼,太奇怪了,都太奇怪了,这次梦境带给他的惊吓不轻,尤其先知最开始投向他的那个眼神,让他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恐惧,加上瑟维杀死约翰和萨贝达杀死敌人时的神情,实在无法让他在仅仅被他们温柔地注视过后就忘却,事实上,先知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他的问题:

        前辈,也许你经历的这些,都是为了向你坦白,让你安心——毕竟,手脚不干净的求生者绝对不止您一个,罪孽也比您更深重。所以,别自卑,我们都罪大恶极,您并非一无所有,你还有我们。

       

        克利切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如果现在有烟,他一定要狠狠抽上一支让自己冷静一下。他扶住自己的额头,对自己一开始喝下了那杯茶感到有些后悔,在接二连三地在别人的梦里和他们上床,接受他们毫无保留地贡献出自己背后的罪恶后,他不知该怎样去做。他不清楚到底是只有他可以,还是只要喝下了那样的茶的人,都会做这种奇奇怪怪的梦。桌上的茶叶还剩半包,但他已不打算再喝下去,他是对其他人的背景怀有强烈的好奇心,可同时他也不想背负这么多人的过去。至于后辈们对自己的感情……

        果然还是该谈谈了。

工具人
帮出日本官方浴衣柄文件夹 都是...

帮出日本官方浴衣柄文件夹

都是35/张

最下排捆1 只捆同系列文件夹

有意联系企鹅411767239

帮出日本官方浴衣柄文件夹

都是35/张

最下排捆1 只捆同系列文件夹

有意联系企鹅411767239

世界第一的鹿鸣殿下

【all社?】十二个童话

*西幻paro,前文走合集

*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新年牛逼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我不是来打架的。”约瑟夫轻轻挥了挥手,艾玛手中偷偷抽出来的匕首碎成了一堆灰烬,“我实在不用跑到你们面前来掐死你们。”

“他能帮你们找到皮尔森。”伊莱说道,艾玛看着那堆灰烬皱了皱眉,推开菲欧娜看着约瑟夫,身体却忍不住的往后靠:“帮忙?我不觉得一个恶魔有这么好心。”

“你真的可以找到克利切?!”威廉转过身来盯着约瑟夫,“怎么找?去哪里?”

约瑟夫没有理会威廉,而是回答艾玛的疑问:“在成为恶魔之前,我对死亡还是有些发言权。”

艾玛不说话了,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用死亡为人...

*西幻paro,前文走合集

*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新年牛逼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我不是来打架的。”约瑟夫轻轻挥了挥手,艾玛手中偷偷抽出来的匕首碎成了一堆灰烬,“我实在不用跑到你们面前来掐死你们。”

“他能帮你们找到皮尔森。”伊莱说道,艾玛看着那堆灰烬皱了皱眉,推开菲欧娜看着约瑟夫,身体却忍不住的往后靠:“帮忙?我不觉得一个恶魔有这么好心。”

“你真的可以找到克利切?!”威廉转过身来盯着约瑟夫,“怎么找?去哪里?”

约瑟夫没有理会威廉,而是回答艾玛的疑问:“在成为恶魔之前,我对死亡还是有些发言权。”

艾玛不说话了,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用死亡为人类洗礼的神明,约瑟夫。

“这是个交易,他帮你们找到皮尔森,你们要帮他得到救世主的一部分力量。”伊莱突然说道。

“交易?你不如说这是个威胁。”约瑟夫冷笑了声。

“我想你没得选。”

约瑟夫也不做声了,他确实没得选,因为和克利切契约的缘故,强行毁约让他付出了该有的代价,他现在的状态不过比一个稍微精通魔法的学徒好一些,否则这个精灵即使是最杰出的魔法师也不可能带走一个神。

他坠入黑暗这么久,却忘了恶魔根本不会守信。

他居然毫无芥蒂的相信一个想要毁灭自己创造的一切的旧神。

“好,成交,现在带我们去找克利切。”艾玛急匆匆的说道。

“等等。”菲欧娜一把拉住艾玛,把她挡回自己的身后,“我们可不会和你一样蠢到去相信一个堕入黑暗已久的人。”

“是,我没办法让你相信。”约瑟夫的坦诚倒让菲欧娜愣了一下,约瑟夫转头去看艾玛,红色的眼睛里竟满满的盛满了笑意,“所以你只能去赌,不过这赌注不知道你是否付得起。”

菲欧娜急忙转头去看艾玛,这位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女王没有丝毫犹豫:“我相信你,现在,给我办法!”

“艾玛!”菲欧娜叫出声。

“没事的,菲欧娜,我不会有事的。”艾玛对着菲欧娜笑笑,“那可是克利切啊,我赌不起。”

“很好,死人的灵魂会通过死神的手送往冥界,那是一段很漫长的旅程,你们可以在这个途中把他带回来,但没有办法可以起死回生,你们带回来的也不过是灵魂。冥界我已经太久没去过了,也不会和你们一起去,你们也许都会死在那里,当然,这是我最乐意看到的。”约瑟夫说道,“要反悔吗,贝克小姐?”

许久没有被叫过来自父亲的姓氏的艾玛盯着约瑟夫的眼睛:“我不怕你,也不怕冥界,让我去。”

“不不不,不能你去。”一直沉默的威廉突然蹦了出来,“这里需要你的领导,你要给绝望的人们希望。”

“那么谁去?”艾玛皱起眉。

“我,陛下,还有这位……还算可以的猎人。”玛尔塔的声音传来,她已经穿好了盔甲,腰间配着那把随她打过不少胜仗的宝剑,奈布站在她的身后,脸上少有的让艾玛读出了阴沉。

“当然还有我,他们有一条龙呢,放心吧艾玛,我们会带克利切回来的。”

艾玛看了看威廉,又看了看不用说也不会听她建议的奈布,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你们一定要回来。”

“我保证。”威廉认真的点了点头。

可以算是好脾气的约瑟夫听完他们的告别后才说道:“开始吧。”他伸出手,一个沙漏出现在他的手上,约瑟夫把沙漏递给威廉,“冥界的旅途漫长,但你们已经耽误太久,这是你们剩下的时间,你们不会想留在冥界的。”

威廉接过沙漏,冲艾玛点了点头,约瑟夫抬起手,稀薄的黑雾凭空汇聚,黑色的雾气越来越浓稠,涌动着的大洞出现在空中,一个人影从里面钻了出来,他向约瑟夫低下头:“吾主。”

“卡尔?你怎么在这里?”艾玛忍不住问出声。

死神卡尔曾经为艾玛送来过信息,那趟旅程克利切他们解放了被约瑟夫偷走的灵魂。

“他会带你们去冥界,那不是活人方便偷渡的地方。”约瑟夫说道。

黑袍下的死神伸出手去,奈布毫不犹豫的拉住他的手,四个人拉在一起踏入涌动的黑色大洞中去,似是什么东西在哀嚎,洞里突然发出叫破人耳膜的尖声长啸。那声音像是要触及人的灵魂深处,带来一切的痛苦和绝望。

艾玛捂住了耳朵,那声音慢慢减弱,最终消失不见,死神和她的伙伴也不见了踪迹。

“祝你们好运。“伊莱说道。

“等等,你要去哪里?外面都是黑暗!”艾玛慌忙喊住想要离开的伊莱。

“我看到了别的东西,在黑暗中。”伊莱拉下蒙在眼睛上的眼罩,那双像是猫科动物的竖瞳,深色的绿色瞳仁中闪烁着别样的光,“我宁愿称它为希望。”

2.

“你要带着我去黑暗中找你的‘希望’?我会很乐意再次见到卡尔,他会带走你的灵魂。”

“是吗?甘愿堕入黑暗的神明和即使不原谅仍旧称呼你‘吾主’的死神,我该好奇哪一个?”

“也许你更该好奇一下,你的眼睛究竟遭遇了什么。”

“我们都比表面上知道得多,用不着这种无聊的试探。”

“罕见的我同意你,比如说,我知道你说的‘希望’是什么意思。”

“我也知道。”

3.

耳边痛苦的尖叫声逐渐消散,变为低声的呜咽和细碎的祈求,威廉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狠狠的揍了两拳,晕沉沉的发痛,他松开玛尔塔的手,试探性的向前走了两步。

他们站在黑色的河水边,猩红色的天色一直垂下来掉进看不到尽头的河水里,河水没有丝毫水该有的波澜,更像是一大块黑布,威廉能听到祈求和哀嚎沉进河水的深处,仿佛只看一眼就能陷入无尽的绝望中。这里的空气仿佛都是猩红色的,整个世界或者是眼球上好似被蒙上了一层血膜。

“不要碰到水,除非你想永远的留下来。”卡尔面对着河水,举起了手中的镰刀,那把用于收割灵魂的镰刀的刀刃慢慢的散出淡蓝色的光晕,这些光晕从镰刀上剥离下来,漂浮在空中,飞上河面飞过河水,一直飞进远处一片黑色的地方。

“你在干什么?”玛尔塔问道。

“我们需要船。”卡尔回答道,威廉看了看远处一望无际的河水,手中的沙漏细沙的摩梭声仿佛就在耳侧,他有些着急:“还要多久?我们不能直接飞过去吗?”

卡尔看都不看一眼巨龙:“除了摆渡人的船,所有的东西都会沉。”

“船来了。”奈布突然说了句,所有人都朝着冥河的尽头看去,只见一小点蓝色的光晕飘在河面上,时亮时暗,向着众人摇曳而来。

蓝色的光晕渐渐变大,变得明亮起来,那是条独木舟,蓝色的光晕是放在独木舟里马灯的光亮。独木舟飘到卡尔面前缓缓停下,黑袍死神踏上那条独木舟,威廉也想跳上去却被拦住,卡尔拿起同样放在船头的粗陶罐:“你们需要支付渡资。”

“你要多少金币,国库还能支付得起。”玛尔塔问道。

卡尔摇摇头:“金币对死人毫无用途,我要你的勇敢。”转过身去面对威廉,“还有你的龙炎。”

“你明明知道对于骑士而言勇敢有多么的重要!”玛尔塔大声喊了出来,威廉皱着眉没有说话,但他也在心里衡量龙炎和克利切的重要性。

没了勇敢的骑士便是一把无用的钝剑,没了龙炎的龙也不过是一条大一点儿的飞禽。

“你要我的什么?”奈布却问道。

卡尔看向这位赏金猎人,良久后才说道:“我要你的希望。”

“我没有这东西。”奈布愣住了,卡尔摇了摇头:“我看的清,你以为你有的只是痛苦和孤独,但希望在你灵魂的深处,很早很早以前就存在了。”

“……”奈布沉默了,他想起白沙街,想起孤儿院,想起他看到过的巨鹿,想起这些年来的风霜和旅程。

他的旅途太远,痛苦太多,经历过的风霜从未停下。他也从不曾将自己的弯刀收回刀鞘,从未停止追随月光下的雪花,他以为他只是想着这片雪花曾经也落在过克利切的肩头,现在他懂了,他追随的哪是什么雪花,分明是那片月光。

就像白沙街曾经照亮他的月光一样,他坚信跟着这月光他总会找到路。

这就是他一直坚守的希望。

“我给你。”奈布说道,一枚硬币突然出现在奈布的手中,他把这枚硬币丢进卡尔手中的粗陶罐中,跳上独木舟。

“没了龙炎我也是一条龙。”威廉嘟囔道,把手中出现的硬币丢进陶罐中。

三个在船上的人看着玛尔塔,王国的骑士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荣耀。”她把手中的硬币丢进陶罐。

卡尔站在船头,他脚边的马灯发出微弱的蓝光,在猩红色的天空下,黑色的冥河上,缓缓的向更深处划去。

4.

渡过冥河,马灯里的光晕又回到卡尔的镰刀上,独木舟顺着来时的方向飘回冥河上,消失在黑色的河水里。

玛尔塔皱起眉,她看着面前紧闭着的巨门以及蹲守在巨门前黑色的大狗。巨门上刻满奇奇怪怪的花纹,两边燃着幽绿色的火焰,大狗足足有五六尺高,正趴在门口打盹,它的皮毛上燃出火焰,戴着满是尖刺的项圈,除去它呲出来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玛尔塔还注意到了它的三个脑袋。

地狱三头犬。

“我们要过去?”玛尔塔低声问了出来,她的声音在发抖,威廉有点儿诧异的转头来看她,玛尔塔也愣住了,面对地狱三头犬谁能不害怕?但她的恐惧好像有点儿超过。

她宁可转身就跑一头跳进冥河里,也不愿在三头犬的面前多待一秒。

“该死。”玛尔塔小声骂了句,她的勇敢被拿走了,她现在没有办法拿着剑叫这只大狗让路,她只会躲在一边被吓得快要哭出来。

“还有多久?”威廉看着手里沙漏里的沙一刻也不停歇的落下去,心里开始焦虑。

“穿过这扇门,还要一段路。”卡尔回答道。

“这太慢了!”威廉大喊了一句,又立刻捂住了嘴,担忧的看了看三头犬一眼,好在它的眼睛还紧紧闭着,玛尔塔倒是被威廉吓了一大跳,差一点儿坐在地上。

“我们这么走,根本追不上之前的死神!”威廉压低声音,有点儿咬牙切齿的道,“我们需要更快的办法!”

卡尔看着他不说话,威廉又看向奈布,事关克利切无论什么时候都冲在最前面的奈布也沉默了,他低着头,面容藏在兜帽之下,但威廉确定他感觉到了,奈布身上的绝望。

从来不情绪外露的猎人也会走到这一步么……

三头犬挡在门前,骑士害怕的发抖,猎人只顾着绝望,死神事不关己,威廉突然问道:“三头犬跑的快吗?”

“它比飞的最快的龙还要快。”卡尔回答道,玛尔塔和奈布也看向威廉。

“无论你在想什么,最好不要这么做。”玛尔塔的声音抖得厉害,不仅如此,她的腿也控制不住的发抖,好像下一秒就要坐倒在地。

奈布也罕见的发了话:“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他小声说了句什么,威廉没有听到,但是卡尔听到了,他说:“也许我们已经太迟了。”

“伙计们,我们总得试试,你们不应该被拿走了一点儿东西就变成这样。”威廉有点儿担心,但他相信他的朋友,“我去把它引过来,你们一定要抓住它!”

“不行,我做不到,我们会被咬碎的!你看它身上的火焰!”玛尔塔首先反对。

“我们抓不住它的。”奈布也皱着眉。

“相信我,你们可以的。”威廉说了句,也不管他们的回应,径直向三头犬跑过去。

“等等,回来!”

玛尔塔小声喊道,但威廉根本不听她的,他跑到三头犬面前,大吼了声:“醒醒!到起床的时间了!你这没用的大块头!”

被惊扰的三头犬缓缓的睁开了眼,那双血红的眼睛像是燃烧着的火球,恶狠狠的盯着威廉,呲出獠牙,低吼一声朝着威廉扑了过来。

“我的天!”玛尔塔捂住嘴惊呼了一声,差点儿晕过去,奈布握紧了腰间的弯刀,紧紧盯着暴怒的三头犬,他不害怕,只是感到绝望。就是卡尔,脸色都有些难看。

三头犬恶狠狠的扑了过来,威廉避开它的巨爪,揪住它前爪的毛发,三头犬想把自己身上的跳蚤摔下去,威廉抓的更紧,借助三头犬挥爪的瞬间把自己甩到了三头犬身上。

火焰一下子扑满口鼻,威廉趴在三头犬身上死死揪着它的毛发,他不会怕火,也不会怕这条狗。

他可是一条龙。

“要过来了!”威廉大吼一声,摆脱不掉背上人类的三头犬也注意到了他的几位同伴,呲着利齿,威胁似的低吼着扑了过去。

“不,不要!”玛尔塔再也控住不住,大喊一声转身跑去,她的身后就是冥河,但她一点儿停下的意思都没有,好像真的要跳进去。

“奈布,拉住她!”威廉大喊道。

奈布一把抓住了想要逃跑的玛尔塔,三头犬朝他扑过来,在那一瞬间,奈布翻身躲开,却迟迟站在一边没有动。

“你在等什么?”威廉大声问道。

“我抓不住它,不会抓住的!它身上的火焰会烧死我们!”奈布也大声回答道,这次威廉看到了奈布眼里的绝望,毫不掩饰的深深绝望。

威廉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卡尔,想要说什么还是咽了下去,暴怒的三头犬一击不中,又一次的扑了过去。

“该死!你们这些没自信的混蛋!”威廉骂了声,松开抓着三头犬的毛发,从三头犬身上翻了下去,黑雾笼罩他的身旁,落地的一瞬间,一条巨龙站在了三头犬面前。

巨龙长啸一声,张开嘴向三头犬吐咆哮,但什么都没发生。

他已经失去了龙炎。

“抓它的肚子,那里没有火焰!”巨龙的双翼狠狠的扇过去,三头犬被打的一趔趄,这次它是真的被激怒了,它身上的火焰燃烧更甚,压低身子扑了过去。

三头犬和巨龙缠斗在一处,巨龙咬住它的前爪,一下子将它甩到一边,龙爪狠狠压住三头犬的脑袋,大喊道:“快点儿!不要想什么狗屁失败!我们都走到这儿了!”

三头犬掀翻巨龙,狠狠的朝他要过去,前爪踩住巨龙的翅膀,一下子咬住巨龙的脖子。

“为了克利切!奈布!为了克利切!”

巨龙挣扎着大喊道,三头犬的利齿可以穿透他的鳞片,奈布看到金色的血从鳞片中滴了下来,他看着巨龙金色的双眸,黑色的鳞片。

“为了他!”

奈布在心里喊了句,转头对玛尔塔喊道:“想想你的荣耀!”朝三头犬跑了过去,玛尔塔呆呆的看着巨龙和奈布,颤抖着手抽出了剑:“为了我的荣耀!”

奈布从三头犬的前爪中钻了过去,抓住它肚子上的毛发,玛尔塔也赶了过来,虽然她的手还在颤抖,但她也死死的抓住不会松手。奈布抽出弯刀,对着三头犬狠狠刺了下去:“威廉!”

弯刀造成不了致命伤,但也足以让三头犬痛的大叫,它丢开了巨龙,一头吵门撞了过去。

威廉立刻变回了人,死死的抓住三头犬的背,顺带把卡尔也捞了上来。

紧闭着的大门缓缓打开,发疯的三头犬一头冲了过去。

5.

门后是一片黑色的森林,按理说会有无数的冤魂来哀嚎,企图抓住他们,但在三头犬的“帮助”下,没有灵魂敢靠近他们。

威廉脖子的伤流出金黄色的血,但他没有空去捂住伤口,三头犬跑的太快了,耳边的风声和森林不断闪过的树枝糊在一起,好像它要狂窜到世界的尽头。

“我们到了。”卡尔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威廉下意识的松了手,一下子被三头犬甩了下来,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住,威廉晕晕乎乎的站起来:“克利切在哪儿?”

没人说话,他们都看向前面同样披着黑袍的死神,还有站在他旁边的人——瑟维。

“瑟维?!”威廉喊出了声,就是奈布都有些惊讶,“克利切呢?!”

“他的灵魂和你们要找的人很像……”卡尔皱皱眉,接受了他认错人的事实。

“克利切一半的灵魂在我身体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治好了我的伤。”瑟维回答道,“至于另一半……”

“在我这里。”瑟维身边的死神突然说话了,他脱下黑袍,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是你。”玛尔塔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你们不用妄想去找他的灵魂了,它是我最好的伤药。”旧神笑了笑,“你们居然真的敢来冥界?真该称赞你们的勇气。”

“闭上你的嘴!”威廉怒吼道,玛尔塔也尽力拿着她的剑对着旧神。

“收起你们的玩具吧。”旧神打了个响指,玛尔塔手中的剑立刻变成了一堆黑色的蝴蝶飞走了,“感谢你们自投罗网。”

话音刚落,众人身边升起了铁栏杆。

他们被旧神丢进了监狱里。

—TBC—

我的合集应该叫一千零一夜

苏西的羊肉串

猫猫凯搞好了,随便乱入一只咩咩切

话说我怎么突然一下搞起动物系列来了,评论区点一只,求生监管都可,注明什么动物,看心情 票多的我画。


我也想拥有心心,小蓝手,关注三连

【抱头jpg】

猫猫凯搞好了,随便乱入一只咩咩切

话说我怎么突然一下搞起动物系列来了,评论区点一只,求生监管都可,注明什么动物,看心情 票多的我画。


我也想拥有心心,小蓝手,关注三连

【抱头jpg】

盛棠-crabapple

社园‖新年倒计时『陆』

●人物属于丁磊,OOC属于我

●理性讨论(√)抬杠喷人(X)

●讲个笑话,我会写糖

●“新年倒计时”系列信件大概会日更,预计到大年初一(本月25号)为止

●食用愉快

亲爱的皮尔森先生,

        猪年终于要过去了,我想我们的婚礼在中国年之后就可以开始准备了。

        虽然婚礼只是我一厢情愿,并且我们完全没有理由庆祝中国的农历年,但是为了我们之后的婚礼,我还是私心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庆祝这次新年。

   ...

●人物属于丁磊,OOC属于我

●理性讨论(√)抬杠喷人(X)

●讲个笑话,我会写糖

●“新年倒计时”系列信件大概会日更,预计到大年初一(本月25号)为止

●食用愉快

亲爱的皮尔森先生,

        猪年终于要过去了,我想我们的婚礼在中国年之后就可以开始准备了。

        虽然婚礼只是我一厢情愿,并且我们完全没有理由庆祝中国的农历年,但是为了我们之后的婚礼,我还是私心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庆祝这次新年。

        我希望你回来之前你可以买到足够的布料,我需要为那些可怜的孩子们做些新衣,当然也会有你的那一件;然后我希望你可以买来足够的食物,让孩子们至少在这几天可以填饱肚子。

        几天前我得到了我父亲的遗产,所以买所有东西的开支都由将我支付,所以皮尔森先生不用有太多的顾虑。

        我所得到的遗产至少可以让我们和这些孩子不用挨饿受冻,所以请你不要继续打着挣钱的噱头在外面鬼混。

        最后我和所有的孩子们都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过年。

最好的祝福

你的,

艾玛

川咕咕今天咸鱼了吗

是和灰鸭太太和其他太太的傻屌摸鱼x

没敢截其他太太的我怕去世,冷静

就截了我自己的了

冷静分析,茶绘好难

是和灰鸭太太和其他太太的傻屌摸鱼x

没敢截其他太太的我怕去世,冷静

就截了我自己的了

冷静分析,茶绘好难

我不是豆糕

我来敷衍了      哼(ˉ(∞)ˉ)唧

(我嚓,瑟维你什么表情?!)


————————————

最后一幅不要管它


               放棒震慑——《魔宗罪》

我来敷衍了      哼(ˉ(∞)ˉ)唧

(我嚓,瑟维你什么表情?!)


————————————

最后一幅不要管它



               放棒震慑——《魔宗罪》

云上君

【社园】二十六个字母。

·CP避雷:园丁×慈善家

·二十六个字母是文学梗,不是标题,所以没有书名号。这个梗以前贴吧盛期很火,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是不是暴露年龄了?

·练笔,速写,上下文没有前后顺序,单纯有啥写啥,没有深层结构。为了阅读效果请务必将英文词涵盖在正文内。

·默认对官方故事背景有完整了解。官方向,同人向,晦涩向。时间线是穿插式。正文后附带解说版。

·禁提其他任何CP。禁Ky。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我食言了,说好更新佣空的,那篇写完就会发的,还是不立flag了。

————...

·CP避雷:园丁×慈善家

·二十六个字母是文学梗,不是标题,所以没有书名号。这个梗以前贴吧盛期很火,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是不是暴露年龄了?

·练笔,速写,上下文没有前后顺序,单纯有啥写啥,没有深层结构。为了阅读效果请务必将英文词涵盖在正文内。

·默认对官方故事背景有完整了解。官方向,同人向,晦涩向。时间线是穿插式。正文后附带解说版。

·禁提其他任何CP。禁Ky。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我食言了,说好更新佣空的,那篇写完就会发的,还是不立flag了。

——————

Angelic.

她洋娃娃一样的脸与天使相差甚远。


Betrayal.

这个妻子背叛丈夫,父亲背叛女儿,贪念背叛穷苦,神灵背叛人间的世界是多么可笑。


Captivity.

所有人都是猎物,每一处都是牢笼。她逃不出去。他也一样。


Desire.

他从不以自己的渴望为耻。


Emma Woods.

那个渴望有个名字。


Fairness.

说出这人世间一件公平的事情,一件就好。呵,惺惺作态的上等人。我以这枚金币打赌,那点可怜的良心还不如伦敦的晴天来得长久。


Garden.

他其实不明白为什么要去花园。只是那些上等人们谈情说爱时好像都这么做。


Hypocrisy.

伪善和明恶,哪个比较可恶?


Indelible.

苦痛和心动一样都是不可言说难以磨灭的东西。


Jackstraw.

稻草人总是最好的情人。


Kreacher.

这不就是那个小偷的名字……你一定不希望他们这样说,对吧,皮尔森先生。


Lover.

世人总在讨论爱的定义对错深浅高尚卑微,用占有欲情欲喜欢等词去衬托它。但其实爱最重要的不过是得与不得。


Morality.

道德如同一件干净整洁的衣裳,穿上它,人们就会朝你微笑,觉得你也终于是这个社会的一员了。


Neglect.

他爱我,不论贫富,病痛,生死。


Obscure.

火柴忽明忽暗,忽暗忽明,像作茧自缚,满心欢喜的局中人。


Practice.

伍兹小姐,我邀请你去花园。艾玛·伍兹小姐,克利切邀请你去花园。克利切邀请你去花园,伍兹小姐。艾玛小姐……


Quiet.

嘘,安静点。你于我而言还有利用的价值。


Revenge.

如果一切结束后她还有幸活着,那定选一个偏僻的、很远很远的地方,有睡有吃,种花种草,就这样度过余生。


Spirits.

只有这样她才不是孤身一人。


Trade.

你是个聪明人,合作愉快,皮尔森先生。


Unfree water.

她眼睛像死水。微微笑时,泛起妙不可言的涟漪。


Vanish.

他想说他对她的感情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但看着她的眼睛,他知道这是在撒谎。


Wounds.

有些人就只能清醒地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地坏掉,冷静而无力。


XI.

钟敲响11点时,我看到有人带走了皮尔森先生。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Yielding.

我们最终都只能屈从于命运,就像伤者只能选择愈合。


Zircon.

是金子总会发光,但发光的不一定都是金子。


fin.


解说版开始(有些不太需要解说的我就不解释了):

Angelic.

她洋娃娃一样的脸与天使相差甚远。


Betrayal.

这个妻子背叛丈夫,父亲背叛女儿,贪念背叛穷苦,神灵背叛人间的世界是多么可笑。


Captivity.

所有人都是猎物,每一处都是牢笼。她逃不出去。他也一样。

——园丁很好理解,在我的官方故事解读中,慈善家是被教会拿捏住送入狱的,或者就算不是,他也是因为黑历史被拿捏住所以让出了白沙街孤儿院,所以虽然与教会合作,但他本质依旧是受人牵制。


Desire.

他从不以自己的渴望为耻。


Emma Woods.

那个渴望有个名字。


Fairness.

说出这人世间一件公平的事情,一件就好。呵,惺惺作态的上等人。我以这枚金币打赌,那点可怜的良心还不如伦敦的晴天来得长久。

——慈善家的愤世嫉俗。


Garden.

他其实不明白为什么要去花园。只是那些上等人们谈情说爱时好像都这么做。


Hypocrisy.

伪善和明恶,哪个比较可恶?

——这个看个人理解了,我不觉得慈善家算是明恶,以孤儿院来做伪装的慈善家怎么看都是个伪君子,但是和律师这种人相比他算得上是明了,从他的日记和行为模式来看,他其实算得上是个挺直白的人,如果没有好处那就是爱憎分明啊(笑)。


Indelible.

苦痛和心动一样都是不可言说难以磨灭的东西。

——园丁的苦痛,慈善家的心动。


Jackstraw.

稻草人总是最好的情人。

——其实慈善家又何尝不是想要一个稻草人呢?


Kreacher.

这不就是那个小偷的名字……你一定不希望他们这样说,对吧,皮尔森先生。

——教会对克利切的威胁。


Lover.

世人总在讨论爱的定义对错深浅高尚卑微,用占有欲情欲喜欢等词去衬托它。但其实爱最重要的不过是得与不得。


Morality.

道德如同一件干净整洁的衣裳,穿上它,人们就会朝你微笑,觉得你也终于是这个社会的一员了。


Neglect.

他爱我,不论贫富,病痛,生死。

——neglect是指忽视。慈善家并不在乎园丁是不是健康,他也从未试图改变她悲惨的处境,在知道她本人患有精神疾病后他甚至直接在日记中承认这对他而言是件好事。他对她本人的状况漠不关心。


Obscure.

火柴忽明忽暗,忽暗忽明,像作茧自缚,满心欢喜的局中人。

——杀人放火咯~


Practice.

伍兹小姐,我邀请你去花园。艾玛·伍兹小姐,克利切邀请你去花园。克利切邀请你去花园,伍兹小姐。艾玛小姐……


Quiet.

嘘,安静点。你于我而言还有利用的价值。

——园丁对慈善家说。


Revenge.

如果一切结束后她还有幸活着,那定选一个偏僻的、很远很远的地方,有睡有吃,种花种草,就这样度过余生。


Spirits.

只有这样她才不是孤身一人。

——这个梗其实我并不是在幽灵公主皮肤出来以后才想到的,所以官方事实上和我当时的私设不谋而合了。这是指园丁在电击治疗时精神上的逃避。


Trade.

你是个聪明人,合作愉快,皮尔森先生。

——第五人格官网人物介绍:“当教会有意在白沙街开设孤儿院的时候,皮尔森先生慷慨地将经营权和土地转赠给教会并离开了白沙街。”


Unfree water.

她眼睛像死水。微微笑时,泛起妙不可言的涟漪。


Vanish.

他想说他对她的感情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但看着她的眼睛,他知道这是在撒谎。

——慈善家意识到园丁要害他时的内心独白。结合上一段死水,其实就是园丁一直都是如此,慈善家对她动心时她也是如此,所以吸引他的那个人没有改变过,因此即使受到死亡的威胁,即使恐惧愤怒,他依然能感到动心的余韵。


Wounds.

有些人就只能清醒地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地坏掉,冷静而无力。

——有些精神病患者其实是知道自己有病的,理智下甚至能看到自己的病的原因,但是他们阻止不了。园丁复仇行为虽然挺恐怖的,但是她的计划有条有理,很多时候很明显头脑清晰,我私设她在这几年来也是明白自己生病了的。


XI.

钟敲响11点时,我看到有人带走了皮尔森先生。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私设,园丁那晚看到了慈善家被教会带走。


Yielding.

我们最终都只能屈从于命运,就像伤者只能选择愈合。

——其实园丁和慈善家的悲剧一部分来讲都是命运所困,园丁更多一些,慈善家也是多行不义。园丁永远背负着童年的痛苦和世界的恶意,慈善家欠着过去的债,以此被人拿住把柄,无法跃出自己的身份和阶层。


Zircon.

是金子总会发光,但发光的不一定都是金子。

——zircon是皓石,就是那种闪闪发光很像钻石但是其实超级便宜的宝石。这里影射慈善家的“爱情”。


最后,在我的理解中,其实在园丁庄园复仇中她对慈善家的恨意并不强烈,更多是把他当成一个工具在利用,虽然我们至今还没搞明白她到底对律师做了什么。慈善家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也犯下罪行,但对园丁的伤害其实并不很直接,虽然他让出白沙街孤儿院的行动导致了园丁落入教会的魔掌,但事实上没有克利切也有别人干这事儿。曾有人分析认为园丁彻底对克利切寒心是因为他进入庄园后仍旧大言不惭地对她展开追求,我认可这个分析。


这种彼此之间的漠不关心还真是奇妙。


好了解说完毕!有理解不同的也不要吵架哦,溜啦~


影爷

和灰鸭之前的茶绘


白社: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一碗如果我爽了给你打折~

黑社:是我不够吗?还是你不行啊?真是贪心,有我不够吗?还看别的克利切,你有种同意试试。

瑟维【不了,今晚吃素】

Q版社:你这是怂还是吃饱了?

天使切:因为瑟维很善良,你是好人,无论怎么样克利切都喜欢你的(那个无论怎么样没写出来)

恶魔:所以你是单身别的瑟维都有自己的克利切了!

小黑:一幕我是不是什么画本看过?

小白:你说的应该是西游记!

——————————————————————————

灰鸭出来挨打 出来挨亲。@灰鸭

你管管你家瑟维,连克利切身子都不馋你让他出家吧!

鸭鸭说我家克利切a...

和灰鸭之前的茶绘


白社: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一碗如果我爽了给你打折~

黑社:是我不够吗?还是你不行啊?真是贪心,有我不够吗?还看别的克利切,你有种同意试试。

瑟维【不了,今晚吃素】

Q版社:你这是怂还是吃饱了?

天使切:因为瑟维很善良,你是好人,无论怎么样克利切都喜欢你的(那个无论怎么样没写出来)

恶魔:所以你是单身别的瑟维都有自己的克利切了!

小黑:一幕我是不是什么画本看过?

小白:你说的应该是西游记!

——————————————————————————

灰鸭出来挨打 出来挨亲。@灰鸭

你管管你家瑟维,连克利切身子都不馋你让他出家吧!

鸭鸭说我家克利切a我只隔着屏幕感觉我家克利切的骚?😂

兔憨憨
“都...都是克利切的!”

“都...都是克利切的!”

“都...都是克利切的!”

风雨成烟.

#占tag致歉。挂几天我删。

#群宣。

第五人格公寓pa。不多说康图。

有意者速速前来!!!

审核真的不严,接触过语c的宝贝们都能过——主要功能滤白。

群里的寡寡们欢迎各位到来orz。

#占tag致歉。挂几天我删。

#群宣。

第五人格公寓pa。不多说康图。

有意者速速前来!!!

审核真的不严,接触过语c的宝贝们都能过——主要功能滤白。

群里的寡寡们欢迎各位到来orz。

可尼溪
1551 是对角色的印象及另一...

1551

是对角色的印象及另一面!

(有恶搞×)

勘探是什么神奇宝贝

我太可了

1551

是对角色的印象及另一面!

(有恶搞×)

勘探是什么神奇宝贝

我太可了

轩轩是个沙雕

第五公寓(No.17)

挺正常的一天,这群家伙又干了什么?


http://t.cn/A6vYWbmS

挺正常的一天,这群家伙又干了什么?


http://t.cn/A6vYWbmS

B6鋼筆

P1.克利切:瑟維我告訴你一個小秘密,千萬別告訴別人啊!

P2.是草稿(有些地方有改


P1.克利切:瑟維我告訴你一個小秘密,千萬別告訴別人啊!

P2.是草稿(有些地方有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