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慕斯

65421浏览    1713参与
α
《风》 得抽时间多练人体和色感...

《风》

得抽时间多练人体和色感了( ゚皿゚)

《风》

得抽时间多练人体和色感了( ゚皿゚)

三生食记
山药红豆糕慕斯般口感,入口即化,味道绝啦
山药红豆糕慕斯般口感,入口即化,味道绝啦
恰饭少女晓晓
这个端午,来点不一样的吧!不用包不用煮的夏日抹茶慕斯冰粽!
这个端午,来点不一样的吧!不用包不用煮的夏日抹茶慕斯冰粽!
衍的小食光
搅一搅就能完成的奥利奥酸奶慕斯蛋糕,下午茶在家也能做!
搅一搅就能完成的奥利奥酸奶慕斯蛋糕,下午茶在家也能做!
莲爱凰

做了几次终于成功了,这是一个四寸的芒果慕斯🍰。

做了几次终于成功了,这是一个四寸的芒果慕斯🍰。

请叫我瘦瘦球
美食VLOG 蓝莓渐变慕斯蛋糕
美食VLOG 蓝莓渐变慕斯蛋糕
房纠纠
听说这个蓝莓慕斯会搅拌就能做!!
听说这个蓝莓慕斯会搅拌就能做!!
拾光日记
震惊下巴的美味百香果咖啡可可奶油慕斯!巨燃巨好吃
震惊下巴的美味百香果咖啡可可奶油慕斯!巨燃巨好吃
房纠纠
听说这个芒果慕斯不用烤箱就能做!!
听说这个芒果慕斯不用烤箱就能做!!
山田啊酱_犀羊
画了一些喜欢的角色,偷藏一些我...

画了一些喜欢的角色,偷藏一些我cp🥳。

谢谢小猫咪陪伴我三年,永远喜欢方舟!永远爱慕斯宝贝!😚

画了一些喜欢的角色,偷藏一些我cp🥳。

谢谢小猫咪陪伴我三年,永远喜欢方舟!永远爱慕斯宝贝!😚

房纠纠
抓住夏天的小尾巴吃个清新的青提慕斯!!
抓住夏天的小尾巴吃个清新的青提慕斯!!
宋我一个亚轩

咳咳

准备再开个坑

祺轩《错过》

be美学

咳咳

准备再开个坑

祺轩《错过》

be美学

宋我一个亚轩

再爱一次 (番外篇)

       一年半后,顾氏大楼。 


       今天是平安夜,街道上透着圣诞的气氛,可顾氏这边却正在紧张的忙碌着。 


        直到,顾氏现任总裁顾北铭来到设计部,所有人这才放下了所有工作,眼含紧张和期待地望着他。 


       他来到所有人中间...


       一年半后,顾氏大楼。 


       今天是平安夜,街道上透着圣诞的气氛,可顾氏这边却正在紧张的忙碌着。 


        直到,顾氏现任总裁顾北铭来到设计部,所有人这才放下了所有工作,眼含紧张和期待地望着他。 


       他来到所有人中间,英俊的面孔写满了严肃,开口道:“这次国际服装设计比赛结果出来了。” 


       众人闻言心头一震,等待他的下文,心却因为他脸上难得的冷沉而越发忐忑。 


       直到他扫了一圈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宋亚轩那边,这才开口:“我们的新人宋亚轩这次的设计主题‘遗忘’获得了单人组第一名,这也是我们国内设计师获得的最好成绩!恭喜宋亚轩!” 


       宋亚轩心头的惊喜顿时绽开,仿佛有烟花开过。 


       “还有我们顾氏团体参赛作品,也获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顾北铭道:“明晚我请客,今晚大家都有约会吧?现在可以提前下班了。” 


       他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欢呼,然后,有人走到了落地窗前往外看:“好像下雪了!” 


        “是啊!下雪了!”有人说罢,突然‘啊’了一声,指向下面:“天哪,我看到咱们集团广场上好多玫瑰!而且是蓝色妖姬!” 


       闻言,众人齐齐过去看。 


       宋亚轩也凑过去看,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雪中的那个挺拔身影。 


       马嘉祺这么冷的天,穿着一身西服,站在蓝色妖姬拼成的心形花丛中,正静静地望着天空。 

 

       设计部在三楼,宋亚轩视力颇好,借着广场上的光,都能看到马嘉祺此刻脸上的表情,安静、等待的表情。


       大雪纷纷扬扬,落在这座城市里,地面已经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素白,他一直未动,立体雕琢的五官变得有些不太真切,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宋亚轩几乎是飞一般跑过去的,有些恼火他为什么不给他个电话,恼火他干嘛穿这么少。 


        直到,他撞入他的视线。 


        他这才缓缓抬步向她走来,唇角带着微笑,站定在他的面前,突然单膝跪地。 

 

        宋亚轩的心轰的一下被击中,一时间定在原地,怔怔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亚轩,我等不及了,从你说记不得开始,我就等不及了。”他抬头望着她:“我一直以为,我的人生从未失控过,直到那天你转身,再也没有冲我回头。” 


       “我这才知道,原来我才是我们感情里没有安全感的那一个。” 


      “亚轩,我知道以前的我做了很多让你难过的事,但是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就看在这一年半里,我这么听话的份上,重新嫁给我,好吗?” 


       “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爱上了你。从你转身以后,我就一直等你说爱我。” 


        他目光诚挚:“现在,你愿意再爱我一次吗?”


       雪花在他们之间不断飞舞,他凝视着他的眼睛,过去遗忘的虽然都想不起来了,但是这一年半里,他对他的好,那些朝朝暮暮何尝不是他们的过往? 


       悲喜酸甜,爱恨嗔痴,最后都定格在了此刻,素洁的城市,还有他眼中唯一的他。 


        “我愿意。”她望着他:“马嘉祺,我重新爱上你了。” 



                               (全文完)

宋我一个亚轩

再爱一次 34

      “当初你到马氏面试,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你。”他道。 


       “我为什么要到马氏面试?”宋亚轩疑惑,她记得大二那次他是去的顾氏。 


       “后来听你说,是为了追什么人。”马嘉祺想了想:“对了,追你那个学长。” 


       宋亚轩眼睛睁大,...


      “当初你到马氏面试,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你。”他道。 


       “我为什么要到马氏面试?”宋亚轩疑惑,她记得大二那次他是去的顾氏。 

 

       “后来听你说,是为了追什么人。”马嘉祺想了想:“对了,追你那个学长。” 


       宋亚轩眼睛睁大,他还有这样为爱疯狂的时候? 

 

       看来,估计是当时刘耀文到马氏上过一阵子班,后来辞职了,不知怎么又和他闺蜜在一起了,所以最后他们分道扬镳。 


       不过,他当初喜欢刘耀文,那么马嘉祺是横刀夺爱么? 


       他不由问:“那既然那时候我有喜欢的人,我们又是怎么在一起的?” 


        马嘉祺笑了一下:“想知道?” 


          宋亚轩点头。 


        “那就再让我追一次。”他认真凝视着他的眼睛:“亚轩,我这次会好好追你,给你满满的安全感,会让你感受到,我真的只爱你一个。” 

 

        房间里的水晶灯很明亮,他的眼睛好似倒影了所有的光影,看得他心跳怦然。 


       他的目光突然有些无法安放,手指胶着,就连脚指头都蜷了起来。 


       好半天,宋亚轩才小声道:“那万一追不到呢?” 


       “那就一直追下去。”马嘉祺说罢,气势一变:“总之,你身旁不可能有别的男人!” 


       “为什么?”他抬眼,疑惑地问。 


        “来一个打一个。”他很是自豪地道。 


          他噘嘴:“你会拳击啊?” 


           “为你肝脑涂地。”他道。


            窗外的月色将海滩洒上了一层素洁的银辉,轻纱飘动,他抬起他的手,轻轻吻了吻他的无名指。

宋我一个亚轩

再爱一次 33

       丁程鑫已经无法再多待一分钟,转身就要走,却瞧见了刚刚走过来的宋亚轩。 


       宋亚轩显然听完了全程,一双漆黑的眼睛正无辜地望着他们,脸颊不施粉黛,却有种说不出的清纯味道。 


       马嘉祺一转头,便看见了宋亚轩,他于是走了过去,温声问道:“亚轩,是不是累了?我们回家?” ...



       丁程鑫已经无法再多待一分钟,转身就要走,却瞧见了刚刚走过来的宋亚轩。 


       宋亚轩显然听完了全程,一双漆黑的眼睛正无辜地望着他们,脸颊不施粉黛,却有种说不出的清纯味道。 


       马嘉祺一转头,便看见了宋亚轩,他于是走了过去,温声问道:“亚轩,是不是累了?我们回家?” 


       宋亚轩也觉得自己想要消化一下,因此点头:“好。” 


         二人便这么直接走了。 

  

       当晚,马嘉祺将宋亚轩送回了海滨别墅。 


        他望着他,身子撑在她身侧,问:“亚轩,我今天能不能留下来?” 


       宋亚轩对上他的眼睛,终于鼓足勇气,道:“我有件事要对你说。” 


        马嘉祺见他难得认真,于是坐到了她身边,问:“亚轩,什么事?” 


       “其实,我前阵子记不得你了。”宋亚轩斟酌措辞:“我失去了五年的记忆。” 


         马嘉祺有些不可置信:“失忆?”


        宋亚轩点头:“我那天洗胃后从医院醒来,就失忆了。我最近的记忆,还是19岁大二暑假,去实习的路上。” 


        他有些忐忑,不过还是继续道:“那个时候我不认识你,所以你说离婚的时候,我答应得很干脆,因为我根本无法接受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在一起。” 


       马嘉祺不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他问:“亚轩,那你想起来了吗?” 


      “没有。”宋亚轩老实道:“那天雨夜打雷有点儿感觉,今天在台上也是,但是很快就没了。” 


       马嘉祺揉了揉眉心,片刻后,他开口道:“我把白州开除了,而且从马氏开除的人,想要去好公司恐怕难。” 


       宋亚轩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跳跃,不由问:“为什么开除他?” 


       “我们离婚后,我好好请人查了,才知道了属下的阳奉阴违。”马嘉祺声音低了下来:“我上班忙,有时候忽略了你,但是他们就以为我的忽略、你的主动,是一种你不被我喜欢的信号。” 


        宋亚轩闻言,低头抠了抠沙发上的花边。 


        “亚轩,对不起。”马嘉祺握住她的手:“我以后不会再忽略你了。” 


       宋亚轩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但是我都记不得了。” 


      “记不得反而更好,忘掉那些不开心的过去,那段过去,我一个人有记忆就好了,你以后都像19岁时候一样,开开心心的。嘉祺道:“就像我对你一见钟情时候一样。” 


        宋亚轩是真的吃惊了:“一见钟情?”

宋我一个亚轩

再爱一次 32

       身旁,马嘉祺又说了什么,台下员工顿时一脸姨母笑,纷纷露出吃了狗粮的表情。 


       宋亚轩脸颊有些红,脑袋乱成一片,只觉得记忆仿佛又要再次奔涌而出。 


       所以,后面马嘉祺说什么,他都没听见,连被他当众亲了一下唇.瓣,都没反应过来。 ...



       身旁,马嘉祺又说了什么,台下员工顿时一脸姨母笑,纷纷露出吃了狗粮的表情。 


       宋亚轩脸颊有些红,脑袋乱成一片,只觉得记忆仿佛又要再次奔涌而出。 


       所以,后面马嘉祺说什么,他都没听见,连被他当众亲了一下唇.瓣,都没反应过来。 


       最后,他拉着他走了下来,去了休息区。 


       宋亚轩确定自己不用再上台,觉得穿礼服有些凉,于是,去了楼上又拿了件马嘉祺的办公室拿件开衫披上。


       他的休息室里,居然有一半都是他的衣服,他见着那些还带着阳光味道的衣服,觉得心头一点点有甜味涌出来。 


       只是,宋亚轩披上开衫下楼,才走到休息区,就听到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马哥,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程以清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宋先生也成了马氏的股东?” 


       “怎么,我的股份分给他一部分,需要你的首肯?”马嘉祺语气不悦:“以清,我看在我们小时候的情谊,所以有些事情可以忍。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忍,你之前对亚轩说过什么,你说那些的时候,有没有把我当兄弟?” 


       程以清顿时有些发憷:“马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马氏从今天起,停止和丁家所有的合作。”马嘉祺道:“还有,我老婆,你应该怎么称呼?” 


       “马哥,不是……我知道我之前是对他有些不够尊敬,但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而且你和鑫鑫那么好,我以为你们会结婚的!” 


       程以清刚刚说到这里,一旁的丁程鑫便打断道:“哥,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嘉祺已经结婚了,就算以前我们——” 


      “以前我们怎么?”马嘉祺站起来,居高临下望着丁程鑫:“我和你只是从小认识,连兄弟之情都算不上,更别提任何别的感情。我已经结婚了,我对你的拒绝也已经很明显了,你还看不出来,也就别怪我不给彼此留脸面!” 


       丁程鑫眼睛瞬间睁大,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冷漠凉淡的男人。 


       虽然一直以来,他对他都冷冷淡淡的,可是他对谁不都这样? 


       而且他身边除了宋亚轩,就没有别的男人,他却能偶尔和他说上几句话。他便自然地以为,他对自己是不同的。


      可是今天,他看到他在所有人面前,用那种温柔神情的目光望着宋亚轩,那时候,他的心就仿佛被什么撕扯着。 

 

       他不甘心,也不相信,明明他们已经离婚了的。 


       所以,他过来问他,却不料,换来的却是这样绝情的话!

宋我一个亚轩

再爱一次 31

       宋亚轩就有些疑惑了,过去时候,他们不都习惯叫他‘宋先生’吗? 


      为什么反而他和马嘉祺离了婚,这些人却改了称呼? 


       他走进公司,有秘书直接带他去了公司的大礼堂。 


      等他推门进去,这才发现,里面竟然好像在开年中盛会。 ...



       宋亚轩就有些疑惑了,过去时候,他们不都习惯叫他‘宋先生’吗? 


      为什么反而他和马嘉祺离了婚,这些人却改了称呼? 


       他走进公司,有秘书直接带他去了公司的大礼堂。 


      等他推门进去,这才发现,里面竟然好像在开年中盛会。 


      “亚轩。”马嘉祺正好从里面出来,拉着他的手,


       径直带他去了后面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假人模特身上穿着一件星空蓝的西装,上面镶着碎钻,在灯光下十分耀眼。 


        宋亚轩疑惑地要问,马嘉祺便道:“亚轩,我帮你换礼服。” 


        “我不换!”他连忙捂住胸口。 

 

        马嘉祺笑,见他竟然又不好意思了,不由道:“那我在外面等你一会儿。” 


       他现在算是猜出他要做什么了,不由道:“我不想让人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 


       “亚轩,我就是不希望他们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马嘉祺打开了一个首饰盒:“一会儿戴上,我五分钟后进来接你。” 


       他是要带他发布离婚申明,还是要…… 


       想到另一个相反的可能,宋亚轩的心跳有些乱。 


       说实在的,那天马嘉祺雨夜背着她走了那么远,还有他对他坦诚内心的话,都让他有些动容。 


        而且,不说别的,他长相英俊,就算是去娱乐圈,也是顶尖的存在。这样一个男人在自己面前说喜欢,他不可能不动心。 


      可是,心底深处,总有那么一丝不安,他害怕重蹈当初的覆辙。


       宋亚轩还没拉上扣好扣子,休息室的门就被马嘉祺打开了。 


       他走到他身后,目光落在他光洁白皙的皮肤上,喉结轻滚。 


       “我们走吧。”帮他将扣子扣好,马嘉祺收起思绪,牵起了宋亚轩的手。 


       而此刻,马氏的年中盛宴正进行到最高.潮的部分。 


       “下面有请我们马总为大家讲话!”台上,主持人道。 


      马嘉祺拉着宋亚轩的手,一步步走到台前。 


       宋亚轩有些拘谨,而马嘉祺的手温暖干燥,紧握着他的时候,将热量一点点传到他的身上,让他心头的紧张都驱散了不少。 


        “各位员工,这位是我夫人宋亚轩。”马嘉祺开口,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个人。 


       宋亚轩呼吸有些紧,心头在叫喊,他这根本是选另一种方案的节奏! 


       只是,他的视线不经意扫过一个方向,随即就愣住了。 


       那边前排嘉宾的地方,赫然坐着丁家两兄妹,此刻,脸色可谓是不能再难看了。 


        宋亚轩突然心头格外解气。

宋我一个亚轩

再爱一次 30

      他道:“那我那天在医院,你为什么不去?” 


       如果真的爱,他都要死了,他还会在公司开会无动于衷? 


       “亚轩,我以为你又在开玩笑。因为这一年里,这样的玩笑太多了。”马嘉祺低叹。


       宋亚轩震惊,所以,最近一年里,他竟然玩了很多次假自杀? ...


      他道:“那我那天在医院,你为什么不去?” 


       如果真的爱,他都要死了,他还会在公司开会无动于衷? 


       “亚轩,我以为你又在开玩笑。因为这一年里,这样的玩笑太多了。”马嘉祺低叹。


       宋亚轩震惊,所以,最近一年里,他竟然玩了很多次假自杀? 


       宋亚轩闷闷地不说话,万般不能理解过去的自己。 


      “亚轩,以后我们好好沟通,有什么问题,我会耐心对你解释,你也不要听信别人的话,而是要相信自己的眼睛。”马嘉祺道。 


       宋亚轩被刚刚他的信息冲击有些大,只是讷讷道:“那我再看看吧。” 

 

       马嘉祺却当成是他的同意,唇角勾起愉悦的弧度:“那我们回帝城后,就去复婚。” 


        宋亚轩:“……”他什么时候答应要复婚了? 


        马嘉祺则是已经在他面前蹲下,道:“我们继续,还有一半的路程。” 


       只是令宋亚轩没想到的是,到了服务区,他刚刚将她放下,他正要冲里面的值班人员说话,身后的男人蓦然就倒了下去。 


       他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去扶他,这才发现,他后背的衬衣都裂开了,里面一片血肉模糊。 


       宋亚轩呼吸骤然收紧,连忙俯身下去,掀开了马嘉祺的衬衣。 


        顿时,一条横亘整个后背的伤痕灼伤了他的眼睛。 


         他不是说没事的吗?都伤成这样,还背他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 


       宋亚轩心头说不出的滋味,心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揪着,格外难受。 


       那边,工作人员报了警,见马嘉祺此刻的状况,又连忙联系了救护车。 


       马嘉祺再次醒来时候,就见着宋亚轩守在他的床边,眼睛有些红。 


       他开口的声音有些沙哑:“亚轩,怎么了?”


       “你受伤了。”他声音带了几分哽咽。 


       马嘉祺这才发现他在医院,而此刻已经天色快亮了,他不由道:“你上班是不是赶不上了?” 


       他咬着唇:“天亮了我请假。” 


        他见他眼泪包着的模样,不由伸手去摸他的脸:“哭什么?失业了我养你。” 


       他没避开他的手,心头却是想:才不是因为没能准时上班哭。 


        等马嘉祺出院,已经是两天后。 


       宋亚轩和他从当地坐了飞机回去,直接就去了公司。 


        只是这天下班,就接到了马嘉祺的电话。 


       他那天因为感染而发了烧,现在的声音都还有些沙哑:“亚轩,你来我公司一趟。” 


       宋亚轩不明白为什么要去他公司,不过还是下意识问了一句:“你没休假?” 


       “嗯。”他应道:“我叫了司机去你公司门口接你,一会儿见。” 


       宋亚轩走进马氏,楼下前台还认识他,微笑冲他招呼:“夫人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