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慢慢走

717浏览    196参与
小猫钓鱼🐳

沉默是因为我爱你(四)

[图片]

    干劲满满许魏洲看见黄景瑜一点都没在怕的样子还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心里顿时非常不满,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不满,可能是黄景瑜的不挣扎让强吻这项活动失去了挑战性,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主动献吻的猫咪。想到这,许魏洲又躁又羞,于是狠狠地在黄景瑜的唇瓣上咬了一口,看着黄景瑜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好胜心极强的洲喵喵这才满意的笑着躺回了被窝里。

    黄景瑜哭笑不得的看着许魏洲嘚瑟的表情,原来还可以有第三种方案,合着自己白紧张半天了,这小崽子,下嘴还真狠,稍微动一动嘴角都扯得生疼。黄景瑜在心里默默抱怨了一回儿,也捂...

    干劲满满许魏洲看见黄景瑜一点都没在怕的样子还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心里顿时非常不满,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不满,可能是黄景瑜的不挣扎让强吻这项活动失去了挑战性,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主动献吻的猫咪。想到这,许魏洲又躁又羞,于是狠狠地在黄景瑜的唇瓣上咬了一口,看着黄景瑜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好胜心极强的洲喵喵这才满意的笑着躺回了被窝里。

    黄景瑜哭笑不得的看着许魏洲嘚瑟的表情,原来还可以有第三种方案,合着自己白紧张半天了,这小崽子,下嘴还真狠,稍微动一动嘴角都扯得生疼。黄景瑜在心里默默抱怨了一回儿,也捂着甜蜜的负担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许魏洲就被陈稳的一连串夺命连环call给吵醒了。

    “学长,你和景瑜大哥在家吗?今天成片剪好了,蛋总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看。”

    “唔…知道了,”许魏洲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回答道:“马上起。”

    “没事,不用着急,蛋总和我们一块,正在去你家的路上,你没换搬家吧?”

    “没有,还是那地儿。”

    “那就好,先挂了啊。”

    “嗯,好,拜拜。”

    黄景瑜也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怎么了?”

    许魏洲用手撑着坐了起来,揉了揉乱七八糟的头发,回答:“小稳他们坐蛋总的车来接咱去看成片。”

    “哦……啊?”黄景瑜瞬间清醒了过来“他们都来?!”那自己嘴上这伤该怎么解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事实证明,黄景瑜远远低估了一个资深腐女的想象能力,别说是咬痕这么明显的东西了,就算是一个蚊子包,她也能YY出一本小说。

    许魏洲刚咽下最后一口面包,门铃就响了。

    “来了来了,”许魏洲打开门“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今天路况出奇的好,基本没怎么堵车。”先走进来的是柴鸡蛋,她环视一周,道:“黄景瑜呢?他不是在你家住么?”

    “黄景瑜?他不就在那坐着吗……”许魏洲回头朝餐桌的方向一指,刚刚还好好吃着早餐的黄景瑜不见了踪影。

    “奇怪,他刚刚还在吃早餐呢。”许魏洲疑惑的挠挠后脑勺。

    很快,柴鸡蛋的目光就被阳台上晾着的床单给吸引了:“你们不就回来住了几天,怎么还晾上床单了……”尤其是看到床单上那淡黄色的一摊不明痕迹,柴鸡蛋的脑子里几乎立刻出现了一篇几十万字的小作文。

    “洲洲,你老实跟我说,黄景瑜是不是欺负你了?”柴鸡蛋激动的拉着许魏洲问道。

    总不能告诉她这是我为了让黄景瑜和我一个床睡故意弄脏的吧,也不能说其实是我强吻了黄景瑜吧……就在许魏洲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回答的时候,黄景瑜从卫生间出来,全副武装,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他的样子。

    “走吧,不是要去看成片吗?”

    柴鸡蛋一听,乐了:“别介,咱们剧还没播呢,就放了个预告出去,不至于的。”说着伸手要去摘他的口罩。

    黄景瑜向后一闪躲开了,躲过了她的手,说道:“我最近有点感冒,怕传染给你们了。”

    “诶?你什么时……”许魏洲疑惑的看着黄景瑜脱口而出,但被黄景瑜一把捂住嘴巴,没把剩下的话说完。

    柴鸡蛋将信将疑,但也不好再作要求,只好暂时放过黄景瑜一马。

    《上瘾》一共剪出来了18集,因为不可能一天看完,所以大家先一起看两集,然后再领了全集的碟片自己回去慢慢看。

    看的这其中一集刚好是白洛因他爸结婚那一场,也就是他们在天台上拍的最后一场戏。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在叽叽喳喳的讨论剧情,当看到顾海背着白洛因上天台时,所有人都红了眼睛,黄景瑜甚至把口罩摘下来擤了擤鼻涕,许魏洲一下一下轻轻拍着黄景瑜的背,心里一片柔软。听着剧里顾海对白洛因许下诺言,看着心爱的人落泪而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许魏洲心里是很不好受的,他多希望这些话黄景瑜能作为黄景瑜对许魏洲说一遍,他多希望自己和黄景瑜真的变成白洛因和顾海,不必去在乎别人的眼光,眼里和心里都只有对方一人……许魏洲你为什么不能再勇敢一点,不要有那么多假设,不要再畏畏缩缩,直白地、大声地当着他的面再向他表一次白!

    看完之后,灯被打开了,柴鸡蛋看着大家哭红的双眼不禁感慨万千,突然,黄景瑜嘴角突兀的咬痕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压低声音惊呼一句“woc”,差点没把自己憋出病来才把之后的一连串疑问反问陈述感叹祈使句给憋了回去,看见黄景瑜听到她的声音之后慌张地把口罩戴上的样子,柴鸡蛋心里的把握有了七成。扯了扯黄景瑜的衣角,低声说道:“鲸鱼,你跟我出来一下。”

    黄景瑜这才注意到自己没把口罩戴上,心里懊悔不已。 

    柴鸡蛋与黄景瑜面对面站着,气氛十分尴尬。最后还是柴鸡蛋先开口问道:“你嘴上的伤怎么回事?”

    柴鸡蛋现在算是他们的经纪人,而宣传片也已经放出去,他已经不再是一个素人了,黄景瑜知道自己没理由不回答这个问题 ,于是答到:“被虎牙别到的。”

    “真的吗,你不是感冒了吗?”柴鸡蛋自然不信,“某只猫咬的吧,我看许魏洲都搁哪嘚瑟一天了,你们有实质性的进展了,到哪一步了?”

    “嗨呀,你就别瞎扯了,我和他,我们两个男人,怎么可能……”黄景瑜越说声音越小,低着头,用脚在地上画圈。

    柴鸡蛋又继续说道:“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许魏洲喜欢你,你呢,对他什么感觉?”

    “许魏洲喜欢我?别开玩笑了,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还是个外国人。”

    “先不管许魏洲有没有喜欢的人,凭我多年的腐女经验来看,他至少是对你很有好感的。作为你们老板呢,我是肯定不希望你们在一起的,所以你要是对他没感觉的话,就别给他希望了。要是你也喜欢他的话,那我站瑜洲。”

    柴鸡蛋拍拍黄景瑜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许魏洲很好奇柴鸡蛋到底跟黄景瑜说了什么,竟然让黄景瑜沉默了一个下午,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好像打开了免打扰在脑子里开会一样。

    到了睡前,黄景瑜终于主动开口说话了,他说:“洲洲,明天早上,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

    “哦,好,明天我也有话要和你说。”有啥事不能现在说吗,非要等到明天早上。许魏洲在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有很强烈的预感,黄景瑜会亲口说出自己一直期待的那几个字,或许是三个字,或许是四个字…哎呀,几个字不重要,反正是那个意思就对了。

    终于说出来了,黄景瑜心里的第一块石头落下来了,加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明天,明天我一定会向他表明我的心意的,无论结局如何,至少我有争取过!花椒油加油,你是最棒的!哼哼哈嘿!

    黄景瑜也不知道自己在瞎想些什么了,他觉得自己可能患有表白前综合征,现在除了心里的小鹿不要命的乱撞之外,手心也在不停地冒冷汗,幸好他的退堂鼓打得不是很好,不然他很可能会趁许魏洲睡着偷偷逃跑。

小猫钓鱼🐳

沉默是因为我爱你(三)

    
[图片]

    黄景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来到了许魏洲的家里。就采访完,他稍微一走神,坐上了许魏洲的车,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在许魏洲家里了,而许魏洲还贴心的为他把床铺好了。来了之后就好像没借口走掉了,尽管他已经订好了回上海的飞机票。

    反正一个星期之后要回上海排练演唱会,到时候一起回去也不迟。黄景瑜坐在客房的床上想着。

    “鲸鱼,喝啤酒吗?”许魏洲端满满一杯啤酒走进黄景瑜的房间,黄景瑜刚站起想接住,只见许魏...

    

    黄景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来到了许魏洲的家里。就采访完,他稍微一走神,坐上了许魏洲的车,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在许魏洲家里了,而许魏洲还贴心的为他把床铺好了。来了之后就好像没借口走掉了,尽管他已经订好了回上海的飞机票。

    反正一个星期之后要回上海排练演唱会,到时候一起回去也不迟。黄景瑜坐在客房的床上想着。

    “鲸鱼,喝啤酒吗?”许魏洲端满满一杯啤酒走进黄景瑜的房间,黄景瑜刚站起想接住,只见许魏洲一个踉跄,整个人向前扑去,手里的啤酒一半向床撒去,一半向黄景瑜撒去,而他自己则一头撞进了黄景瑜怀里。

    “这下不能睡了,”许魏洲瘪瘪嘴说道,“我只能委屈我自己把床分你一半了。”表面上一脸委屈,实际心里窃喜奸计得逞。

    黄景瑜看着许魏洲可爱吧唧的模样,恨不得把他搂过来就亲,笑意一直从心里延伸到嘴角,他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此时笑的有多甜,甜的许魏洲心猿意马。

    两人忙活着把床单洗了晾到了阳台,忙完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两人都累的不想煮饭,黄景瑜本来想叫个外卖打发一下,但是许魏洲执意要出去吃,黄景瑜想着好久没有出去喝野酒了也就答应下来。

    12月的北京是个在大街上喝野酒的好时间,天冷风大,出来逛街的人大多都跑到商场里去避寒了;街上,特别是有烧烤店出没的街上,烧烤的香气可以肆无忌惮的飘扬,人们可以毫无忌惮的大声讲话。这种街上虽也是热闹嘈杂的,但却让人感到轻松自在。

    在装竹签的桶子实在没地方再插进多一根竹签之后,两人也就吃得差不多了,于是一人一罐啤酒,开始往回走。许魏洲现在想起也仍会怀念那个时候,可以口罩都不戴的走在大街上,不用担心有狗仔偷拍,就这样和自己最喜欢的人一起在大马路上喝着啤酒唱着歌,月光将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于是他写了下《月光》这首歌,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回到家之后,黄景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脑子里全是许魏洲的身影:害羞的、嚣张的、温柔的、可爱的,边抽烟边织毛衣的,用体温给自己暖脚的,被自己压在身下红透了耳根的……许魏洲,我要怎么才能放下你!黄景瑜痛苦的把头埋在了两膝之间。

    “够不够的到啊。”许魏洲洗完澡走出来,只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身上的热气还没散去,雾气萦绕着,头发丝还往下滴着水,嫩白的肌肤被热水冲洗过后泛着诱人的粉色。当美好如天神的人就这样站在你面前,用一双无辜纯洁的大眼睛深情的望着你,嘴里却吐出下流邪恶的话语引诱你,如此之大的感官刺激让黄景瑜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欲盖弥彰的把许魏洲一把拉过,推倒在沙发上,捏着他的脸恶狠狠地回敬道:“强吻你好吗。”

    果然这招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用,许魏洲逃也似的跑回了卧室,没有注意到黄景瑜的变化。黄景瑜看着许魏洲的背影摇摇头,进入浴室准备洗澡。

    许魏洲刚洗完澡,浴室里还残留着他留下的香气,小小的封闭空间里,黄景瑜以最坦诚的姿态被许魏洲的气息包裹着,他再也忍受不了了,理智在这一刻崩塌,在脑海中尽情肖想许魏洲,贪婪的嗅着空气中许魏洲的味道,去他的外国女孩,去他的传宗接代!老子他妈的就是喜欢许魏洲,就算他有喜欢的人了,就算我们不能被接受,就算我们不能有孩子,这些都没关系!如果他不喜欢我,我就把他关起来,一直关到他喜欢我为止!他喜欢我,只要他喜欢我就好了,我一点都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等到他喜欢上我了,我们就到有海的地方,开一家酒吧,就我和他,两个人……突然,黄景瑜脑海里闪过了两个人影——弹着吉他的许魏洲和躺在病床上的姥姥。就像一盆冰水浇头而下,黄景瑜心里疯狂的火苗熄灭了,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徒留一身冷汗嘲笑他的胆小和自私。

    我这是怎么了,被顾海附身了吗?黄景瑜无奈的笑了,可惜我不是顾海,许魏洲也不是白洛因,这里是现实世界不是小说。许魏洲有他的梦想,我也有我的使命,就算他喜欢我,我们也不可能的……

    “黄景瑜,你在里面磨磨蹭蹭半天干什么呢,”许魏洲的话音还没落下,门把手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靠,黄景瑜,你还上锁?!”

    黄景瑜囫囵的冲了冲,快速的穿上睡衣收拾好表情打开了浴室的门,单手倚在门框上,眯眼促狭的看着许魏洲,说道:“洲洲,你就这么急不可待啊。”说着还用虎牙色气的咬了咬下唇。

    黄景瑜觉得自己真是有演戏天分,说不定以后能得个影帝啥的。

    “屁!我尿急不行啊!”说着,便一脸羞赧的推开黄景瑜走进了浴室。

    许魏洲坐在马桶盖上郁闷的想:明明没表白之前还能在他洗澡的时候随意出入的,怎么表白之后连门都锁上了呢?

    两个人终于折腾完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黄景瑜侧躺在床上玩手机,许魏洲百无聊赖的望着天花板发呆。就在黄景瑜以为许魏洲已经睡着了的时候,许魏洲突然开口说道:

    “鲸鱼,你之前谈过几次恋爱啊?”

    “一次,和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姐姐。”

    “你喜欢比你大的呀。”

    “也没有,我工作的早,那会身边基本上都是比我大的,同龄人都少得可怜。”

    许魏洲知道黄景瑜很小就出来打拼了,但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心疼。

    “你呢?”黄景瑜放下手机,转过来面对着许魏洲,问道。

    “我啊,”许魏洲用手搂住黄景瑜的后颈,轻轻的用指腹摩挲着,“前天是我第一次向别人表白,然后……”

    “然后她答应了吗?”黄景瑜猜这应该就是那个外国女孩了,“她是哪国人啊,日本、韩国还是欧美那边的?长得好看吗?”虽然很酸涩,但不问又觉得心里不踏实,还是问清楚好点,自己还能帮忙把把关。

    许魏洲被黄景瑜问的一头雾水,他不是…难道他根本没有听清我的话吗?!许魏洲努力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反复咀嚼了一下记忆中黄景瑜的那段话,恍然大悟:也就是说,他不仅没有接受我的表白,还以为我要向别人表白来征求他的意见?!

    “他就是一个二百五!外星人!丑八怪!大臭鲱鱼罐头!”许魏洲要抓狂了,亏他这两天一直想入非非,甚至还计划好了第一次约会,而另一个当事人居然什么都不知道!他那天还亲了他,幸好他醉了不记得了,要不然真的尴尬死了啊啊啊啊!

    “睡觉!”许魏洲尴尬的用被子一把捂住脑袋,转过身去直接无视掉黄景瑜的追问。

    “咋啦?洲洲?别蒙着头睡。”黄景瑜推了推许魏洲的肩膀,许魏洲丝毫不为所动。于是黄景瑜继续伸出手去扒拉许魏洲:“洲洲,喜喂粥,弟弟,因砸……”许魏洲被他扒拉的烦了,一下子坐起来,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丫的,信不信老子强吻你!”

    空气短暂的凝固了,随后便被黄景瑜噗嗤一声笑给打破了:“来啊,我没意见。”说着,还挑衅似的朝许魏洲吹了声口哨。

    许魏洲感觉自己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不就是亲他一口吗,早亲过八百回了,老子都习惯了,不带怕的。

    黄景瑜看着许魏洲的脸在眼前放大再放大,直到全身上下最敏感的部位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轻轻扫过,他惊喜的瞪大了眼睛。对方的嘴唇很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友人与恋人间做选择,玩笑般的浅吻还是浓情蜜意的深吻,全都在许魏洲的一念之间……黄景瑜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宝宝本宝xx

今天宝宝们简直心态爆炸,从一开始的气愤,发狂,无奈,担忧。到现在的喜悦,庆祝,平静,祝福。

  和宝宝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我们一起加油,一起努力,相互激励。

  今天也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是多么幸福的事。

  宝宝们,未来已来,我们无需等待,让我们一起慢慢走。

今天宝宝们简直心态爆炸,从一开始的气愤,发狂,无奈,担忧。到现在的喜悦,庆祝,平静,祝福。

  和宝宝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我们一起加油,一起努力,相互激励。

  今天也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是多么幸福的事。

  宝宝们,未来已来,我们无需等待,让我们一起慢慢走。

小猫钓鱼🐳

沉默是因为我爱你(二)

    
[图片]

    第二天黄景瑜踏实的醒来,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甜的梦,这梦唯一的不好就是一直到醒来他都没有做成那件他一直想做的事。

    “醒了!”许魏洲看样子已经起来很久了,眼睛下边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但是精神很不错的样子。

    “我以为我会睡 但是我没有 我只是怔怔望着那天花板 直到今天早晨六点 ”许魏洲说。

    黄景瑜...

    

    第二天黄景瑜踏实的醒来,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甜的梦,这梦唯一的不好就是一直到醒来他都没有做成那件他一直想做的事。

    “醒了!”许魏洲看样子已经起来很久了,眼睛下边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但是精神很不错的样子。

    “我以为我会睡 但是我没有 我只是怔怔望着那天花板 直到今天早晨六点 ”许魏洲说。

    黄景瑜一脸紧张的看着许魏洲的黑眼圈,好半晌才开口说道:“洲洲,你跟我说实话,我昨晚是不是打呼噜了?”

    许魏洲瞬间就被逗笑了,在旁边“科科科”的笑了一个早上。

    两人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就要正式分开了,黄景瑜的内心有点复杂,舍不得是肯定的,但是戏拍完了就得回归正常生活,再舍不得也没用,况且许魏洲现在还有了喜欢的女生,那就更不能打扰他了……自己舍不得,另一个人肯定心都飞到别的地方去了,有什么好舍不得的。黄景瑜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科科科,这瓜保熟。”许魏洲在一旁笑的眼睛弯成了一条钢管,黄景瑜一只手勒过许魏洲的脖子,另一只手使劲的掐了一下许魏洲腰间的痒痒肉,痒的许魏洲连忙求饶。

    一阵打闹过后,许魏洲停下来定定神问黄景瑜:“鲸鱼,今晚上我家去住吧。”

    黄景瑜一时没回味过来这句话的意思,所以楞了楞,许魏洲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有点害羞地说:“就是…明天不是要直播采访嘛,就在北京录,然后,就住我家比较方便嘛,明天一起去也可以有个伴什么的…”

    “嗯!”黄景瑜笑着点了点头,突然发现两人都是男生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能光明正大的在对方家里过夜,而这或许是两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最后一个夜晚了……

    许魏洲在心里默默责骂自己:喜喂粥你怎么能这么不矜持!在一起第一天就邀请男朋友同居,万一发生点什么婚前性行为怎么办,害不害臊!想是这么想的,但是嘴角不知不觉就翘到了天上。

    于是两人就开始了为期半天的同居生活。

    然而同居生活并没有许魏洲同志想象的那么轰轰烈烈,因为在他和黄景瑜同志一起吃完黄袍小哥送来的晚餐之后就熬不住,光荣的睡着了。

    许魏洲说“我就眯一会儿”,调了个半小时后的闹钟,还特意嘱咐黄景瑜一定要叫他起来,因为他答应吃完晚饭之后要教黄景瑜玩游戏的。半个小时之后黄景瑜听着闹钟响了两秒钟,还是把它摁掉了。黄景瑜用大拇指揉了揉许魏洲粉嘟嘟的嘴唇,在许魏洲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还是让这只夜猫子多睡一会吧。

    最后还是闹钟把许魏洲吵醒的,是他设置的第二天早上的工作铃,他扶着腰坐起身去关闹钟,闹钟关掉之后,他才发现,他的腰好像…一点都不痛,某个部位也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感受,转头一看黄景瑜也并不在自己的床上。    

    许魏洲光着脚丫跑到客厅、厨房、厕所、阳台,然而并没有看到黄景瑜的身影。

    走了?许魏洲失落地推开了客房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傻子盖着两件羽绒服睡得正香。许魏洲一时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最先从脑海里蹦出来的念头居然是:他昨晚冷不冷。

    黄景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怎么样,先起床吧。

    -几点啦~

    -九点了,快起来吧。

    -唔嗯嗯嗯,我要慢慢地起~

    -啊?你要慢慢的起啊,不能慢慢地起,要起就要一下子起来!

    -不嘛,我就要慢慢的起~

    两人磨磨蹭蹭了许久才来到录制现场,林枫松和陈稳已经到了,陈稳看到他俩一起来的,便忍不住打趣到:“景瑜大哥,你昨天不会是去学长家住的吧。”

    还在和黄景瑜腻歪的许魏洲听到这句话,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陈稳,问道:“你在我家装摄像头了?!”

    陈稳愣住,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在拍之后赶紧打圆场:“没有没有,我就随口一说,鲸鱼大哥住你家也没什么奇怪的嘛,今天还能一起来上班。”林枫松则在旁边笑得不明不白。

    黄景瑜哭笑不得的看着耳根子红透了的许魏洲,他的小崽子怎么能傻得这么可爱呢!别人挖个坑他就跳。

    然而黄景瑜完全低估了许魏洲的挖坑能力,许魏洲的挖掘机技术可是双一流水平,得到了业内的一致好评。

    主持人的问题都是在微博上选取的,都是粉丝们最感兴趣的问题,而现在他们的粉丝几乎全都是因为《上瘾》网络剧而入坑的,想问的问题自然就不言而喻了,黄景瑜在拍摄前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甚至还列了几条粉丝最有可能问的问题并一一提前想好了如何回答得暧昧却又不失分寸。问题他倒是猜的七七八八,但是那时的他永远猜不到的是,走心了的并不只有他一人。

    -你想要什么你跟我说

    -Your love.

      许魏洲笑嘻嘻的表白完,发现男朋友并没有回应他,而是突然站了起来,心里灿烂成了一朵菊花:科科科,这个人还害羞了。

    黄景瑜现在的内心很复杂:许魏洲刚刚说什么?!是我英语不好听错了吗?!柴鸡蛋让他这么说的?!昨天没看见他和柴鸡蛋联系啊!难道是借这个机会向昨天的那个女生表白?!……黄景瑜想了老半天,列举了一大堆可能性,最后还是觉得和女神表白的可能性最大。他缓缓坐下,很想重新集中精神完成采访,但是思绪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许魏洲借自己向女神表白了的这件事,然后情绪就不由自主的变得低落起来。

    采访差不多接近尾声了,最后一个问题是让四个人互相用三个词形容一下对方

    由陈稳先开始形容,陈稳稍加思索,拍了拍林枫松的肩膀,一脸认真的说道:

    “帅气,高大…抠门”

    说前两个的时候林枫松还在满意的点头,一听到最后一个“抠门”的时候他一脸震惊的转过头看向陈稳:

    “我抠门!我抠门?”

    陈稳一本正经的解释了一下,心想:哈哈哈哈哈哈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家大树生气起来怎么这么可爱呢! 

    陈稳形容完三个人之后到黄景瑜形容,黄景瑜先形容了林枫松:

    “白、乖、帅!”

    接着形容陈稳:

    “可爱、人缘好、看起来小。”

    “该你了。”黄景瑜把话筒递给了旁边的许魏洲。

    “啊,该我了?”许魏洲正想着黄景瑜会怎么形容自己,对方却糊涂的把话筒递了过来,许魏洲心里不由得有些低落和郁闷:刚刚形别人一下就形容出来了,肯定是提前想好了,他肯定压根就没想我的。

    黄景瑜把话筒递出去的那一瞬间恨不得把手砍掉!从宣布要玩这个游戏开始,他就一直在想该怎么形容许魏洲,结果想多了该怎么形容许魏洲,看到许魏洲的时候手一下子就把话筒递出去了,合着他刚刚想了这么多都是白想了。

    “我还没形容你呢。”黄景瑜讪讪的伸手想把话筒拿回来,许魏洲却丝毫不给他面子:

    “你还要形容我啊,我还需要你形容吗?”说着便把话筒抢了回来。,心里盘算着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吃醋。

    许魏洲开始形容:

    “枫松嘛,白,有目共睹;帅,有目共睹;腿长,有目共睹。”说着,还抬了一下林枫松的腿,惹得林枫松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帅气、阳光…人好、有义气,肯给陈稳刷卡,然后……”

    旁边的黄景瑜终于忍不住了:“让你说三个词,憋、别形容了,赶紧下一个吧。”许魏洲心里乐的不行:科科科,这人,吃醋就吃醋呗,还嘴瓢了。

    “再到小稳,”许魏洲瞟了一眼黄景瑜,继续道:“可爱、可爱、小可爱,老可爱了,还有懂事!然后再说下这个……”

    黄景瑜走神了,第一次在镜头面前这么明显的走神了,连许魏洲叫他都没听见。

    可爱,懂事……难不成那个“女孩”是陈稳?!

    “嘿,看我,睡着啦?”黄景瑜的思绪被许魏洲的呼唤拉了回来,许魏洲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后颈,像是给猫挠痒一样抓得他心里痒痒的。

    “听好了,”许魏洲看着黄景瑜明显有些低落的的神情,知道媳妇儿该哄了,于是用开玩笑的语气继续说道“二!白!”黄景瑜一下就听出来许魏洲在变样损他,于是非常自觉的接过话茬:“五”。许魏洲看着黄景瑜放松下来的眉眼,安心的笑了:“哈哈不是二百五啊”

    看见黄景瑜情绪稳定下来,许魏洲才重新认真的说道:“演技好,悟性高,懒。”

    所有人都能明显感受到许魏洲给黄景瑜的话很走心,心思细腻的黄景瑜也不例外,他默默的想:或许我在他眼里,是有那么一点特别的。

    很快林枫松也形容完了,采访也终于到尾声。

小猫钓鱼🐳

沉默是因为我爱你(一)

现实向/不定时更新/🍬和玻璃渣/梗精/he
[图片]

 “cut,一遍过!”随着丁导演的一声令下,《上瘾》这部戏算是正式杀青了,众人都欢呼起来。

    “连塞老师,您这次可算是找着焦点了,一遍过!”有人打趣着摄影师孙连塞。

    “得了得了,别臭贫了,快点过来帮忙收拾东西,这天台风大,早收拾完早回去……诶诶白洛因和顾海,你俩别搁那傻坐着,当心掉下去咯。”

    听到被点了名,黄景瑜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看着许魏洲泛红的双眼,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人揪了一下...

现实向/不定时更新/🍬和玻璃渣/梗精/he

 “cut,一遍过!”随着丁导演的一声令下,《上瘾》这部戏算是正式杀青了,众人都欢呼起来。

    “连塞老师,您这次可算是找着焦点了,一遍过!”有人打趣着摄影师孙连塞。

    “得了得了,别臭贫了,快点过来帮忙收拾东西,这天台风大,早收拾完早回去……诶诶白洛因和顾海,你俩别搁那傻坐着,当心掉下去咯。”

    听到被点了名,黄景瑜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看着许魏洲泛红的双眼,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人揪了一下“洲洲,还没出戏呐。”他伸手把许魏洲拽了起来,许魏洲踉跄了两步撞在黄景瑜的怀里。

    “黄景瑜!你丫的能不能轻点,弄疼我了。”许魏洲揉着额头,一脸嗔怪的看着黄景瑜。黄景瑜凑近了许魏洲的额头,小心翼翼的查看着。“没事儿吧,好像有点红了。”

    “嗨,小事小事,一会就好了。”许魏洲看着黄景瑜内疚又心疼的神情,心都融化了了,哪还有功夫跟他置气,嘴里说着不疼,脑袋却一个劲往黄景瑜那边凑,像只猫一样在黄景瑜怀里蹭,黄景瑜则笑着把他往外揪。

    两人打闹了好一会,许魏洲才慢慢拉下黄景瑜的手,轻声说:“鲸鱼,杀青了。”

    黄景瑜愣了愣,转眼笑道:“可不是嘛,杀青了,终于可以回家睡个好觉了!拍戏真累啊,是吧。”

    可许魏洲完全没有想放过他的意思,看着他的眼睛小心试探到:“你一点都…一点都不难过吗?”

    黄景瑜的瞳孔映出了被许魏洲睫毛尖上的泪珠反射的流连色彩,慌张地避开他的眼睛,咧开嘴笑道:“俩大男人在这矫情啥,快走吧,他们都快走光了。”许魏洲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拉住了黄景瑜的袖子。黄景瑜低下头,很完美的隐藏起了眼底的那一抹复杂的情绪,小声地说:“有一点点难过吧,剧组的每一个人都给我了很大的帮助,挺舍不得你们的,”他抬起头,看着许魏洲,“但是还是开心更多,毕竟这是我人生中演的第一部戏,以后我就是演员黄景瑜了,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说完,还对着许魏洲灿烂一笑。

    “嗯,我知道了。”许魏洲盯了黄景瑜好一会,半晌,他苦涩的扯了扯嘴角,“走吧,他们在等我们呢。”语气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北京冬夜刺骨的寒风,也不能让许魏洲变得更冷了。

    黄景瑜看着许魏洲的背影,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便一声不吭的跟了上去。

    好险,差点就忍不住了……

    从片场到酒店的一路上,他们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庆功宴是在他们居住的酒店开的,吃饭的时候还伤春悲秋、哭哭唧唧的一帮人,吃完饭后去唱K一个比一个疯。唱歌担当许魏洲很无奈的为大家献唱了开场的第一首歌,他唱的是一首英文歌——《you raise me  up》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 while with me.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

You raise me up,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to more than I can be……


    一首歌唱完,大家都纷纷鼓掌叫好,只有黄景瑜一直看着许魏洲发呆,直到被旁边的陈稳戳了戳他才回过神来,也跟着大伙一起鼓掌。

    许魏洲放下话筒磨磨蹭蹭地重新做回自己的位置上,他其实不是很想坐回来,只想默默的找一个角落自己蜷着。是的,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黄景瑜,他想,自己实在是傻的有点可笑。这两个月只是黄景瑜不得不应付的一份工作,而自己却满心欢喜的把它当成一场梦——一场他愿意永远醒不来的梦。可梦哪有不醒的啊,在梦中毫无察觉那是梦的人,醒来之后只会加倍绝望。

    黄景瑜应该是感觉到了他和许魏洲之间的气氛实在是有点诡异,于是用手臂把他圈在怀里,奶声奶气地说:“洲洲,你唱歌真好听吖。”

    可是还是不想放弃啊,也许刚才只是这个大傻子没听出我的意思,对一定是这样,他这么傻。许魏洲豁出去了般,捏住了黄景瑜修长的手指,认真的看着他的侧脸,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黄景瑜,我喜欢你……如果我是个女的,不,如果我们不在这个国家,你会和我在一起吗?”虽说是豁出去了,但是许魏洲心里还是慌得一批,这可是他第一次表白啊,还是向一个男生!

    “啊,啥?哦哦,会啊,你这么可爱,谁能不喜欢你啊。”其实黄景瑜没有听清许魏洲刚刚说了什么,封闭的包厢里充斥着各种吵闹的声音,许魏洲说话的声音又太小,以至于他只听到了“喜欢、女生、不在这个国家、在一起吗”之类的话,黄景瑜看着许魏洲红透了的耳根,抿了抿唇,心脏那里传来的钝痛让他甚至没办法问一句那女孩怎么样、是哪国人、对他好不好……

    ——这算是答应我了吧!我就知道他也喜欢我!许魏洲听到了黄景瑜的回答,忐忑不安的心情一扫而空,甚至激动的抢过了林枫松的的话筒,拯救了众人的耳朵。

    黄景瑜,你怎么能这么自作多情呢,他喜欢的是女生啊!他都不愿意坐在你旁边啊!你早该明白的,黄景瑜在心里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耳光。可是,他甚至连他们的未来都想好了啊,如果他也喜欢自己,如果他愿意等自己把家人安顿好,如果他愿意移民去国外,如果 ......果然,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那么多如果的。

     许魏洲一曲唱罢,这次回来的时候眉眼带笑,心情明显好的不能再好了。他一屁股坐下,手很自然的搭在了黄景瑜肩上,拿起一瓶啤酒就开始对瓶吹。明知自己胃不好还这么喝酒,黄景瑜无奈的看着面前干净美好的少年,心想,自己果然还是没办法放下他。于是一把抢过许魏洲手里的啤酒瓶,嘴对嘴喝完了。接下来的整个 晚上就是,许魏洲打开啤酒喝一口,黄景瑜抢过来整瓶喝掉,再打开,再喝掉......

    许魏洲一直都知道,黄景瑜喝醉了会变得很可爱,从KTV到房间走了多久,黄景瑜就用小奶音叫了多少遍洲洲。回到房间,累的快瘫了的许魏洲想把黄景瑜扔到床上,结果自己却被他一起拽了过去,两人一起重重的摔到了床上。于是场面就变成了醉鱼被洲喵压得闷哼一声,洲喵食指大动,嗷呜一口就咬上了醉鱼的嘴唇,结果被醉鱼宝宝一脚踢开,洲喵眼见着到手的肥鱼要跑了,心急如焚的扑上去,没想到醉鱼使出杀手锏,终极奥义——柔术,一个巧劲就把洲喵压在了身下,醉鱼开心的露出虎牙,脸不断逼近洲喵的脸,洲喵心想:难道瑜洲才是天意?!正当洲喵做好一切心理准备,准备迎接接下来翻云覆雨时,醉鱼对洲喵呼出一口醉醺醺的酒气,开心的说:“我赢了,今天我先洗澡!”

    然后事情就发展成这样了——许魏洲一脸幽怨的坐在床上,心想果然不能在一个人只有三岁的时候对他做一些有颜色的事情;而赢了的鲸鱼,则在浴室边洗澡边唱歌,高兴的像个一百八十斤的孩子。

      两人,一人,一夜好眠;另一人一夜无眠……

以五百岁为秋

P1.黄·舞王·景瑜  墨镜一戴谁也不爱

P2.黄·跳舞超级棒·景瑜  我给你跳个锤子

P3.哥哥的腰不是腰 夺命三郎的弯刀


这期快本真是太惊喜了

“不 我能” “我还能坚持”

你们真的是我的底气

我也还能坚持

等到你们在顶峰相见


以及两位先生白色情人节快乐

喜欢你们的每一天都是情人节


P1.黄·舞王·景瑜  墨镜一戴谁也不爱

P2.黄·跳舞超级棒·景瑜  我给你跳个锤子

P3.哥哥的腰不是腰 夺命三郎的弯刀


这期快本真是太惊喜了

“不 我能” “我还能坚持”

你们真的是我的底气

我也还能坚持

等到你们在顶峰相见


以及两位先生白色情人节快乐

喜欢你们的每一天都是情人节


一个小彭友
哈哈哈哈哈 我(不)是老大黑粉

哈哈哈哈哈  我(不)是老大黑粉

哈哈哈哈哈  我(不)是老大黑粉

快乐凝望不快乐
谁. . . 来给我讲一讲这件...

谁. . . 来给我讲一讲这件事情来龙去脉以及最新进展

我瑟瑟发抖,期待又怕受伤害

谁. . . 来给我讲一讲这件事情来龙去脉以及最新进展

我瑟瑟发抖,期待又怕受伤害

光着脚丫的张大蹦

古北水镇  世园会 


很早就拍好了,就是最近一直没弄,最近比较压抑,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为了家里的一些琐事所烦恼,需要释放一下自己,旅行,即将来临…

古北水镇  世园会 


很早就拍好了,就是最近一直没弄,最近比较压抑,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为了家里的一些琐事所烦恼,需要释放一下自己,旅行,即将来临…

大陈大大

广州大学城中心湖,算得上一处较好的散步佳境,偶尔拍几多鲜花,听几曲情歌,也是人生一乐趣,散去了学业的压力,也提高了自己的审美!

广州大学城中心湖,算得上一处较好的散步佳境,偶尔拍几多鲜花,听几曲情歌,也是人生一乐趣,散去了学业的压力,也提高了自己的审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