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戈德里克山谷的夏天

8165浏览    26参与
水云身.

GGAD的绝世爱情❤️

  

  邓布利多教哈利波特要用爱来感化世人,拯救世界,而他自己的爱情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还有谁会爱你?”

  

  

  

  “吾与吾爱皆亡于高塔,君与君心皆留在盛夏。”

  

  

  

  “纽蒙迦德的塔再高,也望不见英格兰的你,唯有死亡让我们重聚…”

  

  

  

  “两个月的意乱情迷,一个世纪的不可言说,纽蒙加德没有夏天,我与我爱皆葬于盛夏。”

  

  

  

  “戈德里克山谷的玫瑰只短暂的绽放了两个月,可它从未真正死亡。”

  

  

  “在隆冬...

  

  邓布利多教哈利波特要用爱来感化世人,拯救世界,而他自己的爱情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还有谁会爱你?”

  

  

  

  “吾与吾爱皆亡于高塔,君与君心皆留在盛夏。”

  

  

  

  “纽蒙迦德的塔再高,也望不见英格兰的你,唯有死亡让我们重聚…”

  

  

  

  “两个月的意乱情迷,一个世纪的不可言说,纽蒙加德没有夏天,我与我爱皆葬于盛夏。”

  

  

  

  “戈德里克山谷的玫瑰只短暂的绽放了两个月,可它从未真正死亡。”

  

  

  “在隆冬,他终于意识到,他的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他是他一生理智中唯一的疯狂,他是他半生冷血后仅存的善良。”

  

  

  

  “后来我也见过很多人,年轻,狂傲,恣意不羁,他们多像你,但都不抵你,永远不是你。”

  

  

  

  

  

  

  

  

  在最痛苦的那一天,人们称赞我

   ——阿不思·邓布利多

  

  

  

霍格沃茨老蝙蝠

 他烧死了玫瑰,也烧不化1881年的夏天.他打碎了血盟,也摔不烂一个世纪的深情.高塔上的坠落和纽蒙迦德的孤寂都附和着巧克力蛙画片掩藏爱意,以致人们真的相信戈德里克山谷不存在那个意乱情迷的暑假.相信黑魔王没有冷血中的柔情,白巫师没有理智中的疯狂,转而去歌颂他们最痛苦的一天.岁月流逝,最终他们热烈而纯粹的故事只剩下那句"1945年,邓布利多因打败黑巫师格林德沃而闻名于世."世界读不懂他们,也读不懂浪漫.

   "他们是最古老的仇敌,也是最久远的爱"

  

  

  

  

   1988年的夏天,戈德里克山谷的玫瑰只短短盛开了两个月.

  

 ......

 他烧死了玫瑰,也烧不化1881年的夏天.他打碎了血盟,也摔不烂一个世纪的深情.高塔上的坠落和纽蒙迦德的孤寂都附和着巧克力蛙画片掩藏爱意,以致人们真的相信戈德里克山谷不存在那个意乱情迷的暑假.相信黑魔王没有冷血中的柔情,白巫师没有理智中的疯狂,转而去歌颂他们最痛苦的一天.岁月流逝,最终他们热烈而纯粹的故事只剩下那句"1945年,邓布利多因打败黑巫师格林德沃而闻名于世."世界读不懂他们,也读不懂浪漫.

   "他们是最古老的仇敌,也是最久远的爱"

  

  

  

  

   1988年的夏天,戈德里克山谷的玫瑰只短短盛开了两个月.

  

  

  

  

  

  

  

  

  

  

  

  

  

  

  

  

  

  

  

  

  

   Do →you↗ ​thin​k↗Dumbledore →↘will ↘↗mourn↘ for ↘you↘↗​

小盖的阿尔

  或许所有人都认为1945年的那一天是邓布利多赢了,事实上,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那一天他有多么痛苦……而格林德沃致死才明白他所爱着那个夏天的人,“吾与吾爱皆亡于高塔”血盟被打碎了,他们之间的爱却没有因此结束

  或许所有人都认为1945年的那一天是邓布利多赢了,事实上,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那一天他有多么痛苦……而格林德沃致死才明白他所爱着那个夏天的人,“吾与吾爱皆亡于高塔”血盟被打碎了,他们之间的爱却没有因此结束

阳枝甘露

 今天突然发现邓多多是1881年生的,而他们相遇是在1899年,那时候邓多多才18!

 今天突然发现邓多多是1881年生的,而他们相遇是在1899年,那时候邓多多才18!

共欷

  “你我热烈的夏天已成为太久远的曾经”

  “阿不思,我抓不住你了”

  “你我热烈的夏天已成为太久远的曾经”

  “阿不思,我抓不住你了”

山茶

  当深秋风起,盛夏落幕,落叶好似要将他吞噬,他手捧最后一朵戈德里克山谷的玫瑰。

  或许,这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抹残阳。

  

  “不要离开我”

  

  “现在谁还会爱你,邓布利多”

  

  “你也孤身一人了”

  

  当深秋风起,盛夏落幕,落叶好似要将他吞噬,他手捧最后一朵戈德里克山谷的玫瑰。

  或许,这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抹残阳。

  

  “不要离开我”

  

  “现在谁还会爱你,邓布利多”

  

  “你也孤身一人了”

  

西琅Sealund   ⃒⃘⃤

谷仓 血盟

  ad

  “我看着两滴血交融在一起,形成一个漂亮的小瓶。我想,那就是书上写的血盟吧。我把它交给了盖尔,他却没有接过去好好观察一番,明明是他央求我要做个血盟的。他仔细盯着我的掌心,问我刚刚疼不疼,我和他说已经施了速速愈合早就不疼了。他却还是把我的手放在谷仓阳光照射进来的范围细细端详。我让他看看血盟,他才拿出来对着阳光看,血盟好像在发光。他问这像不像我们的孩子。我一下羞红了脸,想起昨晚的种种。假装脸是被气红的,说他没个正形。”

  gg

  “我和阿尔在手心划了一道口子,做了一个血盟。是我求了他好久,我们才做了的。当血盟形成的那一刻,我没有看,反而抓着他的手问疼不疼。巴沙特姑婆说过,......

  ad

  “我看着两滴血交融在一起,形成一个漂亮的小瓶。我想,那就是书上写的血盟吧。我把它交给了盖尔,他却没有接过去好好观察一番,明明是他央求我要做个血盟的。他仔细盯着我的掌心,问我刚刚疼不疼,我和他说已经施了速速愈合早就不疼了。他却还是把我的手放在谷仓阳光照射进来的范围细细端详。我让他看看血盟,他才拿出来对着阳光看,血盟好像在发光。他问这像不像我们的孩子。我一下羞红了脸,想起昨晚的种种。假装脸是被气红的,说他没个正形。”

  gg

  “我和阿尔在手心划了一道口子,做了一个血盟。是我求了他好久,我们才做了的。当血盟形成的那一刻,我没有看,反而抓着他的手问疼不疼。巴沙特姑婆说过,嗜糖的人是最怕疼的。我把血盟放在阳光底下细细端详了一番,很漂亮,但没我的阿尔好看。我问他这像不像我们的孩子。他脸红了,我知道他的脸是羞红的,但还要假装是被我气红了,说我没个正形。我在他嘴角轻轻亲了几下。‘那还不是你惯的,阿尔哥哥~’。”

  

  

西琅Sealund   ⃒⃘⃤

玫瑰

  红发少年躺在草地上,感受着阳光的温暖。

  “阿尔。”树后一只金色大鸟探出头来。红发少年站起身来:“盖尔。”他注意到了金发少年的手藏在身后。

  “你手里有宝贝吗?”

  金发少年的手伸了出来,他捧着一小束玫瑰。

  “真漂亮,谢谢盖尔。”

  

  不远处的阿不福思牵着他的山羊和阿利安娜一脸鄙夷:“我就说阿不思什么时候要玫瑰花了。”

  “小子,你等着。”

  “哥哥,大哥手里的玫瑰好漂亮。”

  “乖,咱不要,那被格林德沃的狗爪碰了。”

  “为什么盖勒特哥哥的手是狗爪?”

  “因为他是狗成精了。”

  红发少年躺在草地上,感受着阳光的温暖。

  “阿尔。”树后一只金色大鸟探出头来。红发少年站起身来:“盖尔。”他注意到了金发少年的手藏在身后。

  “你手里有宝贝吗?”

  金发少年的手伸了出来,他捧着一小束玫瑰。

  “真漂亮,谢谢盖尔。”

  

  不远处的阿不福思牵着他的山羊和阿利安娜一脸鄙夷:“我就说阿不思什么时候要玫瑰花了。”

  “小子,你等着。”

  “哥哥,大哥手里的玫瑰好漂亮。”

  “乖,咱不要,那被格林德沃的狗爪碰了。”

  “为什么盖勒特哥哥的手是狗爪?”

  “因为他是狗成精了。”

阿瓦𝒜𝓋𝒶

阿利安娜的生前24小时

偶然发现大多GGAD(ggad)同人文中少有描写阿利安娜·邓布利多。今天准备通篇写一写邓布利多家唯一的女孩,以及更伟大利益的第一個祭品。

—————————————————————

红头发的小姑娘在巴希达老太太的屋檐下采摘着火蜥蜴草,无意听到了二楼自己哥哥和一个大男孩的愉悦的谈话声。

“盖勒特,明天就像我们刚才说好的那样。在凌晨的时候把安娜从阿不身边带走,然后和她一起去寻找死亡圣器。虽然我无法赞成这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主意,但似乎可以让阿不顺利的完成他的学业。”

阿利安娜听到那个叫“盖勒特”的人不耐烦地咂了咂嘴。“当然啦,阿不思。你总是替别人着想。”格林德沃小声说。

阿不思......

偶然发现大多GGAD(ggad)同人文中少有描写阿利安娜·邓布利多。今天准备通篇写一写邓布利多家唯一的女孩,以及更伟大利益的第一個祭品。

—————————————————————

红头发的小姑娘在巴希达老太太的屋檐下采摘着火蜥蜴草,无意听到了二楼自己哥哥和一个大男孩的愉悦的谈话声。

“盖勒特,明天就像我们刚才说好的那样。在凌晨的时候把安娜从阿不身边带走,然后和她一起去寻找死亡圣器。虽然我无法赞成这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主意,但似乎可以让阿不顺利的完成他的学业。”

阿利安娜听到那个叫“盖勒特”的人不耐烦地咂了咂嘴。“当然啦,阿不思。你总是替别人着想。”格林德沃小声说。

阿不思爽朗的笑声从上面传了下来。邓布利多家的女孩听到二人下楼的脚步声,赶紧躲到玫瑰花丛里。

“这么说…我可以跟哥哥和他最好的朋友一起去环游世界了!”等二人走远了,阿利安娜从玫瑰花丛中钻出来,感到飘飘然,甚至没有顾及被玫瑰花刺刺出来来的伤口。

“然后阿不就可以不为我担心了。多好啊…”阿利安娜幸福地想着。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辛辛苦苦采到的火蜥蜴草全撒到了地上。

“安娜,你去哪了?怎么浑身都是伤?”阿不福斯从妹妹的头发上取下一片玫瑰花瓣,叹了一口气,“以后别再钻玫瑰花丛了。”

阿利安娜感到兴奋。她想要告诉自己的二哥令她所高兴的事。“阿不你听我说——明天早上阿不思和他最好的朋友一起带上——”突然阿利安娜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因为她似乎发现这件事告诉阿不福斯的话会遭到反对。而令她庆幸的是,阿不福斯没有认真听她说,只是拉着她去吃午饭。

“明天就可以摆脱这一切了。”同一时间不同地点的两个朝气蓬勃的少年想。

“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阿利安娜想。

“明天无论什么都无法阻止你我出发。”格林德沃坚定地对躺在他怀里的阿不思说。

“无论什么都不可以。梅林也不行。”红发少年同样坚定地说。

安娜的整个下午都过得极其愉快。首先是写了一封告别信藏在枕头底下。然后跑到自己平时不敢一个人去的教堂旁的墓地对着自己已故父亲母亲兴致勃勃地讲述了这一切。快到傍晚时以阿克苏·朱迪斯的身份和波特家的男孩玩了五十七盘巫师棋。“阿克苏小姐,不知是否有幸见见你的家人?你看起来是那么美丽!”波特家的男孩深情地看着阿利安娜。

“哦…当然!我哥哥会喜欢你的!”阿利安娜不假思索地说。但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和任何家人以外的人密切接触,“下次吧。”她遗憾地说。

“好吧。”波特同样遗憾地说。

“你在哪上学?”波特突然问。

“我…伊法魔尼。”阿利安娜想到格林德沃曾和阿不思谈论过伊法魔尼这个校名。

“真遗憾,我是霍格沃茨的。”波特的黑眼睛黯淡了下去,但突然又亮了起来,“那是世界上最好的学校!”

“我哥哥们就是在那里上学。”阿利安娜脱口而出。

“那你为什么在伊法魔尼上学,为什么没和你哥哥们一起去霍格沃茨?你哥哥是谁?也许我认识。我是格兰芬多的,如果你哥哥也是…”

阿利安娜面对一连串的问题感到困窘。因为这一切…什么自己在伊法魔尼上学都是她自己编出来的。她是多么…渴望能去上学。只是…

“再见,波特先生。我要回家了,要不然我哥哥会担心的!”阿利安娜尖着嗓子说。他们头上的正阳已经落为残阳。

波特也跟着起身。“那好吧…,再见,朱迪斯小姐。后会有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见见朱迪斯先生们。”

阿利安娜回到家后已经天黑了。这意味着离环游世界更进一步了。就连吃晚饭的时候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阿不福斯欣慰地看着他妹妹是这样开心。却没有去思考是什么让其妹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吃完晚饭后安娜快速地洗完澡,换上一件整个炎夏舍不得穿的白色连衣裙——那是格林德沃的见面礼。

“真漂亮。”阿不福斯夸赞道,“不过那好像不是睡裙。是出远门穿的。”

阿不思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五点,并且身上带着浓烈的酒味。阿不福斯黑着脸给他哥哥开了门。其余的一句关心话都没有。阿不思同样一声不吭。进了屋就径直地走进淋浴室。阿不福斯注意到他的哥哥同样没穿睡衣,而是穿了一件正式的西服。

“你还要出去?”阿不福斯问。

“不去哪。”阿不思少有的搪塞过去,“我要睡觉了。”可他看样子去一点都不困,甚至还有点兴奋。

阿不福斯嘟嘟囔囔地回到房间。

凌晨六点的时候天差不多亮了。整个戈德里克山谷唯有三人醒着。邓布利多家的长子,格林德沃家的先知和一个意外偷听到对话的小姑娘。

阿不思轻轻推开安娜的房门。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妹妹不仅没睡,而且还高兴地看着自己进了房间。

“阿利安娜…安娜。”阿不思开了口。女孩状态让他感到不安。

“你好久没有来我房间了,哥哥!”阿利安娜兴奋地说。

“嗯…”阿不思稍有些愧疚,“是啊…差不多几年了。我相信阿不把你照顾的很好。”

“什么时候出发?”阿利安娜问

“什么?”

“我是说,我听到了你和盖勒特哥哥的谈话!我知道我们现在要去环游世界!”这句话阿利安娜憋了整整12小时。

“哦…我是说,我不知道你知道了…现在。对,现在。”阿不思瞄了一眼对于自己来说陌生至极的卧室,“嗯…你没有告诉阿不吧?”

“没有,阿尔!”

“好…那现在下去吧。盖勒特在下面等着呢。什么也不用带,到了地方我会重新给你买。嗯…小声点,阿不还在睡觉。”红发少年不敢直视自己的妹妹。

“我可以去拿妈妈送给我的那本书吗?”阿利安娜问。

“当然…可以,你去吧。我们在楼下等你。”阿不思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来到楼下时,阿不思意外地发现阿不福斯也在那。并且和格林德沃大眼瞪小眼。

“你最好趁早放弃。你不能转移她,她的状态不行,你不能带她一起去,去你们俩打算去的地方,发变你们那些聪明的讲话,给自己煽动一批追随者。”看见自己的哥哥来了,阿不福斯满腔怒火地对阿不思说。

“愚蠢的小男孩。你是想当我和阿不思的绊脚石,是不是?难道你不明白,一旦我们该变了世界,让巫师们不再躲躲藏藏,让麻瓜们安分守己,你那可怜的妹妹就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吗?”

阿不思努力挤到格林德沃和阿不福斯中间。“可以这是我们都想要的结果!安娜不必躲躲藏藏!”

格林德沃抽出了魔杖。阿不福斯中了钻心咒。

“闭嘴,小子。”格林德沃狂暴地说,“我希望你现在就去见梅林。”

“格林德沃,不要。停下,盖勒特,停下!”阿不思试图阻止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不予理会,继续折磨着阿不福斯。这时阿利安娜冲了出来。

“阿不福斯!”她尖叫到。然后,话音未落,年仅十三岁的少女倒在地上。此后便无人问世。被人们永远遗忘。也因为她的死,导致两个彼此相爱的年轻人走上绝境。二人流芳千古,绝亡于高塔。

———————————

三人之间的争执来源于阿不福斯在《死亡圣器》中对哈利、赫敏和罗恩讲述的原话。


今天也不穿裤子

  Even if there are tens of thousands of believers in Grindelwald,

But what he wanted most was the first believer he met in the summer of 1899. 

Two months of......

  Even if there are tens of thousands of believers in Grindelwald,

But what he wanted most was the first believer he met in the summer of 1899. 

Two months of confusion and love, a century of unspeakable.

这年头连小猪佩奇都开始刀人了吗🥀

(视频剪的不好勿喷栓Q)

Method

《谷仓》

小盖:看什么看?!儿童节不就应该做些儿童不宜的事吗?

《谷仓》

小盖:看什么看?!儿童节不就应该做些儿童不宜的事吗?

律

戈德里克山谷的夏天。


初次尝试了ai绘图,随便试了几个关键字没想到出来的成果真的挺符合心目中的戈德里克山谷(´。;ω;`)

像盖勒特的金发一样耀眼的阳光啊。

戈德里克山谷的夏天。


初次尝试了ai绘图,随便试了几个关键字没想到出来的成果真的挺符合心目中的戈德里克山谷(´。;ω;`)

像盖勒特的金发一样耀眼的阳光啊。

Method
《遮》 怎么,遮住的部分有什么...

《遮》

怎么,遮住的部分有什么是我们麻瓜不能看的吗?

《遮》

怎么,遮住的部分有什么是我们麻瓜不能看的吗?

Method
《海报》 GGAD为证情炽,曾...

《海报》

GGAD为证情炽,曾于1899年利用麻瓜新发明的电影技术拍摄过一部“爱情动作”默片。不过母带至今无人找到。

传言称盖勒特·格林德沃在片中饰演为爱疯魔的血族领主,强行将人类小王子阿尔转化成了他的附庸,永世禁锢在他的城堡。

AD:咳咳,风评被害。

GG:没拍过,别造谣。但是……阿尔我觉得可以一试,挺带感……


ps:原图来自《暮光之城》和《风中的女王》各自角色。咳咳咳,最近在猫耳听《迪奥先生》,整个人笑抽抽了脑子不由自主地开始Dior Zhang化。啊啊啊我手好痒好想写沙雕文!

《海报》

GGAD为证情炽,曾于1899年利用麻瓜新发明的电影技术拍摄过一部“爱情动作”默片。不过母带至今无人找到。

传言称盖勒特·格林德沃在片中饰演为爱疯魔的血族领主,强行将人类小王子阿尔转化成了他的附庸,永世禁锢在他的城堡。

AD:咳咳,风评被害。

GG:没拍过,别造谣。但是……阿尔我觉得可以一试,挺带感……


ps:原图来自《暮光之城》和《风中的女王》各自角色。咳咳咳,最近在猫耳听《迪奥先生》,整个人笑抽抽了脑子不由自主地开始Dior Zhang化。啊啊啊我手好痒好想写沙雕文!

Method
《搂②》 有年龄差的时候,虽然...

《搂②》

有年龄差的时候,虽然同是青少年时期,却总有种感觉像是:老坏蛋拐了小白兔、糖爹盖接糖宝多放学、奇怪的小妈文学增加了、又一出豪门狗血大戏……

《搂②》

有年龄差的时候,虽然同是青少年时期,却总有种感觉像是:老坏蛋拐了小白兔、糖爹盖接糖宝多放学、奇怪的小妈文学增加了、又一出豪门狗血大戏……

Method
《搂①》 拍到了总在贴贴多多的...

《搂①》

拍到了总在贴贴多多的小盖。

《搂①》

拍到了总在贴贴多多的小盖。

Method

《香香》

有些人表面上在逗狗,实际上凑近了想干嘛我不说。

《香香》

有些人表面上在逗狗,实际上凑近了想干嘛我不说。

Method
“两个月的意乱情迷,一个世纪的...

“两个月的意乱情迷,一个世纪的不可言说。”

没有魔法能救GGAD于城堡黑湖畔、高塔海浪间,但至少光影可以破除时空的壁垒,将他们永远留在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个盛夏。


“阿尔,开开门!”

“不,盖勒特,我弟弟还在客厅,你得走我房间的窗户。”


ps. 合集容纳关于青少年组GGAD的所有脑洞,本咕咕立志通过自己不成熟的P图技术逐一实现。

“两个月的意乱情迷,一个世纪的不可言说。”

没有魔法能救GGAD于城堡黑湖畔、高塔海浪间,但至少光影可以破除时空的壁垒,将他们永远留在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个盛夏。


“阿尔,开开门!”

“不,盖勒特,我弟弟还在客厅,你得走我房间的窗户。”


ps. 合集容纳关于青少年组GGAD的所有脑洞,本咕咕立志通过自己不成熟的P图技术逐一实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