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戈登

46591浏览    436参与
summer
  看哥谭,觉得这种结婚方式还...

  看哥谭,觉得这种结婚方式还挺浪漫的(有可能因为我是bt)(♡´з`)♡

  看哥谭,觉得这种结婚方式还挺浪漫的(有可能因为我是bt)(♡´з`)♡

椰也🥥

  加里奥德曼版的戈登警长太帅了

  但是没饭吃😭😭

  以上为克里斯蒂安贝尔版百特曼中截取

  自截自修,抱图留名就好啦!

  加里奥德曼版的戈登警长太帅了

  但是没饭吃😭😭

  以上为克里斯蒂安贝尔版百特曼中截取

  自截自修,抱图留名就好啦!

霍格沃茨在逃嗅嗅

戈登总是给我一种喝醉酒感觉

​10集里面得有9集脸是红的🤫

​10集里面得有9集脸是红的🤫

格林德沃最喜欢的

  我觉得挺像的,不过伏地魔缺了个鼻子。

  我觉得挺像的,不过伏地魔缺了个鼻子。

原汁若恩

【哥谭乙女】杰罗姆会成为恋爱脑吗?

震惊!戈登警探的亲妹妹竟然喜欢那个疯子!

甜文无虐

ooc慎入,不喜恋爱向千万别入

  

1

  “马戏团他们那些人平常就这样对你?”

  

  潼恩突然觉得自己正义的小火苗抑制不住了。

  

  杰罗姆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气愤的样子觉得好笑。

  

  “受伤的又不是你,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生气。”

  

  “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们欺负你我当然生气!不行,我得找我哥哥来,他们这是虐待!”

  

  “算了吧,警察来了也没用。”

  

  杰罗姆拉住了往外走的潼恩。

  

  被拉住的潼恩皱着眉想了很久,“你说我花钱把你救出来行不行。”

  ...

震惊!戈登警探的亲妹妹竟然喜欢那个疯子!

甜文无虐

ooc慎入,不喜恋爱向千万别入

  

1

  “马戏团他们那些人平常就这样对你?”

  

  潼恩突然觉得自己正义的小火苗抑制不住了。

  

  杰罗姆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气愤的样子觉得好笑。

  

  “受伤的又不是你,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生气。”

  

  “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们欺负你我当然生气!不行,我得找我哥哥来,他们这是虐待!”

  

  “算了吧,警察来了也没用。”

  

  杰罗姆拉住了往外走的潼恩。

  

  被拉住的潼恩皱着眉想了很久,“你说我花钱把你救出来行不行。”

  

  杰罗姆挑了挑眉。

  

  “等着。”

  

  说完,潼恩就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留下在暗处看不清表情的杰罗姆。

  

  说来也可笑,他杰罗姆被自己的亲哥哥污蔑,被亲妈殴打,被亲舅舅虐待,到头来却让一个小女孩施舍的善意给打动了。

2

  

  潼恩几乎没事就往杰罗姆这跑,还会给他带不同的食物,以及她自己做的不知道能不能算食物的东西。

  

  “我说你真的不是想毒死……”

  

  杰罗姆最后还是在潼恩满脸期待的表情下咽下后面几个字。

  

  潼恩看着杰罗姆吞下她做的食物还露出笑容,“好吃。”

  

  潼恩盯着杰罗姆,用手指怼了怼他的脸,“你这么笑怎么看起来傻乎乎的。”

  

  杰罗姆被惊的瞪大了眼睛,“嗯?”

  

  “怎么感觉你又白了,还帅了……”

  

  潼恩没有理会杰罗姆的震惊,认真的端详着面前这个精致的脸蛋。

  

  他杰罗姆竟然被这小丫头给看脸红了!

  

  

3

  

  “本来是送你的圣诞节礼物,只能提前给你了。”

  

  “信封是我在哥谭的地址,你一定要来找我,穿着我送你的礼物。”


  最后她留下了一个温暖的拥抱,然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她美好的像梦一样。

  

  杰罗姆握紧手中的信封。

  

  

4

  

  “马戏团?命案?小莱姐姐,你们说的嫌疑人有没有一个年龄不大的男孩子,高高的白白的。”

  

  潼恩突然有些激动的看着莱。

  

  “好像是有,他是死者的儿子。”

  

  就凭这句话,她潼恩.戈登也必须溜进警局!

  

  可惜她出师不利,刚进警局大门就撞上了人。

  

  “我好像认得你!你是……尼格玛先生!”

  

  潼恩看着面前这个高高瘦瘦的人。

  

  太好了太好了,幸亏没碰上哈维那样的。

  

  “噢,你是戈登小姐,上次猜中我谜语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一个小姑娘在这里很危险。”

  

  “我是来找我哥哥的,他现在是在审讯吗?我可以去直接找他吗?”

  

  “不偏不倚。”

  

  爱德华冲着她眨了眨眼。

  

  “第五审讯室吗?谢谢你,尼格玛先生!”

  

5

  

  潼恩也不知道为什么,哥谭警局的防御措施为什么这么弱,她就这样站在门口听完了整个审讯过程。

  

  直到审讯室里传来“咣”的一声,她才推门而入。

  

  屋内的四个人,每个人看向她的表情都各不相同。

  

  那个杰罗姆所谓的亲生父亲听到声音后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而小莱则是惊讶但又有所预料,戈登就不用说了,此时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至于那个与潼恩只有一步之遥的杰罗姆。

  

  他看向她的眼神中,尽是惶恐。

  

  “潼恩!你怎么能来这种地方!”

  

  潼恩没搭理戈登,皱着眉看着杰罗姆。

  

  杰罗姆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怎么,我吓到您这位大小姐了?”

  

  潼恩没有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我给你一分钟解释。”

  

  “解释什么?我为什么杀我那个妈?你不是听的清楚。”

  

  杰罗姆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解释个6,我让你解释我让你来哥谭找我,你为什么不来!都快一年了!你别告诉我你的那点逃离技巧一点用不上!还有车票,我不是留给你买车票的资金了吗!要不是我哥什么都管我,我非得回去揍你!”

  

  杰罗姆被潼恩的一顿输出给怼愣住了。

  

  “小姑娘……不能说脏话……”

  

  “你还管我说什么!你刚刚不是说的挺开心的吗!”

  

  坐在对面的小莱都快笑出声了,不过介于旁边铁青着脸的戈登,还是留了几分面子。

  

  但是杰罗姆此时已经慌了,“额……潼恩你听我解释……就是”

  

  “一分钟,快点,我还有别的没问呢。”

  

  潼恩觉得她现在已经装的快飞起来了。

  

  “那些钱被我那个妈抢走了,然后我就想等这次结束后,逃离马戏团来找你的,真的,我还做了赔礼。”

  

  杰罗姆说着,在兜里摸出了一个木头小刻件,是一个小猫的模样。

  

  潼恩接过后看着上面不太熟练的纹路,勾了勾嘴角,“你做的呀?”

  

  “嗯。”

  

  杰罗姆点了点头。

  

  他现在急于证明自己的样子跟刚刚那个危险坏笑的人一点边都搭不上。

  

  “风衣呢?”

  

  潼恩看着他,已经不像刚进来的时候那样气愤了。

  

  “还在房间里放着。”

  

  “哥,你们是不是要把他送阿卡姆啊?”

  

  戈登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还记得我是你哥?”

  

  “多半是的。”

  

  小莱拍了拍戈登的手,看着潼恩道。

  

  “那能不能把他的衣服拿过来?”

  

  “你还敢提要求!”

  

  戈登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潼恩。

  

  “你小点声,喊什么。”

  

  杰罗姆不满的看着戈登,甚至将潼恩往后拉了拉。

  

  小莱看到这一幕,感觉自己都快憋出内伤了,只好转过身去,笑的身子一抖一抖的。

  

  “那你不去,我去。”

  

  “我去去去,你赶紧回家。不是,你出去,我一会送你回去。”

  

  潼恩临走前,在杰罗姆的耳边悄声道,“我不喜欢你妈,我知道她虐待你,我不觉得你做的错。”

  

  “我相信你穿上红风衣肯定会更帅。”

  

  潼恩挥了挥手。

  

  顺便还对着门旁的警卫来了一句,“你这工作我蛮羡慕的,挺养老。”

  

  

  

  

  

  

  

  

  

  

易梅花🌸
  出自《蝙蝠侠:阿卡姆骑士起...

  出自《蝙蝠侠:阿卡姆骑士起源》

  出自《蝙蝠侠:阿卡姆骑士起源》

不定千分尺
  哈哈哈草在绅士爱美人里头截...

  哈哈哈草在绅士爱美人里头截的怪东西,但哥谭😭😭

  哈哈哈草在绅士爱美人里头截的怪东西,但哥谭😭😭

Lily

【哥谭乙女】重蹈覆辙(戈登篇)

*重生一次,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远离詹姆斯·戈登。

*哥谭大男主詹姆斯·戈登×他的炮灰女友


你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的脑中电光火石般闪现过无数画面,都与詹姆斯·戈登有关。


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个男人?

你摁了摁闷闷发疼的额头。


“怎么了?噩梦?”但这个时候一只手抚摸了你的后背——一个男人甚至贴了上来,他轻轻吻了吻你的脖颈,吓得你差点跳了起来。

“这么可怕的梦吗?”你梦里的男人皱了皱眉,又把你拉回怀里。


你的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却只能被动地躺在他怀里,不敢动弹。...


*重生一次,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远离詹姆斯·戈登。

*哥谭大男主詹姆斯·戈登×他的炮灰女友

 

你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的脑中电光火石般闪现过无数画面,都与詹姆斯·戈登有关。

 

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个男人?

你摁了摁闷闷发疼的额头。

 

“怎么了?噩梦?”但这个时候一只手抚摸了你的后背——一个男人甚至贴了上来,他轻轻吻了吻你的脖颈,吓得你差点跳了起来。

“这么可怕的梦吗?”你梦里的男人皱了皱眉,又把你拉回怀里。

 

你的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却只能被动地躺在他怀里,不敢动弹。

 

你重生了。

回到了几年之前。

 

那时候你还只是被抢劫的受害者,在报案后与戈登相识,然后短暂地和他交往了一段时间。直到他的真命天女莱斯利回来,你们才不了了之。可是光这一段时间的交往已经让你深陷麻烦——你从没离死亡这么近过,你就像被卷入了风暴中心一样——而他就像是所有罪犯躲不过的劫数,不停地在与那些可怕的恶棍战斗着。

 

这场关系害得你精神衰弱,担惊受怕。

而现在你有了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

 

你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就和他提了分手。

 

“发生了什么?”他迷茫地看着你,“我做错了什么吗?”

“不是你的问题,”你硬着头皮解释,“只是……我有点缺乏安全感。我知道你的前女友快要回哥谭了,所以我觉得……”

 

“什么?莱斯利吗?”他皱着眉认真地追问你,“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

 

“可不是么,”你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打了个哈哈,“但说真的,我不想在你们中间难做人。”

 

“简,”他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你,“是和昨晚的噩梦有关吗?”

 

你只是抿着嘴不说话。

 

“我从没想到你这么在乎我,”他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下你的脸,“我答应你,以后会给你更多的安全感。”

 

你抬头看他。

你已经记不得他上次用这样柔情的表情看你是什么时候了,你只记得他站在远远的地方和别人低语,他的视线冷漠扫过你,又像是没看到你那样直接移开,定在别人身上。

 

“怎么了?”他感觉到你的注视,露出一个笑容,“嘿,别怕。”

 

他凑过来和你接吻。

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

 

你被他吻得头脑发昏,有点站不住脚。

 

“我们得快点,”他的手解起了你的衣服,“我不想上班迟到。”

 

一次,就一次。

你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

你不得不承认当他的眼里有你的时候,他还是那么的迷人。

 

等你洗完澡走出浴室,戈登已经出发去警局了。你看着窗外哥谭的阴云发愣,不知道他现在在哪片云下面,又是否还记得他的承诺。

 

你在心中厘清着和他相关的回忆,感觉对他的感情又复杂了许多——你可能又一次陷入了以前的错误,你必须停下

 

今晚等他回来,一定要说清楚。

 

可你从晚餐等到深夜,戈登始终没有回来。直到你在沙发睡着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才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你在等我?”戈登看着你匆匆地站起身来,朝他迎了过来。

“嗯,”你身上还裹着毯子,“你……你吃饭了吗?”

 

分手的话题被你生生地转了个弯。

因为你看到他胳膊用绷带挂在脖子上——看来今天他过得不太顺利。

 

“吃过了。”他犹豫了一下,“但我好像又饿了。”

 

“你的胳膊怎么回事?”你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着你给他热的剩饭,忍不住问道。

“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了,”他含糊地回答,“不用担心,已经包扎好了。”

 

你的视线停留在他动弹不得的胳膊上,总觉得这个事情有点熟悉。

 

“是莱斯利回来了吗?”你冷不丁地问道。

戈登吃饭的动作静止了一瞬间,然后他点了点头。

 

故事的齿轮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不停地旋转。

这下分手的事情应该顺利了吧?

 

“简,你今天说的话,我有好好考虑。”在吃完最后一口后,戈登放下了手里的叉子,“一切都在朝着未知的方向发展,哥谭有太多潜在的威胁……”他晃了晃受伤的手臂,“而我们之间的关系或许会让你不安,这是我的错。”

 

“我知道,”你赶紧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我不想总见到你受伤,而我如你所见,只是一个普通人……”

 

戈登面无表情地听着你继续往下说。

 

“我太弱小了,”你盯着饭桌上的一块污渍,“我没有你喜欢的那些火花,你懂吗?”

“火花?”戈登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那些你爱的坚强和勇敢,”你笃定地说,“莱斯利她——”

 

“你为什么总是提起她?”戈登缓缓地站了起来,“我和她之间早就结束了。”

 

“别骗自己了,”你抬头看他,“我知道你还爱她。”

“你知道?”他的声音大了起来,“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比你更了解你,你这个傻瓜!”你也不甘示弱,“你以为我没发现吗?她给你包扎了你的手!”

“那是因为她是个大夫,看在上帝的份上!”戈登看起来有点激动,他受伤的手臂上又渗出了新的血迹。

 

你决定今天不再和他谈论这件事,起身默默地把他的盘子拿去放进了洗碗机。

 

“抱歉,”他的声音从你背后传来,“我不该和你吵架,只是今天过得太糟了,一个罪犯逃跑了。”

“没事,”你摇了摇头,“我没有在意,我先替你换一下药吧。”

 

他也会和莱斯利争吵吗?

你一边换药一边走神着。

 

你敢打赌他会的。

但莱斯利远比你有办法安抚住面前的男人。

 

“抱歉,我包的不太好。”你低声说道,“下次注意点吧,别总受伤……但可能我说了也是白说。”

 

“我会的。”但戈登低声回答。

 

你抬头看他,发现他也在看你。

戈登的神色看着很平静,他金棕色的头发略微散乱在额前——在这个深夜,他看着不再是那个为哥谭的奔波守护者,而只是一个受伤了的疲惫男人。

 

你伸手把他散乱的头发理了理,他默许着你的动作,然后握住了你的手。

 

“简,”他认真地说,“你想要的生活,我也想要的。”

“我知道,”你任由他握着你的手,“但你还想要更多。”

 

“他们需要我,”戈登说道,“这里的人需要我,我不能置之不顾。”

“我知道,”你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手背,“快去休息吧。”

 

你低估了詹姆斯·戈登的执拗,而且也又不忍心再让他烦心——毕竟今天对于他来说已经够糟了。你暗自决定等他自己发现对莱斯利的感情,就像上一次一样。

 

但事与愿违,你在第二天午后就被人迷晕带到了一间陌生的房子里,你醒来以后看到了坐在你对面的莱斯利,她看着冷静又愤怒,死死地盯着你的身后。

 

而詹姆斯·戈登就坐在你们两个之间,也是同样的表情。

 

“现在,戈登,选择吧,”一个声音从你背后响起,“你只能救一个人。”

 

现在你想起来谁是那个逃跑的囚犯了。

 

你的视线移向詹姆斯·戈登。

他看着那么的悲伤,似乎是在向你道歉,又像是在和你道别。

 

你应该和他分手的。

明明你已经知道了结局,为什么这次还要重蹈覆辙呢?

 

你不得不承认答案只有一个。

你爱他。

 

“没关系的。”你用口型告诉他,但你的眼泪忍不住地掉了下来。

 

看,依旧没有火花。

你就连最后的逞强,也以眼泪告终。

 

“我选择莱斯利。”戈登平静的声音像是最终的审批,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好选择,”疯帽匠露出一个笑容,但他举起枪来对准了莱斯利,“现在你会知道痛失挚爱的感觉了。”

 

————————

赠礼掉落之后的故事。


星星不要苦茶子

  不开了好宠戈登呀


  不开了好宠戈登呀


一大口陈醋

为什么企鹅和谁都能组cp啊(*'▽'*)♪

为什么企鹅和谁都能组cp啊(*'▽'*)♪

三木暢彦
呵呵呵抹布戈登 有照片参考

呵呵呵抹布戈登

有照片参考

呵呵呵抹布戈登

有照片参考

花间半温一壶酒(探案中

【蝙戈】玫瑰园的华尔兹

·有参考微量哥谭电视剧和大量蝙蝠侠:无主之地 不过大家还是当作一个独立世界故事来看吧(比划

·为了写感情戏所以还是把老警长塞回了已和妻子离婚带娃设定里(啥

  “搭档应该是平等的,蝙蝠侠!”老警长愤慨的用手指戳着蝙蝠侠的心口,他从口如此激烈的,近乎质问地跟他对话,“你又何曾平等地,对待过我?”

  “搭档,应该是会告诉你他们的计划的!他们会及时通知你!”

  蝙蝠侠心虚地垂下眼,欲言又止的嘴角也向下撇,他明白自己多年来神出鬼没的坏习惯似乎让他的老搭档生气了,而这么看来确实是太过分,特别是在...

·有参考微量哥谭电视剧和大量蝙蝠侠:无主之地 不过大家还是当作一个独立世界故事来看吧(比划

·为了写感情戏所以还是把老警长塞回了已和妻子离婚带娃设定里(啥

  “搭档应该是平等的,蝙蝠侠!”老警长愤慨的用手指戳着蝙蝠侠的心口,他从口如此激烈的,近乎质问地跟他对话,“你又何曾平等地,对待过我?”

  “搭档,应该是会告诉你他们的计划的!他们会及时通知你!”

  蝙蝠侠心虚地垂下眼,欲言又止的嘴角也向下撇,他明白自己多年来神出鬼没的坏习惯似乎让他的老搭档生气了,而这么看来确实是太过分,特别是在这漫长的一年后。

  “而且他们他妈的绝对不会在你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悄悄走掉!”

  嘿,原来这个也惹到你了。蝙蝠侠想,然后头往后仰了点,毕竟戈登的脸贴他太近,唾沫星子都要拍他脸上了。

  这点控䜣似乎带点滑稽令人发笑,但吉姆·戈登在没彻底习惯他的行事风格前确实是十分为此抓狂,毕竟没有人愿意自己的搭配是只幽灵,呃,虽然是只可以为他随叫随到的幽灵。(或许还想往他的身上花钱。)

  蝙蝠侠抬眼憋了半晌,最终也只是垂回眼,依旧用那低沉的嗓音轻轻地说:“我这个人从不擅长说再见。”

  “你是我所认识的最好的警察。”

  你这个家伙认识多少警察,这么说来不会就我一个吧。吉姆·戈登心里暗暗想到,他可不相信蝙蝠侠有许多警察朋友。

  “我认识很多警察的,吉姆。”似乎是预料到他的好伙伴戈登警官会这么想,蝙蝠侠紧接着又补上了一句,但他感觉这还不够表达自己的感情,于是他又说,“没有一个活着的男人或女人比你更值得我尊敬。”

  真是谢谢。戈登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

  “但正如你所言,光嘴上说是远远不够的。”说到这里他仰起头,“几句话说明不了什么。它们修复不了任何伤痕。”

  “行动—”

  “—胜于—”

  “—雄辨。”蝙蝠侠拉开他的面具,但这显然不是戈登想要的,他猛然转过身去。

  “吉姆。”蝙蝠侠轻声地呼唤着,他的眉眼透出委屈和脆弱,蝙蝠侠不会别人展现他的真实样貌,但如果是吉姆·戈登那么可以,那么他愿意。

  “戴上…把面具戴回去。”戈登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的,紧握地拳头反映出他正在努力抑制着什么。

  或许是想给身后那个莽撞的青年几拳头。

  “这是除了言语之外我唯一能给你的东西了”英俊健壮的青年朝他的背影伸出手却又将手迟疑地停在半空中收回。

  “当世界抛弃了哥谭……我必须得再次找到我的理由。我的目的。”

  “我需要我们的合作关系。我们可以拯救哥谭。我们就要成功了,吉姆。我们可以挽救它。”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东西。”蝙蝠侠的语气带上了几分恳切。

  “可我不想要,该死!”

  “如果我想知道你是谁,我十年前就能查出来了。而且从你掌握的一切来看,或许我已经查过了。或许我的确知道。”是的,吉姆·戈登当然知道皮面具背后是那个曾全城闻名,年轻又英俊的富豪。那个自己曾为他披上大衣年幼的孩子——布鲁斯·韦恩。但这并不重要,蝙蝠侠不应该是任何一个人,他是黑暗里面正义的化身,他是哥谭希望的标志。而在这身装扮背后的人,应该拥有普通人的权利,拥有软弱逃避的时刻。

  布鲁斯·韦恩不应该因为蝙蝠侠而丧失那些权利。

  “但这并不是重点。”戈登叹了一口气,“戴回去吧。”

  等他再次转过身之后,眼前依旧是那个蝙蝠侠。

  “你需要我的帮助,哈?”戈登不得不承认他有些得意,这个家伙也需要向自己求助了。

  “你和你的人马。”

  “我就猜不止我一个。”他双臂交叉抱在胸口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那我们得定个计划。”

  “明天黄昏?”

  “这里?”

  “可以。”

  “我等着。”

  随后陷入一片寂静里,或许蝙蝠侠应该说点什么来打破沉默结束这段对话,比如说“希望你有个愉快的晚上,局长。”然后老警察会回答他,“你也是,蝙蝠侠。”

  蝙蝠侠没有那么做,他抚摸着玫瑰花,莫名其妙地说:“它们很美,你把玫瑰养的很好。”

  “谢谢。”戈登干巴巴地回答到。

  “你可以等我一下吗,吉姆?”

  “……没问题。”

  蝙蝠侠噔噔跑回了房子里不知道要去干什么,吉姆·戈登坐回椅子上一个人呆呆地望着花出神。

  这一年太漫长了,漫长到他感受到抛弃和背叛,却没让这些无用的玫瑰花凋零,这些玫瑰花留着,就好像专门让他在每天浇水想蝙蝠侠什么时候回来,布鲁斯·韦恩什么时候回来。

  “吉姆。”

  吉姆·戈登抬起头,深邃的眼睛,黑发梳理整齐的西装青年人就出现在他眼前。

  “布鲁斯。”他笑了,“突然这样干什么?”

  “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他把手伸出来,月色朦胧,布鲁斯迷人的双眼正温和地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语气像是一个毛头小子对待他年轻的爱人。

  我或许还年轻。戈登想,然后他说,“我只会跳华尔兹。”

  这种古板又经典的舞蹈,是吉姆·戈登在大学时因为交际舞会被迫学会的。(当然还有个秘密就是他不止一次跳过女步,毕竟报华尔兹的人数很多。)

  戈登和布鲁斯在玫瑰园里起舞,没有乐队,没有酒,没有纸醉金迷的灯光。有的只是玫瑰,虫鸣声,一个伤痕累累青年和为他辟开光的警察。

  吉姆·戈登头发已经操劳的完全发白了,按照他的年纪,他的头发应该和他的脸一样,更加年轻一点才对。

  第一次见到他时警察的头发还是金棕色的,细纹只是隐约的,而现在他眼边的,脸颊侧边皮肤的皱纹荡漾开来。

  他知道时间会夺走很多,伤痛,疤痕,还有青春,最后还可能会让人生死离别。戈登也是这么想的。

  但布鲁斯觉得他在变年轻,戈登也觉得似乎自己还年轻。

  “我可以吻你吗?”布鲁斯盯着他的脸颊,又忽然感觉这么说来太冒昧,又无措地移开眼,“抱歉,我只是……”

  他听见愉快的笑声从吉姆·戈登的喉咙里传出来,他说:“可以。”

  管他娘的狗屁哥谭市,管他娘的西红柿萝卜还有玫瑰花,他现在只想逃避抛开一切亲吻他奇怪的搭挡——于是吉姆·戈登双手捧起布鲁斯的脸,亲了上去。

  布鲁斯闭上眼低下头去加深这个亲吻。

  就像好久不见了两个人在激动地打招呼一样。

  吉姆·戈登感到自己的泪水无法抑制的从眼眶中流出来,太久了,实在是太久了。

  他觉得布鲁斯·韦恩真是个狡猾的年轻人,或者说自己对他太过于纵容。他可以在沉默或者几句话之间,得到他想要的。

  他总可以这样。自己又总会松口。

————

  “罗宾?嘿,不会有事的。”

  罗宾转过头,即便带着眼罩也能看出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感觉就像我父母在吵架,你明白吗?而我们在楼上等着看是否会离婚收场。”

  “不会有事的,他们彼此需要对方,他们会处理好。”

  “当然我相信,特别是蝙蝠侠回来拿了一套西装后,你说他们怎么还没吵完?”

——

后记:借鉴了很多原作台词,这两个人怎么可以这么真

花间半温一壶酒(探案中

【路人戈/抹布】小心背后

·抹一下第一季的可爱小警察 全文走wb:屠苏温酒

警告:有dirty talk 有抹布 等 接受不了请离开

summary:对吉姆·戈登警官感兴趣的罪犯有两类,一类想看看接下来哥谭市会如何对他,另一类对他的屁股有很多见解。

·抹一下第一季的可爱小警察 全文走wb:屠苏温酒

警告:有dirty talk 有抹布 等 接受不了请离开

summary:对吉姆·戈登警官感兴趣的罪犯有两类,一类想看看接下来哥谭市会如何对他,另一类对他的屁股有很多见解。

坷乐H.P.

about戈登

一开始是被B站上的剪辑安利了,奔着企鹅去看的,当然看了之后也确实很喜欢企鹅,他为了征服哥谭可以用尽一切方法,他会杀人,会培养信仰自己的人,会将利益最大化,他会下跪会求饶,总之企鹅和每一个反派一样有很多迷人的点,所以我们会喜欢他们。

刚开始看的时候戈登作为主角,故事是以他的视角展开叙述的。说实话那时候对他并没有太大感觉,属于不喜欢也不讨厌的那种,再加上其他平台上的评论对他的评价贬多于褒,因此也就更偏向无感了。但是很快随着剧情的推进,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这个GCPD的警察了,我想他身上一定有很多的点打动了我。

故事从他选择来到哥谭开始,他进入GCPD,试图唤醒黑暗的城市里所剩无几的良知,他给人们...

一开始是被B站上的剪辑安利了,奔着企鹅去看的,当然看了之后也确实很喜欢企鹅,他为了征服哥谭可以用尽一切方法,他会杀人,会培养信仰自己的人,会将利益最大化,他会下跪会求饶,总之企鹅和每一个反派一样有很多迷人的点,所以我们会喜欢他们。

刚开始看的时候戈登作为主角,故事是以他的视角展开叙述的。说实话那时候对他并没有太大感觉,属于不喜欢也不讨厌的那种,再加上其他平台上的评论对他的评价贬多于褒,因此也就更偏向无感了。但是很快随着剧情的推进,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这个GCPD的警察了,我想他身上一定有很多的点打动了我。

故事从他选择来到哥谭开始,他进入GCPD,试图唤醒黑暗的城市里所剩无几的良知,他给人们带来希望,他试图带来光明,摒弃哥谭的腐败成性,带来法律公平和正义。

他和任何一个反派一样,内心都有黑暗的一面,被人控制后想要高空跳楼,开枪自杀,也在面对最害怕的场景时在不真实感中尝试割腕自尽,注射了血液后控制不住的暴力行为。人们喜欢他和市长对着干的尽头,喜欢他讲法律讲程序,喜欢他不贪污,他能给人们带来安全,所以人们喜欢他。当哥谭变成被抛弃的废墟,他建立起一个保护所,救援一直不来,但人们需要希望,人们需要他,于是他假装自己知道需要做什么,假装政府没有抛弃他们,假装他可以带着大家生活下去。但他也只是个警察而已。

他和哥谭的每一个人一样有太多理由可以选择成为反派了,可以在这座城市生活的轻松一些,但他没有,他克服了自杀的想法,杀人的冲动,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沮丧之后,他依然坚持拯救这个城市,成为平民眼中的英雄。

他当然也有很多缺点,他杀过人,有罪的人,无辜的人,他有些自负,有些自以为是为所欲为,他坚持过于严苛的正义,他总是过分的要求别人的帮助,他还有些...渣男。但是这样多的缺点反而更能看出他是一个完整的人,我想说GCPD剧组在塑造戈登的形象时花费的精力完全不亚于那些反派,他们将他塑造成了一个立体的完整的形象,和哥谭里的其他反派一样迷人。

我相信,多年以后布鲁斯选择成为蝙蝠侠,但他一定会记得,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一个名字叫做吉姆戈登的警察一直在帮助他保护他,成为他的第二个父亲。我们的生活中可能不会存在蝙蝠侠,但是一定会有一个像戈登一样的警察默默保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的城市和国家。


顺便说一句...关于哥谭炮王。

哥谭是我第一次看这种的美剧,原来真的任何两个人都可以在一起。

以及当我看到咯噔和小莱结婚然后芭芭拉怀着他的孩子的时候我竟专心剧情并丝毫没有觉得不合理,咯噔你和不是你妻子但怀着孩子的女人抢孩子心里真的不会咯噔吗。

and戈登的每一次战损都真的非常戳中我的xp


阿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七

[哥谭|戈鹅]“在原则里我必须胜过你,在对手里你是可敬的宿敌”

  

  

  正直警官×黑帮大佬

[哥谭|戈鹅]“在原则里我必须胜过你,在对手里你是可敬的宿敌”

  

  

  正直警官×黑帮大佬

天才罪犯
奥斯瓦尔德(企鹅人)“在你们的...

奥斯瓦尔德(企鹅人)“在你们的世界里我不配拥有姓名”

奥斯瓦尔德(企鹅人)“在你们的世界里我不配拥有姓名”

哒哒哒

刺痛——杰罗姆瓦勒斯卡

“你在哪,我看不见你…”


“往前走三步,我就在那里”


她小心翼翼的走了三步,出乎意料的被一些冰冷的碎玻璃狠狠刺伤了脚底


“你欺骗了我”詹妮弗的声音颤抖着


“很显然”杰罗姆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古怪又刺耳


“暗红的血液从白皙的脚掌下慢慢的流了下来……这是谁写的?——”詹妮弗感受着杰罗姆在她耳边喘出的呼气,她能明显听到他的手中不断翻动的书页以及衣服受力摩擦后的“呲呲”声


“不——”


“没错”瓦勒斯卡小声的说着,“是你”


“我很享受这种生命流逝的感觉”

杰罗姆在不远处看着已经伤痕累累的詹妮弗


“我很喜欢—...

“你在哪,我看不见你…”


“往前走三步,我就在那里”


她小心翼翼的走了三步,出乎意料的被一些冰冷的碎玻璃狠狠刺伤了脚底



“你欺骗了我”詹妮弗的声音颤抖着




“很显然”杰罗姆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古怪又刺耳



“暗红的血液从白皙的脚掌下慢慢的流了下来……这是谁写的?——”詹妮弗感受着杰罗姆在她耳边喘出的呼气,她能明显听到他的手中不断翻动的书页以及衣服受力摩擦后的“呲呲”声


“不——”


“没错”瓦勒斯卡小声的说着,“是你”









“我很享受这种生命流逝的感觉”

杰罗姆在不远处看着已经伤痕累累的詹妮弗


“我很喜欢———”



“我没有这么做”詹妮弗虚弱、缓慢的吐出话语“…你从来不相信我”




杰罗姆突然冷冷的大笑着:“我不明白———哈哈”


他快步走到格兰德的身边,大声的朗读着本中那段文字:“……我得跟上杰罗姆瓦勒斯卡,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杀害无辜的人,我要———”



“不”格兰德挣扎着“不是我……”





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枪声,杰罗姆迅速的拿起旁边的手枪对准了詹妮弗,在不久之后,门被咣当一声踹开了



“放开她!”







“…你的情人来了”杰罗姆缓缓的舔舐着詹妮弗的耳垂“你说我会怎么做?”



“放开她,瓦勒斯卡!!”远处詹姆斯大声呼喊着





杰罗姆转头看了一眼戈登和他的队友们

“我永远在注视着你“他小声的说着

随后转身从窗台跳了下去







———————————————





“詹妮弗你还好吗?”戈登将身上的外套披在了詹妮的肩膀上“救护车马上就要来了”




“我……”


戈登迅速凑近了詹妮弗的嘴边,他担心的疑问着“什么?”







格兰德晕了过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