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戏如人生

3435浏览    604参与
元明清映剪辑
沈腾励志电影混剪篇,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每一秒都要努力下去
沈腾励志电影混剪篇,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每一秒都要努力下去
福麟瑞嘉剪辑
全职高手:戏如人生,个人能力强固然好,但一燕不能成春
全职高手:戏如人生,个人能力强固然好,但一燕不能成春
肥仔大视界
新喜剧之王: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星爷的全新巨作你看懂了吗
新喜剧之王: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星爷的全新巨作你看懂了吗
连杰影视
一出好戏:戏如人生,手把手教你如何成为人生赢家
一出好戏:戏如人生,手把手教你如何成为人生赢家
爱之蔓影视
一念天堂: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每个人都在生活中扮演着不同角色
一念天堂: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每个人都在生活中扮演着不同角色
澜
《不疯魔,不成活》 一些异世界...

《不疯魔,不成活》

一些异世界的观测记录


文:裴澜君

《不疯魔,不成活》

一些异世界的观测记录




文:裴澜君

狒话电影
东京女子图鉴 大结局!第8集,戏如人生,人生如梦...
东京女子图鉴 大结局!第8集,戏如人生,人生如梦...
小简不会剪
戏如人生,一旦开场就不停。
戏如人生,一旦开场就不停。
故宫宫廷文化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起来畅音阁听大戏。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起来畅音阁听大戏。
彭传明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很多事,不是不懂,只是无奈,这就是生活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很多事,不是不懂,只是无奈,这就是生活
林陌然

【纸上花火一周年】戏如人生

🎇🎇🎇🎇🎇🎇🎇🎇🎇🎇🎇🎇🎇🎇🎇

🎇🎇🎇恭喜正经交流聊天群一周年🎇🎇🎇

🎇🎇🎇🎇🎇🎇🎇🎇🎇🎇🎇🎇🎇🎇🎇


阅前须知:

1.oc是我的ooc也是我的(?)。

2.cp:古城千鹤x羽染苏,日暮缘x初空和佑。

3.小学生文笔,不喜左上角,会有别的cp成员客串,不喜崽崽的骂我谢谢!

4.有点微虐,结尾会甜的。里面有些剧情和现实有出入,主要是我不了解这方面,有不符合常理的……就当作者太憨批了!是的我是憨批!

5.可能有点斯德哥尔摩……orz


“羽染君——”

羽染苏听到身...

🎇🎇🎇🎇🎇🎇🎇🎇🎇🎇🎇🎇🎇🎇🎇

🎇🎇🎇恭喜正经交流聊天群一周年🎇🎇🎇

🎇🎇🎇🎇🎇🎇🎇🎇🎇🎇🎇🎇🎇🎇🎇

 

阅前须知:

1.oc是我的ooc也是我的(?)。

2.cp:古城千鹤x羽染苏,日暮缘x初空和佑。

3.小学生文笔,不喜左上角,会有别的cp成员客串,不喜崽崽的骂我谢谢!

4.有点微虐,结尾会甜的。里面有些剧情和现实有出入,主要是我不了解这方面,有不符合常理的……就当作者太憨批了!是的我是憨批!

5.可能有点斯德哥尔摩……orz

 

 

“羽染君——”

羽染苏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扭过头,看到扑上来的人时笑了笑,稳稳地接住,“子墨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玩啊?大学的学业不是很重的吗?”

顾子墨摆摆手,“这都放假了,学习固然重要,但偶尔也是要放松一下的嘛。诶,你这是要去哪啊?”

羽染苏叹了口气,“别提了,我家那位又逼着我去找和佑……虽然我是很喜欢跟和佑玩,但前提是那是以朋友的身份啊!”

顾子墨点点头,表示理解。

“不说了,我去找他了……啊,快迟到了。”羽染苏说完,跑了起来,三两下就不见了人影。

嗯?就这么走了???

被丢在原地的顾子墨看着羽染苏跑走的方向,有些沧桑。

沧桑完,他转过身,走到一处小巷子里。

 

初空和佑坐在躺椅上,正悠哉悠哉地晒着太阳,一旁的桌子上放着杯鲜榨果汁,今天他没开门,所以除了某些特殊人员,不会有人来……

“和佑!和佑你在吗!”

……啧,特殊人员之一来了。

初空和佑叹了口气,好不容易给自己放了天假,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个人找上门来。

看来下次放假应该去别的地方。

“我在,钥匙在老地方自己拿。”

初空和佑收好躺椅和风扇,端起果汁下了楼,羽染苏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了。

看到他下来,羽染苏招招手,“和佑,快来,我们早点解决。”

啊?解决什么?今天他和羽染有约吗?

初空和佑有些迷茫,他坐到自己专属的懒人沙发上,“解决什么啊?”

“还能是什么啊,当然是我之前那事。”羽染苏叹了口气,在心里暗暗吐槽:就知道和佑又忘了……

初空和佑揉了揉眉,“我希望羽染你能发现我换了个职业这件事。”

啊?

羽染苏忙说:“我家那位之前找不到你,就去找老缘了,老缘答应的。”

“……”初空和佑把手上的果汁放到茶几上,“好吧,不过我记得我辞职前跟你说过你现在的心理状况良好,不需要再来了吧?”

羽染苏点点头,“对啊!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但他老是担心我哪一天复发,真是的,又不是感冒,怎么可能复发啊。”

初空和佑:……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放心,你现在很正常,他要是还担心的话就让他自己来,我估计是他出毛病了,第一次确定你的状况良好之后你不也来了几次确定很稳定了吗。”

“对啊!我这就回家跟他说去,我先走了,谢谢你啊和佑,下次给你带几包零食来。”

羽染苏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离开了这里。

初空和佑看着羽染苏离开的身影,笑笑,拿出手机给日暮缘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对面就接通了。

“喂?和佑宝贝这时候找我有什么事吗?还是说和佑宝贝想我了?”

初空和佑对这些骚话已经免疫了,开口道:“日暮缘,你皮又痒了是吗?我都换了个工作你还让羽染来找我,觉得我太闲?今晚睡书房去。”

“和佑宝贝果咩——!我错了!我就是听那小子语气以为羽染又出什么事了而已!不过千鹤是不是生病了?声音都变了……也有可能是我那时候太忙了没认真听?”

初空和佑沉默片刻,的确,那家伙应该知道他已经辞职并开了家咖啡厅这件事,为什么他还是去找日暮缘问自己有没有时间?除了羽染出了什么事,不然他是不会想着来打扰自己的。

而且……这次见羽染的时候,他也确实有些奇怪。

谁知道呢?说不定羽染是工作上有压力了。

但是,千鹤确实很奇怪。

哪天去羽染家看看吧。

“你私自替我接了这工作,就算是事出有因那也得受罚。”

“果咩——我错了!”

“那你今晚睡隔壁房去。”

“呜呜呜呜呜和佑宝贝你怎么这样!”

“再哭今晚你连家都别想进了。”

“……我错了。”

初空和佑满意地点点头,放下电话,看向窗外,仿佛看到了什么,点点头,站起身走向一旁被黑暗笼罩的走廊里。

 

羽染苏回到家里,古城千鹤正在厨房做着他早上念叨着想吃的芒果蛋糕,听到外面的动静,探出头,“小苏?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羽染苏撇撇嘴,“和佑说了我没事,不用再去了,还说让你下次去一趟。”

古城千鹤把蛋糕放到烤箱里,洗干净手走了出来,“我为什么要去?”

“因为你关心过度啊,之前去了那么多次都说没问题了你突然又让我去。”羽染苏戳了戳他的腰,“不过千鹤你最近真的好奇怪……”

古城千鹤沉默片刻,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瞎说什么呢。怎么奇怪了?哪奇怪了?”

羽染苏抬起手,“你总是让我去找和佑,总是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总是听到我喊你千鹤的时候沉默,有时候我喊你千鹤的时候你还老半天不回我话,我想亲你的时候你还老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躲开,想和你一起睡你也不答应,你说奇不奇怪!”

古城千鹤举起手:“是是是,很奇怪。”

“你那会都在想些什么啊?”羽染苏突然问道。

古城千鹤想了想,“你是在指哪些时候?”

“当然是我上述的那些时候啊!还能是什么时候!”羽染苏不满地瞪了眼他。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只有窗户上挂着的风铃被风吹动时发出的叮铃叮铃的声音。

羽染苏突然有些慌,“怎么了?你为什么突然不说话?”

古城千鹤像是刚刚才回过神来,“啊?什么?我刚刚在回忆那些时候。”

羽染苏犹疑地点了点头,“好吧……那你能回答了吗?”

“我……”古城千鹤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我那时候……”

羽染苏突然有些烦躁,“你那时候什么?千鹤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现在为什么老是不回我话?你是不是因为我烦了?还是和我在一起久了觉得我照顾我很累?还是说你觉得很委屈觉得我总是问你这些觉得我不相信你?还是我不让你出门你生气了,你说啊你说出来我才能知道啊。”

古城千鹤听到他这话,皱起眉,“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你不是委屈了你不是烦了你不是生气了?那你是怎么了?”羽染苏却再次打断了他,摆出一幅咄咄逼人的模样。

古城千鹤低下头,犹豫了许久,终于把话说了出来:“不……我只是有些累了,因为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才那样的。”

羽染苏一听他这话,慌了,跑到柜子旁从里面拿出医药箱,又端了杯水,跑回古城千鹤身边,“不舒服?是不是心脏又不舒服了?现在还好吗?是不是很难受?难受的话跟我说。”说着从医药箱里拿出药,“药在这了,快吃。”

“不,不是,我现在还好。”古城千鹤赶忙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羽染苏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别拖久了,到时候说不定就治不好了。”

古城千鹤叹了口气,“真的没事,可能只是因为那阵子没运动吧。”

羽染苏想了想,点点头,“好吧,那就先不看医生了……有事一定要跟我说啊。”

古城千鹤试探着问道:“那……我能出门看看吗?我有点想爸妈了。”

“不行!千鹤,你忘了吗,他们当初那么对你,为什么还要去找他们?是我哪里不够好了吗……”羽染苏像是被触碰到什么回忆了一般,猛地站了起来,又低下头,双手捧住古城千鹤的脸,“千鹤是觉得家里太无聊了吗?那千鹤是喜欢猫还是狗?我去买一只回来,不要出去好吗?外面那么危险,你是知道我在哪工作的,我的仇家很多的,要是你出去了被他们抓住怎么办?在家里乖乖待着,想要什么跟我说,我会给你的,千鹤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想要什么我也都会给的,除了离开这里这件事……”

古城千鹤闭上眼,他就知道,不管他怎么说怎么做,羽染苏始终不肯让他离开这座房子,哪怕他做出再多保证都不答应。

可他的父母对他很好很好,并不像羽染苏说的那样,因为他生病把他丢在家里不管,他的父母会第一时间带他去医院检查,不管医药费多贵,他们都会想办法救他。

而他也……根本不是什么古城千鹤。

 

他叫唐苏,五年前年前来到H市工作,到H市的一个小公司工作,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羽染苏,羽染苏对他很好,四年前了解到他在外面租房子,就经常资助他,两年前邀请他到家里来住,房租和之前一样,水电费只用付一半,而羽染苏又帮了他这么久,二人也算是很好的朋友了,对彼此也算是知根知底,就答应了。

谁能想到,之后的两年对他来说是像地狱般的折磨。

羽染苏在他搬过来住的第一天就给他下了安眠药,用锁链绑住他,并擅自用他的微信跟老板提出辞职,还用要回家照顾父母的理由,老板自己也是个在外发展的,明白他对父母的思念,答应了。

之后的日子,羽染苏每个月都给父母赚一笔钱,让父母以为他过得很好,而父母年纪也有些大了,经不起折腾,一直没来看他。

羽染苏还天天喊他千鹤,想和他接吻,拥抱。

可他根本就不是古城千鹤。

每当他说自己不是古城千鹤时,羽染苏就像是疯了一样,他会摔东西,会哭,会骂自己,有时候甚至会自残,这时候,唐苏就只能说自己是古城千鹤,羽染苏才会停止这些举动,然后又做出一副听话的样子把东西收好,之后一直盯着他,什么话也不说。

之后他也只好一直假扮成古城千鹤,而之后羽染苏也慢慢对他放松了监视,解开了锁链,但门和窗户被死死关着,也从没有人来过羽染家。

但假扮成古城千鹤的时间久了,有时候他自己都会分不清他到底是唐苏,还是古城千鹤。

联系日暮缘的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可能是因为,因为羽染苏那会就在客厅那里盯着他吧。

 

唐苏最后还是作出保证,“我会乖乖待在家里的。”

羽染苏满意地点点头,“嗯,那就好。”

蛋糕这时也烤好了,唐苏戴上手套,把蛋糕从烤箱里端出来,“很烫,凉一会再吃。”

羽染苏点点头,打开电视,“千鹤你想看什么?”

唐苏摇摇头,“没什么想看的。”羽染苏点点头,按到新闻台,拿出一包薯片,边吃边看起来。

【近日,一男子失踪,失踪者名叫唐苏,30岁,发现人是唐苏的好友。据知情人士指出,最后一次见到唐苏是在两年前,唐苏失踪前向公司申请辞职,之后一海外账户每月都往唐苏父母的银行账户转账五万到十万不等的金额,失踪者的照片如图,如果有居民见到请联系公安部门】

唐苏听到这时,愣了愣,终于,终于有人发现他是失踪了吗?

羽染苏看到他的反应,抬起手对着他晃了晃,“千鹤?千鹤?怎么了吗?你认识这个人?”

唐苏咬咬牙,如果这时候表明的话只会让羽染苏发疯,他摇摇头,“不认识,就是有些熟悉,小苏,你上班的地方好像有个人就叫唐苏,还记得吗?”

羽染苏回忆了一下,“有吗……好像有?”

唐苏觉得有希望了,又道:“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羽染苏却突然沉默了,他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苏不知道他怎么了,“小……小苏?”

羽染苏过了许久才抬起头看着他,唐苏被他盯的太久,觉得有些奇怪,“小苏?”

“……唐苏。”

突然被他叫出本名,唐苏反倒觉得有些陌生,但羽染苏却没等他做出什么回应,他从茶几的背面的一处地方抠下黑色胶带,钥匙就被藏在那,羽染苏把钥匙放到唐苏手里,而后又放了张卡到他手里,“趁我现在还很清醒,离开这,越远越好,这张卡就当补偿了,密码是xxxxxx,如果觉得不够的话,我的遗产里随便挑,不会有人提意见。”

唐苏愣了愣,“遗产?什么意思?”

羽染苏挑挑眉,“我以为你会欣喜若狂地马上离开这里,怎么还是这么傻呢?遗产还能有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啊。”

唐苏沉默了,他站起身,走到屋门前,用钥匙打开锁想离开这里,扭过头时,他看到羽染苏正用一种他看不懂的眼神看着他。

那眼神里的情绪他说不清是什么,但看着,有点像在透过他看着什么人一样。

看到他转过来看着自己时,羽染苏皱眉,“怎么还看过来?等着我发疯然后再把你锁在这里不让你走吗?”

唐苏被他这么一说,沉默了,他转身离开了这栋房子很远才发现,其实房子外没几条街就是热闹的街道,只不过是羽染苏房子的隔音做的太好了,他一直没听到声音,而他之前的求救声也没人能听见。

他跑到一个老人家开的便利店里,找老人家借了个手机,给父母打电话。

“喂?请问是哪位?”

唐苏听到熟悉的声音,忍不住哭了出来,“妈,是我,唐苏。我回来了。”

“老公,老公你快过来,你儿子打电话回来了。儿子你说,你告诉妈你在哪,妈和爸马上去接你啊,你别挂电话。”

老人家在一旁听着,他耳朵不太好,也不太爱看电视,但他很明白这种时候不应该大喊大叫吸引别人过来,他刚刚听街坊邻居聊了几句,听到唐苏的话时回忆了下,“诶,你是不是那个失踪了的小娃娃,刚刚电视里还在说你的事呢。”

唐苏哭着点点头,“老人家,您能告诉我这是哪吗?”

“阳关路62号,要不然你给警察打个电话先去警察局吧。不过娃娃啊,你不是失踪了吗,咋新闻刚播没多久你就出来了?”

唐苏沉默了会,“我是被人骗去他那的,他好像精神有些不正常,刚刚看到新闻的时候把我放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

“那娃娃,他住哪?赶紧让警察去把那骗子抓住,这年头啊骗子不是人啊,你也是,楞个大滴娃娃都能被骗。”

唐苏擦了擦眼泪,“嗯,嗯,我一会就打。”

”这是哪能一会再说呢,一会骗子就跑咯,这骗子就是个祸害啊,谁知道他会不会又骗个娃娃。”老人家数落了他几句,拿出店里的座机给唐苏,“这个电话给你,快给警察打个电话,可不能再让骗子祸害人了。”

唐苏看着座机,沉默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是很想让羽染苏被抓住。

但……如果羽染苏之后又像骗他一样,骗了另外一个人怎么办?

而且……羽染苏那句话让他很在意。

唐苏这么想着,手伸向了座机。

 

羽染苏看着唐苏离开房子,靠上沙发背,合上双眼。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成这样的呢……

一开始照顾唐苏,明明只是看他可怜才出手帮了他几回,之后……之后……

之后他看见唐苏对待其他同事的时候,有点像千鹤,而且他的爱好也有些像千鹤。

是了,从那时候开始,一切就开始不对了。

是他魔怔了……

千鹤怎么可能回来呢?他明明早就已经……

羽染苏笑了笑,走到一个房间前,用钥匙打开了门。

这个房间,他从来不让任何人进来,连不清醒时都没让唐苏进来过。

他躺到床上,这个房间他总是会定期打扫,前不久刚刚打扫过一遍,很干净。

千鹤……

他看向床铺正对着的那个墙壁上,那里挂着的,是一张黑白照。

羽染苏从床铺上下来,走到黑白照前,看着黑白照里笑着的人。

……千鹤怎么可能死呢,他怎么可能死了呢。

带着这么个想法,羽染苏突然又有些魔怔了,他有些想把唐苏抓回来。

那时候为什么要把他放走呢?

但照片里的人正看着他,羽染苏深吸一口气,放下那个念头。

他把餐桌上的蛋糕拿到房间里,端起来尝了口。

“……千鹤,他做的没你做的甜。”

羽染苏撇撇嘴,但还是把这份蛋糕吃完了。

他擦干净嘴巴,又从衣柜里拿出件衣服给自己换上。

他站到镜子前,笑了出来,他转过身,对着相片笑道:“千鹤,好看吗?”

照片里的人自然不会回复他,但羽染苏也不需要他回复,他继续说道:“这是我那天准备穿出去的新衣服,幸好身体那时已经停止发育了,不然现在就穿不下了。原本想着工作结束就换上这件和你出去的……可惜你那时候没看得到。”

“但那没关系,你马上就能看到了,开心吗?我们马上就能补上那次约会了。”

羽染苏说着笑了出来,“你肯定不会答应的吧,但是吧……我什么时候听过话呢?”

“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走得痛快……你不是最爱我了吗,为什么也丢下我了?”

“算了,你说什么都一样……反正我们马上就能见面了,你应该还在那等我吧?没有也没关系的哦,我可以穿着这身衣服等你。”

羽染苏说完,离开这栋房子,开车到附近一个快要拆掉的楼房,此时工人们都下了班,门也紧紧锁着,他走到墙的缺口处,他观察了很久,只有这里能让他进去。

他穿过缺口,走到最高的一栋楼里,慢慢爬着楼梯,爬到楼顶时蹲下来,擦了擦汗,他看了看风景。

“如果早点来就好了……这里的风景还真美。”

 

初空和佑和日暮缘正坐在沙发上聊天,聊着聊着初空和佑突然觉得有哪不对,“你之前说千鹤的声音不对劲?”

日暮缘点点头,“对啊,感觉不像他的,我还录了音呢,你听听。”说着拿出手机给初空和佑放出来。

初空和佑听完,气的打了他一拳,“什么不像,这人特么不是千鹤!”

日暮缘愣了愣,又听了一遍,“草!等会,如果这人不是千鹤的话……那千鹤去哪了?”

初空和佑推了日暮缘几下,“快去开车,赶紧去找羽染,找到羽染不就都知道了!”

日暮缘赶紧跑出去开车。

 

唐苏终于等到了父母,一旁好几个大爷大妈在那聊天。

“诶你说,这小娃子是咋被骗子骗的?这么大个人了咋还能被骗。”

“说不定是人家骗子的骗术进步了呢?管那么多干嘛?赶紧跟你家孙女说说,免得出事。”

“嘿你什么意思,我家孙女怎么可能被拐。”

“我就提醒你下……你个臭婆娘干啥呢!警察同志就在那呢!”

“你咒我家宝贝孙女出事你还好意思拿警察说事!诶老刘你看看你家老头子,你评评理你说哪有这种人啊,有本事咒我家孙女你怎么不咒你家那两娃子!”

“谁闲的没事咒自家孙子孙女!”

“我不管,你今天给我把话讲清了!”

 

 

警察带唐苏回到警局,做起了笔录,一开始都很顺利,直到问到骗子的相关信息时,唐苏突然变得支支吾吾的。

负责记录的警察叹了口气,“小同志,你这么不配合工作我们很难办啊,你也不希望骗子继续逍遥法外吧?”

唐苏沉默片刻,“如果……如果这个骗子可能患有精神疾病的话,他会怎么样?”

“啊?精神疾病?那就不好说了……但如果放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骗子逍遥法外,那对社会的危害可就大了,小同志,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而且如果骗子真的患有这方面的疾病,我们也好给他找到医生进行治疗对不对?”

唐苏犹豫了许久,还是说了出来。

 

羽染苏站在大楼的扶手边,手一撑,坐到扶手上,脚在空中一晃一晃的,整个人基本处于悬空状态。

他晃着晃着,突然有些烦了,放在扶手上的手稍稍用了点力,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向前倾。

 

初空和佑和日暮缘赶到羽染家住处时,初空和佑看到门上的灰尘,“日暮,走。”

日暮缘也意识到怎么了,赶忙又发动车,两个人开始在附近搜寻起来。

初空和佑擦了擦手心的汗,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唐苏看到警察做完笔录后召集其他警察前去他提供的凶手住址,明明知道羽染苏肯定会被抓住,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些害怕……

 

羽染苏正准备跳下去,突然听到有警车声从街道传来,他笑了笑,双手一用力。

他从大楼上跳了下去。

在空中坠落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像个笑话,充满着戏剧性。

很奇怪的感受,但确实如此。

 

初空和佑和日暮缘也听到警车的声音,他们跟着警车,初空和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不定,说不定跟着警车就能找到羽染苏了。

经过一处街道时,初空和佑突然听到有重物坠地的声音。

“碰!”

完了。他想。

他大概是,找到羽染苏了。

只不过……羽染苏是以尸体的方式被他找到的。

 

坐在警车上的警察们突然收到通知,他们不用去原地点了。

他们转了个弯,到了刚刚经过的楼房。

尸体的旁边有两个人,一高一矮,矮的那个正趴在高的那个的胸口哭着。

 

警察们将尸体和这两个人带回了警局。

法医解剖完尸体,只发现在尸体的胃里有消化了一些的芒果蛋糕,其他什么都没有问题,死者生前并未服用任何药物或是其他,只吃了一块蛋糕。

而笔录也做完了,警察们看完笔录后,将二人暂时留在警局。

 

唐苏找到羽染苏的死讯时,人正在家里,他有些不适应回来后的生活,所以一整晚都没睡着,他刷着手机,之前羽染苏给他的手机做了监视,他只敢给在通讯录里的日暮缘打电话,而且只能用想让羽染苏再看看心理医生的理由,但日暮缘那会好像很忙,马上就把电话挂了。

当他刷到羽染苏的死讯时,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了,为什么?为什么羽染苏死了?他怎么突然就死了?

他以为之前羽染苏说的遗嘱只是开个玩笑……

他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唐苏现在已经说不清自己是恨羽染苏还是对羽染苏抱有什么样的感情。

但不管怎么说,他替自己赡养父母很久,他之前赚的钱不多,每个月也只能给父母转一千,有时候甚至只有几百。

但自从被羽染苏关起来后,父母每个月都能收到很多钱,这是他办不到的。

而且……其实羽染苏也是个可怜人。

 

在表演古城千鹤的时候,他有时候拗不过羽染苏,只能陪着他睡一会觉。

每当这时候,羽染苏都会紧紧抓着他的手,嘴巴里念叨着什么,有时候他还会哭,怎么哄都哄不好,导致唐苏整晚都没睡着,光顾着哄他给他擦眼泪了。

有时候羽染苏会哭的很大声,也幸亏隔音做的很好,不然早就吵到别人了,这时候羽染苏念叨的声音也会变大一些,所以他才能听到那些。

羽染苏因为以前的工作很危险,容易得罪人,因此在外面有许多仇家。

他的爱人古城千鹤在他们一周年那天出门买菜,结果被他的仇家抓住了。

羽染苏是看着古城千鹤被那群人杀死的。

 

之后的事唐苏也不知道了,只知道羽染苏之后精神出了问题。

羽染苏跳楼自杀,警察局想联系他的父母让他们来收尸,却发现羽染苏的母亲早已过世,父亲和母亲早年离婚,联系方式也早就换了。

初空和佑和日暮缘以朋友的身份把羽染苏的尸体领了回去并找了块好地方安葬。

 

……

 

“扣扣”

“谁啊?”

“……”

“嗯?听错了?”

“碰!”

 

 

 

 

“卡!好,这条过了!辛苦大家了,今天晚上我请客。”

导演喊了一声,唐苏从台子上走下来,“终于结束了!这戏演的,累死我了。”

楚枫给他擦了擦被热出来的汗,“导演,有些地方不合理啊。”

导演:……我自己写出来的剧本我当然知道。

已经卸妆了的羽染苏躺在古城千鹤怀里,“对啊,我和千鹤的故事都没说清楚呢。”

导演:这种事让观众慢慢来猜吧,那么虐还在某边缘疯狂试探,我哪敢拍啊。

初空和佑点点头,“的确。诶日暮缘你干嘛呢,松爪。”

日暮缘委屈地把手收回来,“和佑宝贝你在戏里不是这么对我的……”

初空和佑笑笑,“你也说了,是在戏里。”

日暮缘:……!

古城千鹤摇摇头,喂羽染苏吃了个水果,“小苏……”

羽染苏看向他,“怎么了?”

“如果我死了的话,你会像剧里面那样吗?”

羽染苏打了下他,“说什么呢,哪有咒自己死的?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比我先死你过完头七我马上就去找新欢!今天晚上别来我房间了!”

古城千鹤赶忙道:“我错了,我瞎说的,小苏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只是随便说说!我错了!!!”

唐苏朝羽染苏挥挥手,“羽染前辈!下次有戏再一起拍啊!”

羽染苏点点头,“好啊。”

唐苏和羽染苏马上聊了起来。

楚枫:???

古城千鹤:QwQ!!!

导演拍拍手,“好了,我宣布——《戏如人生》正式杀青!”

 

羽染苏和古城千鹤回到家,羽染苏直接扑到离门最近的懒人沙发上,“这才是享受!”

古城千鹤抬手揉揉他的脑袋,“小苏想吃什么?”

羽染苏想了想,“水煮肉片!”

古城千鹤点点头,走到厨房里,穿上围裙准备给人做水煮肉片。

羽染苏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突然开口道:“千鹤。”

古城千鹤扭过头,“嗯?怎么了?”

羽染苏看着他,“你说,如果真的存在平行宇宙的话,那会不会剧里还没说完的故事会在别的宇宙里发展下去啊。”

古城千鹤想了想,“应该会吧,毕竟结尾那个敲门的人导演也没说他是谁,不是吗?”

羽染苏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又躺回懒人沙发怀里。

就算剧本里的故事真的存在,那也与他无关。

毕竟,他的千鹤还好好地陪在他身边呢。

只不过对戏里的那个羽染苏来说……他这一生都像个戏剧一般,幼年父母离婚,长大后的第一份工作惹上仇家,看着爱人死在自己面前,后来母亲又在大火中被活活烧死,去找父亲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有了新的家庭,还又有了个儿子。

可笑又可悲。

 

“是谁啊?”唐苏低下头,打开猫眼想看看外面怎么了。

“是我。”

唐苏也在这时看到门外的人,他愣了愣,“是你……你不是……”

 

……

 

什么?你问之后的故事?

问故事里的人去吧。

 

——————

真棒熬夜码完不愧是我(?)

我知道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太太们多多包涵我老渣了orz,参加活动的老师里我是最渣的!

……等会我一开始好像是想写个甜文来着。

好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对哦前面不还挺正常的吗。

……算了我永远搞不懂我那时候的脑回路。

凑合着看吧。

跟我念,“林陌然是辣鸡!!!”

悄悄的票票

电影新闻发布会

诚邀您参加:《戏如人生》电影启动新闻发布会

时间:2021年4月28日

地点:国家会议中心多功能A、B厅

签到时间:12:30-13:10

内场时间:13:30-15:30

出席艺人:

德柏(《爱笑会议室》)

孟令青(《订亲》《一百零八》)

张雯(《克拉恋人》)

张永达(《战狼》)🈶️1个

诚邀您参加:《戏如人生》电影启动新闻发布会

时间:2021年4月28日

地点:国家会议中心多功能A、B厅

签到时间:12:30-13:10

内场时间:13:30-15:30

出席艺人:

德柏(《爱笑会议室》)

孟令青(《订亲》《一百零八》)

张雯(《克拉恋人》)

张永达(《战狼》)🈶️1个

王者归来¥¥¥心想事成

(双调)风入松曲】人生就是一场戏

(双调)风入松曲】人生就是一场戏

雪 莹

留仙翁鬼怪情深,

游戏笑红尘。

雪芹老汉石头梦,

补天无望幻魂真。

月满西楼醉誦,

恰逢落絮缤纷!
[图片]
[图片]
[图片]

(双调)风入松曲】人生就是一场戏

雪 莹

留仙翁鬼怪情深,

游戏笑红尘。

雪芹老汉石头梦,

补天无望幻魂真。

月满西楼醉誦,

恰逢落絮缤纷!


圈地自梦

哥哥1号

  哈哈,我这四十年里经历过很多小哥哥。但是留给我印象深刻的没几个。今天讲的这位一号小哥哥仅在我生命里出现三五分钟。他的出现非常具有戏剧色彩。

  我们70.80 后基本上都会知道,小时候买酱油什么不像现在直接去超市拿一瓶,而是拎着瓶子去打酱油。有打醋打油打汽水......我们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基本上这种事情都是我们小孩出马。

  我当时四岁(刚上幼儿园),爸爸给了我一个篮子,叫我去打瓶酱油。我就跟平时一样拎着篮子去小卖部。走到半路上看见两小男孩在打架,八卦之心熊熊燃起(估计女人的天性,不管年纪),立马走不动了,仔细看...

  哈哈,我这四十年里经历过很多小哥哥。但是留给我印象深刻的没几个。今天讲的这位一号小哥哥仅在我生命里出现三五分钟。他的出现非常具有戏剧色彩。

  我们70.80 后基本上都会知道,小时候买酱油什么不像现在直接去超市拿一瓶,而是拎着瓶子去打酱油。有打醋打油打汽水......我们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基本上这种事情都是我们小孩出马。

  我当时四岁(刚上幼儿园),爸爸给了我一个篮子,叫我去打瓶酱油。我就跟平时一样拎着篮子去小卖部。走到半路上看见两小男孩在打架,八卦之心熊熊燃起(估计女人的天性,不管年纪),立马走不动了,仔细看了起来。这一看!不得了了!居然发现这两小男孩是在抢一个照相机玩具。对于一个长到四岁从来没有拥有玩具的小女孩来说,这个玩具的吸引力远远超过了两打架的男孩子。

  看着两男孩争抢照相机,我的心都揪起来了,那么好的玩具,千万别给扯坏了!突然间!哥哥1号出现了,只见他一把抢过照相机,一手揪一个小男孩,把他两都爆揍一顿,揍得那两小男孩玩具都不要了,灰溜溜的跑了。原谅我的关注点全在照相机上了,1号小哥怎么出现的我都没有注意,更不要说长什么样子了。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打算离开,结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至今都记忆犹新。

  1号小哥抢到玩具居然直接塞到我手上,然后拍拍我的小头说道:“不要怕,哥哥帮你把玩具抢回来了!他们再敢来抢我就揍他们!”然后留下一脸茫然的我走了……

  我当时用四岁的还没发育好的大脑想了一下,原来是小哥哥误会了,哈哈哈哈哈。他以为玩具是我的,然后被那两小男孩抢走了,然后那两小男孩由于分脏不均打起来了。让路过的他燃起了正义之心,帮我抢回了玩具。这又是何等的乌龙。

  后来我长大了知道有个词形容人,叫绿茶。我想可能我当时的表情就是那种绿茶表情,泫然欲泣,一脸渴望的看着玩具,欲言又止。无声胜有声哈哈哈哈。可能就这绿茶的小表情让直男小哥哥1号自己编了一套小可怜被霸凌的剧情。

  哥哥走后我看着手中的照相机有点心虚,其实更多的是惊喜,相当于现在中彩票的那种感觉。怕打架的两小男孩返回现在我立马拎着篮子离开了。

  哈哈哈是不是很神奇,每次想到这事我都会哈哈笑一会。真是一位非常帅气并且富有正义感的小哥哥。

圈地自梦

我的爷爷

  其实我对我的爷爷印象不深,毕竟他在我四岁前就去世了。为什么我肯定是四岁前呢,因为我还没上幼儿园,我们这四岁上幼儿园。

  都说小孩子不记事,但我2岁的时候就有点记忆。爷爷大概在我两三岁去世的,具体的不清楚,模糊的记忆里就知道有个人躺在竹床上,穿了一身黑大衣戴个黑帽子,脸上也是黑黑的,当时我就吓得直哭。印象里还记得有人在说,这姑娘小小年纪还知道爷爷去世了要哭。其实我当时是被吓得,被爷爷吓的。他是上吊死的。

  我出生在一个穷苦的农村,我们村很小,我们称村旁边的集市为街。当时那个老街尽头有棵特别大的板栗树,于是街就取名叫大栗街。我...

  其实我对我的爷爷印象不深,毕竟他在我四岁前就去世了。为什么我肯定是四岁前呢,因为我还没上幼儿园,我们这四岁上幼儿园。

  都说小孩子不记事,但我2岁的时候就有点记忆。爷爷大概在我两三岁去世的,具体的不清楚,模糊的记忆里就知道有个人躺在竹床上,穿了一身黑大衣戴个黑帽子,脸上也是黑黑的,当时我就吓得直哭。印象里还记得有人在说,这姑娘小小年纪还知道爷爷去世了要哭。其实我当时是被吓得,被爷爷吓的。他是上吊死的。

  我出生在一个穷苦的农村,我们村很小,我们称村旁边的集市为街。当时那个老街尽头有棵特别大的板栗树,于是街就取名叫大栗街。我家算是村里比较穷的那户人家了。奶奶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家里经常揭不开锅,因为我有一位比较懒的爷爷。家里生计基本上靠奶奶。而我长大后从好多人嘴里了解了爷爷,一个有点无赖并且懒的男人,作为一家之主,因为他的原因,我父亲的童年很辛苦,这就造成的我父亲某些性格上的缺陷。

  然而就这样一位有点无赖并且懒的爷爷是我童年的美好回忆。农村你们知道的,一直重男轻女,我作为女孩子其实不是很讨喜,但是爷爷特别痛我,可能我是他长子唯一的女儿。但是家里穷,没钱买吃的。那时候我每天最喜欢的就是陪爷爷一起上街看人打牌,打牌的隔壁是个卖油条的,每次打完牌回家的路上爷爷总能变戏法的从棉衣里掏出一根油条给我吃。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也是我最爱的味道,现如今我四十了,吃过很多山珍海味,但还是最爱油条。后来没多久爷爷去世了,就再也没油条吃了。在他的葬礼上我苦的很伤心,其实是吓得,一个两三岁的孩子懂什么,而大人往往喜欢自说自话,觉得我是个懂事的小女孩。

  长大后从奶奶嘴里才知道,我儿时吃的那些油条都是爷爷偷来的,每次看打牌趁摊主不注意就会藏一个在棉服里,所以他的棉服内里总是油渍斑斑。后来想想也是,我家那么穷,哪有钱天天买油条我吃。

  村里人都很不喜欢我爷爷,手脚不干净还懒。但我从小就喜欢,他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是个会天天带我上街,每天给我买油条的好爷爷,以至于长大后知道真相还是很爱他。可惜死的早,没享到福。

  爷爷的故事很短,因为我整个记忆里关于爷爷的就只有油条,以及爷爷解开棉服,油渍斑斑的内衬,还有最后一身黑的爷爷。但是我妈说爷爷不是穿一身黑下葬,也不黑,但是我记忆里就是一片黑。可能那段爷爷去世的记忆对童年的我来说是黑色的,所以我的记忆出现了错误。

  不管怎么说我爱我的爷爷,谢谢他给我童年带来快乐,希望他在天堂安好。

霭雾MYS。
怀念不一定就要相见,喜欢不一定...

怀念不一定就要相见,喜欢不一定就要在一起,要相信,每一种距离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  ​​​

怀念不一定就要相见,喜欢不一定就要在一起,要相信,每一种距离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  ​​​

子由

世界如舞台

每个人都在其上

扮演一角色

你方唱罢,我登场

时而观戏,时而唱

莫在意:随时上下场

世界如舞台

每个人都在其上

扮演一角色

你方唱罢,我登场

时而观戏,时而唱

莫在意:随时上下场

流浪散人

邱建辉书法: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图片]
           邱建辉书法: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图片]

[图片]

[图片]

邱建辉简介:

        邱建辉,笔名流浪散人;男,1962年9月出生于广州黄埔,大专学历;1985年中山大学刊授(中文);祖籍广州增城小楼,现居广州南沙;

      法兰西皇家画院外籍终身院士;并授法兰西皇家荣誉勋章;  ...


           邱建辉书法: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邱建辉简介:

        邱建辉,笔名流浪散人;男,1962年9月出生于广州黄埔,大专学历;1985年中山大学刊授(中文);祖籍广州增城小楼,现居广州南沙;

      法兰西皇家画院外籍终身院士;并授法兰西皇家荣誉勋章;  国家文艺名人、国家艺术人物、国家著名书法艺术家;知名全国无偿献血奉献者,慈善家;著名辞赋家、辞赋评论员、作家、诗人、图书编委;出版《国家艺术人物邱建辉专刊》、《国家文艺名人邱建辉专刊》;现任:全国名人书画艺术界联合会主任委员、世界多元文化研究会顾问;书画作品为海内外著名艺术馆和知名收藏家所收藏;发表文学作品一百多万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