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戏文

4374浏览    592参与
南橘

序章·相遇《


  这本应是个平常的周末,却因遇到了一个不平凡的人,乏味单调的生活也有了色彩斑澜,在那些假装快乐的日子里装入了星辰大海,仿佛一个前所未有的空荡荡的心就此被人用闪烁的星星所填满。


『 当当当!好不容易熬来了周末,总算可以去游乐园爽一下啦!!真是的,阿韶和糖夕他们果然是魔鬼,明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还是选择待在家里学习。啊,学霸的生活,难懂。而且一个人去游乐园好像没啥意思啊……噢噢噢噢噢噢!听说好像新的鬼屋建好了!好像是逃亡模式来着,嘿嘿,我先去探个究竟,等哪天一定要把他俩叫过来再...

 


 

 

  这本应是个平常的周末,却因遇到了一个不平凡的人,乏味单调的生活也有了色彩斑澜,在那些假装快乐的日子里装入了星辰大海,仿佛一个前所未有的空荡荡的心就此被人用闪烁的星星所填满。

 

 

『 当当当!好不容易熬来了周末,总算可以去游乐园爽一下啦!!真是的,阿韶和糖夕他们果然是魔鬼,明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还是选择待在家里学习。啊,学霸的生活,难懂。而且一个人去游乐园好像没啥意思啊……噢噢噢噢噢噢!听说好像新的鬼屋建好了!好像是逃亡模式来着,嘿嘿,我先去探个究竟,等哪天一定要把他俩叫过来再好好捉弄一番!哇咔咔咔咔咔咔咳咳咳哈。』

 

 


 

于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有鬼啊!!!”

 

  一道贯彻云霄的尖叫措不及防钻进了双耳,脑子顿时嗡嗡作响,给爷吓蒙了。就在缓冲几秒之后紧接着又是一串“魔音”贯耳。嘶。好在人声音着实好听就算是尖叫也不像“元末人”去ktv唱歌的声音朋友们听了都折寿。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鬼好丑啊好丑啊丑到我了不要过来啊卧槽你他妈给爷去si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救命啊我不要来这个鬼地方呜呜呜呜呜。”

 

  。。。照他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才能走完这鬼屋啊。实在是看不下去,借着冥火发出的微弱光芒朝他那边的方向摸去。(这里必须声明:绝对不是因为这少年的声音好像少爷!就算是尖叫也好干净好听有种想摸摸他的头的冲动才去的啊啊啊!!操。我自己都不信我这鬼话连篇,我就是馋他)

 

  “喂,你还好吗?”倾身向坐在地上的少年伸出了手。

 

  “哇啊啊啊啊啊啊你谁——啊!?!咳咳。我是说我没事!”眼见着他自己站起来了便放下了伸出的手插进了大衣口袋。“哼哼,小萝莉自己一个人不会是害怕吧?梅关西,不要担心!哥哥可以带你出去的!”

 

  操。我tm。本、小、姐、不、走、可、爱、路、线!而且这少年什么情况。萝莉控吗?刚刚是谁在狼嚎鬼哭啊?!这就是大型精分场面吗!!!人设崩了好吧!

 

  “...你确定吗。是我带你出去吧,你不是怕鬼吗。话说...”踌躇了一会儿,果然还是我带他出去更好吧。

 

  “诶诶,哪有!妹妹别怕啊!我叫洛瑾,你可以唤我为洛少爷喔。哼哼,小妹妹,我可是洛府的小少爷呢!”

 

  操,先不说他这一身灰土,单是这幅中二模样我也不敢相信这居然tm是洛少爷!啊?我关注点不应该是洛府少爷嘛...洛府少爷?!是我知道的那个少爷吗!

 

  “呃,你就是那个吃苹果吃出心理阴影而且明明是个傲娇受硬说是帝王攻还有喜欢吃莲雾草莓樱桃又不吃太甜的东西还不喜欢吃喉片坐地铁火车坐过头本体是流苏耳坠的三次元洛少爷。。。。。。吗。。。?!”太过激动就连我都没察觉自己竟然有这股完全可以充当职业解说的语言连贯潜力股。

 

  “嘿嘿,瞧把妹妹吓的,你怎么那么清楚啊。不会是!!而且洛府还有哪位少爷鸭。你叫洛灵是吧,刚刚在销售口看见你在登记...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操啊!对不起对不起!不要追我啊!”

 

  我日。试问如果碰到自己一生的白月光和精神动力的源泉而且是自己的生命之光是什么感觉。再问自己的男神是个***是何感想,又问我是不是祖上烧了八辈子香居然可以让我和少爷这般奇迹的逛鬼屋!!

 

  虽然很激动,而且少爷确实。嗯。懂得自然懂。但是少爷不会草粉的吧!啊?所以!“拜托,你能不能先把手从我背上拿下来啊。(请务必再多放一会儿!!!)而且刚刚不是还说要带我出去嘛!!你现在躲在女孩子后面算什么鬼!”你这样做是对的吗?嗯?【亲妈:= =崽崽别口是心非了。瞧你这副傻样/抠鼻/少爷啊啊啊啊啊啊!】

 

  “啊哈哈哈。。。呃,这样吧,妹妹。咱商量一下出去的计划就比如..我我我我我哦我操!计划个毛线啊快跑啊”

 

  淦。少爷你tn也太狼了叭。

 

  没错,我就这么被这位少爷拉着一路狂奔碰过了所有机关,整整绕着路跑了三圈仿佛穿过了三万光年的长跑马拉松终于...迎来了夕阳无限好的光明。

 

  。

 

  嗯,虽然说这剧情是狗血了点,不过,我们就是这么奇迹般的相遇了。害,世事难料。

 


落日。

橘子香。

城市漆黑一片之中,不为人知的小巷中,方结束一场杀戮的审判。肮脏的血液飞溅在白色衬衣上,微微蹙眉。真是恶心。

就近在一处底下酒吧换下那被猩红染上的衬衣,新换的衣裳也沾染了上些别的气味。刺鼻的烈酒、浓郁的香水、令人作呕的骚狐狸味。

而此刻只想着自家小孩,一想到小孩孤单的坐在黑暗中,乖乖的等待着,速度就不自地加快。可没有什么闲工夫管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干脆也眼不见为净。


偌大的房子中,没有点光亮。习以为常,向二楼的小孩房间走去。一丝的门缝,悄悄探进,不动声响。橘黄色的暖光照下,眼皮直打架。轻叹一口气,照顾好后,又悄然退出房间。走到书房窗边,打开。火机咔嚓,指尖夹着烟蒂,烟头点燃后的星火般...

城市漆黑一片之中,不为人知的小巷中,方结束一场杀戮的审判。肮脏的血液飞溅在白色衬衣上,微微蹙眉。真是恶心。

就近在一处底下酒吧换下那被猩红染上的衬衣,新换的衣裳也沾染了上些别的气味。刺鼻的烈酒、浓郁的香水、令人作呕的骚狐狸味。

而此刻只想着自家小孩,一想到小孩孤单的坐在黑暗中,乖乖的等待着,速度就不自地加快。可没有什么闲工夫管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干脆也眼不见为净。


偌大的房子中,没有点光亮。习以为常,向二楼的小孩房间走去。一丝的门缝,悄悄探进,不动声响。橘黄色的暖光照下,眼皮直打架。轻叹一口气,照顾好后,又悄然退出房间。走到书房窗边,打开。火机咔嚓,指尖夹着烟蒂,烟头点燃后的星火般。烟草味覆盖衣前襟。

被按灭的烟头,轻烟也散尽在空气之中。烟草味,不得不再处理。冲个冷水澡,水珠从发丝间滴落,简单的擦拭,喷上点淡淡的橘子香。蹑手蹑脚的钻在小孩身旁,陪伴着入睡。



   伴随着小孩最爱橘子香入眠。

   我的小孩,晚安。

烟唳

渡红尘

“红尘为伴。”


八月十五,又是一度中秋。窗外明月正圆,明明是柔和清冷的光,却刺得双眼生疼。低垂着眸子不再看那一轮圆月,倒上一杯上好的桂花酒一饮而尽。再抬头时,泪竟有些模糊了眼眶,在柔妩的月光下,又幻化出那人的面影。


“长街长,烟火灿,你挑灯回看。”


依旧是中秋佳节,街市上人群熙熙攘攘,少年提着一盏花灯回过头,笑的眉眼弯弯。身后的街景和人群都成了陪衬。如玉般的少年啊,只此一眼,便是误了终生。绚丽的烟火在空中绽放开来,少年眼中亦是闪烁着耀眼的星辰。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下来,只余下了眼中的彼此。


“短亭短,红尘辗,我把酒再满。”


若是说皇城中还有一处静谧的地方,莫过于这...

“红尘为伴。”


八月十五,又是一度中秋。窗外明月正圆,明明是柔和清冷的光,却刺得双眼生疼。低垂着眸子不再看那一轮圆月,倒上一杯上好的桂花酒一饮而尽。再抬头时,泪竟有些模糊了眼眶,在柔妩的月光下,又幻化出那人的面影。


“长街长,烟火灿,你挑灯回看。”


依旧是中秋佳节,街市上人群熙熙攘攘,少年提着一盏花灯回过头,笑的眉眼弯弯。身后的街景和人群都成了陪衬。如玉般的少年啊,只此一眼,便是误了终生。绚丽的烟火在空中绽放开来,少年眼中亦是闪烁着耀眼的星辰。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下来,只余下了眼中的彼此。


“短亭短,红尘辗,我把酒再满。”


若是说皇城中还有一处静谧的地方,莫过于这望江亭了。少年背对着繁华的都城,单薄的身子立在风中,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笑意。任谁都想不到,这样美好的少年,是敌国派来的刺客。眼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近,脚下却仿佛生了根一般,无法挪动一步。仅有两步距离时,他停下来,目光柔柔的。他说,我想过毁了你的故国,但是,我从没想过要害你。少年眼中落下泪来,滴在地上,碎成一朵朵五瓣的花。


思绪回笼,天上的圆月依旧是那么皎洁。唇角浮起一抹自嘲般的笑,心中的想念和痛苦却像决了堤的洪水,越漫越多。终究,是自己害了他吧。


“后来啊,那如玉般的少年,终是阴阳两隔,不得相见。”

上学威龙熙熙

我看海棠红的时候想写的

写都跟屎一样,凑合着看吧


尚九熙是京城最有名的歌姬,那嗓子像是开了光,一开腔能把人迷的死死的,一般人听不到他的戏,得有钱有势还要他本人同意,才能听到,而且一般看不到他的脸,除了秦家公子秦霄贤。也是一号风流人物,自从见了尚九熙,他对任何人都没了兴趣,但是尚九熙就是不愿意跟他走,因为尚九熙想唱戏,不想做谁的娇夫人。

何九华听说了尚九熙,对他起了兴趣,想听听他的盛世良嗓。何家和秦家势力不相上下,听说何九华也是生了一副好面孔,于是尚九熙便答应了。

随着乐曲的响起,只听屏风后面一位角儿踏着小碎步上了台,唱了一出《红灯记》。他的歌喉时亢奋,时婉转,时高昂,时低沉,那...

我看海棠红的时候想写的

写都跟屎一样,凑合着看吧



尚九熙是京城最有名的歌姬,那嗓子像是开了光,一开腔能把人迷的死死的,一般人听不到他的戏,得有钱有势还要他本人同意,才能听到,而且一般看不到他的脸,除了秦家公子秦霄贤。也是一号风流人物,自从见了尚九熙,他对任何人都没了兴趣,但是尚九熙就是不愿意跟他走,因为尚九熙想唱戏,不想做谁的娇夫人。

何九华听说了尚九熙,对他起了兴趣,想听听他的盛世良嗓。何家和秦家势力不相上下,听说何九华也是生了一副好面孔,于是尚九熙便答应了。

随着乐曲的响起,只听屏风后面一位角儿踏着小碎步上了台,唱了一出《红灯记》。他的歌喉时亢奋,时婉转,时高昂,时低沉,那跌宕起伏的旋律,直勾勾的钻进何九华耳朵里。

何九华心动了,他开始好奇屏风后面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唱戏竟如此好听。他叫人撤去屏风,只见尚九熙戴着面纱,一抬眼,看见了痴痴的何九华。尚九熙愣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好面熟,是他。尚九熙想起来了,曾经见过一眼,但当时尚九熙也戴着面纱,何九华没有看到。

一眼千年,先动心的竟不是何九华,而是他尚九熙。他做梦都想见他,但是他知道,自己是男儿身,除了秦霄贤没人知道,他怕,怕何九华不接受自己。

何九华示意让他来自己的房间,尚九熙迟疑了,不知是去还是不去。最终,他还是抵不住那份相思,踏进了何九华的房间。

他走到何九华的面前,他不敢抬眼看,只是低着头。何九华想伸手摘他的面纱,被躲开了。

“怎的,这么浓的妆都见不得人?”

尚九熙摇摇头,慢慢的摘下面纱,何九华把尚九熙的下巴微微抬起,“看着我!”尚九熙缓缓抬眼,两人对视了许久。何九华看向尚九熙的红唇,亲了下去。

“答应我,以后只给我一人唱戏。”

“这…对不住何老爷恐怕不能如您所愿”

“你是男的?!”

“是,让何老爷失望了。”

“这有什么,男的我也爱。”何九华把尚九熙推倒在床上。夜半,房里不断传来九熙断断续续的声音。

何九华想把尚九熙赎回家,被拒绝了,他想唱戏,于是何九华给他盖了个院子,送给他当戏园子,只给何九华一人唱。

他每天都会来,晚上也经常住下,就是委屈了九熙,第二天总要扶着腰出来。

这样的生活在旁人看来如同神仙似的,叫谁不羡慕。

只是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何九华不在,一个女人带了一帮人来,砸了尚九熙的院子,告诉他自己是何九华的老婆,何九华经常不回家找人偷偷跟着才知道被尚九熙骗走了魂。她让尚九熙这个小妖精离何九华远一点,整天搔首弄姿勾引何九华,骂的难听极了。

尚九熙现在才知道,自己爱了那么久,爱了自己那么久的男人,竟早已有家室。尚九熙被蒙在鼓里这么久,那一刻,他感到天崩地裂,原来他一直是个搅和别人家庭,身份低贱的戏子。戏唱的再好,又有什么用,连自己的爱人都要抢别人的。

他回到房中,看着被砸的不成样的四周,落下了一滴血泪,他没有恨何九华,只是恨自己不是个好出生,没能早些认识他。他写了一行字在手心,转身找了条白绫,系上房梁,脚踮在凳子上,把脖子放了上去。

“我走了华儿,我不后悔,是我对不起你,别了。”蹬开凳子,双手垂下,他再也见不到何九华了。

傍晚,何九华带着给尚九熙刚定制的戏服,看到屋里的人,吓得戏服掉落在地上,珠子散落一片,与地面碰撞的声音一声一声得刺入他的心脏。

何九华把尚九熙抱下来,搂在怀里,双手颤抖着抚摸尚九熙的脸,眼泪不停的滴在尚九熙的衣服上,润湿了一大片。何九华抱了好久好久,他的感受犹如万箭齐发,箭箭都射中心脏,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是苦的。

何九华抬眼看到了尚九熙手上的字,抹了抹眼泪,上面写着『百年离别在须臾,一代红颜为君尽』。

何九华把这句话记得死死的,把尚九熙的尸体安顿好,回家把他妻子休了,竟然出了家,他想忘记尚九熙,可是他做不到。这天,在路过河边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去找了尚九熙。

孟桑.🍑

[ 眼中卿 ] 原堂良 (一)

黑白通吃周航 & 戏园粉黛孟婉


(原型就是啾啾良和堂堂啦~)


﹉﹉﹉﹉﹉﹉


1.


“哟,周爷,您来了,里边儿请。”​


那人披着一件黑衣,一张棱骨分明的面庞上嵌着一双眼,眸光里不带半点起伏,冷漠而坚硬的五官华美又单板,骨子里偷着的一股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此人名叫周航,京城最大的商户。说是商户,倒也不然,满京城无人不知他周航黑白两道通吃,是这城里头号厉害的人物。旁人见了都要恭恭敬敬唤一声“周爷。”


周航平时也没什么喜好,​不过闲暇时会来这戏园子里听个戏。


“周爷,您这可有半年没来了,今儿点个什么戏?”


周航前段...


黑白通吃周航 & 戏园粉黛孟婉


(原型就是啾啾良和堂堂啦~)


﹉﹉﹉﹉﹉﹉


1.


“哟,周爷,您来了,里边儿请。”​


那人披着一件黑衣,一张棱骨分明的面庞上嵌着一双眼,眸光里不带半点起伏,冷漠而坚硬的五官华美又单板,骨子里偷着的一股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此人名叫周航,京城最大的商户。说是商户,倒也不然,满京城无人不知他周航黑白两道通吃,是这城里头号厉害的人物。旁人见了都要恭恭敬敬唤一声“周爷。”


周航平时也没什么喜好,​不过闲暇时会来这戏园子里听个戏。


“周爷,您这可有半年没来了,今儿点个什么戏?”


周航前段时间亲自去了南方谈了笔大生意,在南方稳了稳局面方才回了京城。


周航转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唱吧。”


“哎!那您等着。”


一穿着戏服的女子上场。那一汪清眸如水,一抹黛眉如烟,眉间锁着一丝丝浅浅的哀怨。


台上婉转红衣泪靥明媚,戏文如歌流淌。红衣翩飞,灯光昏黄,丝竹之音漫开。那女子眉目缠绵如画,水袖翩然如蝶,裙服层层叠叠如水纹聚散。


周航看那女子看的痴了神,这世上竟有如此标致的人。生的一副姣好的面容,婀娜的身姿,看着便叫人心生欢喜。


旋身谢幕,一袭红衣如火缓缓落下。台下掌声雷动。


2.


周航起身去了后台,瞧见了那女子。那女子刚褪去戏服和面上的妆容。真是生的一副好模样。


“你叫什么?”


“小女子名曰孟婉。”


“为什么唱戏啊?”


“家母家父早丧,寻个谋生的活儿罢了。”孟婉知晓身前这位便是旁人口中杀人不眨眼的周爷。所以她一直低着头,不敢正视周航。


“你跟着我可好?”周航觉得这女子甚合他的意,便想带回去常伴自己身旁。


孟有些慌了神。她哪敢跟着周航,若不经意惹怒了他,自己这小命怕是也难保,颤着声道“小女只是一介戏子,不敢高攀周爷,就在这园儿里唱个戏便好。”


周航本想再劝劝她,倒也没张口“如此便罢了。”便甩甩手离开了后台。可是,他好不容易瞧上了个女子,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


他临走时问了那戏园的管事。管事说这孟婉才来约么三个月,但这戏唱的倒是不错,每日也有专为看她而来的客。


周航扔下了十两银子,带着自己的人离了戏园。


3.


连着半月,周航日日都来了这小园子。倒也不多待,只是听一出孟婉的戏。戏罢了便带人离开。


台上的孟婉日日都能瞧见台下坐着周爷,那人似乎不在听戏,只是久久的凝眸看着她。眉宇间没有丝毫的凌厉,眼波里尽是柔情。嘴角竟还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这和外人盛传的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周爷,不像是同一人啊。


﹉﹉﹉﹉﹉﹉﹉


把我们啾啾良写成了黑道的爷哈哈哈。


下一篇明天大概能更出来,有意见您私信我,具体打算写多长不一定,看能写到哪叭😂


创作不易,留个小红心小蓝手嘛~


害、我叫燕。

自戏我搬过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就是闲

是自戏!

很丑。凑活看?


*首戏

*ooc致歉

蜘蛛山的雨停歇了,月亮苍白而无力的被高高挂起。幽寂的森林里不时有零星几点的雨水砸碎了被母亲抛弃的人偶的残缺躯体。哪怕是我所拥有的健全的身体,也能感受到从陈腐泥土中沁出的寒气

入夜了。也就是说,『鬼』从此刻开始游荡。

我远远的察觉到那些低层级鬼杀队员的气息。乱,而且吵,那样与普通民众相差无几的废物的气息令我人格外不爽。

“很早之前就说过了。”我立在几束交叉叠加的蛛丝上低声抱怨,“不要来打扰我们一家人的生活……”母亲从树影下快步走出来,焦急甚至恐惧的看向我。她是那样的低微、愚笨而脆弱,才会如此拙劣的想要模仿...

‮对不起对不起我就是闲

是自戏!

很丑。凑活看?


*首戏

*ooc致歉

蜘蛛山的雨停歇了,月亮苍白而无力的被高高挂起。幽寂的森林里不时有零星几点的雨水砸碎了被母亲抛弃的人偶的残缺躯体。哪怕是我所拥有的健全的身体,也能感受到从陈腐泥土中沁出的寒气

入夜了。也就是说,『鬼』从此刻开始游荡。

我远远的察觉到那些低层级鬼杀队员的气息。乱,而且吵,那样与普通民众相差无几的废物的气息令我人格外不爽。

“很早之前就说过了。”我立在几束交叉叠加的蛛丝上低声抱怨,“不要来打扰我们一家人的生活……”母亲从树影下快步走出来,焦急甚至恐惧的看向我。她是那样的低微、愚笨而脆弱,才会如此拙劣的想要模仿一位母亲的关怀。“累……累!别担心……妈妈一定会很快解决掉他们的!!”

我没有再看向她。

“如果想要好好扮演母亲的角色……”

“就要来保护我啊白痴!”

刹那之间怒火腾盛,锐利的蛛丝穿破树叶的阻隔划向母亲。

我明白她马上就要尖叫着哭起来,被割去的组织会携这她的血液落在地上,而她白色的袍子大概就会烙上冰冷的血迹。

我希望她能够记住自己的职责并且合格的履行自己的职责。

那些碍眼的废物在我的山里追捕一个小鬼,并且该死的使他们的声音在我所掌控的范围里回荡。

“那个小鬼也该死。”我眯起眼睛低声喃喃——她带着那一群渣宰闯到了我和家人共同的家。

被房子所碍,那个脆弱的小鬼甚至无路可逃。她还未长开身子颤抖着,回身盯着那群手持日轮刀的队员,眼神里满是对生的留恋与对那些人的憎恨。

就像是曾经见过的,不知哪户人家中被欺负了的小辈。

她或许能比现在的家人能够更好的履行职责……!!

她会更聪慧吧?!她会更听话吧?!她能够带来真正的羁绊吧?!!

我出声喊住她,却并不理会那群废物。

“想要活下去吗?”

她震惊而期望的仰视我,颤抖着大声喊着:“请救救我!我什么都可以做!救救我!!”

我紧紧盯着她,缓缓将盖住左眼的头发撩起。

『下伍』的字样十分醒目。

我向她伸出手——指尖牵引着蛛丝。

“那么,成为我的家人。”

她甚至没有思考便大声回应我,她同意了我的请求。

蛛丝收紧,她的身后只剩了些碎尸。

我向她走去,拉起她的手向家人们走去。

“恭喜。”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家人了。”

“认真的扮演好姐姐的角色吧。”

长的真漂亮 .

cradle

岑曙×德拉科·马尔福


黑夜将至 寒流到来,一墅杂乱的欧式建筑 墙上的家族油画被一点点抹去,火烛照亮着埋满宝藏的地下室 钻石和金币闪耀着光芒,贪心的主人被恐惧和黑暗吞噬。


古钟在大厅中央敲响,罪恶的使徒从恐惧中而生 撒旦坐在镶满钻石的靠椅上,表情平静中隐带狞笑。使徒点燃房子满屋的尖叫声给烈火的燃烧增添了刺穿灵魂的主旋律。地上八音盒里一身燕尾服的爱德华,不惧浓烟弥漫旋转着唱完最后一首,与罪恶的火焰一同燃尽罪恶。


野菊...

 

岑曙×德拉科·马尔福

 

 

黑夜将至 寒流到来,一墅杂乱的欧式建筑 墙上的家族油画被一点点抹去,火烛照亮着埋满宝藏的地下室 钻石和金币闪耀着光芒,贪心的主人被恐惧和黑暗吞噬。

 

 

古钟在大厅中央敲响,罪恶的使徒从恐惧中而生 撒旦坐在镶满钻石的靠椅上,表情平静中隐带狞笑。使徒点燃房子满屋的尖叫声给烈火的燃烧增添了刺穿灵魂的主旋律。地上八音盒里一身燕尾服的爱德华,不惧浓烟弥漫旋转着唱完最后一首,与罪恶的火焰一同燃尽罪恶。

 

 

野菊花像雪一样漫天飘落,孩子在摇篮里尖叫谩骂着 我的双眼被黑暗蒙蔽只能靠胶带的支持来面对现实 此刻我的眼里只有火光闪烁。

 

 

在诡异的摇篮曲中慢慢沉睡给毛瑟枪上膛,齿轮发涩像谁的心脏受了重击慢慢停止转动。食死徒尖叫着拍打窗户房门,火光和鲜血飘过瞳孔.......黎明到来,门关上了我还活着。


阿陶

花已安(2)

      两人说着话,去车库取车。聊着说到今天的戏,栾言生先开了口“送你回去也是想趁路上时间跟你说,我会尽快处理好自己的事,今天台上是我疏忽了,说有事找我也是想说这个事儿吧”,花安笑了“我知道你有分寸的,你们的事外人不好插手,我也不会多问,叫你其实......” 

      花安话还没说完,忽然从一侧冲出一个半裸的男人上去就扑向花安。

     “小安!我喜欢你,小安!”...


      两人说着话,去车库取车。聊着说到今天的戏,栾言生先开了口“送你回去也是想趁路上时间跟你说,我会尽快处理好自己的事,今天台上是我疏忽了,说有事找我也是想说这个事儿吧”,花安笑了“我知道你有分寸的,你们的事外人不好插手,我也不会多问,叫你其实......” 

      花安话还没说完,忽然从一侧冲出一个半裸的男人上去就扑向花安。

     “小安!我喜欢你,小安!”

       他触碰到花安那一瞬间,花安心底忽然一阵翻腾。

     “我特别喜欢你的戏,真的特别喜欢你!花安!” 

      栾言生即刻就反应过来把那个男人拉开,把花安护在身后。花安被吓到了,但是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脸上瞬间没了血色,胡乱的急忙推开那个人躲到栾言生身后,拉住栾言生的衣服。 

      栾言生一把将那人推倒在地。

      “先生!冷静一点,喜欢她就多买票坐在台下看她表演,好吗!你吓到她了!” 

      那人只是盯着花安,爬起身来。 “我喜欢你啊,真的!你相信我”说着又想扑过去。 

      “言生!言生!”

       花安惊慌的叫栾言生的名字,那人扑上来的瞬间,栾言生抬起手就按向他的脖子将他按在墙上,眼睛直直望着他。

      “我说你吓到她了!”

        那人看惯了栾言生在台上儒雅的样子,这刻他被栾言生的眼神吓住了。除了愤怒,还有一点别的东西,那眼神真的吓到他了,但他自己却没办法把眼睛移开。 直到栾言生感觉有人拉了拉他的衣服。

      “我们快走吧” 

       这时栾言生才慢慢松了手,变成那个似乎一直儒雅的男人。栾言生把花安护在怀中,直到打开车门花安上了车。 车驶出车库,栾言生把车门落锁花安才放松下来,侧坐在座椅上看着灯红酒绿的街道,她又想起那些年可怕不堪的记忆,眼前不受控制的浮现父亲扑向母亲,打骂母亲的场景。指甲不停的重重划过拇指内侧的皮肤,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整个人也平静的很,没有任何情绪的表露。栾言生叫了她一声才回过神来,花安轻轻舒了口气,脸上还是柔柔的笑了起来。

      “没事了,刚刚确实有点吓到,现在好啦”

      “花安...我是你搭档,这几年我们也一直很默契,有任何事情我和夫人...”想到戚祺月栾言生内心忽然有淡淡的失落感。

      “我和祺月一定帮你,还有一些朋友,我们都会帮你的”花安指甲终于停了下来,不再折磨内侧的软肉。

     “啊~其实找你不只为了今天的事,我有朋友卖茶叶,送了我一些,就是之前大家聊天你说没买到的那个,就给你拿了些”花安将茶叶拿出来轻轻晃了晃。

      “呐”

      然后放在后座上,提起嘴角笑了笑。

      栾言生沉默良久,路灯照在车窗上在他脸上映出昏黄的阴影,此刻和这个搭档在一起让他感受到了久违安宁,内心的放松,他又想到那位早就言不甚多的夫人了,戚祺月如今更将精力放在自己的画展和活动上,两人经常的见不到面,栾言生从和戚祺月住在一起开始,除了外地演出出差,不论多晚多累在这个城市的哪个角落,每晚是必定要回家的。就为了多陪陪夫人,可如今,回家也见不到夫人的面了,更不要提这些小事。

      他还是提了提嘴角“嗯,好,最近辛苦了,明天没事,回去要好好休息”。 

      看着花安渐远的身影,栾言生内心有些烦乱,从前对花安看到的多是台上的她,如今自己和戚祺月的矛盾多了,花安生活中无意的细腻与温柔就一点一滴的闯进自己的视线了。

      可是,想起戚祺月,无限的失落和叹气就涌了上来,他打算和戚祺月好好谈一谈。 回到家,戚祺月果然还是不在,他打电话过去没有人接听,已经十二点了。窗外只是偶尔又车辆经过,栾言生没有开灯坐在窗边等着,一边脑海中闪现无数他们在一起的样子,他望着窗外发呆。

      我们之间到底出现什么问题 ...

      为什么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我还爱她吗 

      栾言生越想握着杯子的手攥的越用力,眉头皱的越紧,直到门“嘀”的一声开了,栾言生忽地放松,杯子落在了下去,碎了满地。 

       栾言生呼吸有些急促。 

       是了,是了。 

       外面的戚祺月和栾言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戚祺月看起来有些累,喝了酒,晕乎乎的,听到杯子碎的声音有些愣住了,昏暗中看着窗前男人的背影。 

       那晚终究还是没有谈出什么结果,但是栾言生把内心的话说了出来。他想分开。 

       栾言生和花安再见面是一天后的电视节目,这天出门之前他收拾好了行李,他是真的打算要分开了,以前的悸动和美的像梦一样的幻想终究是在生活中趋于平淡和失望了,他更觉得这样的决定对不起戚祺月,所以想自己搬出去,把房子留给她。但戚祺月一点也不愿听栾言生的想法,顾自拉住他,甚至抢去行李箱,撕毁他花了许多精力整理的资料,不让他出走。栾言生看着满地的碎片和流着眼泪的戚祺月,他背过身去,眼泪却也是在眼眶里打转的。

      最终行李也没有拿出来,但栾言生已经下定了决心,在外面也订了酒店。

蓝子郢@_羊咖咖

一厢情愿

#闲泽.

#私设大婚.一厢情愿

#梗源.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是梦哉

#ooc致歉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他大婚的日子,正值梅雨结束的时节。


铜锣声早早便从街头一直响彻到了街尾,那人骑在马上满眼笑意,胸前是一簇在日光渲染下显得格外艳丽的红花。京都的几乎大半百姓全都凑了过去,相互争抢在他面前笑着道上一句百年好合,以求沾沾新郎官的喜气。


京都的日光是多久没有如此明媚过了?


估摸着时辰,将因长久立于此而发麻的脚掌缓缓离开门槛。回身去房内寻着外衫,却正瞧见塌边整整齐齐叠好的那抹墨绿。不由轻笑着伸手扯过...

#闲泽.

#私设大婚.一厢情愿

#梗源.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是梦哉

#ooc致歉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他大婚的日子,正值梅雨结束的时节。

 

铜锣声早早便从街头一直响彻到了街尾,那人骑在马上满眼笑意,胸前是一簇在日光渲染下显得格外艳丽的红花。京都的几乎大半百姓全都凑了过去,相互争抢在他面前笑着道上一句百年好合,以求沾沾新郎官的喜气。

 

京都的日光是多久没有如此明媚过了?

 

估摸着时辰,将因长久立于此而发麻的脚掌缓缓离开门槛。回身去房内寻着外衫,却正瞧见塌边整整齐齐叠好的那抹墨绿。不由轻笑着伸手扯过披在身上,冰凉的触感下竟好似还残存着初见那日落在上面雨丝的腥气。随意用丝带拢起长发,倒也不绾,只叫上谢必安拎着贺礼便如此溜了出去。

 

红烛罗帐,锣鼓喧天。

 

每个人都觉得他们般配极了,是郎才女貌,是天作之合。

 

我也这样认为。

 

灯火缱绻望见一双,如画眼眸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这场婚宴几乎要盛大到了举国同庆的地步,在场的宾客一个两个都露出了由心而生的笑容。而我也同他们一般,站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着那人跪于大堂之内同心仪已久的姑娘拜堂成亲,笑得格外灿烂。

 

只是有一束斜阳顺着窗口偷溜进来落在他发间,映着那身红衣竟有些晃得眼睛生疼。

 

你看,我说过,你会找到那个鸡腿姑娘的。

 

  慢悠悠将双手插到袖子中淡淡笑着低喃,曾经的一切便也都似大梦一场,随着他的一次一次跪拜恍然破碎,湮没在无尽的欢声笑语中,无影亦无踪。 

 

对面不识,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神色几分冰冻,谁知我心惶恐

 

愿小范大人与婉儿同心同德,永结同心。

 

瞧见那人端着酒杯过来,朗声道了句贺词便将手中那杯喜酒一饮而尽。口中苦涩尚未尽消,他却早已出了视线之外,徒留一声空荡荡的

 

多谢二殿下。

 

原来一厢情愿,终是会落得有始无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