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戏曲

43353浏览    2782参与
彦

“我小时候长得嫩,又在跟着二爷学戏,唱花旦和青衣,很多人都分不出来,以为我是女的。”

“如果我声带坏了,我就不能唱戏了,很多女孩子会伤心的。”

——————————————

阿八万年了!小学升初中的暑假看的盗墓笔记到现在居然都没有画过同人orz

背景建筑是南京博物院茶楼,按照这个来画的

原本在三庆园和小茶楼之间纠结,还是觉得三庆园明黄色的麒麟背景太张扬喜庆了,小茶楼应该更符合长沙或者更广泛一点.南方戏楼那种比较古朴的感觉吧!

脸旁边的长方形是胶带,用来吊眉的,然后是勒头哈.但是觉得全扮上未免太没有花儿的特点.所以选取了这么个半带妆的造型

“我小时候长得嫩,又在跟着二爷学戏,唱花旦和青衣,很多人都分不出来,以为我是女的。”

“如果我声带坏了,我就不能唱戏了,很多女孩子会伤心的。”

——————————————

阿八万年了!小学升初中的暑假看的盗墓笔记到现在居然都没有画过同人orz

背景建筑是南京博物院茶楼,按照这个来画的

原本在三庆园和小茶楼之间纠结,还是觉得三庆园明黄色的麒麟背景太张扬喜庆了,小茶楼应该更符合长沙或者更广泛一点.南方戏楼那种比较古朴的感觉吧!

脸旁边的长方形是胶带,用来吊眉的,然后是勒头哈.但是觉得全扮上未免太没有花儿的特点.所以选取了这么个半带妆的造型

程兮兮兮
“怎么……你今日,也要为妻救命...

“怎么……你今日,也要为妻救命吗?”


————

速涂摸鱼。

画画爽就对了。

“怎么……你今日,也要为妻救命吗?”


————

速涂摸鱼。

画画爽就对了。

老张头的养老院

《戏子多情》(张云雷X你)“问水磨纤嗓谁夸 戏里优伶青衣梦”

都道戏子无情 可张云雷不仅有情 还多情…红遍北平的张老板 …居然对那个女子…动不该动的心 不该动的情啊……

[图片]“砰”一声清脆的醒木声 原本的喧闹的观众变的安静了下来

 一位白发苍苍评书老先生缓缓开口

曲木为直终必弯 养狼当犬看家难 墨染鸬鹚黑不久 粉刷乌鸦白不天蜜饯黄莲终需苦 强摘瓜果不能甜 为人不把良心昧 天理昭彰这报应循环

底下的观众齐唰唰地喊了一句“好!”说评书的老先生停顿了一会儿缓缓地开了口今天要说的这个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

当时啊 徽班进京...

都道戏子无情 可张云雷不仅有情 还多情…红遍北平的张老板 …居然对那个女子…动不该动的心 不该动的情啊……

“砰”一声清脆的醒木声 原本的喧闹的观众变的安静了下来

 一位白发苍苍评书老先生缓缓开口

曲木为直终必弯 养狼当犬看家难 墨染鸬鹚黑不久 粉刷乌鸦白不天蜜饯黄莲终需苦 强摘瓜果不能甜 为人不把良心昧 天理昭彰这报应循环

底下的观众齐唰唰地喊了一句“好!”说评书的老先生停顿了一会儿缓缓地开了口今天要说的这个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

当时啊 徽班进京 经过多番整改 才有了京剧 当时的京剧 多红火啊 我们的故事 就发生在京戏最红火的时候 当时有个三庆戏班 三庆戏班那唱的是一个地道 什么剧院 只要挂出三庆戏班的名儿 那就卖空喽 大部分人啊 都是为了去看三庆戏班的大轴 那可真真正正是个好角儿 生旦净丑 都可以 最为擅长的还是旦角儿 青衣 花旦 刀马旦 武旦 要说啊这角儿最唱得霸王别姬 那唱的 一句一个好 

那个角儿 大家尊称他为张老板 张老板一席大褂长衫 翩翩公子 手拿折扇 面容清秀 身材高挑 全北平未出阁的姑娘无一不为他心动 张老板更是姑娘们闺房话里最让人脸红的一个话题…

相传 当时这位张老板出生的时候 原本晴空万里 偏偏张家那一片乌云密布 一声响雷 伴随着婴儿的第一声啼哭 这孩子就诞生了 所以张老板故名张云雷

老人家一看见张老板都说这孩子 不 一般 有骨子灵气 要问是什么灵气呢?老人这时候一般摇摇头 便走了

结果 这张云雷还真的成角儿了 还是全北平最红的角儿 

当时张老板的戏迷 巴不得把房顶掀喽 一挂上他张云雷的名字 那票便被抢完了 抢不到票的人 在门口宁愿花一千大洋 只为搬个板凳儿 听一出张老板的戏 瞧这张云雷啊 一出戏 台上全是观众扔的大洋宝石戒指珍珠玛瑙 各种稀奇古怪珍贵玩意儿 三庆戏班就等着张老板养活喽 

那时的北平 灯彩佳话 花团锦簇 百万雄兵…


“愿以大王腰间宝剑 自刎君前”

“这个!”

“哎呀!以报深恩啊!”

“妃子你……你不可寻此短见!”

“大王啊!”

“哎呀!”

“汉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

“哎呀!”

“君王意气尽”

“这个!”

“贱妾何聊生?”

“啊!不!不!不可!万不可!哎呀!”

“大王!”

“啊!”

“汉兵他……他杀进来了!”

“好!待孤看来!”

“罢!”

“啊!哎呀!”

序幕落…虞姬死…

“好!好!好!”



“不行!我不同意!绾绾绝对不可能嫁给你儿子 绾绾是我唯一的女儿 她的婚事必须她情愿 这事没得商量  郭大帅请回吧 来人送客”男人急切而又愤怒的说道


“于老爷您先别急啊 这事啊由不得她和你做决定 我儿子郭小宝看中了您女儿苏绾妤 如果于老爷实在不愿意将女儿许配给我儿子 您是知道我的别给我用其他手段”


“你…你…你你!”


“于家的地界 商铺 那可是您于老爷和一辈子心血  要是毁于一旦了您会怎么样 您先别着急等我说完 到时候我保证 不只您的小女儿苏绾妤 您已为人母的大女儿于若楠 刚嫁为人妻二女儿于若妮都不会好过 对了 您唯一的独子 于思洋可就姓名难保喽 你们于家必定声明惨败消失在这北平 那时啊别怪我郭德纲不讲情谊!”


“你…你!”


“就那么决定啦 郭家少爷郭大宝和于家小姐苏绾妤的订婚宴于后天举行!到时候我把全北平唱戏唱的最好的三庆戏班大轴角儿张云雷给请来 让他唱出戏 到时候我们热热闹闹的决定孩子婚宴什么时候举行 放心 我郭家银子不少 娶你家闺女 不会亏待的 就这样定了 于老爷 那我就先走了”



“父亲!父亲!绾儿回来啦 您猜怎么着?今天我啊…”

“绾绾 别说了…”于谦一抬头 并无半点喜色 原本他看到苏绾妤 总是会放下严父的架子喜洋洋的 但是今天只有冷冰冰的语气

“父亲?您…”苏绾妤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父亲和平时不同了?

“绾儿 你过来 ”语气非常的温柔 甚至有些恳请

“嗯 好”

“来 绾儿 坐下”语气非常的难受 甚至一些恳求的语气

于谦坐下后 将女儿的手拉过来放在手心说到“绾儿 北平新来的军阀郭元帅你知道吧?”

“绾儿知道 听闻这个郭元帅征战大江南北 绾儿很是钦佩”

于谦坐直了身子 努力让自己不再紧张 害怕苏绾妤看出什么“明天 他想来我们家做客…”

苏绾妤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为什么简简单单一个做客 能让叱咤江湖几十年的父亲紧张成这样


苏绾妤紧紧盯着于谦

于谦仿佛被看出了什么 居然冒出了一些冷汗 苏绾妤连忙逼问“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您说啊!”


于谦怯懦的看着苏绾妤 苏绾妤急了“父亲!父亲!您快说啊 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于谦竟红了眼圈 眼角含有泪水 苏绾妤从小到大没见过父亲哭 在苏绾妤的心里 父亲永远那么的强大 会好好保护自己 这是父亲第一次…


“啪”于谦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 用手扶着额头说道“苏白啊 我对不起你 你用了自己性命生下的女儿 我没能保护好…都怪我 我该死!” 


“父亲!您快说啊!”苏绾妤拼命的质问


“好…我说……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未完待续…

于熙

自从粉上德云社

我现在看着戏曲频道的人扮相好看戏曲好听????

搁我以前,我能抬眼施舍戏曲频道一个眼神就不错了

现在,真香


不得不说,德云社真是个大型传销组织

一入德云深似海

自从粉上德云社

我现在看着戏曲频道的人扮相好看戏曲好听????

搁我以前,我能抬眼施舍戏曲频道一个眼神就不错了

现在,真香



不得不说,德云社真是个大型传销组织

一入德云深似海

莫分茶兮
纯个人脑洞😁 他们站在一起时...

纯个人脑洞😁


他们站在一起时,我觉得世间美好。不是因为cp,也不是为了磕糖,只是单纯觉得,他们站在一起,就很美好,很让人心安。

他们像是熟悉彼此的陌生人,让我觉得京剧很美好,戏曲很美好,传统文化很美好,2020也会很美好。一切都会更美好。

纯个人脑洞😁


他们站在一起时,我觉得世间美好。不是因为cp,也不是为了磕糖,只是单纯觉得,他们站在一起,就很美好,很让人心安。

他们像是熟悉彼此的陌生人,让我觉得京剧很美好,戏曲很美好,传统文化很美好,2020也会很美好。一切都会更美好。

冲田温可

我der最爱
请可可他
比例什么说bye 我不配
p5用亲妈der化妆品随手摸鱼,他差点薅了我的毛😂

我der最爱
请可可他
比例什么说bye 我不配
p5用亲妈der化妆品随手摸鱼,他差点薅了我的毛😂

竹惊年
小明笑起来真要命,明年要多去兰...

小明笑起来真要命,明年要多去兰苑!

小明笑起来真要命,明年要多去兰苑!

程兮兮兮

感谢各位在去年点进了这个沙雕po主的主页,看了这个沙雕po主画的画♪

新的一年也要多多指教哦!!

祝大家新年快乐!压岁钱多多!

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流感免疫♪

还有很多戏很多角儿没有捧,要一起健健康康的去捕捉他们呀!

感谢各位在去年点进了这个沙雕po主的主页,看了这个沙雕po主画的画♪

新的一年也要多多指教哦!!

祝大家新年快乐!压岁钱多多!

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流感免疫♪

还有很多戏很多角儿没有捧,要一起健健康康的去捕捉他们呀!

张云雷的柒染

⑥ 锁麟囊

“大团圆”一折


【西皮二六】


换珠衫依旧是富贵容样,莫不是心头幻我身在梦乡。


猛抬头见老娘笑脸相向,儿的娘啊,问一声老娘亲你来自何方?


这才是脱危难吉人天相。


我的儿呀,见我儿不由我喜笑非常,老天爷他还我珠归掌上。


望官人休怪我做事慌张。这几句衷肠话官人细想。


莽官人羞得我脸似海棠,到此时倒叫我有话难讲。


啊,儿的娘啊,儿不知因何故换了衣裳。


望母亲与孩儿做个保障,问一声卢夫人便知端详。


【流水】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


种福得福如...

“大团圆”一折


【西皮二六】


换珠衫依旧是富贵容样,莫不是心头幻我身在梦乡。


猛抬头见老娘笑脸相向,儿的娘啊,问一声老娘亲你来自何方?


这才是脱危难吉人天相。


我的儿呀,见我儿不由我喜笑非常,老天爷他还我珠归掌上。


望官人休怪我做事慌张。这几句衷肠话官人细想。


莽官人羞得我脸似海棠,到此时倒叫我有话难讲。


啊,儿的娘啊,儿不知因何故换了衣裳。


望母亲与孩儿做个保障,问一声卢夫人便知端详。


【流水】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


种福得福如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张云雷的柒染

⑤ 锁麟囊

“三让椅”一折


【西皮原板】


当日里好风光忽觉转变,霎时间日色淡似坠西山。


在轿中只觉得天昏地暗,耳听得,风声断、雨声喧、雷声乱、乐声阑珊、人声呐喊,都道说是大雨倾天。


那花轿必定是因陋就简,隔帘儿我也曾侧目偷观:


虽然是古青庐以朴为简,哪有这短花帘、旧花幔、参差流苏残破不全?


轿中人必定有一腔幽怨,她泪自弹、声续断,似杜鹃,啼别怨,巴峡哀猿,动人心弦,好不惨然!


于归日理应当喜形于面,为什么悲切切哭得可怜!


那时节奴妆奁不下百万,怎奈我在轿中何以周全。


急切里想起了锁麟囊一件,囊虽小却能做续命泉源。


【流水】


有金珠和珍宝光华...

“三让椅”一折


【西皮原板】


当日里好风光忽觉转变,霎时间日色淡似坠西山。


在轿中只觉得天昏地暗,耳听得,风声断、雨声喧、雷声乱、乐声阑珊、人声呐喊,都道说是大雨倾天。


那花轿必定是因陋就简,隔帘儿我也曾侧目偷观:


虽然是古青庐以朴为简,哪有这短花帘、旧花幔、参差流苏残破不全?


轿中人必定有一腔幽怨,她泪自弹、声续断,似杜鹃,啼别怨,巴峡哀猿,动人心弦,好不惨然!


于归日理应当喜形于面,为什么悲切切哭得可怜!


那时节奴妆奁不下百万,怎奈我在轿中何以周全。


急切里想起了锁麟囊一件,囊虽小却能做续命泉源。


【流水】


有金珠和珍宝光华灿烂,红珊瑚碧翡翠样样俱全。


还有那夜明珠粒粒成串,还有那赤金链、紫英簪、白玉环、双凤錾、八宝钗钏一个个宝孕光含。


这囊儿虽非是千古罕见,换衣食也够她生活几年。

张云雷的柒染

④ 锁麟囊

“朱楼”一折


【二黄慢板】


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快三眼】


我只道铁富贵一生注定,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


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哪怕我不忆前尘。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可怜我平地里遭此贫困,遭此贫困,我的儿啊!


把麒儿误做了自己的宁馨。


忆当年出嫁时娘把囊赠,宜男梦在囊上绣个麒麟。


到如今囊赠人娘又丧命,亲娘丧命,我的娘啊!


公子醒我侍奉且莫高声。公子命敢不遵把朱楼来进。


我只得放大胆四下找寻。


【散板】...

“朱楼”一折


【二黄慢板】


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快三眼】


我只道铁富贵一生注定,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


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哪怕我不忆前尘。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可怜我平地里遭此贫困,遭此贫困,我的儿啊!


把麒儿误做了自己的宁馨。


忆当年出嫁时娘把囊赠,宜男梦在囊上绣个麒麟。


到如今囊赠人娘又丧命,亲娘丧命,我的娘啊!


公子醒我侍奉且莫高声。公子命敢不遵把朱楼来进。


我只得放大胆四下找寻。


【散板】


蓦地里见此囊依然还认,分明是出阁日娘赠的锁麟。


到如今见此囊犹如梦境?


我怎敢把此事细追寻,从头至尾仔细地说明。


手托囊思往事珠泪难忍。

张云雷的柒染

③ 锁麟囊

“归宁”一折


【西皮摇板】


欣逢这日晴和回家望探,哪有个青丝发任你摘玩?


我与你买竹马小试庭院,这是我疼爱他娇纵千端。


【西皮原板】


新婚后不觉得光阴似箭,驻青春依旧是玉貌朱颜。


携娇儿坐车中长街游遍。


【西皮散板】


又听得号哭声动地惊天,却为何众百姓纷纷逃窜?


见此情倒叫我胆战心寒,叫车夫改程途忙往回转。


【西皮散板】


顷刻间又来到另一个世界,叫梅香唤院公为何不来?


腹内饥唤郎君他也不在,却为何在荒郊不见亭台?


恍惚间与众人同把舟载,莫不是应验了无情的水灾?


老娘亲她必定波中遇害,苦命的大器儿鱼腹葬埋。...


“归宁”一折


【西皮摇板】


欣逢这日晴和回家望探,哪有个青丝发任你摘玩?


我与你买竹马小试庭院,这是我疼爱他娇纵千端。


【西皮原板】


新婚后不觉得光阴似箭,驻青春依旧是玉貌朱颜。


携娇儿坐车中长街游遍。


【西皮散板】


又听得号哭声动地惊天,却为何众百姓纷纷逃窜?


见此情倒叫我胆战心寒,叫车夫改程途忙往回转。


【西皮散板】


顷刻间又来到另一个世界,叫梅香唤院公为何不来?


腹内饥唤郎君他也不在,却为何在荒郊不见亭台?


恍惚间与众人同把舟载,莫不是应验了无情的水灾?


老娘亲她必定波中遇害,苦命的大器儿鱼腹葬埋。


见胡婆好一似空山闻籁,你可曾见我夫儿与我萱台?


听他言把我的肝肠痛坏,你随我回故乡寻找尸骸。


一席话惊的我如梦方解,看见了年迈人想起萱台!

张云雷的柒染

② 锁麟囊

“春秋亭”一折


【西皮二六】


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


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婚渡鹊桥。


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


此时却又明白了,


【西皮流水】


世上何尝尽富豪。


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


轿内的人儿弹别调,必有隐情在心潮。


【西皮流水】


耳听得悲声惨心中如捣,同遇人为什么这样嚎啕?


莫不是夫郎丑难谐女貌?莫不是强婚配鸦占鸾巢?


叫梅香你把那好言相告,问那厢因何故痛哭无聊。


【西皮流水】


梅香说话好颠倒,不该人前乱解嘲。


怜贫济困是正道,哪有个袖手旁观在壁上瞧?...


“春秋亭”一折


【西皮二六】


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


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婚渡鹊桥。


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


此时却又明白了,


【西皮流水】


世上何尝尽富豪。


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


轿内的人儿弹别调,必有隐情在心潮。


【西皮流水】


耳听得悲声惨心中如捣,同遇人为什么这样嚎啕?


莫不是夫郎丑难谐女貌?莫不是强婚配鸦占鸾巢?


叫梅香你把那好言相告,问那厢因何故痛哭无聊。


【西皮流水】


梅香说话好颠倒,不该人前乱解嘲。


怜贫济困是正道,哪有个袖手旁观在壁上瞧?


蠢才问话太潦草,难免怀疑在心梢。


你不该(想必是)人前逞骄傲,不该(定是)词费又滔滔。


休要噪,且站了,薛良与我去问一遭。


【西皮流水】


听薛良一语来相告,满腹骄矜顿雪消。


人情冷暖凭天造,谁能(何不)移动它半分毫。


我嫌不足她正少,她为饥寒我为娇。


分我一枝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


忙把梅香低声叫,莫把姓名信口哓。


【西皮流水】


这都是神话凭空造,自把珠玉夸富豪。


麟儿哪有神送到?积德才生玉树苗。


小小囊儿何足道,救她饥渴胜琼瑶。

张云雷的柒染

①锁麟囊

“选妆奁”一折

【四平调】

怕流水年华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


不是我无故寻烦恼,如意珠儿手未操,啊,手未操。


仔细观瞧,仔细选挑,锁麟囊上彩云飘。


似良骥不该多麟角,形同蛟龙四蹄高。


是何人将囊来买到,速唤薛良再去选挑。

“选妆奁”一折

【四平调】

怕流水年华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


不是我无故寻烦恼,如意珠儿手未操,啊,手未操。


仔细观瞧,仔细选挑,锁麟囊上彩云飘。


似良骥不该多麟角,形同蛟龙四蹄高。


是何人将囊来买到,速唤薛良再去选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