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戏曲

12.6万浏览    4874参与
七楼业主

落寞

发疯文学


长安街。


长安,长久安宁。


繁华。闹市。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戏院。


无人问津。


从前的一代名伶也老了。


没有再找接班的。


找不到。


戏院就慢慢荒凉下去。


他每天唱戏。


回回都是同一出。


没人看。


他像个疯子一样。


“这年头了,谁还管那戏子啊。”


“去听戏?戏有什么好听的?”


“可惜啊——长安街那么好的地方给了一唱戏的。”


哗然。



好久了。


市吏多次上门要求拆除戏院。老人家都不同意。


再然后,市吏就下通牒了。


月末,必须拆除。


他不说话。眼底从犀利慢慢变成遗憾。



月末还是到了。


他身穿一袭红长衫,没有......

发疯文学


长安街。


长安,长久安宁。


繁华。闹市。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戏院。


无人问津。


从前的一代名伶也老了。


没有再找接班的。


找不到。


戏院就慢慢荒凉下去。


他每天唱戏。


回回都是同一出。


没人看。


他像个疯子一样。



“这年头了,谁还管那戏子啊。”


“去听戏?戏有什么好听的?”


“可惜啊——长安街那么好的地方给了一唱戏的。”


哗然。



好久了。


市吏多次上门要求拆除戏院。老人家都不同意。


再然后,市吏就下通牒了。


月末,必须拆除。


他不说话。眼底从犀利慢慢变成遗憾。



月末还是到了。


他身穿一袭红长衫,没有戴头饰。


最后一天。


他的最后一次登台。


今天换了一出戏:


霸王别姬。


楚汉相争,四面楚歌。虞姬自刎。项羽自刎。


最后,结束了。


虞姬没有等到她的项羽,项羽也没有得到他的盛世。


唱腔逐渐凄婉,最后迫近于虚无。


他无能为力。


红衣迎着风飘起来,灯光闪耀的看不清底下的人。


底下也没有人。


末了。


罢了。



他走上戏楼顶,一步一个脚印。


他想起师父教他学唱戏的时候的一腔一调,小时候调皮的孩子气。之后学成了,做了京城一代名伶。


之后他就老了。嗓子又粗又哑,不如从前了。


他看到师兄弟们都不唱戏了,或改经商,或当了衙役。他这才知道,师父去世之后只有他还在唱戏,也只有自己到现在一把年纪还在四处蹦波身边一个子儿都没有。


他们都说他傻,死脑筋。


他觉得这是坚持,是传承。


唉。


最后还不是只有自己失败了。



红衣。


坠落。



市吏来了。


就地把他埋了。


拆了戏楼。


建筑材料浩浩荡荡地运进长安城。



“那老不死的东西终于走了。”


“走,去长安街!”

青初霁

【戏曲】京绝

京绝

词:青初霁


【主歌】

眉眼里倒映湖光山色,

彩笔勾描了忠义善恶。

我从梅尚程荀听你细歌,

甩罢水袖又是一遍离合。


【主歌】

苏唱街风流藏于声色,

闭眼是青衣身段娜婀。

谁在摇桨代船摘下新荷,

曲调委婉教这故事入墨。


【副歌(戏腔)】

梨花一树春带雨,

杨柳依依,杨柳依依。

曾共红衣,夜奔三千里。

执手相看西湖景,

不比卿卿,不比卿卿。

却见愁在桃花扇底。


【主歌】

十三绝雅韵泛起烟波,

苍翠点燃了百年星火。

我在西厢素手懒挑绫罗,

槛jian外山河无恙春归身侧。


【主歌】

欲解得浮生爱恨几多,

又往戏里把闲愁寻掇。......

京绝

词:青初霁


【主歌】

眉眼里倒映湖光山色,

彩笔勾描了忠义善恶。

我从梅尚程荀听你细歌,

甩罢水袖又是一遍离合。


【主歌】

苏唱街风流藏于声色,

闭眼是青衣身段娜婀。

谁在摇桨代船摘下新荷,

曲调委婉教这故事入墨。


【副歌(戏腔)】

梨花一树春带雨,

杨柳依依,杨柳依依。

曾共红衣,夜奔三千里。

执手相看西湖景,

不比卿卿,不比卿卿。

却见愁在桃花扇底。


【主歌】

十三绝雅韵泛起烟波,

苍翠点燃了百年星火。

我在西厢素手懒挑绫罗,

槛jian外山河无恙春归身侧。


【主歌】

欲解得浮生爱恨几多,

又往戏里把闲愁寻掇。

谁再蘸墨补全传奇始末,

跃然纸上成就街坊巷陌。


【副歌(戏腔)】

不肯偷渡乌江去,

剑追虞兮,剑追虞兮。

曾醉此情,绵绵无绝期。

众生都在台上曲,

才解世情,才解世情。

悲欢原在戏本里听。

king

原神真的是把中国传统戏曲玩的明明白白的了。

原神真的是把中国传统戏曲玩的明明白白的了。

黛君

宣一个越剧戏词红楼梦和梁祝的戏词无盈利字章,感兴趣的友友们可以找我进群呀

宣一个越剧戏词红楼梦和梁祝的戏词无盈利字章,感兴趣的友友们可以找我进群呀

三秋

《红娘》红娘

《贵妃醉酒》贵妃

《乾坤福寿镜》胡氏

《荒山泪》慧珠

(最后画成工笔给画崩了,就是胡氏稍微好点。)

《红娘》红娘

《贵妃醉酒》贵妃

《乾坤福寿镜》胡氏

《荒山泪》慧珠

(最后画成工笔给画崩了,就是胡氏稍微好点。)

参广羽

《陈州遗恨》

犹记得那日,张龙赵虎接了报讯官差来到包府,欣喜的找到在书房看书的包勉。

“少公子,中了中了。”

“恭喜少公子,高中一甲三名”

《陈州遗恨》

犹记得那日,张龙赵虎接了报讯官差来到包府,欣喜的找到在书房看书的包勉。

“少公子,中了中了。”

“恭喜少公子,高中一甲三名”

A7'

漂亮的小闺女~

挺久之前的临摹练习,图片是老师找的。

漂亮的小闺女~

挺久之前的临摹练习,图片是老师找的。

核桃蛋的博物馆
装孤头像 金 山西稷山马村出土...

装孤头像 金 山西稷山马村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Head of Role/1115-234/Unearthed from Macun in Jishan,Shanxi China/Shanxi Museum

装孤头像 金 山西稷山马村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Head of Role/1115-234/Unearthed from Macun in Jishan,Shanxi China/Shanxi Museum

尹般若

晋剧刀马旦薛小凤,拍摄经过老人家同意,视频由我剪辑制作,老人家现在九十岁高龄了,还能唱戏做戏,希望大家也可以关注一下~

晋剧刀马旦薛小凤,拍摄经过老人家同意,视频由我剪辑制作,老人家现在九十岁高龄了,还能唱戏做戏,希望大家也可以关注一下~

德音

成瑜(4)


广德楼的二楼,杨子唯站在左侧的房柱子旁,上下打量着四周的景致,最后看定了一楼角落。

他今天大概是最早一个到二楼的,选了个好位置,贪婪地吸着舞台的壮气——他可不想糟蹋了票钱。

已经深秋了,薄薄的灰布长衫挂在他身上,根本抵不住风。几个月省吃俭用下,二十出头,壮实的小伙子已经瘦的不像样了。那件还算合身的棉褂子被他当了,就算这样,还是跟师父又借了些钱,才凑到票钱数的。


杨子唯是天桥艺人马文谦的唯一一个徒弟。他师父马文谦是京城天桥第一代相声艺人,同行中都很敬服。

他在师父这里学艺得有多年了,各样耍头技术都学了个囫囵吞枣。他们这行的规矩,拜了师,师父得按照辈分赐名。他是“成”字辈的,...


广德楼的二楼,杨子唯站在左侧的房柱子旁,上下打量着四周的景致,最后看定了一楼角落。

他今天大概是最早一个到二楼的,选了个好位置,贪婪地吸着舞台的壮气——他可不想糟蹋了票钱。

已经深秋了,薄薄的灰布长衫挂在他身上,根本抵不住风。几个月省吃俭用下,二十出头,壮实的小伙子已经瘦的不像样了。那件还算合身的棉褂子被他当了,就算这样,还是跟师父又借了些钱,才凑到票钱数的。


杨子唯是天桥艺人马文谦的唯一一个徒弟。他师父马文谦是京城天桥第一代相声艺人,同行中都很敬服。

他在师父这里学艺得有多年了,各样耍头技术都学了个囫囵吞枣。他们这行的规矩,拜了师,师父得按照辈分赐名。他是“成”字辈的,昨日师父在给他的白纸扇子上题了“成瑜”两字,这便算是赐名了。成瑜,成玉,他知道这是师父的厚望,可是......

比起在天桥看云测雨的生活和手艺,他更想学戏,他想站在舞台上,旌旗抖擞,惊艳亮相,也唱它一醉方休。

要不是一楼座儿上的那位曾二爷,也许我正学戏呢,子唯想道。几年前的家破人亡正是拜他所赐,那也是一个深深的秋日啊。

他流落街头,遇上了师父。他发了誓要伺候师父一辈子,可是马先生怎么能不知道他的梦呢。他拿碎布头和破棉花拼起京剧布偶,他每天早晨跑去介园和孩子们一起吊嗓子,师父能不知道么。

昨日师父给他扇子的时候,他说,想去听程先生唱一段。原本以为师父不会同意,可是师父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说声“去罢”。但是真的来了广德楼后,他却又有些不知所措,他想站在舞台上,但是台下正对着的为何都是些权贵官人呢?他面对着这些人,甚至都不敢恨,他只怕自己内心深处的卑微,却被包上一层假装不在乎的坚强。

他只想站上舞台,却不想伺候这些看官。

怎么能不在乎?难道程先生粉面披衣好嗓子之下,也与他一般,是一颗卑琐的心吗?


待看那曾二爷叫嚣了一番小门子,却又惊扰了另一位公子。他还以为曾二这人是粗鲁匹夫,只懂得趾高气扬,但没想到他还有这一副嘴脸。杨子唯登时不屑起来,靠在房柱子边,冷笑一声。

可是表面清高,谁又知道,那是一层更加深厚的害怕恐惧,曾二爷上面还有小王爷,再上面呢?不知还有多少人。

师父曾对他说,“咱们天桥艺人就得有卑微的身段”,杨子唯从前没有好好领会,但现在,他忽然又想到这句话来。

师父究竟用了多久,才能够把自己的姿态放得那么低?师父究竟有多少身体上卑微的准备,才成就了艺术上的绝伦?一个曾二已经足以让他对权贵冷眼,他不知道师父从前受过多少罪。

脑子中一团尘土,逼得他头疼。

还是好好看戏吧,对一个天桥卖艺的来说,票钱不易,机会难得。以后若是成家,还得营生。也许以后再也看不到了,那这场戏就是这辈子的梦啊。

杨子唯大喘了一口气,舒了舒眉头,便抿唇不言,不再看那叫嚣气焰的“公子”。


台上已经演到了小中场了,伍员一挑“出将”帘,大步迈入场。杨子唯是个正经戏迷,知道现在是伍员一个人的场,他该是穿着龙箭衣马褂,带着三髯口,手提宝剑。可台上程先生左手一搭跨上,是把宽鞘弯头儿圆疙瘩,却不是宝剑,赫赫然一把腰刀。

杨子唯在台下正感诧异,程先生却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广德老生毕竟见多了场面,气不起伏心不慌,走了几步身段,便想到了办法。

台下有人已经在叫倒好——今日这么大的场面,自然也来了些同行对头,牟足了劲想要挑刺儿。

杨子唯身边的一位老汉探了探头,问他一句:“今儿什么戏?”

“文昭关。”他静静答。

“怎么,《文昭关》,改了?”老汉双目一瞪,“拿个腰刀,怕不是韩琪杀庙吧?”

“不会,这定是后边人不大仔细,您看角儿怎么演。”

虽口中这样说,杨子唯却不禁为程先生担心起来,本来拿错了道具也就罢了,但是走到台前,伍员这儿还有四句唱:

“过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滚油煎,腰中枉挂三尺剑,不能报却父母冤。”

这里交代了宝剑,总不能拉着腰刀亮相吧?

正担心着,却听得台上程先生已经亮了相,开始唱:

“过了一朝又一朝,

心中好似滚油浇,

一路的盘费都花了,

卖了宝剑买了刀。”

伍员本是逃命徒,这几句既挽回了场子,也没有脱离人物形象,真真得宜恰当。

子唯听到这,放下心来,现编相改,正是广德老生的功力啊。台下叫倒好的几位也都听出来了,不由得又是一阵满堂喝彩。戏服闪闪,腰刀反射了一时光景,煌煌戏台,又在杨子唯心中朦胧起来。

“一轮明月照窗前,愁人心中似箭穿。”二黄慢板缓缓唱起,钻入台中人耳,台下人心。愁肠四起,明月穿心,杨子唯耳边似乎听到师父在唱那首小曲小调:

“醒也罢,醉也罢,半梦半醒最为佳。物我两忘心清爽,醒是聪明,醉也不傻。”

不觉时光,一台唱罢,走出广德楼,穿过人群,年轻的公子远望见一位老先生。老先生见到他来,温和地笑着,衣衫虽破旧,但一双眉眼深邃俊奇,超若仙人。有道是心中丘壑有万丈,眼里波澜无半分。

“师父……”

“子唯,师父教你白沙撒字吧。”马文谦和他讲,“你也该支摊挣钱了。”

沧浪濯缨

洪母骂畴(流水对唱)

洪承畴:

老娘啊!

【西皮流水】

内有隐情事有因,

儿非卑躬屈膝人,

儿也曾囚禁狴犴怀国本,

儿也曾绝食以表臣子心,

宁死不降任索命。


洪母 :

却为何清朝官戴你穿在身


洪承畴:

新朝法度条律定,

一人不降抄满门,

倘若九族遭灭尽,

从此洪门断绝根。


洪母 :

虽死犹荣喻天下,

忠魂义骨永世存。


洪承畴:

儿念国土灾难尽,

怎能轻生离世尘,

孩儿今日奉新主,

我是忍辱负重为救黎民。


洪母 :

好一个忍辱负重为救黎民,

锦绣江南虎势吞,

做贼鹰犬行千里,

一路杀戮泣鬼神!

多少父老遭惨死,......

洪承畴:

老娘啊!

【西皮流水】

内有隐情事有因,

儿非卑躬屈膝人,

儿也曾囚禁狴犴怀国本,

儿也曾绝食以表臣子心,

宁死不降任索命。


洪母 :

却为何清朝官戴你穿在身


洪承畴:

新朝法度条律定,

一人不降抄满门,

倘若九族遭灭尽,

从此洪门断绝根。


洪母 :

虽死犹荣喻天下,

忠魂义骨永世存。


洪承畴:

儿念国土灾难尽,

怎能轻生离世尘,

孩儿今日奉新主,

我是忍辱负重为救黎民。


洪母 :

好一个忍辱负重为救黎民,

锦绣江南虎势吞,

做贼鹰犬行千里,

一路杀戮泣鬼神!

多少父老遭惨死,

多少村镇被火焚,

尚今不知罪孽重,

还敢在此你自欺欺人!


洪承畴:

【西皮散板】

老娘亲她那里人情不论,

不认儿也不让我进入家门,

此时间倒叫我难退难进。

有了!

先劝妻降清廷我再劝娘亲。




ps:上接“无耻狂言天地愤”一段。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又有多少“洪承畴”隐藏到了人民群众当中,今天可以洗白八十年前的侵略者,明天又会洗什么呢?当今不知罪孽重,还敢在此自欺欺人。

晓忠在深圳
兰州街头看中国古老戏曲《秦腔》,给大家大概介绍一下秦腔的概况
兰州街头看中国古老戏曲《秦腔》,给大家大概介绍一下秦腔的概况
核桃蛋的博物馆
副末副净砖雕 金 山西垣曲坡底...

副末副净砖雕 金 山西垣曲坡底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Brick of Role Design/1115-234/Unearthed from Podi in Yuanqu,Shanxi China/Shanxi Museum

副末副净砖雕 金 山西垣曲坡底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Brick of Role Design/1115-234/Unearthed from Podi in Yuanqu,Shanxi China/Shanxi Museum

温炳灵
“云水云心。”

“云水云心。”

“云水云心。”

彦

在推特上收到了想要授权徽章+小卡的请求,但十分疑惑,已经在拿了我的图做出实物的状况下,再向我要授权这个顺序是不是不太对啊?[费解][费解][费解][费解][费解][费解]

遂在微博上搜索张火丁徽章相关信息,很快搜到@yeh_Jujube 。且不说我微博顶置不授权无料的说明,就算不知道好了,不知者无罪。但这个评论声称是已经【买了版权】的【原创】又是怎么回事呢[费解][费解][费解][费解]似乎仅仅只是描了一遍我的画吧,如果这就声称是原创徽章设计了,那我真是不敢苟同

徽章和小卡我不清楚进度如何,但皆是【未授权】,仅从同人创作者的角度,我无法逼迫各位不购买,只能进行一个呼吁。

在推特上收到了想要授权徽章+小卡的请求,但十分疑惑,已经在拿了我的图做出实物的状况下,再向我要授权这个顺序是不是不太对啊?[费解][费解][费解][费解][费解][费解]

遂在微博上搜索张火丁徽章相关信息,很快搜到@yeh_Jujube 。且不说我微博顶置不授权无料的说明,就算不知道好了,不知者无罪。但这个评论声称是已经【买了版权】的【原创】又是怎么回事呢[费解][费解][费解][费解]似乎仅仅只是描了一遍我的画吧,如果这就声称是原创徽章设计了,那我真是不敢苟同

徽章和小卡我不清楚进度如何,但皆是【未授权】,仅从同人创作者的角度,我无法逼迫各位不购买,只能进行一个呼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