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成全

16万浏览    1882参与
一个小破梗

关于我磕明侦CP上头后的脑洞

(二)警察风云

(因为昨晚沉迷蓉白cp视频竟然梦到了蓉白古装剧情,简直太开心了!告诉大家一个做好梦的方法,睡前多看想梦到的东西。突然想到下一个剧情脑洞就写盗梦空间!)

继续接上文,第一轮搜证后集中推理!

何撒两人站在单向玻璃前,手里拿着一堆照片。

撒(将死者的照片贴在中间):首先来梳理一下这几位嫌疑人和死者之间的关系。

何:死者甄老大,是M市臭名昭著的通缉犯,张、蓉、鸥、大都有在调查甄的下落;白也说在调查甄,晨和甄目前来看同为黑帮,是竞争对手关系

撒:同时,张、蓉、鸥、大几个人是同事关系,白和他们关系未知,晨和他们也是调查与被调查的关系。

何:好的,这就是他们之间大概的一个人物关...

(二)警察风云

(因为昨晚沉迷蓉白cp视频竟然梦到了蓉白古装剧情,简直太开心了!告诉大家一个做好梦的方法,睡前多看想梦到的东西。突然想到下一个剧情脑洞就写盗梦空间!)

继续接上文,第一轮搜证后集中推理!

何撒两人站在单向玻璃前,手里拿着一堆照片。

撒(将死者的照片贴在中间):首先来梳理一下这几位嫌疑人和死者之间的关系。

何:死者甄老大,是M市臭名昭著的通缉犯,张、蓉、鸥、大都有在调查甄的下落;白也说在调查甄,晨和甄目前来看同为黑帮,是竞争对手关系

撒:同时,张、蓉、鸥、大几个人是同事关系,白和他们关系未知,晨和他们也是调查与被调查的关系。

何:好的,这就是他们之间大概的一个人物关系图了,现在请我们的嫌疑人们进来一起好好说说吧!

撒何并排坐在长桌最里面,左边依次是张、鸥、蓉;右边一排依次是大、晨、白。

撒:那我们首先就有请重案组的麻辣警花—蓉刑警来和我们大家分享一下她找到的线索吧!

何:看看这个刑警到底行不行?

蓉(无奈笑):好的,那我主要的话呢就是去了晨的房间。首先呢,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钱包,钱包里有一张偷拍的鸥在大学里的照片,时间是十年前,背面写着:再见了,祝你幸福!这个是什么意思?你和鸥是?

众人目光移向他们俩,一脸吃瓜八卦。

晨(清了清嗓子):就是字面意思啊!

众人笑,晨也苦笑:就是我暗恋她,但是她已经读大学了,有好的人生和未来,我还是一个小混混,所以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我只能祝她幸福!

鸥(震惊看向晨):你后来有去找过我?

晨看着她点头,两人遗憾对视。

撒:等等,你说后来?后来是什么意思?你们以前有什么?

鸥:其实我和晨小时候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何:青梅竹马!

鸥:但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就搬家了。然后我们俩就失去了联系,我一直以为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没有想到他居然找过我,而且你找过我为什么不和我相认呢?

何: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小混混配不上你了。

鸥的表情怅然若失,晨也移开了目光。

蓉:这个就是第一个他和鸥的关系。然后的话,我在他的手机里有发现一些他和甄的对话,我发现他不仅是混混,而且还贩毒!

众人震惊脸:什么?!

撒:晨你知道在我国贩毒可是重罪,可以判死刑的!

大:哎哟,可真刑!

鸥不可置信地看着晨,晨低头不说话。

蓉:大家不要着急,我们继续往下看,在手机里我发现了他和甄两人本来是一切合作贩毒的,是甄给他介绍的一个毒品供应商K,但是在半年前的一次交易中,他们和K交易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大批警察,警察破坏了这次交易而且还抓了不少毒贩,但是甄老大侥幸从抓捕中逃脱了,甄老大逃出来后就气急败坏地质问晨,“怎么会有警察来?是不是你小子故意的?想抢我的位子。”

撒:因为那次抓捕中晨也逃脱了对吧?甄怀疑是晨要害他?

何:解释一下吧!

晨:就是我本来一开始是小混混嘛,后来慢慢的就混成老大了,在M市除了我们鲨鱼帮,就是甄的鳄鱼帮最厉害,干得最好,所以我们帮派里的兄弟就让我去和甄学学,经过一番交涉之后,甄就让我们帮跟着他们一起干这个事了。但是后来除了警察那件事后,甄就不信任我了,也不和我们帮一起干这个了。

何:等于说你和甄因为这件事就闹掰了,甄对你的话是有恨的。

撒:那警察那件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你是不是真的想害甄,然后成为M市唯一的黑帮老大?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移向晨

晨(摔笔笑):……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蓉(赶紧出来解围):你们不要那么着急嘛,听我继续往下说!

蓉:经过这件事之后呢,鲨鱼帮和鳄鱼帮也就变得势同水火,经常发生一些打架斗殴的冲突,双方矛盾越来越大。

蓉:甄和晨的聊天对话也很久没有动过,但是最近甄突然又给晨发消息了,说“我终于知道你小子的秘密了!没想到你藏得这么深,不过道上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你给我等着!”

何:秘密?什么秘密?

晨沉默不语。

撒:道上的规矩又是什么?

蓉:这里有一个黑道规矩,写着:一、绝对不可以做任何好事;二、绝对不可以感情用事;三、绝对不可以背叛兄弟。然后有红字写着:背叛者必死!

张:你背叛了帮派?

晨若有所思的样子。

蓉:然后,我还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了甄约他见面的信息,是案发当天晚上十一点二十的时候,甄给他发消息:带上我要的东西到废弃大楼来,否则你的秘密将被公之于众。

张:看来是甄在威胁他。

蓉:这就是我的发现,然后他的房间里还有一个电脑密码和一个箱子没有打开,我猜他的秘密应该就在里面。

撒:你目前怀疑谁?

蓉(为难地看了一圈):enmm……我不知道!

撒:好的,我怀疑你!

蓉翻了个白眼。

何带头鼓掌:精彩!等下我们去把晨的秘密找出来!来,下一位,鸥,说说你的发现。

鸥:我主要去的是张的房间,然后我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很多关于Z组织与甄的资料,然后他在这些资料和线索中写道:甄是Z的人!

撒:Z组织是什么?

张:这个我补充一下,Z组织是M市一个势力非常大、作恶多端的地下暗黑组织,曾经在M市制造过多起恶性犯罪事件,我们重案组一直在调查这个组织,而且甄是Z的人这件事情,不是我一个人知道,是我们整个重案组都知道,就是我们根据种种线索推理出来的。

蓉也点头:嗯,确实,这个我们都知道!

鸥:然后我在张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任职报告,张是在一年前空降到我们重案组来的,而且一来就是组长和督察,但是其实本来的话,应该是我们的蓉升到这个职位的。

撒:噢?有黑幕?

蓉:对,为什么?我在重案组累死累活加班加点地干了七年,年年都是优秀刑警,本来应该是我升到组长的,没想到,被他空降截胡。

张:所以你心里很不服气是吗?

蓉:当然,凭什么!

何和撒吃瓜看戏:打起来,打起来!

鸥:不要着急,这里有写原因,是因为张在一年前主导抓捕了一批Z组织的成员。

何:噢,明白了,相当于他是通过立了一个大功而被提拔到了重案组当督察。

鸥:没错,而且上级领导还认为他很有打击Z组织的经验,因此对他寄予厚望!

张(得瑟):没办法,就是这么优秀!

鸥:然后,精彩的来了,我在他的房间里的一个上锁的盒子里找到了一个有蓉的照片的怀表!张督察,你和蓉不是一直不太对付嘛!为什么你会有她的照片,还如此珍藏!难道你其实暗恋蓉?

鸥将照片展示给大家看,众人震惊吃瓜脸,蓉和白激动地将照片拿过来一看,异口同声地问:这个怎么会在你这里?

白奔溃脸:我又绿了?

张疑惑地看向白: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们?

何(开心吃瓜):好复杂,好精彩!

大:他们三个人的故事,始终没有我姓名!

晨:我一直以为蓉只和白有感情线,没想到这还有大三角?

撒:蓉,说说吧!

蓉:我说?我怎么知道?

何:那你们三个谁来说说这个怀表的故事?

白:这个不是我当年送给你的定情信物嘛?怎么会到张那里?难道你把这个又送给他了?

蓉:怎么可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他那里?

张(装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我这里!



  


原味团子【升级版】

撒贝宁和何炅生了一个孩子

  瞎写的,慎入!


  异能 架空


  当何炅抱着孩子走进名侦探俱乐部的时候,魏大勋正好从他身旁走过,众人还没感觉出什么异样。何炅低着头,抿着嘴,不安分左看右看,抱紧怀里的孩子就要往房间冲,被魏大勋的一声迟来的震惊生生拉了回来。


  “何老师,你和撒贝宁啥时候生了个孩子!?”


  声音之大,语气之震惊,全俱乐部的人齐刷刷看向何炅,何炅一激灵,愣在原地翻了个白眼。


  “啊?何老师怀了!?”


  “什么,何老师生了!?”


  “啥?何老师能怀!?”


  “不是……”微弱的解释被淹没,何炅戳了戳怀里的小团子,摇了摇,轻声问,“有没有吵到你呀......

  瞎写的,慎入!


  异能 架空


  当何炅抱着孩子走进名侦探俱乐部的时候,魏大勋正好从他身旁走过,众人还没感觉出什么异样。何炅低着头,抿着嘴,不安分左看右看,抱紧怀里的孩子就要往房间冲,被魏大勋的一声迟来的震惊生生拉了回来。


  “何老师,你和撒贝宁啥时候生了个孩子!?”


  声音之大,语气之震惊,全俱乐部的人齐刷刷看向何炅,何炅一激灵,愣在原地翻了个白眼。


  “啊?何老师怀了!?”


  “什么,何老师生了!?”


  “啥?何老师能怀!?”


  “不是……”微弱的解释被淹没,何炅戳了戳怀里的小团子,摇了摇,轻声问,“有没有吵到你呀,饿不饿呀?”


  王鸥伸着脖子看了看何炅,迅速从办公桌上下来,跑着小碎步来到何炅面前,“我看看我看看!哎呦!好白好可爱啊!”她伸手接过孩子,轻轻摸了摸,“真软啊,快来看快来看啊大家!”


  众人乌泱泱地挤过来,杨蓉看了看孩子,又打量着何炅,笑道,“这就不厚道了吧何老师!跟撒老师有孩子是好事,怎么瞒着我们呢?我们当然是祝福的啦,有什么顾忌吗?”


  何炅摇摇头,“我要是说这孩子是神赐的,你们信吗?”


  众人“哈?”


  “事情是这样的……”


  三天前。


  “老何!”撒贝宁三步并两步跑进办公室,何炅正在处理明侦这个月的案件。“大家手里的工作暂时放下哈,我要宣布一个大事!我们明侦今年可以参加神赐大典啦!”


  “啊,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杨蓉高兴的不得了,站起来开心的蹦了几下,又抓过旁边的王鸥使劲蹭蹭,“200年了!鸥!终于让我们等到了!”


  王鸥激动的拍拍杨蓉,却又略显忧虑,“大典就在三天以后,当天太神有任务会调走我们一半人手,我们还得留人看家,没有多少人能去。”


  何炅放下笔,“撒撒,三天后,我们俩去吧。”


  神赐大典无非就是有资格的人在神赐广场冥想,找寻与神明交流的办法,最后会获得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礼物。


  撒贝宁睁开眼睛,看着手里的明灯陷入了沉思。


  看起来是个宝贝,但我怎么越看越别扭呢?还有,灯里是不是画狗头了!


  而何炅一睁开眼,震惊了他一整年。他的怀里抱着一个用淡黄色襁褓包裹的婴儿,正哼哧哼哧地嘬手指,懵懂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何炅:?


  谁家丢孩子了喂!


  在神赐大典上接了个孩子这件事还是千万年来头一遭,孩子不哭闹,撒何二人就不敢声张,抱着孩子悄悄离开,在失物招领处蹲了半天。


  “谁家的孩子丢了啊!是只狐狸啊!是狐狸吧?”撒贝宁当下喇叭,不确定扭头看何炅,看他正一脸慈爱的逗小孩儿,“哎呀~你是谁家的小狐狸啊,好可爱呀!哎呦哎呦,你还会蹬腿儿呀!”


  哪里可爱了,他耳朵上的毛还没想出来呢,小秃狐狸!撒贝宁心想。


  他悄悄看何炅,看他雪白的狐狸耳朵兴奋的抖了抖。


  这世界上老何才是最可爱的狐狸。


  “几个月了,老何?”


  “啊这……”何炅为难的摸摸脑袋,“我判断不清啊……”


  “才生下来不到一个月哦!”


  何撒一起转头,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个算命的,正眯着眼看孩子,何炅赶紧护着孩子,躲到撒贝宁身后,“老者何出此言?”


  “我算的~咳咳!我当了好几万年算命师!”


  撒贝宁打开喇叭又喊,“没满月的孩子!”


  怎么喊都没人来认领。


  “哎!”算命的用烟斗把撒贝宁拿喇叭的手往下压了压,“这孩子跟你们有缘分!”


  “不会真是神赐的孩子吧?”何炅凑到撒贝宁耳边,小声说。“撒撒,他好乖啊~”


  耳旁风一吹,撒贝宁也顾不得什么风险不风险,“这孩子还没有名字吧?”


  撒贝宁撇了撇旁边正疯狂自荐的算命师,硬着头皮开口,“我不我给……哎呦!”


  “年轻人怎么不懂礼貌,我都给你们想好了,我刚才想了一个特别好的~”


  “您说您说,”何炅笑道,“既不是我们亲生的,还是您取比较好。”


  “叫齐思钧吧。”


  撒何二人:?


  “这孩子命里缺金,齐思钧这三个字和在一起最好听嘞!”


  也是,撒思钧何思钧什么的确实不太行。


  拜别老者,撒何二人准备回俱乐部,撒贝宁一拍大腿,“哎呀,孩子要用的东西我还没买呢!老何,我先送你回去,然后我再去买,说实话,我们明侦也该养个孩子,也得好好养!”


  何炅到了家门口才想到一时间无法解释这个存在,本来想蒙混过关,却被魏大勋逮着了。


  “哦哦,这样啊。”众人点头,只有魏大勋大张伟还没明白撒贝宁何炅出去之后有了个叫齐思钧的儿子这件事。


  “对了,”何炅拿出手机,“给撒撒打个电话,买了很久的了。”


  此时的撒贝宁,拿着一包小狗崽儿奶粉陷入沉思,养孩子的话,只要奶粉就够了吧?


  

莫打徐行

jmz是懂鲨人的 直接拆散成全甜奶 逼溃了把我心里的俩猛1组一起


p2小刘(拘谨)(解释)(弱小)

张:你小子 回去跪冰冷的冻鱼吧


啊啊啊p3我真的以为甜奶双凶成全进笼大家都有光明未来 只有我和张是小丑(此处应有bgm太蠢啦太蠢啦)

jmz是懂鲨人的 直接拆散成全甜奶 逼溃了把我心里的俩猛1组一起


p2小刘(拘谨)(解释)(弱小)

张:你小子 回去跪冰冷的冻鱼吧


啊啊啊p3我真的以为甜奶双凶成全进笼大家都有光明未来 只有我和张是小丑(此处应有bgm太蠢啦太蠢啦)

nearby180

请xql永远苦恋中

如果不曾胆怯后退

如果多些狠心决绝

都不至于此生忘不掉 得不到


请xql永远苦恋中

如果不曾胆怯后退

如果多些狠心决绝

都不至于此生忘不掉 得不到


-竹由-

【成全/晨住气 × 鸥助理(小海)】海与天

拍卖广场,一切尘埃落定。


何爱海决定去自首,就像小海说的,甄可恨,但也可怜,无论如何,甄是他的哥哥,既然他参与了,也应该接受后果。


刘到家得知何曾经一直陪伴着郝朋友,想和他一起去自首,但何爱海希望他回到海里,那也是郝朋友的心愿。


最终,刘到家送何爱海去自首,小海和他约定在海边等他一起回大海。


伴随着浪花拍打海岸的声音,天亮了,一抹橙色从海的尽头升起,原本因为昨日知晓的一系列事情而杂乱的心绪也被抚平,曾经她拼尽全力想要留在岸上,成为人,如今却不得不回到大海。


身后传来脚步声,小海知道,是刘回来了,她转过头,......

拍卖广场,一切尘埃落定。

 

何爱海决定去自首,就像小海说的,甄可恨,但也可怜,无论如何,甄是他的哥哥,既然他参与了,也应该接受后果。

 

刘到家得知何曾经一直陪伴着郝朋友,想和他一起去自首,但何爱海希望他回到海里,那也是郝朋友的心愿。

 

最终,刘到家送何爱海去自首,小海和他约定在海边等他一起回大海。

 

伴随着浪花拍打海岸的声音,天亮了,一抹橙色从海的尽头升起,原本因为昨日知晓的一系列事情而杂乱的心绪也被抚平,曾经她拼尽全力想要留在岸上,成为人,如今却不得不回到大海。

 

身后传来脚步声,小海知道,是刘回来了,她转过头,目光却停在刘旁边的人身上,是晨住气。

 

刘走到小海面前:“我不知道你想要留在岸上,所以阴差阳错地把你带回大海。”

 

小海摇摇头:“和你没有关系,即便没有你,我们也未必能在一起,也许我和他命中注定只能错过。”

 

“不管是我和郝朋友,还是何和郝朋友,我们都没有机会好好告别,但是你们可以。”刘看了晨一眼,又拍拍小海的肩膀,“我到海里等你。”

 

说完,刘走到海边跳进海里,瞬间消失不见。

 

晨来到小海面前,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曾经他想不顾一切和她在一起,可最终也是他亲手斩断了这个可能。

 

小海看着他说道:“我来海边之前,张说他跟大和蒲推荐了你做村长,你不是想要维护这个村子的秩序吗?现在终于有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了。”

 

“我更想做的,是让人和人鱼族可以和平共处,我希望以后不会再有你父母那样的悲剧发生,希望甄那样的人不再受到歧视,希望……”晨忽然哽咽了,他看着大海吸了吸鼻子,“希望我和你的遗憾也不会再有。”

 

小海忽然就笑了,有泪水从眼角划下:“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做到的,你是我见过最温暖的人,你一定可以用你的心去温暖这个村子。”

 

晨看着她的泪水从脸颊低落在地,很想伸手为她擦掉,可最终也只是缩在袖子里握着拳,低声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有在第一时间看清自己的心,对不起,我亲手斩断了我们的感情。

 

“是我该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咬伤的人是你父亲。”对于这一点,她很难过。

 

“你只是自保而已,要怪只能怪,这么多年,我们都不曾正确看待人鱼族,只听信传言认为是鱼怪。”说到底,可怕是人心。

 

小海擦干脸上的泪痕,向前一步抱住晨,头搁在他的肩膀上:“希望我们以后都能好好的,希望我们的愿望早日实现,保重。”

 

晨抬手回抱住她,他们很清楚,或许此生都不会再见,这份感情,最终也只能像海上的浪花一样,消失在海岸。

 

“你也保重。”

 

晨的话音刚落,小海便松开他,转身朝着大海走去,晨望着她的背影,眼中的泪再无法忍住,溢出眼眶。

 

小海进入大海,很快就变成人鱼的样子,这是晨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真正的她,一头黑色长发,身上的鱼鳞一闪一闪的,还有一条漂亮的尾巴。

 

“你不是鱼怪,你是最漂亮的人鱼。”

 

小海完全消失在大海,晨转身往村子里走,他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

 

太阳在此时完全升起,海面被照得泛起光芒,映衬着新的开始。

 

……

 

多年后,三月一日。

 

无与伦比村子早已是人和人鱼共同生存的村子,人鱼族在岸边举行了盛大的成鱼礼,人鱼可以自由选择留在岸上或是回归大海。

 

此时的海面上忽然冒出两个身影,一个非常漂亮的人鱼,旁边是个还未成年的小人鱼,小人鱼看着岸边:“族长,我们大海不好吗?为什么有些人要选择留在岸上?”

 

被叫族长的人鱼摸了摸小人鱼的头:“你还小,你若是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就会明白,不管是岸上还是海中,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最重要。”

 

小人鱼完全不明白这位族长的话,却见族长望着岸边,那种眼神他只在妈妈看向爸爸时见到过,可又不完全一样,他也说不上来究竟不一样的是什么,或许是他真的还小吧,理解不了大人的世界。

 

成鱼礼结束,直到晚上人群才渐渐散去。

 

“村长。”准备回家的村民路上遇到了村长,纷纷和他打招呼。

 

晨和他们一一点头,向着海边走去,村民们对此并没什么反应,他们的村长,每一年成鱼礼结束后都会一个人来到海边,酸奶店的张希希早就提醒过他们,不要去打扰他。

 

深夜的海边是一片寂静,晨望着海面,低低自语:“小海,我曾经想要做的事,我们的心愿,我都做到了,我相信你一定能看见的。”

 

他望着海面,想要透过大海看到些什么,可最终回应他的,也只有海浪的声音。

 

无与伦比村曾经发生的那些事,也似乎被大海掩藏,成为遥远的传说。


甜统爱吃甜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断头饭香香香

剧情很虐但场外很甜😍😍😍

p8p9涉及剧透注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断头饭香香香

剧情很虐但场外很甜😍😍😍

p8p9涉及剧透注意

今天Bucky吃到李子了吗
这期磕疯了,all晨党很满足?...

这期磕疯了,all晨党很满足😎

一对儿一对儿慢慢来,先搞一下(上)磕到的成全🐚🌊 ​​​ 

这期磕疯了,all晨党很满足😎

一对儿一对儿慢慢来,先搞一下(上)磕到的成全🐚🌊 ​​​ 

一木
本群为主写明侦的创作者群聊 群...

本群为主写明侦的创作者群聊

群内和谐并且人少,大概人均话痨,基本无明显雷区想唠啥唠啥的那种

各位心动的太太可以加入!!!

群内热烈欢迎!!!!

本群为主写明侦的创作者群聊

群内和谐并且人少,大概人均话痨,基本无明显雷区想唠啥唠啥的那种

各位心动的太太可以加入!!!

群内热烈欢迎!!!!

阿水【复健中】

我叫小仙鱼,我重生了,这一世——

如题

不是截图剧透分析

是纯瞎说

  

  

  

  

  就这期的名字一出来!就有日漫的味了,而且特别像中华小当家的一道菜(?)事实上也确实在一锅乱炖(?)然后突然觉得和日式轻小说也蛮合适(指抛开话题,只看感情线)

  

  be like:

  晨,校园风云男主,转校生,参加了学生会,有不为人知的过去,可能是家族破产也可能是突然暴富。昀渐行渐远的青梅竹马,认为昀就是个可爱的妹妹,觉得昀喜欢自己的好兄弟刘。又因为家庭原因对鸥有些口是心非的复杂感情,小时候见过鸥,因为一些女大十八变的原因没认出来鸥就是小时候安慰过自己的小姑娘(有内味了)

  鸥,那种身材好的学......

如题

不是截图剧透分析

是纯瞎说

  

  

  

  

  就这期的名字一出来!就有日漫的味了,而且特别像中华小当家的一道菜(?)事实上也确实在一锅乱炖(?)然后突然觉得和日式轻小说也蛮合适(指抛开话题,只看感情线)

  

  be like:

  晨,校园风云男主,转校生,参加了学生会,有不为人知的过去,可能是家族破产也可能是突然暴富。昀渐行渐远的青梅竹马,认为昀就是个可爱的妹妹,觉得昀喜欢自己的好兄弟刘。又因为家庭原因对鸥有些口是心非的复杂感情,小时候见过鸥,因为一些女大十八变的原因没认出来鸥就是小时候安慰过自己的小姑娘(有内味了)

  鸥,那种身材好的学生会主席,知性温柔学姐,小时候见过晨一面安慰过正伤心的晨,有一段短暂的相处时光,因为家里的关系和晨有婚约(幼儿定亲那种日式设定)能感觉的昀对自己的“小敌意”,也能感觉到刘对晨不简单的感情

  昀,晨的青梅竹马,校长女儿(领养的)(对就要泥塑(bushi)),觉得自己喜欢晨,阳光开朗,学生会门面,因为鸥看上去高不可攀所以昀成为学生会受男生追捧最多的那种,把鸥当成假想敌,愿意找刘倾诉一些情感问题,也总和刘打打闹闹

  刘(如题)重生成校园男配,女穿男,上一世爱而不得,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这一世决定和晨做兄弟,但发现重生的世界和之前有些偏差,最好的朋友比自己大一轮还多,和何老师在一起了,于是专注于搞事业,但仍然陷入了学生会感情漩涡。

  就是那种四个人,加上一个指导老师何老师,在学校为梦想努力发光,期间又因为感情问题各种撞破闹掰又和好的日常狗血又热血青春校园爱情轻小说

  谁懂!这期名字真的太日和了🆘

  

  甚至可以加一些经典日式台词

  “我不想因为家里的原因喜欢你!这样的心情,鸥你应该懂得的吧!”

  “难道,我们以前的事情,晨都已经不记得了?抛开一切原因,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啊!”

  “我总觉得,从的小时候晨就是我的光,现在也是。可是和刘你说了这么多之后,我又看不清自己对你们两个的感情了,我果然,是个坏孩子吧。”

  “她这一次竟然已经嫁做何老师的人妻了啊!那我!刘!从今天起!一定要集合大家的力量,让我们学生会的成果,做到在××大赛上得奖!一定要让我们学校成为××最好的!”

  以上

  

  

  我发癫是这样的

  感谢点进来看的你❤️

  

_伯爵红茶烤布蕾_

怎么兜兜转转啊

生生世世啊

都还是为了他呢

怎么兜兜转转啊

生生世世啊

都还是为了他呢

魏白

  “万种身份,万种可能,没想到最后我们以友人相称”海默的小海烧伤之后整容以鸥耶身份回到晨默身侧,晨默的小海变成人鱼后换脸后回到晨住气身边。“我只是换了种身份来爱你”http://【【成全/海默】“爱一个人有万种身份”-哔哩哔哩】 https://b23.tv/wq9WiW0 

  “万种身份,万种可能,没想到最后我们以友人相称”海默的小海烧伤之后整容以鸥耶身份回到晨默身侧,晨默的小海变成人鱼后换脸后回到晨住气身边。“我只是换了种身份来爱你”http://【【成全/海默】“爱一个人有万种身份”-哔哩哔哩】 https://b23.tv/wq9WiW0 

回风Vent.

发点疯

没有几个故事不是浪漫的开头,孤独与孤独的相遇总是美好而温暖。当残缺的灵魂找到另一个残缺的灵魂,他们身上破碎的轮廓明明完美重合,可是为什么不能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其实谁都没有错啊,两个人都在努力地向对方走去,只是走一步错过一步,越是努力地向对方奔赴就越是背道而驰。每天面对的都是同一片大海,怎么就一个往岸上走,一个留在海深处了呢?


她知道他们在一起太难了,所以宁愿成为有一点缺陷的人类,也不要跨越物种的鸿沟。他知道他们在一起太难了,可是只要给一点时间,他就能带他走。


月亮下的私奔是那样甜蜜而浪漫,浪花与沙滩恋恋不舍地缠上爱人的脚踝。明明是那么苦的孩子,却说自己作为小公主会有很多束......

没有几个故事不是浪漫的开头,孤独与孤独的相遇总是美好而温暖。当残缺的灵魂找到另一个残缺的灵魂,他们身上破碎的轮廓明明完美重合,可是为什么不能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其实谁都没有错啊,两个人都在努力地向对方走去,只是走一步错过一步,越是努力地向对方奔赴就越是背道而驰。每天面对的都是同一片大海,怎么就一个往岸上走,一个留在海深处了呢?


她知道他们在一起太难了,所以宁愿成为有一点缺陷的人类,也不要跨越物种的鸿沟。他知道他们在一起太难了,可是只要给一点时间,他就能带他走。


月亮下的私奔是那样甜蜜而浪漫,浪花与沙滩恋恋不舍地缠上爱人的脚踝。明明是那么苦的孩子,却说自己作为小公主会有很多束缚,而他是不是也在每一个潮汐涌起的夜里为她用海螺吹奏一首歌呢?


少年人的世界没那么广阔,一轮月一片海就是整个世界,踮起脚弯下腰就拥有了整片宇宙。


他们的距离好像没那么远,对吗?


可是为什么她问他愿不愿意带她走的时候他沉默着,他下定决心时她又不说了。


为什么她为他放弃大海时海水漫上来,他又正好在命运轨迹的节点处停留。


为什么她拼命洄游要见一眼她的男孩时换来的是刺入身体的鱼叉,为什么她又恰好伤害了他的至亲。


对了,忘了问问,你的两次捂脸,两次哽咽,一是羞愧于自己在爱人眼前变成了丑陋的海怪,二是痛苦于自己伤害了伴侣的父亲。你自己也不能接受吧,也觉得难过吧,人类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少年少女的力量太小了,怎么才能打破世俗的藩篱,怎么才能一起走完未来的路。


所以她说,算了,到此为止。


小小的女孩怎么也想不通,他们只是想在一起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小小的女孩更想不通,明明爱也没用,可是为什么没用也爱了呢?


可是他说,爱可以跨越一切。


就算没用也爱了,爱又怎么会没用呢?故事从来不是以时间顺序展开,自开头的那一笔,就已经写下了最后的结局。


他要改变人们的想法,所以要做护卫队队长,他要做护卫队队长,就必须要去猎杀一只人鱼。鱼叉落下的时候他会害怕吗,害怕自己阴差阳错害怕了自己的女孩。他也知道自己斩断了与她相爱的可能,可又何尝不是在孤注一掷,去努力把这个故事改写成自己所希望的样子。


此恨绵绵无绝期,也许一切会慢慢变好,也许什么都改变不了。可陆地与海洋本就不是孤屿,本以为再也不能相见的你,在见到那个有着海鸟姓名的女孩时,会不会有一阵恍惚,恍惚自己遇见了故人的影子?


于是一切兜兜转转,携着海浪搅动的清亮月色,倒流回故事被拦腰截断的那一刻。

君綰

“爱也没用,没用也爱”

“如果她愿意的话,我愿意带她离开”

“爱可以跨越一切” ​

“爱也没用,没用也爱”

“如果她愿意的话,我愿意带她离开”

“爱可以跨越一切” ​

挽风

“我知道爱没用,但是,没用也爱”

  

“爱是可以跨越一切的”

  

我的成全🙏🏻🙏🏻🙏🏻这独有的双向奔赴的be美学

他们不是那种轰轰烈烈的爱着,他们只是在证据出来的时候,淡淡的叙述着那些故事,然后说“其实我最爱的还是ta”

  

别太虐了!

“我知道爱没用,但是,没用也爱”

  

“爱是可以跨越一切的”

  

我的成全🙏🏻🙏🏻🙏🏻这独有的双向奔赴的be美学

他们不是那种轰轰烈烈的爱着,他们只是在证据出来的时候,淡淡的叙述着那些故事,然后说“其实我最爱的还是ta”

  

别太虐了!

暮云椿

【晨鸥】不难捱

*晨住气x小海

*适配BGM:阿YueYue《云与海》

*微私设


难捱的日子终会过去,一如既往。

但我,不觉得这一切有多难捱。


  小海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一条混血人鱼,但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和别人又有什么不同。

  但在无渔伦比村待久了,明白了村长和村民对于鱼怪的态度,看到了他们眼中的冷漠与厌恶,她终于知道,自己或许根本不属于这里。

  与她相依为命的鱼外婆也在她十三岁那年永远地离开了她,成了天上的一颗星星默默守护着小海。可终究属于深海的人鱼族,又能有多少时间能够看看遥远的星星呢。只能在夜晚,在人静处,偷偷地。

  而后小海被囚在甄心之家,痛苦地过着每一天,一年...

*晨住气x小海

*适配BGM:阿YueYue《云与海》

*微私设



难捱的日子终会过去,一如既往。

但我,不觉得这一切有多难捱。



  小海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一条混血人鱼,但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和别人又有什么不同。

  但在无渔伦比村待久了,明白了村长和村民对于鱼怪的态度,看到了他们眼中的冷漠与厌恶,她终于知道,自己或许根本不属于这里。

  与她相依为命的鱼外婆也在她十三岁那年永远地离开了她,成了天上的一颗星星默默守护着小海。可终究属于深海的人鱼族,又能有多少时间能够看看遥远的星星呢。只能在夜晚,在人静处,偷偷地。

  而后小海被囚在甄心之家,痛苦地过着每一天,一年,又一年。

  

  晨住气十七岁之前对于这个世界其实没什么概念,他不知道陆地是什么样,不知道沙滩是什么样,也不知道大海是什么样。他对一切事物都很好奇,但也只能好奇。

  后来他有了两个好朋友,小章鱼和小仙鱼,他们经常陪他玩,也会跟他描述这世界上一切的事物样貌。

  可在他十七岁生日之后,他的视力奇迹般地开始慢慢恢复,但他再也没有找到小章鱼和小仙鱼。那段时光就像是一场梦,仿佛从来没有这两个伙伴陪伴过他。

  在那之后,晨住气一个人,孤独地生活着,一年,又一年。

  

  直到三年后,痛苦的灵魂和孤独的灵魂命中注定地相遇了。

  “虽然我只是在海里玩啦,但还是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呀?”少女明亮的眼眸里闪烁着朝气。

  “抱歉……那个,我叫晨住气。”少年为自己的误会而尴尬地挠了挠头。

  “你……你呢?”晨住气踌躇了一会问道,他眼神忽闪着,盯着地面却在时间的缝隙中忍不住地瞥了少女几眼。

  “我叫小海,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啦!”小海她笑着,如阳光般明媚。

  晨住气愣了一瞬,反应过来后点点头。上一次有人和他说,我们做朋友吧,还是三年前。

  小海一定过得很幸福吧,晨住气看着浑身充斥着希望和生机的小海心想。

  

  后来他两常常到海边相聚,有的时候哪怕是不说话,晨住气在看书小海在凝望大海沉思,或者是晨住气靠在礁石上小海在吹海螺,又或者他们用两小株珊瑚串了两个手绳一人一个,他们也会觉得很美好,甚至会想,就一直这样下去吧。

  “小海,你会离开我吗?”晨住气突然想到之前小章鱼和小仙鱼一声招呼都没打就消失了就害怕,那样的失去,他不想经历第二次。

  小海没有立即开口,她在想,自己到底应该怎么选择呢?

  “怎么了小海,难道你……”晨住气见小海一直没回应便慌了,本来他也就是突然想到脱口而出一问,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真的会没有回应。

  “我……没什么,晨住气,马上十点了我该回去了,明天,明天我一定告诉你答案。”小海坚定地看着晨住气说。

  

  晚上小海窝在被窝里怎么也睡不着,她知道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成鱼礼了。那天她就要决定,自己回归深海还是永居陆地。可好像无论哪一个都不能称心如意。

  如果回归深海,她就是纯正的人鱼族了,在海里是人鱼的样子,到陆地变成人类。可那样她就和人类是两个种族,怎么相爱怎么在一起怎么有以后。但她早已明白自己的心意,她喜欢上了那个勇敢正义,陪她看海的少年。

  可如果永居陆地,选择还是继续成为人类,她的身上就会长出鳞片,那样会被当作怪物的,晨住气会不会也这么觉得呢?会不会觉得那样的她很可怕很吓人。

  

  第二天晨住气如约来到海边,他在远处就看见小海站在礁石旁,捏着手看着他,任海风将她的头发吹起。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小海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先开口了。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吓人,比如说皮肤出现问题,你会讨厌我吗?”

  “当然不会!”晨住气立即否定,他可不会以相貌取人。

  “那好,昨天你的问题我有答案了。我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小海目光灼灼,真诚又热烈。

  

  成鱼礼越来越近,小海的心情也越来越焦躁不安。她想远离大海,离得越远越好,最好永远都不要看见。

  某一天,刘到家找到小海,约她在海边见面,告诉她成鱼礼快到了,到时候不要忘记回归深海,小海只好先答应他到时候会来赴约。

  而他们的谈话都被来找小海的晨住气听到了,他非常震惊,他们的谈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小海是鱼怪吗?

  晨住气想到前不久小孩问他的问题,如果自己有一天变得很可怕,自己会不会离开。当时他没有深思为什么小海要问这样的问题,但现在看来,如果她是鱼怪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所以,如果小海真的是鱼怪,自己会怎么选择呢?

  

  成鱼礼前一天,晨住气看着一旁心事重重的小海,好几次想开口问她到底是谁但还是忍住了。

  “晨住气。”过了良久,小海深吸一口气,像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气。

  “嗯?”晨住气偏头看向她,一头撞进了她深邃又炙热的眼眸中。

  “你愿意带我走吗?“

  晨住气那一瞬间愣了,他还是犹豫了在那一刻。他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于是他退缩了,那样浓烈的目光他终究是没能抵住,率先挪开了双眼。

  小海的神色也在那一瞬间暗淡,在慢慢变黑的天空中染上了失落与悲伤。

  “嗐,我开玩笑的。”她努力扯着嘴角,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偏过头去看被黑幕吞噬的大海。

  但如果她回头,就能看到晨住气注视着自己眼中的挣扎与难过。

  

  其实晨住气在心里早已答应了小海的请求,也决定明天就带她走,可他当时没答应后来也没找到机会开口,他以为明天总有机会的。

  可是明天永远会如约到来,但有的话却永远留在了昨天。

  成鱼礼那天,他亲眼看见小海被人扔进了海里变成了鱼怪,那一瞬间他真的被吓到了。

  虽然早就做了心理准备,可是亲眼所见之时冲击力之大还是无法比拟。他心爱的女孩,真的是鱼怪,原来他们真的是两个种族,注定不能相爱。那一瞬的心痛,晨住气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被撕裂了。

  后来几天,他看了一本书,书里说爱能跨越一切。他看着那行字渐渐失神。

  晨住气回想起这段时间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觉得小海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而村子里的人好像潜意识里都觉得鱼怪都是凶煞的,是天生的敌人。

  那,有没有可能让两族人成为朋友呢?

  让爱跨越一切,变成现实。

  

  而被扔进海里的小海,第二天醒过来发现自己被迫选择了深海,无助和恐惧感瞬间包围了她。

  而且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离无渔伦比村有多远。

  无力地生气了一阵后,小海还是决定振作起来。她想见他,想马上就见到晨住气。

  小海是一个坚强又勇敢的人。

  所以她立马就出发回到无渔伦比村,她一路游,一路问人鱼族的其他族人怎么走。

  最后不停歇地游了一个月,她才看到了那片熟悉的海域。

  那天正好是勇士节,小海躲在礁石旁,看到了许久未见的晨住气。还没来得及仔细地看看他,就被他的队员看见了,他们开着船来抓捕她。小海没有办法只能拼命地游,可一个人的鱼钩勾住了她的尾巴,她实在是太疼了就跳起来咬伤了那个人的手臂。

  因为他们之间的冲突,小海的族人和黄金护卫队的人全都围了上来,打成了一团。人鱼族和人类之间的鸿沟再次被扩大。

  

  小海没想到自己的私人情感会带来这么大的灾难,她不知道再继续坚持这段感情的意义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以后还要如何相爱。  

  这次的灾难是因她而起,那她还有什么资格,什么脸面再去喜欢晨住气呢。

  所以她把那条从来没有离开身的手绳剪断永远埋葬在海底,连同那段记忆也一起埋葬。

  

  而晨住气那天在岸边目睹了这场灾难,自己的父亲还被鱼怪给咬伤了,他的内心再次变得挣扎不堪。

  他问他爸爸,人类和鱼怪到底有没有和平相处的可能性,他爸爸说,答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所以晨住气开始尝试用各种方式希望人鱼之间能够友好相处,但在做了两年的努力后,自己的父亲去世了。

  他为了能够接班,胜任黄金卫队队长这份工作,不得不斩杀了一只鱼怪来力破他不敢杀鱼怪的传言。

  晨住气亲手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实现了自己的队长梦想,但也亲手斩杀了和小海能够相爱的可能。

  他做了两年的努力瞬间化为泡影。

  

  晨住气和小海,都知道也都决定放弃相爱,但内心深处却依然隐藏着一份汹涌又炽烈的爱意,谁都不知道,也永远都不会知道。

  所谓,爱没有用,但没用也爱。

  

  虽然要放弃相爱,慢慢将你从我的世界里磨灭,这听起来似乎很难捱。

  但因为是与你有关的点点滴滴,所以每当回想起的时候也并不觉得有多难捱,更何况日子还在一天天过,时间还在一点点往前走,我必须要不难捱。

  


  



O泡果奶🍼
  我已经做了这个决定   放...

     我已经做了这个决定

  放弃掉人鱼族的身份

  想要永远在陆地上跟他在一起

  反正不管怎么样

     我都不愿意再瞻前顾后了

  即便爱也没用

  但是

  没用也爱

  

     我已经做了这个决定

  放弃掉人鱼族的身份

  想要永远在陆地上跟他在一起

  反正不管怎么样

     我都不愿意再瞻前顾后了

  即便爱也没用

  但是

  没用也爱

  

白桃小兔
有点像姐姐准备去摸摸小狗

有点像姐姐准备去摸摸小狗

有点像姐姐准备去摸摸小狗

鲶鱼精王z

  这期的成全和昀晨设定都好香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没有太太动笔吗。真的!没有!太太!动!笔!吗!(嚎叫

  这期的成全和昀晨设定都好香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没有太太动笔吗。真的!没有!太太!动!笔!吗!(嚎叫

性感老农

【晨鸥】成全 续上 6

 现实向 有私设 没文化 不喜勿入

  也许不换牌,借口就有了。

  坐上车的二人,恍惚间发现,只是说好要吃饭,但是却没有说好吃什么。

  “鸥姐想吃什么,一切以你为先”,晨一边发动车子 ,一边向鸥询问。

  “随便吃点啦,都这么晚了,吃太油腻也不好嘞”鸥一边盘算着自己未来几天的行程,一边问晨的意见。

  “好,那我看看附近有什么,咱们吃一口”

  “对了,突然想起来,蓉之前跟专门卖水产的朋友定了好多海鲜,后天邀请大家一起去她家吃,让我跟你传达一下”,发现自己差一点把晨忘了的鸥,语气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啊,都不自己告诉我,还让你告诉我”,...

 现实向 有私设 没文化 不喜勿入

  也许不换牌,借口就有了。

  坐上车的二人,恍惚间发现,只是说好要吃饭,但是却没有说好吃什么。

  “鸥姐想吃什么,一切以你为先”,晨一边发动车子 ,一边向鸥询问。

  “随便吃点啦,都这么晚了,吃太油腻也不好嘞”鸥一边盘算着自己未来几天的行程,一边问晨的意见。

  “好,那我看看附近有什么,咱们吃一口”

  “对了,突然想起来,蓉之前跟专门卖水产的朋友定了好多海鲜,后天邀请大家一起去她家吃,让我跟你传达一下”,发现自己差一点把晨忘了的鸥,语气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啊,都不自己告诉我,还让你告诉我”,晨又一脸委屈样。

  “好啦,好啦,哈哈哈哈哈”,鸥轻轻拍了拍晨的肩膀。

  随后二人在路边的小摊随便吃了吃,本来是想喝点啤酒的,但是想到晨开了车,念头就打消了。

  “天呐,还是路边的食物好吃”,吃完饭坐上车的鸥,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未来几天又要努力运动了,我的身材又要保持不住了”,吃完饭的鸥,一脸后悔。

  “我看你刚才吃的最积极了”,晨打趣道。

  “哎呀,哎呀,不要说啦”,鸥赶快用手去当住晨的嘴。

  “那我们晨哥请吃饭,我不得积极一点吗”

  “哈哈哈哈哈”

  二人有说有笑,很快就到了鸥住的酒店。

  鸥刚准备解开安全带下车,就突然想到。

  “你住附近哪个啊,那个?”鸥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酒店。

  “对,就是那个”,晨点点头回应到。

  “那蛮近的嘛”,鸥后知后觉,也点了点头。

  “好,那我先走了,回见”

  “嗯,拜拜”

  道别后,晨并没有立刻发动车子,而是等鸥进入酒店大门后,才离开。

  

  第二天刚晨练完的鸥,就接到了晨的求救电话。

  “鸥姐,救命,这个锅它飞了”,电话那边的晨语气十分无奈。

  “锅飞了?怎么啦?没受伤吧”,鸥直接打出一串三连问。

  “对!飞了!我想着煲一锅鸡汤,结果不知道怎么了,它炸开了,锅就飞了,目前只有我是完好的”,晨看着面前的烂摊子,顿感无力。

  “哈哈哈哈哈哈,我第一次听说锅会飞,哈哈哈哈哈哈”,知道事情原委的鸥,哈哈大笑起来。

  “你先简单收拾一下,我过去帮你搞吧”,鸥翻了翻自己的行李箱。

  虽然是住在酒店,但她还是更喜欢自己做饭,而不是叫外卖,所以总会带着一些调料,而鸡汤的各种调料,正好她也有。

  “嗯,21楼,2103,那我下楼接你”

  大概是过了十几分钟,全副武装的鸥,赶到晨住的酒店,看见他正站在大门外面等着自己。

  “怎么出来了,多冷啊,快进去”

  “这不是等我的救星呢吗,必须出来等啊,怎么还拿东西了”

  “煲鸡汤用的,正好有,就一起拿过来了”

  二人一起走进酒店,进入到电梯后,晨突然感觉这个场景,有种两个人一起去房的感觉,于是他神神秘秘地问鸥。

  “鸥姐,你说,咱们俩现在一起走,如果被记者看到了,是不是一番大新闻”

  “耶,注意你发散的思想,你可是有家室的人,小心我告你状啊”,听到晨那么说,鸥的心里其实有些悸动,但是一想到晨已经结婚了,内心的小波动还是归于平静。

  她知道自己很享受与晨在一起的时光,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但她同时也清晰地知道,他们俩只能做一辈子的朋友。

  “哈哈哈,好啦,我注意,我注意”,晨笑呵呵的举起右手,做发誓的样子。

  “但其实……”,晨的语气突然变得凝重,似乎是想解释什么,但是又停住了。

  “什么?”鸥侧过头看着他。

  “没什么,过段时间告诉你,不会很久的”,晨也看着鸥,原本有些犹豫的眼神,变得坚定。

  “好哦”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晨率先走出电梯,鸥跟在他后面。

  进入房间的鸥先是环视了一下整个屋子。

  “你这边环境不错嘛,感觉比我那好诶”

  “是嘛?那你换过来?”,晨一脸期待。

  “可以啊,等我回去跟助理说一下,现在,让我看看你的战场吧”

  跟着晨,两个人走到厨房。

  “你这,战况确实蛮惨的”,看着鸡汤到处都是的厨房,鸥发出感叹。

  “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不好意思叫保洁,我先收拾一下,你去沙发坐一会吧,冰箱里有水果,你可以拿出来吃”,说完,晨就撸起袖子,开始干活。

  鸥点了点头,就走到了客厅的沙发旁,刚要坐下,她便眼尖的发现了自己那个旧的小挂件。

  “晨哥,不是扔了吗,怎么还在?”,鸥拎着挂件,一边向晨走过去,一边询问。

  “啊,那个啊,开始想扔来着,但是一想这可是你带了好久的,就没扔,留下来了”,正在努力劳作的晨,抬起头看了一眼,解释道。

  “奥奥”,鸥把挂件放在一旁,并没有直接离开厨房,而是走到冰箱,想着拿点水果。

  一打开冰箱,她就看到了一袋子芒果。

  “我记得你不怎么爱吃芒果啊”,鸥一边说,一边把芒果拿出来。

  “那个啊,昨天送你回去之后,路过超市,我就进去了,正好看到有新鲜的芒果,就买了点”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鸥直接扒开一个,没用刀子切成小块儿,而是直接上嘴啃了起来。

  等晨简单收拾完,从厨房走出来,就看到鸥一边啃着芒果,一边摊在沙发上,刷着手机。

  “弄好了吗?”看到走出来的晨,鸥继续躺在沙发上。

  “差不多了,等我换个衣服,就可以开始了”

  “好”

  

  看着换完衣服从卧室走出来的晨,鸥站起身,走进厨房,把自己带来的调料拿出来,又拿了几个碗。

  “鸡汤的话,鸡还有吧”,鸥问完这句话,感觉自己好像说了句废话,嘿嘿的笑了起来。

  “鸡当然有了,还是新鲜的呢,就在那边,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我来帮你”,晨指了指厨房角落的袋子。

  二人一起忙活了一会儿,终于把汤搞定了。

  趁着汤正在煲的时候,鸥突然想到要把晨的糗事宣传出去。

  “我可要跟大家说一下,某些人把锅弄飞了”,说着鸥就打开了微信里名叫侦心侦意一家人的群聊。

  “号外号外,某魏姓男子,因煲鸡汤的错误做法,把锅弄飞了”

  “什么?不是我!不可能!你这是诬陷!”看到消息的勋直接秒回。

  “有没有可能,这群里还有个姓魏的”,发这句话的是何老师,同时还配着一个偷笑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锅飞了,爆笑了家人们”,一直在网上冲浪的张,也赶快回复。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注意,晨的锅飞了,怎么是鸥姐发的消息?”大的一句话瞬间抓住了重点。

  “嗯?顶楼上!”

  “嗯?顶楼上!”

  “……”正在潜水的几个人,分分发出一样的消息。

  “什么?什么?我没听错?”随时随地在磕cp的蓉直接疯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